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izabeth olsen naked

elizabeth olsen naked elizabeth olsen naked 44731瀏覽 33428評論 收藏


   朱顏在深圳的大街小巷轉了兩個星期了,依然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

  本來有家夜總會讓她去做咨客 小姐,朱顏不知道這是個什么樣的工作,回來問 朋友,朋友說就是站在門口的迎賓小姐,朱顏不喜歡拋頭露面,就推辭了。

  朱顏想去公司里當個正正經經的文秘,去過幾家公司面試,但都是石沉大海。

    朋友說,是朱顏的服裝礙了事。

  朱顏看了看自己,覺得沒有什么不妥。

  朱顏穿看一身寶藍色的綢料 衣裙,小小的立領,一點點覆袖.細密的盤花紐沿著起伏的胸脯排下來,A字裙型,裙邊散著一圈密密的白色小花朵,裙裾總是在腳踝間跳蕩。

  朋友說,你看。

  這像個秘書小姐穿的衣服嗎?我看是舊式人家的大小姐。

    朱顏不語,她知道朋友說得對,但是這么說她心愛的衣物她還是 有一點不高興。

  朱顏覺得這套衣服此刻最諳合自己的心境,柔弱體貼,有一點顧影自憐。

  不過,朱顏還是想改換一下行頭,但現在她還無能為力。

    朱顏從來沒有想到自己會來深圳,雖然這座城市是許多人向往的天堂,但朱顏覺得她的天堂就是她生活的那個小城,慈愛的父母。

  忠實的朋友,當然還因為有他,朱顏想:沒有這一切,深圳又會好到哪里去呢?不過。

  這一切的寧靜安謐轉瞬即逝。

  半年內,父母竟然相繼病逝,而他又背叛了她。

  即沒有原因也沒有借口,讓朱顏覺得一切猶如一場夢。

  朱顏心里有說不出的痛,她不愿意再看見熟悉的一切一切,就收拾了簡單的行李來到了深圳。

  在簡單的行李中,就有朱顏喜愛的這套寶藍色衣裙。

    明天,朱顏又要去一家公司面試了,臨睡前,她檢點了一下自己的皮箱。

  并沒有找到更適合的,就只好把那套剛用清水漂凈的寶藍色衣裙掛在了窗前最通風的地方。

  第二天起來,衣裙果然干爽透了,朱顏洗漱完畢,依然 穿上它, 出了門。

  晨風拂動著朱顏烏亮的秀發和藍色的裙擺,使朱顏的心稍稍有了一些亮色。

     當前臺小姐把朱顏引進門去時,朱顏沒有想到老總會是那么年輕,大概三十五六的樣子。

  老總的眼光很銳利,朱顏一進門,就感覺到他已經上上下下把自己打量透了,朱顏想起了朋友的話,第一次對自己的衣服羞愧起來,她拘謹地坐了下來,把裙擺緊緊夾在彎曲的膝蓋后面,不讓它們太肆意。

