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v body massage

jav body massage jav body massage 20256瀏覽 43671評論 收藏


“哥,你開什么玩笑,那可是你 媳婦兒啊,你讓我和她睡?你…你這不是跟我開玩笑嘛!”“曉峰,你坐下,我哪有心思和你開這種玩笑。

  ” 李曉峰一臉錯愕,目瞪口呆的看著對面喝的臉紅脖子粗的 李二虎。

  李二虎是李曉峰的表哥,這天還沒黑就叫來李曉峰說是喝酒,可這三巡酒后,李二虎卻說出這么個 事兒

  酒桌上把媳婦兒拱手讓人,這什么套路?!要說這李二虎的媳婦兒 張玉蘭,那可是這河陽村出了名的大美人,這李二虎平日里藏著掖著生怕別人多看了一眼,今天這算怎么回事?“那這好端端的,你干嘛讓我睡你媳婦兒?”李曉峰神色古怪,這不是扯淡嗎?李二虎紅著眼睛,手里的就被啪的一聲拍在桌上,咬牙切齒的 說道:“弟啊,不瞞你說,我那兒幾年前就被 王德彪那王八羔子給一腳踢爆了,這幾年,我是守著你嫂子卻什么也做不了,家里我這一脈單傳,找你就是為了給咱老李家留個種啊。

  ”李曉峰腦袋嗡嗡的,長這么大,第一次碰到借種這種 事情

  不過說起王德彪和李二虎,李曉峰倒是有印象,前幾年村里分地, 兩人因為一畝半的地打起來了,當時王德彪就對著李二虎的褲襠狠狠的踢了一腳,只是沒想到竟這么嚴重!李曉峰的神色有些為難的說道:“可是…可是我長這么大,連個對象都沒處過,你就算讓我和嫂子睡覺,我…我也不會啊。

  ”李二虎倒是一愣,他是沒想到自己這表弟竟然二十多歲了還沒碰過個 女人:“那不行!你不會,你嫂子會啊!你嫂子可以教你。

  ”說著,李二虎又苦惱的滿了一杯老燒酒,一仰頭咕咚就咽了下去,酒氣嗆著李二虎眼淚都出來了。

  此時的李曉峰心里很不是滋味,當初那件事情已經過去四五年了,這四五年的時間,李二虎竟都不能行人事,也實在是夠委屈的,這狗日的王德彪居然這么欺負自己老李家,這事不能就這么算了。

  “這次你無論如何得幫我這個忙,算我求你了,就讓你嫂子在你這借個種吧。

  ”李二虎紅著眼睛再次懇求道。

  李曉峰不自覺的咽了口口水,要說他不動心那是假的,張玉蘭在村里可是出了名的水靈,身材又好,村里不知道多少男人惦記著呢。

  兩人說的毫不忌諱,門外剛端了一碟花生米走過來的張玉蘭是嚇了一大跳!手里的盤子差點沒飛出去,身子一抖趕緊退了回來。

  按理說自己的丈夫把自己拱手讓給別人睡,這事兒擱誰身上都不行啊,可張玉蘭卻似乎并不反感,心臟砰砰砰的直跳。

  她本身就比李二虎要小,年紀也不過剛過二八年華,這個年紀那方面的需要正是比較強烈,奈何李二虎五年前被王德彪廢了,她一個女人家,無兒無女就跟守活寡似得,人差點沒給憋瘋了。

  也的虧是這張玉蘭性格好,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只是哪怕性格再好,也是有生理上的需求,每到夜晚時候張玉蘭心里頭就莫名煩得慌,此時望著李二虎那健碩的身軀,張玉蘭渾身不禁變得熱了起來。

  本 想著李二虎既然不能行人事,自己這輩子就只能這樣了,可沒想到,今天竟聽到李二虎說出這種話來,張玉蘭一下變的緊張了起來,回頭看向李曉峰。

  年紀輕輕,長得清秀, 身體也精壯,關鍵村里年輕人大多出去打工了,本來就沒留下幾個,老男人堆里一挑,李曉峰絕對稱的上是村里的村草了。

  張玉蘭有時候難受的緊,腦子里還曾冒出過李曉峰的身影,每一次浮想著那事情,張玉蘭都覺得愧對自己老公。

  這會聽沒想到自己丈夫李二虎竟然要把自己拱手相送給其他睡,哪怕張玉蘭知道自己丈夫就是孝順,為了延續李家的香火才這么干的,但不管如何原因,這自己丈夫要讓自己李曉峰睡覺是事實。

