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dison davenport hot

madison davenport hot madison davenport hot 8001瀏覽 35579評論 收藏


她是一個哪方面的欲望很強烈的人,光看 老金地兒,就比她男朋友真正激動起來要厲害很多,尤其是她躲在里屋的時候,竟然看到了老陳有反應的那地兒,頓時沒忍住,自己撫摸了起來。

  這可倒好,她正自個兒折騰到激動處呢,忽然不知道怎么的就磕到了旁邊的柜子上了。

  這一下雖然不是很嚴重,但是很疼,就喊了出來。

  “ 青青你說話啊,現在感覺怎么樣?要是嚴重的話趕緊把你送醫院去吧。

  ” 林雪兒見青青不說話,頓時著急的 說道

  這時候她心里其實挺慌的,還真的以為青青是磕到腦袋,太嚴重了,才沒法說話呢。

  只是這時候老金心里忽然有了注意,就說道:“要不我給青青檢查一下吧,都這個時間了,去醫院的話太麻煩了。

  ”老金眼神炙熱的看著青青,等待著青青的答復。

  老金之所以會這樣,為的就是看看這 妮子的反應,如果真的跟他想的一樣,估計這妮子是不會拒絕讓他檢查這請求的,但如果是他自己猜錯了,那估計青青是不會同意的。

  雖然他想的不錯,但這時候林雪兒在這里,青青就是在大膽,也不敢當著林雪兒的面跟他發生點啥。

  而且青青這會應該羞恥,根本就沒注意老金的眼神,跟老金話里的意思,馬上就說道:“沒事的 金叔,我只是磕了一些,而且天 不早了,有點困了,所以不想檢查了。

  ”說完,青青又扭頭沖林雪兒低聲說道:“雪兒對不起啊,我不該打擾你做檢查的,我真沒事,要不你繼續讓金叔給你做檢查吧。

  ”青青也是出于好意,林雪兒因為用玩具那個,那地兒應該是過敏感染了,這要是不盡快處理,說不定還真的跟老金說道一樣,會出問題。

  不過林雪兒現在已經感覺沒有那么癢了,現在這一停下,心里就羞恥的 不行

  “啊……我那個已經……已經沒事了,就不用再麻煩金叔了,天不早了,要不咱們先回去吧。

  ”林雪兒頓時臉紅到了耳朵根,有點難為情的說道。

  老金本來還一腔熱血,想那啥呢,結果這倆妮子都這么靦腆,看來今天是沒啥希望了。

  他也不能說什么,免得讓這倆妮子起了疑心,那就不好了。

  反正今天已經看了林雪兒那地兒,以后要說還有機會,也不是不可能,更何況自己還要給林雪兒這小娘們做豐胸呢,到時候大不了用點手段就行了。

  這么一想,老金心里才好受了一點,就說道:“那也行,這時間不早了,你們就先回去吧,要是有啥問題,就來找你金叔就行了,我全天候都在這里。

  ”老金這么一說,林雪兒跟青青兩人心里頓時松了口氣,不過她倆可是各懷心思。

  林雪兒雖然覺得今天的事情羞恥,但這時候已經過去了,就客氣的跟老金說:“今天實在是太麻煩金叔了,那我們就先回去了,您忙吧,我……我們改天再來。

  ”說著,林雪兒就拉著青青從里屋出去。

  青青這時候臉上還有未曾退去的潮紅,而且她走路的姿勢看起來挺別扭的,兩條腿不自然的夾在一起。

  看她這樣子,老金暗子點頭,他現在敢確定剛才青青臉上的潮紅肯定就是自己做那事才留下的。

  這可是讓老金心里激動的不行,像青青這樣的小姑娘雖然開放一點,但是說到底還是小姑娘啊,要是真的能跟她勾搭上,整一整那事,也是一種絕佳的享受。

  這些年他可是從來沒整過這么年輕漂亮的小姑娘了,光一個林雪兒怎么能滿足他的渴望呢?青青臨走的時候,還扭頭看了一眼老金那地兒,只是這一次讓她更加意外!因為她看到老金那地兒這會竟然是已經豎起了高高的旗幟,那規模,可頂的上三個她男朋友的那玩意兒了。

