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mpie porn

跳蛋有什么用 愛之谷官方商城 7瀏覽 0評論 收藏
creampie porn


公公被她灌醉了酒,而后稀里糊涂上了她的炕,呵,有這么便宜的好事么?完事后她跟她 男人合伙問 老頭逼要“封口費”,說要不同意就把扒灰這事嚷嚷出去。


  老頭沒轍,這能乖乖地拿錢封口,好不容易攢下的養老錢就那么被訛了去,你說虧不?用老頭的話說就是:麻痹,鑲金邊呢?鼓搗了沒兩分鐘,一千多塊沒了……“姐……你冷么?”我明顯看得出冬 梅姐在微微發抖,便把她抱在懷里。


  知道未婚夫亂搞 女人是一回事,撞破奸情、親眼目睹又是另外一回事。


   楊國棟得了那臟病,還搞 高翠英這破鞋,冬梅姐能不窩火?一想到這樣的男人以后要一個被窩睡覺,還有辦那事兒,肯定會惡心的要死吧?楊國棟把涼席鋪到葡萄架下面,掀起高翠英的裙子拍拍她臀部。


  高翠英跪趴到涼席上,翻過手來把小褲子褪下,扭回頭朝楊國棟拋了個媚眼,舔抿著嘴唇:“要不嫂子先給你…….這樣?你摘幾顆葡萄,剝了皮,我含在嘴里,那樣才帶勁呢!”“擦!真會玩……”我心里暗罵。


  我忍不住開始幻想,要是冬梅姐也含著葡萄粒給我那樣……還不得爽死啊!“直接弄吧,懶得折騰,你再撅高點。


  ”楊國棟瞅著頭頂那一串串葡萄,一臉糾結地楞了一陣子,而后跪到高翠英后面,拉下了褲子。


  “管用?用 不用我幫著……”高翠英伸手摸向他那里。


  楊國棟一把撥開她的手,罵道:“瞎咧咧,你以為 老子像你男人那樣不頂用?”“那就來啊,來來來,是騾子是馬牽出來溜溜,吹牛逼誰不會?磨嘰什么?哎呀我暈,還帶T?沒事,嫂子上環了,不用帶那玩意,不得勁……”高翠英一扭頭瞅到楊國棟正忙活著帶氣球,便不屑地 說道


  “屁!你這 地兒還不知道被多少爺們哆嗦過,我TMD是嫌你臟,別TMD弄臟了我的寶貝。


  ”楊國棟罵罵咧咧,猛然動作。


  “喔奧……”高翠英夸張地叫喚起來,那動靜隔著二里地也聽得見,還臭不要臉地自己摸索著胸前,簡直是浪的不能自理。


  “畜生!”冬梅姐咬牙切齒小聲罵了一句,氣得渾身哆嗦。


  因為我在她身后,剛才她腦袋擋住了視線,所以我也沒看出楊國棟那里到底是個啥模樣,真爛了?不過我瞅到那氣球的顏色是紅色的,貌似還是螺旋紋的那種,帶了兩個,估計是為了遮掩那玩意的丑樣。


  “啊……使點勁,嗨,嫌我臟?你就干凈?都是一個村的,誰還不知道誰啊,你這些年跑大車也沒少去那種地方吧?”高翠英撇嘴說道。


  楊國棟沒吭聲,不緊不慢地忙活,兩手發狠地用力抓捏她那臀部,似乎仍不解氣,他伸手伸向她的那里,胡攪蠻纏,又伸出一只手摸向她的上身柔軟,生拉硬拽,搞得高翠英嗷嗷叫喚。


  “輕點…..誰讓你手上使勁?痛死了。


  ”高翠英翻過手來掐了他一把,而后咂嘴壞笑道:“喂,咋不吭聲了?要是冬梅過了門,舍得這么折騰她?人家可是黃花大閨女,別頭一宿就讓你折騰得下不了炕。


  ”“瞎操些閑心,老子怎么弄還要你管?麻痹,改天就辦了她!都收了彩禮了還TMD不讓碰,改天老子霸王硬上弓!”楊國棟沒好氣地罵道。


  看樣子他這些天沒少打冬梅姐的主意,只不過沒得手而已。


  “嘖嘖,說的跟真實似的,聽說冬梅性子挺烈呢,別一剪刀給你廢了那里。


  ”高翠英調侃道。


  “性子烈管個屁用!辦了也就老實了,老子有的是法子調教她,一天八回!我家里多的是那啥片兒,看她學會學不會那些花樣!”楊國棟冷笑道。


  “姐……國棟哥這是干嘛呢?”我裝作茫然地問道。


  冬梅姐回過頭來望著我,咬著嘴唇半晌沒說話,而后蚊子哼哼說:“ 簡兒……其實……女人生孩子就是這么來的,就是……”她臉色通紅,不自覺地碰了一把我的那里。


  “姐,你騙人,爺爺說了,小娃娃是從河里撈的,得女人結了婚一個人到河里撈呢,我懂,國棟哥這是欺負人呢,他壞,打女人屁股,叫喚得多慘,痛咧……”我搖搖頭,一本正經地說道。


