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japanese av porn

情趣內衣黑絲 愛之谷官方商城 3瀏覽 0評論 收藏
free japanese av porn


媚媚的身子,太白了吧……”傍晚, 李大牛正趴在浴室的墻根,偷偷往他做好手腳的小洞里看去,只見 弟妹柳媚媚白嫩的身子已經一絲不茍了。


  那雙玉手拿著肥皂,在她誘人的嬌軀上不斷地游走。


  紅珠圓潤的雪峰,高翹的豐臀,修長的玉腿,S型的腰身,以及那片私密之地,都毫無遮攔的出現在了李大牛的視線里。


  這一刻,李大牛終于明白弟弟李小強為什么每次回來都迫不急的想和弟妹做那事兒了。


  弟妹那么好的身材,哪里像生過孩子的話,根本就是一個黃花大閨女。


  如果換做是他,他恨不得時時刻刻都趴在弟妹的肚皮上。


  浴室里洗澡的柳媚媚根本想不到,往日里尊敬的 大哥竟然會來偷看自己!他還是個瞎子!在李大牛十五歲時,出一場車禍 瞎了足足有十三年,以至于到現在他還打著光棍,但 就在半月前他突然恢復了,本想將喜訊告訴家里人。


  可當他看到弟妹柳媚媚,當著他面毫不避諱的解開衣服給孩子喂奶時,李大牛就不想說了。


  弟妹的漂亮遠超他的想象,有時弟弟小強還會當著他的面和弟妹親熱,露出一些誘人的美妙風景。


  李大牛看到以后就像是得了魔怔一般,滿腦子都是弟妹的模樣,有時還會把弟弟想成自己,也想和弟弟一樣享受弟妹身子的滋味。


  雖然他不應該想自己弟弟的 老婆,但李大牛瞎了十幾年根本沒有碰過 女人,現在有柳媚媚這樣年輕漂亮的弟妹在身邊整天露出那些誘人的地兒,他實在沒有辦法控制。


  此刻,柳媚媚的玉手拿著肥皂,已經攀上了那兩塊高聳,在上面來回的擦拭,一波接著一波。


  李大牛看的實在心癢難耐,真想跑進去,狠狠的抓兩把!柳媚媚用水沖完身上的肥皂沫后,并沒有立刻穿起衣服。


  她嬌軀靠在墻壁上,一手搭在了她那高聳的柔軟,另一只手竟向下而去….隨后,柳媚媚神色很舒服的發出一聲聲撩人的輕哼。


  “嗯哼…”李大牛眼睛瞪得大大的,鼻血快噴了出來,他都那么大的人了,哪里會不清楚柳媚媚在干什么!李大牛下面感覺要爆炸了,根本無法滿足在外面看著,他清楚的知道,柳媚媚游走觸碰的地方,就是弟弟整天耕的那片地兒,他真想湊到眼前,好好看看噴血的美妙景色。


  “媚媚,我可以進來和你一起洗嗎?你幫我擦下背!”不過就在這時,茅屋外忽然響起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李大牛和柳媚媚都嚇得心驚肉跳,這聲音是李大牛他媽 張玉紅的。


  下一刻,李大牛扭頭就離開了,雖然他還想繼續看,但他媽都進去洗澡了,哪里還能看啊!為了不讓她們發現異常,李大牛在外面拖延了一會兒才回到屋里。


  那時,柳媚媚和張玉紅已經洗完澡,并且吃完了飯,因為李小強和父親都在外 打工很久才回來,所以家里就只有他們三個人。


  柳媚媚正坐在沙發上給小侄女喂奶呢,李大牛盯著那一大片雪白,心中又想起柳媚媚洗澡時她玉手攀上雪白的場面,他多想和小侄女一樣嘗嘗那個的味道啊!乃完以后,柳媚媚把孩子放在嬰兒床上,蹙著眉頭問張玉紅:“媽,我最近奶水越來越少了,還特別疼,這可咋辦啊?”張玉紅趕忙的來到柳媚媚身邊,掀開柳媚媚高聳,當著李大牛的面按了兩把之后,皺著眉頭說:“怪不得不下奶,原來是有腫塊呀!”“腫塊,這咋辦呀!”柳媚媚不太懂腫塊的事情,但卻知道里面很痛!“這有點嚴重呀!”張玉紅眉頭皺的更深了,她也想不出個辦法,見柳媚媚挺難受的,她忽然靈機一動,看了看坐在一旁吃飯的李大牛說道:“要不,讓你大哥給你按一按?他是專門按摩的,效果應該不錯。


