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 松沢 ゆかり

情趣內衣黑絲 愛之谷官方商城 7瀏覽 0評論 收藏
av 松沢 ゆかり


這天夜里,小少婦 孟婉晴難以入眠,伸手摸向了身邊的 老公


  三十歲,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紀,空虛至極。


  “老公……”孟婉晴小腹一陣火熱,伸手摸向了他,“我想要……” 說完,她用豐腴的 身子蹭著他的胳膊,全力挑起丈夫的渴望。


  可惜,丈夫絲毫沒有反應。


  孟婉晴失望至極。


  “我太累了,明天吧。


  ”丈夫冷冰冰的伸手撥開了孟婉晴的手。


  明晚!明晚!又是明晚!孟婉晴氣呼呼的翻過身子,內心十分不滿,一直壓抑心底的苦悶。


  她已經許久沒得到滿足,內心極度渴望,渴望被填滿,肆意沖撞……最后, 忍不住 伸出手去。


  只得自我滿足了一番,含怨而睡。


  次日,清晨。


  丈夫大早上就起床去上班了,而孟婉晴恰好今天休假,便想窩在床上看電影。


  可突然發現家里無線網竟壞了,沒辦法,只好打客服電話。


  下午,預約的修理工敲響了門。


  孟婉晴穿著睡衣,趕緊過去開門。


  打開一看,第一眼就看傻了,眼前這個修理工竟然是一個 黑人


  身材魁梧,高大威猛,跟籃球運動員一樣,穿著大褲衩,黑背心,全身孔武有力的肌肉塊,讓人看的心驚肉跳。


  “您好,我是修理工 華萊士,您就是孟女士吧?”孟婉晴更吃驚,這黑人修理工中文講的也太地道了吧。


  她也沒好細問。


  “對,是我,請進。


  ”說完,側身一讓,余光正好掃在了他的下方,褲衩有點緊,那兒有點恐怖。


  孟婉晴俏臉一紅。


  華萊士是一名留學生,在大學勤工儉學,兼職做寬帶修理工作。


  第一眼看見孟婉晴時,他就被這個美艷的少婦給迷住了,眼神直勾勾的盯著。


  孟婉晴低頭,注意到自己只穿著一件單薄的真絲睡衣,根本遮不住那美妙的風景。


  而這個黑人修理工的目光,卻盯著自己那里看。


  好羞躁哦。


  孟婉晴趕緊伸出手捂著自己的胸口。


  華萊士還在盯著看,目光火熱,還咽了口口水。


  “寬帶路由器在臥室里面,我帶你去看。


  ”孟婉晴羞紅著臉,說道。


  華萊士 點了 點頭,便跟隨進了臥室,然后一番檢修。


  “這個壞了有多長時間呢?”“估摸也就一兩天的時間吧。


  ”孟婉晴答道。


  華萊士扯了幾根網線,拿著工具檢測了幾下,低著認真干活兒。


  站在一旁的孟婉晴,深吸了一口氣。


  丈夫不在家,自己竟單獨跟一個黑人在臥室里面,孤男寡女兩個人,好尷尬啊……“方便把旁邊那個螺絲刀給我嗎?”華萊士問道。


  “嗯,行。


  ”孟婉晴點了點頭,從工具箱里面拿出一個,“是這個嗎?”“對。


  ”孟婉晴拿起,就朝著他走過去,想遞送給她,可一不留神,腳被一根網線給絆住,身子猛然一傾,不巧,正好撲倒在他的懷里。


  上方,正好貼在華萊士黑黝厚實的胸膛上,這觸感,真好啊……啊……孟婉晴驚呼一聲,發現自己倒在華萊士的懷里,俏臉羞的更紅潤了。


  “對不起啊……”低聲說完,正打算起身,可突然感覺下方一陣溫熱。


  那兒,正好蹭到了他那恐怖之處。


  黑人那兒本來就很恐怖,剛才已經有了反應,現在被孟婉晴這么以刺激,慢慢竟變得更加膨脹了。


  孟婉晴羞躁不已,剛準備起來。


  華萊士有點忍不住了,似乎看準了她的心思,竟伸出手伸入了她的胸口,另外一只大黑手,直接抱緊了她的小蠻腰。


  “不要亂動。


  ”華萊士有點命令式的口吻。


  孟婉晴有點被嚇唬住,心底很慌張,“你這是要干什么啊!”“干什么?當然是給你檢查檢查了,瞧你這里都成這樣咯,是不是特別想要了啊?”華萊士是外國人,思想本來就很開放,察覺到了孟婉晴的反應,立馬就上頭了,不拐彎抹角,直接進入主題。