  老總的眼睛一直盯著朱顏,嘴里卻例行公事地問著朱顏的個人資料,朱顏被逼得抬不起頭,就訥訥地回答著。

    出了門.朱顏擦了擦汗,瞄了一眼從路邊玻璃窗里映照出來的身影,感到很沮喪。

    兩天后,正當朱顏在朋友的宿舍里百無聊賴之時.朋友卻打來電話,告訴她有家公司讓她去上班。

  朱顏是留下朋友的呼機和面試公司聯系的,朱顏想:大概朋友和她一樣都松了一口氣。

    朱顏上了班才知道,老總姓陳,叫 陳濤,當然她得管他叫陳總,她的工作就是替他整理文件和資料。

  以及承擔其它辦公雜務。

  朱顏的辦公室在陳濤的外間,一般來電來人都由朱顏先掌握。

  朱顏的工作繁忙而瑣細,朱顏是個好性子的人,她并不討厭瑣細的事情,這使她能夠一直從容不迫地工作著。

  她感到很充實。

    朱顏在最初的一個月時間還是穿看那套寶藍色的衣裙。

  公司里還有很多女職員,她們總是像蝴蝶一樣招展,盡管艷麗,但也是在拘謹的套裝中玩著花祥,像朱顏這樣裙裾飄飄的確實很少。

  朱顏覺出了一些尷尬,倒不是自慚于別人的奪目,而是覺出自己的妝扮有一點不合于群,而格外顯眼,而她是最不愛突顯自己的。

    朱顏似乎還感覺到陳濤對她的服裝也有不滿,好幾回,她在轉身出門之際都捕捉到了他的余光,朱顏想:他一定在觀察她,如果她的工作沒有被他指出差池的話,不是因為這身衣服又會是什么呢?   這身衣服果然讓朱顏當眾出了一次洋相。

  那天,幾個重要的客戶來到了公司,陳濤讓朱顏上幾杯茶來,朱顏兌好水,半蹲著往沙發前那張矮幾上的茶杯中沖水。

  當她起身時,她的裙角掛在了自己的鞋扣上,讓朱顏一個趔趄,差點摔倒。

  坐在一旁正在談話的陳濤連忙關切地扶住了她,但是他眼睛里的責備卻并不輕微。

    朱顏回去后,第一件事就是換下了那身衣裙。

  拿到第一個月的工資后,朱顏首先買了兩身套裙,一套純黑,一套銀灰,單穿、套開穿都可以,這讓朱顏可以來一點有限的變化。

  朱顏還買了一雙 黑色坡跟淺口皮鞋,一只黑色的手袋。

  這些服飾怎么搭配都行,使朱顏省去了很多煩惱,朱顏想,服飾其實真的是可以左右人的,現在這一黑一灰的,像是銅墻鐵壁一樣把自己護得緊緊的,而自己,穿著它們,也果然走出了女強人的凌厲步伐。

  效果果然不錯,朱顏觀察了一段時間后,認定陳濤沒有再暗中盯著自己。

    那晚,朱顏跟著陳濤到晶都陪客戶吃飯,盡管是紅葡萄酒,陳濤還是喝出了醉意,因為那些叫嚷著/敬朱小姐/的酒因為朱顏的執意不喝都被陳濤攔了下來,而這些人就更加有意地讓陳濤多代了兩杯。

    當他們倆上了寶馬車后,朱顏有些擔心,就按住了陳濤準備扭動油門的手,讓他歇一會兒再開。

  陳濤卻趁機握住了她的手,而且很有力。

  朱顏沒有對付過這種事,她不知道該不該抽回自己的手,就只好任他握著。

     陳濤揚著濃黑的眉,睜著充滿血絲的眼睛看著她,說:朱顏啊,朱顏,你為什么不穿那套藍色的衣裙了?你只有穿上那套衣服才是最美的,很古典,很有味道。

  你知道,什么對女人最重要嗎?是韻味,沒有韻味的女人是死的,死沉沉的,一點也不好看。

  陳濤晃著腦袋,越說越不清晰,頭也越垂越低,最后,他握著朱顏的手倒在了她的肩頭。

    朱顏輕輕掙出自己的手,找出了陳濤的手機,她撥了司機的電話,讓他馬上過來。

  這時,陳濤己是微酣,他很馴服的樣子讓朱顏有了一點心動。

  她肆無忌憚地把陳濤看了個夠,平時,她從來沒敢這祥大膽過。

  朱顏甚至想輕輕地、輕輕地在陳濤那閉合著的長而卷的睫毛上印上一個吻,但這個念頭只是一閃而過。

  朱顏只是用舌尖舔了舔自己干渴的唇。

    當晚,朱顏還是忍不住陳濤一番話的誘惑,把那身衣裙取出來,貼在(兩個粗大同時在我體內)臉上久久感受著那久違了的柔滑的感覺。

  然后,朱顏穿上它在鏡子里照了又照……  第二天,在換衣準備上班時,朱顏再次拿起了掛在床頭的寶藍色衣裙,對著鏡子比劃了一下,她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有一些茫然。

