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松沢ゆかり

情趣内衣黑丝 爱之谷官方商城 18浏览 0评论 收藏
av 松沢 ゆかり


这天夜里,小少妇 孟婉晴难以入眠,伸手摸向了身边的 老公


  三十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空虚至极。


  “老公……”孟婉晴小腹一阵火热,伸手摸向了他,“我想要……” 说完,她用丰腴的 身子蹭着他的胳膊,全力挑起丈夫的渴望。


  可惜,丈夫丝毫没有反应。


  孟婉晴失望至极。


  “我太累了,明天吧。


  ”丈夫冷冰冰的伸手拨开了孟婉晴的手。


  明晚!明晚!又是明晚!孟婉晴气呼呼的翻过身子,内心十分不满,一直压抑心底的苦闷。


  她已经许久没得到满足,内心极度渴望,渴望被填满,肆意冲撞……最后, 忍不住 伸出手去。


  只得自我满足了一番,含怨而睡。


  次日,清晨。


  丈夫大早上就起床去上班了,而孟婉晴恰好今天休假,便想窝在床上看电影。


  可突然发现家里无线网竟坏了,没办法,只好打客服电话。


  下午,预约的修理工敲响了门。


  孟婉晴穿着睡衣,赶紧过去开门。


  打开一看,第一眼就看傻了,眼前这个修理工竟然是一个 黑人


  身材魁梧,高大威猛,跟篮球运动员一样,穿着大裤衩,黑背心,全身孔武有力的肌肉块,让人看的心惊肉跳。


  “您好,我是修理工 华莱士,您就是孟女士吧?”孟婉晴更吃惊,这黑人修理工中文讲的也太地道了吧。


  她也没好细问。


  “对,是我,请进。


  ”说完,侧身一让,余光正好扫在了他的下方,裤衩有点紧,那儿有点恐怖。


  孟婉晴俏脸一红。


  华莱士是一名留学生,在大学勤工俭学,兼职做宽带修理工作。


  第一眼看见孟婉晴时,他就被这个美艳的少妇给迷住了,眼神直勾勾的盯着。


  孟婉晴低头,注意到自己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真丝睡衣,根本遮不住那美妙的风景。


  而这个黑人修理工的目光,却盯着自己那里看。


  好羞躁哦。


  孟婉晴赶紧伸出手捂着自己的胸口。


  华莱士还在盯着看,目光火热,还咽了口口水。


  “宽带路由器在卧室里面,我带你去看。


  ”孟婉晴羞红着脸,说道。


  华莱士 点了 点头,便跟随进了卧室,然后一番检修。


  “这个坏了有多长时间呢?”“估摸也就一两天的时间吧。


  ”孟婉晴答道。


  华莱士扯了几根网线,拿着工具检测了几下,低着认真干活儿。


  站在一旁的孟婉晴,深吸了一口气。


  丈夫不在家,自己竟单独跟一个黑人在卧室里面,孤男寡女两个人,好尴尬啊……“方便把旁边那个螺丝刀给我吗?”华莱士问道。


  “嗯,行。


  ”孟婉晴点了点头,从工具箱里面拿出一个,“是这个吗?”“对。


  ”孟婉晴拿起,就朝着他走过去,想递送给她,可一不留神,脚被一根网线给绊住,身子猛然一倾,不巧,正好扑倒在他的怀里。


  上方,正好贴在华莱士黑黝厚实的胸膛上,这触感,真好啊……啊……孟婉晴惊呼一声,发现自己倒在华莱士的怀里,俏脸羞的更红润了。


  “对不起啊……”低声说完,正打算起身,可突然感觉下方一阵温热。


  那儿,正好蹭到了他那恐怖之处。


  黑人那儿本来就很恐怖,刚才已经有了反应,现在被孟婉晴这么以刺激,慢慢竟变得更加膨胀了。


  孟婉晴羞躁不已,刚准备起来。


  华莱士有点忍不住了,似乎看准了她的心思,竟伸出手伸入了她的胸口,另外一只大黑手,直接抱紧了她的小蛮腰。


  “不要乱动。


  ”华莱士有点命令式的口吻。


  孟婉晴有点被吓唬住,心底很慌张,“你这是要干什么啊!”“干什么?当然是给你检查检查了,瞧你这里都成这样咯,是不是特别想要了啊?”华莱士是外国人,思想本来就很开放,察觉到了孟婉晴的反应,立马就上头了,不拐弯抹角,直接进入主题。


