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 尿 褲子

大學 尿 褲子 大學 尿 褲子 49509瀏覽 19776評論 收藏


  拉開靛藍色的窗簾,漫天的繁星和路邊的照明燈相映成輝,我端起高腳杯,倒上滿滿的白酒,仰脖一飲而下。

  身邊的 老公像個小孩子一樣,打著香甜的鼾聲,在他的懷里卻緊緊懷揣著剛過世的 小三 遺像,我躡手躡腳的走到他身邊,剛想掰開他的臂腕,沒想到,他一個激靈就醒了接著就怒目圓睜,深黑色的瞳仁流露出無盡的悲戚,看我的那一剎那,恍惚間就如一把冰冷的寒刀直插胸臟,仇恨與報復讓我望而生畏。

    我解釋道,你和她在私家車里接吻,我從來都沒有見你那般的深情,你和她 在我的床上死纏爛打,我也視而不見,你到底還想怎么樣?說完,淚水就汩汩的不住往下落。

    老公雙手在遺像上面不停的摩挲著,口中念念有詞,我真想一把怒火把這個玻璃鑲嵌的遺像摔個粉碎,可是我明白,摔碎的那一瞬間,有些東西就再也無法挽回了,比如說是維系夫妻間那僅剩下的一個紐帶,是道德的亦或是法律的。

  老公寧愿 抱著小三遺像 獨睡  不知過了多久,老公擦干眼淚對我淡淡的地說,我們結婚的第二天,你說有重要的研究課題,你迫不得已匆匆離開,半年后,回來不足五天,你又說現在要競選科長,這千載難逢的機會失去了就后悔一輩子, 我能說什么呢?看著你提著行李箱坐上班車的時候,淚眼婆娑,是風沙迷了眼睛,你想過這些 日子我是怎么熬過來的嗎?……  老公說的句句在理,我的確疏忽了他的感情,同時也離間了我們的親密。

  蒼蠅不叮無縫的蛋,就在這個時候,小三的出現剛好彌補了我的空白,他的衣裳臟了她來洗;他午夜下班,她會守候在床榻;他想要的時候,她會盡力地迎合……在我離開的這段日子,我早就洞悉老公出軌有了外遇,可是當我聽清楚是這樣的小三時,我擁有的不僅僅是汗顏,更多的時感動,謝謝他為我男人的辛勤付出,女人都不容易,能得到一個男人的真心相愛就死而無憾 了吧!老公寧愿抱著小三遺像獨睡  今年,我被調離到離家很近的工作崗位,我本想趁(兩根一起插進去)這個機會修補已經千瘡百孔的愛情,可是我錯了,愛情的補丁補上了最終還是塊補丁,不是完美的新布。

  老公早就已經鬼迷心竅,看到我形同骷髏,特別是在床上,我能感覺到他是在佯裝,根本不在意我的感受。

  有的時候,他還光明正大地邀請小三到我家里來做客,我就只好盡地主之誼,更令我匪夷所思前天老公竟然讓我當面把她當作親妹妹。

    我怎么可能呢?無論如何她都是小三啊,小三也分好壞、善良和邪惡的,可即使是好的,插足別人的婚姻與家庭在公眾的意識里還是可恥的,我也沒有辦法接受,假如我承認了這樣的一層關系,豈不認可了老公和她的茍且之事兒。

  我踟躕不決, 她也是個彬彬有禮的 女子,看出了我的刻意優柔寡斷,一頓飯沒有吃完就匆匆告辭……女人私房話(http:ifanghua)老公寧愿抱著小三遺像獨睡  老公追了上去,我看著他們漸行漸遠,我好恨我自己,我實在是沒用,我怎么容忍別人在我的眼皮弟子下把老公搶走,那我又算的了什么呢?回到床上,一邊哭泣,一邊哭著哭著就累了,眼睛慢慢地闔上,睡了個昏天暗地,醒來也不知道是什么時候,打開電視,才發現今天上午就在我們小區后面的順條街上發生了一起車禍,一個女子當場因搶救無效而死亡……之后打出了亡者的相片。

