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tailhall

成人情趣 爱之谷官方商城 10浏览 0评论 收藏
high tail hall


“都三个月了还不发工资,靠。


  ” 看着公告, 阳顶天竖起中指。


  阳顶天所在的红星机械厂,效益一直不好,这几年,基本处于半停产状态,工资少不说,还经常两三个月不发。


  不发也没办法,阳顶天转身往山上走。


  红星厂背靠绵绵大山,山上野物(比尔.盖茨后来成为橡树了吗?)什么的很多,阳顶天利用厂里的材料,做了一把手弩,经常打只野鸡野兔的,回家里改善生活。


  上了山,远远的,看到前面有一个人,那背影有些熟悉。


  “像杨 麻子啊,他怎么跑山上来了。


  ”杨麻子是福利科的副科长,有点小权,平时下巴昂在天上,阳顶天赖得理他,不过杨麻子上山,有些稀奇。


  杨麻子往东头去,阳顶天就往西面走,西面陡,有崖,不过看得远。


  “麻子有鬼,我看看。


  ”阳顶天抱着这个心思,飞快的上了崖顶,往下一看,杨麻子正往下面的山坳里去。


  山坳里一片松树林里,这时林子里出来个 女子,冲着杨麻子招手。


  “果然有鬼。


  ”阳顶天一下子来了劲,仔细一看,那女子好像是蒋寡妇。


  “那可是个浪货,难道他们……”阳顶天正想着,就见杨麻子加快脚步迎上蒋寡妇,两个人一下搂在一起,进了林子,竟就抱着啃了起来。


  “蒋寡妇竟然偷上了杨麻子?”阳顶天看得又惊又喜:“今天可是给我看着好戏了。


  ”不过看着看着,他又转开了心思。


  蒋寡妇年纪不大,就二十七八,是旁边村里的农民,老公车祸死了,就在厂边上开了家小卖店,因为长得俏,不少青工经常去他店里转悠,阳顶天也是一个。


  但一般青工都没什么钱,转来转去的,也占不到什么便宜,没想到她却跟杨麻子偷上了。


  “妈妈叉的。


  ”阳顶天越想越怒,随手检起一块石头,猛地就扔下去,正落在林子里,虽然没打着人,却 吓得杨麻子两人一下子跳起来。


  阳顶天捂嘴偷笑,悄悄缩头,不想没注意脚下,突然一栽,就从崖下滚了下去。


  一路滚到崖底,在一株老树茬子上一撞,晕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阳顶天醒了过来,还好,没什么大碍,就脑袋有点痛,摸一下,后脑一个大包。


  “晦气。


  ”阳顶天呸了一声:“这种事,果然看不得。


  ”摸着脑袋,还痛,有些晕晕沉沉的,脑子里又有些奇怪的记忆,就好像做了个梦,梦中自己成了桃树精,身边无数的桃花,却都是美丽妖娆的女子,围着他唱啊跳啊。


  “真要是桃树精就好了,后宫三千啊。


  ”阳顶天自己打个哈哈:“可惜是个白日梦。


  ”绕路出来,却看到一个女子往山上爬。


  阳顶天眼晴一亮:“咦,那不是 梅悠雪吗?”梅悠雪是厂里的技术员,正牌的重点大学毕业的,为人清冷,素常带着一点傲气,红星厂三朵花,她被公评为梅花,又因为她不好接近,所以得了个外号:雪里寒梅。


