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ison mack naked

情趣內衣黑絲 愛之谷官方商城 10瀏覽 0評論 收藏
allison mack naked


蘇晴今年三十二歲,正值一個女人的最佳年齡,172的身高,修長細膩的雪腿,豐腴誘人的胸脯,雖然已經女人三十,但看上去給人的感覺,仿若才二十三四的樣子。


  撲面而來的,是楚楚動人和暗香浮動。


  今天她穿著一件紅色的緊身連衣短裙,胸前的驕傲隨著步伐上下擺動,看的讓人直流口水。


  兩條如玉般光滑的美腿,踩著一雙七公分的漆皮高跟鞋,更是讓人眼前冒火。


  此刻她正站在市 一高的大門外,等待放學。


  今天她原本是想要去做個美容的,可閨蜜劉玉婷突然將兒子托付給她,所以她只好來接 小偉放學。


  站在一高的校門口,感受著周圍 男人饑渴的目光,蘇晴莫名的有股異樣, 身體也漸漸有了感覺。


  正值放學的時間,一高的學生陸續從校門口出來,蘇晴左等右等,卻不見小偉的影子。


  沒辦法她只好到學校里找,結果找到教室,卻發現小偉一個人呆愣愣的坐在那里,有些失神。


  蘇晴快跑兩步,上前安撫小偉的肩膀問他怎么了?十八歲的小偉抬頭看著媽媽的閨蜜,涌動一下喉頭,低聲說沒什么。


  今天下午,小偉被數學老師安排去校長室送材料,結果剛到門口,就聽到里面傳來一聲女人輕吟。


  他看過電影,知道這聲音代表著什么。


  他按耐住心頭的激動,悄悄來到窗前。


  天吶!房間里,竟然是校長和自己的美女班主任 林雨薇


  林雨薇趴在桌子上,校長抱著林雨薇的細腰,從身后蠻橫的沖撞著,林雨薇的鼻息內發出誘人的聲音。


  小偉被這刺激的一幕,給震驚的無以復加。


  一整個下午,都在慌神。


  放學的時候,班主任林雨薇還來巡視過一次,當時兩人的目光剛一相接,小偉的腦海中就回蕩起這個女人在校長身下的模樣,一下子羞紅臉,低著頭不敢跟班主任對視。


  媽媽的閨蜜來找自己,總算是讓小偉緩過神來,跟著蘇晴離開學校,坐上她的車,小偉才知道媽媽出差一周,這個長假自己都得住在蘇晴 阿姨家里了。


  看著蘇晴阿姨凹凸有致的身材,小偉莫名的喉頭涌動一下,回想起平時一本正經,在校長身下卻放浪形骸的林雨薇。


  難道,蘇阿姨也是這樣嗎?跟著蘇晴回到家里,蘇晴進門就將手提的坤包放到鞋柜上,彎下腰撅起屁股脫自己的高跟鞋,并招呼小偉進門。


  可此時站在她身后的小偉,卻傻了!蘇晴紅色的短裙根本遮不住那迷人的裙下風光,微微抬起的腳懸掛在空中挑著那雙高跟鞋,隨著鞋的離腳,露出深紅色的動人腳趾,在室內燈光的照射下,泛著點點光芒。


  愣怔一下午的小偉終于忍不住,一把從身后抱住媽媽的閨蜜,蘇晴阿姨。


  身下堅挺一個下午的那物抵上去的那一刻,小偉感受到一股令人顫栗的柔軟舒適。


  突然被小偉抱住,蘇晴也是一驚,可緊隨而來的那物,卻讓蘇晴瞬間渾身發燒,有些站立不穩的扶著一旁的鞋柜,嬌滴滴的聲音問小偉你干嘛。


  小偉只是頭腦一熱的沖動,現下被蘇阿姨喚醒,立即又恢復文弱害羞的模樣,臉紅的像猴屁股一樣,說沒什么,往后一周就拜托蘇阿姨照顧了!蘇晴看著小偉,臉上也有些燒臊,應付兩句,就趕緊溜進臥室里換上睡衣,將浸濕的 底褲連同裙裝一同丟到 衛生間的洗衣筐里,這才渾身爽利的跟坐在沙發上的小偉說你先去洗個澡,晚上想吃什么阿姨給你做。


