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島 鈴

北島 鈴 北島 鈴 40205瀏覽 43368評論 收藏


仲薇搖了搖頭,淚水順著臉頰流下。

   陳炎沒有再繼續問下去,他不是慈善機構,沒有理由去無限制的幫助一個人。

   最后,仲薇終于忍不住,雙眼微紅,水霧蒙蒙,你能幫我嗎?只要你幫我,讓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如果,我要你呢?陳炎貼在仲薇的耳邊,低聲說道。

   耳邊傳來的火熱氣息讓仲薇臉頰泛著些許紅暈,她沒有想到,陳炎居然會提出這種要求! 電話里醫生的話語依舊在耳旁回想響,母親的病情無法支撐,這里的條件根本無足以進行手術,現在只能轉院去省城中心醫院。

  可是省城中心醫院,豈是那么好進的,光是預約都需要幾周時間,她現在根本就沒有這么多的時間。

   好!不就是要我的身體嗎,簡單,只要你能救下我媽媽,我現在就可以跟你去!仲薇突然變得歇斯底里起來,或許是壓在身上的擔子太沉,讓她有些癲狂。

   她求助陳炎也只是抱有一絲希望,畢竟后者現在展現出的能量是她望塵莫及的,但并不代表她就徹底堅信陳炎能夠救下自己的母親。

   或許是覺得只是喊太沒有說服力了,仲薇走到辦公桌前,用打印機刷刷的打印出了兩份合同,然后蓋章按下手印,扔到陳炎的面前。

   合同我已經擬好了,只要你能救我媽媽,以后你的一切要求,我都無條件服從! 陳炎看著合同內容上最后一條的無條件服從任何要求,無奈一笑,這女人還真夠狠的。

   坐在沙發上按動手機,給沈千金發了條短信,然后就靜等消息回復。

   不足十五秒,手機響起,內容很簡單:已辦妥! 陳炎伸出手,挑起仲薇的下顎說道:醫院那邊馬上會給你安排轉院的事情,你現在可以去醫院看看,說到這里,陳炎腦袋上前,貼著仲薇的耳邊開口道:我在這里等你,晚上別忘了回來兌現承諾。

   仲薇沒有理會此刻的旖旎氣息,一把甩開好陳炎的手,立刻離開了公司,直奔醫院。

   陳炎看著仲薇離開的背影,眼神中有些復雜,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 深夜十一點多的時候,仲薇終于回到了公司,一路上她心里有過無數次掙扎,不過最終還是回來了。

   陳總!仲薇輕咬嘴唇喊了一聲。

   辦好了?陳炎喝著茶水淡笑著問道。

   嗯,謝謝。

  仲薇本想多說幾句,但是想到之前的承諾,臉蛋都紅撲撲的,只能擠出這幾個字。

   不必了,走吧,我等的都有些煩了。

  陳炎伸展了個懶腰,說的話也是讓仲薇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

   干……干什么去?仲薇有些慌張的說道。

   自然是去兌現承諾了。

  陳炎的話讓仲薇腳下一個踉蹌。

   陳總,那個……仲薇支支吾吾,心里猶如小鹿亂撞。

   還有別的事情? 不是,我的意思是能不能不去酒店。

  仲薇的聲音已經帶著哭腔,此刻她終于意識到自己先前答應的條件究竟有多過分。

   陳炎走到仲薇的身邊,一把蹲下身,將她攔腰抱起,跟我走! 啊!仲薇心頭一顫,大腦一片空白,就這么跟著陳炎離開了公司。

   兩人開著仲薇的車選了周圍最近的一家酒店,仲薇心情忐忑的跟在陳炎后面。

   進入到房間內,陳炎剛想開口,仲薇突然大叫道,我要先洗個澡! 說完,仲薇便沖進了衛生間,然后將浴室門反鎖,留下陳炎在外面無奈的搖了搖頭。

   二十分鐘后,仲薇才從衛生間走出來,雖然洗了澡,但她依舊將衣服完整的穿好,只有濕漉漉的發絲還有沐浴露的香氣能夠證明她確實洗澡了。

   陳炎看著已經褪去黑色性感絲襪的雪白大腿,微微一笑,然后走上前猛地抱住了仲薇,在后者近乎僵硬的身體下,狠狠的吻住了她的香唇。

   微涼,芬芳。

   仲薇自從步入社會后就沒有談過戀愛,就連親吻都是間隔多年的久違感覺,被陳炎近乎毫不柔情的親吻著,仲薇全身的溫度都在上升著,從剛開始的僵硬逐漸放松下來(少兒益智故事)。

