なま lo re ふらち もの

成人情趣 愛之谷官方商城 9瀏覽 0評論 收藏
なま lo re ふらち もの


他對蕭 雪芙介紹道:“ 大姐,這個就是南朝國的金 世奇先生,他可是國際上赫赫有名的醫科圣手,我特地專程把他請過來的,只要他出手,相信 父親絕對可以轉危為安。


  ” 齊昊跟在蕭雪芙旁邊,也見到了這個金世奇先生。


  南朝人的特征很明顯,小眼睛,單眼皮,面部寬闊,顴骨突出平扁,鼻梁也較低,不高,剛到蕭雪芙的下巴左右。


  聽聞介紹,金世奇居然冒出一口流利的漢語,一臉自豪的 說道:“作為現代醫學的奠基者,我們南朝人的醫學界在國際上享有盛名,有我在的話,相信蕭 老爺子病絕不會有問題!”金世奇這個名字,蕭雪芙當初為老爺子治病的時候確實聽說過,在國際上是有不小的名氣。


  有他來的話,為自己父親做手術,成功看似確實會高不少。


  但是,轉眼又想起父親昏迷之前,千叮萬囑一定要讓齊昊來治療。


  而且,這個金世奇是 蕭卓找來的,蕭雪芙并不想用。


  蕭老爺子經歷過兩次婚姻,蕭雪芙是第一任妻子所生。


  第一任妻子去世之后,過了好些年再婚,蕭卓就是第二任妻子帶來的,并非蕭老爺子的親生孩子,也跟蕭雪芙沒有血緣關系。


  對于蕭卓脾性,蕭雪芙這個名義上的姐姐清楚得很。


  有點小聰明,卻無甚大能力,一直掌管蕭家的支系 產業,暗地里覬覦蕭家的財產,不過由于身份原因很難進入核心圈子。


  這次那么殷勤找醫生,在蕭雪芙看來也不過是想在父親面前表表忠心,以期望可以獲得更多利益罷了。


  這點本來無所謂,可蕭卓后面隱藏的人卻不得不讓蕭雪芙顧忌了。


  “小卓有心了,不過這次不用了,我已經找到醫生幫父親治療了。


  ”蕭雪芙看似輕描淡寫回道,心中卻已經了淡淡的警惕。


  “大姐,你可要想清楚,這金世奇醫生可是鼎鼎有名的腦科大夫,你不用他,還能用什么人?你可不要拿父親的性命來冒險啊。


  ”蕭卓表現出一副真誠無比的樣子。


  “蕭女士,論腦科手術,我自信華夏應該沒什么人能比得上我的了。


  ”金世奇又站了出來說道:“有我在,蕭老先生的手術成功率,起碼能達到六成!”六成!周邊的人頓時發出陣陣驚呼,要知道,之前別的專家給出手術成功率最高也只有三成。


  “沒必要!”蕭卓的堅持讓蕭雪芙警惕之心更濃,直接拒絕道:“我們不準備做開腦手術,準備用針灸治療!”金世奇聞言,臉上浮現出嘲諷的笑容,語氣古怪道:“雖然針灸來源于我國,我也認識幾位針灸大師,但實在沒聽說過針灸可以治療腦出血,蕭女士,你確定不是在開玩笑嗎?”“針灸發源于南朝國?真是無知到令人可笑!”齊昊從后面走了出來,淡淡的搖了搖頭:“你們南朝國就這么喜歡把東西都弄成自己的,果然小國人就是小國人,這臉皮也夠厚的。


  ”“這位是齊昊,父親指定他過來治療的,昨晚就是他幫忙穩住病情的。


  ”蕭雪芙介紹道。


  見齊昊不過20歲出頭,金世奇有些不屑道:“蕭女士,你確定讓這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子為蕭老先生治病?我恐怕他連針灸都拿不穩吧,這不是在拿著病人的性命在開玩笑嗎”“是啊大姐,這小子看著也就20出頭,醫術能強到哪去?”蕭卓也在一旁幫腔。


  至于一開始就跑過來的女子雖然有些意外,不過并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站在蕭雪芙身邊。


  “陽氣不足,精元虧損,血腎兩缺,外顯于面,內定于脈,金世奇先生,你自己的身體都沒料理好,就出來治別人,真的好么?”齊昊看了金世奇一眼,淡淡的說道。


  “你在說什么鬼話,我一點都聽不懂,少在這里裝模作樣的。


  ”金世奇不屑的擺了擺手。


  “聽不懂?那我就說直白點吧”齊昊臉上帶著笑容,戲謔的說道“金世奇先生,你陽痿!”齊昊的話一出,全場頓時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紛紛用怪異的眼神看著金世奇,至于金世奇,先是一愣,緊接著仿佛惱羞成怒一樣,漲紅了臉,對著齊昊瘋狂咆哮起來:“污蔑,臭小子!你居然敢污蔑我!”“是不是污蔑,你自己心里清楚。


