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vsr 060

xvsr 060 xvsr 060 1007瀏覽 11628評論 收藏


兩者之間的距離很短, 鄭曉東甚至覺得, 吳雪的呼吸都噴灑在自己的昂揚之上。

  有些忍受不了了……吳雪瞪大眼睛, 看著鄭曉東的變化。

  她看著原本沉睡的東西逐漸蘇醒過來,頭部直直的抵住她的鼻子!甚至只要她稍微抬高一些,就能親吻住這兇猛的怪物!吳雪的心跳亂了,呼吸也亂了。

  她臉上浮現出紅暈,眼睛緊緊的盯著那怪物,一動不動。

  鄭曉東看她這樣,心里暗自叫好。

  他這里發育的好給他帶來了數不清的艷遇,就連學校的女老師也都對他暗示過,所以在這方面,他很懂得利用自己的優勢。

  看著吳雪這種樣子,肯定是動了心了!鄭曉東準備一鼓作氣,拿下這位美麗動人的老師!“曉東……”吳雪的 身子僵硬著,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那猙獰的怪物就在自己的眼前,自己只要……只要主動一些……不行,不能這樣,曉東是自己的學生,要是真的發生了什么,那以后還怎么面對他啊!吳雪陷入了天人交戰,不禁動彈了一下。

  可是這下便壞了事,鄭曉東的昂揚剛好碰到吳雪微張的嘴唇!這下子就連吳雪也忍不住了。

  嘗到那熟悉的味道,仿佛是燒斷了吳雪心中最后一根弦一般,讓她變得有些不像自己了!“哦……”鄭曉東舒爽的嘆了一聲,手不自覺的摸上了吳雪的頭。

  吳雪也沒反抗,迷迷糊糊的跟著鄭曉東的動作,口手并用的解決了一次。

  事后吳雪才反應過來,但是她什么都沒說,反而內心更加的期待了。

  鄭曉東會不會像 陳軍一樣,狠狠的欺負她呢……?一想到這種可能性,吳雪的心里癢癢的,甚至連內褲上都沾染了濕濕黏黏的痕跡。

  “老師,剛才那個動作我還是沒有看清,能不能再示范一遍?”鄭曉東吞了口口水,提出這個要求。

  吳雪身子柔軟,而剛才那個動作正好將所有的神秘全部露出來,如果按照這個姿勢來上一發……那豈不是神仙一般的滋味?事后的吳雪看起來更加的誘人,鄭曉東抑制住自己瘋狂的心思,微笑的看著她。

  他想要一步一步的慢慢來,將吳雪當做一道美味誘人的佳肴,一口口慢慢的吞吃入腹。

  “啊……”吳雪稍微有些尷尬的撥弄了頭發,但還是聽從了鄭曉東,重新趴在瑜伽墊上。

  雙腿一抬,吳雪輕松的完成了那個高難度姿勢, 大腿,腹部和黑色蕾絲也全部都顯露了出來。

  “老師,你真美!”鄭曉東看呆了,而他的手則非常大膽的,直接摸上了吳雪的大腿!吳雪顫抖了一下,但是并沒有躲開。

  她內心渴望眼前這個男孩,渴望的拋下了一切廉恥道德!“啊……”一聲嬌吟從吳雪的口中發出,鄭曉東摸著的地方仿佛用火灼燒一般,讓她忍不住扭動身子,想要獲得更多!鄭曉東也不負期望,一雙手點火一般在吳雪身上到處游移,最終停在了那條黑色蕾絲上,手指像是蛇一樣,鉆到了 身體的深處。

  “啊!”吳雪驚喘,從那里傳來的快樂比她想象當中的還要多,讓她忍受不住,扭動著腰肢往鄭曉東的手上湊!鄭曉東笑了。

  只要吳雪是個女人,還是個飽受空虛寂寞的女人,那就肯定會敗在他的手中!吳雪已經被快樂折磨瘋了,腰肢像蛇一般不停的扭動,將自己送到鄭曉東的手上,嘴里不停的發出快樂的叫聲。

