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 自拍 無碼

臺灣 自拍 無碼 臺灣 自拍 無碼 5160瀏覽 21192評論 收藏


  我的老公 許峰是我的初中同學,比我大兩歲。

  起初他給我的印象就是見人笑瞇瞇。

  那時我爸爸在公社管開介紹信,出外做生意都要有介紹信才行。

  許峰的 父母經常來找我爸爸開介紹信,我 和他也就慢慢熟悉起來。

    許峰的父母相中了我,就托人來做媒。

  我聽后也沒有反對,就和他交往起來。

  交往不到一年,許峰要到東北去當兵,他走的時候我哭得很傷心。

    女 孩子都對軍人有崇拜的情結吧,所以當許峰退伍一回家我們就結婚了。

  結婚第二天我去河邊洗衣服,當洗好一盆衣服的時候,許峰正好經過,我叫他把那盆衣服先拿回家,可他像是沒有聽到我說的話一樣,理都不理我就走開了。

  我想,這個人怎么就這么懶呢?  許峰家有五個兄弟,兩個妹妹,經濟條件不是一般的差。

  我們婚后不久他們家就分家了,我們只分到了四千塊的債務。

  八十年代的四千塊,相當于今天的四十萬了。

  這我倒不大介意,反正我們有手有腳,只要肯拼, 生活會慢慢好起來的。

  口述:原來 我和 小三 同住小區  許峰在 工廠干了兩年以后就辭職和兄弟辦廠,不過沒有辦多久就因為經營不善而關門。

  他又買了錄像機在村里開了個錄像廳。

  有時他家親戚來找他,他就放黃色錄像給他們看。

  慢慢地,他開始經常放黃色錄像,到后來被公安機關抓起來拘留了十五天。

    許峰放出來以后,我堅決不許他再做這生意了,于是找親戚借了一萬元錢給他出門做生意。

  這錢借得不容易,所以我千叮萬囑讓他一路小心。

  結果在去的路上,他在火車上睡得死死的,醒來錢就不見了。

  當時他心疼得想自殺,可我攔住了他。

  我沒哭沒鬧,還勸他不要往心里去。

  我覺得對許峰,我已經做到一個妻子能做的最好了。

    他的漠不關心  讓我心冷  婚后最初的五年,我們都非常窮。

  別人家里一畝田可以打八百斤稻谷,我們家一畝田只能打三百到五百斤。

  原因就在于許峰很懶。

  他根本不去打農藥,不去除雜草,怎么能豐收呢?家里非常窮,連做飯的柴都沒有,只能燒橡皮管。

  口述:原來我和小三同住一小區  80 年代末,我們那里開始流行用廢料煉鐵和鋅這類東西。

  每天早上我凌晨三點就騎著自行車去市場收材料,回來就用土鍋爐煉。

  這些東西在冶煉時產生的廢氣對人體非常有害,我長期咳嗽。

  許峰不僅不心疼我,不帶我去看病,反而嫌我咳得吵到他。

  面對他的這些責怪,我簡直是打落牙齒和血吞。

    一個很偶然的機會,許峰聽說武漢一家工廠有大量的鋅皮賣,于是他就 到武漢進貨,和他一起去的還有我們同村的一對夫妻。

  記得有一次那家的女人回村里,特意跑到我家來聊天。

  她說,你就放心你老公長期呆在武漢?我真的很傻,完全沒有意識到這是人家對我善意的提醒。

  我認為,夫妻間的信任和忠誠是最基本的東西,根本不用去想。

  但現實馬上給了我當頭棒喝。

  許峰從武漢回來后,我發現他得了性病,天天去醫院打針。

  這個嚴峻的形勢讓我不得不跟著他一起到武漢做生意。

    到武漢后我們開始賺錢,從物質上講越來越好,可我受到的精神折磨在加重。

  許峰經常對我發脾氣。

  記得有一次家里的燈泡壞了,換燈泡本來就是男人的活,可他就是不換。

  我說了他幾句,碰巧他當時心情不好,就對我動手了。

  在一片漆黑中,他對我拳打腳踢。

  后來似乎嫌在黑暗里打得不過癮,他居然把我拖到樓道上打。

  口述:原來我和小三同住一小區  長長的獵艷名單  我根本數不清  從放黃色錄像到后來他得病,我就知道許峰是個不檢點的人。

  我來武漢后,本以為管得住他,可他玩女人卻是變本加厲。

  除了那種逢場作戲的,能數得出的十個指頭都數不完。

  原來我和小三同住一小區 六年前,他到黃石去看一個工地,在工地上砸了腳,被送去當地醫院包扎。

  我怕當地醫院處理傷口不當造成什么后遺癥,當天晚上就帶著司機把他從黃石接到了武漢。

    沒過多久許峰傷好了以后就去南京出差,回來我看他的荷包里有一張三百多塊的出租車發票,看著像是一次長途。

  我問和他同去的職員,那個職員說,許總似乎有個朋友家鄉在泰州,從泰州打車趕到南京來看許總。

  我說:是個女人吧。

  那個職員就有點支吾。

  晚上我問許峰出租車的事情,他一口咬定我想歪了,說那個女人是在黃石給他包扎過的女護士。

