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id 333

成人情趣 愛之谷官方商城 7瀏覽 0評論 收藏
atid 333


武氏姐妹聞言粉臉頓時就紅了起來,但也不得不承認老爸的話有道理,她們在年輕一代當中算是難逢敵手了,除了李一龍那個在武學上特別有天賦 的人之外,她們可是在H市橫著走的魔女。


  但是一遇上 白玉京這樣的高手,她們發覺就算是白玉京站著不動讓她們打,她們都沒有辦法傷到對方。


  “ 武世榮!你給我滾出來!”這時,外面忽然傳來一個猶如雷霆一般的聲音。


  一聽這聲音,武世榮臉色頓時就變了:“不好!是了因 和尚來了。


  ” 吳希皇心頭也是一沉,心道了因和尚都找到 武家來了,那是不是白玉京在李家栽了跟斗,所以李家現在找上門來算賬了?“是禍躲不過,咱們出去吧,只怕會有一場惡戰了, 曉慧 曉彤!你們迅速從后門離開武家藏起來。


  ”武世榮推著兩個女兒讓她們趕緊走。


  武氏姐妹倔強地搖頭:“爸!一家人就要生死與共,我們絕不會走的!”武世榮知道女兒的脾氣,那是說一不二的,聞言只好長嘆一聲:“罷了!先出去看看是什么情況再說吧!”他與吳希皇搶先走了出去,就見大門外,斷了一臂的李振峰正與一名身材魁梧胖和尚站在一起,滿臉仇恨地盯著他們。


  “武世榮!你可真狠,從哪找來一個野小子廢了我一臂,估計這會兒我夫人和兒子也都被他給廢了,這筆賬我要向你討還!”李振峰陰冷地說道。


  他被白玉京廢了一臂逃跑之后,第一時間找到了正好云游到H市,就住在三門寺的師兄了因和尚,然后滿腔仇恨地找到了武家。


  武曉慧(一個添下面兩個吃奶)見狀心頭卻是一喜,看樣子白玉京是真的打得李家低頭了,自己不用再嫁給李一龍那個人渣了。


  但是眼下怎么辦?那個和尚一臉兇相,一看就不是好惹的,災難也要降臨在武家頭上了。


  了因和尚一看到武氏姐妹,頓時雙眼冒光,緊盯著姐妹倆,滿臉盡是貪婪之色。


  武氏姐妹被盯得渾身不自在,悄悄地藏身到武世榮與吳希皇身后去了。


  “武世榮,只要你肯把你的雙胞胎女兒交給我,我可以考慮放過你們武家,要不然,今日 我就要覆滅武家,并抓走這一對小美人,哈哈哈哈……”了因和尚垂涎三尺地大笑道。


  武世榮自然不可能將自己的女兒交給了因這個大淫魔,寧可是將自己女兒嫁給李一龍,要是讓了因得手,必是女兒的終身惡夢。


  “了因!你的修為現在已經突破到了宗師境界了吧?一代宗師也行如此齷蹉之事,不怕被世人恥笑嗎?”了因冷笑:“武世榮,別企圖拿世俗的倫理道德來激我,完全沒有用的, 老衲就想要你的一雙女兒,逍遙快活才王道。


  ”武曉慧嬌喝道:“我們就算是自殺也不會讓你這酒色和尚碰一根汗毛的。


  ”武曉彤也跟著說:“不錯!我們要拼命,你這賊和尚盡管放馬過來吧!”“拼命?哈哈哈……就憑你們幾個么?拿什么來和老衲拼?看樣子你們還不死心啊!也許,老衲一向喜歡用強的,那就先殺了礙事的人,再抓走美人盡情享用好了,哈哈哈……”了因和尚說著,張開蒲扇般大的巨掌,一掌就向武世榮拍來。


