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ashastarr

跳蛋有什么用 爱之谷官方商城 17浏览 0评论 收藏
natasha starr


大家知道什么是 人体盛宴吗?就是找个身材脸蛋都绝佳的美女,躺在一张大餐桌上,身上摆满各种食物,供身边富商土豪来欣赏玩弄。


  这是对于那些富商土豪的盛宴,但是对于那些 富婆大款的盛宴你们了解么?此时的我,躺在一张宽大的餐桌上,身上摆满了各种琳琅满目的高档食物,但是对于我身边围着的富婆来说,这些食物根本入不了她们的眼,她们眼神真正在意的是我白嫩的身体。


  现在的我,对于那些富婆来说,就是一道盛宴,一道豪华的身体盛宴,她们一个个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我,像是一条条饿极的狼围绕着一块肉一样,恨不得立马把我撕碎吃了。


  人群里,有一个富婆终于忍耐不住了,伸手在我滑溜溜像是泥鳅一样的肌肤上胡乱的抚摸着,她从我的小腹一直摸到 了我的大腿根,摸着摸着,猛的一下抓住了我的小二哥。


  富婆用手轻轻的把玩着,真是太大了,这辈子见过所有男人中最大的一个,她很使劲,让我下体不由的传来一阵疼痛,但是我不能出声,因为我现在是一道供人欣赏品尝的菜而已。


  我是一个在豪华轮船上做人体盛宴 的人,我的职业就是每天给那些富婆取乐、观赏,我所在的这艘船,都是各地有钱有势的富婆来消遣的地方,她们出手阔绰,只要能享受到乐趣,就能大把的挥霍出钱财。


  干我们这一行是有讲究的,给富婆们做一道盛宴自然也要有好的食材,必须要那种最顶级的食材,不然对于那些富婆来说,就毫无吸引力了。


  而我之所以能被选中做成盛宴给富婆们娱乐的原因,也是因为我具有顶级食材的条件,不仅仅是因为我有着比女人更洁白光滑的皮肤,更大的原因是我那里比一般的男人都大,这在那些富婆眼里是不多见的,甚至有的没见过。


  除此之外,身子还必须是干净的,要是处男,不干净的身子,在那些富婆眼里也是不值得一看的,因为我常年不接触女人,也比较讲究卫生,下体一直是干干净净的,这在那些富婆眼里,如果不是处男,她们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有了第一个富婆带头,其余的富婆也按耐不住了,一个个用手在我身上胡乱的摸着,用手抢着抚摸我的下体,一个个争先恐后的,恨不得将我占为己有。


  我上桌之前我被人特意喂了点药,因为处男一般不持久,女人摸两下就不行了,做菜的人很有心思,怕到时候不行了,扫了那些富婆的兴致,所以给我喂了一种特效药。


  “不行了!我忍不住了!我今天就要尝尝这菜的味道!”,人群里,有一个富婆坐不住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那里,口水仿佛都要流下来了,说着就掀起自己的裙子按餐桌上面上。


  富婆上来后,急不可耐的一把撕掉了自己的小裤,屁股对准了我那里就要向上坐。


  这个时候我怕了,之前下体的疼痛让我没有出声,如今让我丢了自己的贞操,我是万万不能接受的,因为我很传统,我的第一次只能丢给自己爱的人,不可以不干净。


  我当时吓的慌忙起身,双手死死的保护住自己那里,说什么也不让富婆得逞,而我这个举动好似惹怒了那个富婆,她眼睛冒着火,一巴掌甩在了我的脸上,大怒的冲我骂道:还装!老老实实让老娘得到你!不然我杀了你!我有些害怕了,但是双手依旧护住自己的阳物,我心里的想法很坚定,就算这富婆杀了我,我也不会把第一次给她的。


  而制作这个人体盛宴的人,更是不愿意让富婆拿走我的第一次了,我对于他们来说现在是一个摇钱树,以后还指望我赚钱呢,不是处男失了身,以后哪个富婆还愿意来花钱找乐子?一出事情,保护我的人来的很快, 络腮胡 大哥是管这艘轮船上的治安,一看出了事情,立马带着人过来了,一脸笑呵呵客气的冲那个想上我的富婆说道:田姐,这道菜能看,能玩,能摸,但是想真枪实弹,真的是不行,请您不要坏了我们的规矩。


  这个叫田姐的富婆并不买账,冷哼了一声,指着我叫道:什么狗屁规矩,不就是钱吗?你让船主开个价格,络腮胡大哥自然是不愿意的,我现在就等于是这艘豪华游船上的招牌,吸金什么的可全指望我,再高的价格也是不能让我破了身的,于是络腮胡大哥也没说话,只是礼貌的笑着摇了摇头。