  ”“幫媚媚按…”李大牛剛才盯著老娘用手去按柳媚媚的胸部,心里別提有多想自己也碰兩下。


  這會兒聽到自己老娘這話,他登時一個激靈。


  柳媚媚臉瞬間就紅了,偷偷看了李大牛一眼,趕忙搖頭拒絕:“ 不行,不行,媽,你這想的啥辦法啊!”這么私.密的地方,哪能自己的大哥碰啊!她沒辦法接受!可張玉紅眼里,李大牛在瞎了以后就學習按摩,按過的女人多了去了,其他女人能按,兒媳婦現在那么痛,自家人給自家人解決下脹奶又算得了什么!她接著說:“媚媚,沒事的,你哥就是干按摩這一行的,他還啥都看不見,你擔心什么?給你按按好歹也能緩解一下呀!”李大牛以為柳媚媚拒絕了,他媽就不會再強求,可 沒想到身為老媽的她,居然開始勸弟妹同意…他聽著熱血沸騰啊!這樣雖然對不起他弟弟小強,但有機會能碰弟妹哪里,他求之不得啊!柳媚媚此刻又看了一眼李大牛橋臉都紅到了脖子, 婆婆張玉紅說的沒錯,大哥本身就是按摩師,在這一行沒有男女之分的,但也是自己的大哥啊!她一想到 老公到外地打工掙錢,她卻讓大哥按她的胸部,她覺得實在對不起老公:“媽,這怎么好意思,還是算了吧,我自己想辦法,不一定就要大哥幫我的。


  ”張玉紅望著自己媳婦,還不同意,就嘆了口氣說:“媚媚…那你自己咋整啊?總不能一直疼下去啊,腫塊可不是鬧著玩的。


  ”“媽,我回去再想辦法吧,就不麻煩大哥了!”說完,柳媚媚就站起身,抱著孩子就要走了。


  看到她都快走人了,李大牛那叫一個急啊,心里特別癢癢,現在這么有機會碰到他朝思暮想的地方,就這么泡湯?搞得他特別不甘心。


  不過張玉紅卻堅持,她的想法很簡單,就是想讓媳婦少遭些罪,讓孫女小茜能吃飽,孩子還小,如果柳媚媚沒有奶水了,總不能給孩子頓頓喝奶粉吧?她拉住柳媚媚,接著勸說:“哎呀,媚媚沒事的,就讓你哥幫你按按吧,咱們都是女人,有腫塊嚴重了可不得了。


  還有你現在都不怎么下奶了?到以后可能就更少了,那小茜餓了,吃啥?小強 和他爹為了咱們這個家都去城里打工,如果咱們連小茜都養不好,等他們回來,還怎么給他們交代啊!”聽到婆婆的話,柳媚媚立馬停住了,雖然她不太清楚腫塊嚴重了到底會怎樣,但真的非常難受!其實這些呢,她都能忍,但事情真的像是婆婆說的一樣,嚴重了不能下奶,女兒吃不上,她心里就犯嘀咕了。


  婆婆張玉紅說的對,她老公為了這個家到外面打工,如果她在家里連女兒都養不好,豈不是對不起他?轉身猶豫的看著正在吃飯的大哥,一個念頭忽然涌起,為了女兒和老公,要不讓大哥按按吧?反正大哥也看不見!想到這,柳媚媚臉色都紅到脖子根了,其實就算不是為了老公和女兒,她都想讓李大牛按了,那種漲得疼痛感,(玉米地做爰全過程)她真的太難受,可想到李大牛的身份….柳媚媚一臉為難的對張玉紅說:“媽,這件事被小強知道了多不好啊!”這時,李大牛心中急躁得就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望著柳媚媚那高聳的柔軟,他饞得不行,恨不得立刻把手伸過去,心想著被小強知道又咋啦?大哥我是在給你看病啊!女人胸上有腫塊必須得治啊!你倒是快答應啊,大哥我都快急死了!張玉紅附在柳媚媚耳邊,小聲道:“媚媚啊,這有啥不好的,你哥是來幫你解決問題的,又不是專門占你便宜,是不是這個理兒?”柳媚媚沉默了下去,婆婆說的對,可這樣事兒,大哥會同意嗎?她猶豫之際,最后一狠心,咬牙看向李大牛,嬌羞的問:“大哥,你能幫幫我嗎?”   閱讀提示:由于經常喝酒、壓力大,影響到性 生活,讓他看醫生,他嫌丟人就是不去,我害怕他在外找女人就質問他,他回答說去年有過一兩次。


