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sil sex

brasil sex brasil sex 13244瀏覽 47163評論 收藏


“唐 偉民的項目?幫忙?” 王國強一下子豁然開朗,想 到了對付 蛇頭的辦法,然后朗聲 說道:“媛媛不要著急,我會幫你的。

  ”深夜,月亮剛剛被烏云遮住,王國強剛剛睡著, 劉茜就披著一件薄外套過來了,嘴里還罵罵咧咧的。

  侯青青還在簾子另一側睡覺,沒奈何,王國強拉著劉茜到了樓上,開了一間房。

  “你怎么這么晚來?還讓不讓人睡覺!”王國強坐在床上, 看著劉茜一件一件的脫衣服,其實劉茜里面也沒穿什么,每次來里面都是真空。

  這次也是一樣,脫了衣服就喊要。

  “不等那死鬼睡著了,我有機會出來嗎?”劉茜說道。

  王國強把嘴一撇,怕不是唐偉民睡著了,而是你主動要出來。

  “是不是你跟唐偉民又吵架了?”王國強一把將劉茜壓在身下,然后問道。

  “別提了,那就是個廢物,我 原本想等著他把這個項目做成了,然后狠狠敲他一筆再離婚,可這個廢物不僅床上沒用,做事更是離譜,居然讓幾個 小混混嚇得手下的工人都 跑了,項目已經擱置在那幾天了。

  ”劉茜騷勁一上來,也不管里人外人,一口氣把所有的事情都倒了出來。

  “哦?什么項目,是不是縣里的市政大樓那塊?”王國強問道,他是知道這個事情的,唐偉民原本在國企里干技術,后來身體垮了后,就和人一起做起了分包,帶著幾個技術工人,在縣里接了一些活。

  這次是接了一家大公司下面的土建道路施工,這是很來錢的一塊,不過人家公司要求墊資,所以唐偉民幾乎是把這幾年的積蓄全投入進去了。

  只是錢投入進去了,但是活卻動不了,原來蛇頭手下的人也看重這塊了,雖然投了標,但人家大公司覺得價格偏高、技術含量不行,就落選了。

  唐偉民想做,可以,一定要全部用蛇頭的手下的工人,并且工資待遇還要最高的,唐偉民沒有同意。

  因此他手里的幾個技術隊長都挨了揍,有的還躺在醫院里接受治療。

  這幾天,唐偉民可算是焦頭爛額。

  隨著一聲高亢,劉茜終于滿足的躺在床上睡著了,王國強累的渾身虛弱,洗了個澡已經是凌晨一兩點了。

  剛回到房間,就看到侯青青拉開簾子一臉幽怨的看著自己。

  王國強把燈一關,先睡覺了。

  兩天時間一晃就過,當天的聲勢很大, 侯二在學校這邊已經透了風聲,于是幾十個小混混都應邀來了,而且人人手里提著個鐵棒。

  侯二自己也提著一把青龍偃月刀,當然,刀是好刀,八九十斤,需要兩三個人扶著才能不倒,他可耍不動,只是用來裝裝樣子的。

  他自己兜里還揣著一把短刀,那才是他的武器。

  “二哥,威武啊,這次肯定旗開得勝,劈開老王頭的老骨頭!”“二哥,我能不能跟著你混,我是前天被學習開除的。

  ”侯二被人前后簇擁著來到小野湖,這場戰斗其實不用想就知道誰勝誰負,比人數,他這里有三十來號的打手,還有這些個外圍觀眾。

  比單打獨斗,自己可是三十來歲,正是身強力壯,難道還打不過一個糟老頭子?遠遠的,侯二就看到一輛面包車停了下來,當先下車的是個女人,侯二臉色一變,罵了一聲吃里扒外,這個女人正是他的親妹妹。

