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田 仁美

羽田 仁美 羽田 仁美 37011瀏覽 36021評論 收藏


媚媚的身子,太白了吧……”傍晚, 李大牛正趴在浴室的墻根,偷偷往他做好手腳的小洞里看去,只見 弟妹柳媚媚白嫩的身子已經一絲不茍了。

  那雙玉手拿著肥皂,在她誘人的嬌軀上不斷地游走。

  紅珠圓潤的雪峰,高翹的豐臀,修長的玉腿,S型的腰身,以及那片私密之地,都毫無遮攔的出現在了李大牛的視線里。

  這一刻,李大牛終于明白弟弟李 小強為什么每次回來都迫不急的想和弟妹做那事兒了。

  弟妹那么好的身材,哪里像生過孩子的話,根本就是一個黃花大閨女。

  如果換做是他,他恨不得時時刻刻都趴在弟妹的肚皮上。

  浴室里洗澡的柳媚媚根本想不到,往日里尊敬的 大哥竟然會來偷看自己!他還是個瞎子!在李大牛十五歲時,出一場車禍瞎了足足有十三年,以至于到現在他還打著光棍,但就在半月前他突然恢復了,本想將喜訊告訴家里人。

  可當他看到弟妹柳媚媚,當著他面毫不避諱的解開衣服給孩子喂奶時(完美暗戀),李大牛就不想說了。

  弟妹的漂亮遠超他的想象,有時弟弟小強還會當著他的面和弟妹親熱,露出一些誘人的美妙風景。

  李大牛看到以后就像是得了魔怔一般,滿腦子都是弟妹的模樣,有時還會把弟弟想成自己,也想和弟弟一樣享受弟妹身子的滋味。

  雖然他不應該想自己弟弟的 老婆,但李大牛瞎了十幾年根本沒有碰過 女人,現在有柳媚媚這樣年輕漂亮的弟妹在身邊整天露出那些誘人的地兒,他實在沒有辦法控制。

  此刻,柳媚媚的玉手拿著肥皂,已經攀上了那兩塊高聳,在上面來回的擦拭,一波接著一波。

  李大牛看的實在心癢難耐,真想跑進去,狠狠的抓兩把!柳媚媚用水沖完身上的肥皂沫后,并沒有立刻穿起衣服。

  她嬌軀靠在墻壁上,一手搭在了她那高聳的柔軟,另一只手竟向下而去….隨后,柳媚媚神色很舒服的發出一聲聲撩人的輕哼。

  “嗯哼…”李大牛眼睛瞪得大大的,鼻血快噴了出來,他都那么大的人了,哪里會不清楚柳媚媚在干什么!李大牛下面感覺要爆炸了,根本無法滿足在外面看著,他清楚的知道,柳媚媚游走觸碰的地方,就是弟弟整天耕的那片地兒,他真想湊到眼前,好好看看噴血的美妙景色。

  “媚媚,我可以進來和你一起洗嗎?你幫我擦下背!”不過就在這時,茅屋外忽然響起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李大牛和柳媚媚都嚇得心驚肉跳,這聲音是李大牛他媽 張玉紅的。

  下一刻,李大牛扭頭就離開了,雖然他還想繼續看,但他媽都進去洗澡了,哪里還能看啊!為了不讓她們發現異常,李大牛在外面拖延了一會兒才回到屋里。

  那時,柳媚媚和張玉紅已經洗完澡,并且吃完了飯,因為李小強和父親都在外打工很久才回來,所以家里就只有他們三個人。

  柳媚媚正坐在沙發上給小侄女喂奶呢,李大牛盯著那一大片雪白,心中又想起柳媚媚洗澡時她玉手攀上雪白的場面,他多想和小侄女一樣嘗嘗那個的味道啊!乃完以后,柳媚媚把孩子放在嬰兒床上,蹙著眉頭問張玉紅:“媽,我最近奶水越來越少了,還特別疼,這可咋辦啊?”張玉紅趕忙的來到柳媚媚身邊,掀開柳媚媚高聳,當著李大牛的面按了兩把之后,皺著眉頭說:“怪不得不下奶,原來是有腫塊呀!”“腫塊,這咋辦呀!”柳媚媚不太懂腫塊 的事情,但卻知道里面很痛!“這有點嚴重呀!”張玉紅眉頭皺的更深了,她也想不出個辦法,見柳媚媚挺難受的,她忽然靈機一動,看了看坐在一旁吃飯的李大牛說道:“要不,讓你大哥給你按一按?他是專門按摩的,效果應該不錯。