  “梅技术员。


  ”阳顶天走出去,打招呼。


  “阳顶天。


  ”梅悠雪也看到了阳顶天:“你也在山上啊。


  ”“我轮休。


  ”阳顶天看她手上提着个小 篮子:“你来采 蘑菇啊。


  ”说是看小篮子,其实在梅悠雪身上狠狠的挖了一眼。


  梅悠雪上山,穿得简单,上身一件红色的长袖衫,下面是一条牛仔裤,有点旧,但还是掩不住那傲人的身材啊。


  “是啊。


  ”梅悠雪没留意阳顶天的目光,往两边山上看:“我也休息,看有蘑菇采没有。


  ”“这两天 采蘑菇的多,附近的怕是采光了。


  ”阳顶天随口应着,也往山头看,眼前突然现出一片景像,好多的蘑菇。


  “也是啊。


  ”听了阳顶天的话,梅悠雪似乎有些失望:“没有也没关系,就当爬山了,我先走了啊。


  ”“那边山上没有了。


  ”看梅悠雪往东边山上走,阳顶天 忍不住开口。


  “你怎么知道啊。


  ”梅悠雪回头。


  “我当然知道。


  ”阳顶天冲口而出:“而且我知道哪里有,你要真想采蘑菇,我带你去。


  ”先前看到的景像,让他有些犹疑,但面对梅悠雪这样的美女,他又忍不住,平时很难接近梅悠雪,即便当面碰上了,打声招呼,她也就是点点头,现在借着这个机会,要是一起去采蘑菇,那就爽呆了。


  “真的啊?”梅悠雪有些怀疑的看着他:“你知道哪里有?”“我当然知道。


  ”阳顶天拍胸膛:“我天天在山上转的,这山上没有我不清楚的,你跟我来就行,包你采一大篮子。


  ”“好。


  ”梅悠雪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来了。


  阳顶天 在前面带路,转过一个山脚,前面一片小林子,他一看,好像把林子看穿了,只见林中好多蘑菇,一窝一窝的。


  “这到底是刚撞树上得了后遗症眼花呢,还是真能看穿啊。


  ”阳顶天自己心中也疑惑。


  加快脚步,到林中,拨开一丛草,果然就看到一窝蘑菇,再拨开一丛草,树根下面,一大窝蘑菇。


  “哇,好多的蘑菇。


  ”梅悠雪也看到了,喜叫出声,就开始采蘑菇。


  阳顶天却傻在了一边。


  “难道我 出了天眼?”他这么想着,看梅悠雪蹲在前面,牛仔裤包着的那个臀,漂亮极了。


  他忍不住就用力看过去。


  “能看穿不?”可惜,并没有看穿,也不知是梅悠雪的牛仔裤太厚呢,还是他的天眼功力太低。


  梅悠雪采了一窝蘑菇,一回头,看到阳顶天站在那里,不采蘑菇却盯着她后面看,自然知道 他在看什么。


  她以前很讨厌厂里的青工盯着她屁股看的,不过这会儿心里高兴,倒是没生恼,只是站起身来道:“你怎么不采蘑菇啊。


  ”“我不怎么吃蘑菇的。


  ”阳顶天也有些尴尬,忙移开眼光。


  “不喜欢吃也可以卖啊。


  ”梅悠雪说着,又看到一窝,没多会,她篮子就满了。


  “呀,这里还有,那里还有,好多哦,可是,我篮子装不下了。


  ”她一时为了难,看着她雪白的俏脸微皱着眉头的样子,真就像一朵雪里的寒梅在风中招摇,阳顶天忍不住又冲口而出:“这有什么难的,编只篮子就好了。


  ”梅悠雪惊喜的看着他:“你会编篮子吗?”“这有什么难的。


  ”阳顶天随口应着,到旁边,他眼中看到那边有树藤,转过去,果然就有,真好像出了天眼一样。


  最怪异的是,他平时是不会编篮子的,但这会儿,好像自然而然就会了。


  还有个怪异的,那树藤很坚韧的,可阳顶天伸手,毫不费力就扯断了。


  阳顶天手脚飞快,以树枝为骨架,以树藤为经纬,没多会儿就织了一只篮子。


  “呀,你手好巧的呢。


  ”梅悠雪接过篮子,发出惊喜的夸赞。


  居然能得到梅悠雪这样冷傲美女的称赞,阳顶天一时也有些飘飘然起来,又琢磨:“好奇怪,难道我真是给树精附体了?不会吧,可如果不是,又是怎么回事?”“呀。


  ”梅悠雪突然一声惊叫,身子踉跄往后退。


  “怎么了。


  ”阳顶天吃了一惊,急忙迎上去。


  不想梅悠雪脚下一绊,一下跌在他怀里。


  阳顶天忙伸手抱住她:“怎么了?”“蛇,蛇。


  ”梅悠雪惊叫。


  随着她的叫声,果然是有一条蛇,从树丛后游出来,往旁边游去。


  阳顶天心中猛然生出一个念头:“回来,往这边来。


  ”他这念头一生出来,那蛇儿竟然真的就回过头,往这边游过来。


  “呀,它过来了,呀,它会咬人的。


  ”梅悠雪吓得尖叫,她本来已经站稳了,这时一急,竟然一下扑到了阳顶天怀里,而且用了一个阳顶天完全没想到的动作,她双手勾着阳顶天脖子,身子一跳,双脚竟然盘到了阳顶天腰上。


