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bby big tits

chubby big tits chubby big tits 21648瀏覽 33105評論 收藏


  書房里他啃咬她的蓓蕾 他舔著她腫脹的花蒂 一把扯開她的肚兜吸允   子荷行體得禮,對外一直稱她為表妹,也未曾同其他女子來往,說他沒有 男女之念恐怕不真實,不懂 范范的心思恐怕也不真實,只不過他現在想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事業上。

   他在開出租車之余和一朋友共同投資個美容美發店。

  幾個月維持后仍人稀冷落,在同事的慫恿下從事了色情服務,不久被查封,范范看著煙酒不沾的他從此嗜煙酒如命,心針炙地痛著,她用積攢的錢拉著他到外地旅游散心,在她的百般努力下,子荷的心情才有所好轉。

  這時他才發現范范長大了,成熟了,會體貼人了,初來乍到的怯羞早已蕩然無存,言談舉止早和這個 城市水乳交融,更重要的是范范體態柔媚,在當地氣候的滋潤下膚色細嫩白皙。

  他忽然發現面前這個全心全意為他的女孩其實非常適合他,而他這幾年一直忽視她,有意疏離她,和她保持一定的距離。

  但心里早已對她存有多重慣性的依戀,只是相信自己有一天會飛黃騰達怕她成了障礙的自私心理不承認罷了。

  如果再等幾年緣分還在,他愿意娶她實實在在地過日子。

    三年后,25歲的子荷承包個小飯店,終因經營不善堅持不久后關閉,所有的積蓄折騰個凈光,他不能不反省自己的能力,僅有一腔熱情和冒險的干勁是成不了事業的。

  就是這時他認識了剛從國外回來的闊家小姐 巧巧

  她小時候有過一次小小的車禍,對開車有莫名的恐懼癥,一次意外租車相識。

  她對這個老氣寡語的男子頗有好感,后來把他騁為專用司機。

     范范發現子荷成了巧巧的專用司機后特別注重衣飾裝束了,有時還問她女孩喜歡的東西,除此煙癮更大了,更愛沉思了。

  蘭蘭隱隱地感到他這艘帆船在大海中失去了航線,而她這片專為她人工建設的岸不知何時才會靠近。

  她常常不知覺地陷入哀戚中,她的愛被他丟棄在窗臺上任風吹雨打而無動于衷。

    這天是范范的生日,沒有期待,還是有所期待。

  下了班準備幾個菜想同子荷吃頓貼心的飯。

  巧巧不是交際應酬就是吃喝玩樂,不到午夜子荷是不會回來的,范范把菜張羅停當進屋換衣服,她今晚一定要以最美的姿態和子荷在一起。

  外面的彩燈已顯出倦怠,但范范絲毫沒有累意和睡意。

  子荷困嗎?餓嗎?范范惦念著,突然房門有開啟的聲音,子荷回來了!這么早是為她過生日嗎?可見他心里還是記掛她的。

  驚喜的她迅速穿上衣服欲打開房門,但伸出的手僵硬那兒。

    “一桌子的菜,誰準備的?”女的聲音傳過來。

    “你要來,我特意讓妹妹準備的,嘗嘗合口味否?”  “你妹呢?”   “大概在屋里睡了,凌晨4點了,不要驚醒她了,明早還要上班。

  ”  “你與那些闊家子弟完全不同。

  內斂、沉穩、樸質、處處為別人著想,和你在一起有種安穩感,你要是文化程度再高些,出身再好些多好。

  我有時就喜歡和你在一起。

  ”  “你就像我的女神,我這么多年等的就是你,你的任性,你的洋味……”  夜的冷(益智故事)氣透過窗戶包圍來,范范用雙手環緊自己,聽著外面親昵的響動咬緊嘴唇任淚滾滾而下。

