雛鶴愛

跳蛋有什么用 爱之谷官方商城 21浏览 0评论 收藏
雛 鶴 愛


因为太过激动,高 雯馨激动着,就发现说错了话,连忙停了下来,小脸一片微红,都不太敢看我了。


  我 内心偷笑,但脸上却浮现出一丝尴尬的表情……高雯馨脸红了一阵子,不过很快就带着这一丝娇羞坚毅的看向我 说道:“ 陈叔,就让我 帮你揉揉吧,没事的。


  ”我内心兴奋到了极致,但我表面上,却装作一副很为难的样子,犹豫了一下, 点头说道:“好吧,那陈叔把裤子给拿掉。


  ”说着,我就要拿掉裤子,高雯馨啊的一声,脸蛋微红:“还要tuo裤子吗?”我苦笑着点头:“是啊,不这样的话,就没办法揉了啊。


  ”“嗯,那你拿掉吧。


  ”高雯馨脸色发烫。


  我偷笑一声,迅速就把裤子给拿掉了,只剩下一条四角裤,躺在高雯馨的面前,高雯馨 看了一眼,红着脸问我:“陈叔,你大腿是哪里受伤了啊?”我老脸一红,抓着她的手,然后就放在 了我大腿根部,距离那里很是接近,几乎只要一个不慎,就可能会 碰到我那里。


  高雯馨也没想到 部位会这么隐秘,她偷瞄了我那里一眼,支支吾吾的问:“是这里吗?”我假装很疼,轻轻的点了点头,但是却十分享受她碰到我大腿的感觉。


  高雯馨没说什么,只是红着脸低下头,把手伸过来,轻轻的开始给我揉了。


  因为距离那里实在是太近了,没揉几下,高雯馨的手就碰到了我的那里,她手上一颤,脸色更红几分,但却强忍着没收回手,继续帮我按了起来。


  而她的手碰到我那里的一刹那,我舒服得都快要叫出来了,那种感觉使得我浑身火热,简直美妙到了极致啊。


  我忍不住眼神火热的盯着高雯馨,高雯馨半坐在床沿,认真的给我揉着,我盯着她那前面被包裹的两团,以及那妖娆的小蛮腰,还有那娇羞的小模样,使得我呼吸渐渐急促起来,同时下面也有了强烈的反应。


  虽然有些怕被高雯馨看见,但 我还是心脏狂跳的期待起来,待会高雯馨看见我那里,会是什么反应啊?她那么久没碰过这玩意了,说不定看一眼,就会勾起那种心思呢?此刻的我,又是激动,又是紧张。


  揉了几下,高雯馨的手,再一次不小心的碰到了我的那里,我舒服得都快叫出来了,而这时候,高雯馨似乎也反应过来有些不对劲了,她疑惑的抬起头来,看了我下面一眼。


  也就是这一眼,高雯馨的脸,如同被抹上了红霞一般,整张小脸蛋红的十分可怕,她赶忙把头给低下了,不过在低下的那一刹,她似乎又偷偷的看了一眼那里,眼中闪过一抹异样的色彩。


  “陈叔,你大腿,腿应该好多了吧,揉得也差不多了吧?”(姐弟乱欲)高雯馨支支吾吾 的说道。


  我也老脸一红,说道:“雯馨,不好意思,陈叔没别的想法,也没那种意思,就是想上个厕所,所以憋得厉害。


  ”我故意这样解释着,是怕高雯馨不理我了。


  高雯馨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她抬起头,忍不住又悄悄的看了我那里一眼,这才说道:“陈叔,你要不要先去上个厕所,然后我再给你揉?”我摇了摇头,假装可怜,苦笑着道:“这里越来越疼了,还是等你揉完了再说吧,这会儿下床太疼了!”说着,但是我心脏却扑通扑通的跳动得很快,因为高雯馨眼神中的小动作,被我捕捉得一清二楚,她明显偷偷的看了我那里几眼,这就代表,她对我那里不排斥啊,并且似乎还有些喜欢,要不然的话,她怎么会偷偷看呢?想到这,我更是激动得要命,看来,这次又有机会啊!我果然猜对了,每个 女人都有很强烈的裕望,高雯馨也不例外,她自己的老公不行,身边又没有其他 男人,她自然也很渴望那种东西,要不然她怎么会偷看我那里呢?上次我碰她的时候,她反应那么大,甚至被裕望冲昏了头脑,这就足以说明,这次我可以故技重用,而且我一直对自己的本钱都很是骄傲,即使现在年龄大了,但比起一般的小伙子可还要猛。


  高雯馨显然也发现我比别人大了,接下来她在帮我揉的时候,频频的偷瞄我那里,眼中闪着惊讶和好奇。


  而我,则假装有意无意的,疼得扭动身子,而那里也时不时碰到她的手,开始她还有些躲着我,不过紧接着,当我那里再一次碰到她手的时候,她竟然像是没有反应一般,继续给我揉着,也没闪躲。


  这一个发现,瞬间把我激动得不行,她居然不躲着我了?我看向她的时候,发现她的脸蛋已经红的不像话了,把头低得很低,但我还是能看到,她那咬着唇,娇羞的模样,真是美丽极了,我的征服裕,一下到达了极致。


  我现在真想直接抱着她,然后和她来一次完美的战斗,可我还在尽量的压制住自己,因为我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万一她又跑了,那下次再想要接近她,又很麻烦了。


