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 珠 做愛

入 珠 做愛 入 珠 做愛 41818瀏覽 16614評論 收藏


金山村背靠著一座大山。

  山腳下, 李達穿著一身老舊道袍,背著柴火慢慢拾階而上。

  烈日當頭,全身早已被汗水浸濕,腦袋也有些發暈,他不得不轉向山腰間的小湖,想喝點水休息一下。

  可剛到湖邊上,就看見一個不著絲毫衣物的倩影,正站在湖邊的淺水區,輕輕撩起水花,澆在光潔的 身子上。

  凹凸有致的身材,在陽光的照耀下,分外白皙誘人,讓周圍的一 切綠蔭美景頓時黯然失色。

  李達從來沒有見過 女人身體,兩只眼睛仿佛瞬間扎下了根,極力放大了瞳孔,久久不愿挪開。

  女人背對著湖岸,烏黑的長發稍稍挽起,脖頸纖瘦白嫩。

  整個背部全然裸露在外,光滑如玉盤,陽光下泛著一層瑩瑩的白光。

  再下面,是渾圓 飽滿的臀瓣,一半露在外面,一半隱藏在水下,俏然挺立,給人一種猶抱琵琶半遮面的嬌羞姿態。

  兩個臀瓣兒隨著女人的動作,一會兒收緊,一會兒又松弛下來,看得李達體內瞬間燃起了一股邪火。

  不受控制的咽了咽口水,好像已經忘記了自己是個道士,眼珠隨著女人的白藕胳膊,來來回回的轉動。

  他已經忘記了烈日,忘記了口渴,竭盡目力欣賞著自己從未見過的美景,渾然不知女人已經感覺到了自己的背后兩道火辣辣目光。

  “啊——你干啥呢!”女人一扭頭,看到李達后,瞬間驚呼了出來,雙手捂住了胸前的飽滿。

  李達這才回過神,趕緊低下頭,解釋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是來喝水…好奇才看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說著不禁紅了臉,內心一陣自責。

  “李達?”女人認出了他,眼珠轉了轉:“好啊你個小道士,敢偷看我洗澡,看我不告訴你 師父去!”這可把李達嚇著了,要是被師父知道了,肯定會被重罰的。

  而此時,他也辨別出了女人的聲音,趕緊認錯道:“ 翠花 嫂子,我錯了,我就是好奇,求你不要告訴師父,不然我肯定死定了。

  ”“你好奇?好奇你就偷看我洗澡!”雖然翠花嫂子的聲音帶著質問,但語氣里好像并沒有氣惱的成分。

  “我不敢了,真的不敢了……”李達 想要辯解,但又不敢抬起頭,雙手使勁的搖擺著。

  翠花嫂子 看著他那一臉委屈的樣子,瞬間氣笑了:“看你那沒出息的樣子,弄得好像我偷看了你一樣。

  ”李達哭喪著臉,心里想著肯定要被罰了,低著頭不敢再說話。

  看著李達的憋屈模樣,翠花嫂子有些無語,我一個女人家的,被你偷看了,你倒還撒起嬌來了。

  她忽然想逗逗李達,上下打量了一下后,開口道:“你剛說,你沒有見過女人的身子?”“啊?”李達有些驚訝,不明白她問這個做什么,但還是老實的答道:“沒見過,我一個小道士,上哪兒見去啊!”翠花嫂子狡黠的笑了。