  孟婉晴有点害怕,绷着紧张的神经。


  被华莱士这么一说,心底也有点犹豫,跟自己丈夫已经很长时间 都没有亲热过了,刚才那一下,真的快把自己的寂寞全部发泄。


  正想着呢。


  华莱士竟然还在不断的蹭着,意图勾起她的兴致。


  孟婉晴本来就渴望的很,哪里能禁得起他这般刺激哟,没两下,就沦陷了,全身都软了。


  “孟小姐,其实从刚进门, 我就注意到了你……”黑人华莱士揉着孟婉晴的胸口。


  “啊!”孟婉晴忍不住低鸣了声。


  “不要急,待会儿让你更爽!”华莱士说完,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伸出手直接探了进去。


  孟婉晴被他压着,黑黝黝的胸膛,一股麻酥酥的感觉,蔓延全身,她有如触电般的爽。


  看着压着自己的 男人,是个陌生男子,还是个黑人,这样的感觉如同偷吃一样,真的好刺激啊……他那恐怖,即便是隔着裤子,看上去依旧极为夸张,孟婉晴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想着,这比自己老公的,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倍。


  这么吓人,自己会受得了吗?哎呀,在想啥呢。


  平日里老公虽然不能满足自己,但是他对自己很照顾,怎么能幻想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弄呢?越想,越觉得特别对不起自己老公,开始本能的抗拒起来。


  “你放手!”孟婉晴手撑着地上,想挣脱开,逃离。


  但是杰福德的身躯实在是太壮硕了,自己柔弱的身子,在她的怀里跟个小鸟一样,压根就挣脱不开。


  所幸,一不做二不休,她一把抓住他的裤头。


  撕拉!挣扎下,裤头竟被扯开了!啊!孟婉晴顿时就傻眼了!好恐怖啊!自己的老公跟他简直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还跟我装呢。


  ”华莱士低下身子,吐出一口热气,温热的气息喷在孟婉晴的俏脸上,“我知道你现在心底也很想,你老公肯定满足不了你吗?那就让我来满足你。


  ”说完,直接扯下自己的裤子。


  也不等孟婉晴答复,黑嘴巴直接亲吻了上去。


  呕!一股怪味,又恶心,可怎么又有点舒服。


  唔!一阵激吻后,华莱士脱开嘴巴,低下身……啊!孟婉晴一个哆嗦,不行啊,自己不能背叛老公!虽然心理上很抗拒,可身体却禁不起他的刺激,迎合起来……“我要去了哦。


  ”华莱士露着邪恶的笑。


  “不行,不可以啊……”(我的男友一千岁)就在进入的那一刻,突然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


  “老婆,我回家啦,快点来开门呢。


  我手机丢在家里,我回来拿手机。


  ”外面传来丈夫 刘波的声音。


  “是我老公回来了!”孟婉晴浑身绷紧,脸色都吓苍白了,这要是被自己老公发现,可咋办哟?自己怎么跟他解释这场面啊?华莱士还没动静,继续蹭着。


  “你听到没啊?我老公回来了,你还不快点起来?”孟婉晴急了,直接推搡起来,华莱士也只好作罢,停下动作。


  孟婉晴挣脱开,整理了一番衣物,便跑到卧室外,将门打开。


  “老公,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呀?”孟婉晴俏脸涨红,非常心虚。


  “我回来拿手机呢。


  ”刘波说完,听见家里有动静,“家里来人了吗?”孟婉晴故作镇定,点了点头:“家里网线坏了,早上我打客服保修,维修工上门,正在检修呢。


  ”“哦。


  ”刘波点了点头,也没再细问。


  夫妻两正聊着,突然华莱士从卧室里面出来,手里提着工具箱,装着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孟女士,无线网我已经给你修好了,我先走了啊,记得客服反馈的时候,给个好评哦。