  “雯馨,你怎么脸蛋那么红啊?”我故作奇怪的问道。


  “啊?陈叔,有吗?你现在感觉好多了吗?”高雯馨被我问得一个激灵,她努力的把表面装得很淡然,但越是这样,我就越看得出她内心的不平静。


  “你脸蛋那么红,是不是又涨奶了啊?我现在倒是好多了,不过 你这个样子,我倒是挺担心你的!”说着,我一脸很关心的表情。


  犹豫着,我试探着问道:“雯馨,我给你的药,你都吃了吗?你要不要陈叔再帮你按一下啊?”话语之中,我充满了关切之意,其实我内心很清楚,她根本没有涨奶,我只是想试探试探她,到底让不让我碰她。


  而高雯馨脸蛋红润,她看了我一眼,又低头了,似乎在犹豫着,我瞬间内心一喜,看这个架势,似乎有戏啊。


  我连忙变得更加关切道:“雯馨,你有事情可要说呀,不然到时候涨奶会变得更加严重的,陈叔这就来帮你检查一下。


  ”说着,我装作急得忘乎所以的样子,从床上半躺起来,伸手就要去碰她那里,眼看着我的手距离她前面的那两团只有一寸的距离了,而高雯馨恍惚之中,她赶紧抓住我的手,脸色都红了一大半。


  她娇羞的看着我,开口说道:“陈叔,不用检查吧,我真的没事……”“那你脸红什么?只有涨奶涨得难受,才会憋红脸啊。


  ”我皱着眉头,一副很严肃的模样。


  高雯馨说不出话来了,她支支吾吾的,想说什么,却又不好说,而我内心偷笑,我当然知道她为什么脸红了,但是她总不可能明说出来,说是因为看到我那里,她才脸红的吧?“陈叔……”她开口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趁着她放松警惕,我直接把另外一只手伸了出去,然后迅速的放在了她的那里!“啊……”一声轻哼传出,高雯馨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忍不住叫出了声,脸色也红透了,她看向我,有些生气,又很娇羞的说:“陈叔,你干什么?”说着,她就赶紧去抓住我那只手,想要把我的手从她那里拿下来,我连忙在按了几下,高雯馨顿时娇羞欲滴,从喉口中再次发出一声长吟。


  而她抓着我手的力度,也瞬间松了很多,有点欲拒还迎,想要拿开,又舍不得的感觉!我很清楚,她是被我弄舒服了,现在只要再加把劲,说不定就可以把她给拿下了,想到这,我顿时无比激动,兴奋到了极致。


  我内心嘿嘿偷笑,但脸上却一本正经的,十分严肃的说道:“雯馨,我刚才已经检查了一下,你那里都有点肿胀的迹象了,还骗陈叔说没事呢,赶紧的,陈叔再帮你按一下,不然我可就要生气了,陈叔真是白救你了,自己身子都不爱惜,症状又出来了,也不早和陈叔说!”高雯馨羞愧欲死,她看向我,也没有想着要拿下我的手了,反而看向我下面的时候,眼神中透着一丝渴望,不过很快一闪即逝。


  “雯馨,你坐好了,陈叔现在帮你按,待会回去到我屋里再拿一些中药回去熬。


  ”我严肃的说道。


  “嗯……”高雯馨点头,显然已经沦陷了。


  我激动到了极致,调整好心情,我就开始帮她按了。


  帮她按了没多久,我就等不及了,而且见她也早就迷失了,我一把把她扑倒在了床上,嘴巴就向着她凑了过去。


  可就在我扑倒她的时候,她猛地警惕起来,反应忽然变得很激烈,双手猛地一把推开我,有些羞涩的说道:“陈叔,我们不能那样,你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吗?”高雯馨一把将我推开,不让我有进一步的动作。


  我心中十分不甘心,眼看着就能将高雯馨搞到手了,而且错过这次机会还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呢,毕竟高雯馨的老公也不是天天出差,这让我极为纠结,可不能眼睁睁看着高雯馨离开。


  正当我下定决心要对高雯馨霸王硬上弓的时候,高雯馨羞红了脸对我说道:“陈叔,你让我再好好考虑考虑,毕竟咱俩的关系可不能让别人知道,要不然的话我老公对打死我的。


  ”“而且以后咱们有的是机会,你说是不是?”高雯馨看着我,我心想她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只是我心中的确不甘心就这样放走到嘴边的鸭子。


  我叹了口气。


  因为我看到高雯馨眼底除了羞涩之外还有丝丝的倔强,我知道要是我这次对她霸王硬上弓的话她肯定不会同意的,甚至还会对我心生厌恶,将来也别想有机会靠近高雯馨了。


  想到这里,我也不得不说道:“对不起雯馨,我刚才也是被猪油蒙蔽了内心,叔不是故意的,你也不要怪陈叔。


  陈叔以后再也不会对你做这种毛手毛脚的事情了,你先回去吧。


  ”高雯馨脸颊通红,即使如此,也掩盖不住她眼中的羞涩与渴望。


  我分明看到她看向我裤裆的时候吞了吞口水,说明她也是很想和我做那些事情的,只是没有度过心中那关而已,我的确需要给她点时间来考虑,欲速则不达。


  我还是明白这个道理的。


  高雯馨连忙将衣服穿好,站在我面前梳了梳头,对我说道:“陈叔,你就好好在家养伤吧。


  这几天我会给你带饭过来吃,你也不要拒绝我的好意,要不是因为我的话你也不会受伤。


  ”“好了,陈叔我先回去了,明天再见。


  ”看着高雯馨离开的背影,我恋恋不舍,不由得叹了口气。


  曾经有个这么好的机会摆在我面前我没有好好珍惜,直到失去之后才追悔莫及,我实在是难受得很,待到高雯馨走了之后上厕所给自己弄了一次才回到床上躺着,脑海中满是高雯馨那具曼妙的身子,真是诱人! 陈 月月最近很苦恼,她觉的自己病了,而且患病的部位还很羞耻。


