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ley reyes tushy

riley reyes tushy riley reyes tushy 28950瀏覽 49628評論 收藏


高揚雖然看到陳 秀琴的身子心里很激動,但是他到現在還是沒有弄清楚這 女人到底是哪里不舒服,這個問題要是搞不清楚,他這心里根本沒底(豁達大度)。

    陳秀琴一聽,面露難色,語氣竟然有了一絲絲哀求的意思,“ 小揚,嬸子也想站起來啊,但是一動身子那地兒就疼的很,你還是想想辦法趕緊給嬸子弄出來吧?”  聽陳秀琴這么一說,高揚抓住了幾個關鍵詞,那地兒,疼,弄出來。

    高揚雖然 身體孱弱,但是腦子卻是很好使,從這三個關鍵詞里他很快就找到了一絲線索。

    難道說琴 嬸兒把什么 東西弄進去了?   想到這里,高揚低頭看了一眼,但是因為之前琴嬸兒用力抓著小被子,以至于他僅僅只是掀開了一角。

    “琴嬸兒,你放心,張 半仙都跟我說了,我肯定能幫你弄好。

  ”  高揚這話說完,陳秀琴又看了他一眼,然后兩只手這才緩緩松開,“小揚,雖然張半仙跟你說過了,但是有句話我還是要跟你重復一遍,這件事,你不要對任何人說,給我爛在肚子里,要不然的話……”  陳秀琴說著,眼神中露出一股子兇悍,仿佛一下子變成了平日里那個蠻橫霸道的 村文書老婆。

    高揚連忙點頭,陳秀琴的這句話讓他再度肯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這娘們估計是用什么東西自己搗鼓自己,然后弄在里面出不來了。

  那是半截已經被削了皮而且失去水分的老黃瓜,高揚一下子就明白了。

  “那小揚,你可悠著點……”陳秀琴一想到自己做出來的荒唐事,她這臉不由自主的就紅了。

  張半仙那個老東西,騙老娘說城里人都用這玩意,好使得很,等小揚幫老娘弄出來,我回頭就要這老東西好看!雖然說已經經歷過人事,而且小孩都已經很大了,但是在一個陌生的男人面前,特別是自己的晚輩面前,陳秀琴臉頰滾燙,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這事兒她可不敢讓別人知道,這要是被村里人知道了,恐怕要笑話自己一輩子。

  高揚伸手捏住被子,緩緩的掀開,他強忍住內心的沖動,雖然說這不是他第一次看女人的身體,但是陳秀琴可是村文書的女人,是有身份的女人,看她的身體跟看自己表舅媽的身體,那感覺肯定不一樣。

  一想到這里,高揚立馬就有了反應。

  陳秀琴的個子不算高,最多也就一米六,但是因為嫁了個好老公,根本就不用下地干活,這皮膚不僅白皙還有光澤,村里那些村婦根本不能比。

  高揚越想,自己那地兒就越難受,好像要炸開了一樣。

  不過完全掀開被子之后,高揚有些傻了眼,只見陳秀琴用手捂著上面,而且下面還穿著一件黑色小褲,女人最有魅力的地方都被遮住了。

  你爺爺的,這是在逗我嗎?這不是脫褲子放屁,多此一舉嗎?心里雖然這么想,但是嘴上高揚可不敢讓陳秀琴把手拿開,但是他很快就有了更好的辦法。

  “琴嬸兒,你讓我幫忙,但是這隔著褲子咋弄,我看不見摸不著啊……”高揚本想讓陳秀琴先把小褲脫了,但是沒有想到的是,這陳秀琴突然遞過來一塊黑布條。

  “小揚,把眼睛蒙上,快點,要不然等會兒我家那口子就回來了。

  ”“琴嬸兒,我怕蒙住眼睛誤事啊,我又看不見……”“咋那么多廢話呢,讓你蒙你趕緊蒙!”陳秀琴的臉色頓時陰沉下來。

  面對突然臉色一變的陳秀琴,高揚只好乖乖蒙上了眼睛,但是他可沒有服軟。

  你爺爺的,要我幫忙還吆五喝六的,你給我等著!高揚一想起村文書這一家在村上都是飛揚跋扈的主,這心里不由的生出一股子為民除害的念頭,反正陳秀琴這事她也不敢傳出去,那我就好好陪她玩玩!蒙上眼睛之后,高揚眼前一片漆黑,他只感受到有一只柔軟的手抓住了自己,然后把自己的手帶了過去。