  ”“幫媚媚按…”李大牛剛才盯著老娘用手去按柳媚媚的胸部,心里別提有多想自己也碰兩下。

  這會兒聽到自己老娘這話,他登時一個激靈。

  柳媚媚臉瞬間就紅了,偷偷看了李大牛一眼,趕忙搖頭拒絕:“ 不行,不行,媽,你這想的啥辦法啊!”這么私.密的地方,哪能自己的大哥碰啊!她沒辦法接受!可張玉紅眼里,李大牛在瞎了以后就學習按摩,按過的女人多了去了,其他女人能按,兒媳婦現在那么痛,自家人給自家人解決下脹奶又算得了什么!她接著說:“媚媚,沒事的,你哥就是干按摩這一行的,他還啥都看不見,你擔心什么?給你按按好歹也能緩解一下呀!”李大牛以為柳媚媚拒絕了,他媽就不會再強求,可沒想到身為老媽的她,居然開始勸弟妹同意…他聽著熱血沸騰啊!這樣雖然對不起他弟弟小強,但有機會能碰弟妹哪里,他求之不得啊!柳媚媚此刻又看了一眼李大牛橋臉都紅到了脖子, 婆婆張玉紅說的沒錯,大哥本身就是按摩師,在這一行沒有男女之分的,但也是自己的大哥啊!她一想到老公到外地打工掙錢,她卻讓大哥按她的胸部,她覺得實在對不起老公:“媽,這怎么好意思,還是算了吧,我自己想辦法,不一定就要大哥幫我的。

  ”張玉紅望著自己媳婦,還不同意,就嘆了口氣說:“媚媚…那你自己咋整啊?總不能一直疼下去啊,腫塊可不是鬧著玩的。

  ”“媽,我回去再想辦法吧,就不麻煩大哥了!”說完,柳媚媚就站起身,抱著孩子就要走了。

  看到她都快走人了,李大牛那叫一個急啊,心里特別癢癢,現在這么有機會碰到他朝思暮想的地方,就這么泡湯?搞得他特別不甘心。

  不過張玉紅卻堅持,她的想法很簡單,就是想讓媳婦少遭些罪,讓孫女小茜能吃飽,孩子還小,如果柳媚媚沒有奶水了,總不能給孩子頓頓喝奶粉吧?她拉住柳媚媚,接著勸說:“哎呀,媚媚沒事的,就讓你哥幫你按按吧,咱們都是女人,有腫塊嚴重了可不得了。

  還有你現在都不怎么下奶了?到以后可能就更少了,那小茜餓了,吃啥?小強和他爹為了咱們這個家都去城里打工,如果咱們連小茜都養不好,等他們回來,還怎么給他們交代啊!”聽到婆婆的話,柳媚媚立馬停住了,雖然她不太清楚腫塊嚴重了到底會怎樣,但真的非常難受!其實這些呢,她都能忍,但事情真的像是婆婆說的一樣,嚴重了不能下奶,女兒吃不上,她心里就犯嘀咕了。