  这事儿得从一个月前说起,一个亲戚回村时给她买了一辆自行车,不知道为什么,每当骑上这玩意儿,一蹬一蹭时,下边某个位置就痒的厉害,有时候还会莫名的流出一些黏黏的东西。


  她是大山里的孩子,没怎么上过学,山里信息又比较闭塞,出现这种情况后,就担心自己是不是得了怪病。


  由于患病的位置在她尿尿的地方,很羞耻,一直也不好意思告诉家里人,这天她实在忍不住了,便朝村东头的黄 大爷家走去,寻思让黄大爷给自己瞧瞧。


  黄大爷名叫黄有仁,今年五十岁,之前在城里当 医生,老伴儿去世后,儿子在城里也成了家,就回到了大山里开起了诊所养老。


   老黄坐在院里的藤椅上,手里摇着一把芭蕉扇,悠然的喝着小茶,抬眼间便看到了走进院里的陈月月。


  陈月月今年十八岁,虽然是大山里的孩子,但发育的很好,应该是还没开始戴胸罩的缘故,里边那对儿雪白的柔软随着迈动的双腿上下摆动。


  “月月,怎么有工夫来看我这个糟老头子了?” 瞧见眼前长的漂亮,胸前的饱满还上下摆动陈月月,老黄心头略有些浮想联翩,眼神不着痕迹的在她饱满隐约露出深邃的部位悄悄打量。


  “黄大爷,俺听说你之前在城里的大医院当医生,可有本事咧,是不是啥病都能瞧?”老黄回村后,给了她不少从城里带来的稀罕玩意儿,让她对老黄印象很是不错,说话时客气的微微弯着腰。


  “大本事谈不上,一般的小病小灾大爷倒是能瞧,是你爷病了吗?”陈月月上身的T恤比较宽松,弯腰时又正对着老黄的面部,衣领中露出的雪白饱满尽收老黄眼中,或许是回村后寂寞了太久,忽然瞧见这么一幕,老黄下边猛然间有了可耻的反应。


  “不是俺爷病了。


  ”陈月月心思单纯,对于老黄的反应浑然未觉,倒是想起自己的病,脸色黯然了下来,犹豫了一下。


  “是俺病了。


  ”山里人但凡有个小病消灾,就觉得羞耻,偏偏自己患病的位置还是自己那个部位,陈月月俊俏的脸上莫名的浮现出一抹红晕,羞答答的模样十分可人。


  “你放心说,大爷不但不笑话你,还帮你保密咧。


  ”“黄大爷,说出来你可不许笑话俺,俺这病有点儿怪。


  ”来的时候陈月月骑的自行车,路难走,颠颠簸簸的,说到这她下意识夹了夹双腿。


  “大爷怎么会笑话你呢。


  ”老黄咧嘴 一笑,瞧着陈月月扭捏的样子,以为这姑娘有啥难言之隐。


  陈月月父母都在外边打工,平曰里只有上了岁数的爷爷作伴,本来还不好意思说,看黄大爷很关心自己的样子,人也不错,略微咬了咬牙关。


  “别磨蹭了,月月,生病了可大意不得,哪儿病了,快跟大爷说说。


  ”老黄强忍着心头的躁动,和蔼的询问。


  之前还想着自己年纪轻轻的,得了这怪病,要治不好可咋嫁人咧,此时老黄的承诺却让她放心了不少。


  洁白的牙齿轻咬下嘴唇,这一个动作看的老黄心都快化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这幅摸样,老黄莫名的有点兴奋了起来。


  陈月月有些羞涩的低下了头,鼓起勇气,手指逐渐指向了自己的那个地方。


  “这里,可痒嘞……”指到了自己羞耻的部位,陈月月的脸蛋突兀的就红了。


  老黄顺着方向一看,紧身牛仔的包裹,依稀还能看到裤子映出来的轮廓,陈月月的话又让人浮想连篇,让他下身的反应更加强烈了许多。


  “这是咋回事,快跟大爷好好讲讲。


  ”老黄按耐住自己躁动的心情,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正常。


  老黄是村里唯一有本事还会看病 的人,平时对自己还不错,陈月月见他没有什么异样的表情,更没有看不起她,索性全讲了出来。


  “俺也不知道咋回事,自从骑了俺叔给俺买的自行车,俺就病了,不光痒咧,有时候还会流出一些黏黏的东西。


  ”一听这话,老黄乐了,这哪儿是病了,分明是陈月月到了动情的年纪,山里的路颠颠簸簸,自行车前端又是尖的,大腿根儿在凳子那处一蹭一蹭的,自然有了感觉。


  瞧着陈月月窘迫着急的模样儿,老黄本想告诉她实话,可望着她那年轻的身段,水蛇般的细腰,似乎对生理一点儿都不懂的样子,好久没碰过女人的老黄心里头突然产生了邪念。


  他今年才五十,身体还健壮的很,好多年没有碰过女人的他最近总想找个地方发泄,眼前这个啥都不懂的山里姑酿,不正是个机会嘛!拉着陈月月坐到身边的位置上,老黄回屋内拿出一个听诊器来。