  “感覺到了沒?”耳邊傳來陳秀琴平淡的聲音。

  “沒有,琴嬸兒,要不然你讓我把……”高揚本來想說讓陳秀琴把蒙住自己眼睛的布條拿開,但是這話還沒有說完,手指就感覺到一股異樣。

  原來,這就是女人啊,真他媽的舒服!這要是……可不得舒服上天了?怪不得村里人都說,男人就算是死女人的肚皮上,也是值得的。

  越想,高揚越是恩按耐不住。

  感覺到了。

  高揚這時候感覺到一個東西,他知道肯定是那飽受折磨的老黃瓜。

  “就是這個,快弄出來……”陳秀琴也感受到身體那東西動了一下,不由的輕哼一聲。

  這一聲哼,讓猝不及防的高揚渾身一顫,他立馬又重復了剛剛的動作。

  就那么幾下子,陳秀琴身子止不住的顫抖起來。

  “小揚,你干嘛?趕緊住手,別弄了……”陳秀琴哪里想到高揚這小子的心思那么壞,完全不管自己受得了受不了,就這么折騰。

  “琴嬸兒,咋了,是不是弄疼你了,我也看不見,對不住了。

  ”高揚此時雖然看不見,但是他用腦子去想也能想象現在陳秀琴那嬌羞的樣子,越是這樣想,他就越是激動,手上的幅度更是加大了幾分。

  高揚不知道他這是差點要了陳秀琴的親命。

  “啊!”陳秀琴終于忍不住,痛的叫出聲來。

  高揚來不及興奮,手就被陳秀琴死死的扣住了。

  就在這時候,門外頭響起了一陣敲門聲,“媽,你怎么了?”張秀秀的聲音讓在場的兩人都屏住了呼吸,陳秀琴刮了高揚一眼,然后把他的手甩開,這才對門外應了一聲,“媽沒事,一會兒就好了。

  ”應付完張秀秀之后,陳秀琴又把手伸下去。

  做完這些陳秀琴穿好衣服,然后把蒙在高揚眼睛上的布條取了下來。

  “你小子膽子大的很啊,居然敢玩老娘,說,是不是張半仙讓你這么做的!”看著此時臉色陰沉的陳秀琴,高揚當即就蒙了,他沒有想到這女人臉色居然變得這么快,剛剛還舒服的直哼哼現在卻突然倒打一耙。

  “琴嬸兒,你說什么?剛剛,我可是按照你的意思去辦的。

  ”高揚雖然裝出一副很無辜而且很懼怕陳秀琴的樣子,但是心里面倒是暗爽,我就是膽子大,怎么了,只能讓你們在村上吆五喝六,難道就不能讓小爺我也舒服舒服?雖然懼怕陳秀琴,但是這種事情,他吃定陳秀琴不敢說,所以膽子也就大了起來。

  在他表舅陳建民的眼里,甚至于在所有村民的眼里,高揚就是那種誰都可以欺負的主,但是沒有人知道,其實在高揚的心里,其實也是隱藏著一股血性。

  而這種血性,即使面對村里最蠻橫的陳秀琴,他也要爆發出來。

  陳秀琴在村上那是蠻橫慣了,還沒有人敢在她身上占過便宜,這高揚是第一個,而且還是一個占了便宜還賣乖的主。

  這種事情,以陳秀琴的性子根本不可能忍,她一把揪住了高揚的耳朵,然后提起來就要去找張半仙問問,給自己找這么一個瘦竹竿過來,是不是存心想氣自己。

  高揚也沒有想到陳秀琴真的就動手了,但是陳秀琴畢竟是個女人,力氣有限,高揚一下子就掙脫開了。

  “反了你了……”陳秀琴沒有想到高揚居然還敢還手,剛想發作,突然視線就停在了高揚的那地兒。

  高揚洗的發白的短褲,此時好似一座山一樣,顯得尤為壯觀。

     不讓穿內褲,還放跳蛋 門衛給校花下藥 我的私處大嗎,有圖初一   我曾經在編織好的世界里落淚,混淆了我的所有感知,不知道下一步應該做什么, 也不知道現在的我應該怎么做,那個時候的我不懂得什么叫做挫折,也不渴望去領略外面的高處不勝(完美暗戀)寒,不過是傻傻地待在已經被編織好的世界里學習如何去說學逗唱。

    這里叫做云鎮,顧名思義,這里的云潔白而厚實,看起來就像是一朵朵乍開的棉花一樣松軟,讓人有一種想要在其中滾上一滾,睡上一睡的欲望,定是舒服得緊吧?  這里是南方的一處小鎮,好像不與外界相連似的有著屬于自己的獨特氣質,淳樸而溫情,內斂而精致。

  這里,十天一次綿綿細雨,一個月一次晴空萬里,不過這里的雨出奇的柔和,淅淅瀝瀝,綿綿軟軟的。

    所以我很喜歡在下著毛毛細雨的時候漫步在栽種著山茶花的道路一側,雨水一時半會兒是不會打濕衣服的,因此可以不用打傘,不過這里的女孩子卻很喜歡打傘,因為那傘面上涂畫了精致的山茶花和清水芙蓉,如今這樣的油紙傘已經快要銷聲匿跡了。

    我第一次來這里的時候只覺得所有的一切事物都不適合自己,譬如睡覺時身下堅硬難耐的 竹席床,喝水的時候要去 院子里打一些沒有味道的自來水,屋子里幾束昏昏沉沉的光線,我想我這是圖什么?來這里活受罪嗎?  來的第二天,隔壁豆腐鋪的 老板娘興匆匆地跑過來,二話不說地拉起我的胳膊笑瞇瞇地指著一行不知道去往何處的大部隊,經過一路上的交談我才知道原來這里還是有早集的,耽誤了一時半會兒可就沒有什么便宜東西了,我突然覺得還挺好玩兒,這些人居然可以實在成這副模樣?讓我眼界大開。