  武世榮與吳希皇對視一眼,很默契地一齊出手,聯手全力迎擊了因和尚。


  “轟……”三人勁力相撞,了因和尚紋絲不動,而武世榮與吳希皇則是倒飛回來,全都口吐鮮血,顯然是內傷不輕。


  “哈哈……哈哈哈……真是不堪一擊!”了因和尚大笑著,胖大的身子卻快如鬼魅一般,一閃就向武氏姐妹抓來武氏姐妹見自己老爸也受了傷,了因和尚果然不是他們能對付的,正想要自拍天靈蓋自殺,但了因和尚速度太快,還沒等她們舉起手來,就被了因掠到面前,揮手間就點了她們的穴道,然后被了因一手一個給抓住了。


  “哈哈……哈哈哈……真是人間極品啊,還是雙胞胎,太有趣了,老衲今天要快活快活!”武世榮與吳希皇忍著傷上前來搭救,卻被了因一腳一個又踢飛出去,受的內傷也更重了。


  “師弟!這兩個廢物就交給你處置了,等我今天快活夠了,再幫你找那個打傷你的臭小子報仇!”了因和尚說著,抓起武氏姐妹轉身就飛掠而去。


  忽然,一條人影從一側電閃而至:“我的 女人你也敢碰,找死!”來人一掌向了因和尚后背拍去。


  了因感覺到來人實力強勁,也不敢大意,只得松開武曉慧,以單掌迎敵。


  “砰!”兩人硬碰硬地對了一掌,各自都被對方的掌勁震退,不過了因只退了五步,而來人則是退了十步。


  “白玉京,快救我 妹妹!”武曉慧看清來的是白玉京,急忙大叫起來。


  白玉京內心也極為驚駭,想不到這個胖和尚實力這么強,至少也是宗師初期境界,自己實力明顯要遜了他一籌。


  了因和尚同樣吃了一驚,眼見白玉京如此年輕,竟然能和自己硬碰硬,實力也非同小可。


  “放了我的女人!”白玉京深吸一口氣,抖手拿出匕首,一揮之下變為長劍,劍身凝聚著駭人的寒意,瞬息之間向了因刺 出了十幾劍。


  了因以一只鐵掌迎敵,不停地拍擊在劍身上,兩人都是以快打快,轉眼之間就交手數十招,他左手還抓著武曉彤不放,竟然也能和白玉京打成平手。


  白玉京也是越打越心驚,了因的實力比他強了一籌,自己已是全力出手,卻還占不到半點便宜。


  “老衲急著快活,不陪你這小娃娃玩了!”了因感覺到白玉京的劍法精奇,特別是劍上的寒意令他都忌憚不已。


  真要拼命打下去,就算自己能殺了白玉京,那也要付出重傷的代價。


  他可是來找女人快活的不是來拼命的,所以他快速拍出幾掌將白玉京逼退,然后挾著武曉彤飛掠而去。


  “哪里走!不放了我女人你休想逃得了!”白玉京身法比他還要快,瞬間就追了上去,兩人一邊打一邊飛掠,很快就消失不見了。


  白玉京追著了因和尚,也不管驚世駭俗了,就在大街上一追一逃,追追打打,也不知道過了多少條街,追了多少里地,不一會兒兩人就到了郊外。


  因為白玉京的身法更快,了因和尚始終都沒有辦法擺脫他,但了因和尚武功了得,白玉京也奈何不了他。


  在郊外又追了數里路,了因和尚還抓著一個人,也累得夠嗆,見無法擺脫白玉京,大怒之下一把將武曉彤扔在一旁,想要全力先將白玉京擊殺了再說。


  “不知死活的東西,老衲先料理了你再享用你的女人。


  ”了因和尚臉上兇相畢露,全身忽然被一陣金光所籠罩,雙掌更是金光大盛,衣衫無風而舞。


  “讓你嘗嘗大力金剛掌的厲害!”了因和尚沉喝一聲,雙掌瞬間拍出漫天掌印,一路激得沙飛石走,排山倒海一般橫掃向白玉京。


  白玉京長劍瞬間斬出數十劍:“冰封千里!”剎那之間,但見一堵冰墻陡然出現在兩人之間,了因和尚的掌印悉數轟在冰墻上,冰墻碎散,而他的掌印也全部消失了。


