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78 自拍

成人情趣 愛之谷官方商城 10瀏覽 0評論 收藏
5278 自拍


想起隔壁的那 女人,我就感覺剛剛熄滅的火焰又蓬勃燃燒了起來。


  那是一個風姿綽約的 大美女


  鵝蛋小臉上宛如天仙般的美麗,高冷無比,容光照人,身高一米八,一雙修長的玉腿更是艷冠群芳,在整個招待所里面都無人能比。


  這女人叫 董美玲,是我們賓館的副總經理。


   蘇蕓霞忽然說:“小宏 叔叔,門外有人敲門,你趕緊出去看看吧。


  ”真的是敲我的門?我連忙站起來一聽,還真是敲我的門。


  我害怕了,大腦一瞬間清醒過來。


  我這可是威脅兒童啊。


  蘇蕓霞雖然已經十八歲了,但潛意識里,我還是 把她當做一個孩子。


  況且不管她年齡達不達標,我都算是強奸啊!強奸加 猥褻兒童罪至少得判個十幾年吧,再出來名聲也毀了。


  我害怕的連忙給蘇蕓霞穿好衣服,小聲的對蘇蕓霞說:“蕓蕓,一會兒叔叔去開門,你千萬不要把小蟲子的事情說出去啊,女孩家家的,要保護好自己。


  ”可能是女性的本能,小蕓蕓笑嘻嘻的(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點點頭,說:“好,蕓蕓只和叔叔說。


  ”看蘇蕓霞傻傻的答應,我連忙穿好衣服過去開門。


  “誰啊?忙著呢。


  水費我交了,電費賬上不是還有剩的嗎?”我一邊喊著,一邊整理衣服。


  拉開門木門一看,鐵門外面站著一個冰著臉的大美女,不是董美玲還是誰?她皮膚白皙,穿著合身的雞心領雪紡衫,天鵝般的白皙脖頸挺直,把她美爆的臉龐襯托得極其漂亮,細長筆直的美腿上只穿了一條居家短裙,裹著黑色絲襪。


  她抱著胸,站姿隨意腳上踩著一雙紅色高跟,漂亮的讓人頭皮發麻。


  我看得要醉了,但心里面也涌出了一股自慚形穢。


  在這樣高冷美顏的大美人面前,我算什么啊。


  一想到這大美女每天和各路有錢人出入豪宅,豪華酒店,我就一陣泛酸。


  “你屋里怎么回事?”董美玲斜著眼看我。


  “沒什么事情啊。


  ”我皺了皺眉頭,但還是諂媚的露出了笑容。


  董美玲可是招待所的副經理,我哪得罪得起這號人物。


  董美玲忽然指著鐵門說:“沒什么事情,你為什么不開呢?把門打開,我要進去檢查。


  ”檢查?我心頭一怒,這是我家,又不是你家,你說起來檢查就進來檢查,你過不過分?我尷尬且暗怒的 看著董美玲,咬著牙說:“董經理,大晚上的,不合適吧?”“有什么不合適的,讓開。


  ”董美玲冰冷的說。


  我很生氣,但還是小心的拉開了鐵門。


  一進屋子,我每天都收拾一遍的家里的清香味道讓董美玲的表情倒是好看了一些。


  “還不錯。


  ”董美玲看了看客廳,點評道。


  那是,我好歹也是學過美術的人,審美還能差到哪?被美女夸贊,我有些飄飄欲仙起來。


  側目看著她美艷的臉龐,我忍不住的想,不會吧,大美女居然和我說話了。


  “那個女孩在哪?”董美玲忽然高傲的揚起臉,如女王般的盯著我。


  女孩?她是說蕓蕓?我心臟頓時慢了半拍,完蛋,她知道我想猥褻蕓蕓了?我看著屋里,忽然聽到蕓蕓喊:“叔叔,我胸口還是好疼!”“你個臭流氓!”董美玲怒視我一眼,快步沖向了臥室。