  “来,大爷给你听听心跳。


  ”说着,老黄不由分说,就将听诊器按在陈月月的胸脯上,陈月月微微一怔,但没想太多。


  随着陈月月的呼吸,老黄感觉自己手指触碰到的地方又软又暖,只可惜隔着一层衣衫。


  老黄的听诊器都在陈月月身上挪了几次,感受到老黄的手在自己上身游走,陈月月心中有股异样的的感觉:“黄大爷……还没好吗?”“小兰呐,你这怕是得了阴病,搞不好会要命嘞。


  ”老黄皱着眉头,一脸为陈月月考虑的模样,大着胆子违心的说道。


  瞧见老黄凝重且严肃的表情,心理年龄还是个孩子的陈月月顿时慌了,忙上前搂住了老黄的胳膊。


  “黄大爷,阴病是啥啊,这病能治吗?你可别吓唬俺,俺才十八,还没嫁人嘞。


  ”陈月月的动作又快又急,胸前那对儿宝贝狠狠的撞在了老黄的胳膊上,又大又软和,让他心里乐开了花。


  明知道骗陈月月这种山里的小姑娘是不对的,自己还是长辈,可自从老伴儿去世后,他有三年没碰过女人了,都快忘记女人的滋味了。


  终于,老黄还是狠了狠心,决定抓住这次跟陈月月接触的机会,摆出了一脸严肃。


  “咱山里头阴气重,你骑个自行车整天跑来跑去的,自然就粘上了阴病,哎,你这娃儿也真是命苦。


  ”山里人迷信的很,听老黄这么一讲,虽然不是太懂,反正就感觉很严重的样子,陈月月着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黄大爷,你在城里当过大医生,肯定有办法,求求你救救俺吧。


  ”除了老黄,她实在想不到村里还有哪个能人可以瞧这怪病,搂着老黄的胳膊直晃荡。


  “这孩子,你甭着急,大爷也只是猜测,到屋里来,大爷给你好好瞧瞧行吗?”老黄被陈月月蹭的心神晃荡,看她着急的模样略有一丝不忍,语气缓和了不少。


  陈月月早已被吓得六神无主,小基啄米般点着头,跟着老黄来到了屋里。


  来到屋里后,想到陈月月的懵懂无知,长的还勾人,心里的邪念愈发浓重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后,他决定做一次恶人,大着胆子将手伸向了陈月月的裤子。


  “大爷,您这是干啥?”瞧见老黄伸过的手,陈月月有些疑惑,抓了过去。


  此时,老黄满脑子都想一睹小姑娘下身,脸上忙堆起了和蔼的笑意:“大爷给你瞧病呢,这不脱裤子我可看不了。


  ”黄大爷要看自己那个地方,她娘说过,这地方是不能随便给男人看的,陈月月纠结了一下,但想到黄大爷这是在给自己瞧病,而自己是他的病人,这应该可以吧。


  “俺自己来吧。


  ”第一次当着男人的面拖裤子,陈月月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望着陈月月牛仔裤子慢慢褪下后,逐渐露出的卡通图案小裤裤,老黄激动的心都快跳了出来,细细一看,那小裤裤上隐隐还有陈月月说的那种怪病的残留,这个发现让他立马有了强烈的感觉。


  而且老黄还能够闻到一股特殊的味道,身为过来人的他非常清楚这是什么味道,这让他内心的邪念更加旺盛。


  “这样行了么?”陈月月低头抿着嘴,将小内内掀起了一个空隙,不知道为什么,接触到黄大爷那奇怪的眼神,她怪病好像又发作了,突兀的痒痒了起来咧。


  “可……可以了。


  ”老黄暗暗咽了口唾沫,呼吸都变了有些急促,慢慢凑了过去。


  “嗯……别摸,这地方可脏咧。


  ”触碰到老黄的手指,陈月月像触电了似的,打了个哆嗦,然后又羞答答的说。


  “俺这地方光秃秃的,俺娘说,男人碰了晦气。


  ”陈月月担心对老黄不好,善意的出声提醒。


  这陈月月下边分明是没经过男人的浇灌,发育的不太完善,闻言老黄停下了动作,语重心长道:“大爷一把年纪了,只要能给你把病瞧好,大爷啥都不在乎。


  ”说着,老黄又将手伸了过去,借着瞧病为由,占起了便宜,同时心头的那种渴望也越发强烈。


  “俺这病有的治吗?”被黄大爷的手碰着,陈月月莫名的想要叫出声,忙出声问道。


  不过说来也怪了,以往自己只有骑自行车的时候下边才会痒,不知道为什么,被黄大爷的手蹭着,竟也出现了那种感觉,又痒又难受。


  村里人迷信的很,黄大爷竟然不在乎自己是那样的,陈月月心里有点儿感动,主动将大腿分开了一些,好方便黄大爷瞧的仔细。


  “嗯,还好不太严重,就是治疗起来有点儿麻烦,大爷我有一个快速见效的方法,你愿不愿意试试?”仗着陈月月对自己的生理都不懂,想着自己又好久没碰过女人,老黄心里打起了坏主意。


  开始老王对眼前的小姑娘邪念还不太重,咋说也是一个村的,自己不能干禽兽不如的事儿,可摸索了这么一会儿,他实在忍不住了,内心深处就像是住进了一个魔鬼。


  “什么方法?”陈月月稍稍松了一口气,疑惑的问道。


  老黄下边憋的厉害,陈月月大腿根儿又若隐若现,属实想要找个发泄口,可这姑娘虽然哪方面的知识不太懂,但脑子是正常的,就算是想要弄她,怕是也得慢慢来,而且装的还得像那么回事儿。


