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ysan

成人情趣 爱之谷官方商城 17浏览 0评论 收藏
andy san


雷哥当着我们的面说过 玲子是人肉榨汁机,每天晚上都会缠着他要,而且很会玩花样,对于我来说早就对她充满YY。


  雷哥此时不在家她却叫的这么浪荡,难道,她背着雷哥有奸夫?在卧室里的声音越来越急促,我越来越气愤,毕竟雷哥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收留 了我,钻进厨房 拿了把尖刀在手里,直接冲了过去。


  卧室门是虚掩的,我一脚就给踹开了。


  “妈的,敢动雷哥的马子,找死!”我的声音还没落下,眼前的一幕让我瞬间热血贲张。


  光着白花花的身子半靠在床头上,她那双修长的美腿分开,右手拿着一个电动的仿真男人器具正在两腿之间进出。


  第一次看见这么香滟的场面,我的眼光情不自禁的落到她下面那神秘之地,随着那销魂的叫声,我不可遏制的竖立起来。


  借着酒劲,我浑身如同火烧,精虫在脑子里乱爬成一团,满脑子就想的是男女之间的那点儿事。


  谁知玲子这时居然盘住了我的身体,诱人的芳香就好像毒/品,让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 我想要……给我……”说话的同时,她白花花的身子蛇一般的在我身上摸索着,麻利地已经把我的上衣给褪去了。


  我想,没有一个男人能经得起这样致命的诱惑。


  仅有的一丝理智被她妩媚而风骚的表情弄得彻底崩溃,大脑里一片空白,我直接脱掉裤子,把她扔在床上,脚下步子迈开,向着大床上那诱人的酮体扑了过去。


  床上的玲子好像疯了一样,忽然把我反压在床上,然后撅着身子就趴在了我的双腿间,抓着我的同时热乎乎的小嘴儿也贪婪的抢攻过去。


  很快,我完全陷入其中,快活的忘记了一切,当她坐在我身上抓着我的时候,我也随着她的叫声哼唧起来。


  ……我在她后面用最原始的姿势完成了这次合作。


  “ 张浩?你,你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弄我?”完 事儿之后玲子好像突然清醒了,她坐在我身边瞪着我,一张脸艳若红布。


  我懵了:“不是,嫂子你听我解释,我……我们几个喝酒呢,雷哥说笔记本忘拿了,今晚要用,给(益智故事)了我钥匙让我跑腿来拿……然后……你说你想要……”两目相对,我觉得我的心跳的厉害。


  “我?”玲子楞了一下,好像想起了什么,脸色更红:“你听着,今天这事儿千万不能让雷哥知道……”话还没说完,就听客厅里传来雷哥的声音:“真是一场好戏呀!张浩你狗曰的勾引大嫂,看我今天怎么废了你!”雷哥带着 狐狸和大嘴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


  “雷,雷哥,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我下意识解释。


  玲子一脸惊恐早已缩成一团,一句话也不敢说。


  “狗曰的张浩,一个月前要不是雷哥收留你,你特么现在不知道蹲哪儿抢屎吃呢!还特么自称考大学差三分的高中毕业生,我看你特么就是个见色忘义的白眼狼!”狐狸和雷哥的另一个心腹大嘴拉着我到客厅就是一顿暴打。


   我知道今天的事是我鬼迷心窍,是我的错,让他们打一顿也好,可我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玲子居然为我求情。


  雷哥做的是鸡头营生,手下十几个姑娘在凤求凰会所做生意。


  平时,雷哥宠着玲子,因为玲子是妈咪,手下那些公关小姐在场子里得玲子带着。


  玲子话还没说完“啪”的一下,雷哥挥手抽在玲子脸上。


  狐狸那小子钻进卧室,然后又跑了出来,手里摇晃着一张金色的银行卡:“雷哥雷哥,你刚才不是说公司今天刚给你转账的那张银行卡不见了嘛?这不,我在嫂子的手提包里找到的,还有两张车票。


