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feysworld presents the feeding

跳蛋有什么用 愛之谷官方商城 8瀏覽 0評論 收藏
wifeysworld presents the feeding


第二天早上溫喆起的十分的早,想著今天劉 春杏能當他女朋友心里就樂滋滋的,見著誰都打招呼。


  路過村長家門口的時候淑芬把他叫住,偷偷的塞給他兩個煮雞蛋。


  “小喆呀,這幾天你叔一直都在家,也沒機會去找你,明天晚上他要去支書家喝酒,到時候我去找你。


  ”溫喆點了點頭,也沒多說啥,一邊走著一邊吃著煮雞蛋,小日子十分滋潤。


  “喲,老黑哥,這是二丫的對象呀,可真不錯。


  ”溫喆沒走多遠就聽到淑芬的聲音,回頭一看,見二丫和趙 老二領著一個小伙停在錢 高強家門口,那小伙二十六七歲的樣子,正給剛出門的錢高強發煙呢。


  “是呀,這是俺家二丫的對象,在鄉衛生院上班。


  人家今天休息,這不一大早就來看我了嗎。


  ”趙老二說話的聲音特別大,好像就怕誰聽不到似的。


  其實溫喆知道他這話就是說給他聽的。


  不過他現在也沒心思搭理趙老(邊插邊做吃奶)二了,還得去 衛生室找劉春杏呢。


  一想到劉春杏那對大肉球溫喆就有點心血澎湃,恨不得立馬就握在手里揉上幾下。


  “喲,那不是小喆嗎,來來來,叔給你介紹介紹二丫的對象。


  ”剛準備走的溫喆被趙老二一叫便停下了腳步,本來溫喆是真不想搭理他,但要是不去的話趙老二還以為自己怕了他。


  溫喆轉過身子,把剩下的一個雞蛋放進兜里,晃晃悠悠的走到趙老二跟前。


  二丫一見溫喆就把頭低了下去,一對漂亮的眼睛時不時的掃一眼溫喆,不過一遇到溫喆的目光馬上就又躲到一邊。


  “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未來的女婿,叫熊亮,在鄉衛生院上班,他爸是衛生院的院長。


