実在 した ナンパ の プロ セックス の プロ



黃天本來就生氣,在加上剛剛 被我唬住了,可能覺得面子上過不去,盯著我看了半天終于忍不住吼道:你又算什么東西,哪兒來的?告訴你啊,別多管閑 事兒

   這黃天看起來瘦不拉幾的弱不禁風,沒想到這脾氣還挺沖。

   不過我還真不怕,你沖,我比你更沖! 我眉頭一挑,獰笑一聲,臉色狠狠 說到:小兔崽子,懂不懂尊敬長輩,老子都能當你爸爸了。

   聽到我的話,那黃天等人還沒出聲,我身旁卻是傳出一聲嗤笑聲。

   轉頭一看,居然是那小姑娘小蕓,此時正好笑的看著黃天,眼里還帶著一絲挑釁。

   這下那黃天哪還忍得了,當即是怒吼道:我操你大爺的!老東西,找死吧你! 黃天一邊吼著,一邊就揮著拳頭沖了過來,他身后的幾個幫手一看,也是同時嚎叫著沖了過來。

   我無奈的一笑,回頭撇了一眼那小姑娘,還真是個豬隊友啊,一句話沒說就把人惹毛了。

   不過看到我看過來,那小姑娘居然還 無辜的攤了攤手,調皮的吐了吐舌頭。

   搖搖頭,看著沖過來的黃天等人,我的眼神也是冰冷下來。

   我不是一個主動惹事兒的人,但是也從來不會怕事兒,如果確定了麻煩,那我會毫不猶豫的去解決掉麻煩。

   說時遲那時快,黃天已經沖到了我的面前,狠狠的一拳朝我的面門打了過來,那模樣別提多兇狠了。

   不過我卻不屑的撇了撇嘴,外行就是外行,出手的時候破綻百出,在練家子看來,這種攻擊是最不實用的,看起來聲勢浩大,其實毫無作用,輕易就能躲避。

   我身子微微往旁邊一側,那黃天的拳頭就從我的旁邊擦過,我順勢抓住他的手臂,用力往后一扯。

   黃天用力一拳被我躲開,本來就已經失去了重心,又被我一扯,整個人從我身邊擦過,向前撲去,直接摔了個狗吃屎。

   唉喲!一聲哀嚎從黃天嘴里發出,果然是弱不禁風。

   黃天的同伙一看,都是一頓,隨即更加憤怒的朝我沖了過來。

   首當其沖的一個家伙速度還挺快,眨眼就到了我面前,眼看拳頭已經到了,我心里一橫。

   那就狠一點兒,嚇嚇這幫小崽子。

   我索性直接不躲了,屏氣發力,直接硬生生挨了他一拳。

   這 小子一拳打 在我的左肩膀上,別說,年輕就是好,力道還挺大,我都 感覺有些使不上勁了。

   心里暗自叫苦,我臉上卻裝作若無其事。

   那小子見我一點事兒沒有也是愣了下來,我趁機反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扇在那小子的臉上。

