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 a 片 無碼

情趣內衣黑絲 愛之谷官方商城 8瀏覽 0評論 收藏
臺灣 a 片 無碼


“別過來,你這個畜生,嗚嗚……”楊 佳宜的話還沒說完, 陳大彪就拉過枕頭,按住了她的腦袋。


  叫聲把其它村民吸引過來就不好了。


  可是下一刻,他卻慘叫了起來。


  他松開了楊佳宜,回頭一看,只見一個人,正拿著搟面杖,朝自己的后背砸著。


  挨了一下,差一點把陳大彪疼死,他嗷一嗓子坐了起來,一腳把 程偉強踹開。


  程偉強嘴里喊著,“你就是魔鬼,你就是魔鬼。


  ”然后又瘋了一樣,朝陳大彪撲了過來,死死抱住了他的雙腿。


  陳大彪都氣死了,每每自己準備上楊佳宜的時候,都是這個傻子搗亂,這一次,還是他。


  他也是惱了,掄起拳頭,朝著程偉強的腦袋就砸了下來。


  程偉強也不反抗,他大嘴一張,朝著陳大彪的大腿就咬了過去。


  陳大彪疼的嗷一嗓子就慘叫了起來。


  “你給我松開。


  ”陳大彪掄起拳頭,猛地砸 到了程偉強的太陽穴上。


  程偉強悶哼一聲,他的嘴巴,卻死死咬著陳大彪的大腿,最后竟然硬生生的咬下來一塊五花肉。


  陳大彪慘叫一聲,抬腿蹬在程偉強的心口,把他蹬了過去。


  正在這時,房間里卻突然響起了一聲悶響。


  陳大彪腦袋一疼,一股粘稠的東西,順著腦袋就流了下來。


  陳大彪伸手一摸,一手紅。


  血啊!他轉過頭一看,楊佳宜手里拿著一根搟面杖,正憤怒的盯著他,“你這個混蛋,還不快滾。


  ”陳大彪都氣死了,今晚上來,一點便宜沒占到,五花肉卻被程偉強咬下來一塊,現在更好,直接被楊佳宜開了瓢,他那欲望,一下子沒了蹤影。


  他盯著楊佳宜,獰猙的 說道,“楊佳宜,敬酒不吃吃罰酒,你就等著你的照片,被大家欣賞吧。


  ”陳大彪說完,轉身又朝程偉強踹了一腳,這才踉蹌著朝外邊走去。


  楊佳宜這才松了口氣,當她低頭的時候,卻看到程偉強直直的躺在那里,一動不動。


  “ 強子


  ”楊佳宜尖叫了一聲,趕緊從床上跳了下來,來到了程偉強的身邊,伸手把程偉強的腦袋,抱在了自己懷里,嘴里不停地哭喊著,“強子,你醒醒,你醒醒啊,你可不能出事了啊,嗚嗚……”“ 嫂子,魔鬼,魔鬼被打跑了。


  ”正在楊佳宜痛哭失聲的時候,她懷里的程偉強卻聲音嘶啞的喊了一句。


  “強子,你真的沒事了啊!”楊佳宜看了看程偉強,尖叫了一聲,又把程偉強的腦袋,摟進了自己的懷里。


  剛才陳大彪對楊佳宜動手的時候,撕扯過程中,楊佳宜的內衣已經被扯掉,所以當楊佳宜把程偉強的腦袋,抱進了自己懷里的時候,她那大胸,就直接貼到了程偉強的臉上,那個地方,好巧不巧的,正好對準了程偉強那微微張開的嘴巴,程偉強忍不住吸了一口。


