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 上 影片

跳蛋有什么用 愛之谷官方商城 7瀏覽 0評論 收藏
硬 上 影片


初嘗禁果的 男女們,對于性愛總是好奇的,但是從影視資料上得到的信息似乎少之又少,卻也不一定重要。


  不如來看看這篇文章,詳細告訴你, 做愛前你們需要準備什么 潤滑劑、避孕套、一杯 溫水備著這些沒有害處,一旦在 性生活中突然 意識到需要卻找不到,那才是最糟 的事


  一杯溫水可以讓你在性行為之后,及時補充水分,以便更好地進行“ 后戲”。


  養生網"alt=" 夫妻性愛前需要做哪些準備"title="夫妻性愛前需要做哪些準備"alt="夫妻性愛前需要做哪些準備"src="/d/file/lxbj/2021-05-03/a46044fa4fee0eb48254473137e26529.jpeg"/>性生活的準備工作可以分兩種,環境準備和心理準備。


  環境準備展開前戲之前,應該確保有3種東西擺在你伸手可及的地方,包括潤滑劑、避孕套、一杯溫水。


  也許你認為自己的 身體狀況非常好,并不需要潤滑劑,但進一步想,備著它沒有害處,一旦在性生活中突然意識到需要卻找不到,那才是最糟的事。


  一杯溫水可以讓你在性行為之后,及時補充水分,以便更好地進行后戲。


  心理準備首先,你要確信自己希望進行性生活,并對性愛充滿期望。


  如果在性生活中產生猶豫、先入為主地覺得自己欲望不強”,那勢必難以獲得快感,還會傷害 伴侶的感受。


  其次,在性愛前做做深呼吸,有利于拋開心中所有的煩惱,放松心情,集中精力到伴侶身上。


  最后,最好和伴侶私語一番”比如討論一下你想采取什么樣的姿勢,或是坦言自己今天有點疲勞,希望伴侶多花點力氣。


  提示:以上就是給大家介紹的做愛前男女要做好哪些準備,希望對大家有所幫助,這里也僅是提供一個參考。


  他這還是第一這樣認真的看面前的這個 女人


   徐姐是這里搞衛生的,看著和 老馬差不多的年紀,可是誰知道這個一下班就敷面膜的妖怪到底是不是真的只有他這么大。


  老馬仔細的看了一眼,只見徐姐有一張小臉盆般大的臉盤子,塌鼻子,小而又狹長的眼睛,臉上的皮膚坑坑洼洼 像是橘子皮,面色雖然白皙卻給人一種死豬皮的質感。


  此刻徐姐大嘴一咧,露出一口顏色不均的牙齒,身上散發這一種廉價的香水的味道。


  但是這都算不得什么,老馬覺得惡心和怪異的是徐姐的一雙眉毛和她臉上露出來的那一種盜版狐媚子一般的笑意。


  怪異兩個詞似乎都不足以形容。


  偏偏這個時候徐姐看到老馬盯著她看心理竟然一個激靈,閉上眼睛朝著老馬湊了過來。


  哇……老馬先前點了自己穴位讓自己嘔吐,現在卻真的是受不了了。


  “老馬,老馬,你這是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徐姐覬覦老馬已經很久了,自從無意間看到老馬的大寶貝之后,徐姐就日思夜想,念念不忘,好不容易看到老馬心情不好,這才忍不住壯著膽子過來想要給他一些安慰。


  “徐姐,那個什么,你去吧臺幫我拿些銀丹吧,我可能是中暑了。


  ”老馬實在是沒有多余的力氣來對付著這個女人,只好隨便編了一個借口,想要支開她。


  “好好,你等著啊,我馬上就去了!”徐姐起身,那將近兩百斤的身子輕輕一晃,那巨大的臀部差一點將按摩椅旁邊的小柜子掀翻在地,小跑著沖出了 屋子


  砰地一聲,老馬忙不得的將門一關,插上門栓,靠在門上大口的喘著粗氣。


  太可怕了,老馬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竟然會被這樣的一個女人惦記上,仍舊是心有余悸。