  ”为了不让丈夫察觉,孟婉晴装着很客气。


  “嗯,真是辛苦你了。


  ”说完,便送他出门。


  在离开门的一刹那,这个黑人竟然还不知道收敛,竟趁着他丈夫背对的间隙,主动伸出手在她身前抓了两把。


  “我还会再来的。


  ”华莱士低声说完,便走了。


  刘波进了家门,就去卧室床头,找到手机。


  而孟婉晴刚才被华莱士刺激,早就心痒难耐了。


  刚才差点就被他弄了,幸好老公及时回来,不然的话还不知道怎么释放。


  她悄悄走到刘波身后,从背后一把抱着他,身子不停的在他的背后摩擦着。


  “婉晴,这大白天你的干啥呢?”刘波不温不火道。


  “老公,我好想要,……我们已经好久没那个了……”说完,孟婉晴吞了口水,玉手沿着刘波的衬衫边角,探索了进去。


  “这大白天的,要不晚上吧……”刘波依然不太情愿。


  孟婉晴一听老公又在拖,心底急了,她实在是太想要了,太渴望被男人滋润了……“不,就现在,求你了,老公……”孟婉晴蹲下身子,恳求的同时,竟伸出手脱了刘波的裤子。


  天气有点热,刘波刚从外面回家,浑身都是汗臭味儿,孟婉晴丝毫不在意。


  还没起来,孟婉晴张嘴巴打算……刚一触碰,刘波舒服的长叹一声。


  “老婆,有点脏哦。


  ”“没事儿,我不怕。


  ”孟婉晴娇羞的脸,卖力的在刘波的面前表现着。


  在她的一番刺激下,刘波终于来了一点感觉,随即夫妻两拥吻在一起。


  孟婉晴急忙将身上的衣服给脱了,贴着刘波的胸膛,撒娇:“老公,人家现在就想要嘛。


  ” 因为穿着跟气质都不一样,昨晚的 小菇见人总是笑嘻嘻的,一副轻浮样,而面前的小菇不苟言笑,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卢畊弘之前才没 认出她来。


  现在认出了,在没搞清楚状况之前也不敢贸然跟她打招呼。


  小菇跟 陆胜今交代完事,终于注意到卢畊弘了。


  见卢畊弘在盯着她看,她眉头就蹙了起来,应该是认出卢畊弘来了,开口却是问陆胜今:“他是谁?你们在聊什么?”这陆胜今跟卢畊弘就职的公司的副总洪韬有私交,要不是胡伟明弄的那 东西太难看,他也不会打回去。


  现下的机会,说白了就是靠交情在撑着。


  所以被问时陆胜今也有点慌,忙说:“哦,这是蓝色闪电的设计师,我们聊的是宏文的策划案。


  之前那一版你不是说不行吗?我让他们赶了另一个版本出来,应该没问题了。


  ”小菇可能只是认出卢畊弘是 电梯里 的人,没认出卢畊弘昨晚跟她碰过面,或者说她不想承认昨晚 的事,所以她一副看卢畊弘不顺眼的模样,直接说:“换人吧,不用看了,他们做的案子简直连边都没沾上。


  临时赶出来的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扔了吧。


  ”卢畊弘忙了个通宵赶出来的东西就这么被否决了,刚刚陆胜今还说不错呢,所以他很是不满,站起来说:“小……这位……老总。


  ”他本来想叫 小茹的名字的,想到她可能不想暴露身份,所以临时改口,觉得她的职位应该比陆胜今高,于是叫她老总:“你看都没看过我的案子,怎么能这么草率就下结论呢?”卢畊弘挺生气的,着急之下口水都喷出来了。


  小菇皱眉躲开一步,一声冷哼说:“人品有问题的人的东西我一概不要。


  你走吧,别逼我叫保安。


  ”卢畊弘差点没气爆,她这是报复自己在电梯里对她不敬还是想掩盖身份的暴露才这么着急赶自己走?被陆胜今推着往外他犹自愤愤不平:“我说美女,你又不了解我,你怎么知道我人品不行?你不能因为我得罪过你就否决了我的能力吧?公归公,私归私,我可以为电梯里的事道歉,你能不能看一下策划案再决定要不要?”卢畊弘觉得更可能是因为昨晚自己让她丢面子她才这样对自己的,但那事不能说,卢畊弘怕惹怒她。