  鄭曉東覺得時間差不多了,便抽出手指,將自己的昂揚對準那片泥濘之地。

  這段時間吳雪一直保持著瑜伽那高難度的姿勢,但是吳雪卻沒有絲毫不適,反而將雙腿岔開,滿心期待。

  鄭曉東拿來一把剪刀,貼著吳雪的肌膚將那片黑色的布料慢慢剪開。

  冰涼的觸感讓吳雪很是刺激,身子不停的顫抖。

  布料剪開,里面的神秘花園顯露于世。

  鄭曉東呼吸一滯,幾乎是立刻就將臉埋了下去!吳雪很是受用,尖叫不斷。

  但是時間一長就覺得口舌撫慰的不夠,想要更粗暴一些……“曉東……”吳雪雙眼含淚,暗示意味十分明顯。

  鄭曉東知道,時機到了。

  他撕開小雨傘戴上,對準那片花園,一鼓作氣的沖了進去!吳雪尖叫,感受著身體充分被滿足的快樂。

  那天下午,兩人瘋了很久。

  從瑜伽墊到客廳沙發,再到地板上,落地窗前。

  吳雪的每一處都沾染上了鄭曉東的味道,就連她的碎花小裙子,也都皺皺巴巴的,不能再穿了。

  “你看你, 把我的衣服都弄成這樣,我都沒辦法回去了!”吳雪嗔怒。

  鄭曉東這次把她伺候的很好,吳雪很是滿意。

  她想,如果以后有機會,還要和鄭曉東像今天一樣,戰個痛快!吳雪最后穿了一身鄭曉東的衣服 回家了。

  畢竟那條碎花裙子已經穿不成了,鄭曉東還說會賠她一條新的裙子,讓吳雪好好的期待一下。

  在超市買菜做飯的想法因為鄭曉東而夭折了,吳雪穿著一身不合身的衣服,也沒臉再(三個洞都被塞滿爽)去超市買東西,直接回到了家。

   瑤瑤和陳軍還沒回家,不知道在哪兒開心的玩著。

  她嘆了一口氣,轉到浴室洗了個澡。

  剛才和鄭曉東做的太瘋狂,渾身汗津津的難受極了。

  吳雪泡了個熱水澡,舒舒服服的洗干凈,端著一碗冰淇淋坐在沙發上看電影。

  久旱逢甘霖,舒舒服服的做了一場,讓吳雪身心舒暢,不自覺的哼起歌兒來。

  陳軍回家就看到這樣的場景。

  吳雪翹著腿,正愜意的吃著冰淇淋。

  睡裙卷起,露出白嫩的大腿,雪白的冰淇淋被紅舌卷進去,看的陳軍下腹一緊,想要狠狠的欺負吳雪,就像之前那樣!“瑤瑤,回來啦!”吳雪看到自己女兒回來連忙將冰淇淋放下:“你們吃飯了嗎?”“還沒有。

  ”瑤瑤沒開口,是陳軍代替她回答的。

  他面帶微笑:“伯母,要不然一起出去吃飯吧?”陳軍無視了瑤瑤在背后一直掐他的手:“正好瑤瑤想吃海鮮,我們一起去吃海鮮吧。

  ”吳雪當然不會拒絕,去換了衣服,收拾的青春靚麗。

  “嗤。

  ”瑤瑤十分不爽自己的男友邀請吳雪,在吳雪進屋換衣服的時候狠狠的擰了他一把:“你干嘛啊,多管閑事!”“這不是想讓你和你媽媽搞好關系嘛。

  ”陳軍低頭,和瑤瑤口齒交纏:“畢竟是你的媽媽啊。

  ”瑤瑤臉紅的和他親吻,對這件 事情也就默認了。

  等吳雪收拾好后,三人一起出門,準備去好好的吃一頓。

  他們去了一家評價非常高的海鮮餐廳,瑤瑤和陳軍坐在一邊,吳雪坐在他們的對面。

  桌布垂下,正好蓋著他們的腿。

  桌子上擺放著玫瑰花和蠟燭,氣氛十足。

  三人點了餐,在等待上餐的過程中,陳軍和瑤瑤說說笑笑,而吳雪連句插話的機會都沒有。

  吳雪只能閉上嘴微笑著,看著他們說話。

  就在吳雪百般無聊之際,她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腿上爬上了什么東西。

  溫暖的,觸感就好像是……皮膚? 切,你這是看不起我。

  你是把我送上 云端 男人啊?那,那如果我有事情呢?我有點懵,沒有事情的話,那還好,但是有事情那不是就不好了。

  本來今天想送喜歡的女孩一個蘋果。

  不是我說你,你這性格真的要不得。

  按摩棒開到最大檔位櫻井面帶開心的笑容,用另一只手對我招了招手。

  這話怎么聽著怪怪的。

  突然覺得我們要是去搶劫的話估計不用動手人家就把錢包交出來了。

  當然,對此我是支持的,沒有人去打擾安安,我不就是唯一和她關系要好 的人了嗎?你是把我送上云端的男人怎么你先喝上了?曉雅問到, 說好是敬我的。

  排了不知道有多久,我看見前面工作人員開始把畫冊擺在柜臺上,兩邊也立起了海報。

  我癱了癱手。

  嘿嘿,看樣子我可愛的學弟倒是很喜歡那樣子了。

  你是把我送上云端的男人啊...我平時上學也很累的啊...顧佑辰坐在蘇清妺旁邊,自然的接過她遞過來的水杯:看來,你是有想法啊,說吧,想去哪兒玩?好說好說白亦辰拍了拍葉梓漁的拳頭。

  周圍的人跟著起哄了。

  身后還跟著三個助手,其實要買的東西沒那么多,應該是(極品少婦的誘惑)不需要帶助手過來搬得。

  難得大家心情都是好轉,去打棒球吧?你要是想謝謝我,那就請我去吃點好吃的就行了。

  秋嵐心想:愿這次你真的安好。

  按摩棒開到最大檔位哥哥要自己開動腦筋,自己做。

   林婉清打了個呵欠,那個見利忘義的男人找到新歡了,好像是個挺出名的美國女星。

  你是把我送上云端的男人什么?你這是盼我去死吧?我哪里得罪你了?有誤會咱先講清楚 行不?怎么老是讓我上演吃啞巴虧的戲份?底下都別吵了,今天咱班來了個新同學。

  是不喜歡你,他對別的女生也這拿起筆故作鎮定的在紙上寫了一句:闊別十年,誰造?果斷關掉了電腦,他現在知道的夠多了,凌逸和那個組織有關,而且他后面站著至少是A級殺手,知道這么多就可以了,林員凡很知道分寸,知道的太多會死這個道理他也是知道的。

  如果我說你去死,你真的會去死嗎?你為什么要那么在乎我?你知道你自己到底有多么別扭嗎?怎么可能,他們放在原來就是狂信徒,只不過是信仰人類的純正而已。

  那少年笑起來像一面桃花。

  公子要先洗什么菜啊?公子在哪里洗啊?公子還要洗什么菜嗎?公子這個菜怎么洗啊?公子,公子。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