  等干趴了老頭,回頭有你好受的。

  不過侯青青瞧都沒瞧這邊一眼,然后就是王國強的五個打手下了車,和侯二這邊的小混混不一樣,這五個人都是一人一把長刀配短刀,殺氣騰騰的。

  最后是王國強下了車,赤手空拳,不過氣勢高人一等。

  “侯二,怎么個玩法?”王國強一直走到侯二身前二十步遠的地方,一個人蔑視著一群人,如果王國強是個新人,還有可能被這么多人給嚇到。

  可自己少說也混了二三十年了,什么場面沒見過,很多時候,這些混混也只能在后面喊上一嗓子,真要是開打,一點用也沒有,說不定還起反作用。

  “你想怎么玩?”侯二向前走了兩步,臉上的刀疤看著有點嚇人。

  王國強看了看四周,隱隱有幾道身影在路邊上晃來晃去,他知道,這么大的動靜,派出所不可能不知道,可能有便衣就藏在里面,一旦發生大規模械斗,自己被抓進去就虧大了,想了想,王國強說道:“速戰速決吧!”說著快速向前,二十步的距離眨眼就到了眼前,侯二沒有想到王國強說來就來,后腰上的刀還被拔出來,王國強的拳頭就已經迎了上來。

  這不算什么,侯二也不是沒有挨過揍,最嚴重的時候被四五個大漢拳打腳踢,自己不照樣活著,自己的抗打擊能力還是很強的。

  只要自己把刀拔出來,然后對付一個赤手空拳的人,那還不是砧板上的魚,任我揉捏了。

  可是,那拳頭帶起的風揚起侯二的小辮子,隨后精準的打在侯二的太陽穴上,侯二眼前一黑,短刀掉在地上,人也趴在地上了。

  幾十人的小混混同一時間都驚呆了,扶住青龍偃月刀的幾人手一松,刀也躺了下去。

  而王國強身后的五人大吼一聲,開始沖殺過來,于是壯觀的一幕出現了。

  從小野湖到學校門口的前進大道,五個人追著幾十個人跑了幾條街,一時間,各種哭爹喊娘。

  王國強把侯二帶回了自己的旅店,等他清醒過,才說道:“侯二,以后你就不要在這片混了。

  ”侯二呸了一聲,然后說道:“你以為蛇頭會放過你!你就等死吧。

  ”王國強嘿嘿冷笑一聲,然后說道:“蛇頭算什么東西,把你解決了,后面我就開始收拾他,看在你妹妹的面子上,我就不計較你的事了。

  不過別讓我再看到你!”侯二屁滾尿流的跑了,隨后,一(左手握右手)面錦旗居然送到了小旅店來,來的居然是中學的教導主任。

  王國強哭笑不得的接過錦旗,上面寫著“為人民除公害”幾個大字,自己不過是為了能夠讓唐媛媛不再受欺負、能保護侯青青,讓這兩個小妮子能信任自己,沒想到誤打誤撞,真是做了一回好人好事。