  徐姐拿了東西上來的時候老馬裝作不在,外面的門差一點被徐姐敲壞。


  好在后來 王麗來了,徐姐這才悻悻的離開。


  “老馬,你在不在?那個女人被我打發走了!你開 開門


  ”老馬聽到外面的聲音是王麗的,皺了皺眉頭,有點不想開。


  “老馬,你在里面嗎?”王麗貼在門上聽了聽,疑惑的拿出手機撥通了老馬的電話。


  一陣嗡嗡聲從屋子里面傳來,王麗頓時笑了,大聲的喊了一句:“老馬,你這要是再不開門的話,我就叫你們老板拿鑰匙來了啊,到時候你可別說我沒有提醒你啊!”老馬見躲不過了,只好起身開門,呵呵一笑,對著虛空說了句:“我 這不是睡過了頭嗎?剛剛手機響我才醒過來,聽到你聲音我就來開門了,王女士你今天怎么有空過來啊!”“你說呢,這不是想你了嗎!”王麗舔了舔唇,這幾天沒有見老馬,心里面早就癢得像是被什么東西民撓過一樣,早就想要來找老馬了。


  這直白的話,老馬自然是聽出來了,這要是換做從前的話他一定會樂開了花,但是這會老馬卻像是轉性了一樣,對這王麗感到有些反感。


  “怎么了?還不高興了?”王麗是賊精的人,老馬臉上出現的一絲不悅她看在眼里,心里有些不太爽快。


  不過有些人天生 就會調節情緒的,王麗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心理的不快一閃而過,王麗又笑了起來,勾過老馬的下巴一雙媚眼含情脈脈的盯著他看。


