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 賣春

韓國 賣春 韓國 賣春 17138瀏覽 35731評論 收藏


  劉娟忽然感覺到有個壯實的異物,頂在了自己的小腹處,這讓她又驚又喜。

     楊二牛知道劉娟嬸子對自己有意思,加上昨晚今早先后被各種女人勾起的一肚子的火,還一直沒有釋放的機會,所以現在不做更待何時呢?  于是楊二牛一把抓住,劉娟那能讓死蛇也重生的肥美肉臀,然后大力的捏了起來。

    也就片刻,劉娟被撩的已是滿臉春色,氣喘吁吁的了。

    見劉娟緩慢的迎合著,楊二牛展開了全方位的攻勢,他頭一低,大嘴俯到了劉娟的胸前,三兩下拱開了她的衣服,接著享受的吸吮了起來。

    劉娟再也忍不下去,她嬌吼道:“二牛……快進來吧……”  楊二牛二話不說,直接將劉娟按倒在了豬圈旁邊,接著壓在她的身上,隨即將兩個人身上扯了個精光,然后奮不顧身的長驅直入……  一時間鶯鶯燕燕,春光無限,只有豬圈里的老母豬哼哼唧唧的看著這一幕。

    楊二牛壓抑著的一團火,終于是在劉娟這里得到了釋放, 倆人這一場大戰持續了好幾個小時,戰得劉娟丟盔棄甲連連求饒。

  而楊二牛卻不管不顧,拼命的在劉娟身上開墾著,結果劉娟被他弄得酸軟無力,結束后連站都站不起來。

    得到滿足后,楊二牛將劉娟抱進房間的床上讓她休息,自己則趕緊回村衛生室,因為馬上就要到下午了。

    還好楊二牛回去的正是時候, 張婷婷已經收拾好準備找他一起出發了。

    倆人相視一笑,隨即一起按著張婷婷事先設定好的線路進了山。

    張婷婷這趟的主要目 的是確認線路建設的可行性,等確認清楚之后,將可行性方案提交到旅游局,上面才好請專業的人員來設計具體的建設方針,最后才是正式施工。

    兩個人這一路走走停停,指指畫畫,不知不覺間,已經進了山林里。

    此刻烈日正當頭,體力差的張婷婷已經累得是滿頭香汗了,身上的白色T恤都濕了個透,緊貼在她身子上,隱隱約約的把里面粉色的束縛都印了出來,惹得楊二牛不時偷瞄兩眼。

    忽然張婷婷在林間的一顆大樹下停了下來,然后瞅著楊二牛商量道:“咱們在這里歇會兒吧?”  楊二牛毫無意見的 點頭答應了。

    “我去辦點事,你在這等我,呃……不準跟過來哦。

  ”張婷婷說著將背包放在了地上。

    楊二牛有些好奇的問了一句:“辦什么事兒?”  “要……要你管啊,總之別跟過來就是了。

  ”張婷婷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隨即她轉身朝著不遠處的深草叢跑去。

    楊二牛怔了好幾秒鐘,忽然反應了過來,頓時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這荒郊野外的她能有什么事兒,肯定是女孩兒家的私事——那丫頭要去行個方便。

    不過不用張婷婷說,楊二牛也沒想去偷看她,畢竟這種下三濫的事兒楊二牛是不齒的。

    因為從早上到晌午都在劉娟家里酣戰,現在有些餓的楊二牛只能坐在樹蔭下,一邊等張婷婷一邊打開她的背包,拿出水壺和干糧吃了起來。

    大概七八分鐘左右,張婷婷才手抓一把綠色的野果走了回來,到跟前她揚揚手跟楊二牛道:“這 果子好甜,你要不要?”  楊二牛抬頭只看了一眼,頓時臉色大變,他起身一把從張婷婷手里奪過,那串像是野橄欖似的果子,然后皺眉詢問:“你這東西是從哪里來的?”  張婷婷見狀有些緊張道:“那邊樹上結的……怎么了?是不能吃嗎?”  楊二牛眼神玩味的注視著張婷婷,遲疑了片刻,不答反問:“你吃了沒有?”  張婷婷見狀失聲叫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已經吃了三顆!”  張婷婷一邊說著一邊拉著自己的衣領,給自己扇風,她這會兒臉蛋上顯現出了異樣的紅暈。

