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milystrokes

familystrokes familystrokes 20854瀏覽 18903評論 收藏


叔叔 不要吸了 嗯嗯好脹, 禽獸叔叔 口述 亂倫之事!父女亂倫,叔姪亂倫,這個社會是怎么了?為什么會有這么多畸形的亂情之事?一個禽獸叔叔的口述-----叔叔不要吸了嗯嗯好脹,禽獸叔叔口述亂倫之事!叔叔不要吸了嗯嗯好脹,禽獸叔叔口述亂倫之事!我今年28歲,有一個3歲半的女兒。

   芳兒是妻子的 大哥的女兒,是我們的侄女兒,家在貴州遵義。

  雖然 小侄女才17歲,可是因為早熟,早已出落成一個大姑娘,個子比我老婆還高出10cm,皮膚百里透紅,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跟我們在一起總是大大咧咧,真是人見人愛。

  當她剛開始發育的時候,胸脯稍微有點點隆起,冬日里穿著毛衣還是能看見少許。

  有時只有我們倆坐在沙發上一起看電視,她喜歡拉著我的大手,不停地摸梭,還有意無意地把我的手按在她右邊剛發育的隆起物上。

  不知道她當初用意何在,反正我那時的老二是早就脹得突破了內褲的松緊,快到肚臍眼了!真想順手牽羊隔著衣服好好摸她一把,只是沒有足夠的勇氣。

  她回家后,我總覺得后悔,因為可能她在暗示我什么,我卻無動于衷!沒有幾下我的那個便爆脹。

  我忍不住把手從她的手背移到手臂,輕輕捏了幾下,見她沒反應,又游移到她背上,不停摸梭。

  可能是正玩在興頭上,她還是沒反應!我于是更大膽了,把手伸進衣服里面摸她的背,整個摸了個遍。

  發現我這個才發育的小侄女竟然還戴了胸罩!于是我湊近她(我的尤物女友們)耳邊對她說:芳兒,你現在還在發育,戴這個影響你那個生長的。

  她耳朵一紅,只是呵呵一笑。

  我的手又伸到胸罩地下摸她的背,肩膀,然后是腋下,見她還是沒有抗議的意思,我索性穿過腋窩游移到她的小肚子上,摸了幾下還嫌不夠,就隔著乳罩捏她剛發育的乳房,最后干脆掀開乳罩,先用雙手各抓住她的兩只乳房,使勁捏。

  乳房不大,全被手掌包著,但很結實,跟我老婆生了小孩后那松松垮垮的巨乳相比。

   去年夏天,芳兒從初中畢業,被家人送到遵義一個職業學校學幼兒師范專業。

  不過,去年冬天她給我打了好幾個電話,說老師反映她上課不專心,經常開小差,導致成績一直在班里墊底,請我抽空到她們家輔導她功課。

  可我一直因為公司事務太忙,沒機會請假,就這樣一直拖到過年。

  我們全家是在貴陽過的年,但大年初二丈母娘就打電話給我們,叫我們去遵義。

  于是我們遍去了遵義,度過了剩下的6天假期。

  丈母娘家在遵義城邊的一個菜市場對面。

  由于小城市土地便宜,他們家有一棟大房子,兩層樓,還有一個院子,真是羨慕他們!因為二哥已經在貴陽成家立業,因此家里除了兩個老人家便是大哥一家,包括大哥、大嫂以及芳兒和她12歲的弟弟小偉。