  立刻,我倒抽了一口涼氣,為什么會是她?!而不是別人。

    凌晨兩點,老公耷拉著腦袋回家的時候,懷里就多出了一樣東西,那就是小三的遺像。

  我能理解他悲慟的心情,于是就沒有阻止,希望過一段日子就會好起來,可是這樣的日子看起來卻是遙遙無期。

    每次洗澡,浴頭下面自己的身體豐盈玉潤活色生香,可是在他面前卻成了一道敗筆。

  我也曾經跪下來請他原諒,小三的去世我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讓我們把她掛在正廳吧,我作出的退讓卻難以削平他心中的怨懟,只是面無表情的點頭或搖頭。

  老公寧愿抱著小三遺像獨睡  現在他依然是這樣,在外人面前和我假裝很親密,回到家卻形同陌路,晚上睡覺的時候抱著小三的遺像,而把我撂倒冰冷的角落里,好像一只孤獨的小獸,我多么希望,如果他恨我,他哪怕是打我一頓,我也認了,可是這樣的精神折磨,我怕自己快撐不下去了…… “ 你這閨女咋不聽話呢?我讓你給 二蛋道歉。

  ”當著這么多鄉親的面,趙前進顯然有些不太高興了。

  看著 趙婷婷又氣又急,左右為難的樣子,李二蛋心里就嘿嘿一笑,他當然不可能真的讓趙婷婷道歉。

  于是瞅準了機會 說道:“前進叔,不用了,又不是啥大不了的事。

  ”趙婷婷看著李二蛋那副裝老好人的樣子就來氣,“死李二蛋,你還挺能裝。

  ”“爹,要是沒什么事的話,那我就回去了。

  我娘讓你也早點回家吃飯。

  ”趙婷婷依然是無視李二蛋的存在,說完就推著 自行車準備離開。

  一見趙婷婷要走,李二蛋也有點著急。

  可是又沒什么借口可以把她留下。

  這時趙前進說話了:“閨女,你要是回去的話也行,正好騎車把二蛋也送家去。

  ”“爹,他那么沉,我能馱動他嗎?”趙婷婷一噘嘴,有些不太樂意。

  “我不沉,能馱動,實在不行我還可以馱你。

  ”還沒等趙前進說話,李二蛋就夠著夠著的說道。

  騎著一輛車回去,指不定路上會摩擦出點什么火花呢,李二蛋可不想放棄這個絕佳機會。

  “那就這么定了,閨女你先馱著二蛋走吧,我晚點自己回去。

  ”趙婷婷畢竟是個孝順的姑娘,雖然她不明白老爹趙前進為啥突然對李二蛋這么好,但是見趙前進態度堅決,她也就只好點頭同意了。

  “一定是李二蛋這臭小子給爹使了什么道,這壞蛋,一會兒我專門騎石子路,顛死你個小色鬼。

  最好把你褲襠里那兩鳥蛋顛碎了,以后你對我也就死心了!”趙婷婷心里打定主意就去推自行車。

  “婷婷,要是你馱不動我的話,我馱你也行。

  ”“用不著。

  ”趙婷婷氣呼呼的說完,就蹬起自行車,李二蛋趕緊坐在后座上,兩人順著麥田地頭的泥土路向村里騎去。

  趙婷婷身上散發出的香氣,隨風飄進了李二蛋的鼻子里,讓他一陣陶醉。

  “呸,不害臊,一個大小伙子,好意思讓我一個姑娘馱著?臉咋那么大呢?”前面的趙婷婷冷嘲熱諷的說道。

  “我說馱你,你也不用啊。

  ”“你也好意思,趁現在沒人,趕緊給我滾下去。

  昨天你占我便宜的事,我還沒跟你算賬呢。