  ”趙老二無比得意,就好像他閨女要嫁給皇上似的。


  溫喆最見不得他這幅嘴臉,真恨不得上去抽他兩巴掌。


  熊亮長相倒不難看,梳了個中分頭。


  只是臉上帶著一股癩氣,怎么看都不像好人。


  “叔,這是誰呀?”熊亮習慣性的給溫喆遞了根煙,溫喆接過點上了火,一邊的趙老二說道:“這是我們村里的大夫,可有能耐了。


  對了小亮,你們鄉衛生院缺人不?看看能不能讓他也去你那。


  ”“叔,我們那好像不缺人,再說這事也不歸我管,得問我爸。


  ”趙老二一臉得意的看著溫喆,那意思很明顯,你想進鄉衛生院,得人家老爹同意才行。


  溫喆微微一笑:“那哪天你幫我問問你爸,你那要是缺人的話就幫幫忙,把我弄進去,我還等著有人給我磕頭叫爺爺呢。


  ”“行,回去我問問。


  ”一看熊亮就善于和人交際,雖然心里把溫喆鄙視的夠嗆但臉上卻不露出半點。


  溫喆一聽這話頓時就呵呵笑了起來,而趙老二的臉都黑的看不出人模樣了。


  “就你還想去鄉衛生院?去掏大糞人家都不要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德行。


  咱走小亮,到叔家叔給你弄好吃的。


  ”說完趙老二拉著熊亮就走,熊亮被弄的有些莫名其妙,不過馬上也就反應了過來,看了溫喆一眼,沖他不懷好意的笑了一下。


  “你這 小子,嘴上就不能吃點虧,這下趙老二更記恨你了,人家那女婿的爹可是鄉衛生院的院長,我看你呀,還真就別想進衛生院了。


  ”趙老二一走淑芬就說了溫喆幾句,溫喆也不介意,心想反正趙老二早就恨他了,也不在乎這次。


  “叔,你也上村部嗎?咱倆一塊走吧。


  ”溫喆朝一邊的錢高強問了句,錢高強搖了搖頭,“我得去村里的機動地看看,好像有點旱了,得找人去灌水呢。


  ”溫喆搖了搖頭,淑芬還想說什么他也沒心思聽,搖搖晃晃的朝衛生室走去。


  今天有點反常,因為每次溫喆來的時候劉春杏都已經把屋子給收拾一遍了,不過溫喆到衛生室的時候門是鎖著的,溫喆開了門,在屋里坐到八點劉春杏還是沒來。


  一直到九點多溫喆聽到大院門口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出門一看,見劉春杏拉著一個男的,而那男的則不顧劉春杏的拉扯,直直的奔著衛生室走來。


  “哥,我說了,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做主,用不著你管。


  ”劉春杏邊拉邊拽,那男的使勁的甩開她,“你做個屁的主,你是我妹子,這事就得我說的算,媽的,哪個王八小子敢打你的主意,看我不弄死他。


  ”這時劉春杏看到了衛生室門口的溫喆,急忙朝他喊道:“溫喆你快跑,我哥來打你了。


  ”說著又上前開始拉那個男的。


  溫喆有些迷糊了,不明白劉春杏她哥為啥來打他,難道是因為非禮了他妹妹?不能啊,昨晚劉春杏不是和他說好了嗎,說要跟家里商量他們的事,咋一轉眼他哥就沖出來了。


  “小B崽子,是個男人你就別跑,在那等著我。


  ”劉 小民被妹妹拉著,往前走都費勁,聽到劉春杏讓那小子快跑,頓時就知道眼前 的人就是他要找的人了。


  “這啥情況?春杏姐,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溫喆還沒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前邊的劉小民已經甩開了劉春杏,直接向溫喆跑來。


