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zech pornstars

情趣內衣黑絲 愛之谷官方商城 6瀏覽 0評論 收藏
czech pornstars


老張從柜臺下邊取出 劉亮 老婆的名片,想了想老張的心里有了一個注意。


  他出了學校,在大街上轉了一圈,找到了一個保健品商店,在老板的介紹下買了一瓶乖乖水。


  據說效果非常好,只需要一兩滴就能叫 女人神智迷亂,乖乖聽話,男人叫干啥就干啥,還有助興的作用,玩起來倍加刺激。


  買了藥,老張就給劉亮的老婆 王梅打了一個電話,說是劉亮和李嬌的事情有眉目了,要面談。


  老張說了地址,不一會王梅就開車過來了,身上穿著一身黑色的職業裝。


  黑色外套里是件白色的襯衣,襯衣最上邊的兩個紐扣松開著,剛好可以看到“V”字型的溝溝,兩座山峰渾圓挺立。


  下邊穿著齊膝短裙,腿上穿著肉色絲襪,比上次見面的時候穿的正經了許多,更多了幾分端莊典雅。


  老張知道她是在一個公司里做經理的所以穿成這樣,他摸了摸自己褲兜里的小藥瓶,心砰砰狂跳起來。


  白領麗人啊,他還從來沒接觸過呢。


  王梅見老張叫自己過來也不說話,只是盯著自己的腿看,厭惡的皺皺眉 說道:“老張,你到底有啥發現,快點說,我公司還有事呢。


  ”老張呵呵笑道:“ 王小姐,你別急啊,為了給你匯報這個情況,我連飯都沒吃就趕過來了,要不你請我吃頓飯吧,咱們邊吃邊聊。


  ”王梅以為老張就是那種愛占小便宜的 老頭也沒多想就帶著他去了一個小飯店,給點了兩個菜,說道:“你吃吧,我現在不餓,吃飽了就趕緊說。


  ”“謝謝王小姐。


  ”老張說著給王梅倒了一杯 茶水,偷偷朝王梅的大胸脯看了一眼。


  王梅這人本來生活作風就不好,老張接二連三的偷看倒是引起了她的興趣,她故意趴在桌子上假裝玩手機,胸前的山峰居然把第三顆紐扣都崩開了,直接露出了黑色的文|胸和一大半的雪|峰。


  老張一邊吃菜一邊偷看,不時的吞著口水,心想,這個女人真是馬蚤的不行。


  王梅也有點得意,覺得自己的魅力居然連老頭都能吸引,現在這樣被人偷看,叫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


  她給自己的助理發了個信息,說是自己下午不回去上班了,叫助理給她把辦公室鎖了,她決定好好逗逗這個銫老頭。


  “老張啊,你今年多大了啊?”王梅問道。


  “五十三了。


  ”老張楞了一下,如實說道。


  “哦,那你家小孩今年應該有二十多了吧。


  ”王梅收起了手機笑嘻嘻的問道。


  老張不明白王梅干嘛打聽自己家里事,但想著對付劉亮還得靠這個女人就說道:“別提了,我老婆死的早,我也沒小孩,現在是孤寡老人。


  ”“也怪可憐的,對了,老張,你 喝酒不,我給你叫瓶啤酒吧。


  ”王梅突然問道,有些懶散的翹起二郎腿,似笑非笑的看著老張。


  老張撇了一眼她那絲襪包裹著的滾圓大腿,暗自吞口(夾逼自慰)口水,說道:“行吧,多謝王小姐了。


  ”“老板,給這邊拿瓶啤酒。


  ”王梅轉頭叫到,老張趁她不注意,拿出小藥瓶迅速給她的茶杯里滴了兩滴。


  王梅沒發現絲毫異常和老張聊起了劉亮的事情,聽老張說只是簡單的試探了一下,還沒拿到什么證據,王梅有點失望,氣呼呼的對老張說:“這種事你以后電話上跟我說就行了,我還以為你拍到照片了呢,早知道我就不過來了。


  ”老張有些委屈的說道:“王小姐,因為你的事情劉亮懷疑我了,今天找人把我的水果店都封了,我這要不是沒辦法也不會來找你。


  ”王梅楞了一下,這才知道為了自己的事老張付出這么大的代價,她有點愧疚的說道:“不好意思啊老張,我剛才說話沖了點,水果店的事情你放心吧,我晚上給劉亮說說,就說你和我爸認識,諒劉亮也不敢再得罪你。