  “其实你这也就是阴气入体,只要用阳气比较重的药物涂抹上去,把阴毒排出来了,你的病慢慢也就好了,这药我这里倒是有,只不过……”说到这儿,老黄故意装的有些为难。


  “是 治病的药比较贵吗?”想到家里的情况,陈月月脸色黯然了下来。


  “你这孩子,给你治病大爷怎么能要你钱呢。


  ”老黄义正言辞的说。


  “只不过涂抹也是讲究技巧的,得配合上大爷独特的手法才行,可你患处在那个地方,大爷还得帮你涂抹好一会儿,是担心你能不能接受,所以……”原来不是因为钱的问题,陈月月松了一口气同时,继而纠结了起来。


  刚刚只是被黄大爷看了看,用手蹭了一下,她就觉得这下边痒的要人亲命,现在却要让黄大爷在尿尿的地方涂抹好长时间,这怎么好意思呢。


  可是黄大爷好像真的疼自己,治病也不要钱,而且此时下边正痒的厉害,再耽搁恐怕真的会出事了,陈月月索性将牙一咬:“只要你不嫌弃俺那地方脏,俺就愿意。


  ”说话间,陈月月主动将小裤裤褪到了膝盖处,将那地方面向给了老黄。


  “大爷这就去拿药!”瞧见这一幕,老黄激动坏了,扭头就朝平时放药的房间走,心里暗暗寻思,这山里姑酿就是好骗,只要慢慢激发出她那方面的渴望,不愁吃不到这块儿到嘴的肥肉。


  “月月,大爷这就帮你排毒了啊,你忍着点。


  ”重新回到房间的老黄,耐着性子将药水滴在了掌心,有些颤抖的凑向了陈月月的大腿根儿,说是药水,其实就是一些无副作用的护理液,涂抹在皮肤上还带点刺激性的,能引起陈月月更强烈的反应。


  “嗯,谢谢你大爷。


  ”陈月月红着脸羞臊的说着,明知道被男人碰自己那里不好,但想到自己的病,却还是乖巧的分开的双腿,让自己的羞耻尽收老黄眼中。


  不知道为啥,当触碰到老黄沾满药水的手指,她忽然有种触电般的感觉,奇怪的是黄大爷的手指还往里边钻,有种被蚂蚁啃咬的感觉,不光难受,还焦躁的很。


  “嗯……”那种奇怪的感觉让陈月月忍不住想叫两句。


  但想到黄大爷是在给自己治病,她只好拼命的咬着牙忍耐。


  老黄一笑,这小丫头未经人事,被自己用手疼爱着下边,才这么一(儿童益智故事)两下就遭不住了。


  “月月,你实话告诉大爷,这里是不是也涨涨的?”老黄兴奋的披着治病的外衣在陈月月下边进进出出的弄着,一会儿后,突然伸手指向了她胸前饱满的部位。


  被他这么一弄,正常女人上边都会有所反应。


  陈月月自然也不例外,被他这么一问就羞涩的点点头回应了。


  “唉,你这孩子,阴气入体,怕是形成了阴毒流遍全身了,大爷得尽快帮你排出来才行。


  ”说话间,色上心头的老黄立马将手伸进了陈月月的T恤之中,抓住了其中一团雪白,借着治病排毒的借口,按了起来。


  “啊……”被老黄极具技巧的挑逗着,上边的一对雪白又被突然抓住,陈月月忍不住叫出了声。


  要说陈月月对男女之事确实懵懂,被老黄这糟老头子袭击了 胸部,竟也没有排斥之意,反倒是害臊的要命。


  或许是第一次被男人碰的缘故,身上两处禁忌都被老黄拿捏在手中,她身子几乎一下子就软了,有些喘不过气来。


  “月月,大爷也不想碰你这里,可是你的阴毒已经流到上面来了,只有两边一起排毒,阴毒才能在最快时间排出来,大爷都是为你好,你不会怪大爷吧?”察觉到陈月月强烈的反应,生怕这小丫头产生反感,老黄语重心长的说道,手上的动作稍微变慢,轻轻摩擦着她的肌肤。


  明明自己是下边难受,黄大爷却忽然抓住了自己的胸部,陈月月虽然不是太排斥,但也有些疑惑,但听老黄这么一说,顿时就明白了。


  原来黄大爷是为自己好啊,这是在治病呢,并不是故意摸自己的,而且黄大爷说的似乎确实有道理,上边也被抓住之后,下边的传来的尿意是变的强烈了,应该就是刺激到了体内的阴毒。


   林逸怀里抱着药箱,到小柳村时,天已经擦黑,灰蒙蒙的。


  他站在小柳村村口,一股尿意袭来,于是疾步朝着村口北面的小竹林走去,到一棵笔直的青竹前面放下药箱,将裤裆拉链拉开,掏出家伙放水时,突然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扭头见一个壮实的男人拉着一个少妇急急忙忙的朝着小树林里面冲来,顿时吓的一哆嗦,几滴尿液一下子滴在了手指之上,来不及多想,林逸赶紧蹲了下去,将自己给隐藏在一旁的杂草堆中……那壮实的男人拉着少妇进入小竹林深处后,猴急的紧紧搂住了少妇的腰身,腾出一只手就要去扯少妇的裙子……“等会儿……”少妇拽住那男人的胳膊,有些忐忑的说:“你急什么,这种地方不会被人发现吧?”“不会的,赶紧给我,我忍不住了……”林逸蹲在草堆里瞧见眼前的一幕,心中已经有数,原来是一对偷情的男女。


