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nube

成人情趣 愛之谷官方商城 14瀏覽 0評論 收藏
pornube


 從小倩的表述中就可以看出他是一個比較 自卑的女孩子,她總說自己很平凡。


  其實他掌心清秀甜美,很有點小家碧玉的感覺。


  她希望開始一段美好的戀情,但是她很謹慎很怕走錯路。


   我和朋友吃飯,遇到了她好朋友帶著弟弟一起,我們就坐在了一起。


  整個過程不怎么尷尬,挺愉快的。


  后來還發現她姐姐也是我們公司的子公司一主管。


  三天后,這個 男孩托我朋友問我 愿不愿意做他女朋友。


  這個男孩挺帥的,我很一般,那天言談也表現的笨笨的,我比這個男孩大一歲半,他也知道,并表示不介意。


    問題是我現在有一個正在接觸的 男生,未確立 戀愛關系


  這個男生性格比較敏感。


  因為家里比較艱難,有些自卑,是個外科醫生。


  已經為我戒了煙。


  我不知道在這種情況下,我還應不應該給另外男生機會?到底應該怎么做?好想知道哪一個才是我的真命天子。


   情感天地:公司主管or 外科大夫我該選誰當男朋友  補充一下,醫生是個手術醫生,每天都待在手術臺上,每月工資在8000左右,但他告訴我他只有1000多元。


  我也從未揭穿他。


  因為我知(上門女婿的三姐妹)道他想存錢給父母。


  他沒房沒車,租了一間房。


  可能是他比較自卑,總給人感覺軟綿綿的,有時還有點 女氣


  另一個月工資4000元,比較帥,有房,還貸。


  是家里姐姐幫他還。


  我們都在縣級市,我工資只有2000元。


    妞妞回復:  既然沒有確立戀愛關系,那當然可以給別的男人 追求你的機會。


  何況,這個醫生也沒有那么喜歡你,要不然就不會隱瞞你他的薪水了。


  你的潛意識也不滿意這個醫生,要不然你不會說他女里女氣。


    至于新認識的那位,才和你見第一面就問你愿不愿意做他女友,還是讓姐姐問的,感覺對你不是認真的,如果他真的對你有意,會來追求你的,你要沉住氣矜持點哦。


  還有一點,新認識的這個男生比你小一歲,還比較帥,為嘛會對一般的你一見鐘情呢?多考察下吧,不要認識一個男人就想著和他滾床單過日子,這可不是韓劇呢。


  情感天地:公司主管or外科大夫我該選誰當男朋友 孫 春花一臉的誠懇,看樣子也不像是只為了給劉旭解圍,林月心中的好奇心也被挑了起來。


    劉旭真會 按摩?  林月不由得低頭看了一眼胸口,她一直覺得要是能再大一點就完美了,悄悄試了不少偏方都沒用。


    聽人說按摩有用,她揉了好幾次都不見效果,也不知道劉旭行不行。


    “ 旭子,今天多謝你,時候也不早了,我得回去看看鋪子。


  ”  “正好,春花嬸我和你一起回去,帶瓶醬油。


  ”  劉旭跟著起身,和林月打個招呼,說道:“月兒姐,我先走一步,明天見,不要太想我。


  ”  “不要臉,誰會想你。


  ”  林月咕噥一句,心里打著小九九,該怎么開口讓劉旭給她按摩。


    劉旭沒想到林月的心思,已經和孫春花回到了小賣部,剛一開門,嗖的竄出個黑影,把孫春花嚇得不輕,轉身就撲到劉旭懷里。


    胸前的柔軟緊緊貼著他的胸口,還挺舒服,送上門的福利,當然沒有推開的道理,劉旭順手抱住了孫春花,手直接蓋在了她的屁股上。


    “那是啥 東西?”  孫春花被嚇得不輕,都沒注意到這些,驚魂未定的觀察了好幾次門口,都不敢進去,生怕又竄出來一只。


    “哎呀!”  黑影沒看到,倒感覺到了屁股上的異樣,觸電似地,整個人都忍不住扭動起來。


    “你這壞小子,趁機占 嬸子便宜!”  “春花嬸,我也是被嚇壞了,你說這手也真是的,有時候就是不聽話。


  ”  劉旭特地沖著兩只手埋怨,孫春花也不和他計較,只是小心翼翼的走進了小賣部。


    沒有黑影沖出來,但不少東西都被撕扯壞了,多半是老鼠或野貓弄得。


    “旭子,醬油就在架子上,你自己拿一下,錢就甭給了,嬸子還指望你以后多按摩按摩。


  ”  孫春花躬下身子,準備收拾一下地上的狼藉,衣服被沉甸甸的胸口壓下去,露出了大片雪白,這樣的好風景,劉旭怎么能輕易錯過。


    “不著急,嬸子,我幫你收拾。


  ”  劉旭也蹲下身來,眼睛一直沒離開過孫春花,心中忍不住的感嘆,真不愧是當年村里一枝花,本錢就是高。


    “嗯?”  手忽然抓住了個黃瓜似的東西,但感覺又不像,劉旭低頭一看,神色頓時變得古怪起來,他手里抓著的居然是個模具。


    城里他也沒少見過這樣的店子,甚至宿舍里幾個猥瑣家伙還特地買回來研究過,他還是第一次在村里發現。


    尤其這個頭還不小,難道孫春花平時也得不到滿足?才會想到買這個東西?  “旭子,你這……”  孫春花看到劉旭手里的東西,半句話生生咽了回去,一把奪了過去,臉上泛紅,不知所措的解釋道:“就是個城里人的稀奇玩具,我瞅著新鮮就買回來了。


  ”  “春花嬸不用解釋,我好歹也在城里呆了幾年,這東西還是認識的,再說它也不像是剛剛拆了包裝,明顯都用過好幾次。


  ”  劉旭壞笑著湊近孫春花,說道:“嬸子,是不是書記很久都沒壓你了?”  “你這毛頭小子,啥都敢問!”  孫春花被拆穿,索性不再掩飾,哼道:“你葛叔三天兩頭跑城里,一天到晚累個半死,哪里有空閑做那事,再說年紀也大了,那方面也就不行了。