  “我不是…….”我一把手拉住董美玲的粉臂,這女人卻盯著我怒道:“你放開,不要拿你的臟爪子碰我。


  ”“我…..”我還沒有來得及辯解,這女人居然一巴掌扇在我的臉上。


  雖然力氣不大,但我也窩火。


  你算什么東西,就算你是招待所的經理, 你也不能在我家里面胡作非為吧?趁我窩火的時候,這女人直接往我家臥室里走。


  我心里急啊,這可是一輩子的事情,難道我老蘇這輩子的名聲就徹底毀壞在這里了?我連忙追上去一看,董美玲拉著蘇蕓霞,問她:“小妹妹你告訴我,那個老混蛋是不是對你下手了?”“什么叫下手?”蘇蕓霞咬著手指,傻傻的看著董美玲。


  董美玲眉頭微皺,這姑娘怎么看起來有點傻傻的?“就是…….他是不是 摸你的胸口了?”董美玲斟酌了一下說。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完了!蘇蕓霞這 傻姑娘,別人問什么她都會說,去路邊買菜她都能把錢包里的錢都送給別人,董美玲一問,還不是全都露了餡兒?“摸了。


  ”蘇蕓霞十分肯定的點頭。


  我的臉上一白,牙齒都在打顫。


  啪!我還在發愣,董美玲的巴掌就又打了過來。


  這一巴掌打得狠,把我無名的怒火給打了起來。


  我許宏雖然是個窩囊廢,但是你憑什么就這么無視我的尊嚴?脫了那身工作服,我和你董美玲也都是普通人,大不了辭職!我恨恨的看著董美玲,捏緊了拳頭。


  “小宏叔叔!”蘇蕓霞這傻孩子看董美玲扇 了我一巴掌,她趕緊跳下床,跑到我身邊摸著我的臉,哭著臉說:“小宏叔叔,這個兇巴巴的女人為什么要打你啊?”“傻孩子,離他遠點!他是臭流氓,你等著,我現在就去報警救你。