   啊!一聲慘叫,那小子痛苦的捂著臉倒了下去。

   那一巴掌我可是使出了吃奶的勁兒,可得有他受的了。

   這小子一倒地,后面沖上來的那幾個家伙頓時愣了,直接停了下來,驚疑不定的看著我。

   分分鐘被我放倒兩個,而且我看起來還一點事兒沒有,這下那幾個小崽子也慌了,你看我我看你,都不敢先上來了。

   我嘿嘿一笑,小孩兒還是小孩兒,這就被我唬住了。

   怎么樣?還打嗎?我看著剩下的幾個人笑道。

   看著我笑吟吟的樣子,那幾人猶豫了一會兒,最后居然直接丟下那黃天和挨我巴掌的家伙 跑了

   我直接一愣,忍不住笑了笑,還真是果斷,而黃天見到自己小弟丟下自己跑了,也是忍不住吼道:臥槽!你們幾個給老子回來! 不過那幾人哪里還管他,頭也不回的消失了。

   小子,現在知道尊敬長輩了嗎? 擺平了幾個家伙,我走到那黃天面前,一臉的笑意。

   呵呵,知知道了大大哥,我錯了饒了我吧 黃天看著我猛的一哆嗦,連連求饒,沒了小弟撐腰,他一個人連屁都不是。

   饒了你可以,道歉吧。

  我懶洋洋的說到。

   對不起大哥對不起。

  那黃天如釋重負,馬上點頭哈腰的道歉。

   不是我,是給她,蠢貨! 我喝了一句,指著身后的小姑娘,小蕓 黃天一頓點頭哈腰,給那小姑娘道了歉。

   雖然對于黃天的道歉,那叫小蕓的姑娘理都沒理,不過我還是讓他走了。

   畢竟還是學生,教訓一下就行了,沒有必要太過分了。

   等到那黃天走后,那叫小蕓的姑娘才好奇的看向我。

   謝謝你大叔。

   雖然對于她這聲大叔不是很滿意,但是我也沒明著說什么。

   行了,沒事兒就好,走了。

   本來還想和她聊一會兒的,不過我心里惦記著和 王婷婷的飯局,也沒有這個心情了。

   說完我看了看表,已經六點多了,估計王婷婷也已經到了吧,于是我轉身就跑了,第一次和王婷婷吃飯呢,可不能遲到啊。

   那姑娘見我說走就真的走了也有些意外,連喊都喊不住我。

   不過我現在可沒心情管她,大步流星趕路,幾分鐘后,我就出現在約定好的飯店外了。

   進入飯店,還好王婷婷還沒有到,我才沒有遲到的尷尬。

   找了個位置坐下,等了一會兒后,王婷婷還是沒有到,我正準備發微信給她的時候,她的微信倒是先發了過來。

   李師傅,不好意思,我今天可能來不了了。

   臥槽!一看到這信息我整個人都不好了,這特么的不是耍我嘛! 雖然心里很是不爽,不過我還是沒有說什么不好的話,依照王婷婷的性格,應該是出了什么事兒耽誤了,不然不會這樣放我鴿子。

   但是王婷婷就發了一條微信后,又是音訊全無,我發了好幾條微信都沒有回復我。

   看著對話框我有些失望,不過心里卻有些擔心起她來,到底出了什么問題。

   等了很久還是沒有等到王婷婷的回復,看來是真的不會來了,我看著一桌子的菜也沒什么胃口,草草吃了一點兒后,就全部打包帶回去了。

   回到家后依然沒有等到王婷婷的回復,我也不報希望了,早早就睡了。

   第二天我照常去新房干活兒,而王婷婷又和之前一樣,如同消失了一樣,微信也不回復,人也沒有來過。

   王婷婷的消失讓我憂心忡忡,干起活兒來也是毫無動力,也不知道她到底遇到什么事兒了,這樣一想我就非常煩躁。

   突然,新房的大門被人打開了,我一驚,隨后心里一喜,這個時間能來的,難道是王婷婷過來了? 我連忙放下手中的活兒,從房間里出來,果然,王婷婷正從大門外走進來。

   婷婷!我高興極了。

   李師傅。

  王婷婷也是微微一笑。

   你這幾天去哪兒了,我好想你。

  我上前拉住王婷婷的手說到。

   王婷婷臉色一紅,沒有回答,我也沒有在意,不過我能看出來,她的情緒并不高。

   看來她說的那件事兒,對她的影響還是很大的。

   我看著王婷婷原本精致的臉蛋變得憔悴,突然有些心疼。

   婷婷,沒事的,都會好的。

  我一把將王婷婷摟進懷里 安慰著她。

   王婷婷沒有反抗,任由我抱著她,過了一會兒居然直接在我的懷里小聲的抽泣起來。

   我頓時慌了,我是最怕女人哭的了,一哭我就頭大。

   好了好了,婷婷,別哭了別哭了。

  我輕輕拍著她的腦袋安慰她,心里是暗暗叫苦。

   不過有時候心里有憋屈,大哭一場發泄一下,倒還比較好,所以我任由王婷婷埋在懷里,眼淚很快打濕了我的上衣。

   大哭一場后,王婷婷的情緒慢慢穩定下來,直起身來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我。

   我知道她的尷尬,所以只是笑了笑什么都沒說,只是安靜的陪著她。

   李師傅,讓你見笑了。

  王婷婷擦掉了眼淚說到。

   沒事兒,唉,你別叫我李師傅了,聽著怪別扭的,以后就叫我老胡吧。

  我笑道。

   好吧,老胡。

  王婷婷笑了笑點點頭。

   隨后王婷婷猶豫了一會兒后,又開口說道:唉,你不知道, 馬亮那個混蛋,昨天居然又偷偷出去亂搞,真是氣死我了。

   我怎么這么命苦,當初怎么就嫁給他這個禽獸了! 你怎么知道?你看見了?我不由自主問到。

   王婷婷苦笑著點了點頭,我恍然,原來是這樣。

   我總算知道她昨天為什么放我鴿子了,原來是看到了奸夫淫婦,怪不得臨時不來了。

   不過看她現在這個樣子的表現,昨晚怕是沒有當場捉奸成功吧。

   果然,王婷婷恨恨的說到:昨天晚上我猶豫了,但是我現在真的是好后悔,好后悔昨天晚上沒有揭穿馬亮這個禽獸! 可惜,我低嘆一聲,居然沒有搞死這個混蛋,不過現在既然王婷婷已經知道了這個事情,那以后肯定還有機會的。