  ”齊昊看著拼命否認的金世奇,臉上帶著古怪的笑容道:“你這身體狀態,再耽擱個半年時間,那你就一輩子不能人道了。


  ”“什么?半年時間?!”金世奇聽到齊昊的話,整個人都激動的發抖,不過馬上就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連忙把表情收斂,只是眼睛還死死的盯著齊昊,試圖想看出他是否說謊。


  金世奇的陽痿之癥,是從一年前開始的,為了治療,他轉換各種身份尋求各種專家,可是最后換來的都是一場又一場的失望。


  他表面上表現出來的自信驕傲,實際上就是為了掩蓋內心的自卑跟無奈。


  今天,齊昊居然能一眼就看出來他的問題所在,并且還一下就說出只有半年時間,不管是真是假,金世奇已經打定主意,私底下要問個明白,當然明面上他是不可能承認的。


  “年輕人,我不計較你的污蔑。


  ”金世奇強裝鎮定,倨傲的說道:“現 在我們討論的是白老先生的病,你不要說些有的沒的。


  ”“就是,小子,別說這些有的沒的,耽誤了我父親的病,后果你承擔得起嗎?”蕭卓喊道“你說不讓 金醫生動手,難道你有百分百把握?”“人的身體是不斷的變化的,任何一個醫生都不敢說有百分百的把握。


  ”齊昊搖了搖頭。


  “既然沒把(上課把女同學下面玩出水)握,大姐,難道你要把父親的命交到這么一個乳臭未干的小子手上?依我看,這家伙連正式醫生都不是吧?”實際上,蕭卓所說的這一點,也恰恰是蕭雪芙所以顧慮的。


