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褲 性感

跳蛋有什么用 愛之谷官方商城 10瀏覽 0評論 收藏
內褲 性感


  戀愛時也有過浪漫橋段   小湯丈夫是大學同學,同齡同班。


  他們出生的時候,正趕上國家實行計劃生育,因此,兩個人都是家里惟一的孩子。


    愛情發生在大學二年級,因為一次專業實踐課,他們兩個被編成了一個小組,實踐課很快結束了,他們的愛情卻開始了。


  接觸多了,自然就有了好感。


  內心深處,小湯有遺憾,還沒等丈夫主動追求,她就繳械投降了。


    戀愛的時候,去得最多的地方,就是西湖,他們喜歡騎車繞著湖轉。


  有一年,聽人說,杭州會有流星雨,于是,兩個人摸著黑,上了寶石山。


  天很冷,就在兩個人凍得直打哆嗦的時候, 男友忽然從懷里掏出了一個雞蛋,遞給了小湯。


  雞蛋帶著他的體溫,還有余熱:他說,早料到我會挨不住,所以預先煮好了雞蛋,怕涼了,一直揣在身上。


  這是他做過的最浪漫的事。


   口述孩子出生后老公才 說不想要  這事發生在他們戀愛的第一年,至于后來,小湯嘆氣:沒什么了,簡單又平淡。


  在別人眼里,他對小湯百依百順,溫柔體貼,是個不折不扣的好男友,將來也會是個好丈夫,但小湯其實挺迷惘,白天他們一塊上課,晚上一塊泡圖書館,到了周末,就各自回家改善生活。


  這樣的狀態,究竟是好,還是不好?  當然,他們談過未來:他的理想是找份穩定的工作,然后就成家,過小日子。


  小湯卻不那么想,她想出國,繼續念書,或者去上海、北京這樣的大城市拼搏,闖一番事業。


  男友聽了,沒吭聲。


    他們畢業了。


  小湯最終沒有出國,也沒去成北京、上海,那時,他們的事已被兩家 父母知曉了,兩家大人的意思,在杭州找個安穩工作,等一切穩定了,就結婚。


    未婚先孕只好匆匆結婚  雖說早就有了結婚的打算,可來得還是很突然。


  后來,小湯發現自己懷孕了,這可把兩個人嚇壞了。


  他幾乎沉默了一周,不給我打電話,也不給我發短信。


  小湯先按捺不住了,找到男友攤了牌:孩子一定要生下來,所以,我們盡快結婚。


  口述:孩子出生后老公才說不想要  說孩子不是他想要的  小湯給我 看了她和女兒的合照,孩子長得像她,胖嘟嘟的,特別可愛。


  小湯沒有一家三口的合影,丈夫從沒和她一起帶孩子出去過。


    孩子滿月后,小湯就回了自己家,丈夫又沒了笑臉,他給自己買了臺電腦,回家后的消遣就是上網。


  小湯覺得納悶,做了父親的人,怎么能這樣,回家了,也不抱抱孩子,逗孩子玩。


    我們吵過一次,他說出了心里話,孩子是我想要的,他壓根就沒做好為人父母的準備。


  他原本想勸我不要孩子,過幾年再結婚,但看我那時的反應,他怕我想不開,所以沒敢說,但現在,他后悔了。


    生活的種種,讓小湯覺得越來越了解丈夫,也讓她越來越 感到恐懼。


  他不是能承擔責任的男人,以前靠父母,現在就想靠我,生活不能自理,根本不要說撫養孩子了。


  口述:孩子出生后老公才說不想要   公公 婆婆又是讓小湯煩心的另外一件事。


  女兒出世后,婆婆挺歡喜,她做奶奶了。


  公公卻不怎么高興,他直截了當地告訴小湯,他們不能幫小湯帶孩子,他們年紀大了, 身體不好,孩子又哭又鬧,會耽誤休息。


  小湯無可奈何,帶孩子總要自覺自愿才行。


  不過,至此,公婆家就去得少了,兩個老人也不在乎,丈夫就更無所謂了。


    沒想到,婆婆忽然來找小湯,一見面,就哭得稀里嘩啦,原來,公公在外有了女人,60歲的人,搞起了黃昏戀。


  那天,婆婆說了很多他們的往事:生孩子公公不在身邊,打了一夜的牌;孩子養到20多歲,公公沒給兒子洗過一次衣服,喂過一口飯。


  最后,婆婆恨恨地丟下一句話:他是個不負責任的男人。


    小湯說,這句話,讓她膽戰心驚,她忽然想到,丈夫就是公公的翻版,他也是個不負責任的男人。


    外面的天漸漸暗了下來,一看表,5點了,小湯立刻跳了起來,她要趕回家做飯、打掃,這些事,丈夫從來不會碰。


  小湯說,生活很瑣碎,日子很平淡,我也不知道,結婚究竟為了什么?口述:孩子出生后老公才說不想要  其實,小湯只有28歲,可看她的人,聽她說話,你會覺得,她的內心,衰老得很快。