  ”董美玲無比厭惡的瞪著我,把蘇蕓霞拉到了她的身邊。


  董美玲太高了,一米八,跟我一般齊。


  她把身高一米六八的小蕓蕓拉到身邊,一大一小兩個美女靠在一起,簡直是無比的養眼。


  我看的有點發愣,董美玲就更加厭惡我了。


  我指著董美玲怒斥道:“你干什么?我做什么了我?”“你猥褻兒童!”董美玲堅定的鄙視我。


  我差點想把自己掐死,自己忍不住,就是今天晚上借著狂勁兒對不起死去的兄弟一次,怎么就遇上董美玲了呢?“阿姨,猥褻是什么意思啊?”傻姑娘居然還去問猥褻是什么意思。


  董美玲橫了我一眼,扭頭性感的撩了一下頭發,對蘇蕓霞說:“就是他摸你的胸口!傻姑娘,記住以后絕對不要讓別人摸你的胸口。


  這是犯法,你去報警,讓警察把壞人都抓起來。


  ”蘇蕓霞傻傻的咬著手指,說:“原來給胸口抹藥就是猥褻啊。


  那打針算不算猥褻?哦也,以后醫生給我打針,我就報警,讓警察把醫生全都抓進去!這樣就沒有人給我打針啦。


  ”看著原地又蹦又跳的小姑娘,我與董美玲同時的傻眼了。


  我本來以為,這傻姑娘要把我給你害死,誰知道她居然會這么說。


  “小蕓蕓,你為什么這么說?”董美玲臉上閃過一絲明顯的尷尬,我估計這高冷的女人也意識到冤枉我了。


   而且這飲料中勾兌了大量的SSS型蒼蠅水,一般下藥,只要滴上幾滴就可以了,這樣的濃度顯然是一瓶都放飲料里了,現在 柳如眉喝了大半瓶,已經神志不清了。


  這樣SSS型的,要是找不到男人解決,身體可是要廢掉的。


   賈魚咬了咬牙,雖然他不愿乘人之危,但要是不幫忙,柳如眉的欲火發泄不掉,會撕爛自己的皮膚,甚至是血肉,那樣一個絕世美人就香消玉損了。


  賈魚不愿意看到這種事情,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賈魚覺得自己義不容辭。


  刺啦!柳如眉把最后一件小衣服扯掉,撲倒在賈魚身上,奮力親吻著賈魚,嬌軀一個勁的往賈魚身上貼。


  “ 大姐!我就帶來一件衣服!別扯了,扯壞了我沒的換了!大姐你先等一等!”柔軟的觸感讓賈魚沉淪,但他卻努力掙脫出來,掏出磚頭一樣的手機放好位置,開始錄像。


  “救命啊!不好啦!強奸婦男啦!”賈魚大喊大叫,但很快就被柳如眉勢頭的壓在身下,性感的紅唇堵住了他的嘴巴。


  一晚上,基本上沒有停歇,直到外面傳來了雞叫聲……兩人最后停下,柳如眉也癱軟的倒在了賈魚的懷里,俏美的臉蛋沾染著紅暈,極為的誘人。


  賈魚得空呼出口氣,滿身被咬的,掐的,一塊青一塊紫的,不過他整個人 像是得到了無線的升華,那種感覺像是羽化成仙最后進入了天堂一般,別提多美妙了。


  呼呼……賈魚美美的嘆了口氣,他早就不是初哥了,也是老司機了,但目前為止,經歷過的女人只有柳如眉最好。


  主要是在藥物的刺激下,能夠放得開,給了賈魚極大的滿足。


  又過了兩個小時,天光有些大亮了。


  忽的,一陣手機鬧鈴聲響了起來。


  柳如眉睡意惺忪的起身,抓了抓頭發,像是在摸索什么,旁邊一只手把她的手機遞了過去。


  柳如眉接過手機關了鬧鐘,說道:“謝謝。


  ”不過她剛說完,就驚愕的發現,自己竟然是果著身子,嬌軀上還有草莓印,而她回過頭,卻發現一個男人和她睡在一張床上,并且那男的也是什么都沒穿。


  柳如眉愣了三秒鐘,接著張開小嘴,發出一聲尖叫:“啊……流氓……”“死道破!”賈魚做了個暫停的手勢說:“咱們倆當中是有個流氓,但不是我,是你。


  ”“去死!”柳如眉直接抓過被單,把自己身子裹住,隨后抓起自己的內衣和外罩跑到衛生間,看著大腿和臀部的青紫,氣的她牙齒咬的咯咯響。


  尤其是渾身像是散了架一樣,無力至極且極為的酸痛。


  很快穿好衣服,柳如眉從衛生間走出來,見賈魚也已經穿戴好了,玉手抓過電話,按了110三個鍵。


  “大姐,你可要想好了!強奸可是要判刑的!”賈魚搶過電話,著急的說道。


  “廢話!我就是要把你送進監獄!而且我告訴你,我不會讓法律判你死刑的,判死刑簡直太便宜你了,我要判你無期徒刑,讓你一生都在監獄中失去自由的煎熬~!”柳如眉惡狠狠地咬著牙,眼角卻帶著淚痕。


  她的第一次啊,就這樣不明不白的丟了。


  我擦,這大妞兒還真狠啊!搞得好像法院是她家開的似的,她說判無期就無期?賈魚一咧嘴:“大姐,你先冷靜冷靜,既然你也知道,強奸是坐牢,那我就放心了!”“你放心什么?”柳如眉咬牙切齒的問,恨不能把這個仇人嚼成碎渣,這個人渣。


  “我有證據呀。


  ”賈魚說著把自己的磚頭電話拿過來,放出一段視頻給柳如眉看。


  只見畫面中,她緊緊地抱著賈魚,一邊親吻還一邊撕扯賈魚的衣服,最后將賈魚給推倒,又撤掉那礙事的大褲衩,最后騎坐在了賈魚身上。


  男人‘奮力掙扎’無效,仰頭看天,無助的哭訴喊道:“救命啊!強奸婦男了!誰來管一管,誰來救一救我啊,誰要是救我,我愿意……愿意以身相許……”接著,他的聲音就被強烈的壓制下去……而壓制他的,正是柳如眉烈焰般的紅唇。