  坦白說,她心里對于金世奇的信心是更大的,畢竟金世奇聲名在外,腦科這個領域上,他的確是有著真材實料。


  而之前不想讓蕭老爺子開刀,一是考慮到蕭老爺子年事已高,風險大,二則蕭老爺子在昏迷之前,千叮萬囑一定要讓齊昊來,所以蕭雪芙才去找齊昊。


  但是現在不同了,金世奇在這里,動手術的成功率不低,相比起齊昊這個來歷不明,醫術不明的年輕人,實際上蕭雪芙的心里已經傾向了金世奇,盡管他是蕭卓找來的。


  但是老爺子的能否治愈對她來說實在太過重要,失去老爺子的支持,她很可能馬上就會被趕下總經理這個位置,失去一切,她不敢去賭。


  蕭雪芙的好看的眉毛皺成了一團,還是開口道:“齊昊,要不先讓金醫生看看?”雖然是征詢的語氣,不過齊昊已經聽出了其中的意味,他知道,蕭雪芙對自己失去了信心。


  齊昊也是一個傲氣的人,既然蕭雪芙不相信自己,那自己也沒必要淌這趟渾水,點了點頭道:“既然蕭總想讓金醫生來操刀,我沒有意見,不過我希望,能 讓我在手術室外等著。


  ”昨天跟蕭老爺子相遇,齊昊對這個老頭也有不錯的好感,希望一會如果真出了事的話,他能及時拉一把。


  “當然沒問題。


  ”蕭雪芙點了點頭:“那就勞煩金醫生了。


  ”“沒問題,有我出手,絕對沒有問題!”金世奇信誓旦旦,滿臉自傲的說道。


  眾人商議完畢之后,蕭老爺子就被推進了手術室,由金世奇主刀。


  手術進行了接近兩個小時,蕭家的人在手術室外等著,一個個坐立不安,反觀是齊昊,一直淡定自如的坐在位置上,閉目冥想。


  “喲呵,你這小子,臉皮還真夠厚的,一會把老爺子救活之后,你是不是也要上去邀功啊?”見齊昊這么的淡定自如,蕭卓不由得嘲笑道。


  齊昊沒有理會他,蕭卓于是更加的起勁,剛想繼續諷刺,就被蕭雪芙打斷了。


  “老二,給我閉嘴!大家都煩著呢!”蕭雪芙訓斥了一聲,緊接著看向齊昊的眼神也有一絲的煩躁。


  這里所有人都那么擔心,就齊昊一個人這么從容,是個人,心中都有些不是滋味。


  不久,手術室終于傳來了響聲。


  “吱呀”一聲,手術室的門被推開,金世奇走了出來,摘下口罩,輕松的說道“手術很成功,老爺子沒事了。


  ”“謝謝你,金醫生!”蕭雪芙激動的握住了金世奇的手,連連感謝,周圍的人也如釋重負。


  “我都說了,金醫生的醫術那可是經得住考驗的,又怎么會像某些無名小輩一樣過來這里招搖撞騙。


  ”蕭卓此時也松了口氣,畢竟金世奇是自己帶來的,這要是出了事,他的責任可就大了。


  不過看到一旁的淡定的齊昊,蕭卓的嘴又管不住了“大姐,你找的是什么人啊?這父親手術成功,你看著家伙一臉的無所謂,是不是希望父親的手術失敗啊?”蕭雪芙眉頭一皺,看向齊昊,眼神中也有一絲不滿產生。


  “既然老爺子沒事了,那我就先告辭了。


  ”感受到蕭雪芙的目光,齊昊知道自己已經沒必要留在這里了,于是準備離開。


  “慢著!”蕭卓攔住了齊昊“大姐,這種招搖撞騙的騙子,一定要把他抓起來,免得他四處騙人。


  ”齊昊沒有惱怒,轉身看向蕭雪芙。


  蕭雪芙猶豫了一會,最終還是說道:“讓他走吧。


  ”齊昊畢竟是自己父親親自點名,也是自己去請過來的,整個過程雖然沒什么表現,但是人家也畢竟沒有做什么,無緣無故把齊昊抓起來,以蕭雪芙的身份,還真做不出來。


  而她想不到的是蕭卓正想憑此來打擊蕭雪芙聲望,自己帶的醫生治好了老爺子,而蕭雪芙帶來的醫生卻是個被抓起來的騙子!只要坐實這個,到時就算老爺子不說,家族內部其他人也會對蕭雪芙產生別的看法。


  蕭卓一個激靈,正打算繼續爭辯的時候,手術室中的一個護士慌慌張張的跑了出來。


  “醫生!醫生,病人出事了!”“什么?不可能!”金世奇和蕭家眾人臉色大變,此時剛好蕭老爺子躺在病床上被推了出來,身邊的監視器不斷的發出“滴滴滴”的警報聲。


  “封口之后本來一切妥當,但是在準備出來的時候,突然顱內壓急劇上升,血壓提升很快,心率已經低到20,現在情況非常緊急,病人隨時都有生命危險!”護士迅速將目前的情況報告了一遍。


  “怎么會這樣!”金世奇顯得有些慌亂,不斷的對比著手中跟監視器上的數據,一滴滴的冷汗從腦門處滴落下來。


  “金醫生,到底怎么回事!”蕭雪芙此時如同一只噬人的老虎,雙眼冷冰冰的看著金世奇。


  金世奇可以肯定,如果今天蕭老爺子出了什么事,他肯定走不出東升市了。


  “大姐,別急,有金醫生在,父親他不會……..”蕭卓仿佛還沒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對蕭雪芙說道。


  “你給我閉嘴!”蕭雪芙一聲怒吼,一巴掌把蕭卓扇倒在地:“如果今天父親有什么事,你們兩個,就去為父親陪葬!”話語中透露出來的森森寒意,讓蕭卓跟金世奇心中一陣發抖。


  老爺子不僅是蕭雪芙的父親,更是她的精神支柱,如果今天蕭老爺子死在這里,她不介意拿這個沒有血緣的弟弟開刀。


  金世奇拼命的對比著數據,但是怎么看都看不出原因。


  監視器上,蕭老爺子的生命數據在不斷的降低,金世奇的心也在一點點的變得冰冷。


  此時的他,已經后悔接了這個工作。


  “會不會是有新的出血口沒被發現?”終于,站在不遠處的齊昊開口說道。


  “新的出血口!”聽到齊昊的提示,金世奇恍然大悟,對著數據反復對比,終于發現了問題所在。


  “沒錯,就是新出血口”金世奇連忙對蕭雪芙說道“應該有兩到三個小出血口,在照CT時候沒發現,此時突然破裂,所以導致現在的情況”“那要怎么做?”蕭雪芙不想聽金世奇的廢話,直接問解決方法。


  “只能再開刀……”金世奇猶豫了一下,最終說道“只不過剛開了一次刀,在開刀的話,以老爺子的年紀,那成功率不足…….”說到這里,金世奇已經不敢說下去了。


  “不足什么!”蕭雪芙一把抓住金世奇的衣領,冷冷的說道“給我說清楚,不足什么!”“成功率不足兩成……”金世奇哭喪著臉說道“但是如果半個小時內不做手術的話,老爺子就必死無疑了!”“混賬!”蕭雪芙很想把眼前的這朝國所謂的名醫打死,但是現在手術技術最好的就是他,為了自己父親,蕭雪芙還真的不能動手。