  這要是整那事,那得多舒服?青青光想想就覺得刺激,這種大殺器可不能錯過,要是能找個機會好好感受一下,不知道那滋味到底如何……林雪兒這會從老金的診所中出來,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今天老金給她檢查的時候,那感覺簡直太刺激了,渾身就跟過電一樣,酥酥麻麻的。

  這種事就是青青,她都不好意思說,只能壓在心里了。

  就是當老金停下來的時候,她心里竟然感覺空(上課把女同學玩出水了)落落的,她心里隱隱在期待著什么。

  回到學校,讓宿管阿姨開了門,她倆就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宿舍睡覺了。

  只是她們倆回去了,老金卻難受的不行,這大半夜的,勾起了他的邪火,卻沒人當這個消防員。

  老金只能自己釋放了,只是他吃過藥之后,這感覺就已經不一樣了,自己釋放起來,竟然跟平常比起來多出了五分鐘才釋放出來,這還是他沒有故意忍。

  一番自我釋放之后,老金才沉沉睡去。

  他睡到半夜,夢里迷迷糊糊就聽到有人叫他。

  等他清醒過來,確定有人叫他,頓時火氣上頭了,忍不住沖門外吼了一句:“要死啊你,大半夜的讓不讓人睡覺了?”老金本來不想理會門外的人,但是忽然他反應過來,這叫他的聲音好像有點熟悉啊! 李玲沒有死成,卻生不如死。

   高強看到李玲沒有了生命威脅,就將李玲關在了房間里,他自己出去逍遙自在去了。

   他怎么都 不愿意相信李玲所說的,于是便決定去李玲的公司打聽打聽,要是能夠見到老曾那就更好了。

   等到高強離開后,李玲便開始想辦法要怎么逃離。

   臥室門被從外面反鎖了,李玲將能用的工具都用到了,可依然沒有想到能夠逃出去的辦法,想要打電話求助,卻發現電話也被高強給帶出去了,沒有辦法,李玲只能安靜下來,想著等一會兒高強打開了門,看能不能逃出去。

   豪華的總統套房里,老曾跟 周珊珊的一個晨間運動就用了一個早上,等到一切歸于平靜的時候已經到了中午了,倆人的肚子都開始唱起了空城計。

   他的手機被 蘇珊珊給沒收了,不知道公司發生的事情,更加不知道李玲此刻有多絕望。

   “曾哥哥,你想什么呢?” 姍姍穿著老曾的白襯衫,里面空無一物,卷起的袖口上露出她白嫩(益智故事)的胳膊,luǒ露在外面的肌膚上有曖昧的痕跡,斑斑點點讓人浮想聯翩。

   “沒想什么,中午我們吃什么?” 老曾急忙收回了那些不切實際的想法,蘇珊珊這個女人的控制yù及強,就算是老高提出來要自己的手機,蘇珊珊也不會答應的。

   所以,為了避免自己的自尊心受損,他還是很識時務的沒有再提出來。

   蘇珊珊嬌嫩的紅唇在老曾的唇上落下了一個炙熱的吻,咯咯笑著說:“放心好了,你公司的事情我都安排好了,不會有什么問題的。

  ” 她自然能夠知道老曾心里所想,不得不說,這一點上,蘇珊珊對老曾很了解。

   “嗯!” 老曾沒有再強調這個問題,微微的點了點頭。

   午飯就是在酒店里的餐廳解決了,吃過午飯,周珊珊提出去海邊曬日光浴。

   說實話,對于日光浴老曾沒有多少興趣,可在這炎熱的天氣,海邊有很多穿著清涼的美女倒是引起了老曾的興趣。

   蘇珊珊的泳衣很是大膽,那薄薄的面料只用一根細細的 帶子系著,只要在后面輕輕的一拉,里面那xìng感的飽滿便會暴露出來。

   除此之外,同色系的小褲褲也顯得別具一格,就前面一點巴掌大的地方,其他都是用粗細不一的帶子控制著,那黑色的絨毛有幾根更是倔強的鉆到了外面,讓老曾的目光怎么迅速的捕捉到了。