  他說滿足不了我,他也很痛苦,還讓 我找個性伙伴,等我不想性生活了我們在再一起過日子。


    查看更多網友 口述>>  1、老公事業心極強,負責,有擔當,很帥,十幾年前和他結婚時,姐妹都羨慕我,我也覺得很幸福,沒想到在生孩子時他外遇,做的特過分,當時我都氣瘋了,就在這時,他因經濟問題入獄判16年刑,我知道他冤枉,就死心塌地等了十年,在這十年中,是他在美國的哥哥在經濟上支援我們,我帶著孩子和他 父母在一起生活。


  3年前他出獄,經營了一個公司,我也辭職 跟他一起做,他的朋友多,業務繁忙,經常在外面喝酒有時半夜回來,有時徹夜不歸,我有不滿但總能過得去。


  由于經常喝酒、壓力大,影響到性生活,讓他看醫生,他嫌丟人就是不去,我害怕他在外找女人就質問他,他回答說去年有過一兩次。


  他說滿足不了我,他也很痛苦,還讓我找個性伙伴,等我不想性生活了我們在再一起過日子。


  就在這時我發現他和一女聊天,那女喊他老公,他說網上認識的都是假的瞎的,我信了他,后來我也加那女為網友,套她話,她說來過我們這邊和我老公還有其他人喝酒聊天,我覺得被欺騙了,后來她也知道我是誰,她說就是瞎聊,還說不要懷疑我老公對我的愛。


  他善良,愛面子,從不拒絕別人,包括女人,總是說:誰也不會影響到我們的家庭。


  我很想跟他離婚,我想痛苦一陣,不想痛苦一世,他說:我要是有好的歸宿他就同意,還說他要主動跟我離婚他還是人嗎,我知道他指的是我等他那十年。


  他還說:他是個非常野的人,感覺沒人可以管住他,也就和我能過一輩子,別的女人都不行。


  可是我很累。


  朋友和家(極品少婦的誘惑)人都勸我不要離婚,可我覺得還不如和他做朋友,做朋友那是一頂一的好。


  口述:出軌老公勸我找 床伴動機何在老公出軌離婚  回復:坐牢前,他人生閱歷很淺,對待婚姻的認知或許就是家里紅旗不倒,家外彩旗飄飄;然他因為各種得瑟被判入獄,獄中生活約等于禁欲的生活,所以再見天日,他的事業心還有,但對房事的能力則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因為你有恩于他,所以他不可能也不該拋棄你,在房事上不能滿足你,他本身就會自卑,勸你找床伴是不愿看到你生理需求時的痛苦。


  現狀下,你需要面對的是一個‘無性戀者’,如果甘愿維系這份精神大于肉體的愛戀你們繼續,否則離婚吧。


    2、我和丈夫均公務員,現有一女兒。


  婚后丈夫常酒醉家庭暴力,為此我去年決然和他離婚,但他一直恐嚇我,我因放不下孩子,又因他發誓不再酒后打人,我同意回到他身邊,但今年他又一次酒后打我。


  他平時除把孩子學費和每個月生活費交給我,他投資做生意賺的錢我一分都碰不到……他在外很要面子,很大方,廣交朋友;回到家唯他獨尊,自私霸道,但他對孩子很好,他錢賺越多我越沒安全感。


  約好明年辦復婚手續,可我心里害怕。


  只要他不離開我,我是絕對沒法離開他的。


  我不知道是繼續“同居”下去好還是把復婚手續辦了好?口述:出軌老公勸我找床伴動機何在老公出軌離婚  回復:‘只要他不離開,你就沒法離開他’只是你不想離開他的一個借口,既然不想離開,最好還是復婚,因為婚姻的合法化對婚姻中的弱勢者有保護作用。


