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elz ventura

juelz ventura juelz ventura 5457瀏覽 5758評論 收藏


王老師環顧了一下四周,班長叫了聲起立,和老師相互問好之后,王老師用力的按了按教案,然后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瞥 楚南,吐了口氣,開始講課。

  此時,王老師背對著大家,翹著豐臀,在黑板上寫著數學公式。

  她時不時伸出手去端正眼鏡框,偶爾去捋順自己的烏黑油亮的發絲。

  手上的這一動作可就不得了,就在王老師手臂舉起的瞬間,本就剛剛遮住臀部的裙擺就網上提,裙擺內的春光乍泄,若隱若現,看得班里的 男生的口干舌燥,心猿意馬。

   小雅看到班里男生的樣子,更是對王老師沒有了好感,然后偷偷的 看了看離她不遠的楚南。

  不過讓小雅感到意外的是,楚南卻并沒有像男生一樣,對著王老師的背影心猿意馬,而是在周圍的同學,沒有多久,楚南嗯了兩聲。

  這兩聲,男生們這才回過神來,他們還有賭局呢。

  不過怎么樣才能看到王老師的底褲顏色呢?在講臺上王老師的 身體微微的觸動了一下,手中粉筆也停了停然后繼續開始寫了起來。

  此時,一干男生們卻在絞盡腦汁如何才能看到底褲的顏色呢?此時,王老師轉過身來,用教鞭敲了敲黑板:“楚南,你上來把這道題解一下。

  ”小雅通道王老師叫 楚南去解題,瞬間泛起了一股醋意,心中暗罵,好不要臉,居然在課堂上還勾勾搭搭。

  不過男生們到都是一個個有著幸災樂禍的意思。

  楚南裝作若無其事的走了上去,開始在黑板上胡亂寫了起來,王老師見他這么做,本想發火,但還是把火壓了下去,只得輕柔的說道:“亂寫什么?給我下去。

  ”楚南聳聳肩膀,故意把講桌上的講義給弄到了地下,在同學噓聲中走回了座位。

  令人奇怪的是,王老師卻沒有責怪楚南,而自己走到了掉在地上的講義的面前,用力的握住了拳頭,背著身體開始彎腰撿起了地上的講義。

  就在那一瞬間,另所有的男生都不敢置信的事情發生了,王老師的底褲在所有學生的眼前一閃而過,還真的是黑色的丁字褲。

  此時,包括小胖在內的所有的男生都驚訝的 看著楚南,只見楚南無所謂的聳聳肩膀,用手做了一個數錢的手勢。

  就這樣,在萬般不解中,總算是下課了,男生在王老師離開教室的那一刻,紛紛的把楚南喂了上來,看著楚南正從小胖手里接過來錢。

  其中一人狐疑的說道:“楚南,你不會正巧今天看到過老師的底褲顏色,然后來抽老千吧?”這個時候有人搭話:“我們今天和他一起來的學校,我敢肯定今天他沒有見過王老師。

  ”楚南點了點頭:“現在信了吧?嘻嘻,我只是今天運氣好而已,不過我也不小氣,放學后小賣部一人一根根雪糕,我請,別客氣。

  ”楚南說著,把錢放進了口袋,男生們烊烊的回到了座位上。

  其中一個男生對另一個男生生竊竊私語道:“我去,打死我都向不到王老師居然會穿丁字褲,不過,你真的相信楚南這小子是運氣好?”那人看看楚南,搖搖頭:“其實,我更好奇的事情是,為什么王老師撿教案的時候,是背對著我們去撿的,而且不是蹲下而是彎腰,好像是想讓我們看清楚她底褲的顏色是什么一樣。

  不過我也相信,楚南今天沒有見過老師的底褲顏色,如果不是他運氣好的話,那除非是他叫王老師這么穿的。

  ”中午午休的時候,楚南帶著所有的同學來到了劉秀娥的小賣部,給每人買了一根雪糕,劉秀娥在看著楚南像個小主人一樣招呼著同學買雪糕,不由自主的有了幾分愛意。

  不過她很快就把這個危險的念頭從腦海中趕走了,暫且不說楚南還只是一個孩子,就算他是個成年人,自己也是有丈夫的女人。

  雖然說,現在也不會把她浸豬籠什么的,但她也受不了村子里的風言風語,更何況還會好了楚南。

  于是,劉秀娥做了決定,她只和楚南做一段野鴛鴦便罷。

  不過,楚南卻另有打算,付完了錢之后他和同學們一起回到了學校,當別的同學都趴在了課桌上午睡,楚南卻悄悄的走出了教室,悄悄的來到了王老師的辦公室。

  此時的王老師正心情煩躁的在座位上坐立不安起來,當楚南敲門進來之后,她馬上關好了門,在拉上了窗簾,有些凄楚的對著楚南說道:“快點把我的底褲還給我。

  ”楚南笑嘻嘻的從口袋里拿出了一條粉紅色的三角內褲攥在了手里:“老師難道不喜歡我送的丁字褲?”聽了這話,王老師臉上一陣紅羞,昨晚楚南找到了她,告訴她小雅已經知道了她們之間的事情,并且威脅王老師今天要穿那件丁字褲,露出給班里的同學看到,不然的話唆使小雅去報案,誣陷她和自己的學生發生關系。