  “刷刷刷刷……”碎冰之中,白玉京身形電閃,人劍合一,瞬間刺出千萬道劍影,劍氣疑這實質的薄冰,將了因和尚籠罩在其中。


  了因和尚僧袍掃出一陣陣狂瘋,將所有的冰劍掃落,欺負向白玉京攻去。


  白玉京劍掌全施,與了因和尚激斗在一起,一時之間打得難分難解。


  躺在地上動彈不得的武曉彤,看到白玉京與了因和尚激斗的情形,這才深深感覺到自己與白玉京這樣真正高手的差距。


  這一路白玉京不顧個人生死緊追著了因,也令武曉彤內心對白玉京 有了些許感動。


  不計較白玉京打她們屁股的登徒子行為的話,白玉京還真是一個不錯的人,長得也俊秀,武功又高,看起來為人也很仗義。


  “咻……”“砰……”激斗之中的兩條人影忽然分開,了因和尚胸口中了一劍,鮮血泊泊地涌了出來。


  而白玉京也中了他一掌,嘴角溢出了鮮血,臉色也有了不健康的紅潤,顯然內傷極重。


  “小子!你不是我對手,再打下去你非死不可!”了因冷笑著說道。


  白玉京吐了一口黑血,卻橫劍于眉前大笑道:“你敢動我的女人,我就敢跟你拼命。


  你想要殺我,也要付出慘重的代價,我自信死在你掌下之前,至少也能斷了你一臂或者一腿。


  ”了因和尚臉色微變,白玉京的話的確不是吹噓,兩人的實力相差并不太多,他的確也有把握擊殺白玉京,但是,他也沒有信心能全身而退。


  真要是為了和一個女人快活一時而缺胳膊少腿的,那可就不劃算了。


  了因眼珠子連轉了幾轉,忽然冷笑道:“這樣極品女人,老衲享受不到那也不能便宜了別人,先殺了這小女娃再說!”說著,了因轉身一掌劈向地上的武曉彤。


  本來就無法動彈的武曉彤,又怎么可能幸免于難?她心下一慘,只能閉目自待斃。


  白玉京來不及多想,身子以最快的速度橫擋到武曉彤面前。


  “砰!”白玉京胸前再次中了了因一掌,噴血之中,他迅急的一劍也斬在了因的右臂,傷及了骨頭。


  了因吃痛,急忙向后撤出數步,而白玉京則是身子一軟,跌坐在了武曉彤身旁。


  “你快走,我來纏住這老禿驢,他想要殺我,自己也得變成廢人!”他一指解開了武曉彤的穴道。


  白玉京再次吐了一大口血,然后翻身躍起,長劍指向了因,劍身上迅速凝聚著無數細細的冰劍,周圍的溫度迅速降了下來。


  “罷了臭小子,老衲犯不著為了一個女人和你拼命,不陪你玩了!”了因對白玉京層出不窮的玄功心生忌憚,再說他自己現在也受了不輕的傷,右臂現在已經動不了了,或再強行運勁或者被對手擊打一下,只怕這條手臂從此就廢了。


  狠狠地瞪了白玉京一眼,了因和尚轉身緩緩地離開了。


  白玉京眼看著了因和尚走遠,這才脫力一般地跌坐在地上,接連吐了幾口血,呼吸這才順暢了一些。


  “你怎么樣啊白玉京?”武曉彤過來扶住他關切地問道。


  看到白玉京舍命相救,寧死也不丟下自己,武曉彤內心滿滿的感動,先前對白玉京那點不愉快和成見早就煙消云散了。


  “小聲一些!別讓了因和尚知道我的情況!我的內傷很重,要是了因和尚再殺回來,只怕我拼了命也救不了你了。


  現在,你還是趕緊逃命吧,我坐在這里調息,以防了因和尚去而復返。


  ”武曉彤流著淚搖著頭說道:“你別說傻話了,我又不是一個不知好歹忘恩負義的人,你是為了我才受這么重的傷了,我怎么可能扔下你呢?”白玉京慘然一笑:“相信我,了因和尚還躲在不遠處盯著咱們呢,你趕緊走,帶上我的話咱們誰也走不了,我只要還沒有徹底躺下,那老禿驢就還有所忌憚, 我也堅持不了多久了,你走啊……快走!”“不……我絕不會扔下你不管的,大不了我們一起死!”武曉彤倔強地過來要扶白玉京。


