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mhub

pormhub pormhub 31636瀏覽 37596評論 收藏


我不是盲人,但我開了一家盲人按摩店,村里的姑娘都是常客……我叫陳生,30歲了還是單身漢,因為天生眼白多看起來就是個盲人,村里的人都把我當盲人。

  隔壁的寡婦更是對我毫無避諱,她長得嬌艷,身材又豐腴,前凸后翹的,可惜這么個尤物竟然放著沒人要!天天大晚上的不曉得在屋里干些什么瞎事,那嬌嬌聲兒直勾著我的魂穿過那道墻,看看寡婦深夜中自我安慰。

  沒想到我的機會還真來了。

  今晚,我剛躺上床就聽到隔壁嬌柔的呼喊,那聲音在這寂靜的夜里,直聽得我心里發癢。

  這么晚了,叫我干嘛?難不成是寂寞了?腦中浮現出 李素英那極品身材,心頭一片火熱,我隔著窗問:“ 李姐,喚我有啥事兒?”“ 小陳啊,我衛生間的門好像壞了,你能幫我弄開么?你進屋摸到衛生間門,那有個 門栓,拉下就行。

  ”衛生間?我整個人頓時就懵了,喉嚨咽了口唾沫。

  這寡婦在洗澡,竟然 讓我去給她開門,當我是真瞎吶!過去開門就能看到 李寡婦那妖嬈的身材,我幾年沒見過女人的身子了,這時候我激動地腳哆嗦,摸著進了她家。

  她家門沒鎖,村里人都曉得李寡婦的門天天都是敞開的,只要是 男人都可以進。

  我找到廁所,那亮著燈,一眼看到了門栓。

  抓著門栓,手不停顫抖,我朝里喊道:“李姐,是我,就是把門從外面打開就可以了么?”“啊…對的。

  ”李素英那聲音有些顫抖,似乎在興奮著什么。

  我看得見,自然是一下子就能打開衛生間,可是我還裝作在門上面摸摸索索的,最終放在門栓上,一拉,整個門微微晃動。

  居然沒有開。

  我再次用力拉拽整個門,門‘咔嚓’一聲,打開門來。

  我就看到李素英面色潮紅、上半身穿著遮羞布的站在我面前,一只手拿個 膠棒,另一只手捏著圍在身上的浴袍,嬌滴滴的臉像成熟的蘋果,煞是好看。

  看到李寡婦那充滿著媚勁的眼眸,我心里一緊血液頓時沸騰起來,頓時就有了反應,我暗叫不好壓下心里的火熱。

  可那曼妙的身子就在我面前晃悠著,我一個大小伙子,怎么忍受得了?我注意到她手中的膠棒,上廁所拿個膠棒,難道……“多虧你啊小陳,要不然我還不知道怎么出去呢!”我點了點頭,心說不虧不虧,沒想到晚上還能看到如此美妙的景色,哪里會虧。

  李素英朝我走來,一股迷人的芬芳撲面而來。

  當李素英靠近我,我清楚的看到她看向我下方那震驚的眼神,(男人抓胸將機機桶美女口述)嘴巴大的差不多能夠放下一個蘋果。

  我從小天賦異稟,村里的男人無不羨慕。

  我連忙捂住下方,故作一臉難受的樣子。

  “李姐,我尿急,能不能在你這撒一泡尿?”“可以可以,需要我幫忙么?”“不用李姐,我自己可以的。

  ”我關門走了進去,側對著門,然后拉開拉鏈,我余光瞄到李素英將門偷偷的打開一條縫偷看我。

  我瞅見李素英目不轉睛的盯著我那兒,嘴巴張的老大,一臉驚訝的樣子。

  話說李素英老公也死去五六年了,這五六年估摸著都沒有男人碰過,這么多年她應該很寂寞。

  我故意沒尿進便池,再度看向李素英,卻發現她的一只手在自己身上游走,原本手上的膠棒也不見了……我見狀,內心更是像被火爐烤著一樣,渾身都發燙了。

  尿完我穿好褲子,拉上拉鏈,摸著墻壁走了出來,我看著近在咫尺的李素英,咽了一口唾沫。

  她目光火熱的看著我下方,捂著胸口的左手還在輕輕的動著,此時手上的膠棒卻是不知道哪里去了。

  “李姐,沒有事情的話,我就先回去了。

  ”我多想接著再看李素英那豐腴的身子,但是作為盲人的我不能在這多待。

  “要不進來喝口水吧!今天怪麻煩你的,大晚上的還把你叫過來。

  ”李素英見我要走,頓時就有些急了,連忙開口說道。

  我聽到她說的話,心里頓時就樂開了花!大半夜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對象還是一個寂寞多年的寡婦,這怎么能不讓我樂開了花。