  多少個夜晚的幻想,如今難道就得以滿足。

  張玉蘭越聽越是緊張起來。

  房里,李曉峰雖然心思火熱,但神色還是有些為難,開口道:“可這事兒就算是我答應了,嫂子也不會答應的吧?”張玉蘭聽到李曉峰這話,差點就脫口而出喊道:“我愿意。

  ”李二虎聽到李曉峰的語氣松動了,急忙趁熱打鐵:“你答應就行,你嫂子那你放心,自家媳婦兒什么德行我自己知道,這幾年我那廢了,她當初剛結婚的水靈靈的大姑娘跟了我,這幾年都沒能做一次真正的女人,能不想著那事兒?我好好和她說說,沒問題的。

  ”李曉峰聽著這話也是心頭一陣火熱,借種不借種的他倒是沒關系,關鍵是如果真的有機會將張玉蘭這種級別的美女睡一覺,那滋味……想想都帶勁!“那行,這事兒,我答應了,但是就得看嫂子怎么說了。

  ”李曉峰一咬牙,一仰頭,一杯酒也下了肚。

  張玉蘭在門口聽到這里,哪里還忍得住,一把推開門走了進去。

  李曉峰趕緊閉嘴,看都不敢看向張玉蘭。

  張玉蘭將花生米放到桌子上,瞄了李曉峰一眼,俏臉上不禁浮起一道紅暈,心里一慌,連忙道:“看你哥倆喝的臉紅脖子粗的,我再去整兩個菜去。

  ”“哎,不了,這點菜夠了,媳婦兒你過來,我和你說個事兒。

  ”李二虎原本還沒想到啥時候和媳婦兒說這個事兒,此時眼看張玉蘭進來,借著酒勁兒,打算直接開門見山!李曉峰似乎料想到了李二虎的打算,心里一突,沒好意思去看張玉蘭,只顧著埋頭吃菜來掩飾自己的尷尬。

  張玉蘭聽聽李二虎這么說,知道他要提這事情了,整個人瞬間緊繃了起來,但又怕被他們兩人看出貓膩,裝著一副淡定的模樣道:“啥事兒你說,神神叨叨的。

  ”李二虎又灌了杯酒,神色有那么一瞬間的遲疑,但隨后還是咬了咬牙說道:“不孝有三無后為大,媳婦兒,咱們到現在都沒能生個孩子,我覺得我對不起老李家啊!”“唉,你怎么又說起這個事兒了,有啥辦法呢?”張玉蘭知道李二虎要說什么,瞥了一眼李曉峰渾身不禁再一次變的熱起來,望著李曉峰眼眸內也多了幾分別樣的神色。

  李二虎帶著酒意也是豁出去了,拍手道:“媳婦實不相瞞,我今天叫曉峰過來就是為了這個事兒,就是想讓曉峰代替我給咱老李家留個種!”哪怕張玉蘭早就知道了事情,此時聽李二虎當面說出來,張玉蘭還是嚇的一縮:“二虎,你…你這是開玩笑嗎?旁邊的李曉峰更尷尬了,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放下筷子手都不知道該往哪里放了。

  李二虎望著張玉蘭那嬌滴滴的臉蛋,這么漂亮的媳婦他也不舍得讓其他人睡,可惜自己那不中用,為了家里的香火,李二虎一咬牙道:“媳婦,我這是認真,我就想讓你和曉峰睡一覺!”“你這瞎說什么?”張玉蘭的身子狠狠的抖了一抖,心里一片慌亂。

  “媳婦兒,你也別怪我,我實在是沒辦法了。

  ”李二虎苦惱的說道,說完又是一杯酒下了肚子。

  張玉蘭呆愣了幾秒,忽然扭頭看向一旁的李曉峰。

  李曉峰登時嚇了一大跳,對著張玉蘭干笑了兩聲,卻不知道怎么開口搭話。

  張玉蘭坐在那里不出聲,心臟砰砰砰的跳著。

  李二虎看張玉蘭沒有明確拒絕自己,哪里還不知道她的心思,倒了杯酒,李二虎送到張玉蘭的面前,說道:“媳婦兒,我知道你好面子,就是這么個事兒,是我李二虎對不住你,你要是答應,就喝了這杯酒,這事兒就成了。