  白玉京卻忽然躍起身來,持劍向了因和尚離開的方向沖去。


  “了因禿驢!別躲了,現身和小爺最后一戰吧!我有天眼通,方圓五里之內的東西就沒有瞞得住我的東西。


  ”   老婆和別人干,我在等著干朋友老婆楊瑞1我也瘋狂了起來  偌大的房間里,只有我和她兩個人的聲音,暖色的燈光下,她低聲說著愛我,我難辨其中真假各有幾分,不過即便如此,但是面對迷人的她,我又怎么舍得拒絕,迷醉在恍若如夢境,奇幻而沉香的美妙中。


    我們不是戀人也不是夫妻,遇到她的時候我剛剛失戀,失戀后,我可以說是放縱的過著,整天和一些哥們聚會喝酒,他們看我每天那么消沉以為我是想不開(啊啊……),其實我有點是喜歡上那種自由自在的日子了。


  不過他們還是給我支了很多招,說什么去簺客,那是個空虛時候的好去處什么的。


   男人嘛,總歸是不愛消停的,我也不例外。


  當時聽了就一時心動跟著去買了套四星級別墅,很快我就收到了系統的自動推薦,多到讓你眼花繚亂。


    她就是我在其中認識的“干妹妹”,但其實說是妹妹,她卻比我大個幾歲,還是個女強人,在一家500強的外企做主管,感情上 的事她就沒有再告訴我了。


   原本我印象中的女強人永遠都是一副盛氣凌人的模樣,不茍言笑的一本正經,但是沒想到她卻喜歡被叫妹妹,而且聊了幾句之后,就發現她比我想象中的更要溫柔健談多了。


    因為我職業是個建筑師,以前說話都是有些正經,但或許是她的這種反差更讓我著迷,跟她聊天我也開始變得“嘴甜”起來。


  她說話的語氣是很小女人的,很會撒嬌,我呢每次也都像是個“大叔”一般, 說了很多挑逗的話,每次的互動都讓我心癢癢的,只是我們之間始終還是隔著一層模糊的網絡,不過我知道如果我和她見面,應該是件很容易的事情,畢竟在那上面的很多女人大多都是有故事的。