  播放了差不多二十分鐘,柳如眉在這二十分鐘整個石華了,嘴唇顫抖,臉色蒼白,說不出一句話來。


  賈魚笑著把視頻關掉,因為二十分鐘以后,就是他開始主動,反向壓制了。


  “好了,你現在可以報警了。


  ”賈魚把磚頭電話揣進了懷里,那意思是保留證據,還煞有其事的問:“柳 鎮長,你剛才說了,強奸得判無期?”“你……滾開!”柳如眉面色慘白的說了一句,隨后轉過身去,掀開被子,抽出原本雪白的床單,只是現在這雪白的床單上,沾染了兩朵梅花圖案的血跡。


  “柳鎮長,沒想到你竟然是……”賈魚撓撓頭,看著那血跡有些尷尬。


  “我不是!我不是!”柳如眉回頭狠狠瞪著他。


  賈魚還想逗她兩句,但見她眼眶濕潤起來,晶瑩的淚珠滑落。


  賈魚心里一軟,覺得自己太過分了,得了便宜還賣乖,自己真操蛋啊!“如眉,你放心,大不了我娶你,我負責還不行么,剛才就是跟你開個玩笑,你別在意。


  ”柳如眉低頭擦干眼淚,面容再次變得冰冷,恢復了冰山女強人的氣質,冷聲道:“說!把事情經過說一遍,到底怎么回事!”賈魚簡單的把事情陳述一遍。


  而柳如眉也仔細回憶昨晚的情景,是李文明書記送她回來,好像說給她喝解酒藥,接著就要強迫她。


  柳如眉想起來了,不禁一陣悔恨。


  “賈魚!”柳如眉正色道:“我希望這就是一場夢,咱們就當沒這回事!我不用你負責,而且……”柳如眉一字一頓道:“你也負責不起。


  ”“如眉,你不能這樣!你怎么能提上內褲就不認人呢!也太絕情了吧!”賈魚像是吃了大虧一樣。


  “你……”柳如眉氣的直哆嗦,眼里充滿了委屈。


  賈魚見她又要哭,這大美人一傷心,自己心里都跟著難受,趕緊改口:“好,好,就當不認識。


  ”蹬蹬蹬!忽的,走廊里傳來腳步聲,柳如眉頓時變了臉色。


  二樓就她跟 秘書 張寧住,現在又多了個賈魚,平時也沒啥人來,這腳步聲顯然是張寧來了。


  再一看床上的狼藉,柳如眉忙給賈魚使了個眼色,兩人慌忙收拾起來。


  張寧本來要回自己 房間,但見柳如眉的房門開著,就想過來打個招呼。


  一進門,見柳如眉坐在桌子前,而賈魚在她旁邊站著,張寧頓時愣住了。


  柳如眉手撥了撥胸前發絲,裝著淡定說:“張秘書,早啊。


  ”“哦哦哦,柳鎮長早,柳鎮長早。


  ”張寧慌忙回應,又奇怪問:“賈書記,你怎么在這里?”“哦,我正在給柳鎮長匯報工作,正匯報到13次,哦不,是第十三頁……”賈魚這話像是提示一樣,柳如眉臉騰的就紅了,心想怪不得兩腿這么痛,原來昨晚這么多次……這個混蛋,簡直就是畜生。


  柳如眉閉上眼睛,淡淡道:“行了賈書記,你匯報完了,去忙吧,張秘書,你也去忙吧。


  ”“好的。


  ”張寧應了一聲,見賈魚不動,直接把他拉了出去。


  隨后房門關上……柳如眉兩手揉著太陽穴,她多么希望這是一場夢啊。


  不顧家人的反對,非要來基層工作,希望有些成績后去打家人親戚的臉,沒想到竟然會發生這種事。


  雖然女孩兒早晚都要嫁人,但賈魚可不是自己喜歡的類型。


  柳如眉眼前再次浮現那半大小子一臉壞笑的臉,隨手翻開他的檔案。


  賈魚,男,19歲,家住瀚城桃花溝村,初中畢業(期間休學一年半)。


  看到這,柳如眉差點哭了,一個初中就三年你還休學一年半?這初中文憑是怎么騙到手的?嚴格的說這家伙連初中生都不是,充其量一個小學畢業。


  再往下看,父親是農民,名叫賈發財、今年被桃花溝村評選為特貧低保戶,又是泥草房重點危房戶,少數貧困人口扶貧戶……“唉……”柳如眉嘆了一口香氣,不要賈魚負責還沒什么,如果真要這小子負責,撈不著啥,還得倒貼點,看來自己要吃一個啞巴虧了,可惡啊……接著往下看,是說賈魚兩年前出去打工,記錄不詳,只是說打工,而后,在七月份,被委任為瀚城 夾皮溝村的村書記。