  ”  “春花嬸,這個用多了也不好。


  ”  劉旭一本正經的看著她說道:“就好像一個快要餓死的人,喂了一小塊饅頭,反而會變得更餓。


  ”  “沒想到,你還懂得不少,嬸子心里也苦,但這輩子也就這樣了。


  ”  孫春花一臉沮喪,有些事情是會上癮的,尤其在這個年齡,更是如此。


  她也想著能再享受一回女人的樂趣,可惜希望渺茫。


    “嬸子,有時間我再給你按摩按摩,也可以緩解的。


  ”  劉旭的話頓時讓孫春花來了興趣,欣喜的看著他說道:“那明天嬸子去診所找你!”  “診所不太方便,人來人往的,這個按摩和按腿不一樣。


  ”  孫春花很快反應過來,笑著說道:“還是你考慮周全,那改天來嬸子家里。


  ”  “好的,春花嬸我就先回去了,小姑還等著我這醬油做飯。


  ”  劉旭計劃得逞,起身就要走人,卻被孫春花叫住了,從架子上拿了好幾根火腿,還拿了幾瓶飲料塞了過來。


    “拿回去吃,就當嬸子提前給你付按摩錢。


  ”  “謝謝嬸子。


  ”  毫不客氣的收下,劉旭離開了小賣部,沒等走到家門口,就聽到了身后有人喊自己的名字,轉過身一看原來是陳 大榮


   (愛女狂歡) 想到早上的事情,劉旭還有些心虛,沒想到陳大榮倒是一臉笑呵呵的和他打招呼。


    “旭子,吃了飯到家里一趟, 雯雯說腳還是不舒服,你去給她瞅瞅,按摩一下什么的。


  ”  “好勒,大榮叔你這是要出門?”  劉旭看著陳大榮換了一身臟兮兮的衣服,順口問了一句。


    “唉,特娘的那些老板偏要晚上出貨,我這就得走了,你記得晚上過去,要不明天回來,雯雯又得和我絮叨。


  ”  “好的,大榮叔你放心好了,路上小心。


  ”  目送著陳大榮遠去,劉旭的心中忽然冒出個古怪的念頭,壞笑著回到了院子里。


    “咋這么多東西?”  “春花嬸送的,下午我給她按了按腿,她說這個當診費。


  ”  劉旭回來的時候,陳 蘭蘭剛洗了頭發,濕漉漉的長發垂下來,把胸前的衣服都打濕了,若隱若現的風景,讓劉旭一陣口干舌燥。


    陳蘭蘭剛要開口,察覺到了劉旭的目光,趕快拿著東西朝廚房走去。


    “你在院子里坐會兒,飯馬上就好。


  ”  好景一晃而過,劉旭無奈的搖搖頭,走到水缸邊準備沖個澡。


    “旭子,昨天就和你說了,以后不要在院子里換衣服,你又不是小孩子,影響多不好。


  ”  “怕啥,都是自家人,再說我哪兒小姑沒看過。


  ”  劉旭擦著身上的水珠,滿臉的不在乎,陳蘭蘭卻不好意思的扭過頭去,她明白劉旭是故意的,所以才要盡可能的克制自己。


    一直以來她都把劉旭當成了自己的孩子,現在卻產生了那種心思,實在是太羞恥了。


    “小姑做的飯就是好吃!”  回過神的時候,劉旭已經穿好衣服,端起碗筷狼吞虎咽起來。


    “就你嘴甜,不就是一碗雞蛋炒面條,誰還不會做?”  陳蘭蘭嘴上嗔怪一聲,心里美滋滋的。


    “那可不一樣,小姑在我心里獨一無二,做出來的飯當然也是舉世無雙,別人肯定做不出這樣的香味!”  劉旭毫不吝嗇花言巧語,一邊說,還一邊用力嗅了一口,鼻子都快湊到陳蘭蘭胸口。


    “嘿嘿,小姑身上更香!”  “吃飯也堵不住你的嘴!”  陳蘭蘭笑得眉眼彎彎,她還不到三十歲就成了寡婦,村里人都想著說她的閑話,要不是她檢點,只怕早已經成了人人唾罵的對象,更別說有人夸她了。


    劉旭幾句話,說的她很是舒坦,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湊到劉旭臉上親了一口。


    “獎勵你的!”  “這邊也要一個!”  意外的驚喜,劉旭愣了一下,然后嬉皮笑臉的把另一邊也湊過去,說道:“小姑可不能厚此薄彼,不然這半邊臉要不高興了。


  ”  “就會糊弄小姑,你的臉還會不高興?”  陳蘭蘭哼了一聲,轉身就要走,劉旭蹭的站起身來,突然在陳蘭蘭的臉上親了一口。


    “你看,他一不高興就想親小姑。


  ”  一瞬間,陳蘭蘭居然呆住了,就在劉旭親上來的時候,她感覺自己居然心跳加快,甚至希望再來一次。


    好像,回到了戀愛時候的感覺。


    不行的,我怎么能和劉旭……他以后肯定是要娶媳婦自己成家,怎么能和我一個寡婦在一起。


    陳蘭蘭想到這些心灰意冷,所有的感覺瞬間潰散不見,連步伐也遲緩了不少。


    劉旭根本沒注意到這些,扒拉完飯菜,和陳蘭蘭打了一聲招呼,就去黃雯雯家了。


    聽著腳步聲漸漸遠去,陳蘭蘭洗碗的手也停了下來。


    這樣也好,沒有開始就不會結束。


    終于找到了安慰的借口,陳蘭蘭整理了廚房里的狼藉,便是回到炕上躺著了,只想早早的入睡,就可以擺脫這些煩惱。


    當她躺下的時候,腦袋里閃過的都是昨天晚上被劉旭抱著的場景,現在只能裹緊被子。


    以前就是這樣過來,以后也可以的。


    陳蘭蘭找了無數的理由安慰自己,終于是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這時候劉旭也來到了黃雯雯家的院子里,才走到門口就傳來一陣狗叫,屋里的黃雯雯立刻警覺。