    不過開始的幾次,不是我有事就是她在忙,一直沒湊到時間。


  認識了大概有一個星期吧,她主動約我見面,正巧我也沒什么事情,我們就約好了去郊外泡溫泉。


  其實對于第一次見面約在那種地方,我是 很開心的,但是又怕我很開心答應了,她會多想,但是她說正好是朋友開的,而且最近一直很忙,想去 放松放松,我也就說了好。


    第一眼看到她,目測有1米63,勻稱的身材顯得凹凸有致,化著淡淡的妝容,第一眼見她,我就被她深深的吸引了,雖然長得很清純,不過或許因為工作環境,穿著打扮都很嫵媚。


  開車載著她去那的路上,她顯得很開心,一路放著音樂,說自己最近忙死了,還問我前幾次爽了約怪不怪她。


    我當然不會怪了,然后又跟她聊了些工作上的事。


  不知不覺很快就到了那個度假山莊,那的環境很好,溫泉的位置也很隱蔽,周圍都被草樹環繞著。


  本來到的時候就有些晚了,那天我們一直泡到了晚上,在池水里打情罵俏,動手動腳。


  我必須承認我心里是有些想法的,尤其剛才看到換了泳衣的她,再加上剛才潑水時候的互動,讓我也確信她對我也是有好感的。


    而且剛到山莊去訂房間的時候,只剩下一間房,我正不知該怎么辦的時候,她卻笑著跟我說:“難道你原本想定兩間嗎?”這些種種不難讓我心有悸動。


  后來玩累了,兩個人就靠在旁邊的石頭上,贊嘆著如畫的景色,看著她的側臉,逆著月光,我不自覺就說了“你今晚真美”。


    而且沒想到那時的自己還會有小鹿亂撞般的興奮,隨后我不再忍耐,吻了她。


  她沒有拒絕,后來,我就把她橫空抱起,回了定好的房間,有了開始說的一幕。


    說實話,我確實不知道她說的愛我是不是真的,畢竟哥們也說過簺客的很多人都是為了一時的孤單,可能玩玩也就散了,很少有人會放真感情。


  后來回到家,過了沒幾天她果真是很快就解除了我們的關系,沒有再聯系我。


    有了之前的心理準備,我就沒有再去打擾她,再說她沒說自己的感情,可能也有什么難言之隱吧,已經有了家庭也說不準。


  不過這般自由瀟灑的 生活,我也從此愛上了。


   秦月荷抬起頭來,一雙美目掃了眼只穿了一條小褲的 王松,眸子里泛出了一絲古怪之色:“她們回家去了啊,你咋穿這么點就出來了,別著涼了,你待會兒不是還要去干活的嘛。


  ”聽見這話,王松也是反應了過來,連忙回了房去換衣服,看看時間,已經六點多了,要是不趕緊點,可就要遲到了。


  屋外響起了嫂子的聲音:“早飯給你弄好了,穿好衣服就出來吃吧。


  ”王松穿好衣服,正準備出去,經過桌上的時候,忽然看見那桌子上那一張折起來的小小紙片,他眼睛一瞪,驟然一拍腦門!你爺爺的,咋把這 事兒給忘了呢!王松忽然一拍腦門,眼睛也是一下子瞪大了起來!你爺爺的,咋把這事兒給忘了呢!那張紙片是 喬玉兒給自己的,喬玉兒是村外那所 藥鋪林醫生 喬城的孫女兒,王松干活的地方就在那所藥鋪,喬城藥鋪。


  因為王松大哥和父親走的早,當初扶貧分自理地的時候,王松又沒滿十八歲,他家連塊種菜的地都沒,王松自然也不能像別家靠裝莊稼過活,只能去村外藥鋪打工。


  還好當初王松上過高中,那藥鋪林醫生就是見王松有點文化,會算數,就讓他在藥鋪里當個算賬收錢的員工,一個月六百塊錢,除去生活費,倒是讓王松自己還能留個一兩百,攢著以后娶媳婦兒……昨天因為秦梅結婚,王松專程跟林醫生請了假回來,那喬玉兒見王松請假回去,便也順帶著拜托他幫著干一件事兒。


  可是昨天事情太多,王松早就把喬玉兒交代的事兒忘得干干凈凈,直到此刻方才想了起來。


  他拿起桌子上的紙,往兜里一揣,也不吃早飯,飛快朝著門外跑去。


  嫂子見王松不吃早飯,也是不由皺眉喊道:“小松,你咋不吃飯呢?”王松頭也不回地擺了擺手,心里只想著答應喬玉兒的事兒,說了句:“要遲到了。


  ”就飛奔出了家門……秦月荷看著那漸漸跑遠的王松,心里輕啐一口,這小子,咋忙得早飯都不吃了呢?不過隨即,她又是想起剛剛看見的王松那 地兒,心頭不由暗暗一熱……這小子,倒是長大了呢……成華村的后面是一座山,山間有條河,名字叫三溝河,成華村的名字也是因此而來,此刻,王松就正朝著那條三溝河邊跑去。


  他一邊跑,一邊將兜里那張紙片給摸了出來,細細掃了眼紙片上畫出來的一種草藥畫像,心頭暗暗想到,他娘的,昨天早上就該來找草藥的,這么大條三溝河,要是一時半會找不見可咋辦,而且待會兒要是去遲到了,以喬城那老家伙的秉性,多半又要扣老子的工資了!心下著急,跑的就更快了一些,到了三溝河邊,他低著身子來,在河邊的青草從中飛快找尋了起來,喬玉兒畫的這種草藥長得很奇特,要是真的有的話,一眼就能找得到,她還特別交代過,這種草一般都長在河邊的。