  ”车票是从深市到南市的,而我的老家就是南市。


   雷刚由此断定我和玲子要卷了他的钱私奔!但玲子说那张银行卡一直都是雷刚保管,她根本不知道它怎么会在她的包里。


  至于车票,她发誓从来都没见过。


  我也感到莫名其妙,玲子怎么会和我私奔?雷哥丢下玲子走到我面前蹲下,伸手抬起我的下巴问我该怎么解决这件事。


  “雷哥,我听你的”我吐着血沫说出几个字儿。


  “好!你小子还有点儿尿性!”雷哥拍着我的脸冷笑:“你不是想和她私奔嘛?反正她也被你做了,我也不是小气的人,你带她滚蛋得了,不过,你的那家伙是保不住了!”“不不不,雷哥,这事儿一定有误会,我没有想和嫂子私奔啊……”不等说完,我头一晕,眼前一片金星闪烁,整个脸肿了。


  恍惚间,我听见玲子冲着雷哥吼:“雷刚,你刚才说什么?让浩子带我走?好呀,我总算明白了,你个王八蛋玩腻了老娘,一定是又勾搭上了新欢,这是要借机踢了我……”雷哥冷笑盯着玲子:“你给 老子戴了绿帽子,老子难道还要养着你?”他突然一转脸冲着我身后的狐狸和大嘴喊道:“你俩愣着做什么?快去把他给阉了!”我瞬间明白了,闹了半天我被雷刚这个王八蛋耍了。


  不过玲子的确是个好女人,现在了居然还在为我求情。


  雷刚狞笑:“还说不是女做夫银妇,这就护上了!没事儿,等阉完他,你们就可以滚蛋了!”我亲眼看见玲子的眼里流露出了绝望。


  狐狸拿出一把尖刀,就朝我走路过来,眼看就要冲着我的命根子来的时候,那个傻女人居然护住了我。


  眼睛一红,我抽出那把尖刀,狠狠插在了狐狸的脚面上,狐狸痛地倒在地上嚎叫着,不敢继续向前。


  扶起玲子的身体,手里的尖刀还滴着血,指着雷刚说道:“放我们走,不然我们就同归于尽!”我听人说过,雷刚和玲子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夫妻,但其实两人各取所需,场子里的盈利按比例每月分红。


  他们这种人肯定贪生怕死,雷刚黑着脸吼了一声“滚”,大嘴让开路,我扶着玲子赶紧逃离了这里。


  走出大门,在街口有家诊所,我扶着玲子在诊所里包扎好了后背的伤口。


  一路上我俩谁也没有说话,到了街口,玲子从手包里拿出一沓钱塞在我手里。


  “这钱你拿着,现在住的出租屋不要住了,再去租一套房子,雷刚这人比较狡诈,我怕他找着你会对你不利!”我意识到玲子这是要和我分手,不由脱口而出:“嫂子……呃,不,玲子,你要去哪儿?”  我有种保护玲子的浴望,毕竟她是因为和我弄那事儿才被雷刚赶出来的。


  如果我不是鬼迷心窍,也就没有后来的事情。


  可她要不是……这事儿太纠缠,说不清。


  玲子的大眼睛看我一眼:“今天发生的事儿其实你我心里清楚,我们没有……算了,不说这些了,唉……”她幽幽叹了一口气,继续道:“我会查清楚整个事情的真相,然后告诉你,你也有权利知道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有种冲动,想以后我来照顾她,但我终于没有说出口。


  玲子的背影在路灯下被越拉越长,消失在远处一片黑暗之中。


  没过几天,我搬到了新地址。


  事实上,我觉得事情真相到底怎样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确实上了玲子,给雷刚戴了绿帽子,那他发点儿火也很正常。


  平静下来,我甚至都觉得我有些对不住雷刚。


  只是我时常也会想玲子是不是对我也有什么想法,要不她怎么会一直护着我呢?那段时间我满脑子一片混乱,根本没有去仔细梳理整个事件,更不会想到这里面会暗藏着一个惊天大秘密。


