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g 002

ggg 002 ggg 002 23758瀏覽 18273評論 收藏


“嗯,就這些。

  好了,不早了,趕緊收拾收拾睡覺吧。

  ” 桃花說著起身要走。

   劉偉一把拉住了桃花的手,“ 嫂子,其實我哥臨死前除了這些還說了一句話,你為什么不告訴我?”桃花的手一顫,整個人僵在了當地。

  此時不用她再說什么,劉偉已經知道了孟玉潔沒有騙他。

  但是很快桃花就鎮定了下來,虎著臉掙脫了劉偉的手,“你從哪里聽的這些風言風語的,沒有的事兒。

  ”“嫂子,你是不是怕村子里人說閑話,才…….嫂子,我不怕,只要我們兩個人真心為對方好就行了,嫂子,我喜歡你,你的下半生就讓我來照顧你吧。

  ”劉偉再次抓住了桃花的手,十分深情的 說道

  桃花避開劉偉火熱的眼神,可是心卻亂了。

  “ 小偉,我認真的告訴你,你哥沒有說過那樣的話。

  ”下一秒,桃花再次掙脫了劉偉的手,“我們兩個住在一起肯定有人說亂七八糟的,可是我們身正不怕影子斜,但如果我們真的在一起了,怕是我們再也沒臉在村子里呆了。

  ”“嫂子,我說了,我不怕。

  ”“行了,別說了,再說嫂子跟你翻臉了,睡覺!”桃花沉著臉說句,扭頭走了出去。

  望著桃花毅然決然的背影,劉偉一時間心里也亂了起來。

  嫂子,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是不喜歡我,還是真的懼怕別人的流言蜚語?躺在床上,劉偉又一次轉轉反側,難以入眠。