  王老師知道楚南還算是未成年人,就算是警察相信她是被楚南強的,但是她的名譽、工作乃至一生都會被毀掉,而楚南說不定還會被同學羨慕,也不用坐牢。

  跟何況,王老師知道小雅喜歡楚南,這種事情小雅一定會同意的,無奈之下,王老師只能用她的粉紅色底褲作為抵押,答應了楚南的要求。

  其實楚南自己也沒有想到,王老師居然會同意,他只是為了自己的計劃冒險試了試而已,沒想到還真的成功了。

  王老師有些委屈的看著楚南問道:“我已經按照你說的做了,你還想怎么樣?”楚南看王老師似乎要哭了出來,心中不由有些發軟,清清嗓子說道:“那王老師總得把丁字褲還給我吧?王老師難道是喜歡上了?”王老師被他這么一說,身體頓了頓個,不由的加緊了大腿說道:“那個褲子臟了,我洗好了再還給你。

  ”楚南敏銳的發現了王老師表情的不正常,狐疑的看了看他加緊的雙腿,拖著聲音走了過去:“洗好了在還給我?不用,我自己洗就行了,不用老師這么辛苦。

  ”王老師害怕的向后退了過去:“不不辛苦。

  ”此款楚南已經完全確信了王老師的舉動一定有問題,此時的王老師在后退的過程中,已經跌坐在了飄窗上,在那一刻,楚南看到王老師的丁字褲居然全被水打濕了。

  難道尿了嗎?呸呸,楚南馬上把這種愚蠢的想法從腦海中趕走,他馬上反應過來這水是哪里來的了。

  王老師看著楚南的壞笑,心中開始惶恐不安起來,她知道楚南已經知道了讓她最為羞恥的一切。

  原來王老師在被楚南穿上如此惹火的丁字褲之后,內心開始無比的掙扎,這和她的人生觀念一直是背道而馳,在此之前她無論如何都不會相信自己會穿這樣的東西,但是現在居然被自己的學生要挾穿上了丁字褲。

  那被撕碎的羞恥心,讓她的身體出現了異樣的感覺,在加上在講臺上撿講義,故意讓同學看到她底褲樣子的情景,更加是把她的羞恥心化成了塵埃。

  在那一刻,她再也無法克制對自己的約束,回到辦公室的時候,她只覺得身體備受著煎熬。

  但是此時的辦公室還有同事在,而數學組只有王老師一個女的。

  可想而知,王老師在數學組是集所有男人的寵愛于一身。

  此時,一個男老師走了過來,這個老師姓蔡,他知道王老師對他似乎是有些意思,所以經常在課間的時候,有事沒事的來找王老師聊幾句。

   蔡老師來到了王老師的身邊,鋪上了一個卷子:“王老師,你說這倒幾何題,對學生來說是不是有些太深了。

  ”王老師低頭看了看那道題,蔡老師也彎下腰來,故意的把臉貼的很近,手肘也不知道是不是無意中碰到了王老師的胸部。

  其實,這也是第一次,以前王老師最多也就向后多了多,但是今天蔡老師卻不知道王老師此時正在經歷什么樣的煎熬。

  其實,王老師一直想要嫁給城里的男人,她的確對這個蔡老師有些意思,城里人,長得也不錯,還信誓旦旦的對她說,以后可以把她弄到城里去教書。

  這對王老師可是天大的好機會,于是以往對于蔡老師這種小騷擾,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王老師正打算預謀著跟他進一步深入交流時,卻萬萬沒想到被自己的學生給強行奪走了第一次。

  她倒不是守舊的人,只是,她怎么確定這個蔡老師是不是守舊的人呢?不過這還是后話,現在最讓王老師難捱的是她已經胸前的那團業火已經被蔡老師的揩油點燃,她開始感到丁字褲上已經濕成了一片。

  蔡老師哪里知道眼下發生的情況,和王老師再說了幾句之后,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就這樣,蔡老師走了沒有多久,楚南出現在了她的辦公室里。

  此時的王老師自己也覺得很是羞愧。

  她本應該痛恨楚南,恨他破壞了自己的城市夢,恨他打破了自己經營許久的計劃,打破了自己安靜的生活!王老師本應對楚南深惡痛絕,但是當楚南把她逼到飄窗上的時候,她的內心卻不知道為什么有了一絲期盼。

  楚南,走了過去,撩開了王老師的短裙,用手指在在她的丁字褲上滑動了一下,王老師瞬間的軟了半個身體,她雖然在搖著頭,但還是坐在了飄窗上,羞澀的張開了答大腿,讓自己的學生,在她的身體里瘋狂地馳騁,感受到了做女人的真正快樂。