  老馬雖然是上了年紀,一張臉上面皺紋密布,但是還是掩飾不住那眉目間的風度翩翩。


  老帥哥,形容的怕就是老馬這樣的人。


  想到這里,王麗更加動情了些,竟然有一種年輕時候談戀愛的感覺。


  只是王麗的含情脈脈在老馬眼里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看得讓人心慌不已。


  “王女士,你今天是來按摩的吧,我有一個新的花樣可以讓你嘗試一下,你先躺下來吧。


  ”老馬哆嗦著手在空中胡亂的摸了一陣,然后摸到了旁邊的一個毛巾放在胳膊上面,看著一面墻等著王麗躺上去。


  “討厭!”王麗雖然有些急不可耐,可是一想到有新的花樣,也不免的動了心,脫了衣服躺在按摩椅上面。


  一切準備就緒,老馬沿著墻壁摸到了按摩椅子上面,將手放在王麗的脖子根部輕輕的按壓起來。


  “恩,是真的舒服,老馬,你對這個還真的挺有研究的啊!”(比爾.蓋茨后來成為橡樹了嗎?)王麗發出一聲輕哼,聲音柔媚的像狐貍精。


  老馬笑笑,也不答話,只是手上的力道稍稍用的重了一點。


  王麗閉著眼睛享受著,漸漸的竟然覺得全身都舒展開來,一絲暖流在身體里面游走,全身都是暖意洋洋的。


  這讓穿慣了高跟鞋的王麗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舒坦。


  慢慢的,王麗覺得有些不對勁起來,這還沒有做重要的事情呢?怎么就開始有些困意了,這眼皮子就像是灌了鉛一樣,睜不開眼睛。


  “哎呀,老馬,我怎么打瞌睡了!我昨晚上睡了很久的啊!”王麗搖搖腦袋卻沒有什么用,眼皮子依舊是塔拉了下來。


  “可能是你身體里面的毒素排出來了吧,你就睡一會,等下就會覺得渾身都舒坦的。


  ”老馬心里偷笑,為自己的機智感到慶幸。


  這人體上面有很多的穴位,有的按壓起來的時候可以解壓,但是一旦用的力道過了,就會讓人產生昏昏欲睡的感覺。


  王麗不知情,覺得奇怪也是正常的。


  不過即便是王麗察覺到有什么不對,老馬也有很多的說辭準備著。


  想到這里,老馬心情不由的一陣大好。


  不過要是老馬能看到自己臉上的表情,一定會覺得震驚不已。


  以前他是想方設法的刺激女人和他那個,現在卻在想方設法的避免這種事情的發生。


  這樣的轉變簡直可是說是換了一個靈魂。


  不過,他似乎是太小瞧王麗了。


  三十如虎四十如狼的年紀,加上常年得不到滿足,導致現在王麗的欲念比常人的要厲害很多。


  王麗在老馬的按摩下終于閉上眼也睡著了,可是在夢里面,她卻夢到和老馬在張淑芳的面前做那羞人的事情,張淑芬竟然和老馬互相抱著接吻 “ 小嫻姐,你在尿尿嗎?”這天早上, 牛蛋吃完早飯,敲著竹桿走進 廁所,耳根子突然一動,聽到一陣嘩啦啦的流水聲……牛蛋是個瞎子,眼睛看不見,可是家里只有他和嬸子 王艷梅、姐姐 林嫻三個人,他進來的時候,王艷梅正在廚房洗碗,所以,如果廁所里面有人,只能是林嫻。


  “小嫻姐,是你嗎?”奇怪的是,牛蛋喊了幾聲,都沒人應,而且那種嘩啦啦的流水聲很快就止住了。


  “難道是我聽錯了?”牛蛋皺了皺眉,小聲嘀咕著往前走了幾步,然后把竹桿放在一邊,伸手解開腰帶,痛痛快快的尿了一泡。


  嘩啦啦的流水聲再次響起……而牛蛋并不知道,其實他剛才沒有聽錯,也沒有猜錯,廁所里面確實有人,而且就是姐姐林嫻。


  林嫻蹲在距離牛蛋不足一米遠的石墩上,褲子拉到了膝腕處,白花花的屁股全都露在外面,手里還拿著一個纖細的 排卵試紙


  剛尿到一半兒就被牛蛋嚇了回去,不知道是憋的,還是羞的,此時林嫻滿臉通紅,瞪大了眼睛盯著牛蛋的一舉一動,大氣都不敢喘一下,連褲子也沒法提,生怕一不小心驚動了牛蛋。


  “幸虧 小牛的眼睛看不見,要不然……”林嫻越想越覺得害臊。


  兩個人相距不足一米,擔心被牛蛋碰到,所以 林嫻的視線始終鎖定在牛蛋身上,而牛蛋站著,林嫻蹲著,這樣的高度差很詭異,牛蛋扒開褲子以后。


  只看一眼,林嫻就驚訝的張大了嘴巴,差點兒忍不住驚呼出聲。


  “那……那就是男人用來生孩子的東西么?”這還是林嫻第一次看,而且是在這種尷尬的氣氛之下。


  林嫻的心跳瞬間就加速了,偷瞄了幾眼,暗自乍舌道:“乖乖,小牛那里好大,真是沒有辜負‘牛蛋’這個名字!”牛蛋只顧著尿尿,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走光了。


  尿完以后,牛蛋提上褲子轉身離開,回到院子里喊道:“王嬸兒,小嫻姐呢?”“沒在廁所嗎?”王艷梅在廚房里應道。


  “沒有。


  ”“那應該是去上班了。


  ”“哦。


  ”牛蛋點點頭,毫不懷疑道:“王嬸兒,今天雪娥嫂子在家,我去跟她學按摩了。


  ”“行,快去吧。


  ”牛蛋是個瞎子,不能上學,也不能上班,雖然是家里唯一的男人,卻根本無法賺錢養家,甚至連生活都不能自理,從小到大都是王艷梅給他洗澡,活脫脫像個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廢物。