  ”“那可不行,是前進叔讓你馱我的。

  你要是不把我帶到家,我明天就告訴前進叔去。

  ”李二蛋屁溜溜的說著。

  趙婷婷在他眼里總有一種說不出的稀罕。

  所以李二蛋就喜歡故意氣她逗她。

  “行,那你坐吧,一會兒要是把你那條小腿和兩個鳥蛋都摔碎了可別怪我。

  ”趙婷婷氣呼呼的說道。

  大長腿猛蹬了幾下車子。

  其實趙婷婷現在的心里已經有了主意,正準備一會兒找機會懲治一下李二蛋呢。

  等自行車騎出了麥田,四下無人,李二蛋的眼睛就開始有點賊兮兮的了,目光不自覺的落在了趙婷婷那柳條般的小蠻腰上。

  趙婷婷今天穿的是一件短袖小襯衫,本來就有點短,蹬車子的時候她身子還往前一探一探的使勁,衣服也跟著往上竄。

  整個白皙剔透的小蠻腰就全暴露給了身后的李二蛋。

  趙婷婷這丫頭的小腰怎么長的?平坦的沒有一點多余的肉。

  一使勁,腰和屁股之間,還有兩個性感的腰窩。

  而且腰細還不算,屁股還大,典型的水蛇腰,以后肯定能生兒子。

  這要是躺在炕上摟起來內個,肯定老得勁了吧?看著趙婷婷腰間的一片白皙,李二蛋的心就直癢癢。

  不由想入非非。

  以后要是把趙婷婷娶過門,天天晚上就枕著這小蠻腰睡覺,還不得美死啊?李二蛋想著,嘴里的哈喇子頓時流出來。

  剛好這時候趙婷婷一彎腰。

  李二蛋嚇得頓時吸了口涼氣,糟了,這下趙婷婷還不得發飆啊?“李二蛋你個臭流氓,你剛才往我身上整什么了?”果然,李二蛋正想著呢,趙婷婷就像觸電似的一激靈,似乎感覺到什么。

  她突然神色一動,像猜到了什么似的。

  憤怒的將自行車停住。

  然后跳下來吼道:“李二蛋,你個大變態,看人家長的漂亮,居然偷偷在我后面……,還把那……那種東西……弄在……你惡不惡心啊?”趙婷婷此刻已經氣瘋了,抬起腳就奔李二蛋踢過來。

  “婷婷,你誤會了!剛才是天太熱,汗水滴下來了。

  你該不會是想成男人那東西了吧?婷婷,你這想象力也夠豐富的啊。

  ”李二蛋趕緊一躲。

  然后信口胡說著。

  “你……”趙婷婷氣的語塞。

  “我怎么說也是咱香草村的有志青年,怎么可能在你后面干那么齷齪的事呢?”一看李二蛋褲子整整齊齊的,應該是沒撒謊。

  趙婷婷也疑惑了。

  “李二蛋,你要是再敢對我有什么企圖,我發誓絕對會打斷你,讓你做太監。

  ”扔下一句狠話,趙婷婷再次蹬上了自行車,李二蛋則又死皮賴臉的坐上了后座。

  對于李二蛋這樣的無賴,趙婷婷也是有點無語了。

  無奈老爹讓她送李二蛋回家,趙婷婷也只好忍著氣,繼續馱著李二蛋往回騎。

  “婷婷,跟你商量個事唄,你能不能下次喊我的時候,別一口一個臭流氓的行不?讓村里人聽見了多不好啊,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把你給弄了呢。

  ”“呸!李二蛋你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了,就憑你還想弄我??做夢吧!說出去村里都沒人信。