  孟婉晴有點害怕,繃著緊張的神經。


  被華萊士這么一說,心底也有點猶豫,跟自己丈夫已經很長時間 都沒有親熱過了,剛才那一下,真的快把自己的寂寞全部發泄。


  正想著呢。


  華萊士竟然還在不斷的蹭著,意圖勾起她的興致。


  孟婉晴本來就渴望的很,哪里能禁得起他這般刺激喲,沒兩下,就淪陷了,全身都軟了。


  “孟小姐,其實從剛進門, 我就注意到了你……”黑人華萊士揉著孟婉晴的胸口。


  “啊!”孟婉晴忍不住低鳴了聲。


  “不要急,待會兒讓你更爽!”華萊士說完,一個翻身,將她壓在身下,伸出手直接探了進去。


  孟婉晴被他壓著,黑黝黝的胸膛,一股麻酥酥的感覺,蔓延全身,她有如觸電般的爽。


  看著壓著自己的 男人,是個陌生男子,還是個黑人,這樣的感覺如同偷吃一樣,真的好刺激啊……他那恐怖,即便是隔著褲子,看上去依舊極為夸張,孟婉晴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想著,這比自己老公的,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倍。


  這么嚇人,自己會受得了嗎?哎呀,在想啥呢。


  平日里老公雖然不能滿足自己,但是他對自己很照顧,怎么能幻想跟別的男人在一起弄呢?越想,越覺得特別對不起自己老公,開始本能的抗拒起來。


  “你放手!”孟婉晴手撐著地上,想掙脫開,逃離。


  但是杰福德的身軀實在是太壯碩了,自己柔弱的身子,在她的懷里跟個小鳥一樣,壓根就掙脫不開。


  所幸,一不做二不休,她一把抓住他的褲頭。


  撕拉!掙扎下,褲頭竟被扯開了!啊!孟婉晴頓時就傻眼了!好恐怖啊!自己的老公跟他簡直就不是一個級別的。


  “還跟我裝呢。


  ”華萊士低下身子,吐出一口熱氣,溫熱的氣息噴在孟婉晴的俏臉上,“我知道你現在心底也很想,你老公肯定滿足不了你嗎?那就讓我來滿足你。


  ”說完,直接扯下自己的褲子。


  也不等孟婉晴答復,黑嘴巴直接親吻了上去。


  嘔!一股怪味,又惡心,可怎么又有點舒服。


  唔!一陣激吻后,華萊士脫開嘴巴,低下身……啊!孟婉晴一個哆嗦,不行啊,自己不能背叛老公!雖然心理上很抗拒,可身體卻禁不起他的刺激,迎合起來……“我要去了哦。


  ”華萊士露著邪惡的笑。


  “不行,不可以啊……”(我的男友一千歲)就在進入的那一刻,突然外面傳來一陣敲門聲。


  “老婆,我回家啦,快點來開門呢。


  我手機丟在家里,我回來拿手機。


  ”外面傳來丈夫 劉波的聲音。


  “是我老公回來了!”孟婉晴渾身繃緊,臉色都嚇蒼白了,這要是被自己老公發現,可咋辦喲?自己怎么跟他解釋這場面啊?華萊士還沒動靜,繼續蹭著。


  “你聽到沒啊?我老公回來了,你還不快點起來?”孟婉晴急了,直接推搡起來,華萊士也只好作罷,停下動作。


  孟婉晴掙脫開,整理了一番衣物,便跑到臥室外,將門打開。


  “老公,你怎么突然回來了呀?”孟婉晴俏臉漲紅,非常心虛。


  “我回來拿手機呢。


  ”劉波說完,聽見家里有動靜,“家里來人了嗎?”孟婉晴故作鎮定,點了點頭:“家里網線壞了,早上我打客服保修,維修工上門,正在檢修呢。


  ”“哦。


  ”劉波點了點頭,也沒再細問。


  夫妻兩正聊著,突然華萊士從臥室里面出來,手里提著工具箱,裝著什么也沒發生一樣,“孟女士,無線網我已經給你修好了,我先走了啊,記得客服反饋的時候,給個好評哦。


  ”為了不讓丈夫察覺,孟婉晴裝著很客氣。


  “嗯,真是辛苦你了。