  “一口价,一百万让老娘我玩一次,我要是玩开心了,后续价格都好说。


  ”要上我的这个富婆以为络腮胡大哥是在故意抬高价格,指着我冷声说着,一副显然要吃定我的样子。


  络腮胡大哥依旧是笑着摇头,也不说话,一边招呼着保镖让富婆从桌子上下来,生怕这个富婆碰坏了我那里。


  但是这个富婆就不乐意了,显得有些急眼了,见保镖要拉她下来,直接一巴掌怒甩在拉她手的保镖脸上,然后伸手猛的死死握住我那里,愤怒的朝络腮胡大哥怒叫道:妈的!老娘是给你们脸了!给一百万玩一次还不干?今天我非要玩一下了!这一下给我的疼的不行,这富婆显然没有恐吓人的意思,手死死的握住我的那里,疼的我额头冷汗直冒,吓的络腮胡大哥也是一愣,慌忙紧张的让富婆别动,有话好商量。


  这个富婆冷笑了一声,说了一句商量个锤子,然后再次掀开自己的裙子,准备坐上来。


  我当时是真怕了,动也不敢动,生怕着富婆一激动废了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富婆一屁股就要坐了下来。


  突然门口忽然传来了一阵枪声,吓的屋子里其余的富婆都尖叫了一声,惊恐的朝门口望去,我身上这个富婆听见枪声也冷静下来了,毕竟这不是美国,枪声一响代表什么,她心里很清楚。


  “你敢坐下去,我就让人直接一枪把你脑袋打开花,你可以试试。


  ”,只见门口,一个带着白色面纱,身上披着长裙,面纱下一张微微隐约能看清楚的好似天仙一般清纯可人面孔,她好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仙女一样,像刘亦菲演的小龙女一样,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冷峻。


  络腮胡大哥看见这个仙女一样的女生,表情一下变的严肃起来,毕恭毕敬的朝她叫了一声: 娘娘!而站在桌子上想上我的这个富婆,看见这个叫娘娘的仙女来了,脸上之前的嚣张气焰一下不见了,神情仿佛凝固了一样,身子一动不动的,整个人脸上充满了恐惧和震惊,直勾勾的看着这个叫娘娘的人。


  “这艘船是我家开的,现在船已经开出了公海外,我想在船上弄死两个人丢海里喂鲨鱼,分分钟的事情,不服的可以试试。


  ”,这个叫娘娘的仙女,不怒而威,冷冰冰的一句话,让在场的富婆都安静了下来,那个富婆也乖乖的从桌子上下来,一句话也不敢说,在场的人似乎都怕极了这个叫娘娘的人。


  娘娘的话比法律还管用,餐桌旁吃人体盛宴的富婆们,一个个乖的像个孩子,竟然连摸都不摸我一下,围绕着我老老实实的欣赏了起来。


  一切秩序恢复正常,而这个叫娘娘的人,慢步走到络腮胡的面前,指了指我,淡淡一道:晚上把他送我房间来。


  络腮胡一点也没敢反驳,低头说了一声好的,就恭送起了娘娘,但我心里还是十分担心的,我担心晚上我被送了过去,这个叫娘娘的人会不会把我处破了?虽然她长的很漂亮,但是我也不能随便就丢了自己的贞操,我还是想坚持住自己的传统,卖艺不卖身。


  被娘娘恐吓了后,吃人体盛宴的富婆们老实了很多,也没人对我乱来了,很快到了晚上也就结束了,船上给她们每个人安排的都有年轻帅气又持久的鸭子,富婆们每个人都回自己房间享乐去了。


  而我,被络腮胡张罗着抬走,洗了一个牛奶浴,披上一道浴巾,就被送进了一个豪华大屋子里,屋子里充斥着一股淡淡的香味,我能感觉到,这应该是那个娘娘的房间。


  我被人放在了一张铺上了玫瑰花瓣的大床上,浑身几乎赤裸的躺在床上,之前的药效还很重,下半身反应依旧激烈,我双眼空洞的躺着,静待着娘娘来临,我知道,我今晚凶多吉少要被破处了。


  我双眼空洞的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时间过了一会又一会,传出了一阵开门的声音,我听见开门声,心里微微颤了一下,浑身的紧张更重了。