   沒事兒婷婷,既然你知道了這件事兒,以后你就掌握了主動了,想要收拾馬亮這個混蛋還不簡單嗎。

   這個混蛋,居然這樣對我,真是氣死我了。

  王婷婷點點頭,不過還是狠狠的將馬亮罵了一遍。

  (女同學上課摸下面讓我) 我心里暗自高興,王婷婷越恨馬亮,那我的機會就越多,等到捉奸成功的時候,就是我上位的時候啦,哈哈。

   不過表面上我還是配合著王婷婷,裝出一副恨之入骨的模樣,將馬亮狠狠的問候了一遍。

   女人吐槽什么事的時候,男人根本不需要腦子,跟著吐槽就對了,更何況馬亮還是我的對手,我自然是不遺余力的。

   這樣沒過多久,王婷婷的心情好像就好了很多,連起色都好了一些。

   謝謝你老胡,還好有你在,要不然我還真不知道該找誰訴說。

   王婷婷看著我,眼里還帶著一絲感激和慶幸。

   說什么呢婷婷,放心吧,不管發生什么事兒,我都一定會站在你身邊的。

   我笑了笑,現在這個時候,表明我的立場是非常重要的。

   我的話說得這么明顯,王婷婷的臉一下就變得通紅起來,猶豫了一下,隨后 身體一傾,一口親在我臉上。

   老胡,等到這事兒過去了以后,我就好好報答你 李潔匆匆忙忙的回到出租房內,臉色通紅,狼狽不堪,就連房東 鐘叔跟她打招呼都沒瞧見。

  李潔回到家之后連忙換了一身衣服,想起 在公交車上的場景,李潔臉色瞬間變得通紅,臉頰燙的要死。

  這事兒對李潔的沖擊力實在太大了,幾十雙眼睛在自己周圍,還有人欺負自己,那感覺,實在太令人不好意思了!李潔想要擺脫那一路跟隨著她的感覺,于是換了一身衣服,站在鏡子前。

  及膝的絲質睡袍貼在身上,一雙圓潤修長的大腿顯出來。

  纖細的腰肢,配上纖細的衣服,李潔身材尤為突出。

  這 火熱的身材,搭著李潔那讓人忍不住想咬上兩口的臉蛋,簡直迷死個人!李潔眼睛里神色復雜,公交車上的遭遇,還是讓她有些后怕,不過內心,卻是有著莫名的刺激……是啊,能不刺激么?她已經一年沒有被別人碰過了,更別說在公交車上當著那么多人的面。

  她自然相信自己的魅力,但是,其他人知道她是二婚之后就敬而遠之,其他來的男人,也純屬是沖著她的美貌。

  “嗯……”李潔開始有了感覺,忍不住的嬌軀一顫,輕哼一聲。

  李潔逐漸進入狀態,將粉色的睡袍褪下,看著鏡子中的自己。

  她解開僅剩的衣服,卸下最后的束縛。

  “嗯……”李潔感覺渾身都快燒著了一樣,滿腦子都是今天下班在公交車上的場景,周圍都是擁擠的人群,無數雙眼睛,李潔現在一想到那情景,就忍不住來了感覺。

  已經進入到狀態的李潔,完全沒有聽到有人上樓的聲音。

  “小李……你……”房間的門應聲而開,房東 鐘軍剛想開口說話,卻被眼前的一幕給震驚了!李潔下意識的看向一臉呆滯的鐘叔,她整個腦子都炸開了鍋!有了突如其來的旁觀者鐘叔,李潔內心一股極其莫名的感覺浮上心頭。

  李潔嘴里發出悶哼,身子止不住的顫抖著,很快她就昂起了腦袋,結束了……李潔撇過頭去,不敢去看鐘叔,這種事情簡直羞死個人!李潔恨不得扇自己兩巴掌,為什么剛才不把門鎖好?不用猜,李潔都能感受到鐘叔那道熾熱的目光在盯著自己。

  氣氛相當的尷尬,鐘軍也是一言不發,讓李潔不知所措。

  “那個……我就是看你急匆匆的回家……以為發生了什么事情,我先出去,我先出去……”鐘軍的聲音帶著些許顫抖,李潔看向鐘軍,然后像觸電一樣縮回了目光。

  瞥的那一下,李潔看到鐘叔起了反應,讓李潔整個人腦子嗡的就炸開了……李潔聽到關門聲之后,整個人骨頭像被抽走了一樣,噗通一聲躺在地上,她臉色滾燙無比,緊皺著眉頭,天哪……這要她如何面對鐘叔……李潔沒有去吃晚飯,鐘叔也沒有來叫她,第二天一早,李潔就去了公司,上了公交車,擁擠的人群中,李潔能夠感受到有不少人故意往她這邊靠,可沒有像昨天一樣膽子那么大的。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有悵然若失的感覺,難不成,不被人欺負還是一種壞事了?李潔心中沒有定義,到了站點,就回到了公司。