  她又想:也許那只是他酒后的戲言罷了,你卻當真,張愛玲所說的/天真的可恥/也不過如此啊!想到這里,朱顏毅然換上了那身純黑的套裝,踏進黑色的皮鞋,拎了黑色的手袋,踩著忐忑的心情到了公司。

    陳濤很晚才到公司,他走進了辦公室,走向里間房門。

  啟門時,陳濤回過頭落落大方地向朱顏說了一聲好,朱顏也倉促地應了一句。

  之后,門無聲地合上了。

    朱顏緊張地看了一下自己的一身玄衣噓了一口氣。

  其實,在她心里,她自己也說不上是慶幸還是遺憾…… “呦, 二蛋來了!來領 補助款的吧?”(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村上的吳會計正坐在會計室里查看檔案,一見李二蛋來了,連忙打了聲招呼。

  “吳叔,麻煩你了。

  ”李二蛋說著四下看了看,他是想看看 村長趙前進在沒在,好套套近乎,畢竟趙前進是 趙婷婷的爹,跟他搞好關系,對李二蛋追求婷婷絕對有好處。

  “二蛋,找你趙叔吧?鄉里臨時有事他就走了,補助款由我發給你。

  ”吳會計說著,從抽屜里拿出一個牛皮紙信封,交到了李二蛋的手里。

  “二蛋,這是今年的補助款!拿回去省著點花,你也老大不小的,該攢點彩禮錢準備娶個媳婦了。

  別整天纏著人家趙婷婷了。

  你們身份不同,根本沒可能的。

  年輕人得有點自知之明。

  ”一聽這話,李二蛋有點不樂意,心里暗道:“全村人都知道你想讓趙婷婷嫁給你那個瘸腿的兒子吳超,然后等村主趙前進被調到鄉里工作的時候,你就可以借著這層關系在村里往上在爬一爬,甚至是當上這個村長。

  哼!這么說,自己就更得把趙婷婷娶進門了。

  ”“吳叔,要是沒啥事我就先走了!”李二蛋心里雖然不爽。

  但礙于面子他并沒有發作。

  從村委會出來,李二蛋看著手里的錢,正琢磨著給林小月和趙婷婷兩個人買點什么禮物呢。

  “呦!這不是二蛋嗎?”突然,一個女人的聲音傳來,似乎語氣里還透著一種欲求不滿的放蕩。

  “是 牛嬸啊!”李二蛋趕緊和來人打著招呼。

  面前正走過來一個扭動著腰肢,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

  這人叫 牛美麗

  是香草村后補村長魏 大國的媳婦兒。

  李二蛋雖然叫她嬸子,其實是從她 男人那論的,她年紀比她男人小很多,才三十剛出頭的年紀。

  渾身都透著女人熟透了的風韻氣息。

  牛美麗人長的倒挺漂亮,但在香草村的名聲并不好。

  李二蛋也早就聽說過,她和她家魏大國結婚四五年了,一直也沒有個娃,這牛美麗本來就放蕩,后來還背著她男人跟隔壁村子的幾個野漢子扯到了一起,還被人發現過好幾次在苞米地里面跟男人干那事。

  一見來人是她,李二蛋頓時愣了幾下。

  “這 娘們兒平時見了自己可都是愛答不理的,今天居然主動打招呼,這葫蘆里賣的什么藥?難道是因為她男人那要不行,所以寂寞了想找自己?”李二蛋心里想著,也笑臉迎了上去。