  除了嫂子桃花的事兒,他還為競選的事發愁。

  經過這幾天的了解,劉偉知道大隊會計林清水和老治保主任郄建設兩人,和張五河關系特別好,也就是說他們這兩票肯定是會投給張強的。

  而他現在也算是有了兩票,一票婦聯主任孟玉潔的,一票副村長郄 喜來的。

  現在就看剩下的村支書孟滿倉,和村長 柳金嶺將票投給誰了,投給劉偉勝出,投給張強,張強勝出。

  雖然楊小鳳已經答應自己在柳金嶺耳邊吹吹枕邊風,但是劉偉知道楊小鳳根本做不了柳金嶺的主,不過既然楊小鳳說了話,怕是柳金嶺也會好好考慮自己。

  所以他這一票是懸著的,另外就是老支書孟滿倉那一票了。

  孟滿倉是老支書,為人處世向來秉公剛正,對人向來是看能力說話,因此想要獲得他那一票必須得到他的認可才行。

  雖然孟玉潔說要在老支書面前幫自己說說,但是他知道效果應該不會太大。

  可是怎么才能讓老支書認可自己的能力呢?……因為答應柳金嶺要干三天活的,所以第二天劉偉又跟著上了山。

  可能是楊小鳳跟柳金嶺說了袁 大壯哥倆的事兒,柳金嶺也跟著上了山。

  因此,楊小鳳也沒再找機會親近劉偉。

  老老實實忙了一上午,中午吃飯的時候,桃花對楊小鳳說道:“小鳳嫂子,下午我想帶著小偉去趟鄉里,給他買兩件衣服。

  ”“去吧,小偉不是要競選治保主任嘛,總不能總穿著部隊帶回來的衣服,人靠衣服馬靠鞍嘛。

  ”楊小鳳十分痛快的應道,“小偉,你放心,我會跟金嶺說的,給我家少干半天活就少干半天。

  ”“嫂子,我這衣服還能穿,現在咱家的情況能省點就省點吧。

  ”劉偉知道嫂子桃花沒有多少錢,所以有些不愿意去。

  “小偉,我答應葉小翠那婆娘讓你和她家郄媛媛相親了,你怎么也得捯飭一下吧。

  ”桃花見劉偉又要說什么,臉色一沉,“聽嫂子的,不然嫂子生氣了。

  ”劉偉無奈只好跟著桃花向鄉里走去,“嫂子,買衣服行,可是我不能和郄媛媛相親。

  ”“小偉,我問過葉小翠了,孟朝陽雖然喜歡郄媛媛,但那只是燒火棍子一頭熱,葉小翠說郄媛媛對你很有好感。

  ”桃花道。

  “嫂子,我和孟朝陽關系一直不錯,所以我絕對不能搶她的女人。

  這事兒沒的商量。

  ”劉偉固執的說道。

  桃花看了劉偉一眼,只好道:“好,先買衣服,這事兒下來再說。

  ”此時公交車來了,兩個人不再說什么上了車。

  此時他們兩個誰也沒有想會在服裝城里再次碰到袁大壯,更沒有想到……. 到了鄉里的服裝城,很快桃花就看上了兩件T恤,“小偉趕緊試試。

  ”劉偉接過來換好后,問道:“嫂子,怎么樣?”劉偉肩寬,這種人本身就是衣服架子,再加上他當過幾年兵,肌肉發達,所以換上新衣服后,那叫一個精神,帥氣,就好像是立馬換了一個人一樣。