    兩家父母倒沒怎么責難孩子,畢竟,結婚是遲早的事。


  不過,因為實在太倉促,大家全沒準備。


  小湯說,從準備結婚到真正舉行儀式,前后不到一個月,她帶著身孕,東奔西走,訂酒席、買喜糖,有些程序能免就免,喜帖肯定來不及發了,改口頭通知。


  婚紗照也拍不了了,兩個人商量,等孩子出世,小湯恢復身材后,再補拍。


    就這樣,沒有新房,沒有蜜月,兩個人結婚了。


  小湯告訴我,結婚前一晚,她偷偷哭了,而在此時此刻,她又掉眼淚了。


    婚后,兩家父母拿出了所有積蓄,幫他們買了房,但房子一時拿不到手,兩個人不得不租了個小套,加上胎位不正,小湯辭職了。


  房租、按揭、生活費,經濟上的壓力一下變得沉重。


  他經常很晚回家,留我一個人,問他,他說加班,要多賺點錢。


  原本就內向的丈夫,更少開口了。


  口述:孩子出生后老公才說不想要  小湯偶爾來了興致,還想拉丈夫出去吃個飯,逛逛街,沒想到,丈夫全拒絕了:他的理由始終是省錢。


  可錢始終不夠用,有幾個月的房租,還是(男人抓胸將機機桶美女口述)小湯父母幫忙墊付的,小湯覺得,對不住父母,她快做母親了,她能體會到為人父母的艱辛了。


    其實,他的日子也不好過,每個月賺的是死工資,人也不靈活,不會賺外快,想投資,根本沒本錢。


  臨產前一個月,小湯搬回了父母家,丈夫只在周末來看她,那段日子,倒是有了幾分笑臉。


  小湯無奈地說,他覺得解放了,心里很輕松。


    小湯打心底感到悲哀,為自己,為丈夫,也為還沒出世的女兒。


   相關推薦:口述:再婚后我非常后悔把孩子給了前夫口述:我連生3個女兒婆婆逼我離婚口述:老公娶我因為和他前女友很像! “小林,你還疼嗎?”杜 芳婷坐在床邊, 看著床上手腳纏著繃帶的小林關切的問道。


