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 內衣

av 內衣 av 內衣 32299瀏覽 36840評論 收藏


溫喆嘿嘿一笑,看見她那可愛的樣子,頓時心血來潮,一拍胸脯道:“你想我怎么辦都行,只要你看的上我,錢不是問題,你家里我來說。

  ”劉 春杏見他那么認真,有點心動了,卻也一時間不知道怎么辦才好,兩個人正聊的上勁,聽見外面有車子喇叭滴滴的響,出門一瞧,見停了一輛車,下來了一個陌生的 男子,顯得很客氣的問道:“請問是劉春杏嗎?”溫喆上去問道:“你是誰,找她做什么?”“我是王老板派來,接曹 小姐去縣城玩的,曹小姐,請吧?”陌生男子對劉春杏 說道

  劉春杏一愣,看了看溫喆,搖搖頭說道:“對不起,我還在值班,今天沒有時間,你還是回去吧,辛苦你了。

  ”溫喆一聽說是 王胖子派來的,頓時火冒三丈,這個家伙自己不敢來,卻叫了個人來,肯定是被上次的事嚇住了,但是又不服氣,舍不得劉春杏,想接她過去玩,那還有好結果,說不定會趁機把她給上了。

  陌生男子見劉春杏不答應,立刻給王胖子打了個電話,恩恩啊啊的又是點頭又是笑的,最后將電話掛了,說道:“曹小姐,王老板說了,也沒有什么別的事,就是請你去吃頓飯,他現在有事趕不過來,但是非常的想念你,希望你給他一個面子,再說你們是對象,這樣做也是理所當然的。

  ”看著陌生男子笑瞇瞇的,好像話中有話,劉春杏有點為難了,不知道怎么辦,就眨著眼看溫喆,好像希望他幫忙似的。

  這時候溫喆早看出來了,王胖子肯定是心懷不軌,不管他是不是忌憚小五手中的家伙,所以不敢來,反正溫喆是想阻止的,溫喆一揮手,不耐煩的說道:“我說你這個人怎么這么煩人,人家不想去,就算了,你還一個勁的催啥?”陌生男子慍怒的看了溫喆一眼,似乎沒有放在眼里,走過去,拉著劉春杏就走,一邊說道:“曹小姐還是跟我走吧,要不然我沒法跟王老板交代。

  ”“你給我住手,干啥吶?”溫喆見他還拉拉扯扯上了,弄的劉春杏老不樂意,他上去就打掉了陌生男子的手,擋在了劉春杏的跟前。

  “你說話給我注意點,你算是她什么人,不要多管閑事啊,我警告你,我是奉命辦事,你不要插手,這不管你的事。

  ”陌生男子好像被惹毛了,氣惱的吼叫起來。

  “你管我是什么人,我是這里上班的醫生,怎么了,劉春杏也是這里上班的,值班期間,不可以外出,再說人家又不愿意跟你走,你啰嗦個啥?王胖子那么有誠意,你叫他自己來啊,叫你來算是什么意思?”溫喆沒好氣的瞪了一眼,據理力爭。

  陌生男子可是王胖子專門派來的,是個厲害的 打手,他沒有親自來,一是因為忌憚上次被墨鏡男子小五指著腦袋,差點吃了花生米,二來是想讓這個打手來試探下村子里的情況,而這個打手平時里可是吃打架這碗飯的,剛開始客氣完全是出于禮貌問題,現在見溫喆阻攔,他的脾氣就上來了。

  “你小子給我讓開,要不然我打的你滿地找牙,你不要逞能,這是王老板和曹小姐的私事,你插個屁的手?”“我就要管怎么了,你還來搶人了不成?這可是小錢村,你自己問春杏,看她愿不愿意?”溫喆不以為然,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

  劉春杏見兩個人都蓄勢待發,弄不好一語不和就打起來了,搖了搖溫喆的胳膊道:“我看算了,小喆,好好的跟他說,那個啥,你回去跟王老板說聲,我真的有事,所以是不能去了,還麻煩你跑了一趟,真不好意思。