  “好帥,簡直是為你量身定做的一樣。

  ”沒等桃花說話,旁邊的女售貨員早已經忍不住連連贊嘆起來。

  桃花看的也不是連連點頭,滿眼歡喜,“真精神。

  ”其實劉偉也很中意這件T恤的,不過一看價錢三百八十八,他立馬就將衣服脫了下來,裝出一副看不上的樣子,“嫂子,我怎么就覺得不好看呢?”“這件衣服我們要了。

  ”桃花知道劉偉是心疼錢,所以直接對售貨員說道,見劉偉還要說什么,美目一瞪,“聽嫂子的。

  ”見此,劉偉也不好再說什么,只是暗暗發誓以后一定要好好努力報答嫂子。

  后來桃花又要給劉偉買褲子,在劉偉的一再堅持下,這次桃花聽了劉偉的,只買了一條不到一百塊的褲子。

  因為桃花給了劉偉一條自己的小褲衩兒,所以在給劉偉買好以后,她就去轉內.衣區去了。

  劉偉不好意思跟著,便去了門口抽煙。

  一根煙還沒抽完,就見嫂子桃花急匆匆的走了出來,臉上滿是忿色。

  劉偉頓時緊張了起來,“怎么了嫂子?”“他們試衣間里偷安裝了攝像頭,有人偷窺我。

  ”桃花差點兒哭了出來。

  原來她挑了一套衣服,走進試衣間準備試試大小,結果剛要脫就發現面前的一個插座里面好像有亮光閃了一下,開始她也沒在意,可就在她把衣服脫下了一半,亮光又閃了一下。

  對于試衣間被偷裝攝像頭這種事兒她在網上看過,所以就急忙穿好了衣服,然后仔細朝插座里面看去,一看果然里面裝著攝像頭。

  “居然有這種事兒?嫂子,你領我去看看。

  ”劉偉說完拉著桃花走了進去,一看,還真是有攝像頭。

  媽的!劉偉當即就火了,騰騰走出試衣間,對售貨員吼道:“把你們老板給我叫出來!”“怎么了?”聽到動靜,老板娘急忙走了出來。

  “怎么了?你說怎么了?媽的,居然在試衣間安裝攝像頭,你們這店還想不想開了?”“有這事兒?”老板娘一愣。

  正說著就聽一個聲音怒道:“他媽的,誰在我姐的店里鬧事兒?”劉偉扭頭一看,就見一個大個子叼著煙,橫眉立目的從樓上走了下來。

  臥槽,這不是袁大壯嗎?大個子正是袁大壯,這家服裝城是他姐夫開的。

  袁大壯這小子特別的壞,所以就偷偷地在女試衣間里安裝了攝像頭,用來窺視在里面換衣服的女人。

  方才他正在偷看,見進來的是黑石頭的大美人桃花,頓時激動的差點兒流了鼻血,正準備好好地欣賞一下桃花這個大美人的時候,沒想到桃花脫了一半就穿好衣服跑了出去。

  “媽的,又是你個王八蛋!”劉偉罵道。

  袁大壯見到劉偉,心中這火騰地就上來了,那天被劉偉揍了以后,他一直還想著報仇呢。

  “劉偉,想買衣服就買,不買滾蛋,再在這里吵吵,老子打的你滿地找牙!”“袁大壯,尼瑪的在女試衣間里裝攝像頭玩兒偷窺,還有理了是吧?”劉偉罵聲朝袁大壯沖了過去,對著他的眼就是一記封眼錘。

  袁大壯躲閃不及,一下就被劉偉打了個熊貓眼。

  “啊!”袁大壯咆哮一聲,像是一頭狗熊似的朝劉偉撲了過來。

  要論個頭,力氣,劉偉絕對不是袁大壯的對手,但是劉偉畢竟是當兵出身,又怎么可能選擇以硬碰硬呢。

  見袁大壯撲過來,他橫向一個滑步躲過了袁大壯的拳頭,然后閃身到了袁大壯的身后對著他的屁股就是一腳。

  袁大壯雖然身強體壯,但是因為方才一拳用盡全力沖擊,再加上劉偉這一腳頓時收勢不住朝前栽了出去,正好撲倒在不遠處的衣架上。

  鐺啷啷一聲連人帶衣架撲倒在地。

  劉偉一個箭步上去騎在了袁大壯的身上,對著袁大壯的嘴巴就是一拳,“今天老子要讓你知道桃花為什么這樣紅!”只一下,袁大壯的嘴巴就崩出了血。

  吃痛之下,袁大壯像是一頭被人扎了屁.股的公牛,大吼兩聲仗著一身蠻力就將劉偉推了開來,然后紅著眼睛和劉偉扭打在一起。

  眼見自己弟弟打不過劉偉,袁大壯的姐姐忙打了110,派出所就在服裝城對面,所以很快的就跑過來兩個警察。

  “都住手!”兩個警察拉開(上課把女同學下面玩出水)了劉偉和袁大壯。

  此時的袁大壯滿嘴巴是血,身上的衣服也被扯爛了,再看劉偉身上也不過有個腳印兒。

  這一戰劉偉完勝。

  “王哥,你們來了啊。

  ”袁大壯擦了一把嘴角的血,像是哈巴狗是的從兜里掏出煙給兩個警察敬煙,同時狠狠地瞪了劉偉一眼。

  心說,看見沒,老子熟得很。

  今天老子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別來這一套。

  ”喚作王哥的警察剛想接過袁大壯的煙,發現桃花正在用手機錄視頻,忙一把推開了袁大壯的手,“說!怎么回事兒?”“警察同志,這小子在女試衣間里安裝攝像偷.窺我嫂子。

  ”劉偉說道。

  喚作王哥的警察看向袁大壯,“袁大壯,怎么回事兒?”“王哥,我們是安裝了攝像頭,可那都是為了防盜的,而且我們白天都沒開攝像頭,哪里來的偷.窺一說?都是這小子血口噴人。

  ”袁大壯解釋道。

  “沒開?”劉偉哼道,“袁大壯,有種告訴我監控視頻的電腦在哪里?”“對,開沒開一看不就知道了。

  ”另一個警察說道。

  一聽這話袁大壯慌了,不僅方才桃花的視頻沒有刪掉,他還保存了很多以前來這里買衣服,長相不錯的女人視頻在電腦里。

  “怎么回事兒?”這個時候,一個女人清脆的聲音傳來,眾人扭頭望去,就見一個穿著白色紫花短裙的女人走了進來。

  女人一頭小波浪的秀發,明媚皓齒,唇若點朱,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御姐的氣質,隨著步伐,兩條裹著黑色絲襪的大長腿交替前行,十分的動人。