  小偉說吃什么隨便,然后就乖乖的衛生間里去洗澡。


  蘇晴則拉開冰箱,準備做菜。


  作為一個懂生活品質的都市麗人,蘇晴的冰箱里常備著各種各樣的鮮果肉類,平時她一個人在家,為保持身材晚飯往往不吃,或者拌個沙拉就好,可今天卻不一樣!小偉正值長身體的時期,又是高三用腦過度的關鍵時刻,還是需要吃點肉的。


  簡單考慮一下,蘇晴就決定炒個蝦仁,來個回鍋肉,再做道清炒菠菜和水果玉米,最后再燉個排骨湯。


  做完決定,蘇晴剛準備系上圍裙開工的時候。


  就忽然意識到,遭了!自己剛換下的底褲,可還在衛生間里。


  顧不得其他,蘇晴慌慌忙忙的來到衛生間前,剛想要敲門,卻發現衛生間門沒關嚴,透過縫隙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的小偉脫的寸縷不掛站在那里,正呆呆的凝視著洗衣筐里自己那條黑色的蕾絲花邊底褲。


  蘇晴的臉,一下又紅了!小偉卻是目瞪口呆的望著這條帶著蘇阿姨身體味道的底褲,他本來是沒發現的,結果脫下自己的底褲找地方掛的時候,才看見。


  更重要 的是,他發現這條底褲,竟然跟今天下午被校長褪下來掛在班主任林雨薇腿彎的那條,一模一樣。


  看到這一幕,小偉不禁又想起下午的那一幕,以及美女班主任的嬌軀。


  他愣怔好久,終于忍不住的帶著七分好奇,三分渴望,伸手將那條底褲,拿過來抓到手里。


  原本門外的蘇晴,已經平復好心情,打算敲門拿回衣服的,可她手剛抬起來,就看到一直漠然的小偉,竟然一把將自己最貼身的衣物抓到手里,而且眼神中,還帶著侵犯的酷冷。


  一剎那,已經抬起手的蘇晴就僵在原地,眼睜睜的看著小偉將自己身體最原始的味道放到鼻尖處,輕嗅一下。


  瞬間,僅隔一道門的蘇晴感覺到自己身體內涌動一下,身體來了感覺。


  蘇晴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在一個少年的面前這樣。


  而且這少年,還是自己閨蜜的兒子。


  這讓她多少有些措手不及,她還記得自己上一次這樣,還是剛談第一個男朋友,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這讓她臉色緋紅,含羞不已。