  少妇不悦的瞪了壮男一眼,伸手狠狠的掐了他一把,“你个棒槌,急死你。


  你不怕我家那口子发现,把你给废了?”壮男嘿嘿一笑,一脸得瑟的说:“ 王志强正忙着照顾他那快死的老娘,现在是焦头烂额,哪里还有工夫管我给他戴绿帽子?!”少妇白了壮男一眼,说:“听说他请了镇上林家医馆的人来给他老娘看病,也不知道能不能治好。


  ”“哼哼,林家医馆虽说在镇上挺有名气的,但也不至于能有起死回生的手段,我看啊这老婆子熬不过今年冬天了……”“呸, 张铁柱,嘴巴也太毒了吧,你当着我的面诅咒我婆婆,小心我告诉王志强去。


  ”叫张铁柱的男人咧嘴一笑,“你敢告诉王志强,我就敢告诉他,你给他戴绿帽子。


  ”说话时,他又是一笑,一双大手开始不老实的在少妇身上乱摸起来。


  “去你的。


  ”少妇红着脸娇媚一笑,朝张铁柱下面瞥了一眼,说:“老娘如果不是看你壮实的像个牛犊子,才不会和你干这种事情,你也就下面那玩意有点用处!”张铁柱听了少妇的话脸色露出气愤之色,咬牙切齿的说:“ 李秀云,你这娘们敢埋汰老子,看老子怎么折腾死你。


  ”说着话,他一把将李秀云的短裙给撩了起来。


  “少给老娘废话,别磨磨唧唧的,赶紧办事儿,老娘待会儿还得回去,出来时间长了会被王志强怀疑的……”“嘿嘿……现在轮到你这娘们急了吧。


  ”这会儿张铁柱倒是不急了,一双厚实的大手在李秀云沉甸甸的胸部上揉捏着,脸上露出狡诈的笑意道:“老李头承包鱼塘的时间快到期了,你得帮我……”“我……我怎么帮你,又……又不是我的鱼塘……”李秀云气喘吁吁的说道。


  张铁柱双手由她胸部慢慢探索到了肥硕的臀部上,张铁柱爱不释手的把玩着,嘴里提醒道:“你老公可是村长,只要他答应,一定可以帮我弄到鱼塘的承包权……”“好……我回去……回去和他商量……你别再折磨我了,快给我……”张铁柱满意一笑,“嘿嘿,马上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死去活来,腾云驾雾……”躲在草丛中的林逸见到这一幕,只觉得岛国片和这个相比简直是弱爆了。


  林逸觉得再看下去恐怕就要欲火焚身了,起身准备离开之际,突然,一只大黄狗从外面蹿了进来,突如其来的吼叫吓的林逸一下子从草丛中跳了起来。


  而这狗叫声巧合也引起了那张铁柱和李秀云的注意,李秀云见草堆里跳出个大小伙子,吓的尖叫一声,赶紧把脱了裤子准备干事的张铁柱推开,慌张的去整理自己的衣裙。


  林逸暴露了目标,不敢多待,怀里抱着药箱,慌忙朝着竹林外面奔去……等林逸离开后,李秀云哭哭啼啼的道:“完了,这次死定了,刚才一定被那小子看见了。


  ”张铁柱男人眯着眼睛说:“要不一不做二不休把他……”他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李秀云吓了一跳,一巴掌拍在张铁柱胸口:“你小子是不是疯了?你想死别拖累我!”她气的一把推开张铁柱,然后把自己裙子整理好,继续说:“现在只能祈祷那小子不认识咱们,否则,如果被王志强知道,咱们两都要倒霉。


  ”……林逸一脸郁闷的走进村,犹豫着要不要回镇上去,已经被村长媳妇看见了,再去村长家得多尴尬?正纠结着,一个憨厚的笑声在不远处响起:“哈哈,你就是老神医的孙儿吧?”林逸抬头见一个穿着绿色布衫的男人迎面走来,就点头疑惑的问:“你是?”“我是小柳村村长王志强啊,上午去拜见过林老神医。


  ”王志强解释的说道。


  林逸哦了一声,看王志强的目光有些同情。


  王志强摸摸脸,疑惑的道:“我脸上不干净?”林逸暗忖,脸上到不脏,就是脑袋上嘛,刚才被自己媳妇戴了顶绿帽子。


  林逸正要开口,王志强声音再次响起,只不过不是对他说,而是对他身后的人说,“秀云,你去干啥去了?不是让你呆在家里等着 小林医生过来吗!你怎么自己跑出去了?真是不像话。


  ”从竹林中出来的李秀云脸色颇为难看,见林逸就是刚才发现她的人时,她脸变的煞白,心里极为忐忑不安,生怕林逸把她刚才和张铁柱偷情的事情抖露出来。


  “哦,刚才……刚才去地里溜达了一圈,准备摘些嫩叶青菜晚上吃。


  ”李秀云挤出笑意,牵强的解释着。


  林逸这会儿才看清女人的长相,倒是有几分姿色,不过也只是中等之姿,估计在小柳村这种地方可以算得上村花了,衣着也挺时髦,虽然没有城里人的那种气质,但高跟鞋、小短裙、花衬衫一样也不少,就那一双大白腿都能勾引不少男人的欲望。


  林逸忍不住朝李秀云身上瞥了两眼,目光落在了李秀云裙子上,因为李秀云刚才太过匆忙,黑色裙子上蹭了一块白色的粘液她自己并未发现,待发现林逸的目光之后,她低头望去,脸唰的一下子变红,赶紧用手捂住了那个地方……王志强倒是没有发现两人的异样,乐呵呵的对林逸介绍道:“小林医生,这是我老婆李秀云,这几天你的生活起居就由她照顾,有什么需要直接告诉她就成了。


