偷拍 ptt

偷拍 ptt 偷拍 ptt 3050瀏覽 46985評論 收藏


現在聽到 劉豐拒絕, 陳瑤的整顆心都開滿了桃花,就好像回到了剛剛談戀愛的時候,感動的就差熱淚盈眶了。

  “喂,我問你話呢,你是聾了還是啞了,傻逼似的,就會犯花癡!”陳瑤這才反應過來,紅著臉將目光從劉豐的身上收回,看向了那個囂張的 女人

  “你說什么?”或許是因為劉豐的態度吧,陳瑤再次面對 那個女人的時候已經不像之前那么自卑了,氣勢也足起來了。

  “給我讓你馬上滾,這位先生要送我上去療傷,你聽到了嗎?”陳瑤突然就笑了,她居然能說出這么不要臉的話,也 不知道是誰給了她勇氣,你以為自己是明星嗎?不過陳瑤可沒有跟那個女人大吵大鬧,那個女人不要臉難道要跟她一樣?。

  “我當然聽到了,我雖然不介意我男朋友救人,但像你這樣的人,我覺得我男朋友還是有必要離遠點呢,親愛的,你說對嘛?”陳瑤回過頭看向劉豐,嬌滴滴的趴在劉豐寬大的胸膛,得意的看向那個女人,讓那個女人的臉瞬間就黑了。

  “對!”劉豐一句多余的話都沒有說,就一個字,足夠打臉那個女人了。

  “小姐,你不舒服嗎?我抱你上去吧!”之前湊過來那個想要占陳瑤便宜的猥瑣男人突然走了過來,一雙賊眉鼠眼的眼睛盯在那個女人的胸口直打轉,甚至還很夸張的吞了一口唾沫,討好的對那個女人說。

  “噗嗤!”陳瑤又笑起來了。

  “滾!”那個女人怒目圓瞪,沖著那個男人罵了一句,然后頭也不回的就離開了。

  “艸,賤人,什么個東西,老子看上你算你的福氣,就你這破鞋,還想跟人家比,也不撒泡尿照照鏡子。

  ”那個男人再次被抹了面子,沖著那個女人就罵了起來,那個女人一個踉蹌,差點真的跌倒,離開的腳步都變得凌亂了。

  接下來,劉豐跟陳瑤都緊緊的抱在一起,盡情的享受著這充滿曖昧的時光。

  度假山莊每天固定時間都有一些隨機的小節目,在劉豐的安排下,陳瑤他們直接坐在了第一排。

  一系列的歌舞之后,便有主持人走了上來,說是接下來要邀請幾對情侶參加節目,第一名有豐厚的獎品。

  因為他們所坐的位置醒目,陳瑤跟劉豐被邀請上臺。

  或許是因為今天一天他們都是以這種情侶的身份出現的,慢慢的也就習慣了,陳瑤這一次也沒有太尷尬,被劉豐牽著手上了舞臺。

  游戲其實很簡單,就是男人將女人抱在懷里做下蹲,哪一組堅持的時間長哪一組贏。

  “ 姐夫,要不就算了吧!”陳瑤一聽到這個就有些為難了,她差不多一米六五的身高,就算是不胖,也差不多一百斤了,讓劉豐這么抱著,她還是有些擔心。

  “你是這是怕我年紀大堅持不下來嗎?”劉豐一臉認真的說出來,反而讓陳瑤有些心虛,她其實也是有這種想法。

  “不,不是,我是覺得我挺重的!”“哈哈,你真可愛,放心好了,我雖然年紀大了,可一點也不比那些小年輕力氣小,不信你等著看,咱非得拿個冠軍讓你看看!”劉豐伸出手指,刮著陳瑤漂亮的小鼻子,哈哈大笑著一副很豁達的樣子,反而讓陳瑤有些不好意思,紅著臉 點了 點頭,莫名的生出了一些希望。

