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timate surrender

ultimate surrender ultimate surrender 36360瀏覽 222評論 收藏


妖邪雖然暫時離開了,但你體內的精血被它吸取之后,它的實力又變強了許多。

  說到這里, 王大柱將手放到了 柳如煙的胸口,滿臉嚴肅道:現在,這部分的妖邪之力最為強大,本神這就先施法替你醫治一番。

  DEB朵朵 婚嫁網- 結婚資訊 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說完話后,王大柱大手一扯,直接將柳如煙的衣服撕開,肚兜的帶子滑落后,那美妙的風景頓時一覽無遺。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柳如煙驚呼了一聲,下意識的想要躲開,可王大柱卻眼疾手快的一把摟住了她的小蠻腰,往懷中一帶,手順勢攀附上了她的胸口。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柳如煙緊咬貝齒,美眸緊閉,羞恥的感覺如浪潮一般席卷而來,可這是驅散妖邪的方法……她怎么會……有一種很享受的感覺?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或許是許久未和丈夫行事,柳如煙的意識漸漸渙散,竟忍不住低吟出聲!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柳如煙的聲音撩撥的王大柱都快要爆炸了,忘情的將手朝著那處探了過去。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此妖邪太過狡猾,竟逃竄到了你這處躲避,你且雙手扶著窗沿翹臀,我需感知一下它的修為到底有多深。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瞧見柳如煙并未拒絕,王大柱便將柳如煙的褻褲褪下,滑落到了腳邊,一只手托著柳如煙的肚子,往上一抬,擺出了一副極為撩人的姿勢。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果然在這里,待我細細查看……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大柱在柳如煙的身后,手一撈,柳如煙頓時渾身一顫,她羞恥的扭動著自己的腰肢,不安的悶哼著: 山神……您還沒看到妖邪嗎?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糟了,狡猾的妖邪逃到你上面去了,趁現在,握住我的神力源頭,等待時機成熟,就可以用神力堵死妖孽的退路,驅散妖邪了。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大柱三兩下將衣服褪光,將柳如煙壓在了墻上,身體接觸碰撞的感覺,讓王大柱渾身燥熱難耐,忍不住想要大吼三聲。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他的呼吸聲越發急促,干脆直接扭過柳如煙的腦袋,撬開了她的貝齒,另外一只手,則放肆的在她身上游走。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唔……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柳如煙的手緊抓著王大柱,羞恥感在這一刻達到了極致!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砰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臥室的門忽然被推開,嚇得柳如煙幾乎抖成了篩子,猛地將王大柱推的一踉蹌,雙手捂住了自己的關鍵部位。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一抬頭,就對上正站在門口,一臉震驚望著自己的張 舉人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相…… 相公,你怎么忽然回來了!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柳如煙未著寸縷,尤其是她剛才翹著臀,待人享用的樣子,全被相公盡收眼底!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即便是她迅速的將王大柱推開,可身邊并沒有可以遮擋身軀之物,她只能用雙手擋在胸前,可這樣一來那兒又沒有遮攔了。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擋得住上面擋不住下面,一瞬間,羞恥感和負罪感如同海嘯一般,鋪天蓋地的席卷而來,壓的柳如煙透不過氣,她的臉頰火燒火燎的燙得驚人。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柳如煙只能不斷在心中勸慰自己:我只不過是讓山神替她醫治病情罷了,他是山神,我沒有背叛相公,我是清白的……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舉人的忽然出現,讓王大柱腦袋‘嗡&quo;的一聲直接炸響,腦袋一片空白,他也慌了,千算萬算,也沒料到張舉人會突然回來!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明明科考的日子才過去兩天,他怎么回來的這么快?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好,好啊,枉我念你與我情深,科考之后馬不停蹄的趕回來,你這浪蕩妖婦,大白天的竟然背著我在家中偷漢子,我看你是不想活了,來人吶!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看著一絲不掛的兩個人,回想著剛才的那副畫面,張舉人氣的腦袋都快冒青煙了。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大柱的腦袋則是飛快的運轉著,若是他真的叫來了人,不光是柳如煙要被浸豬籠,連他也難逃一死,搞不好死都落不到一個全尸!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他要是真的和柳如煙弄上,來個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也就算了,可是他只是過過手癮,并未嘗到滋味啊,就這么嗝屁,豈不是死不瞑目?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相公,你相信我,我沒有做過對不起你的事情!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種時候,柳如煙也顧不得羞臊了,滿面淚痕,梨花帶雨的跌坐在地上,試圖辯解著。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柳如煙委屈的抽泣著,白皙的香肩上下聳動,翹腿坐在交叉的玉腿上,美眸中滿是淚痕。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即便是這種關鍵的時刻,王大柱還是色心不改,貪婪的在柳如煙的身上寸寸掃視。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如此天生尤物,若是就這么死了,實在是可惜!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危急關頭,王大柱干脆也豁出去了,阻止道:且慢!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舉人冷冷掃過‘狼狽為奸&quo;的二人,咬牙切齒道:被我捉奸在床,你還有什么好辯解的?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事到如今,我也不隱瞞你了,我便是后山祠堂中供奉的山神,此次下凡附身于你府上轎夫王大柱的身上,皆因你夫人有求于我,為她醫治不育之癥。