     老板娘說這里買東西真的很方便,叫我買一些摸起來滑溜溜的被褥和毛巾,以后可以睡得更舒服一些,我不禁朝她啞然失笑,看著面前被她挑來挑去的繡花被褥心里突然像是被開鑿出一片泉眼似的流出了甘甜的蜜,我知道,這確實是一個有助于睡眠的好方法。

    我們那里生長的牡丹又大又香,有的顏色紅得嚇人,我的院子里本就栽種了一片,天氣溫暖的時候就開得極美,大朵大朵的頗有一種豪放和灑脫的意味,我瞧著中意就另買了花盆移進去一株,放在陽光充足的窗臺上為毫無生氣的屋子里帶來了許多顏色,添了一縷恰到好處的芬芳。

    我在這里住了很久,知道了很多關于這里的習俗和風趣,我住的房間是一座有些年紀的單棟竹樓,對面是一片緊貼著修筑起來的青色竹樓,那上面有一雙感情很好的青梅竹馬,有時女孩子家里蒸了紅豆糕 就會跑到窗戶外面那連在一起的臺子上叫男孩順著臺子跳到她家里去吃,我時常在陽光下看書的時候見到這樣的一幕幕,只覺得挺幸福。

    我的曾經追逐過太多得不到的東西,雖然如今已經都成了積累在面前的過眼云煙,被自己偶爾想起來就習慣地拿出來取笑一番,可還是將記憶中那個滿是朝氣的女孩子折騰成這樣一個只喜歡偷懶一整天的宅女,宅在一個不知名的地方里享受那里的風土人情,享受那里的生機勃勃,和那里的溫柔可親,不知不覺 我已經愛上了這個地方,這個充滿了熱情和友愛的地方。

    我曾經覺得幸福就是用手里的金錢去肆意揮霍感受別人的阿諛奉承,我曾經覺得幸福就是站得高高在上不可一世地對待所有人,我曾經覺得幸福就是孤注一擲不論最后的結果是否光鮮亮麗,可如今的我,只覺得這里寧靜的風,溫柔的雨,潔白的云就是幸福。

    我再也看不見那些 世俗喧囂,因為閉上眼睛是花香鳥語,睜開眼睛又已經是春暖花開,看不到丑陋的時候自然就會忘記什么是丑陋,而其余留在心里的就只剩下滿滿的陽光明媚。

     從來沒有這樣一個故事告訴我們幸福到來時要流下淚水,我只知道我的幸福來得讓自己有些猝不及防,你看,遠處走來的人們,手挽著手,肩并著肩,笑容璀璨而耀眼,我穿著一身當地的紅色印花長裙,那是隔壁老板娘為我選的顏色最明艷的一條,她說我穿上特別像獨自盛開在山腳下的山茶花。

    我的日子過得自由自在,鎮上的人幾乎在短短的一個月里就與我混得熟悉,我喜歡他們的熱情,我喜歡開心的時候和這里的女人一樣胳膊挽著胳膊在熱鬧的廣場上跳舞,路過的人會給予我們真摯的稱贊和掌聲,興起的時候也會加入我們一起跳那瘋狂而激揚的舞蹈。

    呼,旁邊有孩子在吹蒲公英,大片大片的絨毛飛掠在空中不知道會停泊在哪一個角落里,可我知道,它不會就這樣停止自己追逐自由和歸屬的步伐,等到大風又起的那刻,它還會繼續追尋,追尋那些屬于它們的世界,然后在那里,生根發芽。

     我看不到也不知道前方的道路究竟是平坦還是坎坷,我不顧旁人的側目,伸出胳膊迎著風咧開嘴大笑,我只是知道現在的我很幸福,沒有后悔當初毅然決然的決定,如果這里是有生命的地方,我真的很像親吻它,告訴它,我似乎已經愛上了你。

    窗外,陰雨連綿,我的心得好高,我已經觸及不到,雨水好像已經迸濺到了窗口處我工作時用的紅木桌椅上,濕透了我桌上那零零散散的稿紙,雨水的味道是如此清新,沁入心扉,我突然不想關上窗戶,因為我知道我還沒有看夠這窗外的景色。

    我趴在清涼的竹席上看窗外的湛藍和青翠,將調好了的顏料潑灑在雪白無暇的宣紙上,將一切美好都留在上面,落款的地方寫上貪愛,我把它掛在房間里的墻壁上,醒來就可以看到,后來,老板娘從我要來了這幅畫掛在了她房間的床頭旁,至今為止,我都不知道這幅畫成了什么模樣。

    然后,我回到了我那依舊喧囂世俗的世界里,每天還是一樣的疲憊和無趣,可如今的我卻感覺周圍的一切似乎都變得安靜而晴朗,我想,等到下次假期的時候一定要提前收拾好行李,回到那個屬于我的世界里去享受那里還在等待我回來的幸福。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