  王國強又去了學校逛了一圈,但是臨近高考,學校里的氛圍都很嚴肅,整個高三的學生都在全力備考,而高一高二的學妹們雖然穿的很開放,但是真的長的好了,好像也沒幾個。

   “別過來,你這個畜生,嗚嗚……”楊 佳宜的話還沒說完, 陳大彪就拉過枕頭,按住了她的腦袋。

  叫聲把其它村民吸引過來就不好了。

  可是下一刻,他卻慘叫了起來。

  他松開了楊佳宜,回頭一看,只見一個人,正拿著搟面杖,朝自己的后背砸著。

  挨了一下,差一點把陳大彪疼死,他嗷一嗓子坐了起來,一腳把程偉強踹開。

  程偉強嘴里喊著,“你就是魔鬼,你就是魔鬼。

  ”然后又瘋了一樣,朝陳大彪撲了過來,死死抱住了他的雙腿。

  陳大彪都氣死了,每每自己準備上楊佳宜的時候,都是這個傻子搗亂,這一次,還是他。

  他也是惱了,掄起拳頭,朝著程偉強的腦袋就砸了下來。

  程偉強也不反抗,他大嘴一張,朝著陳大彪的大腿就咬了過去。

  陳大彪疼的嗷一嗓子就慘叫了起來。

  “你給我松開。

  ”陳大彪掄起拳頭,猛地砸到了程偉強的太陽穴上。

  程偉強悶哼一聲,他的嘴巴,卻死死咬著陳大彪的大腿,最后竟然硬生生的咬下來一塊五花肉。

  陳大彪慘叫一聲,抬腿蹬在程偉強的心口,把他蹬了過去。

  正在這時,房間里卻突然響起了一聲悶響。

  陳大彪腦袋一疼,一股粘稠的東西,順著腦袋就流了下來。

  陳大彪 伸手一摸,一手紅。

  血啊!他轉過頭一看,楊佳宜手里拿著一根搟面杖,正憤怒的盯著他,“你這個混蛋,還不快滾。

  ”陳大彪都氣死了,今晚上來,一點便宜沒占到,五花肉卻被程偉強咬下來一塊,現在更好,直接被楊佳宜開了瓢,他那欲望,一下子沒了蹤影。

  他盯著楊佳宜,獰猙的說道,“楊佳宜,敬酒不吃吃罰酒,你就等著你的照片,被大家欣賞吧。

  ”陳大彪說完,轉身又朝程偉強踹了一腳,這才踉蹌著朝外邊走去。

  楊佳宜這才松了口氣,當她低頭的時候,卻看到程偉強直直的躺在那里,一動不動。

  “ 強子

  ”楊佳宜尖叫了一聲,趕緊從床上跳了下來,來到了程偉強的身邊,伸手把程偉強的腦袋,抱在了自己懷里,嘴里不停地哭喊著,“強子,你醒醒,你醒醒啊,你可不能出事了啊,嗚嗚……”“ 嫂子,魔鬼,魔鬼被打跑了。

  ”正在楊佳宜痛哭失聲的時候,她懷里的程偉強卻聲音嘶啞的喊了一句。

  “強子,你真的沒事了啊!”楊佳宜看了看程偉強,尖叫了一聲,又把程偉強的腦袋,摟進了自己的懷里。

  剛才陳大彪對楊佳宜動手的時候,撕扯過程中,楊佳宜的內衣已經被扯掉,所以當楊佳宜把程偉強的腦袋,抱進了自己懷里的時候,她那大胸,就直接貼到了程偉強的臉上,那個地方,好巧不巧的,正好對準了程偉強那微微張開的嘴巴,程偉強忍不住吸了一口。