  一到家我和妻子就被分配了各自的任務,我負責芳兒,她負責小偉。

  我們的女兒則由老人領著玩。

  芳兒的房間在樓上,正下方是老人的房間,他們正帶著我女兒玩耍。

  老婆在院子里擺了桌椅 就在那里輔導小偉。

  大哥、大嫂去了市場經營服裝生意,因為過年期間是旺季,他們抓得很緊。

  這就是當初家里所有人員的分布。

  一不做二不休,搓了奶子之后,我迅速解開了她牛仔褲的口子,拉開拉鏈,左手繼續抓著小侄女的奶奶,右手則伸進她的內褲。

  只見她的胯間早已一片汪洋。

  她的陰毛還很稀疏,又細又軟,手感很好。

  陰部有點厚,很平整,陰唇還藏在里面。

  當我摸到一個小突起時,她全身一震,輕叫了一下,但還是嚇我一跳。

  因為周圍一片寂靜,加上她爺爺、奶奶就在樓下正下方的房間里,所以我既興奮又緊張,心在狂跳。

  我用她已經流出的汁液濕潤了手指,然后中指伸進她的小穴探索。

  叔叔不要吸了嗯嗯好脹,禽獸叔叔口述亂倫之事!她整個 身體已經完全癱軟在我身上。

  我的老二也早已沖冠而起,已經突破了內褲松緊的限制,在她的屁股溝上下摩擦。

   芳兒,我們到你床上休息一下吧。

  我在她耳邊輕輕的說。

  她立即起身坐到了她床沿上。

  因為我們都知道下面要做什么,也都沒有猶豫。

  我以最快的速度退去了她的牛仔和內褲,吻遍了她腹部、胸部,然后是肚臍眼、乳頭,并且搓吸得嘖嘖有聲,最后移到她的胯下,先添大腿內側,腹股溝,而后嘴唇游移到陰部,輕輕地添她粉嫩的小肉縫。