  一個火星,一個木星, 怎能交融?他們在開玩笑玩游戲嗎?巧巧新潮高貴有才藝,唯一的缺點是愛戲弄男人,她怎么會真愛上子荷?而子荷呢?他怎能這樣肆意踐踏她范范的真情?范范的心玻璃在重擊下支離破粹后刺進五臟六腑。

     巧巧被父親指派到另一城市接管公司的業務,子荷隨她去了。

  范范呆坐在租屋里,感受著一室的清寂和子荷的氣息欲哭無淚。

  他有他的航向,她明白作為一個男人想爭取一番事業的不易。

  她不怪他。

  她27歲了,無論如何成了剩女, 農村的標準已有嫁不出去的跡象。

  她愛子荷整整10年,苦苦的,澀澀的,極卑微的,而又無怨無悔地執著著不愿放下。

  子荷28歲了,在農村也成了剩男,如果上天有眼,就讓剩女嫁剩男。

  她不相信巧巧會和他有什么結果,他唯一的收獲是體面幾天,期盼事業上的奇跡出現。

  這點子荷想不到嗎?他只是不死心,想抓住哪怕一點希望來改變命運。

  從農村來的男女又有幾人不想改變命運呢?除了她。

  十年都悲涼地等了,再多幾年又如何?最壞的結果是陪父母孤獨終老。

    蘭蘭猜測得不錯,七個月后的一天,她下班回到租屋,子荷正垂頭喪氣地吸著悶煙,看見范范,撲通跪在她腳下,摟著她的雙腿低泣。

  范范的心在他的悔痛中旋轉著,淚也緩緩而下。

    “我一直在等你,我們來自農村,終歸農村,想擠身這個不屬于我們的城市是要多種因素綜合的。

  既然命運作弄,還是以及農村的 生活水準踏踏實實地過日子吧。

  ”  “范范,對不起,我只想有一席之地讓生活更好些,可我真是一事無成,我對巧巧根本不報希望,我知道她在男女關系上的任意,只想讓她助我一臂之力,她也給我了實際的機會,可能力有限,工作屢屢出錯,她一怒抄了我魷魚。

  ”  子荷回到了初來的生活節奏上,他在老家蓋了新房,不久便和蘭蘭舉行了簡單的婚禮,他回報親人的不再是好高騖遠,而是現有的一切。

  通過舅舅找到母親,原來母親一直在小飯店洗碗,他不顧父親的反對把母親接回,一家人過著清清淡淡的日子。

  他們身邊的農村早已悄然改天換地著,相信他們的生活在慣常中有不慣常的奇跡發生。

   林蓉是附近杏林村的村花,能把她娶回家當老婆,別人(夾逼自慰)都說 牛奮是祖墳冒青煙,走了狗屎運。

    牛奮雖然是牛根的 大哥,但有時候牛根也覺得大哥配不上 嫂子

    因為嫂子不僅人長得漂亮,身材還很好,修長的腿,纖細的腰,高聳的傲人,簡直可以迷死人,這樣的女人天天在牛根面前晃悠,要說不動心,那就不是個男人了。

    可是想法歸想法,畢竟是自己的親嫂子,偶爾在深夜做點一個人的活動時心里想想,可剛才看到林蓉那羞人的一幕,牛根暗藏許久的小心思頓時變得愈演愈烈。

    牛根從廁所出來,苗 桂花已經把晚飯端進了堂屋,可奇怪的是,牛根四下瞅了一圈,并沒有發現林蓉的身影。

    “媽,嫂子呢?”牛根疑惑道。

    “在屋里呆著呢。

  ”苗桂花指了指對面林蓉的 房間,嘀咕道:“也不知道咋回事,從廁所出來以后就躲在屋子里。

  ”  牛根的心頭一熱,林蓉肯定是躲在房間琢磨怎么把那半截黃瓜弄出來!  就在牛根胡思亂想的時候,苗桂花已經轉身走到林蓉的房間門口,伸手敲了敲房門,喊道:“蓉蓉,趕緊出來吃飯。