  冬梅姐笑了笑,嘆了口氣說:“哎,你是真傻,說了你也不明白,嗯,他們那是……大人玩的游戲,好玩著呢, 待會姐也跟你玩好不好?”“打屁股……游戲?好著呢,我喜歡跟姐玩游戲。


  ”我傻笑道。


  “呸!你這樣也別怪我……”冬梅姐扭回頭小聲罵了一句,而后朝我使了個眼色,示意再去水潭那邊。


  “這樣……”我心里恍然大悟。


  那會冬梅姐是打算要把身子給我,可心里畢竟多少會有些愧疚,楊國棟亂搞女人是不對,可她個黃花大閨女“偷漢子”也說不過去啊,說來說去這還是兩碼事。


  然而,因為親眼目睹所遭受的刺激,她想必是心里發了狠,不甘心、報復的心理讓她堅定了把身子給我的想法。


  我當然是求之不得,恨不得就在這地兒要了她的身子。


  楊國棟在搞別人的老婆,而我在搞他的老婆,想想就刺激啊!我伸手用力摟緊冬梅姐,上下其手,假裝不經意去挑、解她的衣扣,經過這番現場直播的刺激,我那里早已經膨脹欲裂,哪還等得及換地?而且,眼下在半山腰的地勢也正合適,要是冬梅姐像高翠英那樣抬起臀部來,我在后面很方便呀,而且邊辦事兒還不影響繼續觀看楊國棟他倆。


  以其人之道還施彼身,嘿嘿,我想以楊國棟同樣的架勢來要了冬梅姐的第一次。


  “別急,去水潭洗洗,待會姐給你……吐唾沫,嗯,聽說女人的唾沫消腫也管用呢,不管用也沒啥,姐給你尿……”冬梅姐喘息著把我推開,瞪眼看了一眼忙活著的楊國棟。


  我倆躲著的這片草叢距離園子也就二三十米的距離,要是待會弄出點動靜,保不齊會讓楊國棟那癟犢子聽到,頭一次肯定痛啊!冬梅姐能不叫喚?想到這里,我也就沒繼續纏著她。


  好飯不怕晚,反正她今天會成為我的女人。


  “走啊,你不是腫得難受么?直不起腰了?”冬梅姐拽了我一把。


  “嗯,難受……”我哭喪著臉指了指那突兀的帳篷,確實,我現在直起腰都困難啊,憋屈得要死。


  冬梅姐莞爾一笑,張了張嘴想說些什么卻又沒說。


  她走出幾步,又皺眉看向果園。


  “他壞,玩游戲也不能打人。


  ”我抄起一塊石頭咂了過去,正中那兩人的連接。


  我知道冬梅姐還是不解氣,所以我替她“棒打鴛鴦”!“嗷!誰?!哪個王八羔子……”楊國棟被嚇了個半死,慌忙一推高翠英的屁股撤身,氣急敗壞地大罵。


  由于驚嚇,瞬間蔫了,而且剛才他慌忙撤退收兵,一不小心用力過猛把氣球來拽脫了,廬山真面目露了出來。


  “誰扔的石頭啊?這可真……”高翠英齜牙咧嘴叫喚,急切地問道。


  “跑!”冬梅姐幸災樂禍的笑了,拽起我就跑。


  “啊?!你……天殺的楊國棟,好啊,騙到老娘頭上了?難怪要帶T,還不敢讓我裹……”高翠英扯著嗓子大罵。


  “小點聲,你聽我說……”身后,高翠英跟楊國棟爭吵的不可開交,不過高翠英的聲音明顯底氣十足,得理不饒人嘛,這下讓她逮到楊國棟的把柄了,能輕饒了他?楊國棟理虧,而且這事怕別人知道,自然不敢跟高翠英理論,一再央求她小點聲。