    楊二牛不由得苦笑道:“是不是覺得很熱?”  張婷婷趕緊點頭回應說:“是啊,不過走了這么大半天,不熱才奇怪吧……等等,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

  ”  楊二牛嘆了口氣道:“你手里的這個東西叫樂悠果,我小的時候山里挺多的,后來因為這果子實在是太缺德了,村長就組織了一幫人將漫山的樂悠果樹給鏟了,沒想到它居然還能活下來到現在。

  ”  張婷婷感覺自己的 身體越來越熱,她抬起手將手當扇子給自己扇風,然后忍不住好奇之心的問楊二牛:“為什么說它缺德呢,怎么個缺德法?”  楊二牛眼神復雜的瞅著張婷婷,好一會兒才回答道:“因為它……它有很強的催情效果,以前咱們村里發生過,有人想找媳婦,就拿這果子給喜歡的女孩吃,然后……”  “別說了!”張婷婷慌忙打斷了楊二牛的話,此時她的整張俏臉已經紅了個透。

    張婷婷雖然是個黃花閨女,但畢竟不是孩子了,當然知道然后下面是要干嘛。

    楊二牛有些尷尬的撓頭道:“那就不講了,不過我得提醒你,這果子吃了之后,只能通過男女親熱來解毒,不然會因為急火攻心而休克甚至死亡。

  尤其是你已經吃了三顆,一會兒發作起來,恐怕是……”  張婷婷又羞又驚,很快她感覺整個人都異常的燥熱,眼前也開始有點模糊起來。

    楊二牛眼珠子轉了轉,隨即輕咳一聲道:“我倒是不介意幫你解毒。

  ”  張婷婷聽罷瞪圓了眼珠子,她蹙眉道:“你個臭流氓,我絕對不會讓你……讓你……”  話還沒說完,忽然張婷婷感覺一陣眩暈,她不由得扶著樹緩緩的坐倒,片刻后,張婷婷的身子像被掏空了似的,一點力氣也沒有了。

    楊二牛不禁皺眉贊道:“想不到你的膽子這么大,居然不怕死……”  頓了頓,楊二牛壞笑著說:“那好吧,我楊二牛很佩服你,回頭你要是死了,我會給你好好挖個墓,讓你在陰間也能住得舒服點。

  ”  張婷婷感覺自己的身體要被一團火給燒死了,而一股難言的渴望也由心底升起,她抬起頭,忽然發現眼中的楊二牛竟然前所未有的帥氣,頓時下意識的喊了起來:“我……我不要死……救……救我……”  楊二牛一直很認真的在觀察她的狀態,見張婷婷快要到達極限,知道不能再逗她了,于是蹲下身來問道:“真的想讓我救你?”  張婷婷已經連點頭的力氣都沒有了,她雙眸迷離的看著楊二牛,眼眸里滿是央求之意。

    楊二牛咧嘴一笑,將手伸出來,放在了她的頸側,接著手掌微微用力的按壓了幾下。

    沒想到楊二牛的這個動作,讓張婷婷的神志竟神奇的清醒了不少,明白怎么回事的張婷婷忽然眼淚滾落,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楊二牛見張婷婷此時楚楚可憐,心里一軟說出了實情:“你不要胡思亂想啊(姐弟亂性),我幫你解毒不是說要破了你的身,我楊二牛還沒有卑鄙到那種程度。

  你忘了我是學醫的了,中醫有種按摩排毒療法,我是要通過按摩來解除你的毒素。

  ”  原本已經絕望的張婷婷頓時嬌軀一震,她睜開淚眼帶著顫音道:“按……摩?”  楊二牛一臉認真的點了點頭,接著皺眉說:“不過還是要碰你的身子,不然沒辦法按摩。

  ”  聽楊二牛這么說,張婷婷覺得再怎樣都比就這么被楊二牛破了身要好的多,于是她毫不猶豫的點頭回答:“那你來吧!”  只見楊二牛邪魅一笑,手往下落去,等落在了張婷婷的T恤下擺時,那只 大手緩緩的探進了衣內……  好嫩的皮膚啊,這是楊二牛伸進去觸摸到的第一反應,不愧是城里養出來的女孩兒。