  女人叫 楊杏,和劉偉是一個村的,她是郄喜來的老婆,在鄉政府上班,雖然只是個臨時工,但是卻特別的傲嬌。

  因為她姑姑嫁給了二十畝地袁拉子,也就是袁大壯的叔叔,所以袁大壯的姐姐就打電話把她叫了過來,讓她從中間說和說和。

  因為楊杏在鄉政府上班,兩個警察自然認識她,一看這架勢就知道她來干什么來了,想著也沒什么大事兒,還是私了比較好,兩個人交代了兩句一定要處理好的話后就走了。

  “袁大壯,你這干的是人事兒嗎?”待兩個人剛走,楊杏就指著袁大壯的鼻子罵了起來。

  袁大壯低著頭,屁也不敢放一個。

  先被劉偉揍的跟狗似的,現在又被楊杏罵了個狗血噴頭,袁大壯只覺自己好比一只鉆進灶膛的王八憋屈又窩火。

  “你個混蛋,還愣著干什么,還不趕緊將攝像頭拆了去?”楊杏又罵一句。

  見袁大壯去拆攝像頭了,楊杏這才將劉偉和桃花拉到了一邊,“桃花,小偉,這件事兒呢肯定是大壯不對,不過你看你把他給揍的那個熊樣兒,你們兩個看這樣行不行,一會兒大壯回來以后讓他給你們道個歉,還有你們買的衣服我做主免費送給你們了,這樣行不?”“喜來嫂子,我聽你的。

  ”桃花生性善良,也不想把事情弄大,所以幾乎沒有猶豫就答應了。

  劉偉知道楊杏都出面了,自己怕是不給面子也是不行,萬一得罪了她,她要是不讓郄喜來把那一票投給自己那就完了。

  所以也很痛快的說道:“嫂子,這也就是你,不然換做是誰都不好使。

  ”“小偉,嫂子謝謝你了,你今天晚上不是去我家喝酒嗎?到時候嫂子給你整兩個大菜好好感謝你一下。

  ”楊杏非常高興,而且特別有成就感。

  “喜來嫂子,你真的要想感謝我,就幫我再跟喜來哥說說讓他把他那一票投給我。

  ”劉偉又道。

  雖然郄喜來已經答應了自己,但是如果能再讓楊杏幫自己一下,那肯定就再也沒有什么問題了。

  “小事兒,包在嫂子身上了。

  ”就這樣,一場風坡算是平了。

  不過在劉偉他們走后,袁大壯的姐姐卻狠狠地給了袁大壯一個耳光,幾件衣服白白的送人了,她心里不窩火才怪。

  “這么大人了,凈干些生兒子沒屁.眼兒的事兒,你以后別來我店里了。

  ”袁大壯捂著臉,那叫一個委屈。

  到了晚上六點,劉偉穿上新買的衣服,拎著兩條楊小鳳給的軟云去了郄喜來家。

  見到劉偉手里 拿著煙,郄喜來心道,這小子還真是會辦事兒。

  如果真能讓他當上治保主任,說不定以后自己當了村長,這小子能成為我的左膀右臂呢。

  楊杏有個妹妹叫楊桃,去年畢業以后在縣醫院里當實習護士,經人介紹和張艷紅訂了親,張艷紅馬上就要到臺裕鄉當副鄉長了,所以他就想著等他來了,借勢擠掉柳金嶺自己當村長。

  “小偉,來就來唄,還拿什么東西啊。

  ”郄喜來忙接過劉偉手里的軟云。

  “親戚給的,我抽不慣。

  ”劉偉左右看看,見沒有楊杏,忙問道:“嫂子呢,還沒下班?”正說著楊杏邊在圍裙上擦手,邊走了進來,看見劉偉的那一刻,楊杏不由有些驚呆。

  這小子換了衣服立馬就跟換了一個人似的,真是活脫脫一個小鮮肉啊。

  短暫的愣神之后,她笑著說道:“小偉你先坐會兒,嫂子馬上就把菜做好了。

  ”楊杏說完走了出去,望著她那扭.動的小屁.股,劉偉恨不得摸上兩把。

  媽蛋的,這郄喜來家里有這么一個貌美如花的老婆居然還去偷吃孟玉潔。

  郄喜來和劉偉聊了幾句后,說道:“小偉,你真的打算在咱村里發展?”“嗯,現在大城市機會少,相反我倒覺得咱農村大有可為,現在國家政策是大力發展農村特色經濟,所以我就想試試。