  ”說完,便送他出門。


  在離開門的一剎那,這個黑人竟然還不知道收斂,竟趁著他丈夫背對的間隙,主動伸出手在她身前抓了兩把。


  “我還會再來的。


  ”華萊士低聲說完,便走了。


  劉波進了家門,就去臥室床頭,找到手機。


  而孟婉晴剛才被華萊士刺激,早就心癢難耐了。


  剛才差點就被他弄了,幸好老公及時回來,不然的話還不知道怎么釋放。


  她悄悄走到劉波身后,從背后一把抱著他,身子不停的在他的背后摩擦著。


  “婉晴,這大白天你的干啥呢?”劉波不溫不火道。


  “老公,我好想要,……我們已經好久沒那個了……”說完,孟婉晴吞了口水,玉手沿著劉波的襯衫邊角,探索了進去。


  “這大白天的,要不晚上吧……”劉波依然不太情愿。


  孟婉晴一聽老公又在拖,心底急了,她實在是太想要了,太渴望被男人滋潤了……“不,就現在,求你了,老公……”孟婉晴蹲下身子,懇求的同時,竟伸出手脫了劉波的褲子。


  天氣有點熱,劉波剛從外面回家,渾身都是汗臭味兒,孟婉晴絲毫不在意。


  還沒起來,孟婉晴張嘴巴打算……剛一觸碰,劉波舒服的長嘆一聲。


  “老婆,有點臟哦。


  ”“沒事兒,我不怕。


  ”孟婉晴嬌羞的臉,賣力的在劉波的面前表現著。


  在她的一番刺激下,劉波終于來了一點感覺,隨即夫妻兩擁吻在一起。


  孟婉晴急忙將身上的衣服給脫了,貼著劉波的胸膛,撒嬌:“老公,人家現在就想要嘛。


  ” 因為穿著跟氣質都不一樣,昨晚的 小菇見人總是笑嘻嘻的,一副輕浮樣,而面前的小菇不茍言笑,渾身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盧畊弘之前才沒 認出她來。


  現在認出了,在沒搞清楚狀況之前也不敢貿然跟她打招呼。


  小菇跟 陸勝今交代完事,終于注意到盧畊弘了。


  見盧畊弘在盯著她看,她眉頭就蹙了起來,應該是認出盧畊弘來了,開口卻是問陸勝今:“他是誰?你們在聊什么?”這陸勝今跟盧畊弘就職的公司的副總洪韜有私交,要不是胡偉明弄的那 東西太難看,他也不會打回去。


  現下的機會,說白了就是靠交情在撐著。


  所以被問時陸勝今也有點慌,忙說:“哦,這是藍色閃電的設計師,我們聊的是宏文的策劃案。


  之前那一版你不是說不行嗎?我讓他們趕了另一個版本出來,應該沒問題了。


  ”小菇可能只是認出盧畊弘是 電梯里 的人,沒認出盧畊弘昨晚跟她碰過面,或者說她不想承認昨晚 的事,所以她一副看盧畊弘不順眼的模樣,直接說:“換人吧,不用看了,他們做的案子簡直連邊都沒沾上。


  臨時趕出來的肯定也不是什么好東西,扔了吧。


  ”盧畊弘忙了個通宵趕出來的東西就這么被否決了,剛剛陸勝今還說不錯呢,所以他很是不滿,站起來說:“小……這位……老總。


  ”他本來想叫 小茹的名字的,想到她可能不想暴露身份,所以臨時改口,覺得她的職位應該比陸勝今高,于是叫她老總:“你看都沒看過我的案子,怎么能這么草率就下結論呢?”盧畊弘挺生氣的,著急之下口水都噴出來了。


  小菇皺眉躲開一步,一聲冷哼說:“人品有問題的人的東西我一概不要。


  你走吧,別逼我叫保安。


  ”盧畊弘差點沒氣爆,她這是報復自己在電梯里對她不敬還是想掩蓋身份的暴露才這么著急趕自己走?被陸勝今推著往外他猶自憤憤不平:“我說美女,你又不了解我,你怎么知道我人品不行?你不能因為我得罪過你就否決了我的能力吧?公歸公,私歸私,我可以為電梯里的事道歉,你能不能看一下策劃案再決定要不要?”盧畊弘覺得更可能是因為昨晚自己讓她丟面子她才這樣對自己的,但那事不能說,盧畊弘怕惹怒她。