  瘋狂英語的李陽曾經很硬,最后不也是臭名遠揚?如果有一天,他繼續暴打你,你可以起訴離婚。


    3、我和男友在一起2年,中途他為前女友跟我分開過,后來他前女友選擇了別人,他跟我說了后,我又回來找他。


  后住一起,一開始,他經常在網上跟各種女人調情還裸聊,被我發現,我哭得不能自已。


  他說我沒必要跟那些人比,跟他住在一起的女人是我,不是別人。


  我受不了,提分手。


  他不同意并發誓說不再亂搞。


  現在我確實也沒再發現他有出軌跡象,但他每天玩游戲到好晚,我們住的是單間,電腦就在床邊上,他玩游戲時發出的聲音讓我睡不著,我經常勸他早點睡,他不聽,我就生悶氣,他怪我使小性子。


  他總說他要的女人,要溫柔聽話。


  我就會想,他根本就沒把我當成他最親最愛的人,他還在考察,還在探究,像挑選商品一樣,如不合心意,隨時都能換掉一樣。


  讓我很難過。


  本來我家人就不同意我跟他的事,他的行為讓我越來越沒信心能跟他共建家庭。


  口述:出軌老公勸我找床伴動機何在老公出軌離婚  回復:我沒每個人都可以為愛情犯賤,但不要為愛情犯傻,可以毫不客氣的說,你只是他目前的一個相對穩定的性伙伴,而其他女人則是他的一夜床伴,這就是你和那些女人之間的區別。


  相比未來幾年的傷害,你肯定比那些女人的結局悲慘。


  即便是和他結婚,依然是承受小三、小四的攪局,這樣的婚姻模式想要嗎?想要就繼續,不想要,痛心離開。


    4、我和老婆農村人,結婚兩年,小孩十個月,我家庭條件比較好,她家中等偏下。


  認識三個月結婚,當時我28,她24歲,我喜歡她。


  父親在另個城市有批發門面,婚后我和老婆商量著在批發門面幫忙,一開始因什么都不懂,工資不高,而她嫌累,我沒勉強,后來她懷孕想回家,我只好同意,她就回到丈母娘家。


  我多次要她過來住,她就是不來。


  她個性強,我熬不過她,就隨了她。


  懷孕五個月時,我媽去看她,一次我媽和丈母娘一起做農活聊起老婆生日,說那天不好,本意是將老婆生日提前過,話沒說完,丈母娘就說“我女兒生日不好,叫你兒子和我女兒離了吧”。


  老婆隨后在電話里劈頭蓋臉說我媽。


  妻子從此時不時在我耳朵邊說我媽不好,我特煩。


  我們都獨生子女,法律上允許生兩胎,因考慮到我父母比她父母大十歲,兩家就商量好,不管一胎是男是女,都跟男方姓,戶口上男方家,二胎姓和戶口隨女方。


  但小孩出生幾個月后,老婆那邊先城鄉統籌分安置房,她就在電話里叫我出資給丈母娘,我每月給她1500,本身除了吃住只有一兩百零用,她叫我想辦法多籌錢,言下之意讓我啃老。


  生小孩父母補貼我2萬,我已很內疚,所以沒答應。


  她就讓我把小孩戶口拿丈母娘家或離婚,我不同意,她竟然到法院起訴我,法院沒判離婚。


  之后她將衣服搬回娘家。


  我說你一次次想離婚,我們去民政局辦了。


  真離時,她又不去。


  這么折騰我心累,現在的狀態是婚沒離,她依舊帶著孩子住丈母娘家且跟我父母矛盾增大,她說不會再回我們家(說我父母罵了她,天地良心,真沒罵過),也不愿意跟我去我現在的地方。


  口述:出軌老公勸我找床伴動機何在老公出軌離婚  回復:婚事先擱淺,甚至連電話都不要打給她,總有一天她會沉不住氣給你電話,到時你告訴她,要么乖乖回家,要么離婚,看看她怎么回應,如果繼續兩地分居,這份婚姻不要也罷。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文章來源(木子李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這……好吧。