  ”“這話倒是不錯,聽我挑擔說咱們鄉里上報市里的要開發龍陽湖的工程已經批下來了,這可是省級重點工程,據說要投入幾個億呢。

  ”“真的假的?”劉偉有些驚訝。

  “絕對是真的,要知道我挑擔他爹可是省廳級干部呢,不瞞你說,我挑擔之所以下調到臺裕就是為了這個工程,只要這個惠民工程弄好了,那就成了他再進一步的墊腳石。

  ”郄喜來有些神秘的說道,“到時候別說鄉長,怕是得當縣里的領導。

  ”“喜來哥,那到時候你可就發達了。

  ”劉偉羨慕的說道。

  郄喜來悠然的點上一根煙,仰著頭,充滿憧憬的說道:“到時候別的不說,我要想當咱們黑石頭的村長應該沒有多大問題。

  ”“喜來哥,別說村長,就是支書也沒問題啊,你放心,到時候我鐵定掏心挖肺的跟著你干。

  ”劉偉說道:“以你的能力,我想咱村一定會比現在強多了。

  ”“這話我還真不是跟你客氣,你看老書記就是思想太保守了,根本跟不上現在的形式。

  如果我當了支書,別的不敢保證,把黑石頭弄成臺裕鄉第一村絕對沒有問題。

  小偉啊,哥哥看好你,到時候我要當了支書,就讓你當村長。

  ”郄喜來說道。

  說話說到這份上,劉偉知道郄喜來這一票徹底沒問題了。

  正說著,楊杏將炒好的菜端上了桌子,兩個人邊喝邊聊,幾杯小酒下肚,郄喜來罵起了柳金嶺。

  “小偉,你說柳金嶺這個王八蛋有什么能耐?要文憑沒文憑,要能力沒能力,他能當上村長,還不是因為他爹,因為他們兄弟多,這么些年別的沒干,倒是解放了村子里一批留守婦女。

  你說你玩兒就玩兒唄,還尼瑪玩兒到老子頭上了。

  ”劉偉一驚,“喜來哥,難道柳金嶺他把嫂子給睡了?”郄喜來憤恨的將杯中酒一干,然后用力的在桌子上一墩,“他娘的,褲子都給扒了,要不是我回來的及時…….他娘的,你說楊小鳳那娘們兒長得多水靈,這個王八蛋放著她不要。

  ”劉偉暗中撇嘴,尼瑪的還不是一樣,放著楊杏這么個大美人兒不要,偏偏惦記人家孟玉潔。

  “郄喜來你個王八蛋還好意思說柳金嶺,你他娘的還不是整天想著孟玉潔?”楊杏端著菜進屋,正好聽到了郄喜來的話,瞪著眼睛罵了起來,“要是貓尿喝多了,就趕緊滾回屋子睡覺去,我陪著小偉喝。