  阳顶天本来只是试一下,顺便逗一下梅悠雪,再也没想到,梅悠雪惊吓之下,会有这么一个动作。


  “别怕别怕。


  ”阳顶天惊喜交集,也不客气,双手就托着了梅悠雪身子,抱着后退,心中却叫:“跟上来跟上来。


  ”那蛇真的就跟上来了,梅悠雪回头看到这一幕,更是吓得尖叫:“它追上来了,它追上来了,快跑。


  ”阳顶天就这么抱着梅悠雪,跑出了好大一段,这才让那蛇游开。


  阳顶天心中得意:“上次五四青年节,白眼狼邀梅悠雪跳了一只舞,那个吹啊,要是看到我这么抱着梅悠雪,那还不妒忌死。


  ”“它没追来了吧。


  ”看到蛇没追来,梅悠雪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从阳顶天身上下来,看一眼阳顶天,脸上红红的,随又急起来:“啊呀,我的蘑菇。


  ”“没事,你在这里,我帮你去拿回来。


  ”“会不会有蛇。


  ”梅悠雪先前吓着了,这时还往两边看。


  “有可能有。


  ”阳顶天就点头。


  “呀。


  ”梅悠雪吓得叫了一声,就往他身边靠了一点,胳膊都挨着阳顶天胳膊了,一股子淡淡的香气钻入阳顶天鼻中,清淡幽雅,真是好闻极了。


  “要不你跟着我去。


  ”阳顶天出主意。


  “那条蛇……”梅悠雪还害怕。


  “没事,我走前面。


  ”阳顶天说着,走在前面,梅悠雪紧跟着他,还是怕,两边乱看,阳顶天就道:“别怕,我牵着你吧。


  ”他本来只是试一下,谁知梅悠雪马上就伸过手来,真的就紧紧的牵着他的手。


  梅悠雪的手纤长柔美,握在手里,就仿佛握着一束丝。


  阳顶天只读了高中就顶职进了厂子,读书不多,真的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种手感,只是心中有一种喜爆了的感觉:“我要是牵着她手去厂里溜一圈,那面子就大发了。


  ”到林子里,提了两篮子蘑菇,下山,梅悠雪道:“阳顶天,谢谢你,我只要一篮,另一篮你拿回去吧。


  ”“说了帮你采的。


  ”阳顶天摇头:“我不喜欢吃蘑菇。


  ”“我也吃不了那么多啊。


  ”梅悠雪有些发愁。


  “去卖给肖奸商啊。


  ”阳顶天出主意。


  红星厂靠山,厂里职工没事到山上捡点山货,就有人来收,这人叫肖志强,小气抠抠的,青工们就叫他肖奸商。


  “就是不太好意思。


  ”梅悠雪有些犹豫。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帮你提着去。


  ”阳顶天把两篮子蘑菇都提了,到收货点,已经有不少职工家属提着篮子在等了。


  阳顶天把篮子放下,道:“梅技,放这里了,我先回家。


  ”回到家,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又想起梅悠雪,心里痒痒的,给自己找理由:“去看她把蘑菇卖了没有。


  ”    中国新歌声2 达布希勒图背景资料微博系首都经贸大学 新生  《中国新歌声2》第三期迎来一位叫达布希勒图的学员,他用一首 蔡依林的《 第三人称》,获得了导师的冲刺。


  最终成功加盟了周杰伦的战队。


  很多人想了解关于达布希勒图的更多资料,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吧。


    达布希勒图个人资料微博  达布希勒图,来自新疆西北部的蒙古族学生,今年刚刚从七宝中学毕业,并且被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录取。