  婆婆張玉紅說的對,她老公為了這個家到外面打工,如果她在家里連女兒都養不好,豈不是對不起他?轉身猶豫的看著正在吃飯的大哥,一個念頭忽然涌起,為了女兒和老公,要不讓大哥按按吧?反正大哥也看不見!想到這,柳媚媚 臉色都紅到脖子根了,其實就算不是為了老公和女兒,她都想讓李大牛按了,那種漲得疼痛感,她真的太難受,可想到李大牛的身份….柳媚媚一臉為難的對張玉紅說:“媽,這件事被小強知道了多不好啊!”這時,李大牛心中急躁得就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望著柳媚媚那高聳的柔軟,他饞得不行,恨不得立刻把手伸過去,心想著被小強知道又咋啦?大哥我是在給你看病啊!女人胸上有腫塊必須得治啊!你倒是快答應啊,大哥我都快急死了!張玉紅附在柳媚媚耳邊,小聲道:“媚媚啊,這有啥不好的,你哥是來幫你解決問題的,又不是專門占你便宜,是不是這個理兒?”柳媚媚沉默了下去,婆婆說的對,可這樣事兒,大哥會同意嗎?她猶豫之際,最后一狠心,咬牙看向李大牛,嬌羞的問:“大哥,你能幫幫我嗎?”說完后,柳媚媚身子一軟,感覺極度羞恥,就好像勾引男人似的,讓她覺得自己好不要臉。

  那一句軟軟又嬌羞的話,把李大牛的心都給化了,他內心充滿蕩漾!弟妹主動問他,他求之不得,哪有不幫的道理。

  但他不敢把真實想法透露出來,而是假裝猶豫一會兒,臉色微紅的說:“媚媚,這不太好吧?”柳媚媚一愣,羞得無地自容,張玉紅立刻白了李大牛一眼說:“給那么多女人按摩,也沒見你害臊,媚媚就例外了?趕緊和媚媚進屋,把問題解決了。

  ”李大牛心中早就激動得不行,但他還是假裝為難說:“媽,不是我害臊,是我怕弟弟知道了多想啊!”“你弟能有啥多想的?這事就咱們三個人知道。

  再說你這是給你弟幫忙,就算他知道也會理解你們的,快,別墨跡了!”張玉紅語氣一兇,當媽的威嚴直接就拿出來了。

  李大牛心中差點沒爽死,這回不僅能占弟妹便宜,還是他老娘安排的….不過他還是裝得被脅迫一般,苦著臉:“那好吧,媽,我給媚媚按就是了,你可別生氣。

  ”說著,李大牛站起身,不情愿的說:“媚媚,咱們進屋吧?”柳媚媚羞愧的“嗯”了一聲,而李大牛走在前頭,裝作一副看不見,伸手摸索著向前走的樣子,因為裝瞎得到的好處越多,他就越害怕暴露,每一個細節都非常當心。

  柳媚媚耷拉著腦袋跟在他身后頭,緊張得都不敢說話,心里想著李大牛給即將要碰到自己那里,她羞澀萬分…更覺得對不起老公小強…可想著想著,她腦海里突然冒出一個荒唐的念想,這個地方,可是大半年沒被男人碰過了啊,要是被大哥碰一下,是什么感覺?雖然她不應該有這種想法,但一看到李大牛的那雙會按摩的大手,這種想法就怎么都停不了,甚至還想到了剛才在洗澡時那股內心深處的渴望。