  說實話,高翠英被人撞破勾搭男人已經不是稀罕事了,她豁出那張臉,不在乎。


  她“要挾”公公那事,也是因為她公公事后氣不過又去找她“收點利息”,她呢卻不想吃虧,說親兄弟還明算賬呢,一碼歸一碼,得另收錢,所以就叨叨起來,結果被上門的“客人”聽了去。


  就這樣她都沒慌亂,淡定地讓她公公一邊等著,客人優先,最后給她公公打了個對折,給客人贈送了一次。


  但她怕中獎啊!一旦被楊國棟傳染了,少不了要花錢治,還得受罪,關鍵是還耽誤賺錢啊!一反一正,少賺多少錢啊?而且,萬一治不了就更要命了。


  所以,想都不用想,楊國棟今天肯定會被她宰個大出血,封口費不給到位?那她就嚷嚷出去,那楊國棟跟冬梅姐的親事可就懸了,冬梅姐爹媽再怎么著也不能把閨女嫁給一個有臟病的男人吧?假裝不知道是一回事,被街坊揭穿了就不是那么回事了,那會讓人戳脊梁骨的。


  我跟冬梅姐一口氣跑回水潭邊。


  “簡兒,你下去洗洗,那里……好好洗洗,嗯,洗干凈了抹唾沫才管用呢。


  ”冬梅姐紅著臉催促道。


  “奧,”我猴急地脫去衣服,撥拉了一把高昂的那里,傻笑問道:“姐,用你的尿消腫就不用洗了吧?耐受咧,要不……”冬梅姐嗔怪瞪了我一眼:“也得洗呀,聽話,一會姐跟你做游戲。


  ”我有些狐疑,心想:冬梅姐咋沒脫衣服的意思啊?她不會是要把我騙到水里然后開溜吧?“姐,一起……涼快呢。


  ”于是我試探慫恿她跟我一起洗澡。


  “我去解個手,你先洗著,待會姐給你搓澡。


  ”冬梅姐催促道。


  “解手?姐,那不……尿就沒了?腫,難受……”我裝出著急的樣子,一挺腰胯指著那里。


  “給你留著呢!不許跟過來,要不然不跟你玩游戲了。


  ”冬梅一把將我推到水里,然后一溜煙跑向不遠處的草叢。


  “嗨,還害羞呢?有啥害羞的?不就是撒個尿嘛,那地兒我又不是沒摸過,就是沒仔細瞅瞅啥樣,嘿嘿,待會我非得瞪眼瞅著怎么吞沒……”我暗笑嘀咕著,胡亂搓洗著身子,特意把那高昂的地兒翻來覆去搓洗了一番。


  沁涼的潭水(比爾.蓋茨后來成為橡樹了嗎?)絲毫沒壓制住我 身體的躁動,一番搓洗反而更讓那里蠢蠢欲動,就像磨好的刀槍渴切著那一抹鮮血。


  “待會,咋弄?啥姿勢呢?呃……不能主動,得冬梅姐‘教’我……”我腦子里盤算著各種花樣,卻悲催的發現我壓根沒法主動提搶拍馬主動去攻城略地,只能傻了吧唧地被動接受她的圍剿。


  不過也沒事,反正結果都是一樣的,只要我今天要了她的身子,以后有的是機會來演練招式。


  “啊……”冬梅姐猛然一聲慘叫!“姐,咋了?”我暗叫不好,急忙喊了一嗓子就從水潭躥了出來,連衣服都沒來得及穿就朝那邊跑去。


  “簡兒,咬……咬了……”冬梅姐褲子褪在腿彎上,癱坐在地上,聲音已帶著哭腔。


  她那里依稀還帶著露珠,顯然是剛撒完尿啊,那一哆嗦一哆嗦的樣子十分好笑,可眼下也不是看光景的時候。


  “啥咬了?蛇?”我關切地問著,急忙蹲下身去查看。


  “不是,是草 別子…..”冬梅姐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我一瞅,一只肥碩的草別子正咬在她的大腿根里側,身子圓鼓鼓的,就跟一顆大黑痣似的。


  草別子又名草蜱蟲,被這玩意咬了比被蛇咬還難纏!這玩意一吸血就立馬膨大個頭,嘴是帶帶刺的,要是硬生生往外扒會把嘴刺留在肉里,而且,這玩意吸血還是小事,關鍵是傳染多種細菌、病毒,會導致被咬的人時候渾身起紅點、發燒、暈厥,要是不及時救治很可能有生命危險。