  “那嫂子的身子,好看嗎?”“啊?”李達有些摸不著頭腦,抬頭發愣的看著翠花嫂子。

  “啊什么啊,我問你話呢,嫂子的身子好看嗎?”“沒…沒看清楚。

  ”“沒看清楚啊?”翠花嫂子笑容更深了:“那,你想不想再看看啊?”“啊?”李達第三次張大了嘴,根本沒料到翠花嫂子會這樣說話。

  “啊——啊——啊!你就知道啊!你還會不會說話了?”翠花嫂子的語氣里,帶著些慍怒。

  李達嚇得趕緊合起了嘴,心里掙扎了半天才吞吐的說道:“想……想啊。

  ”“想是吧?那你過來。

  ”“干……干啥?”李達有些不敢相信。

  “讓你過來你就過來,磨蹭什么呢!是不是想我告訴你師父啊!”李達一聽這個,趕緊跑了過去,站在了翠花嫂子面前。

  一股芬芳的迷人香氣撲面而來,李達下意識的深吸了兩下,頓時有些意動,心馳神往。

  翠花嫂子兩手捂著胸前,下身藏在水下,好像很滿意李達被自己吸引,調笑道:“你想不想看看我手里捂著的地方啊?”李達看著指縫間,露出的白皙皮膚,呆呆的點了點頭。

  翠花嫂子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媚眼如絲,嬌聲道:“那你說一句好聽的來。

  ”李達撓撓頭,憨厚的笑了笑:“翠花嫂子,你真漂亮。

  ”翠花嫂子一陣白眼,但還是慢慢將手放了下去。

  一對雪白飽滿立刻顯現了出來,高傲挺拔,弧線圓潤飽滿,顯得十分俏皮可人。

  李達的目光好像要噴出火來,很不得直接貼上去,身體都變的有些僵硬,下身早已抬起了頭來,好 像是翻身農奴要把歌唱。

  “好看嗎?”翠花嫂子的聲音變得柔和,甜美軟糯。

  李達機械的點了點頭,不愿意浪費一絲的目光,努力的壓抑著內心的熊熊盛火。

  “想摸摸嗎?”李達猛然間抬起了頭,有些癡呆的問道:“可……可以么?”翠花嫂子回以甜甜的一笑,浮現出兩個淺淺的酒窩,并沒有說話。

  李達慢慢抬起胳膊,有些顫顫巍巍的將手放了上去,這是他十八年來,第一次摸到女人的身體,內心忐忑之余,更多的是驚喜興奮。

  仿佛無師自通一般的,李達雙手覆在那白皙柔軟的飽滿之上,手指微微發力,感覺那舒服無比的手感。

  漸漸的,他開始整只手輕柔的握住,慢慢的揉動,手上傳來一陣柔軟滑彈的感覺,奇妙舒適。

  翠花嫂子已經微微閉上了眼睛,靜靜的享受著,一股電流般的感覺襲遍全身,酥酥的,麻麻的,好像骨頭都要變軟了一樣。

  她的白皙藕臂也慢慢環住了李達,像是在鼓勵著他多用點勁兒。

  手上的動作不停,李達的嘴巴緩緩靠近,覆蓋在了翠花嫂子的雙唇上,開始索取著。

  翠花嫂子的纖細手指,也情不自禁的下滑,摸到了李達隆起的帳篷。

  十八年來一直孤寂的腰間巨劍,第一次被女人握住,瞬間變得更加兇猛猙獰,好像已經迫不及待的要掙脫出來。

  李達發出一聲嘶吼,緊緊摟住了翠花嫂子,下身死命的往她身上頂著。

  翠花嫂子也早已按奈不住,雙手拉住李達的腰帶,拼命的拉扯著,想要將里面的野獸放出來。

  “李達!李達!你在哪兒?”一個略顯老態的聲音忽然在遠處響起,極度的不合時宜。

  李達猛然一驚,手上的動作也瞬間停了下來,急忙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壞了…壞了…師父來了…這下遭了……”翠花嫂子也是被聲音驚得嬌軀一顫,但很快反應過來,趕緊推開李達,“你還愣著干什么,快幫我穿衣服啊!”兩人就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手忙腳亂的穿著衣服。

  “李達!”翠花嫂子才剛穿上內衣, 老道士的聲音已經臨近。

  李達滿臉苦澀,焦急的跺著腳:“怎么辦…怎么辦…這下被師父看到…肯定死定了……”翠花嫂子一邊著急的穿著衣服,一邊忽然說道:“快,跳進河里躲一躲,我去把你師父支走。

  ”李達瞬間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好…好…好……你快去,千萬別讓師父知道我在這兒。

