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n costin gay

sean costin gay sean costin gay 38777瀏覽 36284評論 收藏


最近很累,很煩。

  累是 爸爸病了,天天倒騰著公司家里醫院三邊跑,晚上睡不著,白天起不來,自己也不忍照鏡子了。

  煩的是之前在論壇看過一個MM,說自己的爸爸年紀大了, 想找個男的讓爸爸寬心,看得我自己也冒一把汗。

  我跟她也差不多吧,爸爸五十歲才有了我,四年我又多了一個妹妹,別人家都可以喊這個年紀的人當爺爺了,所以我從很小的時候就擔心爸 爸媽媽會過早的離我而去,有時 想著想著居然會淚流滿臉而睡不著。

  年紀漸長,自己也快三十歲了, 看著身邊的朋友一個個走進婚姻,生兒育女,但自己好像依然單身并樂著,而我爸也七十有八了,雖然 身體還算硬朗,但畢竟年紀大了,小毛小病層出不窮,這兩三年都總得往醫院里跑。

  或許是小時候的那種擔心太強烈了,以至現在,對爸媽身體上的事情,我擔心得有點神經質,幾乎把工作外的時間全給了家里。

  3(兩根一起插進去)0歲 的我照顧 父母就夠了 想找個孤兒男爸爸的這次入院,突然讓我覺得我這樣的單身思想,是否太不負責任了?看著他逗弄同病房人的孩子,看著他笑得像小孩的臉,雖然我是家里的大齡女了,但爸媽從沒有催過我。

  他們一直都那樣,只要我喜歡的,就尊重我的決定,不過其實我是明白他們想法的,都想能在有生之年看著我們姐妹倆成家立室,生兒育女,但我倆偏偏,唉。

  關于婚姻,或許二十出頭的時候會有很多想法,但越是接近三十,反而越發的平靜了,不愿為了想結婚而結婚,不愿為了年紀到了而結婚,只想著,自己過得好,家里人過得好,那就夠了。

  但原來爸媽還是因為我的遲遲不婚而憂慮,突然有種很重的罪惡感。

  但說結婚,這又談何容易?“不要那么挑剔了,有合適的就結婚了”,“這年紀也差不多了”這些話總是不絕于耳。

  30歲的我照顧父母就夠了 想找個孤兒男我從沒有挑過,也沒讓人挑過,我就只是一個人過著。

  而且最主要的,如果結婚了,爸媽誰理?他們的年紀這么大了,我是絕不可能讓他們單獨過的,但如果帶著過,哪個 男人和他的父母能接受這個?我是喜歡老人家,但我的能力真的只能照顧我爸媽兩個老人了,萬一以后有失什么偏頗,可能還引起更大的家庭矛盾。

  我想問,找個無父無母無兄弟姐妹的單身男有多難?找個這樣的男人,我不說什么倒插門的東西,因為我家也沒錢,爸媽一生的積蓄都給我倆讀書花去了,我自己也只是打著一份普普通通的工作,爸媽的退休金能養活他們,看病也有醫療保險。

  但我真想知道,這樣的男人,唉,到哪找?延伸閱讀:中國式相親 父母“擺攤”交易子女 她是最潮的錐子臉,完美至極,美得挑不出一絲一毫的瑕疵,仿佛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渾身上下,不帶一絲紅塵俗氣,清麗如仙,寒冷如冰。