  我故作猶豫。

  李素英卻是雙手直接拉著我的 胳膊,往屋里面走。

  她雙手拉著我的胳膊,緊緊抱著我的胳膊,溫熱、美妙的觸感把我的心都變軟了,止不住的掀起一陣陣旖旎。

  “李姐,你的胳膊好暖和。

  ”我歪頭看向李素英,說道。

  李素英低頭一看,臉瞬間再度紅了一個層次,因為她的胸口死死擠著我的胳膊。

  進了房間,李素英果真給我倒了一杯水,然后進入到房間,過了一會兒出來,穿了一身輕薄的衣服。

  坐在我面前,一雙媚人的眼睛水汪汪的看著我,跟我聊一些家常。

  “你冷么?”李素英眼睛瞥了一下我那兒,稍稍抿嘴,然后問道。

  我搖搖頭,緊了緊雙腿。

  我哪里是冷,我就是太熱了,渾身燥熱,滿腦子都是之前看到的李素英的跟棉花一樣的身子。

  “姐姐給你去拿件衣服,你等一下啊!”李素英站起身,沖著我說道。

  我一聽,連忙擺手說不用了。

  可這一松手,我壓著的地方登時就抬了起來。

  李素英眼睛瞪得老大,禁不住的捂嘴,似乎還在驚訝我的過人之處。

  “那…那好吧。

  ”李素英坐下,只不過一直在抿著嘴,眸子充滿著迷人的情意。

  我渾身酥癢難耐,心中那一團火起來了,越壓就越旺盛。

  李素英端起一杯水,遞到我面前,我剛打算伸出手去接,就看到她故意一歪,將整杯水倒在了我的大腿上。

  “哎喲哎喲!沒事吧小陳,都怪姐姐手笨,姐姐給你擦干!”還沒等我開口說話,李素英立刻就半蹲下來,用手拍打著我褲子上的溫水。

  我低頭看著李素英,那烏黑的長發披在肩上,身前的撐得衣服像要爆開一樣,隨著她的動作起伏著。

  看的我一陣晃神。

  少婦的身材就是好,這根本無法掌控吧?李素英拍著拍著就開始往大腿里走了,衣服不是寬松的,每一次拍打,我都能感受到一點點的牽扯感,讓我感覺越發的強烈。

  李素英渾身顫抖,我微微歪頭,卻發現她的手又開始在自己身上游走起來了。

  “李姐…”我叫了她一下,李素英卻是直接一把手抓住了我……“李姐…你,你在干嘛?”我脊背頓時就傳來一股貫徹全身的電流,讓我呼吸瞬間就急促了起來。

  “小陳…姐,單身很多年了…”李素英顫抖的幅度越來越大,另一只手也伸了過來。

  因 為我那兒根本不是單手可以操控的。

  “不是,李姐…咱們兩個,不能……”我雙手扶著板凳,上半身僵直著,一動不敢動,聲音顫抖著。

  心頭仿佛有無數個螞蟻在亂爬一樣,全身的骨頭都要酥了!“姐真的受不了了…已經五年沒有體驗過那種滋味了…”我陡然間渾身一緊,感覺快透不過氣來了。

  “嘎咋!”就在這時,院子里忽然傳出聲響,原本蹲著的李素英忽然間站起身,一臉驚慌,小臉嚇的煞白,連忙把我拉起來,然后進入到她的房間,對我說了一句不要出聲,就立刻關門出去了。

