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tyhose vibrator

情趣內衣黑絲 愛之谷官方商城 14瀏覽 0評論 收藏
pantyhose vibrator


“那好吧!如果嚴重的話。


  那你可要多給我一點錢!” 何璇 說道,下方酥酥麻麻很舒服,而且躺著就有錢賺,這種好事情,何璇并不想錯過。


    老王欣賞了一會之后,又伸了過去,輕輕的在下方來來去去,何璇不時的稍微收一下,不過只是一會,很快就又被老王給打開了。


  經過老王這么一操作,何璇覺得自己越來越重了,她忍不住用 雙手抓著被單,聲音都微微顫抖起來,說道:“ 王哥,好了沒?”何璇雖然知道那些事情,但是并沒有什么經驗,被老王這么挑逗,讓她覺得非常舒服,手腳都有些發軟,尾椎骨更是一陣陣酥麻感。


  如果再這么繼續下去,她感覺自己可能受不了了。


  老王婖了婖干涸的嘴唇,喉結鼓動著,說道:“沒有,我看看還有沒有其他地方紅了,如果有,我再給你加錢!”何璇聽完,也沒說什么,她 一只手抓著床單,癢感越來越重,她特別想收緊,之前收了幾次,都被老王給打開了。


  老王說完,繼續摩挲,弄得何璇越來越靈敏,老王往前湊了湊,將頭伸進了膝蓋以內的位置,這角度欣賞可太美了,他忍不住又是一點。


  何璇嘴里發出啊的一聲,消魂無比,老王聽了虎軀一震,心里也明白,現在還不是時候。


  老王的手也加快了,何璇很難受,一雙軟若無骨小手,緊緊抓著被單, 身體有一點點僵直,未經人事的她,什么時候被這么刺激過。


  老王用手沾著,那味刺激著老王的味蕾,襠撐的疼痛難忍。


  更難受的是大增的浴望,外加上何璇這種十分配合的姿勢,只要將褲子一脫,然后用手上扶著何璇的膝蓋,將內內給脫了去,眼一閉,腰一下,就舒服爆了!尤其是這樣只差一步之遙,更是讓人聯想翩翩。


  他看了眼何璇,何璇雙眼緊閉,臉色腮紅一片,一雙小手抓著被單,那兩坨讓老王吞了口口水。


  他伸出雙手,將何璇開了一點,另外一只手蹭了過去,勾著內褲底下邊緣地帶,稍微拉了一下,他原是想偷看一下的,誰知手滑,“啪”的一下彈回去了,何璇吃痛“啊”的一聲大叫,還沒等老王反應過來,她的腿突然猛的收緊,卡著老王的腦袋發羊癲瘋一樣顫抖起來,眼睛一瞇一瞇的。


  老王被她夾得腦袋生疼,正想拍她腿叫她松開,突然看到她不斷涌出,這可太給力了,他直接看傻。


  這小姑娘居然就這么到達巔峰了,老王見她癱軟在床上,似是一點反抗的力氣都沒有了,頓時熱血上涌,沖動得難以自制。


  他再也不管什么倫理道德,法律條規,心想著這小姑娘既然愿意抵錢讓他看,那還有什么是錢解決不了的?趁她眼睛還閉著,老王把手放褲鏈上,悄無聲息的掏了出來,然后……誰知就在他正要觸壘的時候,何璇緩過勁來了,她軟綿綿的支起腳,有氣無力的問老王說:“王哥……你……你好了沒有!”她不知道自己發生了什么事,只是覺得很累,如果老王看完了,她第一時間就要去廁所洗洗,放松一下。


  老王嚇一跳,趕忙收回去,支支吾吾的說:“等一下,還……還差一點!你再堅持一下就行了!其實剛剛要不是你那樣,現在已經看到了!”老王說道,他繼續開何璇那雙雪白,并且將之都壓到了床上,讓下方更加凸顯出來,卻是不敢真弄了。


  何璇點點頭,無比難受,也要忍一忍,她還知道自己穿著內內,老王是做不了什么事情的。


  老王又弄了一下,覺得這樣根本不過癮,不過還湊合,他(瓶子塞下體小說)思索了一會的,想到了一個更好的辦法。


  而且還不容易被何璇發現,自己又能舒服。


  他能看的出來,何璇的神經已經繃的緊緊的,肯定不能放棄這么好的一個機會,從何璇反應來看,老王斷定何璇是一個雛。


  老王婖了婖嘴唇,說道:“你是不是很難受,要不,你翻個身來,撅起來!這樣 看著更加清楚!”何璇聽完,睜開眼睛看著老王,漂亮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煞是可愛。


  “王哥,我只要那一千塊錢,你看行嗎?”太難受了,而且還得憋著,何璇實在有點受不了了。


  這怎么行,老王現在還難受著,可不能輕易讓何璇離開,他趕緊說道:“你趴著,抬高點,這樣你就不難受了!就差一點了!而且我說不動你,也沒動你!”何璇聽了,極不情愿翻過身來,那個可是錢!何璇翻過身來,拿那對著老王,而她自己用雙手枕著臉,雙眼緊閉,嘴里忍不住打出輕微的哼唧聲。