   蔣楠想了想答應了。


  畢竟以自己現在穿的這一身,要是乘公車回去的話,難道會遇到色狼什么的。


   打車的話,她又舍不得那幾十塊錢。


   嘩嘩嘩……外面大雨傾盆, 陳川找了把傘打著,跑進了車庫,很快便開了一輛銀色的奧迪A6L出來。


   楠姐,上車。


   啊……好,好的。


  蔣楠忐忑的上了車子。


  這還是她第一次坐這么高檔的豪華轎車,沒想到陳川家這么有錢,才一個大學生就開得起這么高檔的車。


   對比自己那輛騎了三年的電驢,蔣楠有些自慚形穢。


  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自己才能開得起這么好的車。


   楠姐,你喜歡這車嗎?開車的陳川發現蔣楠總是好奇的打量著車內裝飾,他看得出來蔣楠喜歡這車。


   喜歡,但是沒錢買。


   喜歡的話,我可以送你一輛。


   啊……蔣楠一時驚訝了,沒想到陳川竟然這么豪,開口就要送她一輛奧迪,差點忍不住她就要答應了。


   最后愣是忍著心底沖動:不,不用了。


  這么貴的禮物我可不敢要,不過還是謝謝你。


   陳川沒想到蔣楠會拒絕,倒是出乎了他的意料:沒事的楠姐,我是你男朋友嘛,男朋友送女朋友禮物不是很正常嗎? 小心! 紅燈!蔣楠忽然驚叫道。


   刺啦…… 正顧著和蔣楠說話,陳川差點沒注意,闖了一個紅燈,還好蔣楠提醒才把車剎站了。


   好險。


  楠姐,謝謝你的提醒。


   沒事,雨天路滑,開慢點。


  蔣楠忍著心臟跳動的頻率寬慰道。


   陳川點了點頭嗯,抬頭看了一眼紅燈還有六十多秒,再看看一旁的蔣楠,目光落到蔣楠紗質短裙下方,兩條修長的美腿此刻緊緊并攏著,雪白的肌膚透著瑩瑩光澤。


   頓時,一股作祟的心理在陳川心理滋生開來,趁著蔣楠看窗外的空擋,陳川突然伸出右手就摸到了蔣楠大腿上,一路往上…… 呀……察覺到陳川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腿上,從裙擺里滑了進去。