  果然是娘娘来了,娘娘一进屋子就向我下体看了一眼,我那里很显眼,娘娘进来第一眼就注意到了。


  娘娘微微笑了笑,指着我的下体,有些挑逗的意味朝我问道:憋了一天了吧?是不是很难受呢?我表情有些尴尬,咬紧牙关没吭声,确实我整整憋了快一天了,下体胀的很痛,这药效很强,我浑身上下的燥热感就没停过,尤其是见了娘娘后,她那惟妙惟肖的身材,绝姿的脸蛋,让我下体的小二哥更厉害了。


  于是乎,我下体不由我控制的动了动,这下可好,身上的浴巾都跟着晃动了起来,我当时脸瞬间就红了,而娘娘也彻底把我这个举动当成一种回应。


  “哟,这就等不及了?呵呵。


  ”,娘娘呵呵一笑,慢慢的脱掉了自己的高跟鞋向床上一坐,手指轻轻的戳了戳我的下身。


  (瓶子塞下体小说)这一下又是刺激到了我的小二哥,我整个身子都颤抖了起来,身上的浴巾也滑掉了,我整个身子和小二哥暴露在了娘娘的眼里。


  “我…我…”,我吓的话都说不上来了,我本身就有点自闭,一紧张更是说不好话,我心里真的是一点不想被娘娘破处,但是娘娘此时已经把我当成一个鸭子了。


  娘娘也有点被我的小二哥给吓到了,眼神里闪出一丝惊讶,直勾勾的盯着我的小二哥,脸上流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娘娘看了一会忽然躺下了,和我脸对脸的躺下,两只美腿伸在我的脸面前,指了指自己的脚丫子,轻声说道:吻。


  我愣了一下,看着娘娘,娘娘实在太迷人了,她浑身上下透漏着一股清香味,这股味道最能勾引起男人的兽性,不是那种香水味,而是女人身上的体香味,并且娘娘的腿很纤细,白白嫩嫩的腿上裹着一道透明的黑丝,极其的诱人。


  我虽然干了人体盛宴这一行,但是我身体是干净的,还有一点小洁癖,就算是个美女,让我亲她的脚,我心里那股可怜的自尊心和精神洁癖还是使我犹豫了起来。


  娘娘似乎看出了我脸上的犹豫,有些不高兴的冲我说道:你还不开始等什么呢?在这首船上得罪了娘娘是没有好下场的,我深知这一点,犹豫了片刻,还是皱着眉头,嘴巴朝娘娘的脚慢慢靠近了过去。


  娘娘的两只脚都很香,没有我想象中的那股脚丫子的味道,这让我的压力减轻了不少,我索性一闭眼,开始亲吻起来。


  “你是不是没吃饭?劲那么小?大点劲!”,娘娘呵斥了我一声,脸上显现出了几分怒意,不由吓了我一跳。


  我确实是一天没吃饭了,浑身有气无力的,但是我怕惹娘娘不高兴,于是加重了几分力道,在娘娘的脚丫子上亲吻了起来。


  我这力气一重,娘娘的表情就有些享受了,不时嘴巴里还发出轻轻的哼声,我看着娘娘享受的表情,不由心里暗香,都说女人都有特别的地方,摸起来对于女人的触感比摸那里还舒服,原来是真的,看来娘娘的特别之处就在两双脚丫子上了。


  我亲吻了一会,娘娘好像不满足了,指着她的两个小脚,指挥着我,不要放过每一处地方,还让我加快速度和力度。


  不知道过了多久,娘娘忽然掀开了自己的长裙,露出自己的那里,对我说:快!过来!我愣了一会,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察女人的下面,我有些脸红,更有些嫌脏,愣了半天久久不动。


  娘娘有些急了,她正是舒服的时候,见我半天不动,气乎乎的冲我叫道:你赶紧!不然老娘现在叫人把你丢海里喂鲨鱼!我害怕了,我相信娘娘绝对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我死了没什么,我家里还有人等着我寄钱回去,我肯定不能死在这,想起来我那生病需要钱的妹妹,我也不在乎什么脏不脏了,我嘴巴对准了娘娘的那里,眼睛猛的一闭。


  娘娘似乎特别舒服,声音也越叫越大,一声高过一声,身体还不停的抖动了起来,下身奋力的迎合着我。


  不知过了多久,我舌头都麻木了,娘娘才一下推开我的头,躺在床上不停的娇喘着气,好像也有点累了。


  而我,立马一脸难受的跑下了床,到了卫生间疯狂的漱口,还干呕了几声。


  我漱完口回来,娘娘已经整理好了衣服,冷眼看了看我,十分轻蔑的冲我说道:你一卖身的,以后估计也是干鸭子的,还嫌弃上我来了?娘娘这一句话,把我说的一股怒气涌上了心头,我当时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低声羞愤的说了一句:如果不是为了我在医院的妹妹,我打死也不会来你们这种地方。