  而且,鬼知道哪只草別子帶啥細菌、病毒,所以就算及時醫治也是件難纏的事。


  就去年的時候,臧家莊有個放牛的老頭被草別子咬了,他開始也沒當回事,就耽誤了幾天,結果最后來找我爺爺救命的時候已經晚了,我爺爺說“大羅神仙也救不了”。


  “簡兒,姐是不是要死了?嗚……”冬梅姐抽泣問道。


  “不打緊呢,爺爺說這玩意好治,就怕楞拔下來卡在里面。


  ”我裝作沒心沒肺地傻笑道。


  “那咋治啊?你爺爺又沒在家。


  ”冬梅姐焦急追問。


  我咧嘴一笑:“爺爺教我了呀,不難咧。


  ”冬梅姐長舒了口氣,瞪了我一眼嗔怪道:“那還愣著干啥?快些弄出來啊,你瞧它這個頭又大了。


  ”“喔,得找草藥,好幾種呢。


  ”我應了一聲,急忙到四周去找草藥。


  等我拿著一把草藥回來的時候,冬梅姐稍微挪了個地兒,正忙活著扯些草葉擦拭屁股上的尿水呢!不用問,剛才她肯定是驚嚇之下一屁股蹲坐到尿泥里。


  瞧著她那窘狀,我差點笑出聲來。


  “簡兒,你剛才是不是笑我了?”冬梅姐佯努問道。


  “沒呢,爺爺說得嚼出汁來,抹上,再用嘴啃……”我一本正經地搖搖頭,而后急忙把草藥塞進嘴里,鼓起腮幫子用力咀嚼。


  “用嘴啃?就是……被蛇咬了那樣用嘴吸?”冬梅姐紅著臉問道,不自覺地瞅了一眼那被咬的地方。


  那地方距離她那最神秘的地兒也就一拳頭的距離,怎么下嘴吸?腮幫子肯定得挨到那里呀!可那兒現在還濕著呢,弄我一臉?其實,我此時心里比她還忐忑,那畫面想象就……哎,還是有些下不去嘴啊!“簡兒,要不……你扶我去那邊洗洗……”冬梅姐騷得要死,支吾了一句。