  ”  “知道了。

  ”林蓉雖然故作鎮靜,可牛根聽著卻聞出了一股不尋常的味。

    “媽,嫂子不會病了吧?要不……讓我進去瞧瞧?”  于是他趁機提議,說完不等苗桂花點頭,就大步走向林蓉的房間。

  林蓉似乎聽到了外面的話,牛根剛走到她的房間門口,她突然吱呀一聲拉開房門。

  牛根腳步一頓,幾乎就和林蓉撞到了一起,那早已有著強烈反應的地方正好撞在了她的小腹上面,一時間林蓉只感覺心跳加速,連呼吸都沉重了幾分,有種觸電的感覺讓她忍不住“嗯”了一聲。

  “蓉蓉,你……你真的沒事?”站在后面的苗桂花沒注意到這些,反而擔心地問了句。

  這句話也讓愣神的牛根連忙讓了開,從后面看著林蓉穿著水綠色的裙子,走路依舊有些扭捏,他心頭一團火在燃燒,那方面的想法也更加強烈了。

    “真沒事。

  ”  “那你的臉怎么紅得跟猴屁股似的?”  “我……”林蓉張了張嘴,真不知道該怎么解釋,只好搪塞道:“可能是皮膚過敏,晚上睡一覺就好了。

  ”  苗桂花點點頭,欲言又止。

    吃飯的時候,牛根專門留意了一下,發現林蓉坐在他旁邊的小板凳上,每隔一會兒都會不自覺的扭兩下,換個姿勢輕。

    可是當著苗桂花的面,牛根也不好多說什么。

    飯后,林蓉連碗筷都懶得送,站起身就往房間里鉆。

    牛根見狀,忍不住調笑了一句:“嫂子,你要難受的話千萬別憋著,有病就得治,正好我是醫生,近水樓臺先得月嘛,實在憋不住就喊我一聲,我隨叫隨到。

  ”  “呸,你才有病!”林蓉腳步不停,回頭嗔罵一聲,鉆進房間以后直接反鎖了房門。

    苗桂花一頭霧水,問牛根:“ 小牛,你嫂子今天到底咋回事?”  “我哪知道?”牛根站起身,也鉆進了自己的房間。

    躺在床上浮想聯翩了一陣后,牛根那的反應也更加強烈,忍不住將手放了上去,可突然,一聲刺耳的短信鈴聲打斷了他的思緒,把他嚇了一跳。

    連忙伸手拿過手機,打開那條短信一瞧,眼珠子瞬間就瞪得猶如銅鈴那么大。

    短信是林蓉發過來的,內容只有一句話:“小牛,咱媽已經睡了,你趕緊過來幫幫我。

  ”過來幫幫我……  牛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短短一句話給他造成強烈的視覺沖擊和心理震憾。

    傻子都知道這個忙不好幫,既要冒著天大的危險,又能占到天大的便宜。

    半晌,牛根才從震驚之中回過神,緊接著就咕嚕一聲狠狠咽了口唾沫,他躺在床上想了林蓉這么久,褲子都脫了,眼瞅著就要來一發,偏偏趕在這個節骨眼兒上收到林蓉的邀請短信,要說不激動,不興奮,那純粹是蝦扯蛋。

    “忍了半夜,看來還是沒能忍住啊……”咧嘴一笑,牛根提上褲子就跳下床,悄悄溜出房間來到了院子里。

    苗桂花的房間已經熄了燈,似乎真的睡著了。

    牛根踮著腳尖來到堂屋門口,先是豎起耳朵聽了聽,確認里面沒什么動靜,這才伸出手,推開一條門縫兒,身體一斜走進堂屋。

    堂屋里面黑漆漆一片,牛根摸黑來到林蓉的房門外,深吸口氣,試著推了一下,隨著吱呀一聲弱不可聞的輕響,房門立刻就被推開了。

    牛根心中一喜,沒有任何猶豫,壞笑著走了進去。

    剛想開口說“嫂子,我來了”就看到林蓉倚著枕頭斜靠在床上,正在打電話,看到牛根,她頓時一陣緊張,豎起一根手指放在嘴邊,示意牛根不要吭聲,然后笑道:“ 大牛,你就放心吧,家里有我呢,你在外面跑長途一定要注意安全……”  大牛?  一聽給嫂子打電話的人是大哥,牛根愣了下,額頭的冷汗都冒出來了。