  这句话说完,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或许是因为压抑了太久,刚才那一瞬间让我把自己的负面情绪全部爆发了出来,但是说完我自己吓的不行,紧张后怕的盯着娘娘,可能我是这艘船上唯一一个和她顶过嘴的人,我不知道自己死的会有多惨。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的话说完,娘娘并没有流露出很生气的表情,反而是眼神奇怪的看了看我,随后竟然淡淡一笑,手伸进自己兜里,似乎在掏着什么。


  “有点意思,这个你拿着。


  ”,娘娘从兜里掏出了一张支票,用笔写了一串数字上去,然后朝我递了过来。


  我看着支票上两万的数字,双手发颤的接了下来,这剧情反转的太快,快的没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我本以为娘娘不杀了我,也会废了我,但是没想到她丢了一张支票给我,还是这么大的数额,我来船上这么久了都没挣到这么多钱。


  娘娘把支票给我后,就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向门口走了出去,走出去的时候还回头看了我一眼,有些调侃意味的指着我的那里说道:给我留着,我高兴的时候说不定就尝尝是什么滋味。


  娘娘说完就走了,只留下一脸懵逼的我,我看着自己手里的支票,感觉很不真实,我明明也没做什么,身子也没被破,居然就得了两万块钱,这可比我天天躺在桌子上,给人当玩物挣的那点油水强的多的多。


  我当时正高兴的想着我妹至少一个月的医药费有着落的时候,门口忽然闯进来了几个人,为首的是 柳姐,她是我的管制人,就是我做人体盛宴,被打赏的所有小费,那些富婆在我身上花的所有钱,都是要经过她的手里,然后给我分红。


  但是这个柳姐极其的压榨我,我下铺的小六跟我说过,我一出场一天的净收入就是几十万,而柳姐每次给我的出场费只有些许的一千多块钱,我一个月就出场不到五次,一个月五千多根本不够我妹躺在医院里的花销。


  可人在屋檐下,柳姐告诉我,如果我不满意,随时可以滚,但是身上能不能健全的离开就说不准了,我也不敢反抗什么,一旦有些怨言,就要遭到柳姐随从的暴打。


  “哟,挣不少啊,挺有面的啊,让娘娘给你亲自开支票。


  ”,柳姐一上来,二话不说就把我手里的支票给夺走了。


  我见柳姐把支票抢走了,一下就急了的叫道:你怎么能这样?这钱是我自己挣的,不是摆菜挣的,你凭啥全给我拿走了??我话音刚落,柳姐二话不说一耳光清脆的甩在了我的脸上,冷笑的看着我,呵呵一声道:你的?我跟你说明白的吧,只要你在这条船上,你挣的所有钱都是老娘的,你要是不乐意也成,我现在就让人给你丢下船进海里喂鲨鱼。


  我咬着牙,硬生生的把怒气按肚子里咽了下去,我知道柳姐真能干出这种事情,在这艘豪华游船上,她们这帮人就是一手遮天,大半夜的把你丢下海里,连杀人的证据都找不到,而我也不是怕死,我只是怕我死了,我妹妹没钱看病了。


  就这样,我眼睁睁的看着柳姐把我的钱全拿走了,而我一句话也不敢说,默默的忍气吞声的收拾好自己的衣服,回了试衣间把我原有的衣服给穿上。


  穿上了衣服,我就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是我妈接的,我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留下我跟我妈还有我的 小妹相依为命,可就在最近,我小妹又患上了尿毒症,在医院需要大笔的医药费,我实在没了办法,经人介绍才来到这么一艘豪船上工作。


  我今年刚满十八,因为我小妹的病辍学了,找工作找不到,实在是走投无路了,才来挣这一份卖肉钱,如果不是绝境,谁又愿意这么作践自己呢?电话里,我先跟我妈短暂性的问候了几句,随后将这个月挣的五千多块钱,都转给了我妈,让她不要为钱的事情来操心,我来想办法,随后问了问我小妹的情况,就把电话挂了。