  ”溫喆見劉春杏態度堅決,得意的嘿嘿一笑,臉上掛著勝利的表情,“你聽見了沒有,人家不愿意去,你再拉拉扯扯的就沒有意思了,還是回去吧,別丟了臉。

  ”“你小兔崽子找打,我讓你管閑事。

  ”那個打手早已經按耐不住了,帶不走劉春杏,那才是丟了面子不說,還要被道上的人恥笑,還要被王胖子指責一頓辦事不牢靠,他捏著拳頭,虎虎生風,往溫喆身上一捅,溫喆想躲避已經來不及,只覺得胸膛里嗡了一聲悶響。

  他揉著胸口,疼的只咧嘴,可是在劉春杏面前,他覺得自己不能認慫,上去就手腳并用的亂打了起來,完全沒有一點套路。

  打手是個練家子,溫喆這樣的人,沒有一點功夫底子,他可以不費吹灰之力一個打三四個,所以蔑視的笑了笑,腳一抬,就踹的溫喆一個趔趄,一屁股坐在地上,等溫喆爬起來的時候,打手那是不屈不撓,一路追著打,只打的溫喆連連后退,一直退 到了衛生所里,打手還沒有善罷甘休的意思,使勁的一個推手,溫喆嗖的撞在了桌子上,渾身疼的厲害。

  劉春杏見事情不妙,再這么打下去,只怕要把溫喆打成了殘疾了,她尖叫著喊道:“快住手吧,我跟你去還不行嘛?再打要出人命了。

  ”打手聽了,掄起的拳頭這才放下來,拍了拍手,得意的說道:“早這樣,不就什么事也沒有了嘛?何必呢?”說完一把揪住了溫喆的衣領,指著他青腫的臉說道:“小子,今天饒了你,以后別他娘的沒事逞什么英雄,一個鄉巴佬,還想英雄救美, 老子見的多了,多半沒有好下場。

  ”打手說著把溫喆一推,轉身就出去,搖著頭勝利的哼著小曲,看樣子要去開車,打開了車門,等著劉春杏過去。

  劉春杏見溫喆被打的都流鼻血了,心疼的想掉眼淚,可是委屈又沒法表達,楚楚可憐的看了看他,只好轉身跟過去。

  溫喆只覺得骨頭要散架了,這個打手下手真是狠啊,自己都沒有碰到他,就挨了這頓打,這簡直是一種侮辱,而且他有預感,劉春杏這要是去了,肯定要遭了王胖子的毒手,一想到那個場面,王胖子那肥厚的手把玩著劉春杏那碩大的胸,溫喆就腦子充血,心里只有一個想法,千萬不能讓劉春杏跟著去。

  但是自己又完全打不過這個打手,該咋辦呢?看來只有跟這個打手拼命了,他指著那打手喊道:“你個小狗崽子,剛才打的不算數,你有本事再來把老子打爬下,老子就徹底的服輸,怎么樣?”“你還沒完沒了,小王八蛋是不見棺材不流淚,老子今天就讓你躺半個月下不來床。

  ”打手被溫喆挑釁,氣急敗壞的握著拳頭,就沖了進來,劉春杏在后面又喊又叫的,硬是沒有拉的住。

  溫喆原本是打算等打手過來,他摸著身后的凳子一下子砸在他的腦袋上去,這樣起碼可以把他打暈了,然后就好辦了,于是等打手靠近的時候,他揚起手來就將凳子丟向那打手的腦袋,原本以為這一招會湊效,豈料,打手伸手一擋,那椅子腿也斷了好幾根,打手跟個沒事人一樣,眼睛血紅血紅的。

  “這是你先搞的,老子讓你嘗嘗。

  ”打手惱羞成怒,過來像是抓小雞似的,一手抓住溫喆按在了桌子上,一手抄起一把凳子,就朝著溫喆砸了過去。

  這要是砸在溫喆的腦袋上,他不死也得暈過去,說不定會是腦震蕩,情急之下,溫喆的手在后面胡亂的一抓,就抓到了自己的銀針,情急之下,他也顧不得那么多,照著打手的身上就扎了上去。