  “嗯?”柳如眉秀眉微微皺起,一個十九歲,初中沒畢業,只有小學文憑的半文盲,沒有任何工作經驗,怎么可能就成了村書記了?村書記可是一村之長啊?難道賈魚家有后臺?或者市長不小心掉河里,被賈魚發現,一通狗刨游過去把市長救了,市長就還他一個人情?柳如眉正思考著,響起了敲門聲。


  “誰?”柳如眉冷冷問。


  “如眉,是我,賈魚啊。


  ”賈魚笑嘻嘻的把門拉開一條縫,然后擠了進來。


  “你來干什么?”柳如眉冷聲喝問,如果有可能的話,她這輩子都不想再見到賈魚。


  “如眉,我來找你有正事。


  ”賈魚自來熟的搬了把椅子坐在對面,本來想坐在柳如眉旁邊的,卻見這妞目光不善,隨時都有可能咬人,還是坐對面安全一點。


  “賈魚同志,請你以后叫我柳鎮長,不要叫我如眉!再這樣,我把你的村支書撤了。


  ”柳如眉冰冷的威脅。


  賈魚一縮脖子。


  心想這小妞兒真是心狠啊,一夜夫妻百夜恩呢,這家伙說撤職就撤自己的職啊。


  “說說吧,你來找我什么事兒?”看賈魚知道怕了,柳如眉這才說道。


  “柳鎮長,是這樣的,我是為了夾皮溝村貸款修路的事兒,夾皮溝四面叢山峻嶺的,山上有許多野菜藥材之類的,如果有一條直通縣城或者市區的路,這些野味運出去,夾皮溝村,乃至夾皮溝鎮都會很快發展起來。


  ”“沒錢。


  ”柳如眉合上卷宗,翻了個大白眼。


  提起這事她就來氣,要不是因為貸款,她昨天就不會去跟信用社的人喝酒,不喝酒也不會去喝所謂的解酒藥,就更不會陰差陽錯稀里糊涂的把第一次給弄沒了,讓這個混蛋臭小子得了個大便宜,自己吃了個啞巴虧。


  再說了,一個十八九歲的屁孩,跟自己談什么致富?他能有什么能力?床上能力還……她想到昨天晚上,雖然很痛,但卻舒服,不禁心虛的臉紅了。


  “沒錢?為啥沒錢呢?柳鎮長,你是一鎮之長,應該想辦法弄貸款啊,再說昨天晚上我還救了你,也對你有恩啊!”他不提這事還好,一提起來柳如眉就火了,胸前一起一伏的,像是要炸開一樣,兩只大眼睛瞪著賈魚,充滿了怒火,咬牙道:“你給我滾出去,我不想見到你!”見柳如眉發飆,賈魚一溜煙兒 跑了,不一會兒又探頭進來說:“如眉,要不我去給你買毓敏吧,昨天晚上那么多次,你會不會……”“我不會!”柳如眉氣的差點昏過去,上前就把門給鎖了。


  賈魚灰溜溜的跑了,但想了想,還是騎上二八大杠自行車,跑到鎮衛生所買了毓敏。


  回來的時候,見柳如眉房間門開了,他探頭往里面看,見柳如眉一張冷冰冰的俏臉。


  賈魚拱拱手進去,把毓敏放在辦公桌上,又飛快的跑了,只聽身后傳來扔東西的聲音。


  拍了拍胸口,賈魚心想自己為啥怕這個女人?是愧疚還是……喜歡上她了?鎮黨委早上七點半食堂準時開飯,那些基層干部一般都這個點過來蹭飯。


  吃完飯,八點開會,卻見張寧過來說:“柳鎮長有些不舒服,鎮黨委李文明書記又不在,所以會議取消。


  ”一聽說會議取消,一個個基層干部高興的不得了,他們巴不得不開會呢,找借口說下鄉去了,其實就是回家睡大覺。


  只有賈魚一個人沒走,張寧撩起額前的碎發問:“賈書記,你怎么不回村工作?”昨天是周日,張寧回姑姑家了,現在還有些納悶,一向冷冰冰的柳鎮長用這個小村支書匯報啥工作了。