  老王也跪在床上,看著那碩大,伸出雙手,放在何璇上面,老王能夠感受到,何璇身體發燙,已經有點浪了。


  老王的手一貼上何璇,何璇身體立馬抖了一下,他用手 捏著何璇,然后把身體湊了上去,貼近何璇。


  何璇一頭青絲散落在床上,光滑的后背,看的老王直吞口水,就是這粉色的內內,太可惡了。


  他在何璇皮膚上撫了一陣子,一只手直接朝下,順著摸,直接按壓在何璇的……“啊~”何璇渾身抖動了一下,嘴里發出一聲嬌喘,剛剛那一下,讓何璇覺得非常舒服。


  老王干脆平躺在床上,讓何璇稍微打開,他躺在中間,一只手抓著,另外一只手也不閑著!何璇身體不停顫抖著,嘴里的聲音也越來越大,老王雙手直接分,然后湊了上去,點了一下。


  “啊~不要~”何璇立刻能感覺到被侵犯了,那也是越來越多,老王繼續點著何璇,何璇再度想要收緊,卻被老王用雙手控制住了。


  老王整張臉都紅了,他從下來爬了起來,感覺時機差不多了,看了眼何璇,青絲遮擋了半邊臉,何璇的嘴角邊上,點點口水從嘴角處流了出來。


  老王跪在何璇后面,確定何璇不可能睜開眼,他一只手扶著何璇,另外一只手解開自己腰帶,準備再次將自己給放出來。


  老王不敢將褲子全部給脫了,只是將外面褲子拉鏈解開,黑色內內上已經被老王畫上了地圖,老王小心翼翼靠了過去,小心翼翼的用隆起的部分,去就何璇。


  “嘶~”那柔軟質感,讓老王尾椎骨一陣酥麻,他深吸了一口氣,可不能在這個時候投降了,那樣太不值得了!老王小心翼翼蹭著何璇,兩只手都放在何璇的腚上,稍稍用力,捏著何璇。


  他腰部動著,有節奏的蹭著何璇,另外一只手開始往何璇光潔的背部移動著,這感覺,是老王這輩子的都沒有感受到的。


  何璇緊緊咬著嘴唇,聲音都有些顫抖,問道:“王哥~好了沒!”老王的手在何璇背部來回撫著,另外一只手捏著何璇,腰部也停止了律動,只是上下來回的,摩著何璇的腚。


  “已經看到了,有一點點紅,我再看一下,其他地方還有沒有!”老王說道,他現在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啊!讓他現在停止,那豈不是要了他的命么!能夠拖一會時間,就拖一會時間。


  “好吧!”何璇顫抖著聲音說道。


  “你放心!我肯定不會亂動你,等一會多給你優惠一點!”老王摩著何璇的腚,說道。


  這句話對何璇而言,就像是一顆定心丸,何璇上身動了一下,兩坨懸空吊在半空中,看著老王心里直癢癢,如果能夠蹭著,然后揉捏著那兩坨,豈不是美哉!光潔的背部和豐滿的腚,已經不能滿足老王了,不過對那兩坨,老王也只是想一想,讓老王真的去撫,他還沒有那個膽子。


  老王蹭了一會,感覺一步一步上來,他雙手抓著何璇,準備最后一下,稍微用一點力氣,何璇身體突然就軟了下去,臉上紅潮一片,枕在臉上的手臂,全是口水。


  老王被這一幕嚇得一跳,趕緊將褲子提了起來,系好腰帶。


  再看一眼何璇,她側躺在床上,紅唇微啟,眼睛并沒有睜開,喘了一會氣,何璇這才把眼睛睜開,看著老王說道:“王哥,太累了!” 就在自己翻開菜單,發現里面是 法語的時候,系統就已經開始給自己錄入了《法語運用》等內容,讓自己直接晉升到了法語專業八級的水平。


  而剛才自己沉默的那一陣,只不過是錄入讀條罷了。


  如今已經錄入完畢,他自然已經成為了一個真正的法語專業八級的大佬人物,就算是把他丟到法國去,他都能應對自如。


  見楚勝似乎不愿意將菜單給自己, 劉洋倒也沒說什么,淡淡笑著找 服務員又要了一份菜單。


  不過劉洋看向楚勝的目光中,倒是浮現了幾點不屑的目光。


  哼,長得帥有什么了不起的,沒有真才實學,只不過是個花瓶而已!“你好,麻煩幫忙點一下……”“CoquillesSaint-JacquesBa*kedCamembert。


