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道 美 琉

坂道 美 琉 坂道 美 琉 46780瀏覽 2620評論 收藏


跟著 李姐出來,我回到了 按摩師的等候室,看到我又空手而歸,等候室里的幾個按摩師捂著嘴巴笑了起來,我知道他們在笑什么,我進入這 按摩店半個月,卻一張單 都沒簽下來。

  進按摩店的按摩師都是李姐親自面試的,我 手法不錯,可是因為是新來的客人不信任,所以一直沒人選的上我。

  來這按摩店的都是一些有錢沒老公陪的婦女級別客戶,她們來這里不僅僅是為了按摩,更是想放松自己。

  要說樣貌吧,我也算不上丑。

  李姐跟我說,來這里的客人喜歡循環的叫同一個按摩師,她們管這個叫做熟客讓熟客做。

  這樣比較安心。

  說是這樣說,宣傳牌上就那么幾樣按摩方式,我看著都膩了。

  那客人無非就是看上了某個按摩師,在得到他之前才會選擇循環在他身上送錢,這種潛規則我還是懂得。

  等候室里的按摩師基本上就都被叫走了,最后只剩下我一個人。

  看著空蕩蕩的等候室,我真想感嘆一句,怎么上天總是不愿意讓人挖掘人才?不是我自以為是,李姐曾經夸贊過我的技術可比這按摩店的任何人都好很多,當時被其他按摩師聽了都因此嫉妒 了我很久,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漸漸地成為了他們的笑柄。

  正當我百般無聊之跡。

  突然聽到隔(草船借箭的故事)壁的房間傳來了爭吵聲。

  我含糊地聽到幾句話。

  我都來了幾次了?次次都是這么點技術活?能不能來點新意?怎么又是這個按摩師?你們按摩店不招收新人了?都不會換新?能不能給我搞點有新意的東西?不行就把這會員卡給退了!以后再也不光顧你們店了!不一會李姐跑了進來,把我叫了過去。

  我才發現撒潑的人竟是經常來我們這里按摩的一個熟客, 蘭姐

  她是我們按摩店的常客,在市里勢力大得很,幾乎天天開著一輛賓利來我們這里玩,李姐把她當佛一樣供著,時刻不敢怠慢。

  進門前李姐就囑咐過我一定要好生招待這位蘭姐,可千萬不要招惹了她,否則大家都的吃不了兜著走。

  我表示理解,讓李姐放心。

  進去后,蘭姐抬頭看了我一眼便冷冷地道:“你是新來的按摩師?你會些什么?”我直接給她報了店里單上有的按摩套餐,哪知道報了一半,蘭姐就發飆了。

  “搞什么?如果你只會這些,就趕緊出去!老娘來這里是尋些不一樣的開心的,如果可以給我找些新玩意,我出雙倍價格!”聽到這里我眼前一亮,追問到:“您是說真的?”蘭姐冷哼一聲,“我蘭姐說的話那還有假?”我聽了那叫一個高興,來這里的客人如果要求按照規規矩矩的方式按摩,她們都已經有了專門的按摩師,這好不容易有了一個讓我大顯身手的機會,我怎么會錯過?我胸有成竹得接下了蘭姐的單子,并且立刻給她安排了按摩。

  這蘭姐雖然結婚幾年,有權有勢,身材卻保持的極好,一雙腿配上黑絲襪那若隱若現的誘惑力直讓人血脈擴張。

  聽說蘭姐跟她老公婚姻生活不愉快所以才經常來這里消遣,這樣的女人脾氣大也是正常。

  我給蘭姐抹上了按摩油,剛剛下手就聽見蘭姐發出啊的一聲嘆息。

  我還以為怎么了,趕緊停下來。

  誰會知道蘭姐居然連連喊到:“不要停,不要停。

  ”我整個人都瞬間懵了,她這兩聲猶如魔咒,一下子撩動起了我內心深處某種異樣的感覺。

  但眼前的畢竟是客人,而且我經過專業訓練,一下子就把沖動按捺了下去。

  蘭姐也似乎意識到了自己的不對勁,輕咳了幾聲掩飾尷尬,又恢復了冷冰冰高高在上的語調,道:“你小子按摩手法不錯,跟這個按摩店里的其他人不是同一個按摩院里出來的把?”沒想到這蘭姐這么有眼力見,三兩下就看出來了我跟其他人的不同,我心里一陣欣喜,終于被人認可的感覺令人神清氣爽。