  這是在情勢所逼的情況下,溫喆想起來的不是辦法的辦法,根據針經書上所說,銀針刺中人體身上的穴位,輕者可以治病,重者甚至能夠讓人休克,讓人四肢僵硬。

  溫喆當時也沒有多想,卻憑著熟練的手法,扎對了打手身上的穴位,就見打手 身子一震,瞬間僵化了,手里的凳子擦著溫喆的臉掉在了地上,硬是將他的額頭劃出一道血痕,而打手也像是中了邪似的,慢慢的蹲了下去,翻著白眼像是個傻子一樣,口吐白沫。

  一旁的劉春杏嚇壞了,啊的一聲叫,連忙過來,藏到溫喆的身后,碩大的胸蹭的溫喆心里發癢,她踱著腳指著打手喊道:“他怎么了,你把他咋了呀?怎么不動了?”溫喆也是一陣慌亂,這還是他第一次試驗銀針刺穴,而且用了很大的力氣,沒有料到就把這個兇狠的打手給弄的僵硬了,他有點慌的伸手探了探他的鼻子,還好有氣,猶豫著將打手身上的銀針拔了出來,就聽打手突然大口的喘息一聲,這才緩過神來,十分驚恐的看著溫喆,像是看外星人似的。

  剛才也沒有見他怎么出手,自己就突然動不了,打手現在全身還很乏力,好久才緩緩的站了起來,這才出著粗氣,害怕的往后退。

  “你快走吧,開著你的車滾蛋。

  ”溫喆大吼了一聲,吃驚之余,望著手中的銀針,心里暗喜,原來這銀針還有這樣的功效,看來以后能夠派上大用場。

  “算你狠,我們走著瞧。

  ”打手雙腿有些發軟,心有余悸,狼狽的跑回車子上,手還在發抖,好像喝醉了酒一樣,哆嗦著發動車子,他打了這么多年的架,還是頭一次莫名其妙的被對手放到,而且都沒有看清溫喆是怎么出手的,繼續待下去,只怕會更加的吃虧,于是心有不甘的離開了。

  劉春杏見沒事了,挽著溫喆的手都忘記了放下來,驚詫的問:“小喆,你怎么打贏他的,剛才他那么兇。

  ”“切,我是拼了命的呀,都不是為了你,哎呀,疼死我了。

  ”溫喆收了銀針,這才意識到臉頰上生硬的疼,不由的捂住。

  “我看看,都腫了,流血了,我給你上點藥。

  ”劉春杏說著,心疼不已,伸出白皙的手摸了摸,此時她貼的很近,大胸脯在他的身上時不時的摩擦著,溫喆都忘記了疼了,目不轉睛的低頭去看她那白皙的酥胸,心里一陣燥熱。

  劉春杏很快就替溫喆上藥,溫喆坐下來,劉春杏半蹲著,一邊上藥還一邊用紅紅的嘴唇吹著他的臉,溫喆此時完全聞不到藥水味,鼻子里全是劉春杏的體香,看著她那么認真的樣子,他心里一動,忍不住一把摟住了她。

  “春杏姐,你對我真好,我好喜歡你。

  ”溫喆說著,也不顧劉春杏扭捏,吻住了她那性感的嘴唇,手也不安分的捏著她碩大的胸脯。

  劉春杏沒有防備,哼了一聲,才反應過來,連忙掙脫出來,嬌羞道:“小喆你別鬧了,藥還沒有上好呢,這可是衛生所,別讓人看見了。

  ”溫喆早已經是急不可耐,見外面也沒有人,上去就摟住了劉春杏,在她耳邊說道:“春杏姐,晚上我們再去看電影吧,好嗎?”“哎呀,晚上再說嘛,你這是干啥呢?”劉春杏忸怩一陣子,不由跑過去,也顧不得給他擦藥了,心慌意亂的收拾著雜亂的衛生所。