  兩人進了房間后,李大牛就讓柳媚媚躺在床上,柳媚媚乖乖的躺下后,望著李大牛,身體頓時柔軟緊繃了起來。

    我偷看水杯,藥丸已經徹底化開,再也看不到一絲痕跡。

     罷了,讓俺下地獄吧。

  我心里恨恨想,把水杯舉起,笑道: 村醫你辛苦啦,喝些水吧。

     村醫接過水杯,在空中晃了一下,又輕輕放下。

     我不渴,一會兒再喝吧。

  村醫一笑,看向門框,示意我該走了。

     我心中著急,村醫不喝水,我咋能放心離開。

     村醫,我肚子也不舒服。

  眼前一亮,我嚷道,開始列舉各種癥狀。

     村醫不口渴,俺就與他說話,一直說到他渴為止。

     絞盡腦汁,我列了許多癥狀,與村醫說得口干舌燥。

     喝水吧,快喝水。

  我心里祈禱。

     村醫瞄了眼水杯,卻又把目光移開,我心灰意冷,像沒氣的皮球,但還強打精神與村醫交流。

     二憨,我知道你什么病了?村醫眼睛一亮,興奮道。

     什么病啊?我有氣無力回,癥狀都是俺扯的,他能猜對才怪。

     心病。

  村醫笑吟吟答,他望向我,沉吟道:二憨,你有事情找我,對嗎?放心說吧,這里沒什么人。

     他站起來,居高臨下看我,一股看透我心思的氣勢。

     我心中埋怨,怎么放心說,和你說了,這計劃就泡湯了。

     看村醫炯炯的 眼神,我無所適從,感覺秘密都被他看穿了,拼命想瞎話應對。

     還沒想好時,村醫眉頭一皺,渾身開始顫抖。

     他站立不穩,跌在椅子上,用手捂著胸口。

     我急了,叫道:村醫,你咋了?   心臟病。

  村醫有氣無力道,你去里屋取藥,床頭有個小瓶子。

     人命關天,我不敢怠慢,趕緊跑入里屋。

     床頭果然有個小瓶子,我取出來,又遞給村醫。

     村醫感激的看我,小聲說了句謝謝。

  他艱難的抬手,把杯子拿起,要喝水下藥。

     我臉色一驚,來不及思考,趕緊把水杯打飛。

     &ldquo(兒童智力故事);咔嚓一聲,杯子碎在地上。

     村醫正心臟病發作,受不得刺激。

  他喝了春藥水,萬一刺激過度,可就一命嗚呼了。

     為了救他,俺也只能暴露了。

     村醫臉色一變,驚訝看我,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你是 妮兒派……派來的。

     他為人精明,看見那個杯子,就知道了一切。

     這下糟糕了。

  我心底可惜,感到五萬塊長翅膀飛了。

     二憨,你成功了。

  王妮兒闖入,興奮道。

     她的到來,是實打實證據,我臉色難看,知道沒法辯解了。

     我和王妮兒約定,只要村醫喝藥,就把杯子打碎,她聽到聲音進來。

  誰知道半路冒出一樁心臟病。

     王妮兒神色興奮,慢慢也察覺不對,她看手捂胸口的村醫,驚呼道:他怎么了?   心臟病發作,我不敢讓他喝藥,怕害死他。

  我臉色難看,無奈道。

     王妮兒感激看我一眼,柔聲道:謝謝。

     她看著一地的碎片,神色有了幾分果斷,取出一顆藥,喂入了嘴里。

     我來不及阻止,就看見王妮兒吞服掉春藥。

     他不吃藥,我吃。

  我就不信,他能眼睜睜看我難受。

  二憨,你走吧。

  王妮兒果決道,她找了一杯水,開始給村醫服救心藥。

        村醫艱難抬手,把藥推開。

     你寧愿死,也不肯要我嗎?王妮兒身體僵硬,恨恨道。

     村醫臉色蒼白,無力再說一個字,但他堅決的眼神,說明了一切。

     我看這對虐戀,心思有些復雜。

     王妮兒臉色一變,突然用力掐住村醫嘴巴,把藥塞了進去。

     我這輩子,纏上你了,你別想跑。