  蔣楠頓時驚叫一聲,臉紅著,緊張兮兮的看著陳川:小川,別這樣。


  快拿出去,要是被別人看到的話不好。


   蔣楠緊張透了,四周圍全是車,她擔心會被人看到,眼睛可憐兮兮的看著陳川。


   沒事的,我動作輕點,不會讓人看到的。


  陳川安慰道。


  車子上可是貼了防護膜的,就算別人想看,也只能看到一副模糊的畫面,看清楚是不可能的,除非那人眼睛開了掛,他當然不怕。


   而且在公路上做這種事情,總是令他特別興奮。


  男人骨子里那點壞東西,陳川繼承得特別完好。


  非但沒有拿出去,而是伸著一根手指。


   啊……在這種刺激下,蔣楠下意識的雙腿合緊,兩只手用力的抓著車子坐墊。


   緊張之余,她有多了一絲興奮。


   楠姐,你好靈敏哦……察覺到隔壁停放的一輛長安面包車里,有人朝這邊看了過來,陳川連忙把手抽了回來,雖然不擔心會被人看到,但饒是被人發現,也有些不好。


   他的手指上有著醒目的痕跡。


  伸著鼻子一聞,淡淡的…… 我……蔣楠紅著臉,羞怯得一句話說不出來。


  就連她也不不得不承認,對于異性,特別又是這種親密的接觸,自己確實有些特別靈敏。


   陳川這家伙也真是太壞了,竟然這么調戲她。


  唉,早知道就不應該讓他送我回去的。


  蔣楠在心底嘆了口氣,有一種引狼入室的感覺。


   這時,紅燈亮起。


  后方陣陣喇叭聲催促起來。


   陳川搖了搖頭,有些失望。


  要是這個紅燈能再長點多好…… 發車,起步。


  在雨水中行駛了大概二十來分鐘的樣子,在蔣楠的指路下,車子開進了一個叫翠安苑的小區。


   謝謝,我到了,要上去坐坐嗎?下車,蔣楠客套的說道。


  本來她不想邀請陳川的,但是怎么說人家冒著大雨送她,不客套一下的話說不過去。


   而且在她想來陳川也不可能真的跟她上去的,無非也就走個過場而已。


   好啊,我還沒來過楠姐家呢,正好這次認個路,下次來的時候方便。


  再說到方便二字時,陳川嘴角勾起一抹特別玩味的弧度,眼睛直勾勾的看著蔣楠,怎么看怎么讓蔣楠心底怪怪的。


   這家伙該不會是想跑到她家來做壞事吧! 想到這種可能,蔣楠眼睛都瞪大了,心底立馬騰起一股不安的感覺。


  同時有隱隱有些興奮。


   把車停好,兩人一前以后爬上了小區樓。


  這是一棟老式的小區樓,沒有配備電梯,倒是方便了陳川這家伙大飽眼福。


   可不是嗎? 蔣楠在前面,他在后面。


  陳川總是有意無意的看著蔣楠。


  準確的說是盯著蔣楠的裙子,上樓的時候,總會有些意想不到的驚喜展露出來。


   有好幾次,陳川甚至都看透了蔣楠,哪怕蔣楠已經很小心了,無奈裙擺確實有些短,加上里面又沒有穿褲褲,可想而知了。


   總算到了。


  爬完最后一個樓層,蔣楠終于長舒了口氣,剛才那種感覺真是令她特別不好,總感覺會被陳川看透似的。


   咚咚咚……輕輕扣響房門。


   咔……很快的門打開了,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名年約四十多歲左右女人,穿著一條粉紅色的紗質裙,頭發高盤,雍容而典雅。