  溫喆大概是剛才打贏了,所以心情特別的好,也顧不得疼,欣賞著劉春杏那可人的樣子,心里憋著一把火,真想現在把她就地正法了,實在是這里不方便呀。

  晚上天一擦黑,溫喆就早早的在村頭等著了,他騎著那個老舊的自行車,等了好一會兒,劉春杏才扭扭捏捏的過來了,溫喆拍著前面的單杠說道:“來,今天坐這里。

  ”“干啥不坐后面?讓人看見多不好?”劉春杏很疑惑的問。

  “后面的壞了,不能坐人,這天都黑了,你還怕個啥,來嘛。

  ”溫喆一只腳踮著,拉著半推半就的劉春杏,看著她大而豐滿的屁股坐上去,擦著他下面的家伙,他立馬有了反應,抬腳就蹬起了車子。

  還是像上次一樣,溫喆專門挑難走的路走,那坑坑洼洼的路顛簸著自行車都快要散架了,聽著懷里劉春杏不停的叫喚,身子還不時的擦著自己的家伙,他的家伙立刻昂首挺胸,好像要尋找目標起來。

  劉春杏似乎有了感覺,只覺得后面有什么東西頂著,她下意識的伸手一摸,剛好摸到了一個硬東西,嘴上還問著這是啥,沒一會兒就意識到不對勁,羞紅了臉。

  溫喆這時候正好騎過一塊玉米田,本來路就不好走,磕磕碰碰的,被劉春杏的小手一握,身子一怔,一時間沒有扶好車把,恰巧前面遇見個石頭磕了一下,車子猛然一震,就歪向了旁邊的玉米地里。

  當下溫喆下意識的抱著劉春杏,車子滾到了一邊去,而兩個人也摟抱著滾到了玉米地,還好有玉米桿擋著,沒有什么事。

  劉春杏哎呀一聲,準備爬起來,溫喆靈機一動現在可不正是個好機會嗎,當下抱的更緊,一雙手也在她的身上胡亂的摸了起來。

  “別鬧,小喆,你干啥呀?”劉春杏哼叫一聲,只感到溫喆已經將自己抱的緊緊的,手已經伸到了衣服里,她不由驚慌起來。

  這晚的天空掛著個月牙,幾顆晶亮的星眨著眼,可見度很低,四周靜悄悄的,就聽見蟲豸低低地鼓噪聲,還有溫喆喘著粗氣的聲音。

  “春杏姐,我可老想你了,你就隨了我的意。

  ”溫喆一邊摸著,還一邊開導,他擔心劉春杏受不住驚嚇,會叫喊起來。

  劉春杏一個二十出頭,水靈靈的大姑娘,對男女的事不能不說沒有向往,只是難以啟齒,被溫喆在身上挑逗了一會兒,身子有點發軟了,感覺也漸漸上來,嬌喘著氣道:“小喆,哎,你不是說,要去看電影的嘛,咋這樣呀,你,嗯……”還沒等劉春杏說完,溫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她的嘴給堵上了,一手摟著她的脖子,一手在她胸前上亂抓一通,像是個發情的野獸一般,這架勢,劉春杏怎么受的住,揮舞著小拳頭捶打著溫喆的胸膛,卻是十分的無力。

  溫喆見她漸漸的順從了,就開始加大了攻勢,反正夜色漆黑,這里也沒有什么人走動,正是個絕佳的機會,他早就想好好感受劉春杏那對挺拔豐滿的玉兔了,見她的反抗小了下去,干脆坐到了玉米地里,將她反抱在懷中,這樣一來,劉春杏想反抗,也有點難以招架了。

  溫喆心情有點激動,呼哧的喘著氣,手已經毫不客氣的順著劉春杏的脖子伸下去,頓時碰到了她那對大大的酥胸,也顧不得摩擦,直接伸進了罩子里,抓住了,真的很大,比看見的還要大,雖然可見度比較低,但是手感是相當的不錯,他一只手根本就握不住。