  感受到那致命的柔軟,聞著那香甜的味道,程偉強的腦袋嗡的一聲,他條件反射一般,就用力吸吮了一下。


  “啊……”那地方被程偉強一吸,楊佳宜的魂都差一點被吸出來,她的身子一下子軟了,她恨不得摟住程偉強,可是下一刻,她一下子清醒了過來。


  她趕緊推開了程偉強,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大胸,羞怒的盯著程偉強。


  程偉強知道自己過分了,他趕緊眼神呆滯的 看著楊佳宜,掩飾的說道,“嫂子,我想吃饅頭,我餓。


  ”“哦,我這就去給你拿。


  ”楊佳宜一聽,這才松了口氣,原來是他餓了。


  楊佳宜趕緊站起身,朝床邊走去。


  看著嫂子的后面,一上一下的扭動,程偉強的鼻血,都差一點竄出來。


  楊佳宜穿好了衣服,去廚房拿了一個饅頭,遞給了程偉強。


  程偉強大口的吃了起來。


  楊佳宜坐在床邊,看著程偉強香甜的吃著,心里卻翻滾了起來。


  這陳大彪要是真把自己和強子摟在一起的照片散布出去,自己可就沒法活了,以后自己要是再和程偉強住到一起,大家的唾沫星子,都能把自己淹死。


  不行,等天亮了,就去借錢,把廂房收拾一下,讓程偉強搬出去。


  程偉強吃完了,躺到了床上,他的腦海里,卻一直想著一個問題,要是陳大彪真的把自己和嫂子的照片,散布出去,那嫂子以后還如何在人前站立。


  可是他又一想,咬了咬牙,毛線,要是真的那樣,自己干脆把楊佳宜結婚,反正自己是程家撿來的,和程偉峰又沒有血緣關系,自己就算是娶了楊佳宜,也不違背道義。


  程偉強想著,慢慢睡了過去。


  楊佳宜看程偉強睡著,就搬了個小凳子,坐到了床邊,趴在那里,慢慢的睡了過去。


  她是再也不敢和程偉強一起躺到床上了,要是再被陳大彪再看到,那就更解釋不清楚了。


  ……第二天早上,楊佳宜早早就出去借錢。


  到了晚上的時候,楊佳宜才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了家里。


  她跑了一天,就借了百十塊錢。


  她的耳邊,還響著村民的聲音,“佳宜啊,你也知道,大家都不寬裕,就算是我能夠擠出點錢給你,你能還的上嗎?”更有那無良的村民趁火打劫,“佳宜啊,今晚上你嫂子不在家,你要不晚上來吧,到時候我就給你錢……”想到了這些話,楊佳宜就氣得俏臉鐵青,可是冷靜下來,她又感到了深深的無奈,自己一個女人家,帶著一個傻弟弟,真的賺不來錢啊!看到楊佳宜無力地把百十塊錢,放到了桌子上,程偉強一下子明白了。


  嫂子這是愁錢啊!不行,自己得想辦法幫助嫂子籌錢。


  可是自己怎么樣才能夠弄到錢呢?正在程偉強想辦法的時候,楊佳宜看著程偉強,一臉歉意的說道,“強子,我們住在一個房間里,真的不合適,要不你到我們桃樹園那個棚子里住吧,不然的話,村子里人,該說閑話了。


  ”程偉強一聽,如遭雷擊。


  自己要是去了桃園,那晚上還怎么和嫂子睡到一起?所以他看著楊佳宜,一臉驚恐的喊道,“嫂子,你不要趕我走啊,我晚上怕鬼。


  ”楊佳宜一聽,眼淚掉了下來,“強子,我也不想和你分開,可是,我真的沒辦法了啊!”看到楊佳宜難受的樣子,程偉強的心里,就像是刀扎了一樣,他實在不愿意讓楊佳宜傷心。


  所以他看著楊佳宜,傻傻的說道,“強子乖,強子聽話,我要做那大鐘馗,和魔鬼斗爭。


  ”程偉強說完,朝楊佳宜握了握拳頭,這才離開了家。


  他走在路上,心里越發的恨陳大彪,要不是這個雜碎昨晚上鬧騰,嫂子會讓自己住桃園嗎?他想著陳大彪,突然又想起了他老婆王 小翠


  程偉強冷笑了起來,陳大彪,你想要碰我嫂子,我就先把你老婆綠了,然后再把你老婆的錢掏出來,給我嫂子修理房子,這樣的話,我就可以回家住了。


  程偉強咬了咬牙,轉身朝陳大彪家里走去。


  程偉強來到了陳大彪家里,悄悄來到了臥室的窗口,朝里面一看,陳大彪不在家里,只有王小翠坐在床邊,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么。


  程偉強喊了一句,“嫂子。


  ”王小翠嚇了一跳,當她抬起頭,看到是程偉強時,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迅速從房間里出來,看著程偉強,笑著問了一句,“強子,你找我什么事情?”強子看著王小翠,傻傻的說道,“我還帶著棍子,我還想捅錢。