  “溫喆快跑,我哥不同意咱們的事,要打你。


  ”溫喆還沒反應過來劉小民的拳頭就到了眼前,嘭的一下就給溫喆來了個滿臉花。


  溫喆被劉小民一拳打的連連后退,直到后腰頂在了桌子上才算站穩。


  “你為啥打我?”從小到大溫喆還沒吃過這樣的虧,沒想到劉春杏他哥會這么不講理,上來就給了他一下。


  “為啥打你,你敢泡我妹子就該打。


  ”劉小民長的很壯,那拳頭掄起來都呼呼帶風。


  溫喆左躲右閃也沒躲過幾下,頭上和身上都挨了幾拳。


  “你他媽的講不講理。


  ”溫喆也是個好戰分子,上學的時候也算是混混一流。


  見劉小民一副要打死他的樣子溫喆哪能站在那里讓他打,順手抄起個椅子就砸在了劉小民身上。


  劉小民沒想到溫喆還敢還手,悴不及防之下被溫喆打到了腦袋上,血一下就流了下來,把他半邊臉都染紅了。


  “媽了B你敢打我?”劉小民怒不可遏,邁了一大步一胳膊肘就頂到了溫喆腦門上。


  溫喆被這一下頂的腦袋發暈。


  劉小民趁機一腳將他踹倒在地,皮鞋頭子不住的往溫喆身上踩。


  “小B崽子,讓你跟我妹妹處對象,我今天踢死你。


  ”地上的溫喆只是感覺腦袋一陣陣發暈,也沒了反抗之力,只能任憑劉小民踢打。


  “住手,你是誰,敢在這里打人,你還有沒有王法了。


  ”村委會的張會計聽到聲音跑了過來,見劉小民狠命的踢溫喆,頓時就急了。


  “你他媽是什么東西,也敢對老子指手畫腳。


  ”劉小民回身一拳就打在張會計臉上,把張會計打的“媽呀”一聲,臉上的眼鏡都打碎了,鏡片掉了一地。


  “哥,住手,你想把他打死呀。


  ”劉春杏從門外沖了進來,哭著抱住劉小民。


  而劉小民一巴掌就打在劉春杏的肩頭,劉春杏哪能禁得住他打,直接就倒在了地上。


  “小猛啊,你快停手吧,再打就真出人命了。


  ”村支書 劉鐵柱也走進了屋子,劉小民見是自己親叔叔來了也只好停住了手,哼了一聲,拉了把椅子坐了下去。


  “叔,你不知道,這小子敢打春杏的主意,我早就給她找好婆家了,是在縣里包工程的,光彩禮就給了五千,這小子算什么東西,還想跟春杏處對象,我看他是活膩歪了。


  ”劉小民擦了一把臉上的血,氣呼呼的說道。


  一邊的劉鐵柱輕輕點了點頭,看了看地上的溫喆,對劉小民說:“行了,打你也打了,你就先回去吧,要不然等村長來了你可能就走不了了。


  ”“錢高強?他來了敢把我咋地,這十里八村的誰不認識我劉小民,他還敢抓我呀?借他幾個膽兒。


  ”這劉小民在附近一帶確實是有一號,就算在鄉里也比較霸道,他父母根本就管不了他,就更別說劉鐵柱這個當叔叔的了。


  “誰敢在村部打人,還反了他了。


  ”得著信兒的錢高強也跑到了衛生室,見到地上躺著的溫喆頓時就跑了過去。


  見溫喆還活著錢高強長出了口氣,隨后看到了坐在那的劉小民。


  “我說劉小民,你跑到我們小錢村打人算咋回事?”錢高強雖然在說劉小民,不過口氣卻比較溫柔,顯然他也十分忌諱這個劉小民。


  “錢村長,這小子想跟我妹子處對象,我打他不對嗎?”劉小民可一點都不給錢高強面子,錢高強被噎了一下,訕訕的說道:“那也不能把人給打成這樣啊。


  ”“打成這樣?我告訴你,這算是輕的,要是這小子再敢打我妹妹注意我就弄殘了他。


  錢村長,我劉小民是什么人你也知道,說到做到。


  ”說完劉小民就不再搭理錢高強,拉起地上的劉春杏就往外走。


  “走,跟我回家,別再來這破地方上班了。


  ”剛才劉春杏只顧在溫喆身邊哭,這會被劉小民一拉頓時就掙扎起來:“我不回去,我才不嫁給那個三十多歲的老男人呢,我不回去。


  ”劉春杏哭的十分凄慘,一邊的劉鐵柱看著不忍,對劉小民說道:“小猛啊,現在就先別讓她回去了,萬一再有個好歹,你先讓她在這吧,我勸勸她。


  ”“叔,今天她必須得跟我回去,她要嫁的那人下午就來我家,不回去不行。


  ”聽劉小民這么一說劉鐵柱也不說話了,只是嘆了口氣,不舍的看了一眼劉春杏。


  錢高強見自己也插不上嘴,就蹲在溫喆身邊掐著溫喆的人中,掐了一會溫喆醒了過來。


  剛才劉小民那一拳打的太重,又對他一陣猛踢,把他給弄暈過去了。


  醒過來的溫喆一見劉小民拉著劉春杏往外拖,頓時一股火氣就沖上了心頭。


  強忍著渾身的疼痛和頭部的眩暈溫喆站了起來,指著劉小民,“你他媽還是人嗎?有人這么對自己妹妹的嗎?”錢高強嚇得趕緊去拉溫喆,劉小民這貨他也知道,要是真發起火來可能真會把溫喆給打死。


  而溫喆不知道從哪里來的勁,一把甩開錢高強,晃晃悠悠的朝劉小民走去。


  “小子,我看你是真想死,媽的,那老子今天就弄死你。


  ”劉春杏見劉小民又要對溫喆下手,一把將劉小民大腿抱住,死活都不肯撒手。


  “哥,你別打了,我跟你回去。


  ”就在衛生室里亂成一團的時候村委會里開進了一輛黑色小轎車,隨即從車上下來幾個穿著 黑襯衫的男子,其中一個朝四周掃了一眼,隨即看到衛生室門口的劉鐵柱,問道:“請問溫喆先生是在這里嗎?”劉鐵柱一愣,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那幾個穿著黑襯衫的男人朝衛生室走了過來,劉鐵柱不知道他們是干什么的,急忙問道:“你們找溫喆干啥?”領頭的男人微微一笑,說道:“我們老板請他過去一趟。