  一共有五隊情侶,單看男性的年齡,似乎都比劉豐年輕,可劉豐卻是一點自卑的感覺都沒有,這種積極的心態影響了陳瑤,讓陳瑤也跟那些女孩一般,一個勁的喊著加油。

  到了最后,劉豐明顯力氣不夠了,陳瑤都快急死了,情急之下在劉豐的臉上親了一下,等到她回過神來的時候,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么。

  “繼續,你一親我我就感覺自己的力氣又回來了。

  ”劉豐心里大喜,繼續誘導著陳瑤,陳瑤并不知道劉豐的想法,含羞點了點頭。

  接下來,劉豐每下蹲一次,陳瑤就會在劉豐的臉上親一下,這種親密的動作甚至影響了其他人,一時間,掌聲不斷,加油聲也不斷……終于,最后一對情侶堅持不住停了下來,劉豐跟陳瑤這一組取得了最終的勝利。

  “太好了,我們贏了。

  ”陳瑤整個人都變得激動起來,摟著劉豐的脖子大喊大叫像個孩子似的,然后,突然被劉豐用手托住腦袋,炙熱的吻便貼在了陳瑤的唇上……感受到劉豐的吻,陳瑤整顆心都停止了跳動,大腦一片空白,激動,緊張,害羞……各種復雜的情緒涌現出來,讓她有了短暫的發呆,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劉豐的嘴巴已經挪開了……“哦……”下面的歡呼聲打亂了陳瑤的思緒,陳瑤平復著自己的心情,有些不知道如何面對劉豐了。

  “對不起,剛才一時激動……”劉豐突然對陳瑤道歉,反而讓陳瑤要說的話沒能說出來,只能羞澀的點了點頭,心里如同揣著一只小鹿,砰砰亂跳。

  游戲的獎品是免費體驗他們山莊的海景房,面對這個獎品,陳瑤又再次為難起來了。

  “要不就算了吧!”想到上次跟劉豐共處一室發生的 事情,陳瑤就心跳不已,她不是不相信劉豐的人品,只是有些擔心自己也不受控制。

  “你是不放心我嗎?”劉豐有些幽怨的眼神看向陳瑤,陳瑤心里莫名的一陣慌亂,急忙搖著頭說:“不是,怎么會呢,我可以不信別人,怎么會懷疑姐夫呢,您的人品,我怎么會不相信呢?”“那就是了,好容易才得到的獎品,怎么可以不要呢,你放心好了,只要你不愿意,我晚上肯定不會碰你!”陳瑤猶豫了,看著劉豐高興的樣子,以及剛才比賽時的付出,陳瑤終于點了點頭同意了劉豐的提議。

  之前沒有想過,現在得到了,陳瑤也開始期待起來,畢竟,她長這么大還沒有住過海景房呢,聽說一晚上就要好幾千呢。

  在服務人員的帶領下,劉豐跟陳瑤到了山莊的海景房。

  “祝兩位有個愉快的夜晚!”服務員說了一句祝福的話就離開了,房間門打來,里面的布置映入眼簾,雖然之前已經有了猜測,可陳瑤還是覺得自己的想象力過于貧乏了。

  整個房間里都被布置成淡藍色,星星點點的燈光下面,很多水晶的擺件,在燈光的折射下顯得夢幻又美妙。

  靠近海邊一整面墻都是一扇落地窗,雖然隔著玻璃,可依然能夠感覺到濃郁的大海氣息,淺藍色的窗簾拉上的時候,整個房間又變成了另外一種景象,就好像她住進了王子跟公主的城堡。