  ”聽了程偉強的話,王小翠又想起昨天晚上沒有做成 的事情,她偷偷看了一眼程偉強那鼓囊囊的地方,渾身一下子火熱了起來。


  她眼珠一轉,笑著說道,“好,你去瓜棚等著我,去那里把錢捅出來。


  ”程偉強點了點頭,轉身朝村外的瓜棚走去。


  王小翠收拾了一下,把抽屜里的一千塊錢,裝進了包里,然后轉身,朝外邊走去。


  王小翠剛出去不久,陳大彪就回來了。


  他賭錢輸了,要回來取錢。


  當他打開抽屜一看,自己放在那里的一千塊錢,沒了蹤影。


  他一下子急了,拿出手機,就給王小翠打電話,可是王小翠的手機,卻已經關機。


  陳大彪轉身出了院子,準備去尋找王小翠,讓她把錢還給自己。


  他剛出了大門,就碰到鄰居張媽。


  “張媽,你看到小翠去哪里了嗎?”陳大彪問了一句。


  “哦,剛才傻子來找她,她跟著傻子,朝村外出去了。


  ”張媽很隨意的說道。


  陳大彪一聽,眉頭一下子皺了起來。


  王小翠和傻子出去干什么?陳大彪滿腹狐疑,轉身朝著村外走去。


  ……王小翠跟著程偉強,來到了自己家里的瓜棚。


  昨晚上前戲太多了,耽誤了正事,今晚上,王小翠已經決定了,她要省略那沒有實質性的章節,直接進入正題。


  昨晚上那股邪火,今天是非發泄出來不可。


  所以王小翠直接把程偉強的褲衩擼下來,伸手抓住了他。


  那東西的尺寸,讓王小翠魂都飛了。


  她捏了幾下,然后急促的牽著程偉強,來到了床邊。


  她把衣服全部脫了,坐到了床上,伸手從包里掏出一把錢,塞給了程偉強,喘息著說道,“強子,來,用你那個,捅我的這里,你捅的越用力,錢就越多。


  ”程偉強也是鐵了心要綠陳大彪,再加上王小翠那白花花的身子,也讓程偉強的邪火亂竄,所以他也不再啰嗦,伸手接過了王小翠手里的錢,裝進了自己的褲衩口袋里,然后挺著自己的東西,直接在王小翠口部頂了一下。


  “嫂子,這樣就可以出好多錢了嗎?”程偉強傻傻的說了一句。


  那地方剛剛接觸,王小翠已經感受到了張偉強的力量與火熱,她的那里,已經變得水汪汪一片。


  “嗯,啊……”王小翠嬌呼了一聲,“對對,就是這樣,你用力捅,就會有大把大把的錢出來了。


  ”王小翠說著,伸手抓了幾張錢,塞進了程偉強的手里,然后雙手摟住了程偉強的臀尖,死命的朝自己的身體摟了過去。


  程偉強再也受不了了,這個時候,什么錢,什么仇怨,都被他拋到了腦后,他現在只想進去感受一下,那桃花盛開的地方,到底有什么迷人的風景。


  眼看程偉強就要頂進去,眼看兩人就要靈與肉結合,正在這個時候,那棚子的門,卻被人一腳踹開,一個彪悍的身影沖了進來。


  王小翠趁著月光一看,嚇得尖叫一聲,伸手推開了程偉強。


  那個男人,正是陳大彪。


  陳大彪看著兩個人一絲不掛的摟在一起,他一下子就明白了。


  “馬勒戈壁的,老子的老婆你也敢上,我他么的弄死你。


  ”昨天晚上被程偉強咬掉的地方,到現在還疼得不行,現在這廝竟然來犁自己家的責任田了。


  陳大彪怒不可遏的沖了過去,揪住了劉名揚的頭發,把劉名揚給摜到了地上,一陣拳打腳踢。


  “老公,你別打了,別打了。


  ”王小翠顧不得穿衣服,趕緊跑過來拉住了陳大彪。


  陳大彪反手就給了王小翠一記耳光,伸手把王小翠按到了床上,雙手卡住(姐弟亂性)了她的脖子,用力掐著,嘴里還不停地罵著,“賤人,竟然背著我偷人,我他么的掐死你。


  ”王小翠被掐的直翻白眼,她的雙手雙腳不停地亂抓亂踢,可是卻根本無法擺脫陳大彪,眼看她就要被掐暈過去,可是下一刻,陳大彪卻慘叫一聲,迅速松開了王小翠。


  他轉過了身,一眼就看到程偉強抓著一把西瓜刀,又朝他兇猛的砍了過來。


  看著程偉強一副不要命的樣子,陳大彪嚇得一下子蹦到了瓜棚外邊,順手關上了門,在外邊瘋狂的吼道,“傻蛋,你他么的還敢和我兇,我這就報警,讓警察過來,把你抓緊大獄去。


  ”王小翠一聽,都嚇瘋了,這要是傳出去自己偷漢子,那自己以后還如何在村子里抬頭。


     總聽見有女人抱怨,說男人 婚前婚后兩個樣,得到之后就不珍惜了……婚前婚后兩個樣,男人是不是都這樣?用很療傷的TVB體送給怨婦們幾句話吧:婚姻呢,最要緊的就是開心。