  “還有沒其他辦法?”蕭雪芙此時也冷靜了下來,放開金世奇,冷冷的問道。


  “沒有!”金世奇此時已經沒有了一開始的囂張自信,他知道,今天沒有奇跡出現的話,自己算是完蛋了,這兩成的概率他還是說多了,實際上他出手的話,一成概率就頂天,相當于是說,沒有幸運女神眷顧的話,老爺子是必死無疑了。


  只是他不敢說實話啊,一旦說實話出來,立馬就得陪葬,蕭氏集團在深市的勢力有多大,他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


  “怎么辦?”蕭雪芙此時也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再開刀吧,不足兩成的概率,那根本就是在玩命。


  不開刀吧,那是必死無疑,哪怕是果斷如蕭雪芙,此時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讓我試試吧”站在一旁一直沉默的齊昊,最終還是拗不過自己的心,不忍心蕭老爺子就這樣喪命,最終還是決定出手。


  “齊昊,你?”蕭雪芙眉頭一皺,不明白此時齊昊突然這么說是為什么。


  不過金世奇倒是大喜,畢竟齊昊出手的話,到時候老爺子死了,也有個人和他一起承擔責任。


  “蕭總,我覺得可以讓他試試!”金世奇假惺惺的說道“我出手的話,雖然也有一定的信心,但是畢竟兩成的把握,風險還是偏高,齊昊既然主動請纓,想來應該有不小的把握,為了老爺子著想,我愿意讓賢,讓齊昊出手!”先吹捧下自己,說明不是自己醫術的問題,再強調齊昊主動請纓,自己為了病人著想才讓位,這樣一來,三兩下就把自己立于不敗之地。


  救活了,那是自己抉擇聰明,救不活,那是齊昊不自量力。


  金世奇的這點小伎倆當然瞞不過蕭雪芙,不過她也沒時間計較,只是問道“你有把握嗎?”   我和他因為都是家里的老大,背負的壓力很大,這兩年家里的貧窮讓我們覺得像個無底洞,無論我們怎么努力的去填坑,卻怎么也填不滿,以至于到我們談婚論嫁的時候,存折上的錢少得可憐。


    在二十四這年,我和他舉辦了簡單的婚禮,然后一起到了武漢謀求工作。


  我找了一份文員的工作,每天上下班都很穩定,但他的工作卻不盡人意,四個月換了三次工作。


  開始喜歡上酗酒,脾氣也日漸暴躁,生活過得越來越沒激情,長時間呆在網吧打游戲,偶爾還通宵,簡直就是在挑戰我的忍耐限度。


    某天,他突然一改頹廢,幾天下來一直向我獻殷勤,讓我頓感興奮,他總算是站起來了。


  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在吃飯的時候,他突然說,他有個 賺錢的法子,一年至少可以賺十多萬。


  我嬉笑著說哪里有那么好的 事情


     他說,有,他在一個代孕網站上了解了信息,很安全消息完全保密,只要一年我們就可以擺脫貧窮了。


  他說得一臉的輕松,像是發現了一塊新大陸。


  但他不知道,這對我來說意味著 這個男人的腦子燒壞了,想錢想瘋了。


  為了賺錢狠心老公逼 我去代孕媽媽(2/2)  在后來的日子里,他一心只想著說服我去幫人代孕,否則任何事情都沒得談。


  為此,他還從存折里取了一千多塊錢買了臺二手電腦,將那些標著權威誠信的代孕網站收集下來。


  兩個月之后,我也逐漸了解了一些代孕知識,似乎沒有我想象的那么復雜和可怕。


  在他不斷的哄誘下,我答應了。


    很快,他幫我找到了代孕公司,提交了一系列的自身健康、身高等信息之后,在家大約等了半個月,在我快要忘記這件事情的時候,突然街道了代孕公司負責人打來的電話。


  要我去公司與客戶面試一下。


    很順利,我通過了各種檢查和提問。


  (女同學上課摸下面讓我)我的客戶是個禿頂的男人,大腹便便,看上去至少已經有四十多歲了。


  一想到要給這個男人生個孩子,就覺得惡心。


  在我準備回絕的時候,負責人告訴我,他給我訂金就有十萬,事成之后付給我三十萬。


  這個數字,讓我猶豫了。


  回到家之后,丈夫問我情況怎么樣,我說明經過和自己的想法之后,他說三十萬扔在你面前你不要,你傻啊你!為了賺錢狠心老公逼我去做代孕媽媽(2/2)  在第二天,猶猶豫豫之下,我還是簽下了合同。