  但我沒有立刻對自己夸夸其談,而是謙虛得道:“都是同一個院校畢業的,不過我自己在家也做了一些研究。

  ”我繼續下手,順著蘭姐的骨骼筋脈,展現我自創的那一套神魂顛倒按摩法。

  至于為什么叫這個名字。

  看見蘭姐微微通紅的臉跟禁不住喘起來的氣息,我就知道自己取名字取得是成功的。

  “怎么之前來這里都沒遇到你……太棒了。

  ”我輕輕地擠壓蘭姐的脖子,她立刻發出一聲令人聽了腿發軟的叫聲。

  我繼續一路向下,揉捏著她的骨頭,皮膚,到了屁股上方。

  漸漸加重力度,最后到了某一個節點,我用力往上一提……“啊……”在痛并快樂的享受之中,蘭姐長長的感嘆出來。

  良久,蘭姐都癱在床上沒有任何動彈。

  我洗干凈了手出來,蘭姐還沒起來。

  不過問我道:“你這手法叫什么?挺舒服的。

  ”只是挺舒服嗎?剛剛看她都快達到高峰了,那叫聲害得我差點毀了自己的職業操守。

  明明被我按的飄飄欲仙了,嘴倒是挺硬。

  我也沒揭穿蘭姐的謊言,而是淡定的跟她道,“我自創的一種手法,叫做特殊手法。

  ”蘭姐趴了起來,這女人舒服的連衣服沒穿好都沒發現,為了不讓她一會反應過來罵我不知好歹,我趕緊過去幫她拉起衣服講她胸前一片風光擋住了。

  “你叫什么名字?你現在開始就是我的專屬按摩師,以后我的單都給你簽。

  ”蘭姐興奮的程度不亞于中了彩票。

  而我的更甚,潛伏了半個月終于有了客人,而且還是大客,看來上天終于注意到了我這個被他遺忘的子民!終于開單了,一會要請李姐去吃頓好的才行!也讓那幫看不起我的按摩師開開眼界。

  “蘭姐,我叫 強子

  ”我笑得看似憨厚,心里邊算盤卻是打的咔咔響。

  這行的潛規則不少,有些地方也是烏煙瘴氣,不對顧客透漏真名也是我們按摩師不成文的規定之一,說起來,倒是有些像那些藝名的意思。

  蘭姐輕笑了一聲,眉目之中含著滿足過后特有的慵懶之色,聲音比起剛開始輕柔了不少,“成吧,我記住你了,一會兒我會去跟你們的負責人安排一下。

  ”我興奮的連連道謝,蘭姐見我站在原地沒動,瞟了我一眼,保養得宜的臉上溢出些許戲謔,“怎么,要在這兒看姐換衣服?還是想……”“啊?沒沒沒,蘭姐,不好意思,我這就出去。

  ”被她這么一提醒,我騰的鬧了個大紅臉,雖然這類女人對于男人來說的確有著不小的誘惑力,但是我自認為沒那個本事能辦了蘭姐,更沒有那個膽子。

  退出按摩房,我沒想到的是,外面居然站了一堆人。

  “呦,強子,感覺咋樣啊,蘭姐可是不好伺候,瞧你這模樣,不會是被趕出來了吧?”熟悉的尖利聲音讓我有些反感,說話的男人長相白嫩,叫鹿小希,頂了個當紅小生的名字,是按摩店里的“頭牌,”按摩手法雖然不咋地,但是格外招那些上了年紀的富婆待見。