  ”張玉蘭抬起頭來看著李二虎,滿臉認真的問道:“你真這么決定了?”李二虎心里一抽抽,他不說話,只是重重的點了點頭,畢竟是自己如花似玉的媳婦兒,就這么拱手讓給別人,他心里怎么可能不膈應,但他真的已經決定好了。

  張玉蘭深吸一口氣,伸手接過李二虎手里的酒杯就喝了下去,喝了酒,張玉蘭就算是答應了。

  坐在對面的李曉峰將兩人的對話全都聽在耳朵里,看到張玉蘭把酒喝了下去,心里頓時一顫,想著張玉蘭今晚就是自己的了,李曉峰端著酒杯的手都有些微微的顫抖。

  “行了,媳婦兒,你先去洗個澡準備一下,今天晚上你們就睡在一起了,我和我兄弟再喝幾杯。

  ”李二虎心頭的一塊石頭總算是放下去了。

  但想著晚上自己的媳婦兒就要和別人睡了,李二虎就算是為了借種心里也難免堵得慌,望著張玉蘭一扭一扭的翹臀,李二虎無奈的搖了搖頭,回頭又跟李曉峰喝了一會,估摸著張玉蘭也洗好澡了。

  想著這事情還是要保持精神,才好下種(玉米地做爰全過程),怕再喝下去把李曉峰喝醉了誤事,干脆也不喝了,起身道:“曉峰,這酒等著下次再喝,你嫂子現在應該在屋里等著了,我帶你過去,你晚上就給出點力氣。

  ”其實李曉峰并沒喝多少酒,李二虎今天心里憋屈,有了李曉峰這個傾訴對象,一下午話頭基本上就沒停過,大多數時間李曉峰都在傾聽李二虎倒苦水,自然沒喝多少。

  很快兩人就到了張玉蘭門口。

  李二虎猶豫著有些不敢開門,這開了門,自己的媳婦兒今晚可就被別人給睡了,李曉峰在一旁雖然心里火急火燎的,但也能理解李二虎,雖說是為了借種,但人心都是肉長的,這心里的疙瘩可不是說沒就能沒的。

  房里,張玉蘭正坐在床邊,聽著外面兩人的動靜心里也是一片燥熱的慌,如同新婚之夜等待自己丈夫臨幸的小媳婦,雙手緊張的揣著被子。

  “虎子哥,你再考慮一下吧,畢竟…”“不用考慮了,兄弟,我沒事,進去吧。

  ”李二虎一聽李曉峰這話,瞬間下了決定,直接推開了門。

  一進去,李曉峰一眼就看到坐在床邊的張玉蘭,一身松垮的碎花長裙下那玲瓏有致的身子看的李曉峰心里一陣躁動。

  李二虎此時醉意翻涌,看著自己貌美如花的媳婦兒張玉蘭就坐在那里奈何自己卻沒辦法想用,雙眼通紅著,咬了咬牙拍著李曉峰的肩膀道:“兄弟,今晚你就睡在這里,我去西邊柴房湊活一晚上。