  ”隨后便不再理劉鐵柱,走進衛生室。


  當看到衛生室里面的情景黑襯衫明顯愣了一下,而屋里的人也都不知道這幾個穿著黑衣服的人是干什么的,也都愣住了。


  “哪位是溫喆先生?”領頭的黑衣男子又問了一遍,隨后看到了穿著白大褂但一身是血的溫喆。


  “你是溫先生?”雖然不知道對方是干什么的不過溫喆還是點了點頭,看著搖搖晃晃的溫喆黑襯衫眉頭微微一皺,隨即說道:“溫先生,我們老板想請你過去一趟,你能跟我們去一下嗎?”雖然黑襯衫說話十分客氣,不過溫喆卻感覺他的意思是不去也得去。


  溫喆不禁有些迷茫,不知道這幾個看上去很像黑社會的人來找自己干啥。


  “走吧溫先生,我們老板還在等著呢。


  ”黑襯衫也不廢話,一擺手身后就過來兩個人一左一右的攙扶著溫喆往外走。


  本來還在劍拔弩張的劉小民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看著領頭的那個黑襯衫,問道:“你們要帶他去哪?我們的事情還沒解決呢。


  ”“最好閉上你的嘴,你們的事情我沒有興趣,要是你再多嘴我不介意把你的嘴給你縫上。


  ”雖然黑襯衫的語氣很是平常,不過劉小民卻感覺到他如果再多嘴的話對方肯定會這么做,所以他很聰明的把嘴閉上,一句話也不敢說了。


  溫喆迷迷糊糊的被他們弄到了車上,黑襯衫一上車,汽車就發出吱吱的叫聲,直奔著村委會大院外面跑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當溫喆迷迷糊糊的醒過來時已經到了縣城。


  汽車在縣城最好的賓館麗豪門口停下,此時的溫喆已經基本沒事了,掃了一眼身邊的黑襯衫,好奇的問道:“你們老板究竟是誰呀?為什么帶我來這里?”一路上溫喆已經不止一次問過這個問題,而每次得到的回答也都一樣,到了就會知道。


  幾個人上了電梯,溫喆還是第一次坐這東西,不過他沒心思興奮,腦袋里一直都在想著究竟是什么人要見他。


  電梯一直到了頂樓才停下,溫喆跟著幾個黑襯衫來到一個房間門口,領頭的黑襯衫輕輕敲了敲門,聽到里面的人說進來才慢慢的將門推開。


  “老板,您找的人我們帶到了。


  ”屋里面坐著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長的白白凈凈,而且還帶了個金絲眼鏡,好像很有文化的樣子。