  婚前婚后都一樣這種事呢,是不能強求的。


  吶,不要說我沒有提醒你,最近離婚率又上升了。


  餓不餓?我給你煮碗面……    故事一  長工變少爺  (面包圈29歲職員)   劉恒比我小1歲。


  跟我談戀愛那會兒,他像是我家請來的長工,做飯洗碗洗衣服拖地,勤快得讓我爸媽都有些不好意思。


  可如今,我們才結婚兩年, 他就變成了少爺,經常我 父母幫我們做飯,他在一邊看報上網。


    當初就是覺得劉恒勤快、對我好,我才答應 跟他結婚的,沒想到是這種結果。


  人妻講述:男人婚后的 180度大變化(2/2)  點評:男人在做家務時,最怕的是你送去茶水和毛巾,你卻反其道行之,先送上爹媽,后送上嘮叨,那他真是瞌睡遇到枕頭了。


      故事二  婚前他虛晃一槍  (安娜25歲公務員)  婚前,他說他永遠只愛我一個人,如果我不想要孩子,他愿意丁克。


  婚后,他天天纏著我問:老婆,什么時候給我生個兒子?  其實我也不是一個很堅定的丁克主義者,只不過,當初戀愛時,我還想多玩幾年,趁年輕去健身,去旅游,做一些自己想做而沒做完的事。


  于是我對他說,婚后不想要孩子,養個孩子,太麻煩了。


  他馬上舉雙手贊成,說他只想和我過二人世界。


  當時還很感動,覺得男人為了一個女人可以不要孩子,那他一定用情很深。


    婚后才發現我是自作多情。


   這個男人死皮賴臉,見縫插針地說孩子的事。


  他越是這樣,我越是有反抗心理,火冒三丈地告訴他不可能。


  結果,他開始花招百出,把我父母找來做說客,讓公婆給我施壓,把避孕套藏起來,騙我說單位附近那家藥店的毓婷賣完了……人妻講述:男人婚后的180度大變化(2/2)  點評:婚前只想和你過二人世界,婚后想享受一家三口天倫之樂,說明這個男人成熟了。


  他無賴,說明他仍然可愛。


  告訴你這么多喜訊,是想讓你收回抱怨,和他一起成熟起來。


      故事三  一朝被蛇咬  (七七35歲職員)  今年十一,是我跟老公結婚7周年,我們卻大吵了一架。


  他說,實在不行,離了算了。


    這次是因為10月5號,他要去陪他的客戶們玩桌游,我不讓。


  他是做酒店行業的,他的那些客戶,絕大多數都是女的,其中不乏寂寞空虛冷的小富婆。


  自從5年前,他跟酒店里一個女迎賓的事被我發現以后,我就對他失去了信任。


    舍不得離開他,也放不下往事,我每天都活在糾結和痛苦中。


  以前我一跟他吵架,他就沉默。


  最近,他不再沉默了,我卻突然害怕起來。


    點評:真正的愛,會自我調整,自我恢復,是歷經劫難,迷失之后,還能夠自己回來。


  我們都是凡人,都有找不著北的時候,給他一個機會,也是在放愛一條生路。


  人妻講述:男人婚后的180度大變化(2/2)    故事四  他說我長不大  (凌寶寶27歲全職太太)  可能是父母把我保護得太好,在我大二認識他以前,我連跟男孩說話都會臉紅。


  那時他總對我輕聲細語,像哥哥一樣照顧我,我變得越來越依賴他。


  我畢業后找工作不順利,他就說,他不需要我賺錢,以后養家是他的事。


  我陸續找過幾份事情做,都沒做長,后來干脆就沒上班了,因為他的收入的確不錯。


    婚后我才知道,男人的承諾是不能夠信的。


  他開始嫌我煩,說跟我沒有共同語言,說我不能干,太嬌氣,總也長不大……不管我多么用心地做家務,他都看不見。


  讓他眼前一亮的,是一個業務往來單位的女銷售經理,不僅有家庭,而且比他年紀大……  點評:寧財神說, 少年時想碰到聶小倩,拼了性命愛一場;青年時想碰到家大業大的白素貞,吃完軟飯一抹嘴,還有人負責把她關進雷峰塔;中年時想要田螺姑娘,白天讓她紅袖添香,半夜讓她變回原形,加作料爆炒,起鍋裝盤。


  人妻講述:男人婚后的180度大變化(2/2)  女網友立即回復說,少年時想和令狐沖快意江湖;青年時想和喬幫主同赴戰場;中年時盼望有張無忌左右逢源;老年時想要郭靖,腰腿硬朗還不啰嗦。


    可見,男人女人都善變。


  女人不能一輩子做聶小倩,男人也不能一輩子當令狐沖。


  愛情,需要成長,需要改變。


  
https://twewtyfhrgc.weebly.com/4390410.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8638727.html
https://twergfvbhyu.weebly.com/685744.html
https://twhjtyhdfgsdfh.weebly.com/5558585.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9651318.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9387487.html
https://twhjkiujhgn.weebly.com/627445.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7556763.html
https://twaqwsader.weebly.com/9370842.html
https://twgagaqsefg.weebly.com/8429797.html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