  挂了电话,我面朝大海叹了一口气,这一个月挣的五千多对于我小妹的病来说,根本就是杯水车薪,如果我再不想办法更快的弄到更多的钱,我小妹的病就有危险了。


  我忧愁了一会,就回了自己船上的屋子准备睡觉,可刚回到自己屋子里,隔壁传来的声音就让我难以入睡,是一阵阵的女人娇喘声,而且声音还越来越大。


  隔壁住的人我认识,叫许莹莹,以前也是干人体盛宴的,但是现在女模人体盛宴不景气了,男人一般都喜欢真枪实弹的,所以这个许莹莹现在就在船上赌博区域当一个荷官。


  我和许莹莹的屋子就隔了一堵墙,一点不隔音,说的夸张一点就是她那边放个屁,我这边都能听到,更别说干那事情的叫声了。


  耐不住好奇心,我想起我们俩隔着的墙上有个小窟窿洞,能清楚的看见隔壁发生了什么,于是我就带着好奇心,小心翼翼的趴上去看了看。


   臭 傻子,你什么了邪法,居然打倒了毛哥,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光头抓起一根米多长,小臂粗的棍子,抡起就砸。


   滚!我一把抓住棍子,振腕夺过,一脚踹飞光头,提着棍子,杀气腾腾的向门口跑去。


   我刚到堂屋门口,尾房响起 嫂子愤怒的声音: 王四虎,你别过来。


  你再过来,我叫人了。


   宝贝儿,别紧张哦!我只想亲手帮你取出 枣子,然后送给我亲爱的老爸,吃了之后,保证他长命百岁。


  王四虎浪声说。


   黑娃,快来帮嫂子。


  嫂子急得大叫。


   宝贝儿,别叫了,你家的臭傻子有光头和毛娃招呼,没时间管你。


  王四虎得意洋洋的说。


   咳!我提着棍子,阴沉着脸,冷冷的站在门口。


   你……臭傻子,你怎么进来了?毛娃和光头两人呢?王四虎脸色微变,愤怒的看着我。


   黑娃,嫂子怕。


  嫂子尖叫一声,张开玉臂,乳燕归巢般的扑进我怀里,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还在微微发抖。


   死狗!我扔了棍子,紧紧搂着嫂子的小蛮腰。


   这一刻嫂子彻底露出了她脆弱的一面,不管多她坚强,始终是个女人,遇上这种危险,总是需要男人保护。


   死狗?王四虎愣了下,嘀咕着 跑了出去。


   黑娃,光头两人有没有打你?嫂子缓缓松开,颤抖的抚着我的脸庞。


   没!我用力摇头,不想让嫂子担心,就善意的扯了个谎。


   他们不是好人,肯定不会放易放过你,快让嫂子看看,伤着没?嫂子松开玉臂,紧张的打量了起来。


   紧张过去了,我才感觉身体不对头,后脑门明明受了伤,还流了好多血,现在好像不痛了。


  嫂子也没发现我脸上有伤。


   我趁嫂子检查前面时,反手一摸,不但血没了,也不痛了,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之前的一切就像做了个梦。