  当然,这个秘密我是在几天后才知道。


  ……没有了固定的职业,我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天,玲子给我的那三千块钱,我已经花的只剩下三百块了。


  我不想回家让我爹看不起,为了心中衣锦还乡的誓言,我在一家叫做宝马会的夜总会里新找了一份服务生的工作。


  这几天工作平静得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不过在一天晚上,我因为多说了几句话,救了一个人,那个人请我喝了差不多两瓶白酒,还让一个小弟开了一辆三菱越野送我回家。


  后来我才慢慢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确实够牛逼,也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


  我新租的房子位于城中村的一个狭窄弄堂里,车子开不进去,我在弄堂口下车趔趄着向里走,走到楼下突然发现三楼房间的灯居然是亮着的!我记得很清楚,傍晚离开的时候我灭了所有的灯。


  我突然紧张起来,酒也醒了一半,难道是雷刚的人找上门来了?我屏声静气慢慢上楼趴在门板上听了半天,没有任何动静。


  于是我松出一口气,以为自己出现了记忆错误,说不定灯是临走的时候忘了关。


  房门打开的一瞬间我惊呆了!躺在床上露着两条白花花大腿的是玲子,她只穿着黑色的文匈和 白色雷丝的内裤,正妩媚的看着我……玲子胸前鼓胀胀的,黑色的文匈也不能完全包住的丰满白皙的耀眼,白色的蕾丝内裤紧绷绷的呈现出一片诱惑的三角……我以为是酒精刺激了出现了幻觉,连忙揉了揉眼睛再看。


  “你来我这儿是……”这是我脑海中最大的疑问。


  “我是来投奔你的!”玲子在床上扭动了一下白花花的身子:“从今往后我就住在这儿了。


  ”“投奔我?”我咧嘴苦笑:“这是怎么说的?再说了,我今天刚惹了一点事儿,明天的饭都还没有着落呢!”玲子的脸色突然暗了下来,大眼睛一眨两滴泪水从她光滑的脸颊上滚落:“张浩,我说过,咱俩被冤的有些蹊跷,这件事我搞清楚了,这根本就是雷刚的一个阴谋!”“阴谋?”玲子早几年也是做公关的,小混混雷刚泡上了玲子,于是两人开始做鸡头这一行,玲子帮着他成就了现在的事业。


  雷刚手头花钱大,玲子于是提出每月分账,实际上分到她手里的那些钱,她是攒着想实心实意以后和雷刚过日子用的。


  但雷刚一直没有真心喜欢过玲子,只是把她当做一个免费的“炮友”,一个免费的妈咪。


  他一直想独占整个团队的收入,但他又找不出踢开玲子的理由。


  最近,他暗中勾搭上了一个女人预备接替玲子的妈咪地位,更急着寻找机会踢开玲子。


  雷刚知道她晚上去场子之前有喝一杯水的习惯,于是在她的水杯里放了春药。


  然后故意让我去他家取笔记本,于是就有了后来的一切!“至于那张银行卡和车票,那是他早就计划好了的,只是让狐狸去屋子里转悠了一圈儿,出来就说是在我的手提包里搜到的!”玲子将手里的烟屁古扔在了地上,一脸的落寞,眼泪不停的滴落在她的大腿上。


  这段时间,玲子联系了一个以前一起做公关的姐妹,让她设法接近狐狸,并且和狐狸上了床,终于套出了这些隐情。


  “现在倒好,整个圈子里都传遍了说我是要和你卷款私奔才被雷刚赶走的,竟然没有人肯收留我……呜呜!”我心里像是有股火在燃烧,我特么就是个跑灰还差点儿被废了。


  我把拳头捏得“咯咯”作响,迈步冲向厨房,随手拿了菜刀别在腰后就要冲出门去。


  玲子突然从床上跳下来一把拉住我的胳膊瞪着我道:“做嘛?你要去做嘛?”“老子砍了雷刚个狗曰的!别拉着我……”我瞪着血红的眼睛冲玲子嚷嚷。


  “你就这样去砍雷刚?你应该很清楚,恐怕你还没接近他就被他身边的人做翻了!”玲子冲我嚷:“就算你能砍死雷刚,我问你,条子能放过你嘛?”我一屁古坐回沙发,黑着脸喘着粗气儿:“反正,这个仇我一定得报……”“谁说不报了?我来投奔你就是要和你一起报复雷刚!”“你有别的办法?”我问玲子。