    張婷婷的身子不由得微顫了幾下,接著害羞的再次閉上了眼睛。

    楊二牛的大手緩緩的做著來回按壓的動作,每一下都能激起張婷婷的顫抖反應,這中間的主要原因是樂悠果的催情產生的,此時張婷婷的皮膚比平時里要敏感數百倍,不過也有楊二牛手法巧妙的緣故。

    大手漸漸的推拿到了她飽滿處下方,張婷婷終于忍不住張開小嘴,急促的喘息起來。

  看著張婷婷那滿臉紅暈的誘人模樣,楊二牛不禁也是身體大熱,自己的寶貝似乎都要將褲子崩開了。

    楊二牛按的是渾身冒火,他實在忍受不住了,只見楊二牛忽然伸出手,一把將張婷婷整個人拉到了自己懷內。

    張婷婷原本努力的壓抑著身體的興奮,結果楊二牛的舉動讓她徹底克制不住了。

  隨著一聲輕哼,張婷婷感覺被一股強烈的男性荷爾蒙氣息包住了,頓時呻嚀了出來。

    楊二牛將張婷婷的背靠在自己胸膛前,她整個人坐在楊二牛的腿上,接著張婷婷感覺到一股強有力的雙手,有點粗暴的把她的T恤和束縛一起掀到了脖頸處,隨即那雙大手迫不及待的握住自己柔軟細嫩的,還處在新鮮狀態的飽滿,肆意的按捏了起來。

    此時林間的陽光透入,照在了那不斷變形的地方……  誰都想不到,在這人跡罕見的老林中,青牛村的美女村支書,平時拒男人于千里之外的張婷婷,就這么上身赤條條的被楊二牛摟在懷里捏弄。

    張婷婷的理智最終徹底崩塌了,她忘情的高呼大喊起來,聲音時高時低的不斷在林子里回蕩。

    楊二牛的中醫按摩也算是老手了,大三假期為了掙錢,曾在會所給無數富婆按過。

  可以說是身經百煉的他,卻被這美女村支書惹得口干舌燥熾,差點就把持不住了。

    “我去啊,平時看她玉潔冰清的,怎么都想不到她竟然這么會叫!”楊二牛在心里吐槽道。

    等到楊二牛在她的胸脯上按了四五分鐘后,他的右手松開半邊飽滿,朝著張婷婷的褲腰上摸去。

    哪知道剛剛把手探進去,張婷婷忽然死命的按住了楊二牛的手,她氣喘吁吁道:“不可以啊……求你……”  楊二牛頓時清醒了過來,他直接把手收了回來,放回到了她飽滿上。

    其實楊二牛完全可以硬來的,畢竟憑張婷婷現在的狀態絕對沒有辦法抵抗,但楊二牛從不是那種會強迫女人的人。

    就算要和她發生關系,也得是在她心甘情愿的情況下才行。

    差不多二十分鐘過去了,楊二牛在張婷婷的身上按揉了個遍,她皮膚上的紅色這才漸漸的消退。

    楊二牛的這套中醫按摩排毒手法,靠的是通過對身體的推拿,來刺激人體的血液交換,加速排出毒素。

  張婷婷中毒不是很深,因此見效很快,隨著她皮膚上出了一層的汗珠,樂悠果的毒也通過排汗排了出來。

    張婷婷終于恢復了神智,她感覺自己的身體熱潮已經散掉,這才嬌羞的推開楊二牛,背過身去把衣服穿戴好。

    雖然沒有實現和張婷婷發生關系的愿望,不過楊二牛也算是過足了手癮,只見他笑嘻嘻的說道:“回頭你要覺得毒還沒清干凈,說一聲,我隨時過去幫你。

  ”  張婷婷忽然轉頭瞪了楊二牛一眼,片刻后低下頭道:“這事不可以告訴任何人。

  ”  楊二牛嗯了一聲說:“我明白,你放心好了。

  ”  張婷婷這才把頭抬起來,此時她的臉上紅潮依舊還沒消去,她的雙眸盯著楊二牛,語氣認真的說:“二牛,我知道你喜歡我,但是我現在真的只想把工作搞好,帶領咱們青牛村的鄉親們發家致富,不想多說兒女私情,你……明白嗎?”  楊二牛怔了怔,好一會兒才回答她:“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放寬心好了,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工作方面我一定會全力幫襯你的。