   我怀疑真是幻觉,拉开嫂子的小手,急忙跑了出去。


   黑娃,别急,嫂子还没看完呢。


  嫂子追了出来。


   我穿过西屋和堂屋,到了门口,看清院子里的情景,蒙圈了。


   光头已经爬起来了,脸色苍白,一头是汗,眼里充满了惊恐。


   黄毛还蜷缩在地上。


  王四虎蹲着身子,正在给黄毛检查。


   说明之前的一切不是梦,而是真真切切的发生了。


   黑娃,看啥?嫂子追到门口,困惑的看着我。


   他们两个,死狗。


  我傻呵呵的看着黄毛和光头。


   他们被人打了,谁打的?嫂子眼睛瞪得溜圆。


   不知道。


  我用力摇头,反正没别人看见,干脆装傻。


   臭傻子,你到底用什么暗算了他们?王四虎扶着黄毛站了起来,满眼怒火的瞪着我。


   嫂子,臭老虎凶黑娃。


  我装作害怕的样子,缩在嫂子背后,还故意搂着嫂子的小蛮腰,小腹紧紧的贴着圆滚滚的屁股。


   可惜没起来,要不顶在沟沟里,肯定很舒服。


   黑娃,别怕啊!嫂子会保护你的。


  嫂子双颊泛红,羞涩的拉开我的爪子,温柔的抚着我的脑袋。


   这一刻我从嫂子身上清晰的感受到了她对我的爱,不是男女之爱,而是亲情之爱。


  她明明害怕,还在微微发抖,却温柔的安慰着我。


   臭傻子,要是毛娃的手废了, 虎爷就打断你的爪子和狗腿,然后当着你的面,上了你嫂子。


  王四虎把黄毛交给光头,对他耳语了几句。


   虎哥,你放心,我知道咋做了。


  光头架住黄毛,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扶着黄毛向村委会方向走去。


   张桂兰的诊所就开在村委会的二楼,估计是送黄毛看医生。


   陆 雪梅,把枣子取出来,我带回去。


  王四虎冷笑走了过来。


   王四虎,你眼瞎啊,那地上的袋子,还是你老子亲手给我的。


  里面的枣子是我刚取出来的。


  黑娃正要送过去,你就来了。


  嫂子指了指地上的自封袋,冷笑说。


   陆雪梅,以为虎爷是三岁孩子啊?袋子里的枣子,谁知道是哪儿来的?我爸说了,每天要亲眼看着,你从里面取出枣子。


  王四虎阴声说。


   王四虎,你们父子安的什么心,自己明白,真要这样,这活儿我不干了。


  嫂子双颊微微扭曲,紧紧抓着我的大手,气得发抖。


   看她的反应,现在才完全明白王大山那老畜生的阴谋,泡枣子只是一个美丽的借口,其实他们父子两人都想占她的便宜。


   陆雪梅,在黑桃村这一亩三分地上,还轮不到你说话。


  泡枣的活儿,你必须天天干,果园的活儿,也要做。


  你敢不去,虎爷就打断臭傻子的腿。


  王四虎握着拳头走了过来。


   王四虎,你再这样胡搅蛮缠,我就去村委会告你。


  嫂子甩开我的大手,上前半步挡住了我的身子,宛如母鸡护小鸡似的。


   这瞬间,我差点哭了。


   她明明很怕王四虎,担心我受到伤害,宁愿自己受伤也要保护我。


  这是一个多么善良的女人啊! 这样的女人,值得我守护一生。


   笑话,村委会那些狗东西,哪个不给我爸面子?哪个又敢得罪王家的人?王四虎压根没把村委会的人放在眼里,嚣张的笑了起来。


   不仅我蒙圈了,嫂子也傻眼了。


   我们都没想到,王四虎这样嚣张。


   嫂子正不知道如何对抗王四虎,竹林那边响起一个清脆悦耳,宛如珠落玉盘的美妙声音: 王四虎,你就是一个暴发户,把真自己当回事儿了。


  黑桃村是大家的,而不是王家的。


   说话的人是苏 亦涵,我们村的美女村长。


   一听苏亦涵的声音,我突然有点兴奋。


   她是我们村里,唯一一个可以和嫂子比肩的大美女,就是身材要差点,可她的声音很好听。


  这点足以弥补身材的不足了。


   她和嫂子是好朋友,听她的口气,显然不喜欢王四虎。


   黑娃,别怕,亦涵来了,她会帮我们的。


  嫂子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双颊红红的松开了我的手。


   莫名的,我心里涌起一丝失落。


   我好想嫂子一直拉着我的手。


   苏亦涵,这是王家和陆雪梅之间的事,你别多管闲事。


  王四虎两眼一翻,不屑的看着苏亦涵。


   看来他没吹牛,真没把村委会的人放在眼里。


   王四虎,你心里打什么小算盘,大家心知肚明。


  这件事,我管定了。


  苏亦涵迈开修长的大腿走了过来。


   披肩金发迎风飞扬,宛如飞泄而下的金色瀑布,发稍带着少许雾气。


  精致绝伦的锥子脸挑不出一丝一毫的瑕疵,美得令人屏息。


  黑白分明的灵动美目,宛如闪闪发亮的星星。


   纯黑色的小背心,紧紧的包裹在身上,勾勒出了诱人的曲线,背心的前襟好像要被里面的饱满顶破了,跟随身体的动作,不断的颤抖着,荡漾起了勾魂的波涛。


   修长圆润的大腿从米白色的裤管里洞穿而出,好像白玉雕刻而成的玉柱,每寸肌肤都泛着晶莹光泽,紧致细腻,充满了弹性。


   脚上穿着深黑色的运动鞋,脸上和脖子上全是汗水,显然在跑步,应该跑了一段距离了,出了不少的汗。


   亦涵,你来得正好。


  王四虎这个臭不要脸的,大清早的,到我家里耍流氓。


  嫂子急忙迎了过去,紧紧抓着苏亦涵的小手。


   雪梅,到底咋回事儿,说清楚点。


  苏亦涵拍了拍嫂子的小手,从肩上抓起粉色的毛巾,一边抹汗,一边问。


   这事儿挺复杂的,你先进来坐,我慢慢给你说。


  嫂子拉着苏亦涵进了堂屋,给她倒了杯水。


   然后和苏亦涵并肩坐在饭桌边的凉板上,从在王大山那儿借钱说起,一直到王四虎之前上门纠缠她为止。


   当然隐去了我们之间的亲密经历。


   雪梅,不是我说你,你明明知道,王四虎对你不怀好意,你还答应弄这个。


  苏亦涵双颊红彤彤的,羞涩的翻着白眼。


   她还是女孩子,听到这个挺难为情的。


  要是她知道,是我帮嫂子放枣子和取枣子,肯定会跳起来。


   亦涵,我家是什么情况,你是知道的。


  三万块是不多,对我家来说就是天文数字。


  除了这个,我真不知道怎么还这笔钱。


  嫂子长长的叹了口气,苦笑着说。


   我知道,你放心吧,这事儿我来解决。


  苏亦涵端起杯子,大大的喝了几口水,放下杯子,拍了拍嫂子的香肩,站起来向门口走去。


   苏亦涵,你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这事儿,是你能解决的吗?王四虎一脸冷笑,甩开腿子就向堂屋冲。