    后退兩步,牛根乖乖站在墻角,悄悄咽了口唾沫,噤若寒蟬,別說吱聲,連大氣都沒敢喘一下。

    大概過了兩三分鐘,林蓉才掛掉電話。

    “嫂子,大哥他……他對你說啥了?”牛根突然感覺自己像做賊似的,而做賊必定心虛,抬頭看了眼床上的林蓉,他小聲問道。

    “沒啥,就是問問家里的情況,還說……”林蓉嘆了口氣道:“又跟我提孩子的事兒。

  ”在農村,封建思想比較嚴重,俗話說不孝有三,無后為大。

    林蓉和牛奮結婚兩年了,肚子卻一直沒有動靜,為了這個,苗桂花天天催他們去鎮上的醫院做檢查,看問題出在什么地方。

    看到牛根一副做賊的樣,她臉有些羞紅:“小牛,嫂子是個女人,有那方面的需要很正常,你大哥整天在外面跑,難得回家一趟,所以我才……你可千萬別想歪了,我不是那種壞女人。

  ”  這話說完,林蓉羞嗒嗒的低下頭,連耳根子都紅透了。

    牛根趕緊點頭道:“我懂。

  ”  “你懂?”林蓉一愣,一雙美眸再次忍不住放到了牛根褲襠那。

    牛根心頭一陣火熱,可臉上卻一本正經地笑道:“沒吃過豬肉,誰還沒見過豬跑?我都這么大了……”聽到牛根這話,林蓉不自覺地將目光放到了牛根那高高的帳篷處。

    雖然對于嫂子的目光很得意,可牛根更期待另一件事,咳嗽一聲,看了眼林蓉用 被子蓋住的大腿:“那個斷在里面這么久,肯定憋壞了吧?要不……”  話到此處,牛根稍微頓了一下,然后強調道:“嫂子,老話說病不避醫,現在你是病人,我是醫生,你不要想歪了。

  ”  “我……”  林蓉真是后悔死了,千不該,萬不該,不該躲在廁所里面玩那東西,現在自己試了好幾次都取不出來,又不敢讓苗桂花過來幫忙,只能找牛根。

    雖然不久前看到了牛根那大家伙心癢難耐,可真讓牛根幫她,她還是沒那勇氣。

    猶豫半天,林蓉都沒能下定決心。

    牛根心中暗自激動,可依舊裝作一本正經的樣:“實在不行,嫂子就找塊布,把我眼睛給蒙上,我保證不會偷看!”  “那……那小牛,你千萬不要把這事兒說出去,不然嫂子就丟死人了。