  ”  張婷婷這才露出笑容,她感激道:“那就好,謝謝你了。

  ”  說完兩個人起身繼續勘察線路,直到快天黑才走出山林。

    等他們回到村委會,旁邊的衛生室門口站著焦急的村長楊富貴,見狀楊二牛才想起來治傷的事兒。

    原本楊二牛說采藥治病,是怕這些知識匱乏的村民不懂醫藥會亂猜瞎想不配合,現在自己既是天神又是醫生,自然說什么都會聽了,所以采藥就免了,畢竟之前去鎮里買的有雙氧水。

    張婷婷給村長打了聲招呼,然后直接回辦公室整理書寫今天勘察的線路,楊二牛則來到了村長面前。

    “天……二牛醫生,你去哪里了,我們等你等的都快急死了。

  ”村長楊富貴說著,將楊二牛拉到了衛生室里。

    進去之后,映入楊二牛眼簾的是昨晚那群女人,讓楊二牛感覺不可思議的是,她們居然沒換衣服,果真是將這個村當成女兒國了。

    一打聽才知道,原來她們是怕破壞‘現場’,這樣就耽誤楊二牛觀察和治療了。

    聽到這樣的理由,楊二牛真是哭笑不得。

    楊二牛來到還沒來得急收拾的箱子旁,從里面拿出幾瓶雙氧水,他打算先給這些女人的傷口徹底消消毒,這樣才能讓自己放心。

    雖然這里除了楊二牛之外,沒有一個人認識那是什么藥,不過大家都很老實的,由著楊二牛的雙眼再次全面的欣賞一遍自己的身子,任憑楊二牛的雙手,在自己身上游走以及涂抹……  而這次她們出奇的都沒有再含羞,而是一個比一個積極,而且還時不時的指出一些,連楊二牛都沒有發現的傷口。

  當然這些傷口,都是處在更加隱蔽的地方,這致使楊二牛之前連看都沒敢看。

    等到將所有的人上了一遍藥,楊二牛的寶貝也徹底是歡脫了,他甚至感覺到,如果自己再不釋放的話,估計下一秒就有可能發生爆炸的危險!  而這時他卻正好看到王艷麗和王艷紅姐妹倆人,正背對著自己在一旁有說有笑的,不知道什么原因,王艷紅還在王艷麗的胳膊上掐了一把,趁機搶過去了個什么東西。

    楊二牛皺眉感覺不對勁兒,于是起身走了過去,這倆女的聊的正嗨,都沒聽到楊二牛的腳步聲。

  等楊二牛到了倆人身后,他從后面一看,原來她們在搶的是自己送給王艷麗的安慰膠棒。

    忽然王艷紅一轉身,倆人的目光正好對了上,楊二牛有些不好意思的轉頭想要離開,卻被王艷紅給攔了下來。

    “真的姐,我不騙你,用這個東西弄起來,身體可舒服了,二牛大夫那里還有,不信你讓她也給你一個唄。

  ”  楊二牛這下是徹底無語了,還不等他解釋什么,王艷麗直接開口對楊二牛說道:“二牛大夫你看行不行?算我求求你,也提前給我姐發一個吧,她都已經很長時間……”  還沒等她說完,一旁的王艷紅大驚,趕忙堵住了王艷麗的嘴,此時她的臉上都快紅透了。