   敢這樣穿,就是因為蘇珊珊對自己身材的絕對自信,瘦一點胖一點都不行。

   而周珊珊,剛好就是置身于這胖一點跟瘦一點的中間…… “怎么樣?好看嗎?” 周珊珊笑的甜美,在老曾的面前優雅的轉了一個圈,嬌滴滴的問。

   老曾急忙吞了一口唾沫,在周珊珊那挺翹的蜜桃臀上摸了一下,在那跟細細的,帶著彈xìng的帶子上拽了一下。

   啪的一聲,那帶子便彈了起來,然后落下,發出清脆的響聲。

   “你這么穿,也不怕 男人們犯罪?” 說完,老曾有些苦澀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小腹往下,那緊身的泳衣就那么凸出了一大塊兒,著實有點尷尬。

   “咯咯咯,曾哥哥怎么能怪我呢,其他男人犯罪跟我有什么關系?至于你,只要你想,我隨時可以……” 噗嗤,老曾覺得要是再這么下去,自己非得流鼻血不可。

   好容易壓下了火氣,高珊珊挽著老曾就走了出去。

   果然如老曾所想,剛出去,周珊珊就引起了眾人的注意,尤其是那些男人,一個個就好像蒼蠅見到了血似的,恨不得直接黏在周珊珊的身上不下來。

   不遠處 那個男人更是夸張,只顧著看周珊珊,居然沒有去看面前的路,直接從一個撐開的太陽傘上撞上去了。

   咯噔一聲響,然后便是一個女人的尖叫。

   頓時便吸引了眾人看了過去。

   然后,便出現了讓人捧腹大笑的一幕。

   那個太陽傘的下面躺著一個拿著牛nǎi正在喝的 胖妞,胖妞不防,牛nǎi直接倒在了她的身上,然后一聲尖叫。

   那個男人這才回過神來,急忙向胖妞道歉,可那個胖妞在看到男人的長相之后眼睛就亮了,不依不饒的讓那個男人賠償自己。

   男人以為胖妞要勒索他,本來都準備好挨宰了,卻沒有想到胖妞提出了一個大膽的要求,讓那個男人將她身上的牛nǎitiǎn干凈,男人原本不愿意的,可卻沒有想到接二連三的又走過來了兩個胖妞,一個個體重都超過三百了,虎視眈眈的看著他。

   就好像只要他敢再說一句不愿意,她們就可以將男人強上了似的。

   看熱鬧的人不嫌事兒大,頓時便開始起哄,那個男人只能認命的朝著那個胖妞走了過去。

   “估計這個男人這輩子都不想喝牛nǎi了!” 老曾有些同情的看著那個男人,對身邊的周珊珊說。

   “那你呢?你想不想?” 老曾一個哆嗦,急忙回頭看向周珊珊,此刻,周珊珊媚眼如絲,紅唇xìng感,白嫩的肌膚在陽光下微微泛著光,讓老曾的心里不由得出現了一個畫面。

   周珊珊躺在沙發上,身上灑滿了牛nǎi,那滾動的白色nǎi珠,讓老曾不由得吞了一口唾沫,喉嚨干澀,想要將那些nǎi珠吞下。

   看到老曾的反應,周珊珊滿足了,然后不嫌事兒大的朝著那邊走了過去,嬌滴滴的笑著說:“怎么樣,牛nǎi的味道好嗎?” 那個男人憋屈的整張臉都扭曲了,可卻在聽到周珊珊的聲音后扯出了一絲笑,只不過笑得太勉強了,比哭還難看。

   老曾實在是沒有興趣了,拉著周珊珊離開了。

   周珊珊吵著要去游泳,老曾一個人在沙灘上散步,然后,一個男人朝著老曾走了過來。

   男人穿著沙灘褲,帶著一頂帽子,目光中帶著濃濃的憤怒,就好像老曾搶了他老婆似的。

   周珊珊此刻不在,他要是看到這個男人的話,肯定會在第一時間認出來,這個男人不是別人,剛好就是趙曉東!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