  ”林逸轻轻点头,似笑非笑的望着李秀云,说:“那就麻烦李姐了。


  ”王志强抢着说:“不麻烦,不麻烦。


  应该是我们麻烦你才对,我母亲的病还得指望你呢。


  ”李秀云见林逸似乎没有要告状的意思,心里稍微踏实,又见林逸有意无意的把目光看向自己,就娇媚一笑,轻声说:“能够照顾小林医生是我的福气呢,小林医生有什么需要只管吩咐便是,不管什么要求我都会满足你的。


  ”林逸听出李秀云的这句画外音,心里暗骂一句,“这女人真够骚的!”不过,想起刚才在小竹林见李秀云肥硕臀部被玩弄的颤颤巍巍,林逸原本已经平息的欲火再次被撩拨起来……刚刚下过雨的小柳村空气极为新鲜,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茉莉花香,在王志强的带领下,林逸在一个红铁门前面止步,将大铁门打开,便是一个水泥的围墙将一幢三层的小楼房给围在里面,小院子里面种着一颗杨树,杨树似乎有些年月了,枝干粗壮而茂密。


  “小林医生,快请进。


  ”王志强笑眯眯的将林逸领进屋中,然后对李秀云吩咐说:“你赶紧去做饭,把家里的干货都拿出来招待小林医生。


  ”李秀云笑着答应一声,一脸春意的瞥了林逸一眼后,扭着水蛇腰进了厨房。


  王志强为林逸倒了茶水后将烟递到林逸面前:“小林医生抽烟不?”林逸含笑的摆手:“我不抽烟,抽烟有害健康……”“呵呵,小林医生说的是,我这烟瘾有许多年了,戒不掉。


  ”说着,他给自己点上一支,深深吸了一口,旋即,眉头又蹙了起来:“小林医生,我母亲的病有些奇怪,找了村子里的野郎中,根本看不出个所以然来,老人家又不愿意去医院,所以只好麻烦你帮忙诊断了。


  ”林逸捧着热茶,轻轻嘬了一口,看了一眼忧心忡忡的王志强,说:“不麻烦,作为医生这是我应该做的,不过,我现在可以看看你母亲吗?”王志强一喜,赶紧点头道:“当然可以,你跟我来……”到了二楼王志强母亲的房间,轻轻将门推开,里面散发着一股刺鼻的气味,林逸用轻轻嗅了一下,顿时皱起了眉头,见老人沉睡过去,林逸脚步轻盈的走到床前,将手探到她枯燥的手腕上,中指和食指搭在上面,微微眯起眼睛,一股内力随体内缓缓溢出,无形的进入到了老妇体内,在老妇体内运行一周之后林逸轻轻摇头。


  “你是不是给她喝了什么中药?”林逸睁开眼睛,扭头问王志强。


  王志强紧张的点头说:“村里的野郎中开了一副药方,说是祖传的,让我试试看。


  我看有一段时间了,但是似乎并没什么效果。


  ”林逸冷哼道:“真是庸医,他开的药方里面有几味草药的药性极为霸道,若是长期服用,以你母亲的体质来看,非但救不了她,反而会成为她的催命符……”“啊!”王志强吓的脸上一阵惨白,片刻,回过神后,嘴里骂骂咧咧的道:“贺老三这个王八蛋想害死我妈,我饶不了他!”“小林医生,我妈还有救吗?”王志强压住心中的火气,朝林逸询问。


  林逸点点头说:“其实你母亲只是高血压发作,再加上血糖偏高,所以身体才会受到影响,原本去医院拿点降血压的药就能解决的事情,让那野郎中一折腾,差点要了你母亲的性命……”“哎,我老母亲太倔了,从来不肯上医院。


  小林医生,事不宜迟,您赶紧给我母亲治病吧?!”林逸苦笑道:“高血压和高血糖是要慢慢调理,不是随便一味药就能摆平的,待会儿我会开出一个药方,你按照药方去抓药,每天让你母亲按时服药,再配合上我的针灸调理,三天之内应该就能把血压和血糖都给降下去。


  ”“啊,三天就能治好?那可太好了,传闻林家医术已经到了妙手回春的地步,看来真是不假啊。


  ”王志强一脸激动的说道。


  “妙手回春不敢说,不过一般的病状还是能够轻松医治的。


  ”两人正聊着,楼下传来李秀云娇媚的喊声:“志强,小林医生,饭做好了,赶紧下来吃饭吧……”“呵呵,小林医生咱们先去吃饭,边吃边聊,我这老婆什么都不行,就是做的一手好菜……”林逸心中暗忖:“你老婆不仅做菜厉害,给你戴绿帽的功夫也是极为了得呢。


  ”酒菜上齐,李秀云解开围裙,一脸媚笑的说:“粗茶淡饭,小林医生不要嫌弃呀。


  ”她坐到林逸对面,接过王志强手中的酒瓶,“今天高兴,我也陪小林医生喝几杯。


  ”林逸望着一桌子丰盛的酒菜,打(美女半夜情欲高涨,夹逼自慰)趣的笑道:“这如果是粗茶淡饭,那我家的饭菜只能说是喂猪的。


  ”“咯咯咯……小林医生可真会开玩笑。


  ”说着,她笑靥如花的起身躬着腰去给林逸倒酒,林逸微微抬头,恰好瞧见她花衬衣的领口里面露出白花花一片,乳沟洁白如玉,心头一热,浑身竟然有些燥热起来,他怕王志强发现他眼睛不老实,于是赶紧把目光移开。