  ”趙婷婷打了李二蛋一拳,不屑的說道。

  這時,趙婷婷蹬著自行車一拐彎,進入了一片砂石子的路面。

  香草村是個窮村子,也沒通公路,所以村子里好多的路都是用拖拉機拉些石子粗糙的一墊,平時步行還好,要是騎著自行車,好人都能顛的散了架子。

  “李二蛋你個臭流氓,看我一會兒怎么把你顛成軟腳雞。

  看你還怎么占人便宜。

  ”心里想著,趙婷婷故意專挑坑洼不平的路騎。

  “哎呦,疼死我了,婷婷你這騎的什么路啊……”趙婷婷坐在鞍座上宣呼呼的沒事,可是身后的李二蛋可就慘了,坐在鐵架上,屁股都快顛成八瓣了。

  這下可把前面的趙婷婷樂壞了,她憋著笑,心里總算舒坦了一點。

  “我說婷婷,你就不能挑好路騎嗎?這么顛,你自己不難受啊?我的屁股都快被你顛碎了。

  ”身后李二蛋疼的死去活來的聲音,趙婷婷實在憋不住,“咯咯咯”的笑了起來。

  那聲音像銀鈴般清脆。

  “該,活該,讓你整天想著占我便宜。

  哼!”趙婷婷剛說完,突然驚呼了一聲。

  自行車的前輪一下壓在了一塊大石頭上。

  趙婷婷差點沒扶好車把。

  連自行車都差點顛飛起來。

  車后座上的李二蛋實在找不到東西抓,只能一下子緊緊的摟住了前面趙婷婷的小蠻腰。

  否則他就飛出去了。

  “好軟!”摟著趙婷婷的小腰,李二蛋心里驚嘆。

  此刻的趙婷婷本來想騰出手來削李二蛋,可是這路面實在是太顛了,一個手扶車把根本扶不住,她只好兩只手用力扶住才不至于摔倒。

  但這也助長了李二蛋的咸豬手。

  抱著趙婷婷更緊了。

  然后還把臉也貼在了趙婷婷的后背上。

  那滑滑的觸感讓他一陣陶醉。

  “婷婷,你這身上可真香!”“李二蛋,把你的臭手拿開!”趙婷婷一邊喊著一邊目視前方。

  生怕一分神就容易連人帶車摔倒。

  “婷婷,我不能松開啊,我一松開就得被顛到車轱轆下面去了。

  ”李二蛋的手,還偷偷的在趙婷婷腰間抓了幾下。

  不過被顛簸掩蓋住了,趙婷婷也沒注意。

  “這小腰手感又滑又軟啊!”李二蛋心里暗暗嘆道。

  本來趙婷婷被李二蛋抱住,心里很抗拒,可是不知道為什么,當李二蛋的臉貼在她后背上的時候,她的腰間漸漸地升起了一股異樣的感覺。

  讓她仿佛觸電了似的。

  “真討厭,我怎么會對李二蛋這臭小子有感覺的?好在這小子不知道,否則真是羞死人啦。

  ”趙婷婷的心里糾結的想著。

  其實趙婷婷在城里讀大學三年,因為長相漂亮,追她的男生很多,但是怕影響學習,所以她全都一一拒絕了。

  畢竟她也是個大姑娘了,所以偶爾也會忍不住瀏覽一些小網站,以滿足那種空虛的心靈。

  誰知越看那種小片子,趙婷婷身體里的欲望反而越積越高。

  無處發泄這種欲望,所以這么久一直在身體里面積壓著。

  今天被李二蛋男人的手臂這么一抱。

  頓時有要爆發的趨勢。

  就在這時,顛簸的路面終于過去了,自行車已經進了村子。

  路面順暢了之后,還沒等趙婷婷說話,李二蛋就自覺的松開了她的腰。

  倒是讓趙婷婷多少有些意外。

  “婷婷,剛才不好意思啊,實在是車子太顛了,一時情急才抱你的。

  你別介意啊。

  ”李二蛋突然態度轉變,趙婷婷也有些納悶。

  (美女半夜情欲高漲,夾逼自慰)“李二蛋,這話可不像是從你嘴里說出來的啊。

  ”“婷婷,你看咱們倆抱也抱了,嘴也親過了!要不你就答應跟我處對象唄。

  ”“李二蛋,你還好意思提那件事?占我便宜我還沒跟你算賬呢。

  你趁早死了這條心吧!”“婷婷,畢竟咱倆都有了親密接觸了,你看你還有什么條件,盡管提。

  ”趙婷婷此刻也是有點無語,從來沒見過李二蛋這么不要臉的。

  她也是想為難一下李二蛋,讓他知難而退。

  于是說道:“行,那我就給你個機會。

  我爹當村長這么多年,一直想給咱們村修一條公路,連到山外面去,然后把小學重新蓋個新教學樓。

  只要你做到這兩件事,我就考慮跟你處對象,咋樣?”“行啊,就這么簡單?你等著。

  我一定把這兩件事辦了。

  到時候你可不許反悔。

  ”李二蛋嘴上雖然說的輕松,但是心里也知道如果以他現在這樣領救濟款過活,恐怕這一輩子都別想娶到趙婷婷了。

  聽李二蛋的語氣,趙婷婷一陣無語。

  算了,她也懶得跟李二蛋較勁。

  先不說蓋教學樓的事,就是修條公路,就得花個幾十萬。

  這么多錢,李二蛋砸鍋賣鐵也拿不出來,所以理論上,她永遠也不可能嫁給李二蛋。

  自行車很快就拐到了李二蛋家門前的村路上。

  遠遠的看去,似乎有個人正站在李二蛋家的門口,手里還拎著個水桶。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趙婷婷和李二蛋兩人快到門口的時候,才看清原來是 牛美麗