   公公騷擾我讓 老公為難   口述者: 黃豆 33歲 出版社編輯  發生在兩男一女間的故事,往往比發生在兩女一男之間的來得簡單。

  可這次的故事卻是個例外。

    也是兩男一女間的故事,只不過,這兩男,一個是父親,一個是兒子。

  而這一女,是父親的兒媳,兒子的妻子。

    我有一樁人人都羨慕的美滿婚姻  (和黃豆的談話地點選在星巴克,因為她再三要求能選離她工作單位稍近的地方,好利用午休時間溜出來訴苦。

  這家星巴克面積小,又很吵,可等黃豆傾吐完她的難言之隱后,我暗自慶幸選對了地方,店小、人吵,剛好為嗓門有點大的黃豆制造了天然屏障,她可以毫無禁忌地說出她的困惑。

  )  4年前,我和 餅干通過親友介紹相識,我們戀愛2年,然后結婚,生活幸福,感情美滿,所有親朋好友一致覺得,我們是天作之合———餅干有主見,孝敬 父母,體貼女人,在上班之余包攬所有家務,從洗衣做飯到涮鍋洗碗,非常疼我;我和他一樣性格開朗,但更乖巧溫順,我們在一起,大事商量決定,小事由我作主。

  口述:公公 對我的騷擾讓老公很為難(3/3)  老公對我只有一個要求:希望我能和他一樣體貼父母,希望我們能和他的父母一樣恩恩愛愛,到了60歲還能整天形影不離。

    體諒餅干的孝心,我答應他,結婚后還和他父母同住,一家4口,住在一套三室兩廳的復式房里,公公 婆婆住樓下,我們兩個住樓上。

    我曾像所有的年輕姑娘一樣,擔心處理不好婆媳關系,但經過半年的磨合,又有餅干這個十分會處理關系的好丈夫在。

    這些年來,我和 公公婆婆的關系相當密切,我們一有空就聊天,我總把他們當作自己的親生父母看待。

    誰都羨慕我們的婚姻,要不是出了后面這件事,我們一直覺得,兩人的關系會越來越甜蜜。

    公公兩次悄無聲息地推門而入  (黃豆在形容自己的老公時,常常會用到“十全十美”這個詞,這非但是我在已婚的口述主人公那里沒有聽到過,即使在戀愛階段的男女中,也很少聽到。

  )  先前說過,我對公公婆婆一直是很欣賞的,兩老總是一副相親相愛的樣子,除了每天上午婆婆去買菜時,他們會分開一段時間,其余時候永遠同進同出。

  口述:公公對我的騷擾讓老公很為難(3/3)  我也能感覺到公公婆婆對我的喜愛,老人嘛,多叫幾聲“爸爸媽媽”,多和他們講講話,就能把他們哄開心了。

    所以,當后來我漸漸發現,公公和我說話時,常常會不經意地拍拍我,我自然也沒想到其他地方去。

    直到那天上午。

  當時婆婆出去買菜了,老公加班不在家,我在自己房間里,穿著睡衣躺在被窩里看電視,房門沒鎖,但關著———老公以前關照過,不要鎖房門,省得爸媽心里不舒服。

    這時候,公公突然悄無聲息地出現了。

  他徑直爬上床,在我旁邊非常隨意地半倚半靠著,和我一起看電視、聊天。

  我嚇得不敢動彈,心里覺得別扭極了,可也不好說什么,忍了半個小時。

    那天晚上,我對老公說了公公的古怪舉動,他也很驚訝,但和我一樣,盡量往好的地方想,只說他們家沒有女兒,所以特別喜歡我,拿我當自己孩子,自然就不拘小節了。

  達成了這樣一個共識之后,我們都坦然了。

  口述:公公對我的騷擾讓老公很為難(3/3)  可沒想到,一個月之后,也就是在上個月,又是一個白天,婆婆出去買菜,老公上班,我在房里換衣服,不知什么時候,公公突然出現,并且笑嘻嘻地朝我走來,還用手拍我。