  王老師咬住手指,略帶哭腔的說道:“楚南,這這是最后一次,聽到了嗎?最最后一次….”就這樣,此時的王老師完全打開了她的身體,像是享受大餐一樣,此時這一刻多么地美好!所有的憎恨也在那一刻拋擲九霄云外,有的只是身體的背叛,主動迎合的撞擊……但是內心卻有著一種反抗的意識:“楚,楚南,我們不可以這現在可是白天上課時間,這里是辦公室……”王老師話還沒有講完,就感受到了男人粗重的喘息聲和打在臉上的熱氣。

  一時之間,王老師竟然身子有些發軟。

  “王老師,不用害怕,大家都在睡午覺,不會有人來打攪我們的。

  ”王老師雖然知道楚南說的不假,但是已經放不下矜持:“楚南,不要!不要這樣……唔……”兩片唇瓣接觸的那一刻,王老師全身涌起一股電流。

  她半推半拉,欲拒還迎的樣子讓楚南覺得好笑。

  “老師,你就從了我吧!”“不要啊!嗚嗚……”  楚南精蟲上腦,竟然直接無視現在是大白天上課時間,也直接無視王老師眼里含著的淚水。

    數學組辦公室和歷史組辦公室本就是一間大長房,只是中間被一塊兒大木板隔開,做成了兩間辦公室。

    當楚南和王老師在辦公室顛鸞倒鳳的時候,才糜爛的呻吟傳入了隔壁的辦公室。

    歷史老師 劉老師此時正在午休,她迷迷糊糊的聽到了一陣陣偷歡聲音,劉老師以為自己聽錯了,抬起趴在課桌上的頭,待自己清醒過來的時候,那聲音卻更加清晰起來。

    劉老師疑惑的糞便不能了一下方向,才確信這聲音是從隔壁辦公室傳來的,劉老師把耳朵貼在隔板上,仔細的分辨了一下,最終確信這浪叫是隔壁王老師傳來的。

    這樣驚奇的發現,讓劉老師輕輕的打開了門,偷偷的走了出去,悄悄的從門框上的小窗戶上悄悄的向著里面的看了看,看到了讓她異常驚訝的一幕。

    只見到楚南在辦公室跟王老師“深入交流人生”。

  楚南瘋狂地撕扯著王老師的衣服,很快便直入深宮,綻放著后庭花。

    “沒想到王老師平日里外表高冷,竟然跟自己的學生在辦公室里就搞了起來,骨子里比我還要悶騷。

  果然驗證了那句話,外表越是高冷的女人浪起來越是放蕩!”  看著王老師胸前的凸起之物,劉老師更加嫉妒起來,心中有些暗暗鄙視著王老師的行為。

    當看到楚南生龍活虎的樣子,心中不免有些妒忌,這王老師是什么東西?憑什么被那么多的男老師喜歡不說,還可以勾搭小鮮肉玩弄,真是不要臉。

    看著王老師縱情的一切,胸前的波一陣陣的蕩漾著,這一切讓劉老師心中奇癢難忍,竟不自禁地伸出了自己的蘭花指,伸進自己的裙擺之下……  劉老師被里面的氣氛帶動著,手指尖的速度也加快的了很多,此時里面的聲已經到達了頂峰,劉老師已經聽得意亂情迷了,隨著里面的動靜,被自己的五姐妹弄得爬上云端……  楚南也算是有了些對付女人的經驗,跟王老師達成了一種心靈的默契,雖然兩人都不言語,但知道對方想要什么。

  兩人猝不及防之下,迅速到達巔峰,竟快樂得控制不住自己。

    最終王老師癱軟在下來,楚南幫她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吻了一下她的額頭:“老師還有時間,你好好休息一下吧,記得把丁字褲洗干凈后還給我喔。

  ”  楚南走了出去,王老師趴在桌子上很快的進入了夢鄉,  劉老師聽到屋子里的叫聲停了下來,馬上躲了起來,當看到楚南離開了王老師的辦公室之后她才再一次的看了看里面已經睡著了的王老師,然后打開了手機看了看手機上的照片,露出了一陣獰笑。

    就這樣平靜的過了幾天之后,王老師驚訝的是楚南這段時間居然真的沒有來騷擾她,甚至都沒有來問她要那件丁字褲。

    雖然這是好事情,但是不知道為什么,王老師反而覺得有些空落落的,有的時候居然開始胡思亂想,楚南是不是玩膩了?男人是不是都這樣?  不過王老師很快的就把這樣的念想從腦袋中趕了出去,想要重新的回到她被高冷偽裝起了的軀殼中去。

    這一日中午王老師中午正準備午休,劉老師走了進來,王老師禮節性的打了聲招呼:“劉老師,有事嗎?”  劉老師笑了笑:“王老師,我有個很好看的視頻想和你分享你一下。

  ”  王老師也沒有多想,給劉老師辦了一把椅子:“好呀,我們一起看看。

  ”  劉老師看看椅子,卻沒有坐下,只是打開了視頻,王老師一看視頻臉色煞白,那視頻正是她和楚南在辦公室發生的情景,王老師焦急的想上前去搶視頻,劉老師早有防備,用力一推就把王老師推開。