  不過想想又不太可能,因為她昨晚是笑著走的,沒看出有多難堪。


   女人心,海底針,盧畊弘對自己摸不清她的心思而有點抓狂。


  盧畊弘話音剛落,小菇過來“啪”的抽了他一巴,他都懵了。


  小茹冷冷的說:“道歉就免了,現在咱們扯平。


  既然你覺得我公私不分,那我就讓你見識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公私不分。


  ”說完她跟陸勝今說:“你給藍色閃電打電話,我不管這個人是誰,你告訴他們,如果想要我采納他們的案子的話,就把這人炒了,否則沒得談。


  ”說完她就走了。


  盧畊弘整個人都傻了,被保安“送”到樓下都還是懵的,心說,(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難道她沒認出我是昨晚她幫忙治病的人?如果認出來的話,看在伍葦靜的面子上,她不應該這樣對我才對啊!洪韜給盧畊弘打電話,逮著他就是一頓罵,叫他回公司談話。


  毫無意外,相比起一個幾百萬的單子,盧畊弘這個設計部的小組長就是個屁,他被掃地出門了。


  怎么解釋都沒用,盧畊弘給氣的,當場就殺過去了,想跟小菇攤牌,看她是真沒認出自己來,還是有意跟自己為難。


  誰知他已經進了天祥大廈保安部的黑名單,保安攔著他不讓進。


  憋了一肚子火,盧畊弘就在附近找了個飯館吃飯,打算跟她耗著,等保安換班再溜進去,壓根不考慮向伍葦靜求助。


  結果他越吃越氣,忍不住叫了瓶酒,然后越喝越多,最后睡過去了。


  一夜沒睡,酒勁一上來,會這樣一點都不奇怪。


  盧畊弘醒來一看天都黑了,著急出去看天祥樓上,幸好小菇辦公的樓層還亮著燈,只是不知道她在不在。


  酒勁還在,盧畊弘腦子一熱就不管了。


  觀察了一下,正好抓到個機會,他就溜進去了。


  坐電梯上去,他運氣也是好,電梯一停,門打開,他見到外面站的就是小菇。


  他們雙雙一愣,小茹見盧畊弘殺氣騰騰的,大概也猜到他是來做什么了,正要逃跑,卻被他扯進了電梯。


  盧畊弘把她逼在角落里,質問 她說:“你怎么回事?為什么要針對我?你不知道我是誰嗎?你憑什么叫我老板炒我魷魚?”盧畊弘非常介意被一個生活靡亂的賤人捉弄。


  小菇被盧畊弘握得手都白了,她挺害怕的樣子,縮著肩膀,出口卻很強硬:“你想干嘛?我為什么要知道你是誰?你放手,你再不放手我就報警了。


  ”她摸出手機要打電話,被盧畊弘條件反射的沖動反應給掃落在地上踩碎了。


  電梯在下行,盧畊弘惡狠狠的瞪著她說:“一點面子都不給是不是?你是不是不記得昨晚的事了?”“昨晚的事?昨晚什么事?”她一臉懵的看盧畊弘。


  盧畊弘聽到這里稍微好受一些,提醒她說:“花園酒店,你不記得了?我就是那個你給治病的人,我還記得你大腿側有顆痣。


  ”說著盧畊弘伸手去掀她裙子,誰知嚇得她瘋狂的尖叫起來,猛的推開盧畊弘吼:“你想干嘛?我警告你,你這是犯罪。


  ”擦!那就是她知道我是誰,沒面子給的意思咯?出來賣的裝成她這樣,還真是朵奇葩,活像被人強迫似的,不知情的還真會以為她是朵純潔小花。


  盧畊弘不知道她為什么要這樣做,只知道自己很生氣,簡直沒了理智,哼聲說道:“既然你說我是犯罪,那我就犯給你看。


  ”他酒勁還沒過呢,想到小茹昨晚玩那么大,肯定對這種事很無所謂,一沖動就控制不住,撲過去就按著小茹撕,也想試一下自己是不是真沒問題了。


  小菇挺會裝的,一副嚇得要死的樣子,不停尖叫求饒,盧畊弘卻不管她,把她轉過來。


  誰知就在關鍵時刻,“啪”的一聲輕響,電梯里的燈光全滅了,電梯也停止了運行。


  黑燈瞎火的,小菇“啊”的一聲,然后一掙,從他懷里出去了。


  盧畊弘心里奇怪,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想到這是個密封的空間,她跑不掉,就沒追。