  “奧,尿褲子咧,丟人。


  ”我咧嘴傻笑。


  冬梅姐瞪了我一眼,噘嘴辯解:“才沒呢,就不是,是草上的露水……”我沒敢再調侃她,扶著她往水潭走去。


  一路上,她褲子在腿彎礙事,又沒法提上,就那么露著白花花的臀部,而且草別子還咬著呢,她生怕蹭到它,所以走起路來還得盡量劈拉著腿,那一瘸一拐的姿勢別提有多尷尬了。


  “不許看!”冬梅姐把我推過身去,小心翼翼地脫褲子。


  “不急咧,得先抹上藥呢。


  ”我咧嘴一笑。


  “奧,先抹藥把草別子弄下來再洗?也對。


  ”冬梅姐點點頭,而后紅著臉問道:“咋抹?用嘴還是……手?”“這樣。


  ”我比劃了個吐的動作,指了指青石板示意她躺下。


  冬梅姐急忙躺好,見我蹲下身來,本能地用兩手捂住那里。


  “姐,腿,礙事,劈拉開呢。


  ”我伸手把她的兩腿分開。


   她一邊說著,一邊好奇的想著山洞里望了望:“你想不想進去看看?”   楚南想了想的,反正也無聊的,進去看看也好,他點點頭拉著 小雅走了進去。


    小雅一直躲在楚南的身后,開始試探的向著山洞里走了進去,兩人一開始本以為里面會是漆黑一片,但是沒有想到卻微微的有些光亮,就像是桃花源寫的那樣,仿佛若有光。


    兩人懷著好奇心沿著亮光走了進去,很快狹小山洞變得開闊了起來,到了盡頭兩人驚訝的瞪大了雙眼,就看到面前是一個寬敞的區域,四周的鐘乳石造型各異的樹立在了四周。


    在最中間的地方有兩米見方的水池,水池里面的泉水十分的透亮。


    此時正值盛夏,天氣熱的不行,看到這般清涼的水池,小雅馬上開心的走了過去,脫掉了鞋襪,把雙腳放了進去。


    就在那一剎那,小雅頓時覺得身體一陣清爽無比,她開心的用手指在水池里面劃動著,對著楚南說道:“楚南,這里好涼快,你來試試。


  ”  楚南也是酷熱難當,走了過去看了看,這池子里的水應該是地下的泉水,池子也算淺,怎么都要有一米多一點。


    楚南正捧著泉水洗了洗臉,小雅就開始使壞的用池水潑楚南,但是當她看到楚南的壞笑的時候,頓時發覺不好,啊的叫了一聲,起身想要逃走。


    楚南哪里會放過她,跑過去一把摟住了小雅,在一陣女孩子的尖叫聲中,小雅和楚南一起掉進了池子里。


    當小雅再次站起來的時候,深吸了一口氣,抹了一下臉上的水珠,有些責怪的 看著楚南:“你看你,把我的衣服都弄濕了,我們怎么回去?”  楚南聳聳肩膀,把T恤一脫,仍在一邊:“怕啥,現在這么熱,一會就干了。


  ”  小雅看著楚南壯實的肌肉,小臉就是一紅:“你可以曬,我又不能。


  ”  楚南切了一聲:“有啥不能的,這里又沒有別人,要不我幫你脫?”  小雅看著楚南略帶猥瑣的笑容,心中不由的泛起了漣漪,但還是矜持的向后退了兩步:“我警告你,別胡來。


  ”  楚南哪里是會乖乖就范的人?一下子垮了過去,一把抱住了小雅,快速的把她后背的扣子解開,小雅開始覺得小臉發燙,嬌嗔的說道:“楚南,別這樣,我冷。


  ”  楚南聽了繼續的打開了她后背上內衣的暗扣,輕輕的一扯,就把小雅的內衣扯了出來,楚南自覺地胸前多了兩團的溫熱。


    雖然說,這里四下無人,但是小雅依舊羞的無以復加,把頭深深的埋入了楚南的胸膛。


    楚南在她的耳邊輕聲調戲到:“這樣不就不冷了?”  此時的小雅也分不清楚,究竟是楚南炙熱的身體給他傳導的熱量,還是由于害羞,她自己全身灼熱,小雅輕輕的抱住了楚南臀部,抬起了她已經紅透了的小臉蛋,她濕漉漉的發絲上開始滴落著點點的水珠。


    那美麗的臉蛋像是要哭泣一般,眉梢上的露珠也不知道是淚水還是泉水,好一番梨花帶雨含羞媚笑。


    楚南看到她嬌羞的臉龐的時候,正巧低了一下頭,就看到小雅胸前的小鹿在碰在不安分的起伏著,那小鹿楚南堅實的胸膛擠壓成兩座小山峰一般。


    眼前的這一切,讓楚南覺得熱血澎湃,看著小雅遞上來的紅唇,楚南有些迫不及待的和和她的舌頭糾纏在了一起。


    再這樣的激吻之下,小雅的堤防徹底的開始奔潰,已經徹底的把前幾日的那劇痛的陰影拋在了腦后。


    很快的,原本平靜的池水開始激起了一陣陣的波濤,那響聲開始在山洞里回蕩。


    經過一番激戰之后,兩人有氣無力的穿上了已經有些干了的衣服,眼看著天氣就要晚了下來,小雅挽著楚南的身體開始開始下山。


    下了山,小雅一直打著哈欠說道:“楚南,我好困,你背我回去好不好?”  楚南心道,我也累呀,不過看著小雅嘟著嘴巴賣萌的樣子,他的心軟還是戰勝了腿軟,背著小雅開始想著村子里走去。


    好不容易到了小雅的家門口,楚南放下了小雅,小雅對著他露出了甜美的一笑,回到了家中。


    楚南正向著回家的方向走著,在路過劉 秀娥的小賣部的時候,就聽到里面有劉秀娥吵嚷的聲音。


    劉秀娥的小賣部是自家的村物改的門面房,在一排的貨架后面有一張小床,平日里劉秀娥覺得累了,就在小床上休息一會。


    楚南偷偷的向著里面望了望,就看到一個瘦的像 馬竿一樣的男人,正在對著劉秀娥動手動腳。


    楚南本想上去幫忙,但是仔細的一看,才認出這個男人其實就是劉秀娥的男人。


  楚南偷偷躲在一旁,看了看那個男人,然后撇撇嘴,心中還真的替劉秀娥不值,正是應了那句話,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此時楚南只聽到里面的劉秀娥有些生氣的說道:“你這個死鬼,怎么不醉死在外面?整天喝的醉熏熏的,回來也不老實。