  小林笑了笑,剛準備搖頭卻忽然想到什么,便裝出一臉痛楚的表情說:“ 阿姨,我快疼死了,你幫我揉揉吧。


  ”“哪里疼啊?”杜芳婷抓住小林完好的左手問。


  “哪兒都疼。


  ”杜芳婷是小林父親雇的保姆,在他家工作已經一年多了。


  杜芳婷長相不錯,身材也好的不得了,該凸的凸該翹的翹,明明三十多歲了卻一點都不顯老。


  而小林之所以受傷,完全是因為昨天他突發奇想嚇唬杜芳婷,卻被驚嚇過度的杜芳婷從樓梯上推了下去,于是就摔成了這樣。


  不過還好,基本都是皮外傷。


  “都是阿姨不好,讓你傷成這個樣子……你可千萬別跟你爸說啊。


  ”杜芳婷一只纖纖玉手在小林的胸口上揉,全然沒有察覺到小林臉上的痛苦是裝出來的。


  而小林則趁著杜芳婷給他 按摩的機會,睜大眼睛盯著杜芳婷的胸口看。


  杜芳婷薄薄的襯衫下面鼓鼓囊囊,兩團碩大隨著她的動作一上一下顫動,仿佛下一刻就會擠破衣服從里面躍然而出。


  看著看著,小林忽然發現杜芳婷胸前的襯衫有兩點凸起,他恍然意識到杜芳婷襯衣底下什么都沒穿。


  小林已經十八歲了,怎么可能不知道男女之間那點事。


  現在他盯著杜芳婷胸前那兩坨飽滿看了半天,下身逐漸就有了反應。


  “除了胸口還哪里疼啊?”杜芳婷滿臉擔憂,根本沒注意到小林在偷看她。


  “下面……”聽到小林的話,杜芳婷就把手往下移,很快就移到了小林的肚子上。


  “用力點,阿姨。


  ”小林 說道


  杜芳婷哪敢不聽小林的話,立馬加重手上的力氣,按摩的動作也隨之變大。


  杜芳婷胸前的飽滿搖晃的更加厲害,渾圓挺翹的胸型毫無保留的展現在小林眼前。


  小林看的眼里快要噴火,他趁杜芳婷不注意,裝作不小心用手擦過杜芳婷胸口。


  手背上傳來的柔軟且充滿彈性的觸感,讓小林一顆心都開始顫栗了。


  真想揉一把啊……這刺激太強烈了,小林感覺他下面已經有了反應,都快爆炸了。


  而一直在給小林按摩的杜芳婷,也終于發現了小林身體上的異樣。


  杜芳婷看著小林下身,臉上浮起一片紅霞。


  但杜芳婷全當做沒看見,依舊埋頭給小林按摩身體。


  小林注意著杜芳婷的反應,看到杜芳婷臉紅了,立即便知道這個女人已經察覺到他的小動作了。


  可是她卻沒有說什么,這難道是在暗示他繼續下去?小林的膽子頓時大了起來。


  再次抬起手,慢慢的一點一點的往杜芳婷胸前湊去,隨著手指逐漸靠近杜芳婷豐滿的身軀,小林的呼吸也漸漸變得粗重。


  終于,小林的手戳到了杜芳婷胸口上。


  好大!好軟!小林激動的呼吸都紊亂了,他再也 忍不住一把抓了過去,眼看著就要抓到,卻被杜芳婷逮住手腕。


  “小林,你這是做什么?”杜芳婷臉紅的厲害,說話的聲音也有些顫抖。


  小林十分不好意思,不過既然都被發現了,也就不必再遮遮掩掩。


  “阿姨,你太好看了,我真的忍不住——”“我們不能做這種事。


  ”杜芳婷連忙打斷小林的話。


  小林不甘的看了眼杜芳婷胸前那迷人的曲線,又看了眼杜芳婷帶著羞澀與些許怒意的臉,一把將他的手抽了回去。


  房間里的氣氛頓時變得壓抑。


  杜芳婷別過臉,繼續給小林按摩,半天也沒吭聲。


  “往下。


  ”小林忽然說道。


  杜芳婷的手一僵,神情也有些不太好看,但猶豫了片刻之后還是咬咬牙把手往小林下面移去。


  “再往下,阿姨。


  ”小林的語氣頗為強硬,而杜芳婷的手只差一點點就能碰到他那里。


  這次杜芳婷的手半天都沒動,按摩也停了下來。


  小林一點都不心急,他慢悠悠的說:“阿姨,我受傷可是你害的,如果我爸知道這件事的話他還會讓你繼續在我家工作嗎?”杜芳婷扭頭看向小林,她一雙迷人的大眼睛里竟然已經閃爍起點點淚光。