   更要命的是,她的身材好到炸。

   這種冷艷美,可以在瞬間激起無數男人的征服欲,恨不得瘋狂的發泄出去。

   他也不例外,雖然心癢癢的,可他畢竟是醫生,必須努力克制自己的…… 見喬宏直勾勾的 盯著自己, 蘭菲眼中 閃過一絲憤怒之色,冷冷的問。

   你是看病,或是看女人? 有區別嗎?我一直在看女病人。

  喬宏幽默的說。

   無聊!蘭菲冷笑。

   美女,你好!請問你哪兒不舒服?喬宏不(姐弟亂欲)再逗比,正經八百的切入主題。

   我……沒病。

  蘭菲臉上浮起一絲嫣紅,避開了那灼熱的目光。

   沒……沒病?喬宏的眼珠子一下就瞪大了,困惑的看著她,沒病來醫院干什么? 嗯! 既然沒病,你這是干嘛?喬宏歪頭盯著她的清澈 美目

   那……那個的時候,沒感覺。

  蘭菲雙頰泛紅,羞澀低喃。

   就是同房的時候? 嗯! 性冷淡? 可……可能是。

  蘇穎重重的垂下了腦袋,圓潤的下巴,快要陷進溝里了。

   有多久了? 幾個月吧!蘭菲不確定的說。

   在此之前,看過別的醫生嗎? 看過,還不只一個。

  蘭菲簡單說了以前就診的經過。

   你是心里厭惡這種事,或是生理沒反應? 具體的,我也不明白……蘭菲羞澀說。

   你仔細想想,和愛人親吻時,心里是否很想…… 不想!蘭菲抬起頭,冷冷的打斷了喬宏的話。

   蘭小姐,我無意打聽你的隱私,只想弄清楚…… 我說的是實話,真的不想,所以…… 我明白了,你是因為心里抗拒,所以身體就沒反應。

   或許吧!蘭菲的語氣透著明顯的猜測。

   謝謝!喬宏繼續詢問親吻之時的細節。

   正常情況,不管男女,性冷只有兩種可能。

   不是身體受過嚴重的傷害,導致興奮神經受損,就是心靈遭受過巨大的創傷,強烈的抗拒。

   西方《兩性私密》周刊也曾提出過這樣的觀點,性冷主要是受心理和生理兩方面因素的影響。

   根據這兩點,喬宏進行了詳細的問診。

   他很快得出結論,她的身體沒什么問題,是心理恐懼,產生了嚴重的抗拒心理,害怕歡愛。

   不過,這只是理論,必須通過實踐,進一步驗證他的推測,才能 做出準確的判斷。

   蘭小姐,經過初步診斷,我認為你的身體應該沒問題,主要是心理因素。

  為了驗證我的推測,我必須做幾個小實驗,希望你能配合。

  喬宏轉過椅子,緊緊盯著她的雙眼。

   怎么配合?蘭菲眼底閃過一絲緊張之色,戒備的看著喬宏。

   興奮神經刺激。

   你想怎么做? 我在你身上找幾個敏感點,分別 嘗試

  喬宏解釋說。

   敏感點?蘭菲有點緊張。

   不要緊張,放松。

  第一次嘗試的敏感點,是平時顯露在外面的,不會涉及你的隱秘部位。

  喬宏耐心解釋。

   比如? 手心、足底、耳垂等。

   先試手心吧!蘭菲沉默少頃,接受了喬宏的建議。

   能否閉上眼睛,不要看著我。

  喬宏轉過身子正對著她。

   為什么?蘭菲又緊張了。

   你看著我做這些動作,因為視覺關系,會加重你的抗拒心理。

  喬宏滑動椅子靠近她,伸出左手抓著她的右手。

   好滑! 小手又嫩又滑,柔若無骨。

   近在咫尺,玫瑰體香,撲鼻而入。

   握著小手,嗅著醉人體香。

  喬宏心神蕩漾,一片興奮,恨不得在這里把她拿下…… 蘭菲深深看了喬宏一眼,眨著宛如兩柄黑色折扇的睫毛,緩緩閉上了清澈明亮的美目。

   有什么感覺?喬宏用食指的指肚,輕輕的在她的掌心畫圈,一邊畫圈,一邊詢問。

   有點點癢。

  蘭菲沉默了下,坦率直言,只有一點點癢的感覺。

   少頃。

   喬宏又試她的左手,情況差不多。

   接下來,他本想試試足底的,可蘭菲拒絕了。

   醫患之間,本不該有這樣多的……喬宏尷尬的看著蘭菲。

   他是真的不明白,既然來看婦科醫生,又涉及到性冷,為什么不能接受足底嘗試?難道她平時不做足療? 我平時不做足療,因為……蘭菲見喬宏盯著自己的纖足,雙頰泛紅,收回雙腳,并攏了兩腿。

   可是,只嘗試一個地方,難以做出準確的判斷,除非…… 除非什么?蘭菲緊張的看著他。

   直接嘗試平時的隱秘部位,而且是比較重要的地方。

  喬宏的目光緊緊盯著她豐韻的上圍。

   這?蘭菲臉紅如火,重重的垂下了腦袋。

   都幾個月了,難道你還想拖下去?喬宏展開心理攻勢。

   這……好吧! 那……麻煩你把上衣脫了,我需要進一步觸診。

  觸診時,希望你如實說出心里的真實感受,我才能做出準確的判斷。

  喬宏微笑看著那對冰冷的清澈美目。

   蘭菲咬著下唇,雙頰一片通紅,猶豫了少頃,脫了吊帶衫。

   吊帶衫離體,鉆石藍色的里衣一下就暴露在空氣中了。

   喬宏了咽了口唾沫,就起了反應,心里狂涌起一個念頭:不顧一切的撲上去…… 蘭菲的手摸到背后,正要解開掛鉤,發現喬宏正直勾勾的盯著她。

   她眼中閃過一絲憤怒,厭惡的問喬宏。

   你沒 見過女人,或是沒見過美女? 我確實沒見過你這樣的美女…… 喬宏發現蘭菲古怪的盯著自己,感覺臉龐火辣辣的,一陣尷尬。

   你沒見男人,或是沒見過帥哥?喬宏打破了沉默。

   沒見過你這樣流氓的醫生。

  哼!蘭菲冷冷的哼了聲。

   蘭大美女,你這樣說就不對了,你沒生理反應,是心理出了問題。

  我心理和生理都正常,見到你這樣的美女,要是沒點反應,豈不是…… 你還有理了?蘭菲美目圓瞪。

   最起碼的,我是正常的。

   你?蘭菲雙頰扭曲。

   別扯淡了,正事要緊。

  喬宏不再逗比。

   哼!蘭菲嘲弄的哼了聲,不再和他計較。

   她咬著下唇,取下了里衣。

   沒了約束。

   喬宏連吞了幾口唾沫。

   實習期間,喬宏見過不少美女。

   卻沒有任何人能和蘭菲媲美。

  即使是蘇穎,也沒法和她比。

   即便是初生嬰兒,皮膚也不過如此。

   蘭菲見喬宏直勾勾的盯著,眼珠子都沒轉下,眼中閃過一絲寒光,冷冷哼了聲。

   你到底是醫生,還是流氓? 我是流氓醫生。

  喬宏笑了。

   不要臉!蘭菲不屑冷笑。

   蘭大美女,你試過很多方法了,之前的嘗試,結果并不明顯,普通手段,肯定沒用。

  這次我想試點特別的,希望你能配合我的工作。

  喬宏仍舊直直的盯著,有種想抓揉的貪婪。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