  當然,里頭的蘭姐除外,這人也曾三番五次的跟在蘭姐屁股后推銷自己,卻被她縷縷拒絕,心中的挫敗是肯定實打實的,今天知道我居然進了蘭姐的按摩房,不氣才怪。

  “挺好的啊,蘭姐很滿意的樣子。

  ”我沒理會他語氣的諷刺,說了句模棱兩可的話,鹿小希一聽,臉上登時就紅了,氣哼哼的看了我一眼,怒道,“你別得意!蘭姐下次還會不會找你還說不定呢!”我聳聳肩,并不介意,蘭姐下次還會不會找我,我心里最是有底氣。

  “我去,強子,你有幾分本事啊,蘭姐皮膚有沒有紅姐白啊?”其余人不知真假的揚著笑臉恭維我,一個個嬉皮笑臉的想要湊上來,想要從我嘴里套套蘭姐的話。

  我早就看見了朝這邊走過來的李姐,面色分明不善,于是也不搭話,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們,我這么副表情,倒是讓那幾個按摩師覺得里面有猛料,緊忙追問著,嘴里邊什么話都吐露出來了。

  “行了行了,你們都沒有顧客的嗎?趕緊回去!”李姐踩著細高跟蹬蹬的過來,見著一群人圍在我身邊,不悅的壓低著聲音吼了一句,幾個按摩師對視幾眼,雖有不滿,但也都紛紛退去。

  “李姐。

  ”我問了句好,對于李姐這個人,我還是有幾分敬重。

  畢竟剛開始也幫了我不少的忙,可現在,她臉上卻是不陰不陽,有些冰冷的看著我,“強子,里頭的顧客可是萬萬得伺候好的,你沒做什么……”我心里發沉,沒想到李姐居然這么看我,她話里頭的意思我也聽出來了,是怕我做什么不該做的,毀了店里的名聲,更怕蘭姐那個有權勢的老公找上門。