    劉老師把臉板了起來:“別動,你要是在過來搶的話,我現在就出去,把這個視頻公布于眾。

    被劉老師這么一嚇,王老師馬上止住了步子有些害怕的看著劉老師,劉老師看著她恰似可憐楚楚的樣子,冷哼了一聲:  “王老師,沒想到你是這樣的女人,竟然跟自己的學生光天化日之下……”  劉老師馬上辯解起來:  “劉老師,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是被……”  可還不待王老師為自己辯解,劉老師就打段了話,傷心地說道:  “虧我這么相信你,也虧蔡老師那么喜歡你,要是他知道你跟自己的學生就在他的辦公桌上那樣,他會怎么想你呢?”  “劉老師,求求你了,不要告訴他!不要告訴他呀!”  王老師一聽就急了,眼淚嘩嘩地流出來。

    雖然王老師不是真的愛蔡老師,但是陳老師是愛著自己的,而且他是城里人,城里的戶口,有城里的家,還能和把她帶到城里教書這些就足夠了!  “王老師,你也知道,蔡老師人心地善良,分辨不出好人和壞人。

  他要是知道你的事兒了,對他的影響有多大難以想象呀!”  “劉老師,只要你不說,他就不會知道。

  只要你幫我這個忙,我什么都答應你!”  王老師現在后悔極了,說著說著就嚎啕大哭了起來。

    她再度痛恨起楚南,自己原本就是一只高傲的孔雀,現在變成了一只丑小鴨,這一切都是拜楚南所賜!  “我要你離開陳老師!另外,咱學校這次的優秀教師名額,你就不要跟我搶了,我就今天沒有看到這回事兒。

  ”  劉老師此刻嫵媚 一笑,眼神里流露出一抹狡黠的狠色。

    “你!你……”  王老師聽到劉老師的話,氣得臉都綠了,說不出話來。

  她這才反應過來,原來劉老師并不是來幫助自己的,而是來威脅自己的。

    “給你兩天時間好好考慮考慮吧,可得考慮清楚了哦,不然我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說漏了嘴,搞得全學校的人都知道那可就不好了,呵呵。

  ”  王老師可憐楚楚的看著劉老師,她從劉老師的眼神中可以看得出,這件事在劉老師那里幾乎沒有任何可以周旋的余地。

    無奈之下,王老師只能捂住嘴巴的,有些絕望的點了點頭。

    劉老師看到王老師猶如小綿羊一樣可欺,心中頓時有了一團火熱,她面帶兇光的走向了王老師。

    王老師看著劉老師的眼神不刪,身體向后退去:“我已經答應你了,你還想做什么?”  劉老師哼哼一笑:“我可沒有說這件事可以就這么輕易的了結。

  ”  不知道為什么,此時王老師從劉老師的眼神中看到的是一股股的淫邪,這股淫邪像是要把她吞噬一般。

    王老師下意識的把領口的扣子扣了扣抓了抓緊:“劉老師,你你要做什么?”  劉老師抓住了王老師的胳臂,猶如老鷹抓小雞一樣把她的胳膊扯開:“裝什么裝,你在學生面前發浪的樣子我又不是沒有見過,還在這里裝什么純,我呸。

  ”  王老師本想反駁,但是一想起劉老師手機里的證據,她發現自己  劉老師一邊說著,一邊把手伸進了王老師的制服里面,王老師本想掙扎,卻被劉老師威脅到:“最好給我乖乖的聽話,難道你忘了我手機里的東西了?”  王老師聽了劉老師的威脅,掙扎的幅度開始變小,劉老師哼了一聲,心中罵了一句,她單手解開了王老師的胸罩,然后把手伸了進去。

    很快的,王老師胸前的尤物變成了劉老師手中的俘虜,任憑劉老師握在了手中。

    此時的王老師更加是悲戚不已,她原本以為拜托了楚南的騷擾,可以重新讓自己的生活回歸到正常,卻沒有想到,卻被自己的同事抓住了把柄,還要被一個女人這樣羞辱。

    王老師還沒有來得及自憐,劉老師就開始繼續羞辱這她的身體:“原來王老師這里這么柔軟呢?怪不得連你的學生都會把持不住呢。

    真是恨不得讓所有的老師同學看看你現在的樣子,讓大家知道你的真面目。

  ”  王老師聽她這么一說,害怕的直搖頭:“不要,求求你,你千萬不要,你叫我做什么我都答應你。

  ”  劉老師看了看她哼了一聲:“這可是你說的,不準反悔。

  ”  說完劉老師坐在了靠在了椅子上,岔開了雙腿,王老師不解的看著劉老師,劉老師打開了一個視頻:“不會?學學就會了,你今天就好好上一節生理衛生課吧。

  ”  王老師看著劉老師手機里的女同視頻,突然的有些反胃,不由的想要退縮,但是被劉老師罵了幾句再加上威脅,還是伸出了舌頭,向著劉老師的下體舔去。

    劉老師如愿以償的讓這沒人在自己胯下陳歡,自己也開始興奮起來,一邊污言穢語的指揮者王老師,一遍把手是伸進了自己的胸衣里面。

    王老師好也不知道過了的多久,劉老師才滿意的放過了她,離開辦公室的時候,劉老師露出了嚇人笑容:“表現的不錯,以后最好的乖乖的,不然….”  劉老師搖了搖手中的手機,說完轉身就甩門而去,留下近乎絕望的王老師一人,不知所措王老師跌坐在了座位上。