  他嘗試按了幾下按鈕,一點反應都沒有。


  盧畊弘沒遇過這樣的情況,但也猜到肯定是停電了。


  正想按緊急按鈕,剛碰上他就猶豫,心想,我求什么救呀?現在這樣不是更方便報仇?于是他到處摸,想把小菇抓過來操作一番再說。


  誰知盧畊弘剛碰到小茹,小茹就是一陣恐懼至極的尖叫,比之前盧畊弘冒犯她還激烈幾倍。


  盧畊弘耳膜讓她震得嗡嗡作響,酒都嚇醒了一半。


  心知肯定有異,盧畊弘試探著問她說:“你怎么了?”“你別過來,離我遠點。


  ”小菇非常的喘,聲音發顫,很害怕的樣子。


  盧畊弘摸出手機一照,見她躲在角落里抱成了一團,身體瑟瑟發抖。


  盡管秀色可餐,盧畊弘卻無心欣賞,因為他已經酒醒了。


  這會兒想到之前的沖動,他還冒出了一身冷汗。


  今天這事要真辦了,按伍葦靜的說法,沒幾千塊自己還能走嗎?見小菇很不對勁,盧畊弘又覺得奇怪,不明白她為什么會這樣。


  他把自己的外套脫了給小茹遞過去,說:“對不起!我剛才有點沖動。


  我喝酒了,所以才會那樣。


  放心,我不會再對你做什么了,你先把衣服披上。


  ”說著他示好的拍下了電梯的緊急按鈕,卻又覺得好笑,自己犯得著對一個坐臺的這樣嗎?她應該是在演戲吧?小菇還是很害怕的樣子,微微抬頭看盧畊弘一眼,然后靈蛇吐信一樣快速的把他的外套抓過去把身子包起來,接著還蜷成一團。


  盧畊弘皺眉看她,雖然只是驚鴻一瞥,盧畊弘還是看到她臉上的淚痕,還有那驚恐過度的表情,這不像演戲呀!而且,之前自己那樣對她,她都沒哭。


  怎么停個電,她反而哭了呢?這里面有古怪。


  就在這時,手機亮屏到時自動關閉了,電梯里又變成一團漆黑。


  小菇的尖叫聲隨著黑暗的到來又響了起來。


  盧畊弘難受的閉眼承受,卻聽止音的小菇帶著哀求的語氣跟他說:“你能不能一直開著手機?”“為什么?”問完盧畊弘還是把手機屏幕按亮了,接著開鎖打開手電功能。


  手電功能一開,電梯里頓時亮了許多。


  小菇抬頭看著光源,再往四周掃視,聲音發顫的跟盧畊弘說:“我有幽閉恐懼癥,不能長時間呆在封閉的空間,要不然會緊張,呼吸困難。


  你快打電話叫人來幫忙,我要出去。


  ”盧畊弘恍然說道:“我已經按緊急按鈕了,應該很快就有人來。


  ”“你是豬啊?你就不能打電話叫人嗎?那樣不是更快?”她說的話雖然強勢,但聲音更像是撒嬌,哀求。


  盧畊弘贊同的點了點頭,怕她出事賴在自己頭上,心里對她的奇怪表現也有些發毛,倒不怕她出去后報警,因為她肯定也怕自己供出她的秘密。


  他撥了電梯里的緊急號碼,誰知一直沒人接。


  打著打著,突然手機響起沒電關機的聲音,盧畊弘看著一愣,跟她說:“沒電了。


  ”“我知道。


  ”這次她倒沒叫,但害怕的語氣非常明顯,又縮成了一團。


  盧畊弘安慰她說:“別怕,有我在呢,檢修的應該很快就來了。


  ”男人對女人天生就有保護欲,盡管盧畊弘知道她不是好女人。


   我的心像擂鼓一樣“咚咚”的跳著,手腳冰涼,完全不知道該做什么反應。


  他該不會一個晚上沒睡, 在我起床之后就跟著起床了吧,那我要怎么回答他我出去干嘛去了?果然他看到我之后,不帶任何情緒的問了我一句:“小茜,這么早就出了一趟門?”我睡不著,所以想出去吹吹風,最近的煩心事太多,說著我還裝作一臉愁容的樣子。