  另外,底褲這東西,怎么能被一個男人隨便拿在手里的,而且上面還沾著下午時的東西,多臟啊,多難為情啊!蘇晴抬起手就想推門進去,但是手指剛碰到門,她就又將手放下來。


  自己現在進去算是怎么回事,這樣做是不是太唐突了?青春期的少年對于異性有著濃重的好奇心,這一點是可以理解的。


  蘇晴覺得如果自己這樣貿然的進去,肯定會讓小偉的自尊心受到極大的傷害,到時候產生什么心理陰影就麻煩了,說不定會改變孩子一生的軌跡的。


  想到這里,蘇晴又把手放了下來。


  她決定還是不要把這件事情戳穿,反正自己只需要照顧小偉一個星期,等一個星期之后也就不需要煩惱這種事情了。


  蘇晴轉身去了廚房炒菜,可做菜的時候滿腦子卻都是小偉拿著底褲,神情一臉迷醉的樣子。


  一想到小偉現在正拿著底褲,說不定在衛生間里做更過分的事情,蘇晴兩腿一哆嗦,那種突如其來的感覺,又來懲罰她了。


  吃飯的時候蘇晴還特意觀察了一下小偉,小偉面色如常,只是眼神有些不敢和她對視。


  晚飯過后,雙方互道晚安,蘇晴回到房間滿腦子還是今天的畫面。


  翻來覆去的睡不著,直到下半夜,有些煩悶的她從床上爬起來,推門走進了衛生間。


  等她打開衛生間的門,第一時間就注意到了臟衣簍,里面多了一條底褲,應該是小偉的。


  更讓蘇晴心驚的是,這條底褲上面明顯有一些東西,蘇晴鬼使神差的就把手伸了過去。


  蘇晴的手很好看,有人說她憑著雙手去做個手模,也肯定能賺的盆滿缽滿的。


  那纖細如春從一樣的手指,緩緩的朝著前方伸了過去,丹紅色的指甲油在燈光下熠熠生輝。


  如此美麗的手,此刻微微顫抖著,就這樣輕輕的夾住了那條底褲,并且將其拿到了眼前。


  蘇晴和上一任男友已經分手三年了,這三年當中她不是沒動過再找一個的念頭,可每次有了這種想法,她就會拼命的工作,以此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她真的被前一任傷的太重了。


  時至今日,有時候午夜夢回的時候,蘇晴的眼淚都會打濕枕頭,她仍舊還能記得自己當初是如何討好男友的,甚至不惜在床上作踐自己。


  可就是這樣的付出,也沒能讓男友的心安定下來,最后還是跟別的女人跑了。


  自己多久沒有碰過男人了?蘇晴都有些淡忘了,不過當底褲來到近前的那一瞬間,那股熟悉的,充斥著男性荷爾蒙的味道撲面而來的瞬間,以前的種種突然重新浮現在蘇晴的面前,恍如昨日。