  ”林蓉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羞紅了臉說著說著頭忍不住低了下去。

  “放心,嫂子,我肯定不會說出去!”牛根一下就激動了起來。

  “小牛,你……你等會伸進去一定要小心。

  小心別……別再弄斷了!”這時候她的聲音已經小的細不可聞。

  這一刻牛根激動的一顆心快跳出嗓子眼了!  “嫂子,我知道了。

  ”兩眼直勾勾地盯著林蓉兩腿那,牛根呼吸有些急促。

    林蓉也想盡早結束這種折磨,于是稍微遲疑一下就指著床尾處的被子說道:“你掀開被子從下面鉆進來。

  ”“鉆進去?”牛根愣了一下,不過還是順從的被子從下面爬了過去,兩只手正好按在林蓉那雪白的大腿上。

  一陣柔嫩和酥麻的感覺迎面而來,還帶著點兒熱氣,香香的。

  牛根感嘆了聲女人的肌膚可真滑,正打算把林蓉的睡衣撩起,看看下面的風景,可這時“啪”的一聲,燈就媳了。

  “嫂子你干嘛呢?”牛根望著眼前黑漆漆的一片,心中難受極了,因為他發現林蓉的睡衣之下根本沒穿內褲。

  剛剛一瞬間,他分明能看到林蓉雙腿之間那神秘的區域,看得他興奮不已。

  可現在房間里黑乎乎一片,牛根一下子泄氣了。

  “小牛,你可以用手機……瞧……”牛根這準備開口,林蓉突然吞吞吐吐地說道,這頓時讓牛根又興奮了起來,從褲兜掏出手機,彎腰就鉆進了暖烘烘的被窩兒里。

  牛根打開手機,細心的查看了一下林蓉的那地兒,發現那黃瓜一大片都擋住了,這確實對身體危害很大。

  伸手碰了一下林蓉,他只感覺一陣滑膩的觸感。

  “啊。

  ”牛根之前幾乎都沒跟女人接觸過,現在猛然接觸到女人的身體,忍不住好奇的探了進去,可突然感覺林蓉身子顫抖的叫了聲。

  “嫂子你咋啦?”“小牛你快給我弄,別亂動啊。

  ”她的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隱隱的,她下身更加難受了起來,甚至產生了反應……不過牛根跟她之間的關系,林蓉卻只能強忍著,兩只玉腿猛地收緊,呼吸也混亂了起來。

  “嫂子,你放開我手,不然我怎么動啊?”其實牛根正準備幫她將體內的黃瓜拿出來,可她偏偏把腿收住,牛根手一松,那半截黃瓜又縮進去了。

  林蓉連忙又把雙腿張開。

  與此同時,她那美麗的神秘區域又呈現在牛根面前。

  自己的私密部位被別的男人近距離觀察,林蓉的心里也遭受著極大的煎熬。

  她尷尬的擺弄著雙腿,只想讓牛根快點兒結束這荒唐的一幕。

  “小牛,你怎么這么久啊,快點兒啊。

  ”“嫂子你別急,馬上就好了。

  ”雖然牛根挺享受現在的場面,但牛根感覺跟她這樣就像偷情一樣,渾身不自在。

  果然,牛根正在動作的時候,苗桂花的房門突然吱呀一聲開了。

  接著傳來她急匆匆的腳步聲。

  牛根當時大呼一聲糟了,林蓉也緊張的看著牛根。

  “小牛快停下,媽來了。

  ”牛根當然知道這個,趕緊把暴露在外面的腿腳都縮回被子里,身子也縮了進去。

  果然,苗桂花開始敲門了。

  “小蓉,你在屋里干嘛呢,這么大動靜。

  咯噔一聲,林蓉的心都碎了。

    牛根藏在自己的被窩兒里,林蓉哪里敢應聲?  她閉著嘴,牙齒都快把嘴唇咬出血了,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只希望苗桂花誤以為她睡著了,盡快離開,有什么事明天再找她說。

    苗桂花喊了兩三聲,見房間里沒有動靜,真的以為林蓉睡著了,搖頭嘆了口氣,嘀咕道:“睡了?那你先睡吧,咱們娘倆兒明天再聊……”  聽到這話,林蓉總算是暗暗松了口氣。

    可是林蓉做夢也沒有想到的是,苗桂花的話只說了一半,她那口氣還沒有徹底松下去,就聽苗桂花又道:“我現在去找小牛嘮嘮。

  ”  噗!  一瞬間,不單是林蓉,就連藏在被窩兒里的牛根也差點兒被嚇出心臟病,當場就不行了。

    “媽,你別走!”  驚慌之余,林蓉都快哭了,如果苗桂花去找牛根,發現牛根不再肯定還要再跑回來把她喊“醒”,那時候恐怕她和牛根的事藏都藏不住,所以腦子一熱,她的話幾乎是脫口而出,喊住了苗桂花。