  席间,王家夫妇不停的给林逸敬酒,一顿饭吃下来,林逸发现王志强特别贪杯,但是酒量又不好,喝道最后差钻了桌底。


  李秀云的酒量倒是出乎林逸的意料,虽然也是有了醉意,不过比他老公可是清醒多了,她仰头喝完杯中的酒,眼中荡漾着春水的望着林逸,露出一个暧昧的笑意,旋即,踢掉了脚上的的拖鞋,一只小脚静悄悄的伸到了林逸的小腿上,有意无意的在他小腿上磨蹭起来。


  “小林医生,我这顿饭可满意?”李秀云咬着红唇笑问道。


  林逸见李秀云主动勾引自己,顿时心生警惕,双腿朝旁边移动,躲过她的骚扰,似笑非笑的说:“很满意。


  ”“既然满意,那么刚才傍晚你看到的……”“我什么都没看见……”林逸心思活络,抢着说道:“李姐多虑了,王村长喝多了,你赶紧照顾他歇息吧。


  ”“不急……”李秀云眯着眼睛笑望着林逸,桌子下面的脚再次凑了上去,只不过这次直接把美足探到了林逸的大腿之上……林逸那里受过这种诱惑,整个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更何况他喝了不少酒,对于李秀云主动勾引自己的行为就有些把持不住了,在李秀云将丝袜小脚放在他裆部位置时,他很不老实的有了生理反应。


  李秀云自然能够感觉到林逸身体的变化,得意的咯咯媚笑起来,眼中露出迷离的醉意,红唇轻启的诱惑道:“小林呀,你觉得李姐漂亮吗?”林逸能够感觉到李秀云的脚不停的在自己身上磨蹭,整个身体都跟着绷直了,意志力在酒精的作用下顷刻间坍塌了,他看李秀云的眼神也变的火热起来。


  “李姐……你……”“怎么,我不漂亮?”李秀云故作嗔怪的媚睨了林逸一眼,起身走到林逸身边坐下,身子紧紧的贴在林逸身上,接着握起林逸的手,朝她胸部上凑了过去。


  林逸的手被李秀云牵引着伸了过去,心中激动不已,眼看着马上就要攀上那挺拔的胸部之上,趴在桌子上的王志强突然呜咽一声,吓的林逸做贼心虚的赶紧将手缩了回去。


  李秀云见林逸被吓到,又是一阵得意的娇笑,旋即,满含深意的媚笑着低声说:“晚上十二点我去你房间找你,可得给我留门哦。


  ”说完,她把醉的不省人事的王志强给架了起来,朝着主卧室走去……夜色朦胧,林逸躺在王志强家的客房,目光看向窗外的月光,一直无心入睡,耳边不停的回荡着李秀云撩人的声调,他感觉度日如年一般,心中有些期待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但是,转念想想,如果李秀云半夜偷偷爬上自己床,自己真的就顺水推舟的给王志强戴个绿帽子?作为一个思想单纯的处男,林逸觉得把自己第一次交给这么个放荡的女人太过亏本,所以他又开始犹豫起来,万一李秀云真的爬上自己的床头,该不该和她发生点什么……脑海中不停的胡思乱想着,等了许久也没等来李秀云,慢慢的,林逸感觉眼皮如千斤重一般,没一会儿就沉沉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睡梦中他隐约感觉到自己卧室的木门被推开,接着便是一阵脚步轻盈的声音,林逸意识迷离间睁开眼睛,见身材丰腴且高挑的李秀云披着一件黑色轻纱睡衣,披散着秀发,半裸着身子缓缓朝自己走来,俏脸上露出极为妩媚的笑意。


  林逸一紧张,刚想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动弹不得了。


  难道李秀云在给自己下药了?这么想来,林逸突然有些害怕,万一李秀云起了歹念,把自己给宰了,那自己可不就是死的冤枉了!正胡思乱想之际,李秀云已经到了床边,踢掉了鞋子动作轻柔的爬到了床上,慢慢的爬到了林逸身边,毫不犹豫的就将身子紧紧的贴了上去。


  林逸清晰的感觉到两团挺拔酥胸带来的弹性。


     感情的世界中,相互 依赖对方是一种甜蜜的感觉,不管你是大男人还是 小女人,都曾经在心底回味或憧憬这种甜蜜的感觉吧。


    你现在飘到一个小岛上,直觉小岛上的 状况是(办公室爱爱)怎样?  A 有部落及热闹的人烟  B 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  C 有椰子树及泉水  D 有搁浅的船只和一些财物   选择A:内心很孩子气的你 希望另一半是你不变的靠山。


  你依赖另一半 指数99%:这 类型的人不管在任何时段只要跟对方在一起时眼里只有对方,希望自己永远像一个小孩子一样让另一半永远呵护自己。


    选择B:学会自立自强的你觉得依赖另一半不如靠自己。


  你依赖另一半指数20%:这类型的人自信心非常强,而且会主动的去照顾别人关心别人,他觉得让人家靠自己反而更有成就感。


    选择C:你会看对象来决定自己什么状况可依赖对方一下。


  你依赖另一半指数55%:这类型的人自己已经很独立了,在交往过程中会视对象的状况来决定自己依赖对方的部分。


  测试:你依赖他的程度到哪  选择D:在 两人世界中你会很想赖着对方 黏在一起。


  你依赖另一半指数70%:这类型的人在工作上或外表非常自信而且独立,可是只要在两人世界中马上就变成一个小女人或小男人,希望24小时两个人都可以黏在一起,这种类型的人在人前跟人后落差很大。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