    “誰在外面?”  “ 小嬸子,我是劉旭,大榮叔叫我來給你看看腳。


  ”  黃雯雯聽到是劉旭來了,頓時想到了白天的旖旎事,小臉兒微微泛紅。


    “進來吧,門沒鎖,大黑也拴著。


  ”  特地留門?  劉旭心中暗暗思忖,難道是為了我?白天的時候,他能感覺到黃雯雯對他沒有那么排斥。


    村里也早就議論過,黃雯雯和陳大榮都結婚幾年,肚子一直都沒動靜,不少人都說黃雯雯是不下蛋的母雞。


    為此,陳大榮還和人打過架,后來說的人就漸漸沒了。


    村里人的思想比較封建,對這方面的知識了解也不多,劉旭卻清楚,生孩子可不一定就是女方的原因。


    陳大榮早年就跑長途運輸,像今天這樣的深夜跑車也都是家常便飯,那方面受到影響倒是很正常。


    “小嬸子,有沒有感覺好一點。


  ”  走到屋里,劉旭看著炕上坐著的黃雯雯,眼睛刷的一下看直了。


    黃雯雯穿了一件薄薄的睡衣,里面襯了一件背心,雖然她只是坐著不動,但若隱若現的風景,依舊讓人移不開視線。


    “眼睛朝哪兒看!”  注意到了劉旭的實現,黃雯雯哼了一聲,抬腳就要踢他一下,沒想到用了受傷的腳,立刻疼的哼哼起來。


    “小嬸子你都差點兒把我魂勾走了,怎么還怪我?”  黃雯雯本想開口,卻感覺到腳斷了似的劇痛,齜牙咧嘴的說道:“還不快給我按摩,小心我讓黑子進來咬你!”  “別著急,小嬸子,我這就給你按摩。