  &rdqu(姐弟亂欲)o;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舉人狐疑的看著了一眼王大柱,譏諷道:你以為我是傻子嗎?山神下凡,你忽悠人也不長長眼眼,忽悠到我頭上來了?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單純的姑娘好糊弄,可張舉人身為男人,見識的也比柳如煙要多得多,自然不能輕信他說的話。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僵持之際,王大柱忽然靈機一動,從口袋里摸出隨身攜帶的藥丸,遞到了張舉人的面前,道:本神察覺到你的身體患有病癥,才導致你和你夫人遲遲無法孕育,你若是信我,便將這顆藥丸吃了,便可以治好你的隱疾。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好在他隨身攜帶了這寶貝,為的就是辦事兒方便, 沒想到在這種關鍵的時刻,派上了用場!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舉人接過,捏著藥丸左看看,右看看,遲疑了片刻,扔進了嘴里。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若是有效,我便信你,可你若敢騙我,就和她一起沉尸河底吧!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舉人一臉冷意的威脅著,話音剛落,忽然覺得身體有些燥熱難耐,急匆匆端起茶壺灌了幾口水,可仍然覺得口干舌燥。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舉人,現在就是藥效發揮作用的時候,若是此時和你夫人行事,定會事半功倍!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渾身燥熱的張舉人下意識回頭一看,便看到身無寸縷的柳如煙,這會兒早已是哭得滿面淚痕,眼淚順著她那精致的臉頰不斷滑落。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被自己相公直欲擇人而噬的眼神盯著,柳如煙芳心一顫,開始不安的扭動著自己的身軀,試圖避開相公那如有實質的灼熱目光。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這一動,胸口也跟著起伏起來,讓張舉人只感覺自己體內猛地竄出一股火焰。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下一刻,張舉人瞬間化身兇猛的豺狼,猛撲到柳如煙身邊,并不顧她的掙扎和哀求,直接橫抱起她那柔若無骨的 身子,當著王大柱的面直接扔在了床上。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三兩下脫光身上的衣衫后,張舉人一刻也等不了,怒吼著壓在柳如煙的嬌軀上。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相公,好痛啊……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舉人的動作猴急又粗魯,不等柳如煙適應,就迫不及待動作起來!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柳如煙疼得玉臂死命抓著張舉人,將他的胳膊劃出了一道道血痕,眼眶中更是因為劇烈的痛楚,流出了幾滴清淚。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偏偏張舉人絲毫沒有憐香惜玉的想法,每一下都恨不得用盡最大的力氣。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被撕裂般的疼痛,讓柳如煙死命抓著身下的床單,不斷扭動著自己的身子,試圖掙脫相公的懲罰。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但這一切都是徒勞的,沒過多久,柳如煙的掙扎幅度逐漸變小,美目直翻的同時,幾欲暈厥。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相公之前從未這般對待過她,為何今天像瘋了一樣……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看著自己朝思夢想的仙女,被另一個男人壓在身下,王大柱不但沒有感到惋惜,反而感受到一股別樣的刺激,讓他忍不住將手向下蔓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舉人的呼吸越來越急促,柳如煙的聲音,也從剛開始的痛苦變得越來越柔媚,適應了之后,她竟是感受到一股從未有過的另類滿足。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伴隨著一聲怒吼,張舉人隨后便癱軟在柳如煙的身上。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柳如煙白皙的身軀,此時已經變的粉白,從臉頰一直紅到了脖子根,原本死命攥著被子的手慢慢松開,渾身癱軟的喘著粗氣。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結……結束了嗎?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大柱看的口干舌燥,這種只能看不能吃的感覺,真是難受。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休息片刻后,張舉人穿好了衣服,興奮地對王大柱行禮作揖,激動的說道:山神大人,您真是神了,我以前從未有過如此感覺!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大柱故意板著臉,嚴肅的揮了揮手道:這下知道本神的厲害了吧,速去清洗一下,本神還有話問你。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舉人不敢耽擱,連連點頭之后,轉身就走了出去。