  他臉上狐疑的表情收了起來,表情也柔和了許多:“唉,有什么不開心的事情你可以跟我說啊,別老是一個人扛著,會憋出病的。


  ”我走進了客廳,坐到了他的身旁,依偎在他的身旁:“沒什么,就是學校里面學生的問題,你這么忙,我不想讓你太糟心了。


  ” 張程感動的將我擁進了他的懷中:“小茜,你真貼心。


  ”看著他 望著我的目光,我心里難受極了,一旦撒了第一個慌,后面就需要用無數的謊話去圓。


  和張程吃完早飯之后,我就收拾東西去學校了。


  我剛到 辦公室坐下,我就收到了張程給我發過來的一條短信,上面是一束鮮花和一串項鏈,配文是:“老婆辛苦了,(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過來一趟嘛。


  ”我知道這是張程為了討我開心而故意特意準備的,可我卻沒覺得高興,更多的是內疚和羞愧,如果他對我壞一點,也許我的良心還能過得去。


  走著走著我就已經到了 孫濤辦公室的門口。


  我理了理自己的衣服,舉起手準備敲門,門卻自己開了。


  韓雪溫柔隨和的臉出現在了門里,女人身上的味道不止伴隨著她身上特有的體香,還有一股男女之間茍且的味道。


  我沒想到她這么快就被孫濤叫去了辦公室,并且兩個人一看就發生了什么,我的心亂極了,不知道她這么迫不及待是不是就是為了跟我試試。


  她微笑著若有所思的望著我,眼里帶著的閃光讓我立馬躲開了視線。


  “王老師早啊,快進去吧,孫主任等著你呢。


  ”我匆忙的低下了頭,走了進去,不敢回應她,心跳得越快又亂。


  孫濤正坐在辦公室中收拾著桌上的東西,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就是剛才他們兩人的戰場。


  他抬頭看見我來了,立馬帶著邪笑走了上來,想要一把把我抱進懷里,我有些別扭的推開了男人,閃身躲到了一邊。


  “怎么了我的寶貝,看見我和韓老師那樣,吃醋了?”我不說話,面無表情的看著他:“孫主任,我昨天在短信里已經對你說得很清楚了,我已經幫你說服了韓老師,你以后不要再糾纏我了。


  ”我的話說得十分沒有骨氣,空氣中男人和女人頹靡的氣息還漂蕩著,我的思緒亂極了,胡思亂想著呼吸間的溫度都變高了幾分。


  孫濤十分會把握分寸,走到我身后,一把將我摟進懷中,熟練的將兩只手放進我的衣服里四處游走著,一邊撫摸著我的身體,一邊努力的聞著我身上的氣味。


  明明他才剛剛跟韓雪做完那種事情,可他的下身已經重新堅硬了起來,狠狠的抵在我的臀溝之間,我的心抖顫著,整個人都火熱了起來。


  他的大手一點點的向下移動,在我的叢林之中肆意探索,我閉上眼睛,捏緊了自己的衣角,身體也不自覺地開始往男人的身上靠去。


  不對!我一把推開面前的男人,平息了自己急促的呼吸,然后擰著眉頭望著他,嚴肅道:“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我們不能這樣下去了。


  ”孫濤沒有惱怒,他拍了拍自己的衣服,一臉悠閑的說:“怎么下去?你該不會這么天真,覺得我真的會放過你?我告訴你吧,在我還沒有玩膩你之前,你休想掙脫我!”男人話因剛落就像一只野獸一樣將我按在了墻壁上,他伸出他的舌頭興奮的舔著我的臉,撩起我的裙子。