  不过想想又不太可能,因为她昨晚是笑着走的,没看出有多难堪。


   女人心,海底针,卢畊弘对自己摸不清她的心思而有点抓狂。


  卢畊弘话音刚落,小菇过来“啪”的抽了他一巴,他都懵了。


  小茹冷冷的说:“道歉就免了,现在咱们扯平。


  既然你觉得我公私不分,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公私不分。


  ”说完她跟陆胜今说:“你给蓝色闪电打电话,我不管这个人是谁,你告诉他们,如果想要我采纳他们的案子的话,就把这人炒了,否则没得谈。


  ”说完她就走了。


  卢畊弘整个人都傻了,被保安“送”到楼下都还是懵的,心说,(女同学被下药晚上教室)难道她没认出我是昨晚她帮忙治病的人?如果认出来的话,看在伍苇静的面子上,她不应该这样对我才对啊!洪韬给卢畊弘打电话,逮着他就是一顿骂,叫他回公司谈话。


  毫无意外,相比起一个几百万的单子,卢畊弘这个设计部的小组长就是个屁,他被扫地出门了。


  怎么解释都没用,卢畊弘给气的,当场就杀过去了,想跟小菇摊牌,看她是真没认出自己来,还是有意跟自己为难。


  谁知他已经进了天祥大厦保安部的黑名单,保安拦着他不让进。


  憋了一肚子火,卢畊弘就在附近找了个饭馆吃饭,打算跟她耗着,等保安换班再溜进去,压根不考虑向伍苇静求助。


  结果他越吃越气,忍不住叫了瓶酒,然后越喝越多,最后睡过去了。


  一夜没睡,酒劲一上来,会这样一点都不奇怪。


  卢畊弘醒来一看天都黑了,着急出去看天祥楼上,幸好小菇办公的楼层还亮着灯,只是不知道她在不在。


  酒劲还在,卢畊弘脑子一热就不管了。


  观察了一下,正好抓到个机会,他就溜进去了。


  坐电梯上去,他运气也是好,电梯一停,门打开,他见到外面站的就是小菇。


  他们双双一愣,小茹见卢畊弘杀气腾腾的,大概也猜到他是来做什么了,正要逃跑,却被他扯进了电梯。


  卢畊弘把她逼在角落里,质问 她说:“你怎么回事?为什么要针对我?你不知道我是谁吗?你凭什么叫我老板炒我鱿鱼?”卢畊弘非常介意被一个生活靡乱的贱人捉弄。


  小菇被卢畊弘握得手都白了,她挺害怕的样子,缩着肩膀,出口却很强硬:“你想干嘛?我为什么要知道你是谁?你放手,你再不放手我就报警了。


  ”她摸出手机要打电话,被卢畊弘条件反射的冲动反应给扫落在地上踩碎了。


  电梯在下行,卢畊弘恶狠狠的瞪着她说:“一点面子都不给是不是?你是不是不记得昨晚的事了?”“昨晚的事?昨晚什么事?”她一脸懵的看卢畊弘。


  卢畊弘听到这里稍微好受一些,提醒她说:“花园酒店,你不记得了?我就是那个你给治病的人,我还记得你大腿侧有颗痣。


  ”说着卢畊弘伸手去掀她裙子,谁知吓得她疯狂的尖叫起来,猛的推开卢畊弘吼:“你想干嘛?我警告你,你这是犯罪。


  ”擦!那就是她知道我是谁,没面子给的意思咯?出来卖的装成她这样,还真是朵奇葩,活像被人强迫似的,不知情的还真会以为她是朵纯洁小花。


  卢畊弘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只知道自己很生气,简直没了理智,哼声说道:“既然你说我是犯罪,那我就犯给你看。