  張寧冷冰冰的,而且那種中性的打扮,寬松的休閑褲掩蓋不住渾圓緊俏的大屁股,看的賈魚心里直癢癢,嘴上卻說:“張秘書,你知道柳鎮長電話么?我找她問貸款的事兒。


  ”“你是說你們村的修路貸款吧?早上我聽你和柳鎮長說這事兒了,我告訴你吧,這事兒你找柳鎮長也沒用。


  ”“咋沒用呢?她是一鎮之長,找她沒用找誰有用?”張寧冷冷道:“誰管錢你找誰去!比如縣里的信用社,昨天柳鎮長就為了貸款和信用社的人吃飯,好像貸款也沒跑下來,或者你去找李文明書記,畢竟他是鎮里的一把手。


  ”話說完張寧直接走人,連個好臉色都不給。


  靠!賈魚暗罵一聲,心想昨天剛把李文明胖揍一頓,找他是不可能了,再說就那種混蛋(兩根一起插進去),見一次打一次,可不能去找他。


  那就去找縣信用社吧。


  賈魚騎上摩托,發現小摩托沒油了,見一輛不知道誰的二八大杠,便先騎著去買油,剛出大門,就被五個吊兒郎當的小青年攔住了。


  “哎哎哎,說你呢小比崽子!給我停下!” “這愿不愿意他都得有份工作,你說他眼睛能恢復,那得什么時候,一年半載還好說,十年八年的,難不成你要養他一輩子?大小伙子的,只是看不見而已,又不是不能自力更生。


  ”  其實 葉紫的話沒錯,我雖然眼睛不好使,但也得自己養活自己。


    要是能掙多點錢就更好了,可以替女叟子分擔一下,說不定哪天我能撐起這個家,讓女叟子她們過上好日子呢!中午,女叟子做了一頓豐盛的午飯,也 讓我跟葉紫互相認識了一下。


    葉紫這個女人我之前聽女叟子提起過,她是我女叟子的閨蜜離過一次婚,典型的單身富婆,只不過她比一般的富婆更優質。


    女叟子說她要在這住幾天,我倒無所謂。


    只不過我沒想到她這人竟這么隨意,直接穿著一件吊帶絲綢睡裙就出來吃飯,一頭大波浪的秀發別到一邊,修白的大腿從齊膝的下擺露了出來。


    她坐在我對面,這時我才發現她眼角有顆紅痣,這樣的女人既聰明又風馬蚤多情。


    但不得不說,葉紫確實很有魅力,跟女叟子這種柔順溫婉型截然不同,舉手投足間都充滿了十足的女人味。


    她夾了一根烤腸,嫵媚朝我 笑了笑,“ 蘇瑤,你們家的腸都這么大?”  我臉上一熱,這個暗示我怎會聽不明白,但女叟子似乎沒聽懂她的意思,“大嗎?還行吧,你可以切小塊吃。


  ”  “我比較喜歡整根咬。


  ”  說著媚眼帶笑瞥了我一眼,隨即紅唇輕咬,不料烤腸里的醬汁濺了出來,沾到她臉上。


    她用拇指擦掉,便伸出舌尖舌忝了舌忝拇指,一時間我看愣了,比起面前的美食,她給我的感覺更秀色可餐。


    葉紫抬眼看向我,我裝作若無其事地用餐,她開口道,“正帥哥,有沒有興趣來我店里工作,工資高,而且……”  她用腳故意足曾了足曾我的小腿,一副意味深長的模樣,“待遇福利好。


  ”  “什么工作適合我這樣的人。


  ”她的腳很滑,撩得我心癢癢的。


    “催乳師。


  ”她輕笑道。


    我佯裝一臉驚訝,“我一個男的還能當催乳師?”  “這有什么不可以的,你看不見,客人又不介意當然可以,我那里正缺你這樣的帥小伙,而且……”  她 媚眼如絲看著我,突然用腳尖輕碰一下我那里,“只要你過來,我親自手把手 教你