  ”說完,李二虎快速的跑開了,畢竟這自己給自己綠帽子帶,太過于操蛋了,李二虎怕多呆一會都會后悔,留下張玉蘭跟李曉峰在屋里頭。

  “嫂…嫂子。

  ”李曉峰看著床上一臉嬌媚的張玉蘭,輕喊了一聲,身子不由自主的朝著她靠了過去。

  張玉蘭也是一臉羞紅,緊張的低著頭不看去看李曉峰一眼。

  李曉峰看著她那溫柔賢惠的模樣,再也把持不住直接將張玉蘭撲倒在了床上。

  張玉蘭嘴里驚呼了一聲,下意識的伸手攬住李曉峰的身子,嗲怪道:“你這么猴急干什么,一晚上呢。

  ”“嘿嘿…”李曉峰只是尷尬的笑了笑,然后雙手開始胡亂的想要脫掉張玉蘭的碎花長裙。

  但他手忙腳亂的,張玉蘭又被自己壓在身下,自然脫不下來。

  看他這傻乎乎的樣子張玉蘭就知道他真的是個雛兒了,心里更是興奮,加上多年來的寂寞,她再也顧不上矜持,推了推李曉峰:“笨死你算了,我來吧。

  ”張玉蘭坐了起來,一臉羞紅的望著李曉峰,慢慢的解開自己的衣服扣子。

  隨著衣服慢慢解開,那白皙的肌膚,性感的身軀加上張玉蘭一臉害羞的表情,李曉峰看的是雙眼發直,再也忍不住直接一腦袋栽了進去,臉埋在中間,大口大口的呼吸著。

  女人身體淡淡的馨香味道夾雜著輕微的汗液的氣味讓李曉峰立刻有了本能的反應。

  “啊~曉峰,你……你別急,輕點,下巴咯到我了。

  ”張玉蘭嘴里輕喘了一聲,忍不住說道。

  李曉峰不好意思的抬起腦袋,有些尷尬,看著張玉蘭嘿嘿干笑著。

  “傻笑什么,你怎么還穿著衣服?這要怎么開始?”張玉蘭臉頰紅潤的說道。

  “奧,對對對,脫衣服…”李曉峰反應過來,雖說喝了不少酒,但是脫自己的衣服倒是利索,三下五除二,很快雄壯的身軀就展露在眼前。

  張玉蘭嚇了一大跳,瞪大眼睛看著,心里有些震驚的同時更是興奮的不得了,看著那地方,整個都有些呆了,這要是弄得話,得多舒服啊。

  獨守了幾年的空房,大概也只有體驗過這種感覺的人才知道這其中到底有多么痛苦,如今,老天爺總算是補償給她了,著呢大,她也是滿足了。

  想到這里,張玉蘭也忍不住了,雙手抱著李曉峰的身體狠狠的貼著自己,情到深處,紅潤的雙唇輕啟在李曉峰的耳邊柔聲說道:“你以后一定要對我好。

  ”李曉峰的身子猛地一震,還有什么比一個女人在耳邊溫柔的說這種話更能觸動心弦的呢?“好。

  ”李曉峰鄭重其事的點頭說道,他心里火熱,聽著耳邊張玉蘭的輕聲細語,大腦一片空白,心里想的各種海誓山盟的話到了嘴邊卻只剩下一個干巴巴的‘好’字,可他的臉色還有語氣卻是無比的認真。

  被他那火熱的柔情所包裹,張玉蘭最后一絲戒備頃刻間消失的無影無蹤,懷里抱著李曉峰,整個人已經淪陷,心里也做好了被李曉峰占據的準備。

  但看李曉峰真的是什么都不懂,只能開口說道:“曉峰,你還不會,嫂子教你,你別動就好了。

  ”李曉峰一聽,趕緊躺在床上不敢動了,那傻樣子,倒是讓張玉蘭有些想笑。

  張玉蘭怎么說也是人婦,自然十分熟練,李曉峰就被動的享受著。

  這是李曉峰從來沒有過的感覺,正值青年,腦子里自然也腦補過這些東西,但他萬萬沒想到,真正體驗到的時候,感覺竟然如此美,簡直要上天了!五年了,五年的時間張玉蘭也壓抑的太久了,終于等到這個機會,她的感覺也出奇的好,仿佛一個被點燃的汽油桶,熊熊的火焰燃燒著。

  李曉峰是第一次,沒過多久就早早聽了,但也許是感覺來了,又憋了二十幾年,身強力壯的李曉峰恢復速度是嗷嗷塊,往往歇了不到幾分鐘就又恢復了,一晚上的時間,李曉峰幾乎都沒歇著,張玉蘭是又驚又喜。

  這兩人忙會了一晚上,李二虎卻也沒歇著,他雖然喝大了,但是想著自己的媳婦兒正和李曉峰在自己的床上翻滾,他是睡意全無。

  心里好奇之下,隔一會兒就要去觀望觀望,但可惜的是,這鄉村的老房子,窗戶都是砂紙的,啥也看不到,門縫倒是寬,卻沒正對著床,啥也看不到。

  李二虎聽著耳邊張玉蘭在房間里時不時傳來的一聲一聲叫聲,心里是貓爪般的難受,這場面可比他之前想象中的要激烈太多了。

  回到柴房,想著自己有這么一個如花似玉妖精般的媳婦兒,自己卻沒辦法享用,耳邊聽著李曉峰和張玉蘭鬧出來的動靜,他卻只能苦兮兮的縮在柴房里空流淚,心里對王德彪的恨意就更加強烈了。