  ”老張大喜過望舉起杯子對王梅說道:“王小姐,你可真是活菩薩啊,劉亮這小子真是不知福,放著這么漂亮的媳婦不好好疼愛,還在外邊勾三搭四的,來,我敬你一杯。


  ”這話簡直說道王梅的心坎里去了,她舉起了茶杯對老張說:“老張還是你明事理,你好好給我辦事,我虧待不了你,以后遇到啥事盡管打我電話。


  ”說著王梅就把茶杯里的水喝了一大半,她抿了抿嘴唇,覺得今天的茶水怎么味道怪怪的,哪里怪她又說不上來。


  老張看到王梅把水喝了,終于放下心來,靜靜的等待著藥效發作。


  一想到待會就能把劉亮的老婆摟在懷里肆意妄為,老張就覺得熱血沸騰。


  兩個人聊了一會,王梅突然覺得腦袋暈乎乎的,她一只手撐著腦袋呻,吟道:“怎么回事,我的腦袋怎么這么疼。


  ”老張臉上露出了詭異的笑容,假裝關心的說道:“是不是天太熱了,有點中暑了,快點喝點涼茶解解暑吧。


  ”老張說著舉起茶杯遞給了王梅,王梅不疑有它,咕嘟嘟把那茶水喝了個干凈。


  過了一會,她感覺到身體像是著火了,熱的不行,眼前的景物也恍恍惚惚的,幾乎都忘了自己是誰,在哪里了。


  “好熱啊。


  ”王梅說著直接脫掉了自己的外套。


  老張沒想到這個藥效這么猛,要叫王梅在這脫光了,那明天肯定上頭條新聞了。


  他趕緊走了過去,把外套披在王梅的身上,在她耳邊小聲說道:“王小姐,你喝多了,要不我找個地方叫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我,我喝酒了嗎?”王梅迷迷糊糊的問道。


  “快別說了,走吧。


  ”老張說著往桌子上扔了兩百塊,半摟半抱的把王梅拖出了飯店。


  一個老漢摟著一個嬌嫩少|婦,那是相當怪異的畫面,一路上不時有人向著老張投來奇怪的目光。


  老張心里有點刺激又有點害怕,摟著王梅快走兩步,找了一個人少的角落,扶著王梅坐在一個花園邊上,然后拿出手機叫了一個出租車過來,他把王梅扶到車上說是去天海賓館。


  司機懷疑的看了他一眼,老張怒道:“看啥,這我閨女,我她爹,我女婿在賓館等著呢。


  ”司機這才知道誤會了,也不多說,直接把車開到了天海賓館。


  老張選這地,主要是因為這賓館是他一朋友開的,能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坐在吧臺的是老張的朋友“大頭鬼”,看到老張抱著一個女人進來,也不說破,笑呵呵的問道:“老張,過來開房啊。