  ”  我喉嚨發緊,這女人就不能好好說話嗎。


    女叟子見我半天沒說話,以為我不愿意,便說道:“葉紫,他可能不喜歡這種工作。


  ”  “哎呀,那太可惜了,你小叔子資質這么優秀,本來我打算給他開底薪一萬的,努力點加上提成一個月好歹有個兩三萬。


  ”葉紫一臉惋惜道。


    “我干。


  ”薪資這么豐厚,說不動心是假的,而且我現在缺錢,便毫不猶豫答應了。


    “好。


  ”葉紫嘴角上揚,笑了笑,“我就知道你會答應的。


  ”  葉紫讓我一個星期后再上崗,而這個星期內她都會對我進行培訓。


    晚上,女叟子端著一杯女乃送到房間給我,卻沒有立刻走,站在我面前一副谷欠言又止的模樣。


    “女叟子,還有什么事嗎?”我問道。


    女叟子穿的睡衣有點透明,美妙豐盈的身體被睡衣朦朧地遮蓋著,風景若隱若現,讓我移不開眼。


    女叟子吶吶開口道,“阿正,其實你不用勉強自己,我聽葉紫說那工作挺辛苦的。


  ”  摸月匈還辛苦?催乳師應該是這世界上最幸福的工作吧。


    “沒事。


  ”我一臉輕松道,“這份工作挺好的,而且我不想一天到晚閑在家里,再說了,女叟子一個人養家也不容易。


  ”  一提到這,女叟子臉上添了一份惆悵,隨即讓我早些休息就回房了。


    我正在喝女乃,葉紫突然走了進來。


    “你女叟子的女乃好喝嗎?”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得我嘴里的一口女乃飆了出來,卻惹得她眉開眼笑。