  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DEB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陳前幾天摔斷了腿,被兒子 陳杰接到城里養傷,因為工作忙,又給找了個護工。

  護工叫林香,今年27歲,以前沒做過這一行,因為最近缺錢,才讓熟人給介紹了這么個工作。

  林香長的中等偏上,但皮膚白皙細膩,上圍驚人。

  一雙腿又直又長,因為沒有經驗,竟然穿著短裙絲襪來上班,穿著高跟鞋,走路時腰肢一扭一扭的,光看背影就能要了老陳半條命。

  老陳早年喪妻,一直生活在鄉下,只能靠自己解決需求,委實憋了許多年。

  話說這頭(秦檜兒子怎么死的),陳杰早早上班去了,林香八點就來家里收拾,她勤快又麻利,打掃完衛生,還做了頓早飯給老陳吃,這會兒正在收拾桌子,微微彎著腰,傾身到老陳面前拿碗碟,胸前的風光映入老陳眼簾,直接讓他看呆了。

  老陳看直了眼,胸口一陣火燒火燎,瞬間起了反應。

  老臉紅到耳根,老陳弓了下身子,盡量遮住身下,哪知林香一下手滑,湯水正好撒在老陳那里。

  林香急忙兩步走過來,蹲下身子,伸手就去掃那湯漬,不曾想恰好將老陳抓在手里。

  “嗯~”老陳叫出聲來,一邊覺得羞愧想抽身,一邊又實在舒服難耐,想要更多,最后終于渴望戰勝了理智。

  老陳伸手,一把抓住林香的手往下。

  林香早已嚇壞了,白凈的臉上紅暈遍布,下一刻,只覺手心一實。

  她渾身一震,面紅如滴血,想把手抽出來,卻被老陳死死抓住。

  “陳…… 陳叔,您放開我……”林香又怕又羞:“我……我要報警了……”像是發脾氣,更像撒嬌,尾音微顫,有著成熟女人獨有的風韻和味道。

  老陳是鄉下出來的,說到底也確實有些膽小,但又實在舍不得放手,于是握著林香的手附在上面,呼吸越來越急促,嘴里對林香說:“快好了,快好了,林香妹子, 你讓我舒服一下,啊……”一陣瘋狂之后,林香的掌心一潤,那感覺令林香渾身顫抖。

  終于抽出了手,老陳滿臉通紅,意猶未盡。

  林香忽然就紅了眼,泫然欲泣的模樣令人恨不能摟進懷里好好疼愛一番。

  “陳叔……你,你!”林香快要哭出來了:“你讓我怎么和我老公交代……嗚嗚嗚……”老陳也慌了神,片刻后說:“香妹子,是叔不好,這樣吧,我讓小杰給你加一千塊錢工資,叔沒別的意思,知道你最近缺錢……”林香本來想辭職,但是老陳這么說了,又讓她想起家里的房貸車貸要還,數目不小。