  ”老張喘著氣說:“別問那么多了,過來搭把手,這小娘們可真沉。


  ”“大頭鬼”也不是啥好人,聞言喜出望外,和老張一左一右,把王梅的胳膊搭在肩膀上一起往二樓走去。


  一進賓館,老張的膽子就大了,一只手隨意的在王梅的胸脯揉捏,心里贊嘆著王梅的胸真有彈性。


  “大頭鬼”的手也沒閑著,偷偷的在王梅的屁股上摸了兩把,心想,這老張也真是有福氣,也不知道從哪里弄來這么一個極品少婦。


  “張哥,這女人是誰啊?”大頭鬼忍不住問道。


  “你別管那么多了,記住別往外亂說就行了,來這個給你。


  ”老張說著從褲子口袋掏出了早已準備好的一千塊遞給了“大頭鬼。


  ”“大頭鬼”的手在王梅的腰間捏了兩把有點舍不得說道:“哥,要不我不要錢了,你待會叫我也玩一下。


  ”老張眼睛一瞪:“滾,這事你要在外邊亂說,小心我弄死你。


  ”老張以前在道上也挺有名氣的,“大頭鬼”得罪不起,給老張開了一間房就灰溜溜的走了。


  老張把王梅往床上一扔,咔嚓一聲鎖了房門。


  王梅現在已經處于半昏迷狀態了,臉蛋紅撲撲的,嘴里一直喊著:“熱..熱..”老張冷笑一聲:“熱是吧,老子現在就給你降降溫。


  ”老張三下五除二就被王梅的衣服給脫光了,只留了內衣在身上。


   劉悅滿臉潮紅,嬌軀已經在微微顫抖了:“行…… 耐子,你,你動一下……不動的話我更難受。


  ”李耐知道她來感覺了,受到了莫大的鼓舞也緩緩活動起來。


  起初,劉悅只是小聲哼唧,但隨著李耐速度越來越快,她的聲音也逐漸高亢,忍不住夾緊了雙腿。


  “受不了了,耐子,姐受不了了……”劉悅紅潤的小嘴微張,嬌軀簌簌顫抖,某一刻,她瞳孔渙散,忽地弓起身子,身體一陣顫抖過后,徹底癱了下來。


  李耐強忍著心底那股火,嘶啞著 開口問道:“姐,感覺怎么樣?”劉悅喘息了許久,身體上的潮紅才逐漸褪去,最終回過了神來,急忙再次夾緊了雙腿。


  “挺……挺舒服的。


  耐子,這是不是說明按摩治療出效果了?”李耐微笑著點了點頭:“當然,舒服了,自然是有效果了。


  小悅姐,每有一次這種感覺,就算是一個療程,這第一個療程算是做完了。


  ”第一個療程,這意思不是,還有第二個,第三個,甚至第四個療程?劉悅本能地想要拒絕,但忽然間想起什么,俏臉更紅,到嘴邊的話又生生咽了回去,竟然鬼使神差般點了點頭。


  就在她準備穿衣服的時候,外面卻忽然響起了一陣敲門聲。


  李耐忍不住嘀咕一句,怎么每次做這種事都有人來打擾?“小悅姐,快鉆到 被子里,雖然是治病,但讓人看見也不好!”敲門聲愈發急促,李耐急忙道。


  劉悅早嚇壞了,俏臉煞白,不用李耐提醒,她就抓著衣服藏進了被子里。


  李耐深吸口氣平復了下心情,又簡單收拾了一下,才去開門。


  當看到敲門之人時,李耐吃了一驚,差點被嚇得一哆嗦,竟然是村主任的兒子,劉悅的丈夫, 高壯!這小子雖然名字里帶個壯字,可其實身形并不是很高大,卻常年一副趾高氣昂的模樣,讓李耐有種想狠狠抽他的沖動。


  “ 大壯哥,來買點兒啥?我去給你拿。


  ”“耐子,這大白天的,你自個兒躲家里干啥呢?”門一開,高壯就一腳邁了進來,絲毫沒有避諱,就像進了自家后花園一般。


  李耐翻了個白眼,心里怒罵,當這兒是你自己家了啊?看到炕上的被子鼓囊囊的,高壯意味深長地猥瑣一笑,伸手就要去抓:“耐子,你這里邊藏了啥貨啊,也不給我看看呢?”李耐嚇了一大跳,急忙沖上去抓住了高壯的胳膊。


  “大壯哥,這個不能動……”“有啥不能動的?”高壯一臉不爽。


  李耐心中一沉,決定鋌而走險,便笑嘻嘻開口解釋道:“大壯哥,我也不小了,這不是有那方面的需求嘛,被子里……嘿嘿,沒想到讓大壯哥撞上了,怪不好意思的。


  ”“女孩子家家的,臉皮薄,大壯哥你看……”李耐一臉為難之色。


  高壯愣了愣才聽懂了,敢情這小子是找了個對象,大白天干那事啊?“耐子,哥不動,哥就幫忙看看,你這對象長得咋樣,能不能配得上咱村的大學生!”李耐本以為這么說,這家伙就不會繼續了,沒想到高壯卻忽然間再次伸手,一臉淫邪之色。


  李耐瞳孔猛然一縮,心跳都漏了一拍。


  眼看著高壯的手捏住了被子一角,李耐的心也徹底沉到了谷底,劉悅被發現,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柳溝村里,誰不知道高壯這家伙心眼兒小,睚眥必報?到時候就算能用看病的理由解釋,他也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就在李耐的大腦一片空白時,高壯卻忽然間松開了被角,然后縮回了手,嘿嘿一笑:“耐子,看把你嚇的臉都白了,跟你開玩笑的!”“年輕人嘛,喜歡弄很正常,但以后還是別在白天亂搞了。