  ”  劉旭笑著抬起她的小腳,把白皙的小腿搭在了自己腿上,手就順著摸了上去。


  瞅準穴位,或輕或重的按壓著。


    在這方面,劉旭還真不是吹牛,整個學院里就他按的最好。


    所以很快黃雯雯就感覺到疼痛減輕了不少,而且感覺到劉旭的手指暖洋洋的,帶著魔力一般,每次按壓都有著一股電流順著小腿蔓延上來。


    連續幾波下來,黃雯雯禁不住發出了嚶嚀。


    劉旭心中暗喜,按照記憶中的穴位,加大了力度揉捏起來,黃雯雯居然感覺自己某個地方跟著有了反應,臉頰很快羞紅。


    “旭子,差不多了,謝謝你。


  ”  為了避免被劉旭看出端倪,她想盡快結束這次的按摩治療,可崴腳哪有那么容易好起來,她這一動,立刻又疼了起來。


    “小嬸子,這個按摩治療是循序漸進的,你這一弄,我又得重頭再來,不然根本沒效果,除非你想以后變成個瘸子,那我現在就走人。


  ”  劉旭還真跳下炕,一副就要走人的樣子。


    黃雯雯立馬慌了,沒有人想以后做個瘸子,也顧不上丟人和羞恥,趕忙喊住了劉旭,說道:“是嬸子不懂,你繼續按摩,我保證不會再打擾你。


  ”  “這可是你自己說的。


  ”  黃雯雯連連點頭,劉旭這才又把手放在了腳上,繼續按摩起來。


    沒一會兒,黃雯雯就感覺身體像面條一樣軟下來,渾身的力氣似乎都隨著劉旭的手指散掉了。


    “嗯呢!”  嚶嚀聲也再一次響起。


    劉旭聽著她的聲音,某個地方也有了反應,手順著小腿摸了上去,手指直接按在了黃雯雯的下面。


    “旭子,你做啥?”  黃雯雯猛的驚醒,瞪大了眼睛看著劉旭。


    “小嬸子,你今天晚上是不是肚子疼?”  劉旭忽然神秘兮兮的看著她,倒是讓黃雯雯懵了,點點頭問道:“你咋知道?”  “我是醫生,這叫望氣。


  ”  其實都是他隨口胡謅,這中醫的診病法子他根本一竅不通,只是剛剛手指按下去感覺到有點厚。


    借著透視眼看到了里面的東西,就試探性的問了一句。


  痛經本就是女人的通病,雖然也有例外,但幾率并不大。


    果然黃雯雯也沒有例外,劉旭笑呵呵的把手放在她肚子上,說道:“我給你按按,包治包好。


  ”  “你還會揉肚子?”  黃雯雯一臉的驚訝,痛經這事情的確煩惱了她很久,尤其是一個人在家里,只能咬牙忍過去。


    陳大榮一個大老粗,完全沒有把這樣的事情放在心上,甚至連個喝熱水都不會說,在每個月的那幾天能不氣她就不錯了。


    “當然,就沒有我不會的按摩。


  ”  劉旭好一頓吹噓,說什么在學校都是全校標兵,黃雯雯被他糊弄得一愣一愣,加上肚子確實疼得過分,索性讓他試試。


    黃雯雯沒有生過孩子,小腹平坦滑溜,手感很是不錯。


    劉旭也不著急按摩,趁機摸了起來,或許是錯覺,黃雯雯的確覺得疼痛減輕不少。


    吃了一頓豆腐,劉旭才找到穴位按摩,揉了一會,效果顯著。


    黃雯雯感覺像是放下了一塊大石頭,肚子里輕松了不少,只是臉上多了幾片紅暈。