  ”  馬竿老公應該真的是喝醉了,咒罵道:“你這個臭婆娘,敢嫌棄老子是不是?你也不看看除了我誰會要你。


  ”  劉秀娥被這番折辱,氣惱一巴掌閃了過去,打在了馬竿 丈夫的臉上,那馬竿丈夫被劉秀娥這一巴掌打出了無明業火,輪著手臂一巴掌打了回去。


    雖然劉秀娥的馬竿丈夫那細胳膊沒有啥太多的威力,但他畢竟是個男人,這么沒輕沒重的在劉秀娥打出了明顯的手印。


    畢竟劉秀娥不是母老虎的作風,被自家男人家暴,頓時覺得自己的命運悲戚,開始哭泣起來。


    但是這眼淚絲毫不能讓她的馬竿丈夫心軟和自責,反而是覺得這哭聲心煩,開始咒罵道:“他娘的,你哭什么哭?我還沒死呢。


  ”  此時馬竿丈夫卻看到了由于劉秀娥的哭泣,她胸前的兩團鼓氣之物,在不安的晃動著,這讓馬竿男瞬間的來了興致,一下子把劉秀娥撲倒在小床上。


    劉秀娥現在哪里會有這樣的興趣,再加上她這馬竿丈夫一嘴的酒氣,臭氣熏天,更是讓劉秀娥厭惡不已的嚷嚷道:“你要做什么?快住手。


  ”  她那馬竿丈夫哪里懂得溫柔是什么意思,粗魯的用瘦如雞爪般的手,一把把劉秀娥衣服上的扣子扯了開來,她胸前受了驚嚇的小鹿從衣服中蹦了出來,在空氣中慌張的跳動著。


    看著這如此香艷的情景,劉秀娥的麻桿丈夫頓時性質勃發,露出了一口的層次不齊的牙齒:“你這臭婆娘,老子是你的男人,想怎么玩你就怎么玩你,不給老子乖著點,信不信老子扒了你的皮。


  ”  劉秀娥本就生性軟弱,被男人這么一恐嚇被嚇住了大半,只能逆來順受的任憑那個男人在她身上的肆意的撫摸起來,自己卻在內心中自怨自艾起來。


    楚南在角落里看的清清楚楚,想想這個女人和自己的林林總總,瞬間有了一種想上去保護的念像,但這畢竟是人家的家事,他若現在去了反而對劉秀娥不好。


    他看了看劉秀娥的麻桿丈夫此時已經開始在(女同學和我在教室做爰)劉秀娥的身上抽動起來,他臭氣熏天的酒氣,一次次的噴灑在了劉秀娥的胸口,讓劉秀娥有些想要嘔吐。


    此時的楚南有些為劉秀娥惋惜的時候,卻意外的發現這樣的折磨并沒有持續多久,也就約莫一分鐘的時候,劉秀娥的馬竿丈夫就在一聲舒暢的聲音中送完了牛奶。


    楚南張大了嘴巴,心中暗道這、這也太快了吧。


    不過劉秀娥的馬竿丈夫倒是沒有覺得有什么問題,心滿意足的倒在床上開始呼呼大睡起來。


    劉秀娥做了起來,用大手抹了一下眼角的淚水,她此時眼眶通紅,用力的推了推躺在床上的馬竿丈夫,攥緊拳頭想要打上去,不過最終還是沒有勇氣。


    楚南見狀,本想上去安慰安慰,但是看著她的男人就躺在床上,實在是不合適,于是偷偷的想要溜出去。


    他正在向后退的時候,不小心碰到了貨架,發出了聲響,劉秀娥緊張的問道:“誰在那里。


  ”  她一邊說著,一邊扣好了衣服上的扣子,走了出來,楚南站在扶著快要倒的商品,尷尬的看著劉秀娥:“劉姐,我我是來打醬油的,見你不在,就想進屋問問。


  ”  劉秀娥瞪著紅腫的眼睛看著楚南,悠悠的說道:“你爹今天已經來買過醬油和鹽了。


  ”  楚南此時已經把貨架扶正,盡量的演示了一下自己的尷尬:“啊,我以為我爹沒有來過呢,他既然買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  楚南說完,轉身就要走,但是還沒有到門口,面前就閃過一個人影一把關上了大門,楚南驚訝的看著已經把大門插上的劉秀娥,此時她正靠在門背上,急促的呼吸著,看著楚南:  “你不能走。