   臭老虎。


  我侧跨一步挡住王四虎的路。


   臭傻子,滚开!王四虎额头青筋直跳,一个大嘴巴子,狠狠抽了过来。


   黑娃,小心。


  嫂子吓得尖叫。


   王四虎,你住手。


  苏亦涵怒吼。


   臭老虎,你滚开。


  我举起左手格挡。


   有点像横切而出的掌刀,切向对方手腕。


   啪! 掌刀切中王四虎的手腕,发出了沉闷声响。


   臭傻子,你?王四虎脸庞憋得通红,踉跄后退,满眼惊恐的瞪着我。


   臭老虎。


  我只晃了几下,半步都没退,瞪大双眼,毫不示弱的盯着他。


   之前打倒黄毛和光头,可能是侥幸。


   这会儿和王四虎面对面的干,绝没侥幸可言。


   这是实实在在的力量,我的身体真的改变了,变得力大如牛,压根就不怕王四虎这畜生了。


   雪梅,这是什么情况?你家黑娃,好大的气力啊!王四虎是村里出了名的力大如牛,在黑娃面前,跟孩子似的。


  苏亦涵拉着嫂子,急忙走了过来。


   黑娃,有没有伤着?嫂子抓着我的手,紧张的打量。


   没!我傻傻的摇头。


   黑娃的力气一般,可能是王四虎大意了。


  要是黑娃真能一下就格开他,我也不用怕他了。


  嫂子叹了口气,苦笑着说。


   黑娃,你上去打王四虎,打倒了他,亦涵姐姐又让你坐摩托车。


  苏亦涵愣了下,温柔的拍着我的肩膀。


   她是从城里发配到我们村的,摩托车是她从城里骑来的。


  村里到处是泥巴路,弯弯曲曲的又凹凸不平,就很少骑了。


   有一次我去赶场,她顺便捎了我一段路。


   我当时是傻子,觉得好玩就在车上大叫。


   亦涵姐姐,黑娃怕怕。


  我装作害怕的样子,紧紧抱着她的胳膊。


   少女幽香扑鼻而入,我狠狠的咽了口唾沫,贪婪的嗅着那香气,小腹一阵发热,里面不停的抖着,好像要起来了。


   黑娃乖,有亦涵姐姐在,别怕!打他。


  苏亦涵俏脸泛红,抽出胳膊拍了拍我的头,用鼓励的眼神看着我。


  (老板和我在办公室爱爱) 臭老虎,是亦涵姐姐叫黑娃打你的,打痛了,不准叫哦。


  我握着拳头,傻乎乎的冲了过去。


   黑娃,小心啊!嫂子紧张的握着粉拳。


   臭傻子,你是什么东西,也配打虎爷?死开!王四虎大怒,一记撩阴脚飞踹而出。


   臭老虎,死来!我一把抓住王四虎的脚踝,猛的向上提起,然后一拳打了出去。


   轰! 王四虎单脚着地,重心不稳,胸口又挨了一拳,踉跄着仰摔而倒,砸得地皮直晃动。


   黑娃,你真厉害,别让他爬起来,快踩着他的胸口。


  苏亦涵愣了下,拍着小手跑了过来,满眼惊讶的看着我。


   嫂子好像已经傻了,站着没动。


   我自己也蒙圈了,要不是苏亦涵叫我,我肯定会呆立当场,不知所措。


   我可以断定,不仅是力气变大了,速度也变快了,眼睛也比原来尖了。


   晓得喽!我赶紧跑了过去,不等王四虎爬起来,一脚踩住他的胸口。


   臭傻子,找死!王四虎额头青筋狂跳,怒吼着,飞腿踹向我的裤裆。


   臭老虎!我一把抓住王四牙的小腿,脚后跟用力,在胸口碾了几下。


   啊……臭傻子,你敢打爷虎。


  老子饶不了你。


  王四虎咆哮叫嚣着。


   嫂子和苏亦涵都傻了,站着没动,瞪大眼睛呆呆的看着我。


   看她们的神情,显然都没想到,一个傻子这样厉害,跟玩似的就放倒了号称力大如牛的王四虎。