  好在鄰居 孫雪娥人美心善,見牛蛋可憐,就讓牛蛋跟著她學按摩,說現在盲人按摩很吃香,只要能學好,就能賺到錢。


  牛蛋身殘志堅,不想一輩子都當個廢物拖累家里人,所以很上進,只要孫雪娥在家,他就會去。


  “怎么樣怎么樣,小嫻,你的排卵期到了不?”牛蛋前腳剛走,王艷梅后腳就從廚房里出來,急匆匆的跑進了廁所。


  廁所里的林嫻驚魂初定,臉上的暈紅之色未消,站起身正要提褲子,沒想到牛蛋剛走,王艷梅緊跟著又沖了進來,她“啊呀”驚叫一聲,排卵試紙脫手掉在了地上。


  “媽,你……”林嫻顧不得去撿排卵試紙,一邊提褲子,一邊問道:“你知道我在廁所?”王艷梅瞪她一眼,沒好氣道:“廢話,媽剛才看著你進來的。


  ”“那你怎么不攔著小牛?”林嫻驚訝道。


  “干嘛要攔?媽就是要讓你們在廁所里撞見,讓你先熟悉一下小牛的身體,也好有個心理準備,免得今天晚上和小牛在一起睡覺的時候尷尬。


  ”王艷梅理直氣壯道。


  說著,幾步走到林嫻跟前,彎腰撿起了(三個男人輪流插我一夜短文)那個排卵試紙。


  低頭看到排卵試紙上那兩道醒目的紅杠,王艷梅瞳孔放大,頓時就有些激動起來,指著那兩道紅杠一臉興奮道:“快看!小嫻你快看,媽算的日子沒錯,這兩天就是你的排卵期!”林嫻臉色刷的一變,連耳根子都紅透了,因為她心里很清楚,排卵試紙上出現兩道紅杠對她來說究竟意味著什么。


  牛蛋姓牛,林嫻姓林,其實,他們兩個不是親生的姐弟,而是從小就訂了娃娃親的未婚夫妻。


  他們的父親都在部隊里當過兵,是戰友,有過命的交情。


  牛蛋六歲那年,父親牛鋒從部隊退役,林嫻的父親林正德去車站接他們一家三口,卻在回來的路上遭遇車禍,三死一傷,只有牛蛋僥幸活了下來,眼睛從此失明。


  事后王艷梅把牛蛋接回家,一直把他當作上門女婿來養。


  牛家只有牛蛋一個男娃,而林家只有兩個女娃,姐姐林嫻,妹妹林歡,林歡的年齡還小,在縣城讀高中,所以王艷梅把兩家人傳宗接代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了牛蛋和林嫻身上,一心想讓他們盡早結婚,生個男娃姓林,再生個男娃姓牛,給林、牛兩家都留下一份骨血。


  而結婚的前提是牛蛋和林嫻的生育能力沒有什么問題,畢竟牛蛋出過車禍,瞎了眼,是個殘疾人,萬一和林嫻結婚以后生不出孩子,那就糟糕了。


  所以,王艷梅就想著讓牛蛋和林嫻先上車、后補票,同了房以后,如果林嫻能懷上娃,再讓他們去民政局領證結婚。


  這些情況王艷梅不止一次對林嫻說過,林嫻心里一清二楚,如果不是被王艷梅催促逼迫,她也不會一大早就偷偷溜進廁所檢測自己的排卵期。


  讓林嫻有些意外的是,她的排卵期真的到了……從王艷梅手里接過那個排卵試紙,看了眼試紙上的那兩道紅杠,林嫻紅著臉羞道:“媽,這東西測的不一定準,依我看,不如多試幾次,再……”“誰說的不準?”王艷梅眼睛一瞪,哼道:“你可別想誆我,媽是過來人,你和小歡都是我十月懷胎、辛辛苦苦生出來的,在生孩子這方面,我比你有經驗。