  這種在童話故事中才能夠出現的房間今晚就屬于她,陳瑤覺得,她的整顆心都是跳躍的。

  “滿意嗎?”身后傳來了聲音,劉豐似乎也很激動,緊緊的將陳瑤擁入懷里。

  有了今天的接觸,陳瑤對于這種身體上的接觸也不是很排斥了,盡情的享受著劉豐帶給她的溫柔,點了點頭說:“簡直太漂亮了,就好像是在做夢。

  ”“你喜歡就好!”劉豐在陳瑤的額頭上落下一個吻,有一種甜蜜的感覺。

  偌大的房間里只有一張床,劉豐將床讓給了陳瑤,而他自己則去睡到一邊的沙發上。

  因為是情侶房間,除了整張床是用沙曼隔開的,其他都是在一個空間,這讓陳瑤多少有些不習慣。

  而且沙曼還是半透明的,好在也只是睡一晚,明天就離開了。

  陳瑤暗自告訴自己,勉強也可以接受。

  回到房間里后,劉豐為了舒服,上身只穿了一件褂子,下面穿了一條沙灘褲,沙灘褲面料很薄,那個地方就顯得特別明顯。

  每一次陳瑤看到那個地方,都會有一種臉紅心跳的感覺。

  劉豐自然沒有錯過陳瑤的眼神,時不時的會在陳瑤的面前晃悠一圈,惹得陳瑤更是面紅耳赤,不知道眼睛往哪里放。

  漫長的夜晚,也不知道如何結束。

  而就在這個時候,陳瑤的手機響了,是薛 大強發來的視頻。

  在看到薛大強的視頻那一刻,陳瑤的臉色就變了,整個人都變得緊張起來。

  怎么辦,我該怎么辦?“怎么了?發生什么事情了?”劉豐發現陳瑤的情緒有些不對,便直接問了起來。

  陳瑤一開始還有些糾結,不知道如何對劉豐說,畢竟,是家丑。

  等不到陳瑤接視頻,薛大強也有些不耐煩了,索性給陳瑤打電話過來。

  “究竟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公公不然你出門呢,你說出來大家一起想辦法吧!”陳瑤一想,也是,多一個多點注意,再說了畢竟是自己的姐夫。

  說完之后,劉豐一臉氣氛,沒想到陳瑤的公公那么變態,想了想便說道。

  “瑤瑤,你聽我的,你把衣服脫光了,就說你在家睡覺,諒他也不敢跟你開視頻。

  ”十分鐘之后。

  陳瑤簡單的清理了一下,聽不到外面有什么動靜,想了一下,還是紅著臉走了出來。

  在昏黃的,本身就帶著曖昧氣氛下,陳瑤朝著劉豐看了過去,一眼便看到劉豐那里明顯的變化。

  “姐夫,我……”劉豐突然抓住陳瑤的手,放在了他那個部位。

  “瑤瑤,這里真的很難(日本人真人愛視頻全部過程)受,要不你幫我解決一下吧!”陳瑤臉紅的能夠滴出血,可情勢所逼,只能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

  劉豐心里大喜,可就在這個時候,門鈴突然響了。

  陳瑤長出了一口氣,有些感謝這個突然出現的人。

  劉豐有些生氣,心想著是誰打攪了他的好事,剛才要是趁火出手的話,說不定就拿下了。

  “那個,我去看看是誰?”門鈴聲響個不停,陳瑤看了一眼門口,剛準備走過去的時候被劉豐給攔住了。

  “不用,還是我過去吧!”陳瑤點了點頭,看著劉豐過去打開門,然后,一個嬌滴滴的女人聲音出現。

  “親愛的,長夜漫漫,需不需要我們一起做點有助睡眠的運動?”門口的女人就是白天泡溫泉的時候遇到的那個,陳瑤聽到后當時就急了,如同發怒的野獸般沖了出去,擋在了劉豐的面前。

  其實陳瑤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會如此的沖動,就好像自己的東西要被別人搶走似的。

  “這里不歡迎你,請馬上離開!”陳瑤覺得,自己目前最起碼還能夠保持冷靜,要是這個女人再糾纏的話,可能她連最后的理智也沒有了,說不定會破口大罵。

  “你管得著嗎?臭三八,我問的是這位先生!”她剛才可是看過劉豐跟陳瑤配合著的那場游戲了,在別人看來天衣無縫的合作,肯定是因為劉豐跟陳瑤的關系很好,可她卻明顯的發現了一些隱藏在事實背后的真相,陳瑤跟劉豐的關系曖昧,但還沒有捅破那層窗戶紙。