    比起按腳,肚子更加敏感,尤其劉旭的手,不斷的往下,幾乎就要觸碰到那地方。


    “呀!”  黃雯雯突然叫了一聲,劉旭的手卻沒停下來,而且更加用力,黃雯雯的身上很快冒出了一層細汗,呼吸也漸漸急促起來。


    劉旭心中暗笑,這些穴位都是刺激那方面的,他也是第一次試驗,沒想到效果這么驚人。


    黃雯雯的身體不由自主扭動起來,薄薄的睡衣里小浪翻涌,看得劉旭心里癢癢的,手不由得探了過去。


    胸前突然被襲擊,黃雯雯的身體一激靈,猛的回過神,瞪大了眼睛盯著劉旭。


    “旭子,你又干壞事!”  “小嬸子,你可誤會我了,是這里也需要按摩,難道你不覺得脹痛,只要我按摩一下,就沒事了。


  ”  劉旭一本正經的開口,黃雯雯也被唬住了。


    因為經過他的按摩,腳和肚子的確減輕了不少疼痛,但她可不想就此放縱劉旭胡來。


    “你就隔著衣服按,別想動歪腦筋。


  ”  “小嬸子,隔著衣服我怎么找得到穴位,萬一按錯了,那可就麻煩大了,弄不好這兒都會得癌。


  ”  劉旭故意說的夸張,癌癥這種東西在村里人眼中,無異于催命符,黃雯雯也立刻重視起來。


    “那,你就隔著背心按!”  她猶豫了一會兒,把睡衣脫掉,只穿了一件緊身的白色背心,兩個渾圓清晰的勾勒出來。


    “也行,可能效果沒那么快,要多按摩一會兒。


  ”  劉旭咽了咽口水,盡量讓自己的反應沒那么明顯,手掌放了上去,輕輕的按了起來。


    電流瞬間流淌全身,黃雯雯的身體微微顫抖著,嘴里發出了陣陣低吟,那地方也有了異樣的感受。


    劉旭的動作逐漸加快,黃雯雯直接軟在了劉旭懷里。


    “旭子,你輕點,嬸子受不住。


  ”  “嬸子你忍著點,這都是正常反應,馬上就沒事了。


  ”
https://twccfdvgbhn.weebly.com/8288653.html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4191651.html
https://twlkmhjioumn.weebly.com/5478633.html
https://twaqwsader.weebly.com/6717944.html
https://twghyuiikytyujh.weebly.com/8370578.html
https://twghfism.weebly.com/177945.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3134613.html
https://twefgrtywqed.weebly.com/837961.html
https://twuioretyubda.weebly.com/3542763.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6159485.html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