  眼里有了水霧,王妮兒咬牙道。

     村醫神色虛弱,大口喘氣,藥物已進入他喉嚨。

     玉手輕移,王妮兒抓住村醫胳膊,放在了自己胸脯上。

  她彎下腰,開始親吻村醫。

     村醫身體還虛弱,無力拒絕王妮兒。

     我興趣索然,馬上能得到五萬塊,卻有些不開心。

     扭頭轉身,我想走了。

     姐夫,表姐檢查完了,懷孕三個月。

  門外,一道清脆聲音響起。

     我臉色一變,再聽到芹兒聲音,神色復雜。

     村醫和王妮兒臉色,比我復雜幾倍。

     王妮兒臉色慘白,像失血一樣,僵硬在原地。

     我意識到話語內容,恍然一驚,村醫老婆懷孕,已經三個月了。

     神色難看的望王妮兒,對方老婆懷孕,她再插足,就是三個人的事了。

     勾搭有婚男人已是罪惡,還傷害一個孩子,簡直就罪不可恕了。

     王妮兒臉無血色,渾身顫抖。

     她艱難的松開手,腳步一晃,跌 在我懷中。

     我忍不住了,你帶我回家。

  鼻中吐出灼熱氣息,王妮兒顫聲道。

     我心神一松,抱住王妮兒,朝門外走去。

     芹兒拉著村醫老婆,正開心的進門。

     看見屋內景象,村醫老婆臉色一變,沖到村醫身邊,叫道:老公,你咋了?   芹兒眼珠瞪起,看見我抱住王妮兒,一臉醋意。

     我頭皮發麻,感覺事情一團糟。

     嫂子,你別擔心,村醫心臟病發作,已經吃下藥了。

  我安慰道,見村醫老婆懷疑望王妮兒,我干笑一下,解釋道:妮兒中暑,村醫生病,我們就不輸液了。

     王妮兒呻吟一聲,肌膚冒汗,越發虛弱了。

     我擔心王妮兒忍受不住,抱住王妮兒,朝門外走去。

     芹兒張嘴,想說什么。

  但村醫老婆招手,芹兒,你搭把手,幫忙把姐夫抬屋里去。

     不甘心看我一眼,芹兒彎腰,與村醫老婆忙活起來。

     我抱王妮兒離開,她已經忍受不住,手指開始亂摸,嘴唇也在我臉上亂親。

     這旖旎場景,卻讓我有些著急。

     她親我,俺當然樂意,但這是大街上,影響太不好了。

     我面皮發燙,忍受沖動,抱著王妮兒回了家。

  幸好是中午,街道無人,不然流言四起,俺真討不到媳婦了。

     一進屋,王妮兒整個人貼在我身上,開始撕扯兩個人的衣服。

     我心臟亂跳,暗道終于能借種了。

     深吸一口氣,我主動脫衣服。

     門外傳來響聲:劉二憨,你給我出來。

     我身體一呆,是芹兒的聲音。

     看了眼王妮兒,我把她放在床上,還是不忍心不搭理芹兒。

     王妮兒臉色虛弱,理解的看我。

     跑出門外,芹兒氣鼓鼓望我,嗔道:你跟俺走,以前事情既往不咎。

     我心中一喜,又苦惱看芹兒,姑奶奶,王妮兒中暑了,俺不能不管她啊。

     芹兒走上前,狠狠掐我一把。

     不就是中暑,有什么要緊的。

  她還能比我重要?芹兒生氣道,看我眼神有些不善。

     我感到頭疼,安慰道:她生病了,俺照顧好她,馬上去找你。

     我不管,你現在跟我走。

  不要管她。

  她死不了的。

  芹兒撒嬌,開始耍無賴。

     我聞言有些生氣了。

     難道死不了,我就不管她了。

  你有同情心嗎?我捏緊拳頭,失望的看芹兒。

     芹兒眼睛紅了,哽咽道:你兇我?為了別的女人兇我?我走了,你不追過來,俺再也不理你了。

     她轉身就跑,瘦弱身形很快消失。

     我張了張嘴巴,郁悶甩頭。

     要是追上芹兒,以芹兒性格,肯定什么都不追究了。

  但王妮兒吃了藥,我不管她,她肯定會出事的。

     嘆了口氣,我深深看一眼芹兒方向,轉身回了屋。