  ”他酒劲还没过呢,想到小茹昨晚玩那么大,肯定对这种事很无所谓,一冲动就控制不住,扑过去就按着小茹撕,也想试一下自己是不是真没问题了。


  小菇挺会装的,一副吓得要死的样子,不停尖叫求饶,卢畊弘却不管她,把她转过来。


  谁知就在关键时刻,“啪”的一声轻响,电梯里的灯光全灭了,电梯也停止了运行。


  黑灯瞎火的,小菇“啊”的一声,然后一挣,从他怀里出去了。


  卢畊弘心里奇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想到这是个密封的空间,她跑不掉,就没追。


  他尝试按了几下按钮,一点反应都没有。


  卢畊弘没遇过这样的情况,但也猜到肯定是停电了。


  正想按紧急按钮,刚碰上他就犹豫,心想,我求什么救呀?现在这样不是更方便报仇?于是他到处摸,想把小菇抓过来操作一番再说。


  谁知卢畊弘刚碰到小茹,小茹就是一阵恐惧至极的尖叫,比之前卢畊弘冒犯她还激烈几倍。


  卢畊弘耳膜让她震得嗡嗡作响,酒都吓醒了一半。


  心知肯定有异,卢畊弘试探着问她说:“你怎么了?”“你别过来,离我远点。


  ”小菇非常的喘,声音发颤,很害怕的样子。


  卢畊弘摸出手机一照,见她躲在角落里抱成了一团,身体瑟瑟发抖。


  尽管秀色可餐,卢畊弘却无心欣赏,因为他已经酒醒了。


  这会儿想到之前的冲动,他还冒出了一身冷汗。


  今天这事要真办了,按伍苇静的说法,没几千块自己还能走吗?见小菇很不对劲,卢畊弘又觉得奇怪,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样。


  他把自己的外套脱了给小茹递过去,说:“对不起!我刚才有点冲动。


  我喝酒了,所以才会那样。


  放心,我不会再对你做什么了,你先把衣服披上。


  ”说着他示好的拍下了电梯的紧急按钮,却又觉得好笑,自己犯得着对一个坐台的这样吗?她应该是在演戏吧?小菇还是很害怕的样子,微微抬头看卢畊弘一眼,然后灵蛇吐信一样快速的把他的外套抓过去把身子包起来,接着还蜷成一团。


  卢畊弘皱眉看她,虽然只是惊鸿一瞥,卢畊弘还是看到她脸上的泪痕,还有那惊恐过度的表情,这不像演戏呀!而且,之前自己那样对她,她都没哭。


  怎么停个电,她反而哭了呢?这里面有古怪。


  就在这时,手机亮屏到时自动关闭了,电梯里又变成一团漆黑。


  小菇的尖叫声随着黑暗的到来又响了起来。


  卢畊弘难受的闭眼承受,却听止音的小菇带着哀求的语气跟他说:“你能不能一直开着手机?”“为什么?”问完卢畊弘还是把手机屏幕按亮了,接着开锁打开手电功能。


  手电功能一开,电梯里顿时亮了许多。


  小菇抬头看着光源,再往四周扫视,声音发颤的跟卢畊弘说:“我有幽闭恐惧症,不能长时间呆在封闭的空间,要不然会紧张,呼吸困难。


  你快打电话叫人来帮忙,我要出去。


  ”卢畊弘恍然说道:“我已经按紧急按钮了,应该很快就有人来。


  ”“你是猪啊?你就不能打电话叫人吗?那样不是更快?”她说的话虽然强势,但声音更像是撒娇,哀求。


  卢畊弘赞同的点了点头,怕她出事赖在自己头上,心里对她的奇怪表现也有些发毛,倒不怕她出去后报警,因为她肯定也怕自己供出她的秘密。


  他拨了电梯里的紧急号码,谁知一直没人接。


  打着打着,突然手机响起没电关机的声音,卢畊弘看着一愣,跟她说:“没电了。


  ”“我知道。


  ”这次她倒没叫,但害怕的语气非常明显,又缩成了一团。


  卢畊弘安慰她说:“别怕,有我在呢,检修的应该很快就来了。


  ”男人对女人天生就有保护欲,尽管卢畊弘知道她不是好女人。


   我的心像擂鼓一样“咚咚”的跳着,手脚冰凉,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他该不会一个晚上没睡, 在我起床之后就跟着起床了吧,那我要怎么回答他我出去干嘛去了?果然他看到我之后,不带任何情绪的问了我一句:“小茜,这么早就出了一趟门?”我睡不着,所以想出去吹吹风,最近的烦心事太多,说着我还装作一脸愁容的样子。