  ”高壯用力拍了拍李耐的肩膀:“到了晚上,隨便你們怎么折騰,是不?”“是是是!”李耐急忙點頭,懸著的心終于放了回去,嘴角也忍不住露出了一抹笑意。


  到了晚上隨便折騰?如果這家伙知道被子里藏著的是他媳婦兒,會是啥表情?正想著,高壯開口道:“耐子,走,跟哥去喝點酒吧。


  ”說著,他又笑吟吟地沖著被子里的人叫道:“弟妹,待會你幫耐子看門!”被子里,劉悅早就聽出外面的人是自己丈夫了,嚇得花容失色,好在沒有暴露。


  此時又聽他這么說,心里有些好笑。


  “大壯哥,我不會喝酒的,還是別了吧……”李耐苦笑著推辭道,眼珠子又轉了轉,心里不知盤算著什么。


  “哎,老爺們不喝酒怎么行?”高壯紅著鼻子吼道:“喝酒喝不開,怎么做一家之主,怎么催女人干活?”說著話,一股腥臭的酒氣便從他嘴里飄散了出來,李耐皺了皺眉頭,這家伙一大早就喝酒了?“我跟你說,我家那個不要臉的婆娘,整天就他娘的知道往外跑,今天連飯都沒給老子做……讓我逮到,看我不抽死她!”“娘的,害得老子只能喝酒解悶,這B娘們,孩子生不了,干活也不好好干,指不定是和哪個野男人私會去了!”李耐頓時就樂了:“大壯哥,其實事情未必像你想的那么糟……行吧,既然你想喝,那老弟就陪你喝兩盅。


  ”說著便翻箱倒柜找了瓶白酒,拉著高壯到了外面,倆人坐到門口就開始喝。


  高壯本來就喝了一些,這會兒又嘗到酒香,頓時心花怒放,兩杯下肚,就大大咧咧吹起了牛皮:“耐子,哥不知道你啥眼光……你,你看那隔壁村的小 翠兒,漂亮不?”“漂亮啊!”李耐一愣,下意識地回答道。


  小翠也是附近村里有名的水靈姑娘,雖然不及楊小雪漂亮,可也看得過去……高壯怎么突然提到她了?難道說,這高壯居然在背地里,和那小翠兒有染不成?“大壯哥,你不會和小翠兒好上了吧?厲害呀!”李耐眼珠滴溜溜一轉,假裝佩服地問道。


  但他心里想的是,如果高壯和其它女人有染,不就等于是背叛了劉悅?在早些年,李耐可是把劉悅當作姐姐一樣的,現在劉悅嫁到高壯家里,可是受了不少的委屈,何況這些委屈大多都是冤枉下來的。


  如今高壯不但打罵劉悅,還背著劉悅和別的女人偷情?他有什么臉面懷疑劉悅偷男人?李耐不能忍了,心中暗道一定要好好治一治高壯,讓他吃上點兒苦頭,也算替劉悅姐出口惡氣……嗯,這個理由很正當。


  “你不知道,小翠兒的屁股有多大,我背著我爹給她偷偷送去十斤苞米,她就讓俺摸了一把。


  嘖嘖,那叫一個舒服!你要知道,哥最不缺的就是苞米。


  ”“就是她總罵我,說進不去,你說這不是羞辱我嗎?你是學醫的,這兒有沒有啥藥能讓俺那方面厲害一點兒?”李耐一聽,頓時樂得一拍腿:“這你可找對人兒了,大壯哥,你等等,我去給你找找。