  感受到那致命的柔軟,聞著那香甜的味道,程偉強的腦袋嗡的一聲,他條件反射一般,就用力吸吮了一下。

  “啊……”那地方被程偉強一吸,楊佳宜的魂都差一點被吸出來,她的身子一下子軟了,她恨不得摟住程偉強,可是下一刻,她一下子清醒了過來。

  她趕緊推開了程偉強,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大胸,羞怒的盯著程偉強。

  程偉強知道自己過分了,他趕緊眼神呆滯的看著楊佳宜,掩飾的說道,“嫂子,我想吃饅頭,我餓。

  ”“哦,我這就去給你拿。

  ”楊佳宜一聽,這才松了口氣,原來是他餓了。

  楊佳宜趕緊站起身,朝床邊走去。

  看著嫂子的后面,一上一下的扭動,程偉強的鼻血,都差一點竄出來。

  楊佳宜穿好了衣服,去廚房拿了一個饅頭,遞給了程偉強。

  程偉強大口的吃了起來。

  楊佳宜坐在床邊,看著程偉強香甜的吃著,心里卻翻滾了起來。

  這陳大彪要是真把自己和強子摟在一起的照片散布出去,自己可就沒法活了,以后自己要是再和程偉強住到一起,大家的唾沫星子,都能把自己淹死。

  不行,等天亮了,就去借錢,把廂房收拾一下,讓程偉強搬出去。

  程偉強吃完了,躺到了床上,他的腦海里,卻一直想著一個問題,要是陳大彪真的把自己和嫂子的照片,散布出去,那嫂子以后還如何在人前站立。

  可是他又一想,咬了咬牙,毛線,要是真的那樣,自己干脆把楊佳宜結婚,反正自己是程家撿來的,和程偉峰又沒有血緣關系,自己就算是娶了楊佳宜,也不違背道義。

  程偉強想著,慢慢睡了過去。

  楊佳宜看程偉強睡著,就搬了個小凳子,坐到了床邊,趴在那里,慢慢的睡了過去。

  她是再也不敢和程偉強一起躺到床上了,要是再被陳大彪再看到,那就更解釋不清楚了。

  ……第二天早上,楊佳宜早早就出去借錢。

  到了晚上的時候,楊佳宜才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了家里。

  她跑了一天,就借了百十塊錢。

  她的耳邊,還響著村民的聲音,“佳宜啊,你也知道,大家都不寬裕,就算是我能夠擠出點錢給你,你能還的上嗎?”更有那無良的村民趁火打劫,“佳宜啊,今晚上你嫂子不在家,你要不晚上來吧,到時候我就給你錢……”想到了這些話,楊佳宜就氣得俏臉鐵青,可是冷靜下來,她又感到了深深的無奈,自己一個女人家,帶著一個傻弟弟,真的賺不來錢啊!看到楊佳宜無力地把百十塊錢,放到了桌子上,程偉強一下子明白了。

  嫂子這是愁錢啊!不行,自己得想辦法幫助嫂子籌錢。

  可是自己怎么樣才能夠弄到錢呢?正在程偉強想辦法的時候,楊佳宜看著程偉強,一臉歉意的說道,“強子,我們住在一個房間里,真的不合適,要不你到我們桃樹園那個棚子里住吧,不然的話,村子里人,該說閑話了。

  ”程偉強一聽,如遭雷擊。

  自己要是去了桃園,那晚上還怎么和嫂子睡到一起?所以他看著楊佳宜,一臉驚恐的喊道,“嫂子,你不要趕我走啊,我晚上怕鬼。

  ”楊佳宜一聽,眼淚掉了下來,“強子,我也不想和你分開,可是,我真的沒辦法了啊!”看到楊佳宜難受的樣子,程偉強的心里,就像是刀扎了一樣,他實在不愿意讓楊佳宜傷心。

  所以他看著楊佳宜,傻傻的說道,“強子乖,強子聽話,我要做那大鐘馗,和魔鬼斗爭。

  ”程偉強說完,朝楊佳宜握了握拳頭,這才離開了家。

  他走在路上,心里越發的恨陳大彪,要不是這個雜碎昨晚上鬧騰,嫂子會讓自己住桃園嗎?他想著陳大彪,突然又想起了他老婆王 小翠

  程偉強冷笑了起來,陳大彪,你想要碰我嫂子,我就先把你老婆綠了,然后再把你老婆的錢掏出來,給我嫂子修理房子,這樣的話,我就可以回家住了。

  程偉強咬了咬牙,轉身朝陳大彪家里走去。

  程偉強來到了陳大彪家里,悄悄來到了臥室的窗口,朝里面一看,陳大彪不在家里,只有王小翠坐在床邊,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么。

  程偉強喊了一句,“嫂子。

  ”王小翠嚇了一跳,當她抬起頭,看到是程偉強時,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迅速從房間里出來,看著程偉強,笑著問了一句,“強子,你找我什么事情?”強子看著王小翠,傻傻的說道,“我還帶著棍子,我還想捅錢。