   良久,唇分。

   陳炎略微喘著粗氣后退幾步,然后拿起了自己的外套就朝著門外走去。

   這算是我給你的一個忠告,以后記得凡事三思而后行。

  陳炎說著話已經走到了門口。

   在這睡一覺吧,我再去開間房,就在你隔壁。

  房門關閉,陳炎的聲音縈繞在仲薇的耳邊,久久不能消散。

   他奪取了自己的吻,而且吻得肆無忌憚,可是除此外他再沒有別的過分舉動,而他吻我,也 不過是為了給我一個忠告。

   仲薇的腦海里全都回蕩著陳炎說的話,帶給她的一種醒悟。

   翌日,陳炎早早的起床并打算敲門叫醒仲薇,該上班了。

   不過仲薇明顯起的比陳炎還要早,早早收拾好的仲薇站在房間門口等待著,盈盈一握般的腰肢仿佛充滿了無限的吸引力。

   仲總這么早?陳炎微微一笑。

   陳總以后直接稱呼我名字就好了,你現在已經是我的老板了。

  仲薇同樣回以一笑,然后挎著自己的小包,走到了陳炎的面前。

   走吧陳總,該上班了。

   兩人一起來到公司,本來陳炎打算讓仲薇先走,畢竟后者在公司內的名氣還是很大的,可是仲薇卻搖了搖頭,別人怎么看是他們的事,我只做好我自己就行。

   呦,這不是仲總嗎,怎么?今天帶著這個小白臉來上班?突如其來的惡心聲音響起。

   剛剛從車上下來的陳炎跟仲薇看向不遠處,只見一個身材富態的中年男子攬著一個身材極其性感的女人慢悠悠的走了過來。

   當陳炎看清那女人的相貌后,頓時愣在了原地。

   葉雪! 吳董事,話不要亂說,這里是公司,不是你的私人會所!仲薇看向那胖胖的中年男子,喝道。

   吳耀是公司的股東之一,股份持有排名第五,在 天水集團內的分量不輕。

   公司又怎么了?誰敢管 老子?我就說嘛,前段時間老子追你鳥都不鳥老子,感情喜歡身材瘦弱的小白臉,不是我說啊仲薇,就怕他滿足不了你啊!吳耀十分張狂的笑道。

   你!被吳耀這般骯臟的話語氣的臉色發白,仲薇渾身都在顫抖,這個吳耀仗著有錢,沒少做各種骯臟的事情,公司內超過百分之七十年輕漂亮的女性,都被他用錢買過身子。

   所以,在前段時間仲薇母親剛剛查出白血病的時候,吳耀就找上門來,聲稱會出這筆錢,但是仲薇得做他女友,當時仲薇自然嚴詞拒絕。

   兩人怒懟著,陳炎站在一旁跟葉雪對視,他從后者的目光中讀出了怨恨,極大的怨恨。

   天堂度假區之后,葉雪也曾仔細考慮過事情的來龍去脈,最后她認為,陳炎一直都在扮豬吃老虎,是因為自己的背叛,才致使他亮明了自己的背景。

   不過劉曉東家產不過十億,在這個 夜城能搬倒他的人數不勝數,所以就算是陳炎現在很有錢,可葉雪就是 不服! 她不服自己跟了陳炎這么多年,吃了這么多的苦,到頭來自己離開他還要背負賤貨的罵名;不服為什么陳炎有錢卻不給自己花;不服她自己就算是離開陳炎也要活得漂亮! 葉雪一直知道陳炎在天水集團上班,事后劉曉東完蛋,她就開始制造偶遇天水股東的過程,終于讓她傍上了吳耀,這個天水的第五股東。

   天水集團在整個夜城都是排名前十的大公司,只是一個第五股東的吳耀,單論家產就要碾壓劉曉東,而且還不算人脈背景等等。

   葉雪深信,自己這次傍上的大腿一定可以完全擊垮陳炎,讓他恢復當初在自己面前一副絕世舔狗的惡心模樣! 吳哥哥,難道人家不好看嘛,你竟然喜歡這個女人。

  膩到發嗲的聲音響起,葉雪的模樣仿佛一個受盡百般欺凌的小女孩一樣,不知曉其本性的男人或許真的會被迷住,就比如吳耀。

   怎么會呢,還是我的寶貝最好看,哥哥我可是好久都沒有這么爽過了。

  吳耀的葷話讓仲薇堵住了耳朵。

   陳炎冷漠的看著兩人,心中的怒火再度被點燃! 小子,你就是陳炎對吧,我家寶貝昨晚在床上提起過你,真是沒想到你居然還是一個小白臉,老子還以為你多么的厲害呢!貌似這個吳耀不說葷話就不會聊天了,幾乎句句帶葷。