  他脸上狐疑的表情收了起来,表情也柔和了许多:“唉,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你可以跟我说啊,别老是一个人扛着,会憋出病的。


  ”我走进了客厅,坐到了他的身旁,依偎在他的身旁:“没什么,就是学校里面学生的问题,你这么忙,我不想让你太糟心了。


  ” 张程感动的将我拥进了他的怀中:“小茜,你真贴心。


  ”看着他 望着我的目光,我心里难受极了,一旦撒了第一个慌,后面就需要用无数的谎话去圆。


  和张程吃完早饭之后,我就收拾东西去学校了。


  我刚到 办公室坐下,我就收到了张程给我发过来的一条短信,上面是一束鲜花和一串项链,配文是:“老婆辛苦了,(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过来一趟嘛。


  ”我知道这是张程为了讨我开心而故意特意准备的,可我却没觉得高兴,更多的是内疚和羞愧,如果他对我坏一点,也许我的良心还能过得去。


  走着走着我就已经到了 孙涛办公室的门口。


  我理了理自己的衣服,举起手准备敲门,门却自己开了。


  韩雪温柔随和的脸出现在了门里,女人身上的味道不止伴随着她身上特有的体香,还有一股男女之间苟且的味道。


  我没想到她这么快就被孙涛叫去了办公室,并且两个人一看就发生了什么,我的心乱极了,不知道她这么迫不及待是不是就是为了跟我试试。


  她微笑着若有所思的望着我,眼里带着的闪光让我立马躲开了视线。


  “王老师早啊,快进去吧,孙主任等着你呢。


  ”我匆忙的低下了头,走了进去,不敢回应她,心跳得越快又乱。


  孙涛正坐在办公室中收拾着桌上的东西,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就是刚才他们两人的战场。


  他抬头看见我来了,立马带着邪笑走了上来,想要一把把我抱进怀里,我有些别扭的推开了男人,闪身躲到了一边。


  “怎么了我的宝贝,看见我和韩老师那样,吃醋了?”我不说话,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孙主任,我昨天在短信里已经对你说得很清楚了,我已经帮你说服了韩老师,你以后不要再纠缠我了。


  ”我的话说得十分没有骨气,空气中男人和女人颓靡的气息还漂荡着,我的思绪乱极了,胡思乱想着呼吸间的温度都变高了几分。


  孙涛十分会把握分寸,走到我身后,一把将我搂进怀中,熟练的将两只手放进我的衣服里四处游走着,一边抚摸着我的身体,一边努力的闻着我身上的气味。


  明明他才刚刚跟韩雪做完那种事情,可他的下身已经重新坚硬了起来,狠狠的抵在我的臀沟之间,我的心抖颤着,整个人都火热了起来。


  他的大手一点点的向下移动,在我的丛林之中肆意探索,我闭上眼睛,捏紧了自己的衣角,身体也不自觉地开始往男人的身上靠去。


  不对!我一把推开面前的男人,平息了自己急促的呼吸,然后拧着眉头望着他,严肃道:“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们不能这样下去了。


  ”孙涛没有恼怒,他拍了拍自己的衣服,一脸悠闲的说:“怎么下去?你该不会这么天真,觉得我真的会放过你?我告诉你吧,在我还没有玩腻你之前,你休想挣脱我!”男人话因刚落就像一只野兽一样将我按在了墙壁上,他伸出他的舌头兴奋的舔着我的脸,撩起我的裙子。