    第二天,好久沒有來找過王老師的楚南再次來到辦公室時,見王老師一個  著天花板發呆,面無表情,整個人沒有一絲生氣。

    “王老師,你怎么啦,是不是病了?”  楚南沒有向往常一樣,一進辦公室就將王老師橫腰抱起,然后就開始猛烈地沖撞。

    “老師,你到底怎么了?”  見王老師一點反應也沒有,就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一樣,楚南有點擔心了起來。

  然后他走過去,伸手觸摸王老師的額頭,想要看她是不是發燒了。

    “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就在楚南的手接觸肌膚的一剎那,王老師像瘋了一樣,歇斯底里地嘶吼起來。

    此刻,她哪里還像是那個性感十足的美女老師。

  只見她蓬散著頭發,面色發白,深深的黑眼圈餡了進去,這分明就是一只受到極度驚嚇的小鳥!  “老師,你到底怎么啦?”  楚南管不了那么多了,一把抱住王老師,任憑她捶打著自己的胸口。

    “我不是一個好女人,我不配找城里的男朋友,我不是一個好女人……”  王老師一邊哭泣著,嘴里一邊重復著這兩句話。

    “老師,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不該這樣對你的,但是我現在已經深深地愛上了你,離不開你了!老師,我錯了……”  楚南看著好端端的王老師因為自己而變得現在這樣精神失常,心里一陣愧疚,酸澀涌上心頭。

    楚南說著就舉起自己的手,朝自己的臉上扇起耳光。

    “不要打,不要打……”  王老師被楚南嚇壞了,只聽到“啪啪啪”的打臉聲。

    而后,兩人緊緊地抱在一起,情緒恢復了不少。

    “王老師,你別怕,以后我養著你!”  王老師在平靜之后,或許是內心壓抑太久了,她突然絕得楚南只是迷戀她的身體而已,從未干涉過她的生活,但是劉老師卻要用視頻威脅她,這么說起來,這個壞小子確實比劉老師好上不知道多少。

    王老師凄美的笑了笑,用纖細的手,摸了摸楚南的頭:“小傻瓜,你還是考你爹養的呢,你那什么來養我?”  楚南被王老師這句話給耶了回去,此時的他開始有些憎恨自己的渺小起來,她(幼兒益智故事)一不能劉秀娥擺脫悲慘的身世,二不能給王老師一個幸福的未來。

    王老師看著楚南的一本正經的表情,拉了拉他的手:“傻孩子,別瞎想了,你日后的日子還很長很長。

  ”  楚南看看王老師:“老師,你為什么這么想嫁到城里去呢?”王老師看看楚南,說道:“你知道什么叫做知青嗎?”楚南也不是不學無術的孩子,點了點頭:“就是什么知識青年上山下鄉什么的吧。

  ”王老師沒想到楚南還真的知道,贊賞的點了點頭:“當年我的父親就是知青,我是最小的女孩,但是當我出生的時候,父親有了機會可以回到城里,他就拋下了我們幾兄妹,一個人回到了城里。

  從此,我母親起早貪黑,甚至不惜和男人勾勾搭搭的才含辛茹苦的把我們帶大,但是父親卻在城里從新有了家。

  我們小時候,母親整天念叨著,叫我們要好好讀書,長大了當個城里人。

  我拼死拼活才考上了城里的師范,我娘可是高興的不得了,說是以后在城里當老師,就成了城里人了,也就完成了她的夙愿了。

  于是,我在大學里好好讀書,為了減輕家里的負擔,我在城里兼職,那里的馬路要比鄉下的寬敞、干凈,那里的樓房是那么的高大,城里的女孩子穿的衣服都那么的漂亮….但是這一切都和我無關,我只能讀書,上班,不能去KTV玩,大學三年也只敢在肯德基的門口看看。

  從那一刻開始,我的內心也在告訴我,我要成為城里人。

  只是,事與愿違,我家里無權無勢又沒有錢,所以擠不進城里的學校的名額,只能來鄉下支教,等待機會。

  ”王老師說著說著,淚水從眼眶里滑了出來:“機會?有了那些人在,我什么時候才能有機會?我好怕,怕我這一生都做不了城里的人,怕我以后的孩子會和我一樣受苦,怕不能完成母親的愿望,你說,我想嫁到城里有什么錯?”她說完開始嚶嚶的哭泣起來,楚南在一邊拍了拍她的后背,他知道王老師沒有錯,那錯的就是他了。