     王妮兒躺在床上,衣服已被撕爛,玉體從破洞中透出。

     我咽了口水,深呼吸道:俺去找涼水。

     沒用的。

  你過來,把我要了。

  王妮兒有氣無力,勾人眼神注視我。

     我心里一顫,這是她頭一次,主動勾引我。

     再也忍不住,我顫抖身體,朝王妮兒靠近。

     王妮兒肌膚白嫩,整個人貼過來。

  她抱住我,嘴唇放肆湊上。

     我親吻王妮兒,感受她嘴唇津液,身體飄然了。

     她發育成熟,像熟透的蘋果,能與她愛戀,哪個男人都受不了。

     我在王妮兒的愛撫下,很快脫光了衣服。

     眼神閃光,我忍受不住,把赤裸的王妮兒抱上床。

     在春藥催動下,王妮兒格外風騷。

     她玉手滑動,在我身上撫摸。

     眼神魅惑,王妮兒勾人望我,露出嬌羞笑容。

     來不及反應,我便看見王妮兒低下頭,趴在我胯間。

     我整個人飄然起來,享受王妮兒的嘴唇。

     她技術極好,我身強體壯,被她勾起了熊熊欲火。

     王妮兒嬌叫一聲,我把她壓在了身下。

     刺激的戰斗來臨,我像英勇的將軍,奮力沖殺。

     王妮兒水蛇一樣,用嫻熟的技巧,帶給我極大的享受。

     她宛若放縱少婦,用盡全力釋放。

     罪與惡,愛與恨,所有的不甘,在一瞬間交融在一起。

     床鋪上到處是愛欲的痕跡,我快樂極了。

     春風化暖,冰雪消融。

     在王妮兒動人呻吟中,我們兩人達到了巔峰。

     藥效散開,王妮兒昏睡起來。

  我懶懶趴在她身上,十分滿足。

     眼神發光,我開心的想,要是王妮兒懷上,五萬塊俺就到手了。

     看昏睡的王妮兒,我像看到一堆錢幣,幸福進入夢鄉。

     夢里,我做了一個噩夢,王妮兒和芹兒都恨恨望我,一臉的失望。

  她們各打我一巴掌,在我的震驚中,走入了別人懷抱。

   不要走,不要。

  我驚醒了,渾身冒冷汗。

   我的心里慌的砰砰直跳,我一直喜歡芹兒,早已打定主意要娶她,如今卻辜負了她。

   我的手一動,胳膊肘就碰到了一個軟軟的,十分有彈性的東西,我側頭看去,竟是一絲不掛的王妮兒。

   王妮兒側身趴在我旁邊,睡得正熟,她全身赤條條的,未著寸縷。

   可是她那一等一的好身材,卻是清晰可見。

   我這才忽然想起了我們今天下午的荒唐事。

   也想到了王妮兒爬在我胯下,她那靈活的香舌弄的我幾乎飛向云端。

   第一次給了這樣的尤物,我還是賺到了。

   王妮兒呼吸均勻,只是臉上還有些紅暈,可能是那還未散盡的藥效。

   她半趴著睡著,要最好的風光都給遮擋在身下了,不過胸前的大白兔卻由于擠壓,露出來了一個弧度。

   我伸出手指小心翼翼的點了點,這手感,爽極了。

   我看到她胸口散落著星星點點的紅印子,這肯定是我情動時給她種下的草莓。

   想到這里,我心里竟然有些竊喜,把王妮兒給辦了,五萬塊就要到手! 要不我再抱著她睡一會,軟玉溫香在懷,就算是一會兒我要被她碎尸萬段也不虧。

   可我的手還沒碰到王妮兒,我眼前就浮現了今天下午時芹兒看著我那一副嗔怒的樣子。

   我得趕緊去哄哄芹兒了,現在我生怕芹兒一生氣同意了 村長給介紹的婚事去。

   屋子里沒開燈,昏暗暗的,我循視了一圈,愣是沒找到我的內褲。

   躡手躡腳的下了床,這才看到床底下散落的一地衣服,而我的內褲上,也正搭著一條很小的黑色性感的小內褲。

   我用兩個指尖捏起來看了看,咦,這想必是王妮兒為了村醫特意穿上的,整個內褲才巴掌大點,除了兜那一塊地兒,其他的都沒什么布料。

   今天下午王妮兒那么著急,我竟然都沒有發現。

   我把這小內褲放在了床邊,又把散落的衣服收拾了起來,就趕緊穿上衣服走了。