  “你看你这副浪样,是个男人都忍不住想干你!”他粗俗的言论让我难堪极了,在他的心里完全把我当成了外面那种随意的女人,甚至不用给钱都可以乱上。


  我拼命的挣扎,甚至连美甲都弄断了一只,可是他的力气太大了,我被压制得死死得,根本不能动弹。


  就在这时候,办公室的门响了, 刘娟的声音在门口想起。


  孙涛不由的皱起了眉头,看他的神情我就知道他是已经玩腻了刘娟,可是很明显刘娟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他。


  打开门后,刘娟看见办公室里站着的我,然后恨恨的盯了我一眼,我倒是没什么感觉,心里开心得很,连忙趁着这个空挡跑了出去。


  孙涛在身后不停的叫我站住别走,我哪里敢停下来,一溜烟的跑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将门开得大大的,心里还是忍不住后怕。


  怎么办,看样子孙涛并不准备放过我,并且好像一直纠缠我,以我的性格,我更不可能挣脱得了他的掌控!这样被人逼迫却又毫无办法的感觉让我窒息,我必须想办法停止这一切,不然按照孙涛这个样子,说不定哪天就会让张程发现我跟他之间的事情,事情要是真到了那一天,那才是不管我说什么都晚了!我的电话不时的响起,上面不是孙涛给我发的肉麻短信就是他打来的电话,只要我一想到他的女人这么多,我就忍不住想吐。


  同事看我这样苍白难受的样子都纷纷关心我,问我是不是怀孕了,我摇头说不是,就是有点累了。


  我在学校里面坐立不安,只要在这里坐着我就觉得孙涛随时都有可能来找我的麻烦,所以干脆请了几天的假躲在家里。


  我一把推开面前的男人,平息了自己急促的呼吸,然后拧着眉头望着他,严肃道:“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们不能这样下去了。


  ”孙涛没有恼怒,他拍了拍自己的衣服,一脸悠闲的说:“怎么下去?你该不会这么天真,觉得我真的会放过你?我告诉你吧,在我还没有玩腻你之前,你休想挣脱我!”男人话因刚落就像一只野兽一样将我按在了墙壁上,他伸出他的舌头兴奋的舔着我的脸,撩起我的裙子。


  “你看你这副浪样,是个男人都忍不住想干你!”他粗俗的言论让我难堪极了,在他的心里完全把我当成了外面那种随意的女人,甚至不用给钱都可以乱上。


  我拼命的挣扎,甚至连美甲都弄断了一只,可是他的力气太大了,我被压制得死死得,根本不能动弹。


  就在这时候,办公室的门响了,刘娟的声音在门口想起。


  孙涛不由的皱起了眉头,看他的神情我就知道他是已经玩腻了刘娟,可是很明显刘娟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他。


  打开门后,刘娟看见办公室里站着的我,然后恨恨的盯了我一眼,我倒是没什么感觉,心里开心得很,连忙趁着这个空挡跑了出去。


  孙涛在身后不停的叫我站住别走,我哪里敢停下来,一溜烟的跑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将门开得大大的,心里还是忍不住后怕。


  怎么办,看样子孙涛并不准备放过我,并且好像一直纠缠我,以我的性格,我更不可能挣脱得了他的掌控!这样被人逼迫却又毫无办法的感觉让我窒息,我必须想办法停止这一切,不然按照孙涛这个样子,说不定哪天就会让张程发现我跟他之间的事情,事情要是真到了那一天,那才是不管我说什么都晚了!我的电话不时的响起,上面不是孙涛给我发的肉麻短信就是他打来的电话,只要我一想到他的女人这么多,我就忍不住想吐。


  同事看我这样苍白难受的样子都纷纷关心我,问我是不是怀孕了,我摇头说不是,就是有点累了。


  我在学校里面坐立不安,只要在这里坐着我就觉得孙涛随时都有可能来找我的麻烦,所以干脆请了几天的假躲在家里。


  女人身上带着我幽香让我迷乱的神经清醒了一些。


  韩雪微乱的头和脸上带着的五个红印告诉我,刚才她一定被谁欺负过了。


  她一看见我眼眶就红了,我赶紧让她进来,谁知一说话我的嗓音显得十分沙哑,一听就是意乱情迷后的声音,我赶紧红着脸清了清嗓子。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