  “當然沒……”“李經理。

  ”我話還沒說完,蘭姐就出來了,我轉頭一看,雖然她穿戴已經整齊,可那美目中水波瀲滟,眉目含情的模樣還是會讓人禁不住往別的地方想。

  李姐暗暗瞪著我,可現在拿不準蘭姐的意思,也不好說什么話。

  “以后我的單,都簽給強子了。

  ”蘭姐瞥了我一眼,又對著李姐囑咐了一句,“對了,不要再讓其他的按摩師騷擾我了,我發起脾氣你也是知道的。

  ”李姐腰身比以往微躬,面上雖然波瀾不驚,可雙鬢透出來的細汗還是看得出她現在的緊張,聽著蘭姐的話,連忙點頭,“那是肯定的,以后這種事情不會再發生了。

  ”蘭姐哼了一聲,不再多說,伸手在包里找了找,素白纖細的手指夾了一章名片遞給我,“這是我的名片,以后可能會找你上門按摩。

  ”我接下,余光瞥見李姐看我的眼神復雜許多,顯然意外至極。

  送走蘭姐,我也長呼了一口氣,和這種漂亮又厲害的女人相處,其實也沒有那么舒服。

  “李秋蘭……”我默念著名片上的名字,上方燙金的宏實地產四個大字尤為扎眼,我正反復研究著,身側突然多了一個人,帶著濃烈的薰衣草香。

  “強子,姐勸你一句話。

  ”李姐目光復雜深邃,秀麗的眉毛微微皺起,“干這行,最重要的是啥你知道不?”我當然記得,最開始培訓的時候就已經耳提面命的要求過,三不準。

   韓萌萌說著坐上了副駕駛座位,一向都乖巧懂事兒的她如此撒嬌,讓 老劉的心里面升騰起一絲暖流。

  就這兩句話,讓老劉樂開了花。

  一陣清風從車窗吹了進來,直接將韓萌萌的短裙給吹開,讓老劉瞬間就看到了下面的畫面。

  掛科后韓萌萌越想越不舒服,為了不至于第二次也掛科,所以她想要刻苦練習,就算是晚上,也不想松懈下來。

  撥通老劉電話,在老劉同意之后,她激動的從床上跳了下來,挑選一套連衣裙就跑了出來。

  韓萌萌本來就有裸睡的習慣,不過想到上次胸脯卡在了方向盤里面,就穿上了內衣,但是內褲還有點潮濕,就沒有穿內褲趕了過來。

  因為晚上,所以韓萌萌覺得穿不穿晚上都不會看出來。

  但是她卻忽略了自己的裙子很短,稍微彎腰,就會被人看到兩腿之間的茂密叢林。

  這時,韓萌萌調整坐姿將腿朝前伸了伸,屁股微微翹起,在連衣裙下的那毛茸茸的濃密森林直接就暴露在了老劉面前。

  看到那粉紅色的裂縫,老劉的大腦瞬間充血,呼吸都急促了起來。

  “現在的女生怎么一個個都這么大膽,竟然連內褲都不穿了?”老劉用力壓制住干死韓萌萌的想法,將車開到了駕校里面。

  此刻已經入夜,駕校空無一人,門衛正躲在房間吹著空調,愜意的看著電視。

  不敢一開始就動手動腳,所以老劉教的是認認真真,規規矩矩,盡量避免和韓萌萌有直接的肉體接觸。

  韓萌萌其他的都學的不錯,主要就是倒車入庫和側方停車這個問題有些嚴重,因為距離把握的不是很好,每次都會壓到線。

  老劉耐心的教了很長時間,發現她還是 沒有辦法領悟到其中真理,便不滿說道:“夢夢,這個線你都沒有辦法對準嗎?好好倒車怎么對你來說就怎么難呢?”“我……”韓萌萌人畜無害的看著老劉,頓時傷心和委屈涌上心頭,眼淚滴滴落了下來。

  “我去,你先別哭!”老劉急忙安慰,可沒想到已經崩潰的韓萌萌竟然直接就鉆進了他的懷里哭喊了起來。

  林子大了什么鳥兒都有,有一些人就喜歡受虐,男人越是打她罵她,反而對這個男人越是依戀。

  而韓萌萌就是這樣的女人,老劉一生氣,她不但沒有生氣,反而對老劉產生了依賴感,再加上科二掛科,她只能通過哭泣的方式來表達出來。

  老劉將韓萌萌擁入懷中,輕聲安穩:“別哭了,我不兇你了,好好學習,下次一把過!”韓萌萌又是傷心又是難過:“劉 教練,我也知道自己領悟力太差了,只要一上車我就害怕,特別是考試,就算再考十次,我都沒有辦法通過的……”懷中趴著一個誘人的美女,老劉再也無法控制住心里面的沖動,一個瘋狂的想法在腦中萌生了出來:“萌萌,其實我有個辦法可以讓你盡快學會……”“什么辦法?”韓萌萌急忙抬頭,就好像即將溺死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

  “那就是……”老劉放緩了話音。

  “什么辦法啊,快點說啊。

  ”“那辦法是……”老劉故意裝作難為的樣子說:“男人對汽車本來就很有興趣,但是女人不同,而且我坐在副駕駛,和你的角度也有些偏差,如果你坐在我的腿上,這樣角度一樣,我就可以直白的告訴你怎么倒車了。

  ”“坐在你的腿上……?”韓萌萌一時間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畢竟讓她坐在一個男人的身上,這可難住她了。