  當我吸她的陰核時,她全身顫抖起來,小聲呻吟著,而她的蜜汁一股股的加速流了出來,我猛吸了幾大口,覺得咸咸的、酸酸的。

  也把我的吊掏了出來,在她的乳房、肚臍眼周圍象征性地摩擦了幾下后,便移到了她的縫縫門口。

  然而可能她的穴有點緊,我是不得其門而入!只好在縫縫上下各個方位用力尋找感覺。

  正當我感覺到有個洞洞, 想要長驅直入時,芳兒突然喊了一聲:痛!聲音還是夠大,我當時真懷疑下面的老人也聽到了。

  這時一樓大客廳電話鈴聲大作,嚇得我夠嗆。

  我的老二由于長期受壓、并且在尋找洞洞時龜頭受了刺激,電話鈴一響,胯下突然一酸,大量精液怒射而出,射了芳兒滿小肚子都是。

  只見她的小縫縫里流出了一些血跡。

  雖然是冬天,我還是滿臉透紅,汗流浹背。

  芳兒則橫躺在床上,定定地看著我。

  我很慚愧,輕輕地吻了她一下,說了聲對不起,我來給你擦,她卻笑著搖了搖頭,紅著臉低聲說我自己來吧,然后我們便各自收拾自己的殘局。

  在以后的幾天里,樓上總有人上來,不知為什么。

  我們也就沒有機會重新來。

  在這樣的遺憾中,我于大年初七回到了貴陽。

  叔叔不要吸了嗯嗯好脹,禽獸叔叔口述亂倫之事!走時給了她我的電話和qq。

  下一次遇到小侄女是在一個月后,在qq上。

  叔叔不要吸了嗯嗯好脹,禽獸叔叔口述亂倫之事!她問我能不能借她點錢。

  我說當然沒問題,不過怎么不直接向你爸媽要呢?她沒回答。

  我叫她用10快錢在遵義的中國銀行開個戶,我電匯給她。

  她說好,叔叔明天qq見。

  可是第二天,我在qq上等了一上午,也沒見她在線。

  我著急地不斷抱怨她開個戶怎么這么久。

  到了下午4點,我手機響了,是貴陽市內電話,接起來卻驚訝地發現是芳兒。

  叔叔不要吸了嗯嗯好脹,禽獸叔叔口述亂倫之事!她說自己已經到了貴陽車站,一個多小時后來公司找我,叫我等她,然后掛了電話。

  …… 以后的一星期我們瘋狂做愛,每晚都做兩三次。

  我于是在我家附近租了一套房子,給她買了手機及其它生活用品,她便安心住了下來。

  后來我還把小侄女安排到一個大商場銷售服裝。

  由于我每天都有晚上跑步鍛煉的生活習慣,每天晚上我都借鍛煉的機會到芳兒的住處和她做愛,老婆也從不生疑。

  更有一次,我把芳兒干暈過去后,又回到家干老婆。

  想著我的陽具在插過她哥哥的女兒之后,又在插她的洞洞,兩種不同型號的陰戶,讓人感到真是太美妙,讓我興奮異常。

  這樣的想法讓我在老婆面前表現越來越出色,搞得老婆天天夸我的水平真是今非昔比,搞得她每次都高潮滾滾,她也越來越想要了。

  我們也因此做愛次數越來越多,越來越有規律。

  幾個月后,經過我的勸服,小侄女慢慢想通了,決定回家見父母,以不讓父母擔心。

  我那邊也做她爸媽的工作,使他們原諒芳兒離家出走的行為。

  后來芳兒便回了家男,在家開了家服裝店做生意。

  她走以后,我每天都很想念她。

  我們也經常通過QQ或電話相互傾訴。

  中秋快到了,我心愛的小侄女,你還好嗎?找到男朋友了嗎?叔叔真的很想念你,真的很感謝你,我的芳兒…… 我于是上了樓,來到芳兒房間,坐在她身旁輔導功課。

  主要是高一數學的函數部分。

  由于上次我們親熱是幾年前,現在她明顯已經長大,乳房也挺得老高,屁股渾圓,比以前豐滿多了。

  我想她應該懂事了,因此我們還是很客氣,我也有板有眼的教。

  一小時過后,我們幾乎完成了一章的復習,她也有了明顯進步。

  但我們逐漸還是感到疲倦。

  我們的凳子都沒有靠背,所以慢慢地我們就已經挨得很近,幾乎是靠在了一起。

  她噴了香水,淡淡的香味撲鼻而來,讓我陶醉,也不知什么時候,我的手已經放在了她的手臂上。

  放了好一會,并且隔一會還捏一下,她沒有拒絕的意思。

  我當機立斷,把手伸進衣服里面摸索、撮弄起來,先從背部,到肚子,然后解開乳罩,摸捏乳房。

  隨著乳頭逐漸變硬,面部紅潤起來。

  這時我們并沒有停止復習功課,不過心思早不在上面,以至于那時我們都不知道正在做哪題,關于功課的對話也前言不達后語,她的身體已經全部靠在我胸前。

  叔叔不要吸了嗯嗯好脹,禽獸叔叔口述亂倫之事!遇到這樣的叔叔,是姪女的幸運還是不幸,想必每個男人都希望遇到這樣的艷遇,而女人就不一定了,必竟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而女人還有一定的理性! 新聞網15日報道回到臥室之后,徐強才終于松了一口氣,一屁股坐在床上,看著自己依舊有反應的地方,無奈的笑了笑,暗道,自己這一向引以為傲的東西,今天險些給自己釀成大禍,好在潔嫂善解人意,幫自己解圍。

   與此同時,徐強才發現,自己的褲襠位置竟然有一大塊地圖,用手過去摸了一把,入手竟是一片黏糊,徐強微微一愣,難道是自己剛剛緊張過度,釋放了都不知道? 剛剛落下的心又懸了起來,想到這里,徐強立刻將手放在自己鼻子上聞了聞,有淡淡的腥臊,卻不太像自己的,然后檢查了里面,確定了確實不是自己弄的,這才放下心來。

   既然不是自己的,那豈不是潔嫂的么? 徐強這才明白過來,一定是潔嫂弄的,心想剛剛偷偷活動兩下能是啥感覺呢…… 徐平聽到招呼朝浴室走來,此刻 夏潔已經將臟衣服丟進了水盆里面,本來想著先把衣服洗干凈的。

   但是觸摸到自己的那感覺,心里想的都是剛剛被徐強那兒緊貼的美妙,哪還有心思洗衣服,自顧自的坐在馬桶上,握著淋浴頭自己解決起來。

   徐平進來見到夏潔的樣子,也沒有覺得什么意外,就在徐強叫他的時候,徐平就已經猜到了夏潔的心思,反手鎖上衛生間的門,脫光了衣服,參與到了戰斗當中。

   夏潔的腦子里想的都是徐強的那兒,徐平這發育不良的快槍手,不但沒能讓夏潔感到舒服,反而令夏潔越發的心煩意亂,更迫切的想要跟徐強做一次解解饞,一邊繼續自我服務,一邊想著怎么能夠,創造和徐強發生關系的機會。

   徐平看得出夏潔臉上的失落,笑嘻嘻的 說道:老婆,等我休息好了,一定變成一只雄獅猛獸! 夏潔溫柔的笑了笑,起身摟住徐平的脖子,讓自己的身體緊緊的貼在徐平肥軟的身體上,朝徐平的耳邊吹著氣說道:老公,現在就再給我一次吧。