  达布希勒图阳光帅气,有“音乐小王子”之称。


  在学校就读期间,他自编自弹自唱创作的二十多首 歌曲蹿红网络。


    一首《梦想实现的地方》唱出了他对七宝中学“全面发展,人文见长”办学理念的深度理解,这首歌也成为七中学生每天晚自修结束时最期待、最舒展的旋律;  一首饱含深情的思乡曲《青色的故乡》,唱出了他对家乡博尔塔拉的一往情深;今年他在毕业典礼上和小伙伴们一起深情 演唱改编自《成都》的歌曲《七中》,更是唱出了七中学子对母校的深情和眷恋。


    中国新歌声2达布希勒图背景资料微博系首都经贸大学新生  登上《中国新歌声》的舞台,一直是达布希勒图的理想之一,今年他在积极备战高考、并最终被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录取(啊啊啊好棒)的同时,也在不断磨练并提升自己的演唱实力,在学校声乐教师的精心指导和极力推荐下,顺利通过‘海选&quo;。


    六月初达布希勒图就着手参与节目组的相关集训活动,于7月13日在浙江国际影视中心录制完毕,获得了新歌声导师组的一致认可,顺利进入心仪导师战队。


    达布希勒图演唱的《第三人称》创作背景  《第三人称》是由王永良作词,林俊杰作曲,KennC编曲,台湾女歌手蔡依林演唱的一首歌曲。


  收录在蔡依林发行专辑《呸》中,于2014年11月10日在全球首播,同时是韩剧《诱惑》台湾版片尾曲。


    《第三人称》于2015年5月获得全球流行音乐金榜的年度20大金曲奖。


    歌曲的意境就跟歌名一样,歌曲描写了在 人生或爱情的困境里,有时会跳开,采用第三人称角度,与自己保持距离,随着时间游走在自我逃避与自我和解的拉锯中。


    歌曲通过这个神秘角色的第三人称视角,让人体会走过爱情或人生困境后的希望与可能性。


  最终达布希勒图凭借对词曲的重新演绎,获得了周杰伦的青睐。


  有网友表示,达布希勒图是来搞事情的。


   张医生,人家这里好痒怎么办? 莫晓梅最近觉得两腿间很不舒服,一开始她怀疑是去地里除草被虫子咬了,可是几天下来,她每天晚上都会做梦,醒来后,两腿间那块芳草地就会奇痒无比,而且湿漉漉的。


   望着有些娇羞,两眼水灵灵的莫晓梅, 老张不免心动了。


   莫晓梅是村长的姑娘,今年不到二十岁,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在村里出了名的美少女。


   很多青年小伙子都想追求她,但是村长眼光高,看不上。


   老张作为村里的唯一的男医生,平时借着看病的机会,看过不少村里 女人的屁股。


   但是对莫晓梅这个粉嫩白皙的大姑娘,他还是很渴望接触一下的。


   今天终于送上门来了,老张心里打起了算盘。


   他一眼就看出来,莫晓梅这是做了春梦,到了情窦初开的年龄,想男人了。


   这里痒吗,还是这里? 老张让莫晓梅坐下来,为了方便,他把门关上了,伸手在莫晓梅的大腿上摸了摸,很滑腻,又朝裙子里摸了一下。


   哎呀,就是这里,好痒的,张医生,怎么办才好。


   莫晓梅心慌意乱的,本来两腿间就痒,让老张的手碰了碰,好像更痒了,连忙夹紧两腿。


   这里是偏僻的大山村,信息不发达,即便是村长的女儿,也没读什么书,全都是靠种地为生。


   像莫晓梅这样年龄的姑娘,很多不懂男女之事。


   这也是老张在这里当医生的原因之一,乐得其所。


   你最近做梦,是不是有什么东西碰你的腿还有胸部? 老张一本正经的,欣赏着莫晓梅年轻漂亮的好身段。


   她发育的真好,皮肤又很白嫩,娇羞的脸蛋更是诱人,让人想要亲几口。


   哎呀,张医生你真的是神了,你咋知道的呀? 莫晓梅很吃惊,她认为自己来对地方了,虽然痒的那个位置很羞于启齿,但是,她也没办法才来看医生的,现在听老张这样说,和梦里对上了,忽然变得欣喜,也没有那么多顾虑了。