  第二天課堂上,楚南見王老師神情有些恍惚,數學題講錯了幾道,講道最后才發現原來自己講的是另一道數學題。

  下課后,楚南本不想去打擾王老師。

  但是下一節課是體育課,估計又是自由活動。

  索性,楚南走向王老師的辦公室,準備再安慰安慰她。

  楚南剛走到數學組辦公室的時候,就聽到了王老師哭泣的聲音,好像在求著一個人不要告訴什么秘密啥的。

  一聽到王老師竟然哭了,楚南內心一緊,就氣不打一處來!“難道有人在騷擾王老師?”楚南握緊了拳頭,手上青筋暴起。

  楚南正欲一腳踢開門,抓他個正著,可是仔細一想,畢竟自己還是個學生,先在門外聽聽情況再說。

  “王老師,你想通了嗎?我想你不愿意全學校的人都知道你跟那個男學生的事情吧,畢竟師生戀可是屬于亂倫的范疇哦!”“女的?劉老師?怎么聲音聽上去有點像自己的歷史老師?還師生戀?”楚南耳朵貼在辦公室的門上,里面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

  一想起自己的歷史老師,楚南心頭一陣躁動。

  雖然她比不上王老師,但也是有著幾分姿色,前凸后翹的,女人味十足!“劉老師,求求你了,不要再逼我了!優秀教師名額我可以讓給你,但是請不要打破我的夢想!”“還夢想,呵呵,虧你還把這事當成夢想?”“劉老師,你開個口,我給你錢,我這個月的工資全部給你行么?”“不行!”“……”楚南在外面聽得火冒三丈,原來劉老師知道了自己跟王老師偷情的事情,這個女人竟然拿著這個在威脅著王老師,還那么地咄咄逼人!怪不得王老師會如此傷心。

  此時的楚南心中有些愧疚,畢竟這一切都是他惹出來禍,他可不想做個縮頭烏龜。

  楚南心里一狠,突然撞開辦公室的門。

  兩個女人嚇了一跳,但是劉老師瞬間恢復了正常,以一種老師的口吻厲聲問道:“上課期間,學生進來也不要敲門的嗎?這么沒有規矩!”“老師,我這節課是體育課,過來請教王老師幾個問題,沒想到你也在這呢!”楚南死死地盯著劉老師的胸前,眼神里露出一抹邪惡,那是一種食性的渴望,如餓狼般翹首以盼。

  “你,你就是那個跟王老師……那個的男同學!”此刻,劉老師注意到了楚南了邪惡的眼神,聽出了楚南的聲音,臉色有些慌張,想要奪門而出。

  楚南哪里會給她機會,馬上追了上去,在后面扯住了王老師的頭發向后一拉,劉老師一陣吃痛,大叫起來:“楚南,你瘋了嗎?你在不松手,我可要喊人了?”楚南一副無所謂的語氣說道:“你想讓所有的人都來參觀一下你的胴體就盡管喊,反正我也不虧。

  劉老師果然好耳力,偷聽人家干那事很刺激吧?要不咱們就來實戰一下,我一定會讓劉老師感受到真正做女人的滋味的,我的話兒可是很厲害的。

  ”他一邊說著,一邊把手伸進了劉老師的衣服里面,臉上的表情更加令人可怕起來:“劉老師的這個可比王老師差遠了,需不要我幫劉老師開發開發?”此時劉老師一場的羞憤,她只感到胸口被一只大手熟練游走著,這手似乎很通此道,劉老師沒有多久身上居然冒出了汗珠。

   看到 小麥媽有點出神, 夏雪改了話題,“ 嫂子,你來找我有什么事情嗎?”小麥媽收回心思,臉一紅,從身后拿出一個包裝漂亮的小盒子,“夏雪,你比嫂子讀書多,幫我看看這上面的說明書,這小東西咋用啊?”唐浩東從床下悄悄探出頭,看了一眼,那個盒子竟然是小麥委托自己帶回來的,只不過,現在,盒子打開了,里面裝的東西竟然是——快樂器!老天,小麥怎么給他媽帶 這東西?難道 麥圈叔男性功能喪失了?夏雪看到這東西,大吃一驚,臉上一紅,“嫂子,你怎么拿個這東西?被大哥看到了,還不打死你?”小麥媽哼了一聲說:“就他那身子骨,還打我?被茍家兄弟這一頓爆揍,至少要躺半個月才能緩過來啊。