  “你看你這副浪樣,是個男人都忍不住想干你!”他粗俗的言論讓我難堪極了,在他的心里完全把我當成了外面那種隨意的女人,甚至不用給錢都可以亂上。


  我拼命的掙扎,甚至連美甲都弄斷了一只,可是他的力氣太大了,我被壓制得死死得,根本不能動彈。


  就在這時候,辦公室的門響了, 劉娟的聲音在門口想起。


  孫濤不由的皺起了眉頭,看他的神情我就知道他是已經玩膩了劉娟,可是很明顯劉娟并不打算就這樣放過他。


  打開門后,劉娟看見辦公室里站著的我,然后恨恨的盯了我一眼,我倒是沒什么感覺,心里開心得很,連忙趁著這個空擋跑了出去。


  孫濤在身后不停的叫我站住別走,我哪里敢停下來,一溜煙的跑回了自己的辦公室,將門開得大大的,心里還是忍不住后怕。


  怎么辦,看樣子孫濤并不準備放過我,并且好像一直糾纏我,以我的性格,我更不可能掙脫得了他的掌控!這樣被人逼迫卻又毫無辦法的感覺讓我窒息,我必須想辦法停止這一切,不然按照孫濤這個樣子,說不定哪天就會讓張程發現我跟他之間的事情,事情要是真到了那一天,那才是不管我說什么都晚了!我的電話不時的響起,上面不是孫濤給我發的肉麻短信就是他打來的電話,只要我一想到他的女人這么多,我就忍不住想吐。


  同事看我這樣蒼白難受的樣子都紛紛關心我,問我是不是懷孕了,我搖頭說不是,就是有點累了。


  我在學校里面坐立不安,只要在這里坐著我就覺得孫濤隨時都有可能來找我的麻煩,所以干脆請了幾天的假躲在家里。


  我一把推開面前的男人,平息了自己急促的呼吸,然后擰著眉頭望著他,嚴肅道:“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我們不能這樣下去了。


  ”孫濤沒有惱怒,他拍了拍自己的衣服,一臉悠閑的說:“怎么下去?你該不會這么天真,覺得我真的會放過你?我告訴你吧,在我還沒有玩膩你之前,你休想掙脫我!”男人話因剛落就像一只野獸一樣將我按在了墻壁上,他伸出他的舌頭興奮的舔著我的臉,撩起我的裙子。


  “你看你這副浪樣,是個男人都忍不住想干你!”他粗俗的言論讓我難堪極了,在他的心里完全把我當成了外面那種隨意的女人,甚至不用給錢都可以亂上。


  我拼命的掙扎,甚至連美甲都弄斷了一只,可是他的力氣太大了,我被壓制得死死得,根本不能動彈。


  就在這時候,辦公室的門響了,劉娟的聲音在門口想起。


  孫濤不由的皺起了眉頭,看他的神情我就知道他是已經玩膩了劉娟,可是很明顯劉娟并不打算就這樣放過他。


  打開門后,劉娟看見辦公室里站著的我,然后恨恨的盯了我一眼,我倒是沒什么感覺,心里開心得很,連忙趁著這個空擋跑了出去。


  孫濤在身后不停的叫我站住別走,我哪里敢停下來,一溜煙的跑回了自己的辦公室,將門開得大大的,心里還是忍不住后怕。


  怎么辦,看樣子孫濤并不準備放過我,并且好像一直糾纏我,以我的性格,我更不可能掙脫得了他的掌控!這樣被人逼迫卻又毫無辦法的感覺讓我窒息,我必須想辦法停止這一切,不然按照孫濤這個樣子,說不定哪天就會讓張程發現我跟他之間的事情,事情要是真到了那一天,那才是不管我說什么都晚了!我的電話不時的響起,上面不是孫濤給我發的肉麻短信就是他打來的電話,只要我一想到他的女人這么多,我就忍不住想吐。


  同事看我這樣蒼白難受的樣子都紛紛關心我,問我是不是懷孕了,我搖頭說不是,就是有點累了。


  我在學校里面坐立不安,只要在這里坐著我就覺得孫濤隨時都有可能來找我的麻煩,所以干脆請了幾天的假躲在家里。


  女人身上帶著我幽香讓我迷亂的神經清醒了一些。


  韓雪微亂的頭和臉上帶著的五個紅印告訴我,剛才她一定被誰欺負過了。


  她一看見我眼眶就紅了,我趕緊讓她進來,誰知一說話我的嗓音顯得十分沙啞,一聽就是意亂情迷后的聲音,我趕緊紅著臉清了清嗓子。


  
https://twcfdreaqwafg.weebly.com/1785273.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4150602.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6914632.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5291473.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206937.html
https://twtyhuhjgvbfd.weebly.com/6536373.html
https://twuiyjmhkflo.weebly.com/2099387.html
https://twfghtryewrfrwe.weebly.com/2371306.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1384953.html
https://twksfdnbihjsdr.weebly.com/8993564.html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