   还有什么,你要如实告诉我。


  老张暗暗好笑,一个小丫头片子还不好哄? 他可是五十好几的男人了,什么女人没见识过。


   只是几年前老伴走后,他就很难熬了,身体很硬朗,那方面的需求依然很强烈,却苦于没有女人陪床。


   原本想来这大山村,安安静静的度过余生,没想到却发现这里景美女人更美,激发了他的兴趣和欲望。


   那个,不好意思说嘛。


  莫晓梅咬了咬红唇,想起两腿间的痒处,感到很害羞。


   老张当然明白了,就说道:你把手给我看看。


   干啥?我妈说,不能让男的随便碰呢。


  莫晓梅有点娇羞,虽然没什么学问,但是也知道,女人的手不能让男人随便摸的。


   看病呢,给你 检查啊,你乱想什么呢?你妈能干,你让她给你止痒,别来找我。


  老张故意吓唬她,板着脸假装生气。


   别,别呀,是我想多了,给。


   莫晓梅急了,连忙把手递过去。


   老张暗暗高兴,小丫头,还搞不定你了? 他一把抓住了,抚摸着她细滑的小嫩手。


   年轻就是好啊,多光滑多粉嫩,立刻激发了他的冲动,握着少女的手,简直好像忽然间回到了初恋的时候,青春焕发。


   那个,张医生,检查出来了吗? 莫晓梅被老张摸的痒痒的,反而觉得两腿间更难受了,俏脸红扑扑的。


   只能初步确定,那个,还需要进一步检查的。


   老张眯着眼,有些舍不得的松开了她的手,免得她怀疑自己的企图。


   还要咋检查?莫晓梅眨着大眼睛问。


   老张盯着莫晓梅鼓鼓的胸脯,吞了吞口水,她穿的严实,看不见乳沟,但是可以想象到,是多么的粉嫩雪白,握在手里,肯定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我问你,你这里是不是很涨?老张指着她的胸脯。


   莫晓梅用手捂了捂,睁大了杏眼,连忙点头。


   你简直神了呀,这你都知道呀,我真是找对人了。


   此刻,莫晓梅简直对老张佩服的不要不要的。


   那当然了,全村老少都找我 治病,我还能看走眼,你要想好起来,得让我检查胸部。


   老张觉得自己这样做有点不道德,可是他实在忍不住这少女的诱惑。


   啊,这里,要 脱了衣服看吗?莫晓梅感到羞涩,很难为情。


   那当然了, 隔着衣服我怎么检查?老张故作生气。


   不,不好吧,我娘说,这里,只能给未来丈夫看,你又不是我男人怎么行。


  莫晓梅惊慌失措。


   老张自然不肯就此罢休,立刻一瞪眼,气恼的说道:我实话告诉你,你这个病很严重,不给我检查那里,你会疼死痒死的,算了算了,你走吧,免得你胡思乱想,我要睡觉了。


   莫晓梅见老张生气了,一听那话吓坏了,连忙摇头。


   别,我,我可不想死,张医生你要救救我呀。


   你回去找你娘去,免得说我不该看你那里,你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给你说半天,没收你钱呢。