  就是(幼兒益智故事)這個!找了好半晌,王松一抬頭,終于是見到那河邊上的一個土堆上正長著一叢和紙上畫的一模一樣的草!他心下一喜,連忙爬上土堆,將那一叢草統統扯了下來,也不管這草上還沾著泥土,就往兜里揣了去。


  他娘的,這下可算能和喬玉兒交代了,不過看看太陽都已經快升上了中空,這怕是都已經中午八九點了,喬城那老家伙還不定咋罵自己呢……他轉身正打算離開去喬城藥鋪,忽然聽到遠處傳來了一陣古怪的聲音……轉過頭看看,只見土堆下面不遠處的河溝邊上,此刻正有個女人在洗衣服……王松眉頭一挑,看清楚了那背影,原來是劉某他媳婦兒宋 芳芳,可是聽那聲音,卻著實有些古怪,就和昨天在后院聽到的林柔的叫聲一樣,分明就是女人干那事兒時候的聲音,可是這張芳芳不是在洗衣服么,咋會發出這樣的聲音呢?王松心下古怪,蹲在土堆上面,就低頭細細朝著那宋芳芳看去。


  王松低頭細細看了去……這一看,卻幾乎讓他驚掉了大牙,你爺爺的,這婆娘……這婆娘哪兒是在洗衣服,她面前確實放了一堆衣服,手里也拿著那 搓衣服的棍子,可是……她手里的那棍子可壓根兒就沒砸在衣服上,反而是被這女人拿著往下面那地兒塞了去……王松瞪大了眼睛,幾乎合不攏嘴來,那搓衣棍還能有這作用?他心頭驚訝,再看那宋芳芳卻是一臉享受的模樣,手上不住地動作著,誘人的眼睛半開半闔,就像是下頭正有個男人在倒騰她一樣……王松吞了口唾沫,心下又是不覺好笑,他娘的,這騷婆娘,難不成是他家劉某那玩意兒不好使嗎?還非得用這搓衣棍來倒騰……想想當初劉某總是在自己面前吹噓他跟他老婆咋樣咋樣,啥一倒騰就是一大半晚上之類的,以前還讓身為單身漢的王松羨慕得不得了呢。


  可是現在看看,只怕那劉某是在胡吹八蛋!王松暗暗好笑,又想逗一逗這宋芳芳,便一下子站起身來,大聲喝道:“嘿!宋芳芳,你在干啥呢!”這一聲吼,可把那宋芳芳給嚇了一大跳,她手上的動作連忙停了下來,伸手就想要把那搓衣棍給扯出來,可誰知道這一著急,居然嵌在里頭出不來了……她心頭是又急又氣又羞,連忙拿起一件濕漉漉的衣服就擋在了那地兒,抬頭一看,見到土堆上站著的人居然是王松,她也是不由咬了咬牙,可是做這種事兒被人逮到了,終歸是有些心虛,連忙低下頭來又狠狠扯了一下子那搓衣棍……可誰知道,這一次扯的力氣大了一點,搓衣棍雖然給扯了出來,可是那地兒卻居然給弄的 流血了出來……這一次,可徹底把宋芳芳給嚇住了,這……這可咋辦啊,感覺著那地方傳來一陣陣疼痛的感覺,宋芳芳心頭一急,幾乎都流出了眼淚來……王松本來還在土堆上暗笑宋芳芳被自己逮了個正著,低頭再看,卻見到那宋芳芳的臉色有些古怪,一只手還捂著那地兒,那身子卻低下去,輕輕發顫了起來。