  “行了,你們出去吧,我和溫先生談談。


  ”幾個黑襯衫退了出去,溫喆一臉迷茫的看著眼前的男人。


  對方朝他笑了笑,輕聲說道:“用這種方式見面我很抱歉,但我有不得已的苦衷,請溫先生原諒。


  溫先生也不必知道我是誰,我只想請溫先生給我看看病,若是溫先生能夠把我治好的話那報酬隨你開,多少都行。


  ”聽對方說要他看病溫喆咧了咧嘴,一屁股坐在面前的沙發上。


  本來他就被唐猛揍的不輕,現在身上還疼著呢,老站著也受不了。


  既然有求與自己那就沒什么事了,溫喆還以為他們要干什么呢。


  金絲眼鏡笑呵呵的看著溫喆,完全不在意他臟兮兮的樣子。


  斯文的從雪茄盒里拿出根雪茄,又用雪茄剪剪掉封口,隨后拿起打火機在雪茄上烤了幾遍,將雪茄遞到溫喆手中。


  “溫先生,嘗嘗這個,巴西的雪茄。


  ”溫喆也不客氣,接過來點上火吸了一口,頓時就咳嗽了一聲。


  金絲眼鏡只是微微一笑:“第一次吸不要那么大口,會嗆著的。


  ”   男人需要 管教,可這管教的方法也要根據不同的男人犯下的不同錯誤進行區別,從而有的放矢的執行,才能起到最好的管教效果……  第一刑:鐵將軍  鐵將軍 適合 對付晚歸之男人,一把鐵將軍把門,然后反鎖,晚歸的男人都自知理虧,基本只能在門外低聲哀求,挨上半宿凍才能進門。


    第二刑: 無情水  無情水適合對付和狐朋狗友灌了一通貓尿之男人,當男人高一腳低一腳回到家或要借酒發顛之際,一盆冷水傾頭而下,再借酒壯膽想發飆的男人也會當場呆若木雞六神無主,然后你就可以擰起他的耳朵開罵了。


    第三刑:跪搓板  跪搓板適合對付氣管炎之男人,一旦此類男人說話做事不入 女人法眼,女人在他人面前會隱忍不發,待到了夜深人靜即將入眠時分,女人丟一搓衣板至男人面前,保證三個月內男人乖順無比。


    第四刑:鉆頭戳  鉆頭戳適合對付說錯話之男人, 工具閣下的大拇指指甲和食指指關節,切記:指甲一定要長,要是用工具就更厲害了!十大酷刑 教你對付出軌男人  第五刑:獅子吼  獅子吼適合對付心不在焉之男人,閣下一聲獅吼,包他如灌酣醐立馬清醒!  第六刑:揪心擰  揪心擰適合對付做錯事之男人,工具為閣下的大拇指和食指關節,要點為下狠勁,適用 部位:最佳施刑位置為男人之耳朵,其次為男人其他皮薄肉少的柔軟部位,但其老弟處為禁區,除非閣下想讓此男人成太監自另當別論。


    第七刑:銅牙咬  銅牙咬適合對付不成器之男人,工具為閣下的銀牙尖齒,與那所謂的鐵齒銅牙的紀曉嵐不同,他是耍嘴皮,咱是來真的,用盡全身心力氣,狠狠咬下去,無論是愛還是恨都足夠男人記住一生的了。


    第八刑:風輪抓  風輪抓適合對付有暴力傾向之男人,使用方法與梅超風的九陰白骨爪有異曲同工之妙,方式是十指呈張開狀,然后兩手按順時鐘方向輪流朝男人的臉上撲過去,男人最重面子,所以一但施出此招男人必敗無疑,此招要切記兩點:一是指甲同樣要長且尖,其二是男人落荒而逃時你得記住窮寇莫追的原則!十大酷刑教你對付出軌男人  第九刑:無情打  無情打適合對付使用以上酷刑卻仍不奏效的男人,他面子可以不要但錢(上課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他總心疼吧,閣下可盡選房中之物品一摔了之,當然,摔之前你得分清那些是你的哪些是他的,千萬不可胡摔一氣,這招最高境界是看似已顛實清醒。


    那些什么口紅化妝盒首飾項鏈什么的你可千萬別摔,咱要摔就挑那些什么剃須刀,煙灰缸什么的男人用品去摔,只有這樣才能摔得他心撕肝裂疼痛萬分,才能摔得他服服貼貼求饒不已!  第十刑:地鋪躺  哈哈,此招最恐怖,實乃殺人于千里滅人于無形的令天下男人最最害怕的一招,想想,當閣下讓男人半月之內只能睡在客廳地鋪不知女人味道的時候,男人不難受死才怪呢,哈哈!關鍵字:出軌的男人,夫妻情感,婚姻問題
https://twewtyfhrgc.weebly.com/7236181.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5380947.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1298980.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3438165.html
https://twlkjiouljkhgui.weebly.com/9243210.html
https://twerdftgyuhnb.weebly.com/6593287.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3027958.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9434683.html
https://twjghytujhnbm.weebly.com/2919015.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1633204.html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