  說明書上說這東西是自動的,可我咋不會使用呢?”夏雪接過來看了看,撲哧一笑,“嫂子,這里需要填裝電池才行哦。

  這不是有開關嗎?裝上電池,就可以用了。

  ”小麥媽走后,唐浩東從床下鉆出來,跟夏雪又說了會兒話,也告辭了。

  從夏雪家里出來,想起麥圈挨揍了,就過來看看他的傷勢怎樣了。

  麥圈受了傷,渾身骨頭散了架,青腫部位不下十幾處,雖然涂了藥,但是渾身疼的下不了床。

  麥圈聽到有人敲門(兩根一起插進去),就朝另個房間喊道:“琴,有人敲門。

  ”小麥媽正偷偷使用道具,正在關鍵時候,沒有聽到麥圈的說話聲,所以沒有回答。

  麥圈罵道:“ 你這敗家娘們,弄個假東西,自己捅得這么帶勁啊?有人來敲門,沒聽見啊?”麥圈猜到,老婆今晚不跟自己同床,一定是偷偷嘗試女兒買的那假東西去了。

  心中雖然有點不情愿,但是,他也知道,這幾年自己身體不行了,老婆正值虎狼之年,必須解決生理問題。

  所以,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這樣也好,免得她紅杏出墻,給自己帶了綠帽子。

  這一次,小麥媽終于聽見了,答應了一聲,趕緊下床來開院門。

  她以為,可能是夏雪抱著孩子過來了。

  誰料開門后,發現居然是唐浩東。

  “ 東子,是你?”小麥媽感到有點意外。

  唐浩東說:“是啊。

  麥嬸。

  麥叔不是受傷了嗎,我過來看看他。

  ”“那快進來吧。

  ”小麥媽領著唐浩東來到屋里,麥圈現在對唐浩東態度比以前好多了,“東子,是你啊。

  快坐。

  吃飯沒有?”唐浩東說:“麥圈叔傷勢怎樣?”麥圈說:“全是外傷,醫生給擦了藥,讓我躺著休息。

  只是,這渾身疼啊。

  ”麥圈微微一翻身,就疼得呲牙裂嘴。

  “東子,聽說今天下午你把那倆小子揍了,我心里挺痛快。

  ”“麥圈叔,咱們是鄰居,以后誰要是敢欺負你,你就跟我說。

  我打他個滿地找牙。

  ”唐浩東說道。

  麥圈欣慰地笑笑,說了一會兒話,因為傷痛,麥圈合上眼睛睡了。

  小麥媽就讓唐浩東來到自己那屋,“東子,你這次回來,就不回部隊了吧?是不是打算翻蓋房子,娶媳婦生孩子啊?”唐浩東淡淡一笑,說:“麥嬸,我暫時還沒有想那么多,不管是翻蓋房子還是結婚生子,都離不開錢。

  我現在還沒有一份正式工作,我打算先把咱們村藥材運輸承包下來。

  攢點錢再說吧。

  ”小麥媽贊成說:“這個想法不錯,多掙點錢,以后也搬到香江去。

  跟我們小麥做鄰居。

  ”唐浩東又問:“麥嬸,小麥和米自強結婚都兩年多了吧?怎么也不見小麥抱孩子?”小麥媽說:“他們小兩口,都挺有上進心,打算多攢點錢,先把買房子的貸款還清了,再要孩子。

  ”唐浩東又說:“我聽小麥說,她現在是公司技術科的副科長,待遇挺不錯的。

  等以后要了孩子,可以把你們二老接到城里,你們幫著帶孩子,他們繼續創業。

  以后,積累了經驗和資金,還可以自己當老板的。

  ”小麥媽見唐浩東一直關注,打聽小麥的事情,猜想他心中一定還惦記著小麥,輕嘆一聲說:“東子,我知道你一直很喜歡我家小麥,自強雖然說也很不錯,但是跟你比起來,嬸我更喜歡你。