  為了更好的感受,他騰出了另外一只手,推開了劉春杏的罩子,雙手齊上,使勁的揉搓著她碩大的胸脯,頓時感到爽快無比。

  劉春杏的嘴被堵住,發不出呼喊,只能悶哼著,手無力的按在胸前,但是根本阻止不了溫喆的進攻,反而越發刺激了溫喆的欲望,他更加的用力,見火候差不多了,離開了她的嘴唇,扒著衣服含住了她胸前的蓓蕾,手也不閑著,一邊捻動著她另一個玉兔,一邊向下摩挲,到了她兩腿之間。

  劉春杏身子一震,有氣無力的說道:“小喆,別,別碰那里,我們不能,哎,你等等呀,你個小壞蛋……”溫喆哪里肯聽,現在是箭在弦上了,他的手很利索的伸進了她的褲子里,摸到了她的秘密花園,只覺得這里茂密的很,而且濕漉漉的,看來這個劉春杏嘴上說不要,其實已經動情了,溫喆對付女人已經有了一些經驗,知道現在是下手的好時候,也不管了,劉春杏沒有系褲帶子,他順勢一扒,就連她的內褲一齊退到了膝蓋上。

  借著微弱的光,隱約看見兩腿間一片烏黑,而她修長的腿緊緊的夾著,身子不停的扭動,想伸手去提褲子,被溫喆給摁住了,他另一只手將她的上衣也掀起來,罩子也解開了,兩顆大大的酥胸沒有了束縛,彈了出來,簡直是波濤洶涌。

  失去了遮攔的劉春杏,此刻只有輕聲的哀求道:“小喆,你別呀,我們還沒有結婚呢,可不能做這件事呀,你放了我吧?”“誰說非要結婚了才行,我們不是已經要處對象了嗎?春杏姐,你真性感,我忍不住了。

  ”溫喆說著直接爬在了她的身上,見她的手還在抗爭,他將她的衣服掀到她的頭頂去,正好把她的胳膊給束縛在一起了,這樣她的上身已經赤條條了,一覽無余。

  “我們不能,哎……”劉春杏嗯了一聲,溫喆再次堵住了她的嘴唇,撬開了她的貝齒,手也從她的脖子一直摸索到她的雙腿間,伸進了她的花園里,并且向里面探索,他早就想干劉春杏了,從第一次見到她豐滿的身溫時候,就在想,她這里一定會很迷人,都說豐滿的女人這里很濕潤,果然是不錯的。

  手指一滑就進去了,溫喆快速的挖了幾下,已經是春潮泛濫了,劉春杏身子也一拱一拱的,嘴里發出模糊不清的哼聲,溫喆知道她徹底的動情了,離開了她的嘴唇,開始解自己的褲子,里面的小鋼炮早已經是挺拔直立,漲的快要爆炸了。

  將褲子退到膝蓋,溫喆直接貼上去,小鋼炮才碰到她的兩腿,就無比的舒服,好像那下面在吸引一樣,這時候的劉春杏也不知道怎么的掙開了胳膊,一把握住了他的家伙,只覺得羞恥的難以形容,可是的確是已經(摸同桌的白絲襪流水)被挑逗起了欲望,舍不得放開了。

  “小喆,別弄那里,我不干。

  ”劉春杏雖然已經二十出頭的女人了,但是還沒有經過男女之事,這鄉下的規矩嚴,即便是讀書的那會兒,談朋友都不讓人碰,最多是抱一抱,摸一摸,村里的女人都有這個心結,身子都是留著洞房的時候才給男人的。