  那筆錢,讓我春心蕩漾。


  代孕是在完全隱秘的環境下,我和這個男人一起回家,他指定我睡著哪間房,并且還吩咐保姆最近應該幫我注意的哪些飲食習慣。


    第一天跟他一起回家之后,一切都非常的平靜,讓我覺得代孕其實也沒什么不可以的,一年就可以賺那么多錢,我用十年的時間都不一定能存這么大一筆錢。


  然而,讓我感到崩潰的事情才剛剛開始。


  半夜,我的房門突然被敲響,他在門外叫我,我考慮到合同和那筆錢,所以就開了門,他遞給我一杯牛奶,他說為了補充身體營養。


    喝完之后沒多長時間,頭開始發暈,下意識到事情不對勁,起身關房門,他卻突然像只老虎一樣撲了過來。


  一時沒有反應過來的我,被他壓在了床上,讓我無法動彈。


  他把我綁起來,拿出刀子在我腿上劃痕,刀子一拉一條血印。


  為了賺錢狠心老公逼我去做代孕媽媽(2/2)  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靈,我的世界頓時天崩地裂。


  那個夜晚,被時間拉得很長很長,他發泄完之后,跟我道歉,說他一直都有點發虐的傾向。


  我不敢提出毀約,怕他對我再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


  在他出去之后,我和保姆一起外出散心的時候,我找了個借口將保姆支開,攔上一輛的士逃走了。


    回到家之后,窩囊丈夫罵我的不是,說這么好的賺錢機會都讓我給丟了。


  我甩給他一巴掌,然后提出了離婚。


  他將我暴打了一頓,這才是他的真面目吧。


  可惜我跟他在一起三年,我到這個地步才將他看透。


  事隔三個月了,我總被噩夢纏繞著,那段回憶已經成了我身體里的一塊傷疤,一個不能觸碰的陰影……  編后:  在這個急劇發展的時代下,代孕似乎逐漸成為了一個隱性的產業。


  但深處在這個產業中的女人們,大多沒有撈到什么好處。


  代孕這個產業并不是什么好的產業,相反它其中帶有太多的隱患因素。


  為了賺錢狠心老公逼我去做代孕媽媽(2/2)  第一,代孕交原本就是一種違法行為,也是一種違背道德倫理的行為。


  代孕交易市場已經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產業鏈,地下市場極其混亂,在沒有受到法律的保護情況下,代孕媽媽們,時常不知道會受到什么樣的傷害,也無法通過有效行徑來維護自己的權益和健康。


    第二,代孕太傷害女人的身心健康。


  生一次孩子等于在鬼門關走一趟,安全產下孩子后,身體免疫力降低隨時有可能會鬧下什么命。


  女人的身體健康是自己的,生完孩子之后,健康全都要自己買單。


  其中還不保證在代孕過程中,能完全將孩子生下來。


  所以,女人首先應該站起來,愛自己珍惜自己的生活,抵制代孕。


    第三,重男輕女的社會風氣仍舊存在,代孕只會造成更多悲劇的發生。


  有些富家人,為了生兒子,不惜借用女人的子宮,直到達成自己的目標,但事實上同樣也出現了很多棄嬰,她們一出生就判給她缺憾的人生。


  如果代孕成為一種產業,只會釀造出更多的社會悲劇。


  為了賺錢狠心老公逼我去做代孕媽媽(2/2)  第四,代孕本身就是個禍根,遲早會破壞家庭幸福。


  找人代孕的那些人,家庭的女主人和孩子長大之后與代孕者的糾紛,無法理清。


  就算代孕者能完全放棄去找那個孩子的念頭,但不保證她將來組建家庭之后,能讓她身邊的那個男人完全地接受她的過去。


    無論從哪一點思考,代孕都不足以成為這個社會上立足的一個產業,不能提倡代孕。


  呼吁大家一起抵制代孕產業的發展,遏制更多悲劇的發生。


  
https://twqwasdzcc.weebly.com/3960913.html
https://twkdjfngvbi.weebly.com/6209587.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7071944.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6807433.html
https://twhjuiolkhnm.weebly.com/3496858.html
https://twghjtywecvs.weebly.com/5169736.html
https://twrfdgtyhuji.weebly.com/9644334.html
https://twdfgewrugbnnfgdfg.weebly.com/4090061.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9456563.html
https://twnvmbnbcvhzxgd.weebly.com/2179143.html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