    我驚呆了,慌忙之中,立刻說:“你不要過來!不要過來!快點出去!媽馬上就要回來了。

  ”  公公還是笑嘻嘻的,他回答:“怕什么,我又不會對你怎么樣的咯。

  ”說著也就出去了。

    我連忙打電話給老公,說著說著眼淚就下來了,老公非常驚訝,讓我趕緊將房門反鎖,等媽回來之后,我們出去碰個頭。

    中午,婆婆回來了。

  這頓飯原本是專為了我做的,吃完后,他們兩個要去鄉下親戚家度假,可我沒心思吃,借口說要加班,趕緊溜了。

    之后,公公婆婆如期去了鄉下,到現在還沒回來,也就是說,在這事發生之后,我們再也沒碰到對方。

    我該選哪條解決方案  (黃豆一口氣講完,都顧不得點飲料。

  抬腕看了看表,午休時間還剩半個小時,黃豆趕緊將她和老公在這一個多月里商量得出的解決方案一條一條說給我聽,希望能聽聽我的建議,因為,再過幾星期,幾個當事人就要面對面了。

  )口述:公公對我的騷擾讓老公很為難(3/3)  這一個多月來,我們倆只要一想到這事,就心煩。

  餅干在經過了初期的憤怒之后,漸漸恢復了他固有的理智,開始和我逐條分析解決辦法。

    首先,要不要將此事告訴婆婆。

    餅干認為,他父母以前特別恩愛,婆婆能干要強,一旦知曉此事,肯定有損兩人間的感情,同時也很難預料她會有怎樣的反應。

    餅干是個超級孝子,他不想讓母親受傷,也不愿因為這事,破壞父母的感情。

    他想選擇一種比較委婉的說法,比如用“不拘小節”這種字眼,但又怕萬一說得不好,婆婆認為是我多心,反而會制造矛盾。

    我卻認為不能使用委婉的說法,如果只說我不習慣公公對我有較親密的舉動,婆婆會認為我小心眼,說不定公公還會倒打一耙。

    而且,如果不把事情的利害關系講清楚,難保將來不會發生更嚴重的后果。

    第二,瞞著婆婆,單獨和公公談。

    餅干孝順媽媽,我理解,所以我倒主張不讓婆婆知道這件事,想是不是有可能讓餅干同他父親單獨談談,因為畢竟還沒發生什么特別大的事,但我又怕說了以后,今后還是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婆婆遲早要看出端倪,到時候又怎么辦?口述:公公對我的騷擾讓老公很為難(3/3)  餅干覺得,讓他單獨和父親談此事,實在是很為難,他和父親的感情本來就不如和母親那么好,要兩個男人為一個女人一本正經談一次,兩個字,別扭。

  況且,話說到什么份上,實在難以掌握。

    第三,是否應該分開住。

    我已經沒有辦法依然若無其事地面對公公了,再不能將他當作爸爸看待,事實上,可能就是因為之前我太隨和,和他們走得太近,才發生了現在這樣的情況。

    公公婆婆到底不是親生父母,我想還是分開來住比較好。

  但結婚時,為了買這套大房子,我們幾乎花完了所有的積蓄,算來算去,只夠再買套一室一廳,可誰該搬走呢?  餅干說,他可以不管父親,但要他把母親趕走,無論如何也做不到,畢竟母親什么也沒做錯,她不該為這事負責任。

    還有一個辦法,是將大房賣掉,換兩套小房,但這到底需要大動干戈,而且別人會怎么想?到時候,可能許多人都會把錯怪在我頭上。

    而且,一個好好的家就這么四分五裂,實在不妥。

  口述:公公對我的騷擾讓老公很為難(3(兩個粗大同時在我體內)/3)  (各種利害關系糾纏不清,黃豆越說越困惑,講到最后,她甚至忘了讓我提建議。

  她說,為了這事,她和老公經常失眠。

  )  其實,餅干是個很有主見的人,在公司里也很會處理人際關系,偏偏這事讓他經常喝酒。

  喝醉的時候,他會說對不起我,甚至會痛苦地說,如果不結婚就好了。

    我聽了很難過,但我不怪他,我知道他心里的苦,他承受的壓力遠遠超過我,我很怕這事會影響我們的關系。

    所以我不敢再提這事,不對自己的父母說,不對要好的小姐妹說,也不去逼他,但我們心里都明白,這個日子遲早是要來的。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