  也就是說,她還有機會。

  女人沒有理會陳瑤的叫囂,將目光看向了劉豐,將原本就很低的領口再往低的拉了拉,露出里面傲人的風景。

  “她的確管不著你,但是他管得著我呀,這位小姐,請馬上離開,要不然,我不介意幫我女朋友教訓教訓你!”劉豐將陳瑤摟在懷里,心情好了很多,看似在笑,其實卻是在諷刺她,諷刺她的不自量力。

  女人明白自己徹底沒有機會了,黑著臉沖著劉豐大聲說:“好,算我自作多情,你特么就憋著吧,最好憋壞你!”說完,氣呼呼的轉身就離開了。

  陳瑤的臉更紅了,那個女人都能夠感受到劉豐的情緒,她又怎么會感受不到呢。

  可是,讓她就怎么接受劉豐,她也是做不到的,尤其是剛才跟老公的一番互動,更讓她覺得對不起老公了。

  “我……”“是不是想到要怎么彌補我了?”劉豐意味深長,就那么深情的對視著陳瑤,更是讓陳瑤心底發慌,貝齒咬著唇,露出一副為難的樣子,急得眼淚都快出來了。

  陳瑤以為,這一次一定要做那種羞死人 的事情了,雖然只是用手,可也足夠讓她害羞的。

  “哎,算了吧, 我也不勉強你了,你讓我抱抱,等過一會兒就好!”陳瑤略顯緊張的內心才稍微的淡定了一點,點了點頭朝著劉豐走了過去。

  有了白天的接觸,摟摟抱抱其實沒有什么問題。

  劉豐的體溫很高,就好像燒著了似的,陳瑤被抱在懷里,就好像被一團火包裹著,特別的難受。

  稍微的掙扎了一下,便觸碰到了劉豐,那明顯的感覺,讓陳瑤再次紅了臉。

  “別動,小心我控制不住!”劉豐摁住陳瑤,顯然隱忍的很難受。

  “對不起,姐夫,要不還是我幫你吧!”陳瑤知道,某些反應是情不自禁的,劉豐之所以這么難受,跟自己也有一定的關系,這句話雖然說的很糾結,但陳瑤想的很清楚。

  “傻瓜,我不會勉強你的,你先去休息吧,我去洗個澡!”陳瑤紅著臉說了一句謝謝,心里對劉豐的感激更加深重,一頭鉆進了布簾里面,躺在床上一動都不敢動。

  劉豐鉆進衛生間,直接打開涼水,冰涼的水落在他的身上,他才感覺稍微的好受了一點。

  想著外面的陳瑤,劉豐覺得還欠缺一定的火候,有些遺憾是今晚不能再進一步了,可一想到以后的日子還長,劉豐也就不怎么著急了。

  一個冷水澡洗完,劉豐明顯舒服多了,長出了一口氣走出了浴室,看到陳瑤已經躺下了,也就沒有再說什么,躺在了沙發上。

  很快,劉豐就進入了夢鄉,可陳瑤卻是怎么都睡不著了。

  好容易才進入夢鄉,卻夢到了她跟劉豐在一起,劉豐將她摟在懷里,脫掉了她的衣服,直接壓在了她的身上。

  她一開始還是拒絕的,可是到了后來,卻緊緊的將劉豐抱著,讓劉豐繼續。

  就在這個時候,陳瑤突然感覺到有一雙目光看過來,然后不知道什么時候,薛大強突然出現在她的面前,把她嚇了一大跳……“怎么了,陳瑤,你做惡夢了嗎?”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劉豐有些擔憂的看著她。