  “好姐姐,我已經受不了啦,你就依了我吧?”溫喆軟磨硬泡,下面的家伙不停的摩擦著劉春杏的下面,只覺得很濕潤,誘惑無比,他全身血脈膨脹,浴火難耐。

  見事情到了這一步了,劉春杏也沒有辦法了,再說她也是全身燥熱難受,也想嘗嘗這男人的滋味,便嬌羞道:“那姐姐答應了你,你可要負責,要認真的對我好。

  ”“肯定的,我老喜歡春杏姐了。

  ”溫喆繼續的摩擦著,只覺得自己的兄弟已經快要進去了,心想這個時候她說什么也得答應她呀,先干了再說。

  “那,哎,可是,我還沒有準備……”劉春杏還想說點什么,就覺得下面一熱,溫喆那家伙已經哧溜一聲順利的進入了她的身體,并且已經開始抽動了起來。

  溫喆心里那個爽,是難以形容的,好像是洗了一個舒服的澡,只覺得是云里霧里的,他使勁一挺,就覺得好像碰到了什么阻礙,再一使勁,劉春杏發出一聲壓抑的尖叫,身子顫抖著,兩只手不由自主的抱住了他的腰,手指甲也摳進了他的肉。

  劉春杏只覺得先是疼了一下,但是隨著溫喆的動作,她舒服的嬌聲喘了起來,就覺得好像置身于浴火之中,全身快樂舒暢。

  溫喆沒有料到,劉春杏還是第一次,剛才明顯的是遇見了那層膜,而且被他毫不客氣的給破了,頓時越發的激動,雖然玩過好幾個女人了,但是清純的處女還是第一次,他更加的起勁,抱著劉春杏那豐滿的大屁股使出了渾身的解數。

  最終,隨著兩個人激烈的顫抖,溫喆沉悶的哼了一聲,倒在劉春杏的胸脯上,意猶未盡的摸著她脹鼓鼓的酥胸,“春杏姐,你真迷人。

  ”好像這時候才清醒了過來,劉春杏有點慌亂的坐起來,穿好了衣服,咬了咬嘴唇,推了溫喆一下,“小壞蛋,就會欺負人家,現在身子都給你占了,你以后可要負責任,我的將來可是完全交給你了。

  ”溫喆見她怪不好意思的樣子,一把將她抱住了,“沒有想到你還是第一次,我一定會好好的珍惜你的,春杏姐,你以后就是我的女人了,誰要是欺負你,我絕對不饒了他。

  ”反正已經做了這事了,劉春杏也抱著他,兩個人又纏綿的吻了好半天,這才不舍的出了玉米地,電影也不看了,溫喆推著自行車,一路上跟劉春杏說說笑笑的回村里了,兩個人就像是熱戀中的情侶,摟摟抱抱的,只到了村口,這才依依不舍的分開了。

  “春杏姐,不如到我家里去坐一會兒吧?我看天還早呢。

  ”溫喆有點舍不得,剛才的激戰簡直是太爽了,不過是在玉米地,沒有怎么盡興,倒是有種偷情的意味,他盤算著等到他家里去,再好好的欣賞下劉春杏那豐滿的裸體。

  劉春杏臉一紅,好像意識到什么,搖搖頭,“小喆,我要回去了,今天被你弄了一身臭汗,我要回去洗個澡,你別忘了對我說的話啊,我可記著呢。

  ”“可不敢忘,我晚上會想你的,你會不會想我啊?”溫喆說著,也不管是不是村口了,反正晚上也沒有人看見,他又拉過她,在她的胸前胡亂捏了幾把。

  “哎呀,別鬧,被人瞧見了,你要真想人家,改天就去提親,我回去給家里說一下,把王胖子那事給退了,省得以后麻煩,可萬一人家要禮金,咋辦呢?”劉春杏想著這些,又為難了起來。

  “沒事,不是還有我嗎,我明天就去你家找,那行,你早點回去歇著,明天見。

  ”溫喆又在她那大屁股上摸了幾下,這才看著她扭捏著離開了。

  溫喆心里像是吃了蜜一樣的甜,終于把劉春杏搞到手了,想到她那豐滿的身子,就忍不住一陣快活,這次還沒有盡興,等改天一定要好好的感受一下,至于提親的事,不管怎么樣要想辦法把王胖子的禮金給退了,然后就能名正言順的和劉春杏搞在一塊了。