   我剛出門,正好碰上村長要進門,而他的身后,跟著一個男人。

   這男人白白凈凈,微微有些啤酒肚,看長相也確實算得上儀表堂堂,可是長的還行,卻不代表人品也行。

   這不是村長家那個侄子嗎? 看起來他們這是在商量跟芹兒結婚的事呢! 芹兒她爹一向都比較倔強,如果是芹兒自己不想嫁給村長侄兒,那她爹絕不會答應。

   再加上村長拿幫芹兒她爹開店的事作為籌碼,芹兒她爹更是鐵了心。

   不行,我得趕緊去看一看芹兒。

   可是我也不想跟他們打照面,這小子從小我們就沒有什么好印象,如果讓他知道了,我如今再給他表姐借種,那豈不是要被他笑死,還要被他傳的人盡皆知了。

   我趕緊跑到村長家屋后,從院墻里翻出去。

   我火急火燎跑到芹兒家,可是沒想到芹兒根本就不在家,她家里只有她爹一個人。

   這傻丫頭,會去哪兒呢? 我正準備轉身離開,芹兒她爹就叫住了我。

   憨娃子,以后你沒事就別老來找俺家芹兒了,俺家芹兒都是有婚約了人了,你大小子一個,傳出去對她也不好。

   我知道,肯定是剛才村長帶著他的侄子過來,都已經商量妥當了。

   我回頭就看到芹兒她爹一臉愧疚的低著頭,有一搭沒一搭的抽著旱煙袋。

   叔,你這老煙葉不好抽,趕明兒俺給你卷一袋新的。

   說完我就笑呵呵的轉身離開了。

   可是我走在回去的路上,就是笑不出來。

   我只是表面上裝作毫不在意,可其實心里卻很難受。

   我也只是不想讓芹兒她爹覺得我是一個胡攪蠻纏的人,一直糾纏著芹兒不放。

   不然他就該厭惡我了。

   可瞧這樣子,芹兒難不成真的要嫁給村長他侄子了? 我這心里跟堵了一塊大石頭似的,壓的我都快喘不過氣了。

   我一定要阻止他們這場婚姻,村長家那侄子什么人我的心里從小都跟明鏡似的,就算芹兒嫁不了我,也不能把她往火坑里推。

   這件事,還是得拜托王妮兒了。

   我剛走到家門口,就聽到屋子里有人在說說笑笑的。

   我有些納悶,我家都已經算是村子里最窮苦的人家了, 嬸子又有病在身,平日里誰也沒往我家跑,今天咋還有人來呢? 我一進屋子,就看到芹兒正坐在那里跟嬸子有說有笑的。

   芹兒,你咋在俺家呢?我很詫異。

   芹兒翻了個白眼,咋啦,就那王妮兒能來,我就來不得了。

   哎呀,芹兒,你明知道俺不是那個意思嘛!我見芹兒不快,就趕忙解釋。

   一聽芹兒提到王妮兒,我有些心虛。

   嬸子,這天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家吃飯了,等我閑著沒事了,我再來給您解悶。

   芹兒說完之后就站起來走了。

   走到我身邊的時候,還瞪了我一眼。

   我看了一眼嬸子,發現嬸子正在用很曖昧的眼神看著我,還對我示意讓我趕緊追出去。

   嬸子是看著我跟芹兒長大的,我們倆的事,她都知道,也一直都很贊同。

   芹兒,芹兒――眼見她要走,我就趕忙追了出去。

   可芹兒走的路,卻并不是回她家的路。

   芹兒,你這是要往哪去呀,天都這么晚了。

   我一路喊著可她也不理我,我只好一直跟著她。

   我家住的地方原本就已經是村子里最后面了,房子后就是村子里的后山了。

   可這么晚了,芹兒卻一直朝著后山過去。

   終于走到山腳的地方,芹兒停了下來。

   二憨哥,你跟我說,你是不是喜歡上王妮兒了?芹兒嗔怪。

   你這說的什么話?芹兒,俺這心里從小到大就只裝了你一個人,難道你還不清楚嗎? 我跟芹兒從小一起長大,原本我從小就喜歡她的。

   那你咋還那么護著那王妮兒?今天下午不過中暑了還這么擔心她? 我一聽就知道,芹兒這是吃味了才不高興了。

   你快說,你們倆有什么事瞞著我吧?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