  ”說完,李達一頭扎進了水中,翠花嫂子也走向山路。

  “哎,翠花,你怎么在這兒?”老道士同樣穿著一身舊道袍,五十多歲的年紀,留著一小撮胡子,笑著看向翠花。

  翠花趕緊擠出一個笑臉:“這不是聽見你的喊聲了,來告訴你李達已經回去了。

  ”。

  老道士仔細打量了翠花后,頓時眼前一亮:“你……這是剛洗完澡?”翠花這才發現,自己的頭發(愛女狂歡)還在滴著水,衣服也被浸濕,貼在身上,將玲瓏曼妙的身材完全暴露了出來。

  臉色微紅的嗔怪道:“ 重陽叔你說啥呢!”老道士重陽有些尷尬的笑了笑:“失態了,失態了,那既然李達回去了,我也就回道觀了。

  ”“好,你快些走,說不定還能趕上李達。

  ”“行,那我去了,你自己下山小心些。

  ”“嗯。

  ”翠花答應一聲后,急匆匆的轉身下山了,也不知是因為害羞,還是急著回家把剛才沒有盡興的補上。

  重陽看著翠花匆忙下山的身姿,慢慢露出了笑容,就像是在欣賞著一副風景畫一般。

  而湖里的李達在聽到師父走后,才順著水流,悄悄的來到了下游。

  夏天氣溫高,等回到道觀時,李達的衣服已經基本干透。

  他來到了里堂,老道士重陽正坐在桌邊,等著他一起吃飯。

  “你怎么到現在才回來,趕緊過來吃飯。

  ”重陽示意李達坐下。

  李達答應一聲,坐在了重陽對面,拿起碗筷,將頭埋得很低。

  “我幫山下的阿婆推了一下車。

  ”“推車?可翠花說看見你很早就回來了啊。

  ”“哦,我是碰到她之后,又碰見了阿婆的。

  ”李達不敢看師父的眼睛,低著頭不停的扒飯。

  “你慢點吃,師父又不跟你搶。

  ”重陽疼愛的看著這個徒弟,忽然想到了什么,笑著問道:“對了,徒弟啊,你覺得你翠花嫂子咋樣?”“噗!咳…咳…咳……”李達被嚇得一下子噎住了,趕緊倒了些水喝下,有些心虛的問道:“師父你問她干什么?”重陽沒有覺察到李達的異樣,依舊微笑的吃著飯。

  “沒什么,就是問問你對她的感覺。

  ”李達有些狐疑,該不會是今天的事,被師父發現了吧?瞬間有些忐忑。

  “挺…挺好的啊,怎么了?”聽見徒弟的回答后,老道士嘴角翹起:“她男人死了有三年多了吧?”看著師父的表情,又好像是沒有異常,李達有些不明白師父到底是什么意思。

  “嗯,仔細算還真是三年多了。

  ”要不是三年多,也不會跟我那個啊,李達心里暗道。

  “哎……一個女人家的,肯定過的不容易吧。

  ”老道士有些憐憫之色。

  “師父你怎么了?怎么突然關心起翠花嫂子了?” 新聞網19日報道只是一眼,我卻再也離不開眼睛,姐夫的臉略帶扭曲,不知道是享受還是痛苦。

   看著他壯實的身子我的身體感覺到莫名的燥熱,一雙有力的大手緊握著 姐姐絲襪,還貪婪的吮吸著上面的氣味,隨著身體的微微抖動,身下的絲襪也從包裹處滑落開來。

   哇!我差點沒叫出聲,沒想到姐夫那里居然那么大,看起來怪可怕的,但不知道為什么,我卻感覺身體越發的火熱, 我的手也不安分起來。

   我努力的想要控制自己,牙齒緊咬下嘴唇,可手還是不聽話的在身前摸索了起來,看著姐夫的動作,我的手(極品少婦的誘惑)不知道什么時候也伸到了褲子里。

   我大吃一驚,我的手剛碰到下面就立馬縮了回來,不知道什么時候我的下面已經有反應了。

   我還沒從驚訝中回過神來,耳邊就傳來了姐夫哦的低吼聲, 只見他弓起身子,緊握著包裹了姐姐絲襪的巨物,瞬間絲襪的顏色又更深了些。

   只見姐夫口里喘著粗氣,一個翻身就準備起來,我嚇了一跳,怕被姐夫發現,連忙踮起腳尖,悄悄的回了房間。

   我整個人的癱倒在了床上,想要休息一會,可是剛閉上眼睛,姐夫雄厚的鼻息聲仿佛又出現在耳邊,腦海中揮之不去的都是姐夫壯實的身姿,還有他身下的那可怕的資本。

   剛有些清醒的我的身體又開始燥熱了起來,姐姐真幸福啊,找到姐夫這么雄偉的男人,為什么這個性福的人偏偏不是我呢…… 嗯,嗯~想象著姐夫在姐姐的身上大展雄風的樣子,我的手也不受控制的摸上了我引以為傲的36E。