  這一笑百媚,嗔怪的話頓時說不出口,我不慌不忙地解釋道,“這是 牛女乃


  ”  “我剛剛看見蘇瑤擠了女乃,就端進你房間了。


  ”  她見我一臉緊張,便笑了笑,“蘇瑤不知道聽誰說喝人女乃可以治療眼疾,就把自己的女乃擠給你喝了。


  ”  “哦,是嗎?”我有些慌,試圖辯解道,“女叟子說了這是牛女乃,喝了有利于眼睛恢復。


  ”  “騙子。


  ”葉紫突然靠近我,用指尖擦過我嘴角的女乃漬,放進口中,隨即在我耳邊呵氣道,“牛女乃跟人女乃味道能一樣嗎,裝傻充愣的小騙子。


  ”  我耳根一麻,失了魂般被她牽到床邊,她坐到床上褪去了睡裙,拉起我的手,將它放到她的綿車欠處,紅唇輕啟道,“來,我們開始吧。


  ”  “你,你要干什么?”我臉上一熱,心若擂鼓。


    “教你催乳呀。


  ”葉紫湊了過來,揶揄道,“怎么,你還害羞呀。


  ”  兩人近在咫尺,她眼角的紅痣仿佛能攝魂勾魄,迷人的體香縈繞鼻尖,妖嬈的身姿更是惹得我渾身一緊。


    這女人簡直就是妖精!  “太…突然了,有點措手不及。


  ”不知道因為是緊張還是興奮,我說話竟有些口齒不伶俐。


    她笑了笑,“習慣就好。


  ”  說著便平躺了下來,拉著我的手按了上去,“記住這些位置,你用拇指,食指和中指的指腹面,順乳腺管縱向來回按摩。


  ”  我按照她所說的方式,開始給她進行按摩,我雙手不禁微微顫抖,那細膩柔車欠的彈性,讓我有些頭暈目眩。


    “嗯——”葉紫嚶嚀了一聲,舒服地瞇了瞇眼,“位置找得挺準的,就是力氣小了點。


  ”  如她所愿,我加重了一些力道,她隨即回應了起來“啊——這個力道正好,嗯——對,就是這樣,嗯——。


  ”  也不知道她是舒服還是故意的發出那種聲音,害得我一身燥熱,下面更是難受的厲害。


    簡直就是折磨!  我停了下來,轉身尷尬咳了一聲道,“葉姐,你能不能別發出那種聲音啊。


  ”  “不能。


  ”葉紫繞到我面前,媚眼如絲地瞥了我那里一眼,調侃道:  “原來小家伙都變成大家伙了,定力還是差了點,憋著你也難受,要不要我幫你?”說著便步步逼近。


  “別,葉姐。


  ”話音一落,我整個人被推倒在床上,葉紫便攀附上來,邪魅地笑了笑,“別什么別呀,你不是難受嗎,我可以幫你呀。


  ”我撐起身子一看,才見識到什么叫香艷絕倫。


    只見她伏低著身子,紅唇輕啟,咬住了拉鏈,輕輕往下一拉。


    褲鏈被拉開了!  “你…你在干什么?”我明知故問,眼睛始終無神地看著她,這種關頭不能露餡,否則功虧一簣。


    “幫你呀——”她的聲音都變得更撩人了。


    我渾身躁熱得不行,只覺得額頭上的青筋突突地跳。


    媽的,這女人真是要命!不辦了她,簡直對不起她了!就在她解開扣子那一刻,我猛地將她扯了上來,翻身把她壓在了身下。


  葉紫笑得花枝亂顫,媚眼如絲。


    突然我猛地警醒過來,我要真辦了她,她跟女叟子一說,那我在女叟子面前辛辛苦苦塑立好的形象豈不是全毀了,這可不行,我趕緊把她推開了。


    “都這樣了,你還真能忍。


  ”葉紫瞥了一眼我身下的挺立,坐了起來,“算你通過考驗了,明天開始進入正式培訓。


  ”  我趕緊起身,有點不明所以,“什么考驗?”  “男人當催乳師首備的一點就是要克制得住自己的谷欠望,你沒有讓我失望,我的店就需要你這種人才。


  ”葉紫道。


    我感覺自己被耍了,沒好氣道,“那要是剛才我經不住讠秀.惑呢?”  “那就水到渠成,一夜春宵唄,不過嘛…”她挑眉看了我一眼,“你會失去這份工作,畢竟,這崗位招人得嚴格。


  ”  好險!我松了口氣,還好自己定力足,不然差點丟了一份高薪工作。


    葉紫突然向我湊近,用指尖輕輕滑過我的臉頰,“剛剛教你的學會了沒?嗯?”  兩人近在咫尺,嘴唇幾乎都能親上了。


    媽蛋,這女人凈挑事,簡直就是妖精!  要不是看在女叟子面子上,我早就把她推倒了。


    “沒呢,要不再來一次,我肯定能學會。


  ”我故意說道,想多揩點油。


    葉紫忽然嫵媚一笑,“那今晚別睡太早,晚上十點記得來你女叟子房間,有福利喲——”  十點有福利?  葉紫撩得我一身火便離開了,我惦記著她剛剛的話,到底是什么福利,激動得想睡也睡不著。


    左等右等,終于到了十點,我悄悄走到女叟子房間門口,突然聽到房間里傳出時斷時續的輕哼聲,還有葉紫那個女人的笑聲。


  (老板和我在辦公室愛愛)  我滴天,這是在干什么?難道這就是她說的福利? 我腦海中禁不住有些浮想聯翩,發了瘋般想看,可門關得死死的,讓我像被貓爪子撓一樣難受。


    突然我想起一個事,趕忙跑回自己房間。


    以前我無意間發現,在靠床墻上掛著一張風景畫,畫后面有一個小洞,剛好可以看到女叟子房間!  頃刻間我腦海中的邪念越來越強烈了!  我把畫拿了下來,露出一個小洞,女叟子房間的低喘聲立馬傳了過來,我狠咽了口唾沫,睜大眼湊了上去,頓時看到了無比香艷刺激的畫面。


  
https://twkhjuiyughn.weebly.com/9596770.html
https://twgagaqsefg.weebly.com/6581048.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3967673.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198516.html
https://twerdftgyuhnb.weebly.com/9164996.html
https://twtyhuhjgvbfd.weebly.com/1872283.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7554395.html
https://twlkjiouljkhgui.weebly.com/9190306.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5394295.html
https://twertgfvbnhj.weebly.com/8943753.html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