  “怎么了?你還記得上次我們隔壁班的馬教練嗎?不就是這樣讓學員坐在他的懷里,這樣手把手的倒車入庫,很普遍的。

  ”老劉一本正經說:“而且這可是私人教練的待遇,我也是想要讓你通過科二考試,不然換做以前,這可是要加錢的。

  ”“可是……”韓萌萌一臉為難,紅著臉看了眼老劉,又急忙別過頭。

  當看到老劉的臉色凝重,而且非常正經的樣子,韓萌萌只能咬牙點頭說:“那好吧,劉教練,真是麻煩你了。

  ”見韓萌萌答應下來,老劉激動 無比,急忙爬了過去做了下來。

  韓萌萌站在老劉身前,晃動了一下屁股,不安問:“那劉教練,我現在可以做下去了嗎?”“等一下,我先調整好坐姿。

  ”老劉說著調整了一下駕駛座,找了個可以讓自己和韓萌萌緊密接觸的姿勢。

  上次幫助韓萌萌將胸脯從方向盤擠出來之后,老劉知道韓萌萌并不排斥自己,而且今晚韓萌萌沒有穿內褲,只要他稍微讓韓萌萌動情,搞不好今晚就可以插了韓萌萌。

  想到這里,老劉竟然猥瑣的笑了出來。

  “好了,萌萌,你可以坐下來了。

  ”老劉說完,想到一會兒緊密接觸的畫面,臉瞬間通紅下來。

  “那我就坐了啊。

  ”韓萌萌臉色羞紅,將豐滿的翹臀緩緩朝老劉褲襠處坐了下去。

  也就是在即將坐在老劉身上的時候,他猛地將寬松的大褲衩使勁兒一拉,將兩腿之間那根粗壯無比的大茄子暴露了出來。

  此刻的大茄子已經進入了亢奮狀態,在韓萌萌坐下的那一刻,老劉裝作無意將韓萌萌的裙子掀開。

  在韓萌萌上車的那一刻,老劉就知道韓萌萌沒有穿內褲,而現在……韓萌萌根本就不知道老劉心里面想著是如何上了她,當坐下去的瞬間,她便敏銳的感覺有一根非常炙熱的堅硬巨物正沒有任何束縛的和自己的桃源入口緊貼在一起。

  近乎是在瞬間,滾燙的溫度和甬道內的空虛便將她整個人包裹了起來。

  老劉生怕韓萌萌離開,急忙抱住了她的纖細要是,將她緊緊的擁在懷中。

  韓萌萌在那根堅硬的刺激下控制不住的扭動下身,被刺激的 花蕊在摩擦下讓她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那一瞬間,她的腦中一片空白,一陣激流在 身體內快速的翻涌。

  當高潮來臨的瞬間,她渾身無力, 身子向前傾斜,趴在了方向盤上。

  她雖然很想離開老劉,可是又沒有任何力氣,更要命的是韓萌萌發現自己根本就沒有辦法控制住自己的身體,只能本能的用雙腿夾住了老劉那堅硬的大茄子,她的渾身無力,面色潮紅,嬌喘不斷。

  老劉饑渴了二十年的老寶貝兒嘗到了甜頭,現在又和女人的美縫相互貼合在一起,讓她顧不得三七二十一,腦中只有一個字,那就是‘干’!這個字讓老劉亢奮不已,他深吸一口氣,伸手抓住自己的老家伙,研磨著瞄準了韓萌萌已經滲出粘液的裂縫口,用盡全身力氣插了上去。