   身子越發的燥熱,我褪去了身上的衣服,姐夫的雄偉,始終浮現在眼前,像是可怕的野獸,可又忍不住的讓我想要去嘗上一口。

   要是在姐夫身下的人是我,那又是什么感覺? 我不自由主咽了咽口水,手又控制不住的伸到了下面…… 我停下手上的動作,指頭緊緊的抓住床單,隨著沒有忍住的一聲姐夫~我最終癱軟在了床上,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滿足。

   望著天花板, 我感覺到腦子一片混亂,我怎么會做出如此荒謬的事情,他畢竟是我姐夫啊! 哎,算了還是不去想了!我暗暗對自己說道。

   可是轉過頭卻又看到了自己剛剛脫下來的絲襪,這是我剛來的第一天和姐姐一起買的,和剛才姐夫手中的可是同款啊,想到這里,我漸漸褪去余溫的身體又開始燥熱了起來。

   我感覺小臉又有些潮紅,自己什么時候變得這么淫蕩呢?可是姐夫那雄偉的氣息又讓我欲罷不能。

   就在這個時候,屋外突然傳來咔的一聲,房門響了,肯定是姐姐回來了,嚇得我連忙找出睡衣裝作在換衣服的樣子。

   匆匆忙忙收拾了一下,我這才平靜下下來,心還在撲通撲通的直跳,還好姐姐回到家都是習慣的先去做飯,差點就被姐姐發現我赤著身子在床上… 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姿態,平緩了心情這才悠哉悠哉的走出屋裝作什么都沒有發生過的樣子和姐姐,姐夫打了個招呼。

   接著我便去了浴室,準備洗澡,畢竟剛剛出了一身的汗。

   剛脫了衣服就看見姐姐的絲襪被扔在了換洗籃里面,我盯著它看了足足有三十秒,只覺得自己的身體越發的火熱起來。

   我忍不住的想要查探一番,蹲下身拿起了絲襪,只見上面還有著一些斑斑點點的東西,隱隱約約的我還能聞到一些味道,我本能的湊近一聞。

   上面不光有姐姐的氣味,還有著姐夫那弄弄的荷爾蒙的味道,我不禁打了個冷顫,我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變態一樣,可是這股味道,實在是讓我欲罷不能。

   打開淋浴,冷水從頭頂澆灌下來,唰唰的擊打著我的身體,可我始終不能平靜下來,體內就像是有火塘一般,燥熱難安,特別是一看到手中的絲襪,就無法不想起姐夫壯實的身子,和他威武的大東西。

   我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兩只手捧起了姐夫用過的絲襪,就好像是什么稀世珍寶一般。