  ”“可是……”“沒有可是,媽這就給你們鋪床去,今天晚上你和小牛必須把事情給我辦了。


  ”王艷梅根本不給林嫻辯駁的機會,話剛說完,轉身就走。


  林嫻整個人愣在那里,呆若木雞。


  其實,林嫻和牛蛋從小一起長大,平日里對牛蛋呵護備至,并且一早就知道她和牛蛋訂了娃娃親,從心底而言,她并不排斥和牛蛋結婚生孩子,替林、牛兩家延續香火。


  可愿意歸愿意,真到了這種要提槍上馬的時候,她心里還是忍不住的有些緊張和猶豫,畢竟她和牛蛋從小到大都是以姐弟相稱,早就習慣了,現在突然讓她和牛蛋做夫妻,晚上脫了衣服一起睡覺,還要做那種羞人的事,難免會覺得別扭和尷尬。


  最重要的是,牛蛋是個瞎子,從六歲開始就沒有見過女人長什么樣子,對女人的身體更是一無所知,根本不懂生孩子的流程,即使晚上林嫻和他同床共枕,這個覺該怎么睡?總不能讓林嫻手把手去教,或者直接撲上去扒牛蛋的衣服吧?林嫻想想就覺得羞臊不堪……從廁所出來以后,林嫻徑直去了東屋,那是她的閨房,而此時王艷梅正在里面興致勃勃的鋪床,略微猶豫一下,林嫻站在門口問道:“媽,今天晚上讓我和小牛同房的事,你對小牛說了嗎?”“還沒有。


  ”王艷梅頭也不回的應道。


  林嫻翻了個白眼,嗔聲道:“生孩子這種事需要兩個人配合才行,就算我愿意,可是一個巴掌拍不響,小牛什么都不懂,而且不知情,這個孩子你讓我怎么生?”聽到這話,王艷梅不由一愣。


  “也對。


  ”王艷梅是個過來人,當然知道在生孩子的過程中,男人必須主動沖擊才行,她之前只顧著關心林嫻的排卵期,卻全然把牛蛋的特殊情況給忽略了。


  見王艷梅遲疑,林嫻趁機說道:“我覺得,讓我和小牛同房之前,你最好先把他的思想工作做好,萬一到時候他不肯做,或者不會做,那我往后還有什么臉面對他?”“這……”王艷梅停下手里的動作,皺著眉頭想了想,突然笑道:“這個你盡管放心,就算小牛他不懂,不是還有我嘛。


  ”“你?”林嫻瞪大了眼睛。


  王艷梅點點頭,拍著胸脯信誓旦旦道:“你們兩個都是第一次,沒啥經驗,如果實在不行,媽今天晚上就站在旁邊盯著,反正小牛的眼瞎,看不見我。


  ”林嫻的眼皮一翻,無語了。


  稍微頓了一下,王艷梅接著說道:“和女人睡覺是男人的天性,一回生,兩回熟,你要是擔心小牛不愿意,下午下班以后,就順道去鎮上的藥店買點兒藥回來,媽聽說那種藥管用的很,讓男人吃下去,想不和女人生孩子都不行……”牛蛋敲著竹桿來到鄰居孫雪娥家,全然不知王艷梅和林嫻正在家里商量今天晚上的事,甚至連床都鋪好了。


  孫雪娥家的大門敞開著,牛蛋摸索著走進院子里,喊道:“雪娥嫂子,你在家嗎?”“在呢。


  ”孫雪娥的聲音從屋子里傳來:“是小牛吧?嫂子在洗澡,馬上就好,你先在堂屋呆一會兒。


  ”“好。


  ”
https://twgkhoiyouk.weebly.com/5139517.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826716.html
https://twfghtryewrfrwe.weebly.com/5563972.html
https://twertgftyhu.weebly.com/6372932.html
https://twqwedscfgr.weebly.com/2013748.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6069292.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6208994.html
https://twaqwsader.weebly.com/9501013.html
https://twkjhkhjdfuygdf.weebly.com/8244466.html
https://twhjtyhdfgsdfh.weebly.com/2867119.html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