  ”郄喜來嘿嘿笑了兩聲,“沒多,沒多。

  ”“沒多就堵著你那張嘴。

  ”楊杏哼聲在劉偉身邊坐了下來,頓時一股子香氣鉆入了劉偉的鼻孔。

  “嫂子,我給你倒上。

  ”劉偉拿過酒杯,給楊杏倒酒,心跳瞬間加速。

   這些水解決不了。

  唐宇吃了一驚,不得不拿瓢舀水去澆。

   嘩嘩!水不停的被倒上去,很快便被番茄吸收了,而地里的黃氣卻弱了幾分。

   這什么情況。

  唐宇著急了,唐宇忙得滿頭大汗,但那番茄依舊是萎靡不振。

   運轉五行決,集中目力,體內的青黃之氣按規律流動了起來,而他并沒有停下舀水的動作,看著那水流下,潤入土中消失。

   那土地像人喝了水一樣,發出奇異的酥酥聲響。

   轟!突然唐宇體內多了一股透明的氣,雖然看不清是什么,但他知道。

  他多了五行之氣。

  那晚被砸破了后腦,躺在草地上,是那枚玉扣激活,汲取了土、木之氣,保住了他。

   現在竟然獲得了水之氣,唐宇忍不住激動了起來。

  五行之氣,他已有三,不知道五氣聚齊后,會是什么效果。

   有水行之氣的引導,唐宇發現,他可以從那河渠之中汲取水中精華之氣,一瓢瓢蘊含精華的水澆在 番茄苗上。

   只見那些番茄苗瞬間變得繁茂喜人,看到這樣的一幕,唐宇很興奮,顧不得其他,一個勁的舀水澆地。

   即使漢流夾背也不覺得累。

  眼看著他它長得很稀疏的番茄苗變得茂盛,超過了旁邊幾家用農藥化肥催出來的。

   唐宇很開心。

   種地流汗讓唐宇充實快樂,陽下山了他才回家吃飯。

  得趁著晴天好捉 田雞,等陰雨天就很難捉到了。

   唐宇弄了一個博客,把自己捉田雞的經驗做了提煉總結,并分享出去,他想讓更多人的捉到更多的田雞。

  只是他非凡的透視、夜視能力無法分享。

   唐宇拿著 手電就出了門,為了不讓父母擔心,他穿上了水鞋,就算是被蛇咬,那一層厚厚的橡膠也能擋住。

   白天酷暑難忍,晚上有徐徐清風,田間河邊非常的清爽。

  這兩晚上都在田間、溝渠邊抓,今晚唐宇一個人,從田間溝渠,捉到了青青河岸邊。

   唐宇順著河邊走,并沒有開手電。

   河邊的雜草叢中,有許多的蚊蟲,田雞成堆的出現,一次能看到四五只。

   這讓唐宇大喜過旺,捉得很開心。

  腳步走快了都能踢倒。

   看到一處平緩的河堤,唐宇掃了一眼,簡直快樂瘋了。

  這一片平整的草叢里,不知蹲了多少只田雞。

   最為密集的是在一塊 大石頭旁邊,四五平方米的面積,竟然蹲了七八只田雞。

   唐宇決定以速度取勝,他將背簍放了下來,一手拎著桶,一手活動了一下,準備大干一場。

   只是他手速再快,還是有許多田雞靈敏的發現了他,一下就跳到了河里。

  入水的田雞要想捉到,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唐宇一口氣捉了半桶,然后坐在大石頭旁邊拿草慢慢的將它們綁起來丟到 簍子里,滿心歡喜道:要是有直播就好了。