   哦~呼~我不停的喘著粗氣,猛的一下我用絲襪捂住了我的臉,貪婪的吸食著姐夫在上面留下來的味道,是我亢奮到不能自拔的味道。

   隨著絲襪被水打濕開來,上面的星星點點的斑跡也擴散開來。

   我的身子越發的燥熱,像是吞了炭火一般,我的手也開始在我身前的傲人處起不安分的撥弄了起來。

   我狠狠的揉著,想象著此時此刻是姐夫那雙有力的大手在觸摸著它們,用力的一捏那凸起,就好像是姐夫把它吃進口中一般,異樣的快感一陣陣的從身前傳來。

   半小時后,我感到手攤腳軟,整個人像是升天一般得到了充分的滿足感,這才穿好衣服,對著鏡子照了照。

   嗯,這樣就看不出來了。

   我平靜的走出浴室,這時姐姐早已經把飯菜做好,在等我吃飯。

   不知為什么吃飯時,我感覺姐夫對我的眼神有些奇怪,可又說不出是哪里怪,看著姐夫俊逸的臉龐,突然我開始幻想起有姐夫在床上時的樣子。

   我低下頭默默的吃著飯,我怎么能有這種想法呢?那可是我姐夫啊,可是… 可是一想到姐夫的壯實的身子,心中就會涌起一種莫名的悸動,我得想個法子才行。

   到了晚上,姐姐洗完澡后準備回房跟我睡覺。

   見姐姐進來,我立馬挽住姐姐的手,帶著點調戲姐姐的口吻到:姐,你和姐夫都大半月沒有同房了吧?你受得了嗎? 我這話剛問完,只見姐姐的臉一下子就紅了起來。

   姐姐白了我一眼,這才悠悠的說道:你還好意思說!你在這里我可能丟下你不管和去你姐夫睡嗎? 噢~我故意拉長了聲調壞笑著說:這么說姐姐你是想嘍! 去你個人小鬼大的東西,還不快點睡覺。

  姐姐被我這一調戲,立馬就感到不好意思了。

   見姐姐躺了下來不再理我,我心中似乎有些不甘,只好又勸說道:姐,你就這么狠心啊?你就算不為自己著想也得為姐夫想想啊。

  他一個大男人,又是這種年紀,守著你個如花似玉的大美人碰不到,要是把身體憋壞了怎么辦啊? 聽完我這話,我明顯的能聽到姐姐的鼻息聲,我知道她的心里開始動搖了。

   姐,你說要是姐夫真憋出病來,毀的豈不是你下半輩子的幸福嗎?我見有戲,立馬就把厲害關系分析給姐姐聽。

   這一次姐姐的皺起了眉頭,終于開口道:你個死小鬼,說的我像是真的虐到你姐夫一樣。

   看到姐姐這個樣子,我只要再加把火,今天晚上我想我就有機會看到姐夫床上的樣子了,一下到這,我向姐姐伸出了手。

   啊!你干什么?快別鬧!說著姐姐立馬拉住了我的手,想要制止我對她的進攻。

   要是我現在停手了,那豈不是功虧一簣。

   我不理會姐姐,一只手在她的上面摩擦起來,另一只手則是趁著她一個不留神,竄入了她的小褲褲里面,只覺得我的手碰到了一些黏糊糊的液體。

   我知道姐姐有感覺了,身為女人,還是她妹妹的我更加的清楚她的敏感帶在哪里,我來回撥弄起了她的凸起。

   只見姐姐的眉頭擰了起來,一副想要拒絕,可又想要繼續的樣子。

   只聽見她的聲音斷斷續續的:嗯~曉月,曉月別…快別鬧了… 她的呼吸也越來急促了,她身體開始變得酥軟,拉住我的手也從制止我的動作變成了主動引導。

   我知道姐姐現在已經徹底的進入狀態想要釋放了,于是我立馬停手,輕輕的在姐姐耳邊吹了一口氣:姐,你現在還說你不想姐夫嗎? 只見姐姐紅透了小臉嘟起了小嘴氣的不行:你,你怎么就停了? 我裝作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我手酸了,想要繼續你去找姐夫呀?找我干嘛? 你,你… 姐姐此時已經被我撩撥得心神意亂,當著我的面她肯定是不好意思自己解決的,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她去找姐夫幫他,這樣一來我也就能如愿了。

   可我等了半天,還沒見姐姐有動靜,我立刻想到姐姐一定是不想被我知道,我當即轉過身拉起被子往頭上一蒙,果然沒過多久,姐姐便忍不住了。

   曉月,曉月…我聽見姐姐蚊子般的聲音在叫我,我沒有理她繼續裝作睡覺。

   又過了幾分鐘,我感到被子動了動,我立馬豎起了耳朵仔細的聽著,姐姐躡手躡腳的離開房間,看來是姐姐確認我睡著了,想去找姐夫解決需求了。

   在姐姐離開后不久,我也小心翼翼的爬了起來,走到姐夫的房門口,我輕輕的把耳朵貼了上去想要聽里面的聲音,沒想到房門居然開了一條小縫。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