  夢中的情景歷歷在目,好在只是夢,陳瑤覺得身上有些難受,因為剛才的噩夢,汗水早就浸濕了她的衣服,現在需要好好洗一洗。

  衛生間里,陳瑤一抬頭便看到晾在晾衣架上的一個男士短褲,心里便出現了一種旖旎的想法,猶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將短褲拿下來放在鼻子上嗅了一下。

  那獨有的味道依然很清晰,讓她的心猛地蕩漾了一下。

  倉促間,聽到外面傳來了動靜,陳瑤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么羞澀的事情,急忙將短褲放回去,洗了一把臉,壓下心底涌出來的火氣,然后才打開門走了出去。

  原本劉豐還有其他安排,可陳瑤因為昨晚的夢,心里有些負擔,便拒絕了劉豐的安排,劉豐送陳瑤到小區門口,因為是休息天,也不用上班,陳瑤便直接回家去了。

  剛走到門口,便聽到房間里傳來了聲音,陳瑤嚇了一大跳,她剛才開門的時候,并沒有感覺到門鎖有什么問題呀,莫非家里來了小偷?小心翼翼的走了進來,然后便被眼看看到的一幕驚呆了。

  客廳的茶幾上放著很多亂七八糟的啤酒瓶,在一邊的沙發上躺著一個男人,此刻正呼呼大睡,一股酒味彌漫的滿屋子都是。

  陳瑤的第一個想法是,真的進來小偷了?小偷又喝醉了?這種操作驚到了陳瑤,她也沒有之前那么害怕了,繼續朝前走去,然后便看到了那個所謂的小偷其實就是薛大強。

  “爸,你怎么回來了?”薛大強的突然出現不僅沒有讓陳瑤放下心來,反而更加緊張起來,畢竟,她剛剛才跟劉豐分開,說不定身上還帶著劉豐的味道,而且薛大強出現的太突然了。

  “怎么,我不能回來?我要是再不回來,說不定你就跟人跑了。

  ”薛大強衣衫凌亂,頂著一個黑眼圈,看起來臉色很不好,此刻黑著臉正死死的盯著陳瑤,看的陳瑤心里發毛。

  “爸,你瞎說什么呢?”陳瑤斂下眸子,躲開了薛大強的視線,心里開始思量,薛大強是不是真的懷疑了什么。

  “我是不是胡說你自己心里清楚,你身上的這套衣服哪里來的?還有柜子里那一套,什么時候買的?”陳瑤心里猛地一怔,吃驚地看著薛大強,心里變得更加緊張起來了。

  薛大強說的這些衣服,都是劉豐買給她的。

  雖然她當時不愿意要,可劉豐都以各種理由說服了她,再說,對好看的衣服,女人天生都是沒有抵抗力的,可真的收了,陳瑤卻也擔心薛大強知道,所以基本上沒有怎么穿,就身上這一套,還是等薛大強離開之后她才拿出來穿的。

  “有問題嗎?難道我自己就不能買衣服了?”陳瑤心中暗談,薛大強的心里已經扭曲了,希望薛大強不知道這兩套衣服的價值才好,想到他平時對這些品牌也不怎么關注,陳瑤稍微的放心了一點。

  可這種放心很快就不復存在了。

  “你自己買的?陳瑤,你以為我是傻瓜嗎?這一套衣服,好幾千吧!還有你身上的這一套,一萬好幾了吧,你什么時候這么有錢了,舍得買這么貴的衣服了?”薛大強冷笑著站了起來,因為喝多了酒,腳步有些踉蹌,腥紅的雙目就好像發狂的野獸,讓陳瑤覺得有些恐怖。

  他之前的確不知道這兩套衣服的價值,直到他去新公司上班之后,因為那個公司他是最高領導人,便有人巴結他,一個女秘書對這些衣服品牌研究的很通透,薛大強沒事便聽上那么一耳朵,無意中得知陳瑤的這兩套都是某品牌的新款。