  ”  楚南有些慌張的看著她:“劉姐,有話慢慢說,你放心,剛才的事情我不會說出去的。


  ”  劉秀娥聽到這里,眼淚猶如斷了線的珠子一般,落了下來:“你既然什么都看到了,就更不能走了。


  ”  她一邊說著,一邊向著楚南走了過去,楚南見狀吞咽著口水,有些忐忑的向后退去,聲音有些發顫的說道:“劉姐,你這是要做什么?”  劉秀娥一邊走動著一邊說道:“那個死男人,說除了他,沒有人會要我,楚南你會要我的對不對?”  楚南看著她如此卑微的樣子,心倒是軟了不少,此時的他已經被劉秀娥被逼在了墻角,楚南結結巴巴的說道:“劉姐,你是個好人,是你男人不懂得珍惜,你別傷心了。


  ”  劉秀娥噢了一下:“那你懂得珍惜嗎?”  說著她解開了衣扣,露出了白皙滑嫩的凹凸之物,在楚南的面前晃動著。


  雖然不久前,楚南才和小雅大戰過,但是這人氣少婦的誘惑還是讓楚南馬上狂熱了起來。


    不過,此時的楚南也并沒有完全失去理智,低聲的說道:“劉姐,你男人還在隔壁呢,明天我再來找你好不好?”  劉秀娥白了一眼:“你不用怕,他只要喝醉酒睡的就像死豬一樣,房子踏了都吵不醒他。


  ”  劉秀娥一邊說著,一邊拉起來楚南的手,按在了她的胸口上,嬌柔的說道:“你上次不是對里戀戀不舍嗎?來,姐姐幫你回憶回憶。


  ”  在劉秀娥纖細手指的帶動下門,楚南的大手在開始在兩座起伏的山峰上游走起來。


    楚南一邊緊張著隔壁的男人會不會醒來,一邊又在劉秀娥的身上舍不得離開,這種奇怪的感覺反而讓他的小帳篷早早挺立了起來。


    劉秀娥眼尖,已經發現了楚南的的變化,她嬌笑著把手伸進了楚南的褲襠,開始輕柔的撫摸著他那話兒,正可謂是堅硬如鐵。


    那話兒就像是在她就要熄滅的火上放上了一把干柴,迅速的點燃了劉秀娥身體里的烈火。


    劉秀娥微微張開了她干渴唇,嬌軟的在楚南的耳邊說道:“楚南,姐姐好渴,給姐姐好不好?”  此次的楚南已經被劉秀娥挑逗的扔掉了他僅存的擔憂,抱起了劉秀娥的一只大腿。


    劉秀娥看著楚南冒火一般的眼神,知道楚南已經整裝待發了,她一把脫下了楚南的褲子,放出了對楚南的禁錮。


    楚南此時也顧不上那么多,提槍便刺,劉秀娥此間似乎被抽干了空氣一般,迎合著楚南的動作,她明白,這才是她想要的一切。


    沒有多久,劉秀娥開始發出了低吟生,像是十分滿足一般,楚南被這聲音激勵著,繼續在劉秀娥身上耕耘起來。


    這時候,在隔壁傳來了劉秀娥丈夫的聲音:“大晚上的吵什么吵,吵得老子的美夢,看老子不拔了你的皮。


  ”  楚南此時被嚇出了一聲冷汗,動作也停了下來了,劉秀娥也是嚇得用手捂住了嘴巴,不敢在出聲。


    不過,沒有多久,那男人的呼嚕聲再次傳來,劉秀娥拍了拍她的胸口,滿臉紅潮的看你這楚南:“好弟弟,繼續繼續,你比那個死男人強幾千倍幾萬倍,只有你能滿足姐姐,這是他自找的。


  ”  楚南看到這番情景,知道今天喂不飽這個人妻一定走不了了,于是開始更加賣力起來。


    劉秀娥為了防止在吵到她那馬竿丈夫,一直用手捂住嘴巴,眉頭緊皺,一下下的品嘗這偷吃的滋味。


    楚南好不容易才從劉秀娥的家中逃了出去,劉秀娥看著那睡得跟死豬一般無二的丈夫,哀嘆了一聲,她該怎么繼續和這個男人相處呢?  離婚她是沒有這個勇氣了,這村子里例會的女人不是沒有,但是大多都是有點本事的,或者娘家好的,她要是離了婚連住的地方都沒有了,她可不想回娘家受嫂子的閑氣,這叫她何去何從呢?   女人耳根子軟,總喜歡聽好話,特別是男人說的那些甜言蜜語,對女人來說,有著極大的殺傷力。