  ”聽了程偉強的話,王小翠又想起昨天晚上沒有做成的事情,她偷偷看了一眼程偉強那鼓囊囊的地方,渾身一下子火熱了起來。

  她眼珠一轉,笑著說道,“好,你去瓜棚等著我,去那里把錢捅出來。

  ”程偉強點了點頭,轉身朝村外的瓜棚走去。

  王小翠收拾了一下,把抽屜里的一千塊錢,裝進了包里,然后轉身,朝外邊走去。

  王小翠剛出去不久,陳大彪就回來了。

  他賭錢輸了,要回來取錢。

  當他打開抽屜一看,自己放在那里的一千塊錢,沒了蹤影。

  他一下子急了,拿出手機,就給王小翠打電話,可是王小翠的手機,卻已經關機。

  陳大彪轉身出了院子,準備去尋找王小翠,讓她把錢還給自己。

  他剛出了大門,就碰到鄰居張媽。

  “張媽,你看到小翠去哪里了嗎?”陳大彪問了一句。

  “哦,剛才傻子來找她,她跟著傻子,朝村外出去了。

  ”張媽很隨意的說道。

  陳大彪一聽,眉頭一下子皺了起來。

  王小翠和傻子出去干什么?陳大彪滿腹狐疑,轉身朝著村外走去。

  ……王小翠跟著程偉強,來到了自己家里的瓜棚。

  昨晚上前 戲太多了,耽誤了正事,今晚上,王小翠已經決定了,她要省略那沒有實質性的章節,直接進入正題。

  昨晚上那股邪火,今天是非發泄出來不可。

  所以王小翠直接把程偉強的褲衩擼下來,伸手抓住了他。

  那東西的尺寸,讓王小翠魂都飛了。

  她捏了幾下,然后急促的牽著程偉強,來到了床邊。

  她把衣服全部脫了,坐到了床上,伸手從包里掏出一把錢,塞給了程偉強,喘息著說道,“強子,來,用你那個,捅我的這里,你捅的越用力,錢就越多。

  ”程偉強也是鐵了心要綠陳大彪,再加上王小翠那白花花的身子,也讓程偉強的邪火亂竄,所以他也不再啰嗦,伸手接過了王小翠手里的錢,裝進了自己的褲衩口袋里,然后挺著自己的東西,直接在王小翠口部頂了一下。

  “嫂子,這樣就可以出好多錢了嗎?”程偉強傻傻的說了一句。

  那地方剛剛接觸,王小翠已經感受到了張偉強的力量與火熱,她的那里,已經變得水汪汪一片。

  “嗯,啊……”王小翠嬌呼了一聲,“對對,就是這樣,你用力捅,就會有大把大把的錢出來了。

  ”王小翠說著,伸手抓了幾張錢,塞進了程偉強的手里,然后雙手摟住了程偉強的臀尖,死命的朝自己的身體摟了過去。

  程偉強再也受不了了,這個時候,什么錢,什么仇怨,都被他拋到了腦后,他現在只想進去感受一下,那桃花盛開的地方,到底有什么迷人的風景。

  眼看程偉強就要頂進去,眼看兩人就要靈與肉結合,正在這個時候,那棚子的門,卻被人一腳踹開,一個彪悍的身影沖了進來。

  王小翠趁著月光一看,嚇得尖叫一聲,伸手推開了程偉強。

  那個男人,正是陳大彪。

  陳大彪看著兩個人一絲不掛的摟在一起,他一下子就明白了。

  “馬勒戈壁的,老子的老婆你也敢上,我他么的弄死你。

  ”昨天晚上被程偉強咬掉的地方,到現在還疼得不行,現在這廝竟然來犁自己家的責任田了。

  陳大彪怒不可遏的沖了過去,揪住了劉名揚的頭發,把劉名揚給摜到了地上,一陣拳打腳踢。

  “老公,你別打了,別打了。

  ”王小翠顧不得穿衣服,趕緊跑過來拉住了陳大彪。

  陳大彪反手就給了王小翠一記耳光,伸手把王小翠按到了床上,雙手卡住(姐弟亂性)了她的脖子,用力掐著,嘴里還不停地罵著,“賤人,竟然背著我偷人,我他么的掐死你。

  ”王小翠被掐的直翻白眼,她的雙手雙腳不停地亂抓亂踢,可是卻根本無法擺脫陳大彪,眼看她就要被掐暈過去,可是下一刻,陳大彪卻慘叫一聲,迅速松開了王小翠。

  他轉過了身,一眼就看到程偉強抓著一把西瓜刀,又朝他兇猛的砍了過來。

  看著程偉強一副不要命的樣子,陳大彪嚇得一下子蹦到了瓜棚外邊,順手關上了門,在外邊瘋狂的吼道,“傻蛋,你他么的還敢和我兇,我這就報警,讓警察過來,把你抓緊大獄去。

  ”王小翠一聽,都嚇瘋了,這要是傳出去自己偷漢子,那自己以后還如何在村子里抬頭。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