  ”不等劉洋說完,楚勝那邊就一連說岀一段流利的法語。


  不僅僅是劉洋 愣住了,在場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這……楚勝他竟然會說法語?而且從他口中說出的法語,真的好好聽啊!就好像是一個真正的法國人說的!沃德天啊!這個男人真的好有魅力!劉洋張大嘴巴,要知道,他可是專攻法語的,法國外教怎么講話他自然是聽過的。


  可是自己的外教如果和面前的這個楚勝比起來的話,怎么總感覺楚勝才是純純正正的法國人?還有,那幾個單詞連自己都不認識,他竟然知道?這可都是些生僻詞啊,他不會真的是法國人吧?不像啊!似乎是沒有察覺到 眾人的震驚,楚勝指著菜單道:“麻煩讓你們廚師在白汁燴牛肉和韃靼牛排浸在油脂時,加上一杯柏圖斯 紅酒,這樣肉質會更加鮮美。


  服務員先是一愣,隨即一臉驚喜地看著楚勝,驚訝問道:“先生,您是怎么知道這種做法的?這種可是普羅旺斯的專有做法,國內是不實行的。


  ”“難道您去過普羅旺斯?”聽到服務員這么說,在場的幾個女生都快要尖叫起來了。


  這也太牛逼了吧!不僅僅會說法語,竟然還懂的法國料理的專屬做法!這已經不僅僅是在語言上面碾壓別人了,更是在美食的考究上碾壓了別人!這讓劉洋當場就愣住了。


  這尼瑪什么情況?不是說好的你不會法語的嗎?會法語也就算了,你特么竟然還知道這種專屬法國料理的做法?你絕對是故意拆我臺來的吧!對于服務員的問話,楚勝只是微微一笑,沒有回答,而是繼續點菜:“至于紅酒的話……”看到這里他有些猶豫了。


  說實話,紅酒這東西可貴可便宜,但今天這頓飯并不是他出錢,所以也不知道眾人的心里價位究竟是多少。


  高了,眾人掏不起那就尷尬了低了,反倒會讓她們覺得林 婉婉的男友點的紅酒上不了檔次,會影響自己的五星好評。


  雖然他以前喝紅酒都跟和飲料一樣,但今天明顯不能這樣做。


  想到這里,他轉頭小聲對林婉婉問道:“你們今晩的花銷大概在多少的區間?別我點的紅酒點貴了。


  ”可能是周圍太安靜了,也可能是所有人都在仔細盯著楚勝的舉—動,這樣的小動作和聲音自然是被捕捉到了眾人的眼中。


  只聽許佳佳笑道:“楚勝你放開了點就行了,多貴的紅酒我們都喝得起。


  ”旁邊的 張萌也是連連點頭:“對啊,你放心點就行了,錢不夠我們來湊。


  再說了,今天晚上的局是我家劉洋組織的,應該由我們買單才對。


  ”劉洋身子一顫,一臉目瞪口呆地看著張萌。


  我什么時候說我來買單的?別人都是坑爹,你這是坑男友啊!還是為了另外一個男人!關鍵這個男人還是有女友的,還是你閨蜜。


  聽到張萌這樣一句話,楚勝頓時放心了,對著服務員道:“既然這樣,那就拿六瓶1921年的 軒尼詩李察吧。


  ”噗通!劉洋頓時跌坐在地。


  軒尼詩李察,一瓶就價值十來萬!這也就算了,關鍵這哥一下就要了六瓶,一頓飯相當于幾十萬了。


  就算是我家有礦也經不起你這么折騰啊!見劉洋這樣,楚勝愣了一下:“呃……你怎么了?是不是覺得酒點多了?劉洋心頭感激,剛準備點頭,就感覺四面八方無數道冰冷的目光,就好像是刀子一樣插在了自己身上。


  頓時,他身子抖,連忙搖頭:“沒……不多。


  ”“哦,那就多拿兩瓶吧,湊個八,這數字吉利。


  ”此言一出,眾女頓時紛紛捂嘴猛笑。


  “哈哈,楚勝你太搞笑了,喝酒竟然還有湊吉利數字的。


  ”許佳佳捂著肚子,明顯有些笑岔氣了。


  張萌和周薈也是捂嘴笑抽:“對啊,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會算命呢。


  就連林婉婉,此刻(邊插邊做吃奶)也是強忍著笑意。


  她自然知道軒尼詩李察有多貴,但她反倒更欣賞楚勝起來。


  點這么貴的酒,果然給我林婉婉漲面子!想著,林婉婉輕輕湊到楚勝的耳邊,小聲道:“你真會點……”“啵……”說完,直接在楚勝的臉頰蜻蜓點水般印了一下,隨即馬上坐回去,紅著小臉低頭玩手指。


  
https://munieniu.weebly.com/1998172.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2361426.html
https://twkjhiuhkio.weebly.com/4956307.html
https://twytrikincjsv.weebly.com/4253301.html
https://twhjkmyuytu.weebly.com/2848046.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9888931.html
https://twloikujhiy.weebly.com/5403495.html
https://twerfdgtrefg.weebly.com/7770530.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3863552.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1435205.html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