   要不是亲眼所见,估计没人会相信。


   其实我自己都怀疑,是不是在做梦。


   要是真的,这一切肯定和之前涌进体内的神秘力量有关。


   苏亦涵就在站我旁边,离得很近,少女幽香扑鼻而入,令我想入非非的,真想抱着她,狠狠的亲她。


   亦涵姐姐,你咋啦?我戳了戳苏亦涵的香肩。


   好软,真的是柔若无骨。


   好嫩,比刚出锅的豆花还嫩,水灵灵的,轻轻一掐就能掐出水来。


   黑娃,你好厉害哦!苏亦涵回过来神,用赞赏的目光看着我。


   看着她脸上宛如鲜花般的灿烂笑容,我差点醉了,小腹越来越热。


   黑娃,你真棒。


  以后有你保护嫂子,嫂子就不怕别人欺负了。


  嫂子眼底闪过一丝勾人的光芒,直直的看着我。


   我能大致体会嫂子此时的心情,除了要勾引我解决生理需求之外,更多的是要依靠我保护。


  我对她就不只是满足生理需求这样简单了,有了更大的价值。


   晓得喽!我傻傻的点头。


   你们两个女人,比猪还笨。


  异想天开的,让一个傻子保护一个人人见了都眼红的寡妇,真是可笑。


  王四虎不屑的说。


   王四虎,你以后不该叫四虎。


  黑娃说得对,你该叫死虎,以后叫王死虎,都这个鬼样子,还有脸嚎叫。


  我要是你,找块豆腐,一头撞死得啦。


  苏亦涵冷笑看着王四虎。


   王四虎,你以后再来闹事,我就叫黑娃揍你。


  嫂子站在苏亦涵旁边,有点狐假虎威的威胁王四虎。


   其实,她们两人都是借我的势。


  要不是我放倒了这只臭老虎,她们真没勇气当着王四虎的说面这种大话。


   臭傻子、陆雪梅、苏亦涵,你们三个,给虎爷等着,一定要你们好看。


  王四虎满眼不屑的瞪着我们。


   黑娃,收拾他。


  苏亦涵拍了拍我的肩膀。


   晓得啦!我傻笑着乱扭王四虎的小腿。


   啊……臭傻子,你敢羞辱虎爷,你死定了。


  王四虎怒吼。


   王四虎,你好歹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应该知道进退,要是再不识趣,我就叫黑娃拧断你的狗腿。


  他是傻子,加上是自卫,废了你也不用负法律责任。


  苏亦涵冷笑说。


   你?王四虎双颊扭曲,愤怒瞪着苏亦涵。


   你是战败者,必须接受赢家提出的条件。


  王四虎,竖起你的狗耳朵清楚了,雪梅说了,不去你家的破果园干活了,这句话今天生效,这层关系不存在了。


  苏亦涵掷地有声的说。


   臭女人,你敢管虎爷的的事,一定会付出代价。


  王四虎死鸭子嘴硬,这点上了还在叫嚣。


   你们父子两人,就是两个畜生,看准了雪梅还不起钱,就用这种下流的手段欺负她。


  泡枣还钱,已经很侮辱人了,还要上门亲自取,你们打什么主意,我心里一清二楚。


   苏亦涵愤怒的瞪着王四虎,郑重说,从今天开始,泡枣的规则,我说了算。


  为了还你们的臭钱,雪梅每天泡枣子,早上取了之后,让黑娃送过去。


  你们不准为难黑娃。


   说到泡枣,苏亦涵双颊泛红。


   她毕竟是女孩子,想到晚上脱得光光的,光着屁股躺在床上,把枣子一颗颗的放进那儿,早上又一颗颗的取出来,想想都尴尬。


   看着苏亦涵脸上的动人红晕,我悄悄的咽了口唾沫。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