  玲子也不理我,一转身向着大床走去。


  “过来!记住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男人!”她的右手背在背后,伸出食指对着我勾动。


  修长的大长腿,圆滚滚的美屯,白色雷丝内裤,还有整个一大片白皙的美背,再加上她风情万种勾动的手指,我瞬间有了最原始的冲动   精彩导读:20年来, 李姚设想了无数次和欣重逢的画面,却未曾想到会是如此:相隔千山万水,透过小小的摄像头,看着彼此青春不再的脸。


  20年的时光流逝,他对欣的愧疚堆积如山。


  再次见面,本想补偿她,未料却可能再次伤害了她……  ■讲述人:李姚  ■性别:男  ■年龄:39岁  ■职业:铁路职工  ■讲述方式:电话  印象:从没哪个讲述人比李姚发的短信长,记者不断删除旧短信,还是有很多显示不出来。


  李姚只有中午有空,记者打电话过去,他的话并不如短信那么多,甚至有问才有答。


  在他的叙述中,郁结了20年的心事如同沸水中的茶叶,缓缓展开,显出当初的脉络……  12岁猛烈追求  那个爱笑的女孩  18岁她成了  我的众多 女友之一19岁她带着  伤痕累累的心消失了39岁她知道 口述:突然 爱上二十年前的女友(4/4)  电话的另一端是我后半生  我想好好爱她一次  20年来,我设想了无数次和欣重逢的画面,却未曾想到会是如此。