  女人肌膚保養得很好,單從臉部肌膚上(玉米地做爰全過程),很難看出她的真實年紀。


  倒像是三十多歲上下的女人。


   身材比蔣楠稍矮,差不多一米六七的個兒,紗質紅裙下方,兩條豐腴圓潤小腿,腳上踩著一雙水晶綁腿涼鞋,眼角稍有皺紋,但不影響整體美感。


  完完全全就是一熟透了的美婦。


   要是陳川看得不錯的話,這名婦女應該是蔣楠的媽媽,兩人面貌差異不大,特別相像。


  而且都有著令男人垂涎三尺的完美身材。


   真是應了一句老話有其母必有其女。


   母親漂亮,女兒也跟著漂亮,誰叫人基因好呢。


   小楠,你回來了。


  ……這位是? 李香抬頭掃了掃陳川,詢問道閨女。


   蔣楠臉蛋微紅著解釋道:媽,他是我的學生陳川。


  外面不是下大雨嗎,正好陳川要回去,順路捎我一程。


   哦,原來是你的學生啊。


  快進屋吧。


  李香連忙客氣的將陳川請進了屋子。


   蔣楠家地方不大,總共就六十來個平米,兩間臥室,一間廚房,一個衛生間就占全了。


  狹小的客廳里擺著一套沙發和一臺平板電視。


   此刻有一個男人正在廚房里忙活著,腰上系著一塊圍裙,鼻梁上卡著一近視眼鏡,長得斯斯文文的,看上去三十歲左右。


   估計這個男人就是蔣楠的老公 王海了。


  陳川在心底猜道。


   老婆,有客人來啊。


  見家里來了客人,王海連忙停下手里的活兒走了出來。


   嗯,他是我學生,陳川。


  蔣楠介紹道:陳川,他是我的老公,王海。


   你好,王大哥。


   你好,你好。


  家里有點亂,隨便坐,老婆,去給陳兄弟倒杯水。


  王海客氣的招呼道。


  要是讓他知道就在剛剛,這位陳兄弟占了他老婆便宜的話,估計就沒有這么好的熱心腸了。


   老婆,你們聊。


  我去做飯。


  跟陳川客套了兩句,王海連忙溜進了廚房。


   蔣楠點了點頭,本想回臥室里趕緊找身貼身 小衣換上,沒想到李香卻走上來拉著她坐到了沙發上。


   媽,你怎么忽然就過來了,也不打個電話提前告訴我。


  雖然著急,但蔣楠還是坐到了沙發上,為了不讓母親發現她沒穿小衣的尷尬,說話的時候她特意將腿合攏在一起。


   李香笑了笑:我尋思著今天不是周末嗎?反正你們都不用上班,就悄悄過來了。


  打電話通知你們那多麻煩呀,沒想到我過來的時候,一個人也沒在,我這不才聯系的王海。


   王海今天加班。


   我已經向公司請過假了,媽好不容易來一趟,怎么的也得抽空陪陪她。


  王海把頭探出門框,說道。


   媽,你這次來是有什么事嗎?自己的媽媽什么樣的性格,蔣楠最清楚了。


  這次忽然過來肯定是有什么事,沒事她一般很少會過來的。


   也沒什么要緊事,就是媽可能要在你們這長住一段時間了。


  我答應了你二叔,到他的公司里去干活,一個月給我六千塊錢,我一想在老家閑著也是閑著,就答應了。


  你不會不歡迎媽吧?李香說道。


   什么?媽你要去二叔的公司上班?你知道他公司是干嘛的嗎?蔣楠特別驚訝。


  驚訝倒不是李香要在這長住,主要是二叔蔣大為那個人風評不好,開了一家家政公司,名義上做家政的,暗地里不知道干嘛呢。


   她背地里沒少聽到有人說二叔的公司,是掛羊頭賣狗肉,明面上做家政,實則給人做全職保姆,什么活兒都得干。


   當然,她也只是聽說而已,并沒有什么確鑿證據。


   做家政的啊怎么了? 沒怎么。


  媽你既然要過去干,那你多留點心眼,有什么隨時跟我和王海聯系。


  礙于陳川在場,蔣楠也不好把話說得太白。


   嗯,我知道了。


  媽會注意的,我說小楠,你,你出門平時都不穿小衣的嗎?這也太開放了吧。


  忽然的,李香低頭的瞬間,就看到蔣楠體恤里空蕩蕩的,頓時驚訝得眼睛瞪大了起來,連忙壓低聲音問道。


   啊……沒,沒有啊。


  我今天早上走得急,忘記穿了。


  蔣楠臉紅著,用蚊子般的聲音解釋道。


   她可不敢告訴李香,她小衣被陳川給收藏了。


   哦。


  那以后可別這么火急火燎的。


  趕緊去換一身吧,扎眼。


   李香可不相信閨女是因為走得太急而忘記了穿小衣。


  自己的閨女從小到大什么性格她最為了解,平時特別注重禮儀外貌,怎么可能會忘記穿了呢? 這里面肯定有什么端倪,當然了,她也沒有點破。


  在蔣楠進臥室換衣服的時候,李香就好奇的打量起陳川來。


   外形俊逸,身材魁梧,濃眉大眼。


  穿著一套黑色的NIKE運動服。


  整個人看上去給人一種特別舒服的感覺,要不是自己年紀大了,早過了那種沾花捻草的年紀,就憑陳川的外形和氣質,李香都忍不住想倒追陳川了。


   特別是在看到陳川口袋里那四個圈的車鑰匙時,李香眼前一亮。


  雖然她是鄉下人,但是要是她記得不錯的話,四個圈代表的可是奧迪,豪車啊。


   以陳川的年紀不過也才二十歲左右吧,就能買得起這么貴的車了? 小川,我聽小楠說是你把她送回來的,你自己開車過來?李香好奇的問道。


  說話間,可能是坐的有些不太舒服吧,她把腰稍稍彎了彎,扭頭活動了幾下。


   因為陳川是坐在她對面的,這不,李香這般彎腰之下,頓時美妙的風光就展現到了眼前。


   我的天……好兇。


  本以為李香上了年紀可能會有所變形什么的,但是直到眼前出現的一幕,才令陳川反應過來。


   他想錯了,就憑李香現在所展現出來的,哪里有半分變形的樣子,簡直嘆為觀止。


   咕嚕……陳川偷偷咽了一口唾沫,這才反應過來緊張道:啊……是的。


  李阿姨。


   嗯? 陳川所表現的這種緊張之態,讓李香特別疑惑,順著陳川的目光看去,頓時,李香就看到陳川的眼睛一直盯著她的前胸…… 這小子竟然在偷看她! 饒是李香也忍不住臉有些紅了,但是不知怎么的,她內心隱隱又有些興奮。


  自從老公因病去世以后,李香便一個人獨自將女兒拉扯撫養長大,男人這個詞語對于她來說可以說已經很陌生了。


   每每夜深人靜的時候,李香總是會忍不住往這方面想,偷偷的做一些害羞的事情。


   現在陳川這種放肆的目光,似乎是在變向的刺激著李香內心那種隱藏了許久極度渴望般,讓她害羞之余又興奮異常。


   她并沒有提醒陳川,或者將身體坐直,而是繼續保持這個姿勢。


  她眼神在這一刻忽然變得有些迷離,似乎是陷入了某種幻想……
https://twhjuiolkhnm.weebly.com/3827419.html
https://twlkhiyoikjhm.weebly.com/5643279.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4254007.html
https://twsdferttydfs.weebly.com/8682662.html
https://twerfdgtrefg.weebly.com/4282687.html
https://twasfasga.weebly.com/9348073.html
https://twytyhgtrgh.weebly.com/5347878.html
https://twopqrsjmmk.weebly.com/5920470.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517799.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8113038.html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