  “啊……”當一股強烈的沖擊從花蕊處席卷全身的時候,韓萌萌喊叫了一聲。

  她未經人事,被老劉這么一折騰,特別是那硬邦邦的槍桿摩擦在神秘的洞口,使得韓萌萌整個人都快要酥軟了下來。

  老劉本以為自己可以順勢破了韓萌萌的處子之身,可因為入口太過緊致,老劉非但沒有直接沖進去,反而被韓萌萌雙腿夾住了。

  在韓萌萌的猛夾之下,老劉舒爽的差點喊叫出來。

  不過他的心里面卻有些失望,韓萌萌的下面如同稍微能松那么一丁點,自己這一下可就直接頂進去了。

  “好大,好熱……”韓萌萌臉頰通紅。

  她的身體已經酥軟,根本就沒有力氣握住方向盤,讓汽車開始失控,更是讓回過神的韓萌萌無比著急。

  這一切都在老劉的意料之中,他急忙扳住了方向盤,同時又將身子朝前傾斜,嘴巴已經觸碰到了韓萌萌潔白的頸部,輕微的摩擦撥撩,讓韓萌萌哆嗦了起來。

  “嗯……”韓萌萌被刺激的開始無意識的呻吟起來。

  老劉已經完全忍不住了,奈何長槍被韓萌萌雙腿緊緊夾著。

  他雖然也想硬干了韓萌萌,但是又怕韓萌萌反抗翻臉,可不上的話,過了這個村可就沒有這個店了。

  就在老劉不知道如何時候的時候,韓萌萌就好像無數螞蟻啃食身體一樣,讓她無比難受。

  她的花蕊已經分泌出了黏答答的液體,而且無比寂寞的緊緊夾住了老劉的長槍,更是想要讓老劉更加猛烈的親吻自己。

  這些都只是韓萌萌身體上的感官,她的心里面卻對這種事情非常排斥,畢竟老劉的年齡足以當自己的父親了。

  猛地,韓萌萌回過神來,急忙喊道:“劉教練,不要這樣,被人看到不好……”說著話,韓萌萌猛地踩了一下剎車,身子因為慣性朝前面撲了過去。

  老劉也知道韓萌萌在抗拒自己,為了不讓她看出任何問題,趁著韓萌萌起來的時候,急忙將自己的沙灘褲提了上去。

  “怎么了?什么不要這樣?”老劉將車熄火后,裝作一本正經詢問。

  韓萌萌不禁有些納悶,剛才明顯感覺到那滾燙堅硬的東西頂在自己的花蕊處,難道是自己感覺錯了?想著她低頭一看,見老劉的褲子好端端穿著,就是有個大鼓包。

  韓萌萌瞬間臉紅了起來,見老劉一臉的嚴肅,她意識到自己誤會了老劉,急忙解釋說:“劉教練,真是不好意思,剛才我失神了……”韓萌萌雖然不知道剛才怎么回事兒,但是卻覺得這一刻自己非常尷尬。

  接下來,老劉不敢像剛才那樣,而是貼在韓萌萌身后幫她指點,反而一下就讓韓萌萌成功倒車入口。

  “耶,劉教練,我成功了,你太厲害了!”韓萌萌激動一聲,扭頭就在老劉的臉上親吻了一下。

  這一親吻,讓老劉老臉通紅,更重要的是,他早就已經堅硬的巨物受到這種刺激,更是直接一泄如注。

  老劉只穿了一條沙灘褲,所以當億萬精華傾斜而出的時候,瞬間就從沙灘褲滲透了出來。

  老劉急忙遮擋住自己的褲襠,生怕被韓萌萌看到自己這尷尬的畫面。

  韓萌萌雖然未經人事,但是看到老劉沙灘褲上滲透出來的斑點,而且還有一股濃烈的蛋白質味道彌漫而出,頓時就明白怎么回事兒,羞紅了臉說:“劉教練,我自己先試著倒車吧……”“也行,我正巧要去一趟廁所,你先練一會兒!”老劉借坡下車,從車里面出來后就朝廁所跑了過去。