  我们相隔千山万水,透过小小的摄像头,看着彼此青春不再的脸。


  画面有些模糊,这样也许更好,可以掩盖让人神伤的皱纹和初显松弛的面容。


    20年的时光流逝, 我对欣的愧疚堆积如山。


  再次见面,我本想补偿她,未料却可能再次伤害了她。


  我睡不踏实,夜夜做梦,梦里有我,有欣,以及我张狂、轻佻、懵懂、无奈、自傲的青春。


    12岁的初秋,第一次注意到欣。


  当时我上初一,那天下午学校组织大扫除。


  我们男生挥舞着扫帚展开大战。


  一个娇小的女孩提着水桶经过,被我们撞倒了,水洒在了她的蓝色布裙上。


  我们只是哄堂大笑,继续战斗。


  那个女孩气得直哭,一边抹眼泪一边跺着脚大骂我们。


  这让我觉得更加可笑了,也因此记住了那个叫欣的女生。


  口述:突然爱上二十年前的女友(4/4)  欣眼睛很大,留着齐耳短发,爱说爱笑,特别活泼。


  我开始猛烈追求她。


  说是猛烈,也比不上现在小孩子的大胆,但是在当时男女生都要划三八线、根本不说话的情况下,我的做法已经足够出格了。


    我偷偷写了情书放在她抽屉里,晚自习后总是约她到操场去散步。


  我们当时都住校,每周回家一次,我们在不同的村,我要送她,她坚决拒绝了。


  对我的态度也比较冷淡,最好的时候也只是在操场上的乒乓球台边跟我谈谈心,说说话。


    转眼毕业了,我们俩都没考上高中,需要回各自的村子复读。


  漫长的暑假里,我特别想她,跑到她那个村子去找她。


    在学校里,她没有出来,她 妈妈倒出来了。


  她妈妈在那里当老师,问我有什么事。


  我慌乱中拿出一本书,说是来送书的。


    之后我又去找过她一次,她出来了,给我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当心三兄长。


  她转身走了,我想也许她是担心她的三个哥哥知道有人纠缠妹妹,会出来算账吧。


  口述:突然爱上二十年前的女友(4/4)  18岁她成了  我的众多女友之一  我复读了一年后,考上了乡里的高中。


  我人长得不错,篮球打得很棒,书法很好,还在文学社里兼任社长和主编。


  可谓是众星捧月,轰动一时,完全是全校的明星。


  走到哪里都有女孩追随的目光。


  我整个人也飘飘然起来,每日忙于迎接繁杂事务和众人恭维,早就把欣忘到了脑后。


    高二的一天晚饭后,我在校园闲逛,迎面碰上了欣。


  我说:你也来了。


   她说:是啊。


  我们再没多的话,擦肩而过了。


  晚自习后,有人喊我,我出门一看,是欣,愣了一下。


  欣说:我们出去谈会,好吗。


    我犹豫了一下,跟她到了校外。


  小路上行人稀少,只有昏暗的路灯将我们的影子拉长又变短。


  她有些支支吾吾,终于还是说出了口,她说,她一直深深地喜欢着我。


  这句话太突然,我没有任何反应。


  她又说,她妈妈也同意了,在不影响学习的情况下,可以交往。


  原来初中时对我态度冷淡,只是克制着,怕影响学习。


  口述:突然爱上二十年前的女友(4/4)  我当时已经有女朋友,不止一个。


  而且只一年多的时间,我一下窜高到了1米75,而她一如既往,仍然只有1米5多点吧,虽然她仍然很漂亮,可是我的眼光却不同以往了,看不上她了。


  我就戏弄她说:我妈同意了,我爸也同意了。


  顿了顿又说,可就是我不同意。


    她脸上的笑容立刻僵住了,瞬间滚下大颗大颗的眼泪。


  我知道自己太过分了,赶紧改口说,我跟你开个玩笑,其实我也很喜欢你,要不以前怎么会苦苦追求你。


    欣又笑了,笑得那么天真。


    从此之后,欣也成了我的女友之一。


    19岁她带着  伤痕累累的心消失了  其实我不大在意欣,即使是向她要钱时也不例外。


    我的父母全都是种地的,而欣的母亲是教师,父亲是医生,还在外面开着个诊所。


  欣兄妹四个,她是唯一的姑娘,可谓三千宠爱在一身。


  物质上自然也宽裕。


    我们当时都从家里背面粉,拿到学校换米饭、馒头和面条。


  菜就要自己出钱打了,我家每个月给我五块钱伙食费。


  省着点花,也够了。


  可是我这个人重朋友,好面子,大手大脚的。


  因此不到月底就没钱了。


  口述:突然爱上二十年前的女友(4/4)  每到这个时候,我就找欣借。


  说是借,只是为了照顾自尊心罢了。


  欣也知道我是没能力还的。


  欣几乎有求必应。


  我更得寸进尺了,直接让她向家里要更多的生活费,专门用来周济我。


    有一次晚自习后,我饿了,问欣要五块钱。


  她说只有三块钱,我以为她不给,一生气说,今后谁也别理谁,扬长而去。


  留下欣一个人默默落泪。


    几天后,我吆五喝六地请了四五个哥们一起下馆子,把欣也叫上了。


  我们点了菜,还要了酒,推杯换盏地大吃大喝。


  风卷残云之后,我对欣一扬下巴说,你去结账。


  天知道,我身上一分钱都没有。


  欣去了,没有一点怨恨,甚至还为我们的亲密关系而高兴。


    直到有一天,我和一个漂亮的女孩从欣身边经过,她的表情很复杂。


  尴尬、无奈、伤心、迷茫……那之后,我再没见到她。


    忽然有一天,想起来,跑去问她的好朋友,那个女孩对我没有一点好气,说她跟着哥哥到外地去了。


  口述:突然爱上二十年前的女友(4/4)  我曾经看过欣的日记,她在日记中说把我当弟弟一样看待。


  也许她早就知道我对她并非真心,也知道我们不会有结果,因此这样安慰自己。


    那是高三的冬天,我第一次因为欣而难过。


  我知道她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了,甚至连个招呼都没打,一点线索都没留下。


    39岁她知道  电话的另一端是我  我复读了两年,仍然没考上大学。


  之后按部就班地参加工作、结婚、生子。


   妻子很温柔很漂亮,儿子今年也上高一了,是个美满幸福的家庭。


    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看多了世态炎凉,经历明枪暗箭,我对欣的愧疚也越发清晰,悔恨如野草般疯长,想找到她的愿望越来越迫切。