   “勇哥,你那個項目那么大,單個生產廠家恐怕供應不上來,你要不考慮分給幾家一起做?” 徐勇目前對我還算客氣:“有好幾家競標的公司,都有獨自完成的能力,不過他們要價有點偏高,你說的方法,也能節約一筆成本。

  ”這兩天經過 陳雅的干預,徐勇已經有些動搖了,我見此立馬接話。

  “我覺得,那個 李遠的公司就不錯。

  ”徐勇皺著眉:“李遠?他不光找了陳雅,還找了你?”畢竟之前去陳雅家撞見過,所以我也不需要隱瞞:“對。

  ”“他的要價,的確很優惠……行吧,既然他都請動了你和陳雅,那我就派人去看看,要是質量什么的沒問題的話,我給他一半。

  ”本來我的預期最多要三成,沒想到徐勇這么大方。

  徐勇給的越多,李遠欠我的人情就越不容易還,我心里別提有多高興了。

  一離開辦公室,我就趕緊給李遠打電話。

  李遠在電話里一個勁的道謝,說等合同簽完了,一定要請我吃飯。

  我也沒拒絕,想到他和 肖靜梅的事情,便叫他把肖靜梅也帶上。

  一提到肖靜梅,李遠的語氣頓時陰沉了些,不過還是答應了下來。

   我又打電話,想把這消息告訴陳雅,但是陳雅居然沒接。

  一直到下午,陳雅才回了我電話。

  “陳雅,你干嘛去了,不接電話。

  ”我迫不及待的問。

  陳雅的聲音有些遲疑:“我去見小倩了。

  ”我腦子里面頓時浮現出各種正宮撕小三的暴力場景,那個小倩喜歡健身,要是真的打起來,陳雅一定吃虧,我頓時擔心:“你沒受傷吧?”她的語氣聽起來很奇怪:“我沒事……你有空的話,能不能去小倩那里一趟?”我頓時懵了:“為什么?”“徐勇沒把結婚的事給小倩說,她也一直被蒙在鼓里,這會她心情有些激動,我怕她做出什么沖動的事情。

  ”我和小倩沒見過幾次面,算是認識,本來以為她就是個想借機上位的小三,所以也沒興趣深入了解,沒想到還有這檔子事。

  “好,我馬上過去。

  ”掛了電話,我開著車往小倩那邊趕。

  小倩的住處是我找的,就在大學旁邊,所以我直接去了她家。

  本來準備敲門,但是發現門沒有關,推門進去,只見小倩坐在沙發上。

  她穿著一件 運動背心和短褲,看樣子從健身房回來還沒來得及換衣服。

  大抵是喜歡健身的緣故,小倩的身材極好,身上的線條看著極為養眼,只是這會她眼眶通紅,眼神一片灰暗。

  “你沒事吧?”我詢問著走過去,小倩并沒有因為我的到來有所動作,依舊盯著空氣。

  “徐勇已經結婚的事,你為什么不告訴我。

  ”我和她一共也沒見過幾次,我哪兒知道徐勇騙著他。

  “我以為你知道。

  ”小倩微微抬頭,眼里有了幾分憤怒:“在你眼里,我就那么像小三嗎?”這話讓我一時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只有沉默。

  小倩見此冷笑一聲,接著拿出電話:“我找徐勇問個明白。

  ”我狠狠的打了個顫,要是他去問徐勇,徐勇一定能通過陳雅查到我頭上來。

  我一個箭步沖過去,把她的手機搶了過來。

  小倩忽然像是受了刺激一樣,直接站起來,對著我一陣拳打腳踢:“你干什么!你讓我找他問清楚!”我抓住她的雙手,把她按在沙發上:“然后呢?他一腳把你踹了,你什么都得不到,他又去找新的情人,這樣你就快活了?”小倩還不停掙扎著,身上的運動背心很快被掙扎得脫落,露出里面的黑色內衣,而她現在顯然顧及不到這些,放聲大哭。