   陳炎搖了搖頭,他剛才已經想明白了,因為葉雪而發怒,不值得,而且以他現在的身份,這些瞧不起他的人,再如何蹦跶,也不過是跳梁小丑。

   而且這個吳耀也算是倒霉,股東會內的所有股東,除開他以外,已經都知道了公司易主,新老板名叫陳炎的事情。

   可惜這個精蟲上腦的白癡昨天下午開股東會的時候不在,跑去高檔會所里瀟灑了,到現在都不知道這個消息。

   現在的他,不過是個空股的廢物。

   我很好奇,天水在你們這些蛀蟲的存在下,是如何做到成為夜城前十大集團的?難道靠你白癡一樣的大腦? 尼瑪的陳炎,你什么身份敢這么跟我對話,你信不信我一句話讓你滾蛋?吳耀眼神一瞪,別說,他這身材配上雄厚的嗓音還真的有幾分氣勢。

   不過,不論他說什么做什么,在陳炎面前都是宛如小丑在表演。

   這就是你找的下家?陳炎看向葉雪,眼神意味莫名,仿佛在問,麻煩你找下家找一個稍微聰明點的好嗎? 我告訴你陳炎,我知道你家里有點小錢,但是吳哥哥可是這天水集團的第五股東,你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嗎?他參股百分之十一,年度分紅超過兩億。

  無論如何也是你這條狗比不了的! 葉雪臉色漲紅,她要證明自己的離開是非常正確的決定,要讓陳炎知道,自己隨便找個人都比他強! 站在一側的仲薇聽到這話不禁眉頭微皺,她已經聽說過了陳炎的遭遇,知道他跟葉雪之間有些恩怨,枉費了七年的感情。

   如今一見,貌似的確是這樣。

   不過此時的仲薇有點想笑的感覺,吳耀比陳炎強?   曾經看過一部電影,里面講的是一個女孩,每次在舉行儀式之前就 逃跑了,她不知道為什么這么恐懼 婚姻,最后一次,她穿著美麗的白色婚紗扒在卡車門上,看著奮力追趕來的準新郎基爾,還是漸漸離去了。

    她在想什么,估計她也不知道。

  她不知道自己喜歡什么,適合什么,她和每一個男友在一起,都以為自己喜歡,但最終還是逃跑了,她都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斷力了。

    佟先生現在也是,自從與妻子離婚后,至今沒有再婚,他也曾經談過戀愛,經歷地感情的折磨,但最終還是以 分手而告終,他對婚姻有點后怕,不想再經歷那種刮骨抽筋的痛苦。

    事情是這樣的。

  2008年10月,姑媽給我介紹一個女朋友,她是一個公司的主管,帶個11歲的男孩。

    那時她跟前夫分居一年,還沒有辦理離婚手續。

  但一個月后他們把所有手續都辦妥了。

  我們開始交往,才知道她跟她 娘家的問題很大。

  她有點什么事,她娘家的兄弟姐妹, 父母沒一個出來幫她,但是她娘家有什么,她一定要幫。

  你有 婚姻恐懼癥嗎 如果真愛 他就 結婚吧  有一次她姐姐發生了意外,來這邊看病,一住就是10多天,每天吃飯,墊付醫藥費,5000多元還沒10天就沒了。

  我為了能跟她在一起,都把外地的公司事情都調了回來,損失很大。

    她沒錢了,我貼補一點沒關系,但是總不能沒有節制吧?我跟她說待親情要把握個度,每個月都是是負周轉的話,這樣 生活很危險,一旦遇到急用錢的情況我們去哪兒籌集?  她卻說:我對我父母就是這樣。

  我說:你要是有3個饅頭,可以分出去兩個半,全部分出去了,我們不得餓死啊。

  她還為前夫的大哥做了擔保貸款20萬元,真是被她氣死了,最后,她提出分手,我也放棄了。

    專家點評:其實他們的感情從一開始就沒在一條起跑線上,佟先生因為喜歡她,愿意為她做任何事情,甚至傾盡所有。

    但她隨意揮霍,并不懂珍惜。

  感情付出是雙方的,而且他們的價值觀,思想觀差異很大,這在婚姻中是最大的忌諱。

  你有婚姻恐懼癥嗎 如果真愛他就結婚吧  佟先生經歷了飛蛾投火般的戀愛,但自始至終沒有得到女友及家人的認同和肯定,無論她付出多少,仍然滿足不了他們的種種欲求。

    在一次又一次的打擊下,佟先生活得很累,當然會對自大在家失去信心了,因此,從某種意義上說中,能夠了你經常保持信心十足的戀愛對象或許就是對的人。

    話再說回來,逃跑的新娘瑪琪雖然對婚禮怕這怕那,但最主要的還是她(一個添下面兩個吃奶)沒有找到真正適合自己的伴侶,她從婚禮上逃跑了4次,最終還是找到了自己的真愛。

    所以,只要你真正的打心眼里面的愛他,沒有他你活不了,我想你就去結婚吧,你絕對不會逃跑的。

  以后的問題,讓以后去煩惱吧,也許沒有你所擔心的問題呢。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