  一見是她,趙婷婷不由的微微皺了一下眉。

  因為趙婷婷的老爹趙前進是村長,而牛美麗的男人魏大國是候補村長,所以兩家向來是面和心不合,走動也很少。

  看到牛美麗,不由的猜測起她怎么會跑到李二蛋家門口來。

  早就聽村里人說這牛美麗經常和野男人在苞米地里打滾,這次難不成是看上李二蛋了?“ 牛嬸,你咋在這呢?”李二蛋從自行車后座下來問道。

  牛美麗趕緊笑盈盈的走過來。

  看到李二蛋是坐著趙婷婷的自行車回來,牛美麗眼神里不由的閃過了一絲詫異和警覺。

  “趙婷婷這死丫頭沒想到也挺悶騷的,居然搶在自己前面勾搭上了李二蛋,八層也是看上李二蛋了吧?哼,跟我搶男人,你丫頭還嫩點,雖然你比我年輕漂亮,但是比起那方面的技術,你趙婷婷可比我差遠了。

  ”心里如此想著,牛美麗臉上不動聲色。

  “二蛋,嬸子今天也閑著沒事,這不尋思過來幫你打掃下屋子。

  你這家里也沒個女人照顧,怎么能行呢。

  ”“牛嬸,麻煩你這怎么好意思呢!”李二蛋客氣著,心里想:這牛美麗不請自來,肯定沒安什么好心。

  難道今天就想在我家跟我滾一次?如果真要是那樣的話,自己是要還是不要?“二蛋,你小子這人緣還不錯啊,牛嬸家住的那么遠,還特意跑過來幫你打掃屋子,你的面子可真不小。

  ”這時一旁的趙婷婷把自行車停好后開口說道。

  李二蛋聽這話風似乎有點不對,看到牛美麗來自己家,趙婷婷不是吃自己醋了吧?想到這,李二蛋的心里還有點小竊喜呢。

  “呵呵,牛嬸也是關心我嘛!”趙婷婷心想:也不知道你真傻還是假傻,還關心你,這騷女人明擺著是想吃了你。

  一個自己男人不行的大騷包,突然來獻殷勤,圖什么?還不是想跟你那個?心里想著,趙婷婷沒說什么。

  反正這事和她也沒關系。

  只不過她也不知道為什么,看到李二蛋身邊突然有女人圍繞,她心里也有點別扭。

  “婷婷,你還說我大老遠來,你不也是騎著自行車馱二蛋回來的嗎!你該不會是和二蛋處對象了吧?”牛美麗聽到趙婷婷的話似乎有點冷嘲熱諷的意思,心里有點不爽。

  但當著李二蛋的面,她也不好發作。

  “牛嬸你想多了,沒有的事。

  要不你們聊著,我就回去了。

  ”牛美麗在這,趙婷婷也實在沒什么話聊,便騎上自行車走了。

  “二蛋,你快把院門打開,我這拎著水桶怪沉的!”李二蛋糾結了一下,牛美麗這騷娘們兒大老遠跑來一定必有所圖。

  也無所謂,反正這大白天的,她就算再饑渴難耐,還能吃了自己咋的?這娘們要幫自己打掃屋子,就讓她掃好了。

  一念至此,李二蛋便打開了院門,牛美麗拎著水桶也跟著進了院里。

  她先將這院子里的臟衣服都泡在了水桶里。

  又用抹布沾了水,像模像樣的幫李二蛋擦著窗戶。

  “二蛋,早飯還沒吃呢吧?”“還沒呢,早上幫鄉親們澆麥田,所以回來晚了。

  ”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