  “不然我還能怎么辦?陳雅那么知書達理,明知道我是小三,還愿意來找我和平談話,我覺得自己就是個罪人!”“可這都不是你的錯,你現在和他攤牌,沒有絲毫作用。

  ”小倩稍微平靜了一些:“那你說,怎么辦?”現在最重要的是要穩住小倩,不能暴露我和陳雅。

  至于徐勇,身為一個大老板,肯定有不少拜金女往他身上貼。

  若只是拜金女,大家你情我愿的倒是沒什么,但是偏偏他騙了小倩,讓小倩不知不覺的做了小三。

  “這事就這么算了,你能甘心嗎?”我問到。

  小倩雙手掩面:“不甘心又能如何,我又斗不過(三個洞都被塞滿爽)他。

  ”我安慰著她:“所以現在你千萬不能和他攤牌,你就裝作什么都沒有發生過,等以后有機會了再找他報復回去,我可以幫你。

  ”小倩倔強的看著我:“我憑什么相信你。

  ”我眼神不禁有些暗淡,又回憶起欣嵐的事情,心里立馬有了幾分火氣:“因為我和你一樣,都恨著徐勇。

  ”我大致把事情給她講了一下,還告訴她,如果想報仇,那就和我站到一邊。

  我手里已經有了幾個項目,還有李遠那個,我也能得到相關資料,在單干之前,我能在徐勇這邊獲得的渠道資源當然是越多越好。

  至于小倩,現在陳雅失寵,欣嵐還沒到手,她無疑是吹枕邊風的最佳人選,有她幫我,一定事半功倍。

  應該是覺得這個辦法可行,小倩逐漸冷靜下來,見她放棄掙扎,我也試著松開她。

  我這才注意到,她的運動背心都已經脫到了腰,只有黑色內衣托著她的小胸脯,雖然不大,但是卻因為稍顯青澀,帶著一種別樣的誘惑力。

  我移開目光,尷尬的咳嗽了幾聲,然后開口:“你要不先把衣服穿好?”聽得我提醒,小倩也發覺自己的不妥,趕緊把運動背心提了上來,臉頰變得緋紅。

  事情都說清楚了,我也不用多待了。

  “今天的事情你就當沒發生過,之后徐勇來找你,你以前怎么樣,繼續怎么樣就是了。

  他老婆陳雅你也見了,陳雅絲毫沒有怪你的意思,你不必有什么心理負擔。

  ”小倩眉頭皺起來,抽動了一下鼻子:“可是我現在覺得徐勇很惡心。

  ”“你要是想報仇,最好沉住氣。

  ”話音說完,我再不逗留,直接離開了。

  之后過了幾天,李遠的合同順利簽下來了,他之前說好的,打電話來請我吃飯。

  我懶得再去外面折騰,上次嘗了肖靜梅的手藝也還不錯,干脆就定在他家。

  開車過去,上樓敲門,這次來開門的是肖靜梅。

  她今天穿了一件樸素的白短袖和牛仔褲,衣著很普通,但是她身上那股成熟的風韻總是讓人忍不住多看幾眼。

  或許是見到我,她就想起了上次的事情,臉色頓時紅了,把頭低了下去。

  “王總,快進來吧。

  ”我心情不錯,對她笑笑:“還是直接叫我的名字王皓吧,叫王總實在有些別扭。

  ”肖靜梅乖巧的點了點頭:“好,王皓,進來坐吧。

  ”我笑著走進去,一進門,李遠就迎了上來,熱情的握住我的手:“王皓兄弟,這次多虧了你,要是再接不到生意,我都沒錢給工人發工資了。

  ”我同樣握住他:“李老板第一件事是想著給工人發工資,這么有良心的老板,這年頭可不多見了啊。

  ”李遠似乎被我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撓了撓頭,然后招呼我入座。

  肖靜梅也坐了過來,只是每次她看向李遠,那笑容里面總是會多出幾分強顏歡笑的味道。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