  一直都緊夾雙腿的韓萌萌坐在座椅上,一股涼意從屁股上滲透出來。

  她無比清楚這種涼意代表什么,就是她剛才因為太過興奮,從身體里面分泌出來的東西。

  老劉將沙灘褲清理干凈后就從廁所走了出去,可是朝車里面一看,當即就讓他獸血沸騰,剛剛已經噴射的小兄弟又瞬間抬頭挺胸起來。

  剛才韓萌萌在老劉離開之后就急忙起身在車里面用紙巾擦拭下面的濕潤,可是因為緊夾的雙腿發麻,沒站穩身子就朝中控摔了過去,更是讓兩腿之間的縫隙直接裝在了 檔把上。

  檔把又粗又硬,而且和老劉的家伙差不多大,韓萌萌坐在上面,剛才那種被老劉用力頂著的感覺有生了出來。

  一瞬間,被檔把頂的讓她好像被電了一樣,那種酸麻的感覺讓她身子非常難受,恨不得立刻就把檔把插入自己緊致的身體里面。

  她緊張朝廁所看了過去,見老劉還沒有過來,心中暗想道:“劉教練應該得一會兒才能回來,我先在上面舒服一會兒,等他回來我再離開。

  ”看著空蕩蕩的駕校,韓萌萌心里面更是生出了一個非常瘋狂大膽的想法。

  現在這里一個人都沒有,她為了更加體驗那種美妙的舒服,慢慢將裙子掀開,將雪白的豐臀暴露出來,暴露出自己粉嫩的花蕊朝檔桿觸碰了過去。

  當花蕊和檔把研磨在一起的時候,韓萌萌瞬間便感受到了那美妙無比的滋味兒,原始的本能一旦爆發出來就一發不可收拾,她依依不舍的將自己的整朵花蕊全都貼合在了檔把上面。

  為了獲得更爽快的快感,她開始扭動自己的腰部,讓花蕊和檔把開始摩擦,腦中想著的確實老劉用手在她的身上不斷揉捏,甚至想讓老劉將那根炙熱無比的硬物全都塞進去,那一定是非常爽快的體驗。

  已經來到車邊上的老劉一眼就看到車里面的春光乍現,韓萌萌可是他心目中至高無上的女人,可是他的 女神此刻正一手抓著方向盤,另一只手抓著副駕駛的靠背,正一前一后聳動著身子將粉嫩無比的花蕊貼合著檔把瘋狂的摩擦。

  她的長發飄舞,如蘭喘息,胸前的兩只軟肉瘋狂的甩動,無比誘人。

  一雙碩大的眼睛迷離無比的看著車窗外,似乎是想要讓人用堅硬的巨物來填充她那饑渴又空虛的身體。

  此刻的韓萌萌雖然動作非常不文雅,但她卻好像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蓮花一樣,只能讓老劉隔著車窗觀看,卻不能用手去觸碰。

  當老劉看得入神時,韓萌萌的臉突然緋紅無比,身子也在劇烈的顫抖。

  此刻的她身體和腔道內一陣空虛寂寞,她用力嗅著車里面殘留著老劉的男性荷爾蒙氣息,想象著檔把曾經被老劉撫摸過,就好像是老劉的手在撫摸自己的敏感花蕊一樣,這種瘋狂的幻想讓她有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感。

  韓萌萌雙眼迷離,心中卻如同波濤海浪一樣,心里面不斷向著,如果這玩意兒是老劉的巨大硬物直接捅進來,將會是多么的舒爽。

  這一刻的韓萌萌已經無法分辨清楚此刻研磨著自己花蕊的東西是老劉的硬物還是汽車檔把,這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嘗試到作為一個女人的舒服。

  窗外的老劉看得是一陣吃驚,口中一滴滴從嘴角流淌出來。

  心里面卻不斷的咒罵,恨不得自己變成檔把,用舌頭不斷舔舐著韓萌萌那濕漉漉的花蕊。

  想著,他無法控制住自己的需求,將手伸入了褲襠,緊握住了已經昂首挺胸的粗壯巨物。

  隨著一(倆性故事)邊擼動,他一邊想象這韓萌萌的小嘴正不斷吮吸著自己的硬物,那種感覺無比的爽快。

  當韓萌萌動作越發急促時,老劉沒兩下就感覺到體內再次襲來了一陣電流感。

  他已經四十五歲了,這方面的精力正在走下坡路,更是二十年沒有碰過女人,雖然欲望比正常小年輕強烈很多,而且也生猛很多。

  況且自己真窺探的可是自己心目中的女神,今天老劉用自己的鋼槍觸碰到了女神的禁地,而且還看到女神在自己面前做如此下流的事情,如果讓韓萌萌一絲不掛的躺在自己身邊,老劉相信自己足足可以一夜奮戰六次還是會繼續戰斗。

  韓萌萌那兩只碩大的兇器一晃一晃,讓她有些難受,為了可以沒有任何束縛,她將身子朝前趴了過去,將兩只肉球放在了儀表盤上,一邊瘋狂的用檔把研磨花蕊,一邊雙眼期待的朝廁所看了過去。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