  說起來杜芳婷也是個可憐的女人,她老公死了好幾年了,卻給她留下一個還在上幼兒園的女兒。


  杜芳婷又沒學歷,這些年一直都是做保姆維持生計。


  如果被小林的父親辭退,而且還是以她弄傷了雇主這種理由,那么保姆這一行她以后肯定就干不下去了。


  “小林,阿姨不是故意把你推下樓的……”杜芳婷揉了揉眼睛說,聲音也有點哽咽。


  “那又怎么樣呢?”小林抓住杜芳婷的手,在她手背上輕輕撫摸起來。


  “但是呢,我沒那么不近人情,只要阿姨你多照顧我一點,我肯定不會跟我爸說的。


  ”照顧這兩個字,小林咬的特別重。


  杜芳婷呆愣愣坐在床邊,像是失去了靈魂,渾然沒有察覺小林已經把她胸口襯衣的口子一顆顆解開了。


  杜芳婷襯衣下面果然什么都沒穿,那幾顆扣子剛一解開,豐滿的胸部便跳躍了出來。


  看著杜芳婷胸前,小林呆滯了兩秒才終于恢復清醒。


  這真的是絕世尤物啊……小林沒有裹纏繃帶的左手顫抖著來到杜芳婷胸前,只差一厘米就能碰到。


  小林胸口砰砰直跳,心都快從嗓子眼里蹦出來,他吞了一大口口水,這才輕輕按在杜芳婷白皙柔軟的胸脯之上。


  手心傳來的溫熱與柔軟,讓他心里直呼過癮。


  而杜芳婷的身體則顫抖起來,可她眼睜睜看著小林在她胸口胡作非為,卻悶不吭聲,動也不動一下。


  “阿姨,你真的太美了。


  ”小林感慨道,纏著繃帶的右手也伸了過來,在杜芳婷線條柔美的胸部上撫摸起來。


  “別說了,小林……”杜芳婷搖頭道,她用手捂住臉,不知道是出于害羞還是不想看到小林的惡行。


  而小林的心思已經全部集中在杜芳婷的胸脯上,哪里顧得上其他隨著小林的動作,杜芳婷的身子劇烈抖動了一下。


  杜芳婷的身體竟然反應這么大,這是小林沒有想到的。


  杜芳婷的反應讓小林感到興奮,他不顧杜芳婷的驚呼,把嘴湊了上去。


  杜芳婷看著像小孩子一樣親吻自己的小林,不知為何心中的屈辱減少了許多。


  小林并不壞,杜芳婷和小林相處一年多了,小林從來沒有為難過她。


  今天也許是小林被迷住了,所以才這么任性……一這么想,杜芳婷心中反而有種隱隱的得意。


  不過被一個比自己小一輪的孩子做這種事,杜芳婷還是感到難以接受。


  小林當然不知道杜芳婷心中在想些什么,他兩手捧著杜芳婷的雪白,嘴巴不停在活動著。


  “輕點,小林……”杜芳婷忍不住說道,小林聞聲看了眼杜芳婷,看到她眼里的淚光已經消失,他也放心了一些。


  想起自己剛才威脅杜芳婷的那番話,小林不禁有些愧疚,于是道起歉來:“阿姨,我不是真的為難你,只是你實在太誘人了,我忍不住才……”小林的道歉和夸獎起了作用,杜芳婷的臉又紅了。


  小林見狀,對杜芳婷胸脯的攻勢更加猛烈。


  杜芳婷也有感覺了。


  實際上剛才被小林親吻的時候,杜芳婷就有些按捺不住。


  (啊啊……)杜芳婷能夠感覺到自己下面好像已經有反應了,僅僅被小林摸了一陣就有些受不了。


  杜芳婷的心正在動搖,自從她老公死后她就再沒有得到過滿足,這幾年她都是一個人過來的。


  杜芳婷今年三十多歲,正是需求最強烈的時期,連她本人都為自己能忍到現在而感到驚訝。


  而此刻,杜芳婷好幾年沒有受過疼愛的身軀,在小林頗為生硬的觸摸下逐漸卸掉盔甲。


  “阿姨,我好難受……”小林忍不住說道,杜芳婷從失神當中清醒過來,看向小林問:“哪里難受?”“這里。


  ”小林指了指下身。


  小林兩腿中間早就有了不小的反應,杜芳婷定晴看去,頓時被嚇了一跳。


  好家伙,小林那本錢真是雄厚!杜芳婷震驚的張開嘴巴,愣愣的盯著小林那里猛瞧。


  瞧了半晌,杜芳婷一只手終于慢慢伸了過去。


  杜芳婷的手隔著小林的褲子抓住他那里,很勉強才能握住。


  小林才十八歲啊,那里竟然這么……杜芳婷臉燒的厲害,心跳也加快許多。


  杜芳婷也有寂寞的時候,而她感到寂寞時便會看小電影消消火。


  但是小電影上的那些男演員和小林根本就沒法比。


  這也太驚人了!“阿姨,我那里好脹啊,你幫我揉揉……”小林急不可耐的催促道,他抓著皮帶想把褲子脫下來,但是杜芳婷卻阻止了他。


  杜芳婷的俏臉紅的厲害,像是要滴血一般。


  她還不想這么快就和小林走到那一步,畢竟不管什么事都得有個過程。


  “你別動,小林,阿姨這就給你揉。


  ”杜芳婷低著頭說,盡量不看小林的臉,她覺得她現在沒臉見人。


  不過雖然她內心感到十分害臊,但是抓著小林那里的手卻緩緩動彈起來。


  而杜芳婷給小林按摩下面的時候,小林自己也沒有閑著。


  有幾次小林隱約聽見杜芳婷哼哼起來,不過那輕微的、悅耳的哼哼聲很快就淡了。


  
https://twuiyjmhkflo.weebly.com/7253931.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6313485.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9755675.html
https://twghyuiikytyujh.weebly.com/1811618.html
https://twewqasdfhrtew.weebly.com/958069.html
https://twhjtyhdfgsdfh.weebly.com/1083351.html
https://twuiyjmhkflo.weebly.com/2587752.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4293845.html
https://twkluhvcvfdtgy.weebly.com/8173213.html
https://twzxcasdqwe.weebly.com/5842840.html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