  人家后來回了家鄉泰州,碰巧他去南京出差,兩地隔得不遠,女護士就到南京來看他。

  口述:原來我和小三同住一小區  他說的理由真是冠冕堂皇,可只要稍微有點智力的人都聽得出這是謊話。

  那個女人一直和他有聯系,發過很多肉麻的短信。

    所有人都說我  得了妄想癥  在這些爭吵中,我們的工廠倒是發展得越來越好,可這讓我們多了一個吵架的理由。

  許峰想貸款擴大廠,我不同意。

  他當然是想賺更多,我又何嘗不是呢?但我知道人有多大的頭就戴多大的帽子,我們都沒有上過什么學,對于如何管理一個規模很大的廠,是完全沒有把握的。

  如果盲目擴大,一旦經營不善,結果可想而知。

    為廠里的事情吵,為他玩女人吵,為他不關心我吵,吵到后來,兒子都受不了,說:媽媽,既然這樣,你還不如和爸爸離婚。

    于是,離婚這個問題再次被提出。

  所有的人都認為我是生活過得太好沒事找事。

  我說許峰在外面玩女人,舉出了一次又一次的例子,可他們都覺得我是得了妄想癥。

    我曾經想去找證據,可卻徒勞而返。

  記得有一次我生病了,晚上我看許峰沒什么事,就要他陪我去小區的診所打針,可他躺在床上動都不動,似乎沒有聽到我說的話,我只好死心自己去樓下打針。

  打了半個多小時,我突然想到家里的電熱水器沒有插上,于是就打電話叫許峰插,可沒有人接電話。

  我打他的手機,他接了。

  我問他在干什么,他就說:有事,你煩不煩。

  然后電話就掛斷了。

  我再打過去,電話就是關機。

  口述:原來我和小三同住一小區  他這么匆匆出門,肯定是有鬼,而且他的那個女人肯定在很方便去的地方,他才能見縫插針。

  我猜想那個女人也許住我們小區,于是就一棟棟找,可走了幾個單元我就知道這太傻了,一個小區上千戶人家,我怎么知道他藏在哪里?  就在不久前,我父母到武漢來探望我,起初他們還勸我不要離婚,聽說兒子支持我離婚,還把兒子也臭罵一頓,讓我喪失了最后一個同盟軍。

    可慢慢地,老人也發現不對勁。

  女婿在周末會說去某某單位辦事,可到了晚上,女婿沒有回,倒是對方單位的業務員找上門來,說壓根沒有見到許總。

  老人出門要用車的時候,司機卻說在某地的停車場等許總,從早等到晚也不見許總的人影。

  辦什么事情需要辦那(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么久?后來我再說要離婚,父母就不再說什么了,相信他們也看到我過 的是什么樣的日子。

    忍著忍著,半輩子就這么過去了,我只想找人訴說完這些委屈然后堅決離婚,那么后半輩子,我至少還能過點清靜的日子。

  口述:原來我和小三同住一小區 朋友前陣子上了一連串的 性別平等研習,回來之后有感而發的說:“ 性別教育最需要教的是大人。

  ”于我聽(幼兒益智故事)來也是頗有感觸。

  許多伙伴在學校體系里很努力推動性別平等教育,有機會對孩子造成一些些影響,但我們也很清楚,光靠學校老師是不夠的,孩子的生活中會接觸的大人各式各樣,除了家長、照顧的長輩之外,可能還有課后照顧的志工老師或教保員、安親班或補習班的老師,加上學校也可能接觸故事媽媽、彩虹媽媽等家長志工,這么多不同的大人都有機會觀察到孩子之間的互動,也是孩子發問解惑的對象,各種性別的議題就在這之中,而我們這群接觸孩子的大人,自己受過什么樣的性別教育呢?在我們觀察孩子對于性別或性議題的反應時,其實反映的是身邊大人給予怎樣的響應態度或討論空間,同時也看到,當大人生活在充斥各種 信息的環境中,小孩生活周遭,其實同步環繞著各種信息,大人可能因適應不良或有意識的不看不聽,但是對孩子來說,這已經是原生的環境,他們從中學習、也與之適應共處,于是,大人常會訝異現在的孩子怎么那么早就問 那么多、懂那么多。

  無處不性別無處不性別當兩個小男生因為打鬧而抱在一起,明明是很開心、感情很好的擁抱,旁邊的小 女生卻大叫著“好惡心”,兩個小男生表情有些詫異。

  如果你是旁邊的大人,可以怎么響應?是贊聲說同性戀很惡心,或是厘清友好的擁抱不一定是同性戀,如果是同性戀有什么好惡心?當你聽見孩子自己聊天時問別人,女生跟女生可以結婚嗎?又聽到旁邊的人七嘴八舌,有人說可以,有人說不行,還有孩子說曾經看過報紙上有兩個男生的結婚照,所以應該可以吧。

  如果你是偷聽的大人,你會想要沖過去跟他們好好談一談嗎?如果他們沒有來問你,可以讓討論而不是標準答案留給孩子嗎?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