  我一愣,心想發生了什么?環顧四周,屋里很整潔,床上就一個枕頭,一張涼席,桌子上面也只是一盞臺燈還有一本書,我走上前去,男女相擁纏綿的春圖展現在我眼前。

  居然是一本禁書!我還發現桌子下面有膠棒,此刻我瞬間就明白了之前剛出浴室的時候為什么李素英手里拿著這東西了。

  合著這都用上這些假東西了!這得多寂寞啊?!正當我打算瞥幾眼那本禁書的時候,屋外突然傳來一聲碰撞聲音。

  我連忙跑到門前,打開一條門縫,赫然就看到村長的兒子 齊三站在門口。

  “你怎么又來了?我之前就跟你說過,我不會改嫁的!死了你的心吧!”李素英一只手緊捏著領子,面如寒霜。

  齊三一臉獰笑,竟是直接脫去了上衣,搓了搓那跟懷了七個月的孕婦一樣的啤酒肚,大步朝著李素英走過去,李素英步步后退。

  “讓你改嫁,嗝兒!是給你面子,別特么給臉不要臉,老子今天就強了你,讓你體驗一下男人的滋味!”齊三顯然是喝了酒的,面色潮紅。

     導讀:人渴望自由,就是希望有一個自己做主的機會,可是我們總是被別人左右著所以經常有人提醒我們:你別忘了你不代表你自己。

    我的婚姻是父母包辦的,丈夫比我小3歲,我們沒有感情,后來從事電力工作的丈夫調到另一個城市工作。

  而且已經分居6年,空虛與寂寞讓我只有在網上尋找安慰,久而久之,我患上網癮,每天下了班便上網。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遇到了一個文筆和文采都特別好的,且自稱是大學教授的男人嶺嶺,每次他都用特別溫馨、浪漫的話語逗我開心,還天天為我寫浪漫情詩,令我開心、陶醉,這對于感情還算是一片空白的我來說,沒過多久,就被他這猛烈的愛擊暈了。

     他天天親昵地叫我親愛的、寶貝兒,很快我們發展到了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的熱戀地步。

  后來他要求見我,我也有強烈的欲望。

   我和老教授”的 孽海情緣  當我們第一次在車站 見面時,他非常大膽而浪漫的伸出雙手把我緊緊抱在懷里,這是我平生第一次與自己心中最愛的人抱在一起。

    屈指數來,截止到現在,我們在僅僅3個月時間見了4次面,共做愛18次。

  在不見面的日子里,我們還像以往一樣每天網聊,有機會就裸聊,我被他玩的團團轉,他讓我做什么低級下流的動作,因為愛他,再難為情我也都滿足他。

    可是沒多久,單位因搞建設網線被拆除,這樣我們再也不能像以往那樣互相滿足欲望了,這樣不能常常在網上見面的日子,把我折磨的差點得了相思病。

  無奈之下,我們只好每天用手機QQ聊天或者電話,靠這些方式保持聯系,他照樣寶貝兒的叫著我。

    可是這樣的的日子保持不到一個月,有一次,我實在是想他想得受不了時,就 下班去了 網吧,但網吧里只能網聊卻不能互相滿足對方。

  我好久沒有進空間看他為我寫的浪漫詩篇,感受他對我濃濃的浪漫的愛意了,因此這次就進了他的空間。

  在瀏覽欣賞時我漸漸發現,他的詩里面寫的不是和以前一樣風格,以前的每首詩詞中,他都會以我的網名和真實姓名,以及我們見面的4個地名組成的情愛詩歌,而現在好多首詩都卻是以云組成的浪漫詩篇。

  我回想起這不能見面的日子里,他對我的態度明顯的慢慢冷淡了,原來是因為他已移情別戀了。

  我和“老教授”的孽海情緣  我痛不欲生,欲哭無淚,因為我已把自己的所有都給了他,而且我們熱戀時還專門申請了一對情侶號,起名為山水相依、不離不棄。

  想不到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他已棄我而去,我怎么也接受不了這個殘酷的事實。

    我不死心,便去云的空間調查,結果看到他給她留了許多以前曾經和我一樣的浪漫評語,我徹底相信了自己的猜測,我幾乎崩潰了。

  當我打電話質問他為什么背(愛女狂歡)叛我時,他還死活不承認,并還用甜言蜜語哄我叫我不要多疑。

  被逼無奈,我氣憤地跑到網吧,把他與敏敏好的證據發給他時,他竟然甩出一句讓我恨不得把他千刀萬剮的話:誰讓你不能上網滿足我了?  更讓我無法接受的是,這個男人并非大學教授,而是一名退休的中學語文老師,因為時間特別充裕,他天天趁我上班的時間,為我寫情詩和做適當的休息,然后養足精神坐在電腦旁等我下班回來,以此來感動我打動我,我才慢慢地完全把他當作自己的初戀一樣,愛上他依賴他,所以下班回到公寓后,我再累也要第一個動作先打開電腦,等待他的溫暖的甜言蜜語。

  我和“老教授”的孽海情緣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