  回到自己工作崗位,凳子還沒捂熱,就被叫進了總經理的辦公室。

  總經理是一個年輕多金的帥哥,叫 李昊,是李潔本家姓,為此,二人關系也算和睦,沒有其他部門上下級關系那么惡劣。

  李潔剛一進屋,李昊連忙起身,招呼李潔坐,然后李昊就走到門前,‘咔噠’一聲將門鎖住。

  “總經理……你鎖門做什么?”李潔忽的心頭有些不安,看向李昊。

  李昊慢慢的走過來,那目光逐漸變得火熱,犀利的眼睛像鉤子一樣,緊緊鉤在李潔身上。

  李潔站起身,看著越來越近的李昊,花容失色,接連后退。

  “總經理,你要做什么?”李潔已經退到了墻邊,無路可退。

  “怎么?現在給我裝?昨天在公交車上,你可不是這樣的啊?”李昊嘴角帶著邪笑,眼神火熱無比!李潔腦子一片空白。

  什么?!昨天在公交車上的,竟然是她的總經理李昊!一時之間,李潔都忘了反抗,整個人貼到了李潔的身前……李潔下意識的嬌哼一聲,然后立刻反應過來,雙手用力的捶打著李昊,想要把李昊推開,可她169的嬌小身材哪里能跟李昊比,李昊非但沒有被推開,反倒是更加的來勁。

  李潔整個身子繃得跟上弦的弓箭一樣,眼睛微瞇著,里面盛著晶瑩的淚光,陽光灑在她的臉上,透著害怕。

  她一時之間接受不來,這角色的轉換太過突然,萬萬沒有想到,昨天欺負她的是自己的上司。

  一想到自己在李昊面前,毫無反抗,反倒是像順從的小貓一樣,李潔恨不得跳進黃浦江,以此代表,她并不是一個無底線的女人!李昊直立起身,看著臉色通紅的李潔,眼神火熱無比,右手慢慢的貼到了她身上。

  “昨天在公交車上怎么樣?我第一次見到一個女人,反應能這么強烈。

  ”李昊話音剛落,一把扯掉了李潔的外衣。

  “啊!……嗚!”李潔尖叫一聲,然后立即就被李昊寬大的手捂住了紅唇,李潔瞪大著眼睛,一直哀求一樣的搖著頭。

  李昊沒有廢話,用迷戀的眼神看著她的身體,然后張嘴湊了上去……李潔嬌軀就像觸電一樣顫抖,她已經 沒有力氣支撐身體,豐腴的身子像抽了骨頭一樣,就像昨天……李昊一只手用力抱住李潔,鼻息間滿是李潔身上的味道。

  李潔已經沒有力氣,只能仰著頭,發出嚶嚀的聲音。

  李潔漲得面紅耳赤,明明是被欺負,但身體卻涌上來一陣陣的感覺,她撇過頭去,不敢發出聲音。

  李昊早就忍不住了,直接撕開了她的衣服。

  李潔身(女同學上課摸下面讓我)子不斷起伏,她沒有力氣說話,也沒有力氣動彈,像個木偶一樣,任由李昊擺布。

  李昊說著不堪入目的話,李潔難堪極了,但與此同時,她的內心卻升起一陣陌生的期待感……可就在這個時候,電話響起,是留言,公司董事過來突擊視察。

  李昊嚇得連忙整理好衣冠,李潔也在辦公室整理好衣冠,十分狼狽的離開了辦公室,跑進了衛生間里。

  李潔坐在馬桶上,摸了摸自己還是那么滾燙的臉,羞恥得不得了,她不敢想象,自己居然在李昊的侵犯下,生不起反抗的力氣,難不成真的想?想到這兒,李潔的臉更加滾燙。

  這時,隔壁忽然 傳來開門的聲音,讓李潔的動作稍停頓了一下。

  “劉哥,干嘛這么猴急啊?!小心點,別被別人聽見了!”“現在是上班時間,而且我來的時候把衛生間的門鎖上了,倒是你,當著那么多人的面還撩逗我,你就不怕被別人看見?”李潔一愣,是人事部門經理劉寬,另一個女的,好像是財務部的會計柳依依。

  他們兩個怎么會有一腿?劉寬好色是整個公司員工私底下知道的,可柳依依在公司的形象一直是清純可愛的,怎么會跟劉寬有私通?“人家不是想念劉哥了嗎!!”“你說實話,是不是看中會計總管位置了!?來吧,看你表現!”“討厭!”隨后就傳來柳依依傳來的聲音。

  天!李潔頓覺一陣惡寒……兩三分鐘,隔壁傳來一聲低吼。

  沒等李潔反應過來,隔壁就開始傳來另外的聲音。

  李潔的臉再度滾燙起來……她居然聽著別人的聲音有了感覺。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