   那個……我剛剛才繳槍,讓我休息……嗯…… 還不等徐平說完,夏潔已經迫不及待蹲下了。

   然而,還沒等夏潔徹底掌控住徐平,徐平就連忙后退,用衣服擋住了自己身體,逃出了浴室,當夏潔沖洗過后回到臥室,徐平已經倒在床上打起了呼嚕。

   哀怨的看了徐平一眼,夏潔換了睡裙,去廚房準備晚上的飯菜,一邊做飯,夏潔一邊想著之后該如何計劃,一定要感受一下像徐強那樣的,是什么滋味。

   聽到廚房有動靜,徐強才敢從自己的房間出來,來到廚房,想要幫夏潔打打下手,表面上是為了感謝一下潔嫂下午幫自己解圍,實際上是想看看(兩性口述小說)下午的小插曲,有沒有讓潔嫂對自己產生反感。

   夏潔看到徐強,心情頓時好了不少,瞄了一眼徐強的那里,微微一笑,毫不掩飾的挑逗道:恢復正常了? 頓時徐強臉上發熱,點點頭:潔嫂,剛剛那個純屬意外,你千萬別多想啊! 夏潔知道徐平已經 睡了,見到徐強害羞臉紅,夏潔想要吃掉徐強的心思就更重了,她突然問道: 強子,你是不是對我有想法啊? 沒……沒有,潔女叟,真的是誤會,我也不知道咋了,那就有反應了!徐強強作解釋。

   哎呦,你以為我是啥也不懂的小丫頭么?男人喜歡女人,最直接的就是表現在身體反應上。

  說著,夏潔將臉湊到徐強的跟前,小聲問道,強子,我問你,我好看不? 好……好看!徐強的耳朵被夏潔呼出的熱氣弄得癢癢的,鼻子里也嗅到了從夏潔身上的香味,緊張的咽了一口唾沫。

   那……強子,你跟我說實話,你喜歡我么? 夏潔本來只是想逗弄一下徐強,但是壓抑在心里想要得到徐強的那股愿望,在靠近徐強的時候,瞬間膨脹,自己的呼吸竟然也急促起來,看著徐強的眼神,也有些迷離了,期待著徐強的回答。

   耳邊傳來的是潔嫂急促的喘息,徐強原本心里對徐平一點愧疚,和不安頓時一掃而光,接著竟然鬼使神差的點了點頭。

   那我就給你個喜歡我的機會!夏潔的聲音略帶顫抖,激動且迫切的顫抖,嗅著徐強身上散發出來的男人氣息,夏潔的心都漏跳了幾拍,手,就好像被施了魔咒一樣,朝徐強的那里摸了過去。

   徐強當然看到了夏潔的動作,然而,徐強卻無法左右內心擠壓多日的愿望,他迫切的想要嘗嘗潔嫂這成熟女人的溫柔和狂放,僅剩不多的理智,操控著徐強的嘴巴說道:我哥……還在家呢! 徐強的身體卻一動沒動,心中無比渴望著,理智已經變得極其薄弱,他竟說不出拒絕潔嫂的話,只是很擔心被徐平發現。

   他睡著了……咱們輕一點!夏潔幾乎快要貼到了徐強的耳朵上,手也觸碰到了徐強的那里,呼吸已經變得十分急促。

   徐強感受著潔嫂柔軟的手靈巧的撫摸著, 這種感覺,比自己那粗糙有力的大手舒服太多了,內心里僅存的一點理智也被沖散了,他現在的眼中,只有潔嫂,帶著粗重的喘息,一把將近在咫尺的潔嫂攬入懷中。

   那一瞬間,潔嫂綿軟的身體貼在了徐強的身上,讓徐強幾乎快要瘋狂,這種感覺,完全不是他女友林雪,那干巴巴的青澀小姑娘能夠比擬的。

   徐平哥真睡著了?徐強問。

   睡了,就算打雷他都不會醒的!夏潔呼吸變得急促起來,強子,試試! 徐強微微怔了一下,一念之間,徐強口干舌燥,狠狠的咽了咽口水,眼神里寫滿了渴望,手就顫巍巍的向著夏潔的身上摸了過去。

   強子,快點啊!夏潔再次催促著,一只手已經朝那伸進去,想要零距離體會一下徐強本錢的感覺。

   徐強顫顫巍巍的將手伸向潔嫂睡裙的下擺,就在剛剛把裙底撩到大腿根的時候,突然,門外廚房外傳來了徐平的聲音!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