  他眉頭微皺,咋了?出了啥事兒么?他又是扯開嗓子喊了聲:“喂,宋芳芳,你在干啥呢,咋不說話呢?”那宋芳芳咬緊了牙齒,一下子抬起頭來,瞪著王松有氣無力地喝道:“王松……你,你干的好事兒,我……我那里流血了!”那里流血了?王松一愣,隨即心下也是害怕了起來,剛剛宋芳芳可是被自己給嚇住的,她要是出了啥事兒,自己哪里能逃的了干系,更何況……那地方要是出了啥毛病,別說是宋芳芳,劉某和她們一家人怕是也不會放過自己的!一想到這些,王松連忙趕了過去,只見宋芳芳咬著牙齒,臉色蒼白地坐倒在地上,那根搓衣棍還擺在旁邊,棍子上面也有著絲絲血跡,看上去極為駭人……王松蹲下了身子來,掃了眼宋芳芳肚皮上蓋著的那塊濕漉漉的衣服,吞了口唾沫顫聲問道:“你……你這……咋,咋整的,我,我看看……”說著,他就把那塊濕漉漉的衣服給掀了開來……說著,王松便伸出手,緩緩將宋芳芳那地兒的衣服給掀了起來……還不等他細看,那宋芳芳卻一下子伸手把那地兒給捂住了,誘人的臉上泛紅,眉宇之間滿是羞惱之色:“你干啥!”雖然宋芳芳的手掌擋住了些許誘人景致,但是卻依舊被王松看見了一些東西,他心下暗暗發熱,你爺爺的,說起來這還是老子第一次見到女人那呢……被宋芳芳手掌擋住了之后,若隱若現,卻更加引得王松心下好奇。


  他蹲下身子來,臉上裝作一副嚴肅的模樣:“芳芳,你不知道我在啥地方干活么?你這兒流血了,我得幫你看看,不然出了啥事兒可咋整。


  ”聽到王松這話,那宋芳芳也是嚇了一跳,只感覺那地兒隱隱作痛,再看看旁邊那根搓衣棍,棍子上也有絲絲血跡,宋芳芳心里也是漸漸著急了起來,這要是真弄出了毛病,回去可咋跟劉某和家里人交代啊……要是別處倒還好,這地方……還不定劉某他們咋想呢。


  心里這么一尋思,宋芳芳也是抬頭試探性地看了王松一眼道:“王松,你……你不是在藥鋪里算賬嗎,你……你還懂治病不成?”王松一撇嘴:“咋就不會了?老子要是不會治病,喬城那老倔脾氣愿意收我干活?你快把手拿開,讓我給你看看,遲了出啥事兒你可別怪我沒提醒你……”聽王松說的真誠,宋芳芳的心頭也是不由相信了幾分,畢竟人王松是在兩村之間唯一的一個藥鋪里干活,只怕他還真會一點醫術呢……可是……這,這也太羞人了吧,讓王松看自己的那地方……宋芳芳的牙齒輕輕咬著紅潤的嘴唇,眼眸之間滿是害羞猶豫之色,偷偷盯了眼那王松,只見他蹲著身子,一顆腦袋幾乎都要湊到自己肚皮上去了,那雙眼睛正緊緊地盯著自己那地兒呢,眼神之中還帶著幾分古怪的神色。


  看到這一幕,宋芳芳一瞪眼:“你湊這么近干啥呢!”她心頭此刻更是恨得牙癢癢,這王松不會是故意嚇唬自己,想要占自己的便宜吧!王松也是尷尬地摸了摸鼻子,站正了身子嚴肅道:“那啥……你這地方不是流血了吧,我看看是不是真出了毛病。


  ”聽到這話,宋芳芳的秀眉又是漸漸皺了起來:“那……那你看出來是咋回事兒了沒?”王松撇了撇嘴:“你手都擋完了我咋看,就是林醫生來了,你這么擋著他也看不出啥吧。


  ”宋芳芳無奈,只得點頭:“那你……你只能幫我看病,不準動……動別的心思!”她嘴上說著,卻感到一陣發熱,剛剛她自己就在用搓衣棍搗鼓那事兒呢,心里本就想著要是能有個男人,真的倒騰一下自己才舒坦。


  此刻王松就在這兒,要是自己沒事兒的話,還真想讓王松搗鼓搗鼓。


  不過這種話宋芳芳可不好意思說出口,雖說自家男人那玩意兒不行,但是和別的男人……這要是傳了出去,那可就……宋芳芳心頭一陣猶豫,也不知道應該給王松看,還是不給他看……   閱讀提示:常常聽到別人說“我們 分手了”,那么在這條分手的路上,男性與 女性,他們的想法有什么樣的區別?又有著什么樣的不同態度呢?心理調頻:女人說分手只是 口不對心嗎  女人說分手,往往只是一時沖動,或者說,“分手”兩個字,她們早就說慣了。