  老张扭过头去。


   啊,不要,那我求你了还不行吗,我这就脱了衣服给你检查。


   莫晓梅哪儿知道老张在吓唬她呢,她只觉得自己真的要死了呢,立刻把上衣脱下来了。


   很快,她上身只剩下一个 裹胸布,缠着她雪白丰满的胸脯。


   老张一下就看傻眼了,果然,比想象的还要好看。


   他的手有点发抖,伸过去摸,隔着裹胸布,都可以感受到柔软和饱满。


   莫晓梅喉咙里嗯了一声,非常的销魂。


   她红着脸,闭着眼,娇羞的不行。


   那个,张医生呀,检查好了吗? 被老张揉着胸脯,莫晓梅觉得浑身都痒了。


   没有呢,你现在什么感觉?老张加大了手上的力道,盯着莫晓梅的胸,感觉两只白兔随时会跳出来。


   我,我觉得更痒了,好难受呢,哎呀张医生我是不是要死了呢。


  莫晓梅没有被男人这样摸过揉过,是第一次,所以根本无法形容,她还下意识的用手在两腿间挠了挠,那里好像又湿了。


   的确有点严重啊,我要仔细检查清楚,所以,你要把裹胸布也脱了,最好,连裙子也脱了,我给你做全身检查。


  要不然我帮你吧。


   老张有点迫不及待了,浑身燥热,裤子已经顶起来了,真想抱着莫晓梅亲个够。


   他开始扯她的裹胸布,不满足隔着衣服摸,甚至,很想看看她两腿间的芳草地,少女的身子,肯定别有一番美丽啊,想想他就激动不已。


   好,我,我自己来。


   被老张吓唬住的莫晓梅,现在简直是言听计从了,慢慢的把她胸前的裹胸布扯下来了。


   老张咕咚一声吞了口水,盯着莫晓梅的胸,眼睛都直了。


   那一层布条落下来后,圆滚白皙的双峰,慢慢的弹跳在了眼帘,白里透红…… 老张紧盯着莫晓梅的胸前,迫不及待的,把手伸了过去,慢慢的摩擦起来。


   莫晓梅脸颊绯红,眼神有些迷离,喉咙里忍不住发出嘤嘤声。


   嗯,你弄疼人家了。


   老张心里暗喜,这姑娘果然不懂男女之事,都这样了还不拒绝,看样子有戏。


   使劲的用手捏了捏,那手感太美妙了,老张忍不住想咬一口。


   但是又不能直接这样弄,担心莫晓梅怀疑。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这里不舒服呢?老张边揉边问。


   对呀,有些难受,我这是怎么了呀?莫晓梅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些害怕。


   你这里面,染了病,有毒素在作怪,需要吸出来,用手还不行,得用嘴巴。


   老张揉搓着莫晓梅的酥胸,观察她的反应。


   啊,可,可要怎么吸呢,你帮我吗,这样不太好吧? 莫晓梅害羞了,可是又担惊受怕。


   我帮你的话,的确是不太好,你一个姑娘家家的,不方便吧,但是我是为了给你治病,你要是嫌弃我这个糟老头子,那算了,回去自己弄去,不过,你要是弄不好,这毒素会传染全身上下,到时候你无药可救了呢。