   誰,誰在后面。

  一個驚慌的聲音傳來,有人從大石頭后面爬到上面,手電光就射到了唐宇的臉上。

   李東方,你也來捉田雞。

  唐宇戲謔的冷笑道。

   李東方的手電射到了唐宇的背簍,頓時驚訝道:好多田雞。

   東方,是誰啊。

  誰捉田雞。

  一個三十多、快四十歲,打扮妖嬈的婦女也爬上了大石頭。

   李 三嬸

  唐宇覺得奇怪,李三嬸已經是兩個娃的媽了,她老公李三為了供兩娃上學,這幾年都在工地上幫人搬磚,只有在農忙時節,才會回家幫著播種。

  他運足目力,竟然發現他們之間不堪的事。

   衣衫不整的,尤其是李三嬸,(故事網)腰間衣服別到了褲子下面。

   唐宇對這兩人頓時鄙夷萬分,這對狗男女,真是惡俗至極,敗壞人性。

   或許是女人天生的敏感,李三嬸解釋道:我們兩家的田挨在一起,白天太熱了。

  吃了晚飯來放秧田水,遇到一起的。

   李東方卻沒往那方面想,他看到唐宇那半簍子田雞,頓時眼都紅了。

  他也經常往城里跑,知道這野生田雞能賣到四十多一斤。

   這一簍子,少說也有上百斤,這可是四千多塊錢吶。

   唐宇,你這田雞怎么捉的。

  李東方急切的道。

   唐宇不想跟這種人說話,道:用手捉的,你們聊。

  我走了。

   唐宇背著簍子正要轉身就走,李東方卻是冷冷一笑,道:不告訴我是吧,你不告訴我捉田雞,我也不讓你捉得成。

   只見李東方跳下大石頭,沖到唐宇的前面,二話不說,拿著手電亂走一通。

   被他這么一嚇,那岸邊的田雞噼里啪啦的都跳到了河里去了。

   唐宇見了非常的生氣,怒道:李東方,什么意思,找抽是吧。

   李東方冷冷的瞅著唐宇,邪邪的道:怎么,只許你背著簍子捉田雞,就不許我射著手電捉田雞,怎么樣,我還是捉到一只的。

   李東方拿著一只瘦小的田雞,得意的道,這田雞還是他走得太快,一腳踩到的,不然以他的眼力跟手速,摸田雞屁股都成問題。

   李三嬸感覺唐宇的目光有一樣,低頭一看,發現自己衣衫扣子扣錯位了,一大片美景被唐宇看了,頓感羞臊。

   唐宇不想跟李東方這種沒有素質的人爭,道:好,你捉你的田雞,我捉我的。

   恨不得這家伙被草里的蛇咬上幾口。

   唐宇轉身往另外一邊走,李東方卻是急忙跟了上來,跑到唐宇前面,手電一打,看到幾只大田雞撲通撲通的跳入水里。

  有兩只小的還在,他興奮的沖了過去,那田雞感覺光線一變,也紛紛跳到了河里。

   哎喲,這田雞真難捉。

  三嬸,你等著,我捉了田雞,咱們回去宵夜。

  李東方得意的擠兌著。

   唐宇憤怒的看著他,再次轉身,往田間溝渠走去。

   李東方見狀,再次追了上來,跑到唐宇前面,道:喲,想捉田雞還債,這想法不做。

  我也想捉田雞致富。

   李東方用同樣的方法,讓唐宇捉不成田雞。

   撲通撲通!看著田雞紛紛跳入水中,李東方開心的笑了。

   唐宇面沉如水,緩緩將背簍放下。

   李東方見狀,嚇了一跳,轉身就跑。

   只是他的速度哪里快得過唐宇,不一會便被唐宇追上,飛起一腳踢在他的背上。

   李東方頓時栽到了泥秧田里,爬起來時一身的泥。

   唐宇,老子跟你拼了。

  李東方回過身來,撲著唐宇過來。

   唐宇現在的感觀都很靈敏,輕易便讓了過去。

   一個甩手拳砸在李東方的腰上,李東方再次撲到了一泥田里,將田里的秧踩得東倒西歪。

   啊!李東方瘋叫一聲,見唐宇過來,抄起爛泥便往唐宇臉上招呼。

   唐宇抬手擋著,感覺腰上一緊,一個柔軟的身體從后面抱住了自己。

   李三嬸這婆娘竟然也撲上來了。

   別打了,別打了,有什么好好說嘛。

  李三嬸從后面抱著唐宇,嘴上勸說著,可是一個勁的想要擋住唐宇的手,而且竟然兇狠得想要捏唐宇的蛋。

   唐宇嚇了一跳,這老娘們真狠,要是被她捏到,自己還不被李東方給打死。

   唐宇急忙變換腳步,兩手搬開李三嬸的手,將她推開。

   哎喲,呀喲,唐宇,輕點輕點,要斷了要斷了。

  李三嬸炸炸呼呼的叫著。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