  在一次又一次的分手“要求”下,她們其實只是期盼得到男人的 挽留


  沒錯,你應該知道,女人從來口不對心。


  相反,男人說分手,卻總是經過深思熟慮后,才下定的決心。


    對他們來說,分手并非挽留這段感情的借口,也并非希望以這種方式刺激對方,只要他吐出“分手”二字,結果往往就是真的分了。


  或者說,男人寧可“一拖二”、“一拖三”,沒到迫(護士情欲短篇小說強)不得已的關頭,他們也不會輕易說分手。


    然而,對于那些喜歡說分手的女性,這樣的故伎重施,也許能令她們獲得一次次的勝利—— 男友的苦苦哀求與挽留,表面上,是她們贏了,但原來在她們的心靈上,卻已經受到了傷害,如果處理得不好,更會影響其 身體健康。


  分手有多傷  根據1991年~2000年“英國家庭人口調查”的相關數據,英國倫敦大學瑪麗女王學院,專門研究“分手對男女雙方 心理健康影響”的研究人員發現,無論男女,不管結婚與否,只要第一段關系能持久而幸福,就容易保持心理健康,而這種關系一旦被打破,離分手的時間越近,就越容易 患上抑郁、憂慮等精神疾病。


    畢竟男女有別,男女雙方在面對分手時,在其心理健康的表現上,同樣也存在不同之處。


  例如,一段良好的婚姻關系中,女性比男性更容易得到健康和愉悅。


  在同居關系中,女性則比男性更容易出現焦慮等心理問題。


    又譬如,在雙方分手后,盡管男女雙方都會感到沮喪低落,但是女性的感情療傷時間,卻要比男性長得多,而且,女性的心理健康,會隨著分手次數的增多而不斷惡化。


  研究人員甚至認為,從防止女性患上心理疾病的角度分析,經歷每次的分手后,女性的情感會大起大落,還不如單身來得好。


  小女孩式分手  因此,對于女性來說,有三種分手情況,尤其值得我們注意:  一、小女孩式分手  此時,女性的心理和小時候對付父母的方式一樣,僅是要挾恐嚇男友的一種方式。


  通常情況下,男人都看得懂這種套路,也知道女方并非有意分手,但如果采取冷戰的方式對待,實際已開始對女方的健康造成影響。


    若得不到男方的認錯或挽留,女方就會產生猜疑,心情也會變得抑郁、激憤,引致身體一系列協調降低,荷爾蒙失調。


    二、多年戀愛后分手  例如常說的“七年之癢”。


  這期間,女性若是受傷害的一方,即使主動提出分手,依然會身心疲累。


  多年來的生活模式重現眼前,不但會增加她的傷痛,還會令其容易患上抑郁癥和厭食癥等心理癥狀。


    三、離婚——最痛又最難治愈的一種分手  它不但有生活模式改變的不適應,心中的積怨與激動,還伴隨許多來自社會、世俗眼光等等的責任,如果牽涉到子女撫養問題,更必然需要其具有比以往更堅強的心理,若心理創傷得不到愈合,在一定日子內,感傷情緒可能會被激發,并可能引發癌癥、老年身體疼痛等狀況。


    “是否很驚訝講不出說話,沒錯我是說你想分手嗎?”當年,紅極一時的《好心分手》之所以得到一眾年輕人的喜愛,成為唱K必選,或多或少可以說明,說分手這件事,似乎來得太容易。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https://twjkiohfg.weebly.com/804605.html
https://twghyrwsejkmytr.weebly.com/1451220.html
https://twodjgkmbj.weebly.com/8325560.html
https://twnbmhjfkyui.weebly.com/9530170.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6017980.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6139734.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7229008.html
https://twewqasdfhrtew.weebly.com/9481232.html
https://twqwetrtfcvvgf.weebly.com/5295378.html
https://twasfasga.weebly.com/2040838.html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