    苗桂花愣道:“原來你沒睡著啊。

  ”  伴隨著吱呀一聲脆響,苗桂花推開了房間的門。

    “我……”林蓉緊張道:“我本來睡著了,可是又被你吵醒了。

  ”  “既然醒了,那就先別睡,媽有件事兒想跟你商量商量,你把燈打開。

  ”苗桂花笑道。

    林蓉這時候哪里敢開燈,連忙找借口說道:“媽,我現在困的要命,有啥事兒不能明天再說嗎?”  這個燈林蓉可不敢輕易開,現在房間里烏漆麻黑一片,苗桂花即使推開了門,也看不見里面的情形,然而一旦開燈,就算牛根藏在被窩兒里,不能一眼就看到,可是牛根那么大的塊頭,貓在被窩兒里像個蒙古包似的,傻子都知道被子下面有東西。

    “抱孫子這么大的事兒怎么能耽擱?剛才大牛給我來電話了,今天晚上要是不跟你嘮幾句,你睡得著,媽可睡不著……”  說著,苗桂花不等林蓉開燈,自己就摸黑走過去,找到開關輕輕一按,一下子把房間里的燈給打開了。

    “媽,你別……”林蓉想攔,卻還是晚了一步。

    燈光亮起的剎那間,林蓉顧不得多想,幾乎是下意識的,她趕緊撐起自己的雙腿,一邊一個,把兩條腿搭在了牛根的肩膀上,然后拼了命的往下壓。

    只希望把牛根在被窩兒里拱起來的那個蒙古包壓得小一點兒,再小一點兒,避免引起苗桂花的懷疑。

    可她卻沒想到,牛根一眼就看到了她那動人的風景線。

    聞著林蓉身上散發出的體香,牛根一陣口干舌燥,呼吸一下就急促了起來……  怪只怪牛根的體格太好,二十歲的年紀,卻有一米七五的身高,那么大的塊頭,再怎么往下壓也于事無補。

    “蓉蓉,你的腿……”苗桂花一眼就發現了異樣,眉頭突然一皺,頓時面露驚色,伸手指著床上的那個蒙古包疑惑道:“你把腿抬這么高干啥?”  “我……我……”  隨著牛根的呼吸變得急促,感受到他那呼出的熱氣噴在腿上,林蓉頓時有些受不了那種酥酥麻麻的感覺。

    雖然緊咬著牙不讓自己發出那羞恥的聲音,可臉卻紅的滾燙。

    “你不舒服?臉咋又紅了?”  何止是臉,林蓉現在連耳根子都紅透了,恨不得和牛根一起藏進被窩兒里。

    “我……我沒事,就是肚子有點兒疼。

  ”  林蓉既緊張,又害怕,羞臊不堪,情急之下隨便找了個理由搪塞,然后轉移話題道:“媽,你剛才說,要找我聊抱孫子的事兒?”  “沒錯!”  提起正事,苗桂花的臉色一肅,把疑惑的目光從蒙古包上移開,幾步走到床前,屁股一扭就坐了下來。

    “那你趕緊說,我現在真的……真的不太舒服。

  ”林蓉紅著臉催促道。

    苗桂花搖頭嘆了口氣,猶豫道:“蓉蓉你看,你和大牛結婚都快兩年了,肚子卻始終沒個動靜,村里人都說……”  “我的身子沒毛病!”  林蓉愣了愣,哪能不明白苗桂花的意思?于是不等苗桂花說出口,她就矢口否認,可被牛根那熱氣呼著,渾身卻變得更加難受。

    早在兩個月前,林蓉和牛奮就去鎮上的醫院檢查過,是瞞著苗桂花偷偷去的,檢查結果表明,問題出在牛奮身上。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