    恰好我妻子有个女朋友,娘家和欣是一个村的。


  我就让妻子帮我打听一下。


  我和欣的事对妻子讲了,她还经常说很想见见那个好心的姑娘。


  我让妻子来做这件事,是为了消除她的顾虑。


  如果她确实不愿意和我们取得联系,那也就算了。


  口述:突然爱上二十年前的女友(4/4)  但是,两个月前,妻子帮我找到了欣的手机号码。


  我想了(瓶子塞下体小说)很久,发了条长长的短信,感谢她在学生时代对我的照顾。


  她问我是哪位,我跟她玩起了捉迷藏,我们相互打趣。


  几番来回后,欣说:你再不说,我就去睡觉了。


  我说:你睡吧,让周公告诉你。


    过了一会,欣将电话打过来了。


  她说:是你吗?我说:是。


  她说:我一开始就知道。


    我们讲起当年的事,经过20多年的岁月,当年的迷雾散去,谜底一点点清晰起来。


  她说比我晚一年上高中,是因为妈妈病了一年,她一直在家照顾。


  当初也并非不辞而别,只是哥哥忽然来接她,让她去上外地的一个技校,她甚至来不及告诉我。


    我们也讲起这么多年来各自的经历,她如今在河南的一个水电站上班,和丈夫同一个单位,孩子上六年级了。


  她很知足。


    后半生  我想好好爱她一次  自从与欣联系上之后,我就频繁地给她发短信。


  有一天晚上,我问她丈夫在家吗,我很想和她丈夫通电话。


  因为我总是这样与她联系,似乎不太好,跟她丈夫正大光明地谈一下,倒可以消除误会。


  欣犹豫了一下说,还是算了,免得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我的妻子倒是给她打过两次电话,她们交谈得很愉快。


  口述:突然爱上二十年前的女友(4/4)  但是前两天,我给妻子发短信,她没回。


  我问她怎么回事,她说有欣陪你聊天就够了。


  我知道,她吃醋了。


    接着,欣也急了。


  她说丈夫一直在追问她的短信,她没法解释。


  我说,你怎么不早说?她说:不想伤你的心,其实我以前没爱过你,现在也不会爱你。


  当时我们正在视频,她说这话时不敢看我。


    其实她这样做,只是想让我放下包袱,让我知道我并不欠她什么。


  可是我知道,她说的是假话。


  但是为了她考虑,我停止了频繁的短信问候。


    我已经忍了一个月没跟她联系了,但是说实话,每天我都想着她。


  我心里有个疯狂的想法:好好地爱她一次。


    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甚至对她的补偿会变成又一次的伤害。


  可是我被这个想法折磨着,无法自拔……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总有那么一个朋友,想念得抓心挠肝,却找不出一个与他联系的理由。


    总有那么一个知己,和你如同两条平行线,如此靠近,却永不相交。


  口述:突然爱上二十年前的女友(4/4)  总有那么一个网友,偶尔通次电话,说些不相干的人,不相干的事。


  心知肚明的情愫,始终无法出口。


    总有那么一个人,无法相见,却让我们在午夜梦回时,心生柔情。


    总有那么一种爱,有着同样乍然相见的喜悦和依依不舍的眷恋,但终究有缘无分。


  短暂聚首、长长别离,任由尘世间的约束将彼此隔离。


    那些花儿,只是路过我们的世界,你有你的归宿,她有她的方向。


  多年后,仍能轻轻问一声:好吗?就是最珍贵的人间情分了。


  再作他求,就是私念了。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