  可惜,有一些事情,往往都是事與愿違的。

  小麥在城里認識的女孩子多,我讓他幫你好好物色一個。

  你年紀也不小了,唐姐姐不在人世了,我們這些老街坊都要盡一些微薄之力。

  ”唐浩東從小麥家出來,又來到 田蕊家,田蕊正在家里做飯。

  “嫂子,真香啊。

  今天晚上做什么好吃的?我肚子好餓啊。

  ”唐浩東湊過來,提鼻子在田蕊身上聞來聞去。

  “你……肚子餓了,聞我干什么?再說,今天我也沒說請你吃飯啊。

  ”田蕊嬌嗔道。

  確實,這幾天,唐浩東從來沒有接到過田蕊的約請,每次都是他自己要來的。

  他厚著臉皮嘿嘿一笑,“嫂子,你看你弄這么多菜,你一個人吃不掉豈不是浪費?”田蕊卻說:“誰說我吃不掉,吃不掉,明天可以接著吃。

  ”唐浩東又說:“嫂子,咱們馬上就去香江了,這些菜豈不是浪費了?”唐浩東今天下午已經跟田蕊說了自己的想法。

  他今后要承包葫蘆山藥材運輸,并且想在香江市建一個辦事處,讓田蕊常駐那里,給自己負責賬目。

  田蕊當時沒說同意,也沒說不同意。

  “誰答應跟你去香江了?我哪兒都不去。

  ”田蕊似笑非笑地說。

  唐浩東急忙說:“好嫂子,你可是答應我的。

  你要是不去幫忙,我自己一個人怎么可能忙得過來啊?”“這個事,我還得再想想。

  ”田蕊說著,將弄好的幾樣炒菜擺上桌。

  唐浩東自己拿了筷子,打開酒瓶子,也不把自己當外人,坐下就連吃帶喝起來。

  期間,田蕊的電話響了,是她蜀中省老家的妹妹打電話,詢問姐姐現在有沒有對象,自己認識一個條件很不錯的成功人士,想給姐姐介紹一下。

  田蕊說:“姐的事不用你瞎操心,你管好你自己就行……”兩個人又閑聊了幾句,田蕊掛了電話,唐浩東對她說:“嫂子,你家里人催你找對象了?城里的男人都靠不住,等到了香江,我就天天守著你,你要談戀愛,也只能跟我談。

  ”田蕊罵道:“你這壞小子,真不要臉,我比你大好幾歲,真要是嫁給你,還不讓人笑話死?”唐浩東搖搖頭說:“你要嫁人只能嫁給我,要是不想嫁給我,咱倆就這樣耗著。

  一直耗到老,等你覺得咱倆年齡差不多合適了,我們倆再辦喜事。

  ”“呸,就是老死,我還是比你大好幾歲。

  你就死了這條心吧,別廢話了,趕緊吃飯。

  ”田蕊說道。

  “急啥,時間早著呢。

  ”唐浩東慢悠悠咽了一口酒。

  “不早了,今天晚上你還想住我家啊?被人知道了,會說閑話的。

  ”田蕊說。

  唐浩東搖頭,“我家漏雨,不能住啊。

  前天,我不想過來,還不是你非要我來你家住的嗎?”田蕊道:“那天,村里的人,都不知道你回來,今天不同了。

  你少給我惹事。

  ”唐浩東滿不在乎說:“他們管得著我們嗎?要是誰敢閑言碎語嚼舌頭,我……”“你想干嘛?你還敢發橫?”“那倒不至于,大不了,村里以后的運輸,我不管了。

  讓她們采的藥材全都爛在家里。

  ”唐浩東笑瞇瞇地說。

  “你這壞蛋,你敢!”田蕊舉拳欲打。

  唐浩東一縮脖子,身子往下一滑,屁股離開椅子躲開了。

  田蕊一拳打孔,唐浩東哈哈笑著坐回來,誰料,田蕊小腳輕輕一挑,將他屁股下的椅子踢開了,唐浩東沒留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田蕊得意地捂著嘴巴就樂。

  唐浩東搖搖頭,苦笑說:“好疼。

  ”一抬頭,正好可以看到裙內的風光。

  坐在沙發上的田蕊因為高興,笑得前仰后合,“哈哈,你這壞蛋,蹲個大屁股蹲,笑死我了。

  ”田蕊絲毫沒有發現自己春光泄露。

  唐浩東咽了一大口口水,他不甘心就此罷休,只見他靈機一動壞點子就冒了出來,忽然站起來,朝田蕊撲過來,口里喊道:“看我怎樣報復你。

  ”說罷,伸手就朝田蕊胸前抓過來。

  田蕊沒想到唐浩東要報復自己,擔心被他占了便宜,嚇得連忙往后仰,這一來,田蕊因為下意識地抬高了雙腿,頓時她裙下那成熟風光便完全地展露出來了!“啊!”唐浩東幾乎要喊出來了!因為向前沖,他的臉幾乎鉆進了田蕊的裙子里,撲面而來成熟女性特有的體香,幾乎讓他窒息,唐浩東開始流鼻血了,不是沒見過女人,而是眼前的女人太令他神往。

  看到唐浩東神情僵硬,眼珠子對著自己猛看,田蕊終于發現不對,女性的本能令她很快地夾緊雙腿,差點將唐浩東的頭夾在了自己的兩腿間。

  唐浩東腦門上立刻被田蕊狠狠敲了一筷子,田蕊對唐浩東嬌嗔道:“小壞蛋,你看夠了沒有?”“還沒呢……不過,你敲得我好疼。

  ”唐浩東壞笑著輕聲叫道。

  “活該!”田蕊看著唐浩東那雙火辣辣的眼睛,臉上一片滾燙,下意識將目光移開。

  時間仿佛靜止,不知道為什么,兩個人都沒話可說了,唐浩東忽然張開手臂抱過來。

  外面天色已黑,田蕊不敢發出聲音,怕被胡同過路的人聽到。

  咔嚓,唐浩東居然弄滅了沙發旁邊的電燈開關。

  屋里一下黑下來,同時,田蕊上衣的鈕扣被解開,田蕊一陣害怕,“浩東,不要!求求你,我們不能這樣……”“田蕊,我忍不住了,你就給了我吧。

  我可以對天發誓,我會娶了你,老支書已經同意了,你就別折磨我了。

  ”唐浩東懇求著,用力一拉,嘶啦一聲,田蕊的上衣扣子居然全部崩掉了,內衣的背鉤也弄斷了,他那火熱的身軀山一樣壓到了她的身上。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