   老张欲擒故纵,干脆松开了手,假装一本正经。


   莫晓梅被吓的不轻。


   别,别呀,人家不会弄,那要不,你帮我吧,我不嫌弃你,我不想传染了。


   这可是你说的,那好吧,你把眼睛闭上。


   老张暗暗欣喜,又攀附上了她的胸口,低头就凑了过去。


   嗯,呀,有点疼,你轻点张医生。


   莫晓梅又羞又急,她很听话的闭着眼,觉得那里痒酥酥的。


   被老张那样弄,软绵绵的麻麻的,说不出来的感觉。


   好像有些舒服,又有点难为情。


   她不停提醒自己,这是为了治病排毒。


   老张见她脸颊通红,嘴唇红润,浑身发抖了,越发的来了渴望。


   裤子涨的顶起来了,忍不住隔着衣服磨蹭她的腿。


   少女的香味扑面而来,她那柔软有弹性的胸部,让人爱不释手。


   让他几乎是无法自拔,忍不住搂着她的小蛮腰。


   他的手,朝她的大腿摸过去,想去摸她的屁股。


   哎呀,你干什么呀张医生? 莫晓梅那里当然最灵敏了,连忙并拢两腿,紧张起来,睁开眼了。


   别动,你身上的毒素开始蔓延了,不要说话,你看看,你嘴唇都变色了,我要帮你把毒素吸出来,从你的嘴唇开始。


   老张其实是想吻莫晓梅,少女的吻,肯定特别有味道,他很渴望。


   噢,好的,知道了。


   莫晓梅又闭着眼,老张吞了吞口水,凑到她红润的唇边,立刻吻了上去。


   又湿润又芬芳,她开始娇喘了起来。


   嗯,嗯。


   莫晓梅被吻了,觉得嘴唇软麻麻的,带着老张的口气,不由皱眉,喉咙里发出呻吟。


   老张不满足这些,想要她的小舌头,可是她的嘴唇抿着,牙齿咬的很紧,看样子很紧张。


   放松,你嘴里也有毒素了,把舌头伸出来,我帮你排毒。


  要不然你会死的。


   老张连哄带骗。


   莫晓梅不想死,犹豫了一下,听话的伸出了小舌头。


   老张直接轻咬着莫晓梅的舌头,把他的舌头也伸出来,吸允着,不停的吻着。


   果然很香甜,像是山村里花草的味道,甘甜可口又清晰自然。


   让老张有一些沉醉了,他边揉着她的胸脯边吻着她,感觉自己要爆炸了,忍不住朝莫晓梅的两腿之间顶着。


   哎呀,什么东西。


   莫晓梅隔着衣服,感受到老张裤子里硬邦邦的,还很火热,她慌了,赶快伸手推开。


   老张有点心虚,松开了莫晓梅。


   我这是给你解毒呢,你躺下来。


   看着莫晓梅娇羞无比,清纯可人的样子,老张心一横,反正机会就在眼前,不能错过。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来个干脆的,到底是要瞧瞧,这年轻姑娘的身子。


   莫晓梅躺下来了,眨了眨大眼睛,下意识的用手捂着胸。


   张医生,现在要怎么样嘛。


   我发现,毒素已经蔓延到你的两腿间了,你自己摸摸看,是不是很湿润? 老张敢肯定,莫晓梅没有经验,也没有被男人弄过,被自己刚才这么挑逗调情,两腿间应该早就湿淋淋了。


   莫晓梅点点头,伸手到裙子里,摸到内裤里,果然是湿了,她以为是毒,吓的一哆嗦。


   哎呀,真的有,我做梦的时候就有,张医生这怎么回事。


   别害怕,这是你身(老板和我在办公室爱爱)上的毒,我要检查一下你那里,才可以确定。


   怎么,怎么检查呀? 当然是要脱了内裤。


  老张盯着她两腿间看,心里也是砰砰跳,不知道她会不会愿意。


   啊,那怎么好意思,我妈说这里只能给自己老公看的。


  莫晓梅娇羞的闭了闭眼睛。


   我知道啊,所以我不勉强你,但是,你想想看,是你的命重要,还是什么呢,如果你觉得为难,我可以不帮你检查,但万一你有事就不能怪我。


   听老张这样说,莫晓梅顿时六神无主,恐惧战胜了娇羞。


   好,好,我脱了让你检查。


   莫晓梅又羞又急,慢慢的,把手放在裙子上,先把裙子褪去了,两腿间就只有一个小裤衩包裹着。


   裤衩上,还湿了一片。


   老张非常渴望看见她两腿间的芳草地,那里肯定和年纪大的女人不一样,应该会很美的。


   快点吧,不要让毒扩散了,我到时候也没办法,给我检查。


   老张催了起来,免得夜长梦多,趁着她还糊涂的时候,要趁热打铁。


   嗯,这就脱呢。


   莫晓梅满面羞红,闭着眼,缓缓的,把她的内裤朝大腿退了下去。


   老张只觉得热血沸腾,瞪大眼睛,盯着莫晓梅那雪白的两腿间。


   终于,莫晓梅把内裤退下去了,露出了少女的芳草地。


   好漂亮,不愧是少女,这里没有被人碰过,还是一块禁地。


   干净又粉嫩,而且居然寸草不生,是光溜溜的。


   果然,很纯洁啊,这姑娘,就是传说中的白虎了吧。


   老张感到很激动,他还是第一次看见,成熟的大姑娘,两腿之间长的是这样的。


   很美很动人,他几乎忍不住,想要过去,占有莫晓梅,得到这个人如花似玉的姑娘。


   那个,张医生,你别那样看人家嘛,好难为情的,你开始检查吧。


  。


   莫晓梅虽然万分羞涩,可是她不停提醒自己,这是为了治病,为了给自己排毒。


   好,好,非常好,我这就开始了,你要忍着点。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