  敏感的身體立刻給了蘇晴反饋,她覺得自己身上一熱,雙腿一麻就軟倒在了衛生間的地面上。


  后背靠著衛生間的墻面,蘇晴的手中卻死死的握著那條底褲不曾放手。


  那熟悉的感覺再次出現在心頭,蘇晴突然意識到,自己渴望男人,(左手握右手)就算再怎么壓抑自己的本性,但生理上的規律是沒有辦法改變的,自己就是渴望男人。


  有了這個想法,蘇晴心中突然產生了一個非常大膽的想法。


  “聞一下吧,這也是男人的東西,上面有你渴望的味道。


  ”聽著心里面的這個聲音,蘇晴看著眼前的這條底褲有些發愣。


  “不要猶豫了,也沒什么好害羞的。


  小偉不是也一樣聞過你的味道嘛,只是單純的聞一下,不會有什么問題的,再說別人也不可能知道。


  ”這個聲音簡直像魔鬼一樣,蘇晴覺得自己的手完全脫離了大腦的控制,就這樣舉了起來,把底褲送到了面前。


  而另一只手,已經回憶起了三年前經常做的事情,輕車熟路的到了它該工作的地方。


  “嘶!”當底褲貼近面前的那一瞬間,當那充斥著男性荷爾蒙味道闖入鼻腔的一瞬間,蘇晴的大腦當中轟的一聲,徹底失去了自控能力。


  她發了瘋一樣,狠狠的把底褲按在臉上,拼命的呼吸著,仿佛要把上面所有的味道,統統吸入身體中一樣。


  同時另一只手也開始在身上胡作非為!蘇晴悶哼了一聲,就這樣倒在了地上,可兩只手卻沒有離開,繼續我行我素的做著之前在座的事情。


  一陣陣如同哭泣一樣的嗚咽聲,從蘇晴的喉嚨之中傳出來。


  那是一種孤獨的哀鳴,也是身體極度愉悅的信號。


  差一點,還差那么一丁點!蘇晴很清楚自己的身體,她確定自己就差那么一丁點就能達到那根線了。


  或許只要再輕輕的勾一下手指,只要能找對地方,一直投下去就能把自己送上歡愉的頂峰。


  于是蘇晴微微瞇著眼睛,嘗試著去尋找那個地方。


  就在她確定自己找到,手指按下去的瞬間,她眼角的余光突然看見衛生間的門打開了。


  小偉不知何時出現在了門口,此刻正一臉震驚的望著她!手指按下,歡樂的浪潮如期而至……   導語:日前某天晚上 記者在北京機場看到一位衣著樸素的少婦非常眼熟,仔細辨認下認出她竟是 王學兵(微博)的妻子孫寧(微博)。


  當天孫寧沒有化妝, 素顏略顯憔悴,眼袋明顯,她獨自推著 行李車走出閘口,接著便不停地撥打電話,神情非常焦急。


  王學兵  日前某天晚上記者在北京機場看到一位衣著樸素的少婦非常眼熟,仔細辨認下認出她竟是王學兵的妻子孫寧。


  當天孫寧沒有化妝,素顏略顯憔悴,眼袋明顯,她獨自推著行李車走出閘口,接著便不停地撥打電話,神情非常焦急。


    幾分鐘后一位花白頭發的老大爺牽著一只漂亮的卷毛狗走到孫寧(微博)面前, 老人接過行李車,小狗則對孫寧又舔又親。


  孫寧一把抱起小狗,與那位老人親熱地說著話向機場車庫走去,在電梯里孫寧蹲在地上,整理行李箱。


  傳王學兵與孫寧已 分居(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孫寧素顏 出行顯憔悴(圖)  王學兵(微博)和孫寧結婚已經兩年多了,婚后兩人在事業上仍然是各忙各的,在生活上則比較低調,至今沒有喜訊傳出。


  去年底孫寧出席了王學兵為某網站執導的短片首映式,為夫婿捧場助興,不為人知的是在他們含情牽手的背后,卻已傳出了兩人情斷分居的消息。


    春節前王學兵在上海拍攝新片《風語者》,而孫寧則在北京家中休息。


  某天下午記者在機場撞見王學兵悄然回京,當天王學兵戴著墨鏡,一身休閑裝束,背著一個大背包,看上去干練利落,他先是輕松地到超市購物,然后不緊不慢地走出機場大廳來到停車場,隨后他自己駕駛一輛藍色的迷你庫伯 汽車離去。


    令記者意外的是王學兵的汽車沒有駛回他和孫寧平常居住的位于順義的別墅,而是來到了東四環外的一處高級公寓社區,停好汽車后王學兵獨自費力地拉著行李箱進入了一幢公寓的電梯間。


  傳王學兵與孫寧已分居孫寧素顏出行顯憔悴(圖)  在去年底記者就獲悉王學兵和孫寧婚姻告急的消息,當時有知情人士稱,王學兵和孫寧雖然仍住在一起,但已經冷戰多時,兩人當初結婚時,王學兵不僅推三阻四,而且把兩處房產過戶到自己母親和哥哥名下,婚禮的幾十萬花銷也都由孫寧擔負,對此結婚心切的孫寧一忍再忍。


    一位業內人士也告訴記者,他曾經為孫寧安排媒體專訪,記者希望孫寧談一談婚姻生活,沒想到孫寧卻表示“沒什么好說的,說不定哪天就離了。


  ”讓他大感意外。


  近日記者又獲悉,春節前王學兵和孫寧已經分居了。


  
https://twhjtyhdfgsdfh.weebly.com/1788285.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6523049.html
https://twfghthfvrfer.weebly.com/5052580.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2655459.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5927786.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1843420.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6236668.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3418646.html
https://twretyoplkjmk.weebly.com/7149363.html
https://twerdftgyuhnb.weebly.com/2983210.html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