  ”說著,李耐就起身進屋,翻起角落里的一個木箱,邊翻邊笑吟吟道:“老爹為我娶媳婦準備,留了不少名貴藥材,都在這里邊,全是寶貝。


  ”“大壯哥,你可……”李耐還沒說完,高壯就借著酒勁沖了上來,劈手奪過了一把黑乎乎的東西,直接塞進嘴里,然后猛灌了一口酒。


  “耐子,哥就謝謝你了。


  我這就去找小翠兒,讓那小娘皮嘗嘗我的厲害,看她還不敢不敢瞎說!”“哥,你喝多了,還是我帶你去吧。


  ”李耐急忙扶住高壯向外面走去,同時抽了抽嘴,這喝了也沒多少,就醉成這樣了?還以為這家伙有多厲(姐弟亂性)害呢。


  更讓他無奈的是,那藥本就性烈,只要泡酒的時候加一點兒就足夠金槍不倒了,沒想到高壯居然吞了一大把……這要是發作起來可咋辦?出了門,正發愁怎么安置高壯,卻忽然間看到隔壁張桂芳家的牛棚敞開著,老母牛肥碩的屁股正沖著外面,李耐頓時眼睛一亮,計上心來。


  “大壯哥,你看,小翠兒在那兒呢。


  ”李耐叫了一聲,指了指牛棚的方向。


  高壯揉揉眼睛看了過去,頓時大喜:“老弟,我沒吹牛皮吧?都告訴過你了,小翠兒的屁股就是大!”說著,他便跌跌撞撞地走了過去,看著老牛的屁股,迷離的雙眼中滿是情欲:“翠兒啊,咋連姿勢都擺好了呢?”“嘿嘿,你放心,我明天就拉一車苞米給你送過去……現在,先讓你嘗嘗我的厲害!”聽到這里,李耐就知道,這家伙要遭殃了。


  憋著笑等待了片刻,果然,一聲慘叫忽然間從牛棚里傳出,高壯被老牛踢了出來,疼得捂著肚子在地上打滾。


  “這小翠兒咋這么大力氣?”高壯哀嚎。


  這一踢把他肚子里的酒都踢出來了,忍不住臉色一青,又趴在地上大吐特吐了一番。


  “大壯哥,你咋這么不小心,這牛的屁股你怎么能認成小翠兒呢?”李耐嘆了一口氣,心里卻樂開了花。


  這下動靜可就鬧大了,很快的,不少人都發現高壯被牛踢了,一群人前來圍觀,也有好事兒的村民跑去通知了村主任高文虎。


  村主任一來,便撲進了人群,滿臉驚慌失措:“大壯,你這是咋了啊,是被誰給打成這樣了啊?”李耐上前一步,哭喪著臉開口道:“高主任,大壯哥來找我喝酒,他自己喝多了,就去摸 牛屁股,說是摸起來比女人的還要舒服。


  ”“兒啊,你咋這么蠢呢,牛屁股是你能摸得來的嗎?”高文虎一陣心疼,又不知該如何責罵,便將矛頭轉向了李耐。


  “李耐,你跟我說實話,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在搞鬼?”高文虎一瞪眼睛,質問道。


  李耐搖搖頭:“主任,你這就是冤枉人了!他自己要喝酒,我也沒得辦法,摸牛屁股的時候,我可攔他了呀!”高文虎心里門清,這里面一定有李耐的原因,否則自家兒子再怎么糊涂,也不會無緣無故把牛當作女人,還去摸牛屁股,這不是找死嗎?可他偏偏說不上什么理來,只得冷哼了一聲,扶著兒子回家了。


  李耐才懶得理會,這老流氓惦記楊小雪,他可是記在心里呢,幸好楊小雪冰雪聰明,看出了高文虎的猥瑣意圖,才沒有中了他的奸計。


  隨著高文虎的離開,圍觀的眾人也開始唏噓起來。


  “大壯真是越來越沒出息了,整天喝酒打牌,還把牛屁股當成女人的屁股,真是讓人笑掉大牙!”“哎,還不是被那小媳婦克的,妖精上了身?別提了,免得得罪人。


  ”“怕啥,現在村里誰不是在罵劉悅的?要不是這個小妖精,嫁進去的就是我家閨女,哪還會出這么多事兒。


  ”李耐聽聞,不禁臉色一僵,這群人真是愚昧迷信,什么妖精上身都扯出來了,索性也不去辯解。


  誰會去和這些只會在背后嚼舌根的傻子爭呢?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8862220.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5215195.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2776826.html
https://twytrikincjsv.weebly.com/2415274.html
https://twoikjmnjhiy.weebly.com/7528488.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8139311.html
https://twyuikuipopkhg.weebly.com/1869597.html
https://twukiluftgrhbresf.weebly.com/881722.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1766267.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1561110.html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