  回家后數了數錢,上次金不換那里給的兩萬,只用了不到一千塊,明天再給劉春杏那里送去五千塊,也不知道剩下的夠不夠弄到行醫資格證,現在做什么事都要靠關系,他躺在床上看了會兒醫書,盤算著以后怎么賺錢,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第二天一大早,溫喆就起來了,直接去了劉春杏的家,見他們和村支書在吃早飯,也沒有見到劉小民,一問才知道這個伙計又喝醉了,還躺在床上睡懶覺。

  “啊,小喆呀,這個,來找我有啥事?”村支書放了碗筷,拿出一根煙遞給溫喆,搬了個椅子讓他坐下來。

  “書記,今天來有點事,上次不是麻煩你幫我搞個證明嗎?我這急著要用,不知道相關的資料弄到沒有?”溫喆也不客氣,直接坐下來,點了煙。

  劉春杏一看見溫喆,就想起昨晚上的事,臉上忍不住害臊,平時本來是很開朗的,這會兒小心臟撲通的跳,低著頭含羞的看著溫喆。

   核心提示: 我和鞏俐小姐確實 離婚了,盡管已離婚三年了,但我們仍然是好朋友,逢年過節,我們還經常打電話互相問候。

  —— 黃和祥   鞏俐與黃和祥自1996年2月15日結婚以來,16年間幾乎每隔一兩年就要傳離婚,但兩人從未對外承認過此事。

  《華商報》報道,“鞏俐與 法國 男友相戀六年姐弟戀相差13歲”。

  對此, 華西都市報 記者三次連線采訪了黃和祥,他向華西都市報記者證實說:“我和鞏俐小姐確實離婚了,盡管已離婚三年了,但我們仍然是好朋友,逢年過節,我們還經常打電話互相問候。

  ”在采訪中,黃和祥還首次獨家披露了鞏俐加入新加坡籍的內幕。

    證實:“我和鞏俐確實已離婚”   黃和祥正在北京與朋友洽談業務,當華西都市報記者撥通黃和祥的電話時,他非常客氣,而且很有修養。

  當記者向他求證“你與鞏俐是否離婚?”時,黃和祥說:“這是真的!這次不是炒作。

  我和鞏俐確實已離婚了。

  ”黃和祥公開和鞏俐離婚已三年_ 女性  面對記者的提問,黃和祥很擔心又很真誠地說:“鞏俐這個人很好,她是 中國很難得的一位優秀電影演員。

  當年,她和張藝謀導演,創造了中國影人闖蕩世界影壇的奇跡。

  鞏俐也是中國第一個在威尼斯電影節上獲獎的中國女演員。

  中國電影業出一個鞏俐不容易,請媒體朋友們,千萬不要傷害鞏俐啊!”言談中,對鞏俐仍充滿了呵護之情。

    采訪中,黃和祥沒有半句傷害和責怪鞏俐的話:“鞏俐是山東人,心直口快,中國電影業出一個鞏俐不容易。

  媒體應多給她一些鼓勵。

  ”  據了解,1994年鞏俐與張藝謀分手前,在香港擔任京港汽車拉力賽的嘉賓,在香港著名女作家梁鳳儀的介紹下,她結識了這次活動的贊助方代表——香港英美煙草公司總裁黃和祥。

    黃和祥祖籍新加坡,出身普通家庭,父母都是教師,他在煙草公司從最基層的普通職員做起,奮斗了近20年,坐到了總裁的位置。

  黃和祥與張藝謀同齡,比鞏俐大11歲,他性情溫和,待人寬厚,特別能包容人。

  黃和祥公開和鞏俐離婚已三年_女性  鞏俐感情失落之時,黃和祥給予鞏俐無微不至的照顧和呵護,終于“抱得美人歸”,倆人于1996年2月15日結婚,鞏俐評價黃和祥“脾氣好、性格寬容”。

    原因:“聚少離多,友情多過愛情”  當華西都市報記者問黃和祥:“你和鞏俐是因為什么原因離的婚?”黃和祥透露:“我和鞏俐生活了13年,夫婦倆相敬如賓,關系一直挺好的。