  如今李曉峰幫了他留了種,他最大的心愿也算了了,做事也能肆無忌怠一些,想著李曉峰不過才第一次就能把張玉蘭弄的哭天喊地得,那是不是可以讓李曉峰幫自己報仇呢?他腦子里一個瘋狂的想法躁動著,一讓李曉峰幫自己報仇,讓他睡王德彪的女人劉蓉。

  最好天天給王德彪戴綠帽子!不過他也知道李曉峰膽小,不敢招惹王德彪,既然如此,就只能多給他點甜頭,讓他在自己媳婦兒張玉蘭身上好好學習學習怎么弄女人,到時候給王德彪戴綠帽的時候也能更加順手一些。

  反正李二虎的目的是借種,這一次兩次的沒準還種不上,那就多來幾次好了,他就不信把李曉峰這小子喂飽了他還不配合自己。

  就這樣起起伏伏聲音一直持續到了早上四五點,李曉峰終于累了,張玉蘭也是氣喘吁吁,臉色帶著異樣的鮮紅,沒想到自己守了這么多年的身體,第一次開張就折騰了這么長時間,張玉蘭很是滿足。

  李二虎又去觀望了一次,發覺里面已經沒了動靜,這才悻悻的回到了柴房,心想李曉峰這小子真能夠折騰的,這可比他自己當年還能用的時候厲害太多了!想著想著,李二虎就在柴房一張臨時休息用的小床上迷迷糊糊睡了過去。

  而李曉峰和張玉蘭則躺在柔軟的大床上相擁而眠。

  天剛蒙蒙亮,李二虎當先起床了,他腦子里老想著亂七八糟的東西,睡的也不踏實,索性直接起床了,原本家里是張玉蘭做飯的,但想著昨晚他們兩個肯定累得夠嗆,只能是李二虎做了。

  簡單做好了早飯,李二虎走到兩人房前直接推門而入,眼前的一幕讓李二虎登時瞪起了眼睛。

  沒想到兩人也早早就醒了,此時此刻,兩個人還在做那個事情,自己這一清早冒冒失失的進來叫他們吃飯還真是打擾到了。

  李曉峰和張玉蘭兩個人這會正玩得開心呢,哪里注意到門口進來個人,依然是我行我素,玩的正興起。

  李二虎咕咚一聲咽了口口水,折騰了一晚上了,李曉峰這才休息了兩三個小時,又這么猛了?再說自己的媳婦兒張玉蘭,平日里看著挺正經的,沒想到骨子里竟然是這樣的人!這個樣子,就連李二虎當初都沒試過!李曉峰和張玉蘭這會才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似乎房間里多了個人,下意識的扭頭看了看,正看到李二虎一臉錯愕的站在門口,正在動作的人戛然而止,剛剛還熱鬧的房間,安靜的可怕,場面瞬間變的尷尬下來。

  倒是李二虎最先反應過來,神色平靜的說道:“沒事,你們忙,一會兒過來吃早飯。

  ”說完,李二虎又奪門而出,順帶著關上了房門。

  張玉蘭本是借著李曉峰早晨那一股子硬勁兒想再享受享受,沒想到被李二虎這么撞破了,兩人都沒了心情,張玉蘭掐了李曉峰一下就從床上下來,匆忙穿好衣服兩人就出了門。

  廚房里,李二虎剛吃完就看到兩人過來了,笑呵呵的打招呼道:“昨晚睡的好嗎?”張玉蘭一張俏臉唰的一下就紅了,倒是李曉峰鎮得住場面,神色略顯尷尬的點了點頭:“還好,還好。

  ”“那行,我也吃完了,還要下地干活兒去,你們先吃飯吧。

  ”李二虎當然也覺得氣氛有些古怪,決定先緩一緩再說。

  等李二虎離開之后,李曉峰才放下心來吃飯,要是李二虎在的話,他還真是有些放不開了,經過一晚上的折騰,兩人都餓了,李二虎做的飯味道不怎么樣但也被兩人迅速的消滅干凈了。