  很多時候,明明說好了要分手,可是在男人的苦苦哀求下,女人還是心軟了。


  可是,男人的話可信度有那么高嗎?  男人說喜歡你,說愛你, 代表他真的愛你嗎!男人說愛你,代表他真的會 娶你嗎?   婚姻對女人來說,似乎是一生的不懈的追求,是人生的另一個轉折點。


  不少人說,我們不能 選擇自己的父母,不能選擇自己的出身,但是我們可以選擇自己的婚姻。


  婚姻可以讓不少人一朝飛上枝頭做鳳凰,過上衣食無憂的 生活


  為此,不少女性朋友在 戀愛中心甘情愿付出自己的一切,只希望換回男人的那一句嫁給我吧。


    要分清男人是否真的愛你,有很多方法,而想要知道男人是否愿意娶你,你只需仔細觀察他是否有跟你說過以下 幾句話就可以了。


    我們現在挺好的男人這幾句話代表他不想娶你  在戀愛一段時間后,不少女性就會催促男性要結婚了,可是男人很經常會這樣回答:我們現在一起不是好好的嗎,為什麼還要改變呢?這句臺詞我們在電影中經常見到,而現實生活中也常能聽到。


  很多男人 不愿意娶你就會用這樣的借口。


    事實上人類和其他動物一樣,不太愿意改變已習慣的生活模式。


  看看身邊天天埋怨自己工作但仍然未轉工的同事吧,因為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生活方式,突如其來的改變會讓人措手不及。


  男人也一樣,他已經習慣了戀愛中這樣的關系,有親昵關系同樣也有自己的空間,一旦結婚了就意味著自己的私人空間將完全被霸占,他們害怕改變。


    如果男人經常跟你說我們現在挺好的,那么足以證明他不愿意娶你,你也就無需在他身上再浪費那么多的時間了。


    我喜歡自由男人這幾句話代表他不想娶你  婚姻對于男人來說,代表著束縛和禁錮,因此很多男人享受戀愛的甜蜜,可是卻跟愛自由。


  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可見自由對男人來說有多么的重要。


    現代男性不想結婚的理由是:可以自由前往任何喜歡(幼兒益智故事)去的地方;可以隨意前往酒吧打屁;不用被迫去訪問親友,不必耽於瑣事。


  男人喜歡自由,千古不變。


    如果你確定男人對你的愛,但是就是不愿意跟你結婚,那么你就要反省一下,也許是你在戀愛中就處處管制著男人,讓他沒有絲毫自由可言。


  這樣,男人會更擔心婚后的生活,哪里還敢跟你結婚呢!給他多一點空間,或者讓你們有共同的興趣愛好,有更多的共同語言,這樣他就不會覺得婚姻是束縛是枷鎖。


    結婚是戀愛的墳墓男人這幾句話代表他不想娶你  結婚是戀愛的墳墓,婚姻就像是圍城,沒走進去的人想進去,進去了的人想出來。


  當今居高不下的離婚率跟讓不少戀愛男女對婚姻有著恐懼。


  與其要擔心婚后生活,不如就直接不結婚!  戀愛的時候,你擁有著整座森林,你還可以繼續挑,男人沒理由為了一個女人這一棵樹放棄一整座森林,除非你有足夠的魅力讓他折服。


  不少反對婚姻的論調,都不過在重申同一個概念:有得挑,你就是老大。


  男人都喜歡三妻四妾,但結婚等于放棄選擇權卻是不爭的事實。


  換作是你,整條街精品名店林立,你愿意這輩子只進入其中一間嗎?  世界上不能相信的三樣東西:男人的承諾、男人的感情、男人的理由。


  男人的話,十句里面九句假話,還有一句要當沒聽見。


  你休想知道他哪句話是真的,他們練救了一套騙死女人不償命的功夫,可憐有些單純的女人總是被他們騙的團團轉,不知道是因為女人太好騙!還是因為男人的騙術高!男人這幾句話代表他不想娶你  認清男人不愿意娶你的這幾句話,不要在不必要的男人身上浪費了過多的青春。


  
https://twfghthfvrfer.weebly.com/2935849.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3957020.html
https://twefgrtywqed.weebly.com/3879513.html
https://twuioretyubda.weebly.com/5080426.html
https://twhgodkb.weebly.com/6429483.html
https://twkiujhyoplm.weebly.com/6050475.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8108815.html
https://twghjtryedrcs.weebly.com/3368216.html
https://twretyoplkjmk.weebly.com/3385949.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3829862.html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