  我和鞏俐從沒有吵過架,也沒紅過臉。

  誰出國回家來,都經常互買禮品相送。

  我們之所以最后還是離婚了,主要因為雙方的工作性質不一樣,她是演員,經常外出拍電影。

  我是商人,要出差談業務。

  所以,兩人幾乎在全世界跑。

  這些年聚少離多,友情已經多過了愛情。

  三年前,我和鞏俐心平氣和地談了三次話。

  最后雙方確定友好離婚。

  ”  “我們雙方是協議離婚,沒有財產糾葛。

  而且雙方在很和平、很友好的氣氛中分的手。

  現在,我和鞏俐都還是保持好朋友的關系。

  比如過圣誕、過新年,過傳統春節,我們都要互相打電話問候。

  ”黃和祥公開和鞏俐離婚已三年_女性  針對媒體報道“鞏俐與法國男友已同居六年”,黃和祥向華西都市報記者否認:“網絡上的這個報道有些不準確,這個消息對鞏俐有傷害。

  真實情況是:我們是在2009年才正式分的手,到現在也才三年。

  而不是6年,那時鞏俐非常照顧家庭。

  ”  記者問:“你見過鞏俐的法國男朋友嗎?”黃和祥說:“我沒見過他。

  也不知道這件事。

  如果鞏俐真有了男朋友,我真心祝福她!”  內幕:“鞏俐入新加(少兒益智故事)坡籍,便于出國”  鞏俐2008年被曝已經加入了新加坡籍。

  盡管不是第一個改變國籍的中國影星,但鞏俐成為新加坡公民的消息還是在網上炸開了鍋,掀起了軒然大波,多數網友指責鞏俐改變國籍。

    黃和祥向記者獨家披露內幕:“其實鞏俐很愛中國,鞏俐的親人都在中國,所以不管她走到哪里,還是不會改變那顆‘中國心’。

  當時,鞏俐加入新加坡籍,我們還沒有離婚。

  在宣誓儀式現場,我有公務在身,也并沒有去。

  鞏俐加入新加坡國籍的真正內幕,除了表現出她對我的婚姻的忠誠與重視,也能更方便地出國,為電影在全球奔波。

  ”黃和祥公開和鞏俐離婚已三年_女性  鞏俐與法國男友相差13歲?  有消息傳出,鞏俐與法國男友在巴黎有共同的公寓。

  記者打探得知,這段相差13歲的姐弟戀,已經維持了6年。

    當地時間5月14日,第二屆法國中國電影節在巴黎開幕,鞏俐一襲銀色長裙現身。

  隨后巴黎文娛新聞網官方微博“巴黎八卦新聞”稱,鞏俐作為形象大使出席。

  當天開幕影片為鞏俐和劉德華主演的《我知女人心》。

  從與黃和祥離婚后,鞏俐便和法國攝影師漢肯經常居住在巴黎9區的公寓。

  根據她所持有的法國銀行賬戶分析,應該早有法國長期居留身份。

    鞏俐與法國攝影師的戀情,傳出已有6年。

  早在2006年,鞏俐與男友因拍攝《少年漢尼拔》邂逅,當時男友是該劇攝影師。

  同年,兩人就被拍到在天安門廣場甜蜜擁抱……而鞏俐在泰國拍戲,漢肯又專程飛到曼谷陪伴她。

  當時,漢肯對外爆料,自己已婚,太太是中國人,現在陪太太在泰國工作。

  黃和祥公開和鞏俐離婚已三年_女性  其實,鞏俐與黃和祥在1996年結婚后,多次傳出婚外情,離婚傳聞也未中斷過,但每次婚變傳聞傳得沸沸揚揚之際,兩人照例會攜手現身公開場合。

  一向低調的黃和祥,最多也只是淡然地說:“我的婚姻生活還好吧,跟普通人差不多。

  ”(責任編輯:滕小蘭)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