  其實牛美麗來這,是她男人魏大國讓她來的,就是想讓她跟李二蛋套套近乎。

  這幾年,魏大國可是一直盯著村長這個位置眼饞的很呢,只是現在的村長趙前進一直沒退下來。

  所以他也只能干著急,他整天就盼著趙前進能夠犯點什么錯誤,那他就可以趁機把趙前進趕下去,然后自己坐上這香草村村委會的第一把交椅。

  這兩天魏大國聽說鄉里撥下來一筆補助款,所以特意讓自己媳婦去村委會外面盯著,就是想看看村長趙前進給李二蛋發了多少錢。

  “二蛋,聽說今年的補助款下來了,給的還不少呢。

  ”打過招呼之后,牛美麗開始套李二蛋的話。

  “這娘們兒問這事干嘛?”李二蛋多了個心眼,眼珠一轉隨口說道:“其實我就是來找趙叔辦點事,他沒在我就出來了。

  ”“二蛋,跟你牛嬸咋還不說實話呢?我都看見了,剛才吳會計給了你一個信封。

  里面裝的不是補助款嘛!”這牛美麗可夠陰的,居然還玩起偷窺來了。

  李二蛋突然想起村里人都說牛美麗的男人魏大國,可是一直都盯著村長這個位置呢,今個不是讓她來跟自己打聽虛實來了吧?“哦,牛嬸,你是說吳會計給我的錢啊,沒多少,就一千塊錢。

  ”李二蛋故意把錢數說的少了一點。

  就是想看看牛美麗的反應。

  果然,牛美麗聽完就樂的不行。

  目的達到之后,牛美麗話鋒一轉,就開始打起了李二蛋的主意。

  色瞇瞇的眼睛,在李二蛋的腰間掃了幾眼,久經沙場的牛美麗就已經估摸出了李二蛋那處有幾斤幾兩。

  先是有些驚訝,旋即不由的又是一陣歡喜。

  “二蛋,想不到才幾年的光景,你都長成大小伙子了。

  看這身板結實的,嬸子我啊!就喜歡你這一身的肌肉塊。

  做起事來腰桿子也有勁,嘿嘿!”牛美麗一語雙關。

  “牛嬸,我這哪有什么肌肉塊啊。

  ”“還謙虛呢?瞧這大腿上的肌肉啊。

  人家都說,這肌肉結實的男人啊,在炕上的時候最會伺候女人了,呵呵!誰家閨女要是能說給二蛋做媳婦兒,可就有福氣了。

  ”牛美麗說著,那手便順著李二蛋的大腿滑去。

  這娘們兒是摸男人摸習慣了吧?大白天的,在村委會的門口就公然動手動腳的,也是沒誰了。

  李二蛋這血氣方剛的,那受得了牛美麗這么挑逗,頓時就有了反應。

  “牛嬸,我突然想起來還有點事,我先走了!”雖然這牛美麗風情萬種,但是李二蛋心里可還惦記著晚上和林小月的好事呢。

  要是被這娘們兒再撩撥一會兒,還真是擔心自己會把持不住,把她拉到苞米地里滾上兩次。

  又怕晚上見到林小月的時候不給力。

  所以只好趕緊先溜了。

  就在李二蛋一轉身的瞬間,那略微起了反應的身子,剛好碰在了牛美麗的胳膊上。

  牛美麗一陣驚訝,心想:“李二蛋這臭小子,那居然比我猜測的還要有料?”雖然男人的玩意牛美麗見得多了,但跟她滾過苞米地的那些野男人,沒有一個能跟李二蛋的本錢比。

  驚訝之余,牛美麗的表情里又有了一絲微妙的驚喜。

  “呦,二蛋你個大小伙子咋還害羞了?你小時候穿開襠褲,還騎在牛嬸的脖子上拉過尿呢!”“牛嬸,都是小時候的事還提他干嘛!”“呵呵,好,不提,那改天有空來牛嬸家瓜地吃西瓜。

  ”“嗯,牛嬸請客我一定去!那回了。

  ”李二蛋敷衍的說著,然后就一溜煙跑了。

  “這臭小子!果然是個生瓜蛋子,肯定還沒嘗試過女人是個啥滋味!”看著李二蛋遠去的背影,牛美麗的眼睛里閃過一抹蕩意。

  等李二蛋走遠了,她才一轉身回家了。

  “美麗,你回來了?怎么樣?打聽到消息沒?”一見牛美麗回來,魏大國趕緊一咕嚕身從炕上坐起來,頓時來了精神。

  “打聽到了,李二蛋那傻小子說趙前進就給了他一千,他還挺高興的呢。

  ”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