  吃飽喝足,李曉峰滿足的打了個飽嗝,張玉蘭則起身洗碗去了。

  她身子伏低,雙手在洗碗池里刷洗著,優美的身姿在李曉峰的眼前搖擺晃動,李曉峰登時又食指大動,忍不住起身從背后保住了張玉蘭的身子,正好兩個人貼在一起。

  張玉蘭嚇了一跳,趕緊扭動身子說道:“呀,你干嘛,這大白天的,家里要是來人了怎么辦?”可她不動還好,一動,弄的李曉峰更加舒服了。

  “俗話說一天之計在于晨,表哥也等著抱孩子不是。

  ”李曉峰一臉壞笑的說著,身體的動作更大了。

  張玉蘭瞪了那么多年,現在就像是火藥桶,一點就著,被李曉峰這么一弄,身體就朝后倒去。

  因為是白天,張玉蘭不敢太過放肆,貝齒死死的咬緊不讓自己叫出聲來,喉嚨里發出一陣咕噥咕噥壓抑的輕喘。

     口述:夕陽  這段時間,未來的嫂子和 我哥哥正在商量舉行婚禮的事情,似乎一切事情已成既定事實了,可是忽然間我哥哥說這婚不結了,把我爸媽還有親戚朋友們嚇了一大跳。

  這婚本來就是說好的,兩家的父母也見過面了,怎么說不結婚就不結婚 了呢?  我哥哥在無意間發現了一個秘密,就是這個未來的嫂子貌似經常惡心嘔吐不止,帶著她去醫院里檢查時才得知,她已經懷孕兩個月了。

  我哥哥當時很高興,還沒結婚就已經快當爸爸了,不過,才高興了幾分鐘而已,我哥哥就開始愁眉苦臉起來了。

    兩個月之前,其實我哥是不在家里的,他去了廣州出差了,差不多十多天時間。

  既然他不在家里,更不可能在我這個準嫂子身邊了,那么她怎么(男人抓胸將機機桶美女口述)會懷上孩子了呢?我哥很疑惑,又不敢親自問我嫂子,于是就開始旁敲側擊地問我,希望讓我回想一下,她和哪些人接觸過,或者有些不正常的關系!口述:與準嫂子 銷魂一夜她懷上 我的孩子  坦白地說,我只能是忽悠我哥哥了,嘴上答應著他想想,可是我根本不想去回憶,因為兩個月之前,確實有人和她接觸過,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我自己。

  事情是這樣的:準嫂子說身體不太舒服,打電話說讓我過去,帶她去醫院里看看。

    我騎著自行車,直奔用來結婚的新房子去了,當我進去之后,看到她臉色蒼白,身體很不舒服。

  我問她哪里不舒服啊?她則是指著身體下邊,還說道:我這里有點難受,有點難受!好像是有無數只螞蟻咬我的肉肉一樣!你快給我看看吧!行嗎?  我當時就傻了,還真以為嫂子下邊有螞蟻呢,當她脫掉了內褲之后,我瞪大了眼睛,第一次近距離地看著女人的這個地方,那是一個飽含蜜水的大蜜桃,秀色可餐,看得我幾乎都走不動了,呼吸也開始急促起來,這時候準嫂子就緊緊地抱住了我,開始吻我。

  口述:與準嫂子銷魂一夜她懷上我的孩子  之后的事情,我就記不起來了,只是隱約記得我被她脫掉了衣服,與準嫂子銷魂一夜后,我從小男生變成了大男人,第一次領略到了女人的風味。

  說實話,準嫂子確實很有女人味道,比我以前談的女朋友好多了,也是準嫂子破了我的處男身。

    一晃兩個月過去了,我漸漸地把準 嫂子和我那晚的事情忘掉了,希望就此被埋在大海里。

  可是婚禮在即,我哥哥忽然決定不結婚了,他就一直在纏著我這個準嫂子問,她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不是他的!她則是很善意地撒了一個謊,蒙混過關了,雖然我哥沒有起什么疑心,可是準嫂子懷的孩子的確是我的!我只是沒想到,我和準嫂子僅僅銷魂纏綿了一晚上,她就懷上了我的孩子。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