  她老公做生意虧了,現在在上班,壓根養不起這個家,剛剛只不過給陳叔……他就漲了一千塊……想到這里,林香辭職的話又咽了回去,擦了擦眼睛,又委屈道,“陳叔,以后可不許這樣了。

  ”老陳連連答應,目送林香進了浴室洗手。

  水聲嘩嘩響,看著手上的污物被沖走,林香咬了咬嘴唇,面頰上又泛起紅暈,她忽然伸手,放在自己的胸口。

  林香不得不承認,老陳看起來年紀大,沒想到……沒想到他那里,竟然比她老公的大了不少。

  她老公那方面不行,她其實挺空虛的,嘴上雖然不愿意,心里卻時常盼望著能有個男人強行滿足她,老陳無意間滿足了她的幻想。

  又回想起方才的場景,林香微閉著眼,睫毛輕顫,白晢的手漸不規矩。

  早在剛才,她就已經有了反應。

  林香臉色通紅,櫻桃小嘴發出一聲愉悅的聲音……浴室的水嘩嘩作響,遮蓋著女人時斷時續的聲音。

  鏡子里,林香的制服裙已經褪到腳跟,絲襪卡在臀下,林香享受地閉著眼,額角香汗淋漓,她緊咬著下唇,想努力隱忍,嘴里卻 抑制不住地發出聲音。

  “嗯~”腦海里不停地回想剛才的情形,林香拿出來,她自己臉都紅了。

  又再繼續,林香發出快樂的聲音,忘情呼喚。

  “啊!陳叔。

  ”浴室的聲音也掩蓋不住她的迫切。

  放在胸口的手搭在了洗手臺邊緣,林香腿直顫抖,似乎忍耐到了極限。

  而浴室門,就在此時被輕輕推開。

  老陳是看林香這么久沒出來,水龍頭也一直沒關,想起自己對她做的事,擔心林香在里面想不開,才想著來看看,卻沒想到剛好聽到林香的呢喃,倒沒聽清林香喊了他。

  才下去的沖動在一瞬間升騰,老陳臉紅的同時,目光又忍不住看向林香。

  林香沒發現門打開了,她還在繼續著,終于,她腦子陷入了短暫的空白,身子抖了好一會兒,才慢慢平靜下來,軟坐在地上。

  她坐下的方向差不多正對著門口,老陳近乎貪婪地望著她,想象著那快樂和刺激,簡直讓人發瘋。

  光是想,老陳就受不了了。

  趁著林香還沒發現,老陳趕緊把門合上,推著輪椅挪到客廳。

  老陳可不想現在就把林香嚇跑,他覺得循序漸進才能把林香征服。

  下午五點,陳杰下班回來了,林香做好晚飯就要回家了,臨走時都不敢多看老陳一眼。

  這一整天她總感覺老陳在看她,背對老陳時身后發緊,防著老陳沖過來掀她裙子扒她褲子,但又有些期待,內心防線頓時崩潰了。

  太敏感也是個麻煩事,她覺得下次過來應該帶多幾條褲子。

  到家的時候, 張志明已經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了,看到林香回來,大咧咧說道:“ 老婆,我餓了,去做飯。

  ”林香輕輕一笑,走進廚房。

  她和張志明結婚三年,要說感情吧,也是甜甜蜜蜜,基本上沒鬧過什么大矛盾,可就是那方面……可能是因為以前工作太忙傷了身子,每每親熱,張志明總是不到十分鐘就完了,他是滿足了,可林香卻享受不到快樂,總覺得空虛難耐。

  但那幾年張志明有錢,要啥給買啥,林香也就不說他什么,畢竟魚和熊掌哪里能兼得,可從去年開始,林香就覺得越來越不滿足,大概是因為狼虎之年將近……打斷回憶,林香淘米煮飯,又去池子邊洗菜。

  身后傳來腳步聲,林香沒回頭看,下一秒,兩只手伸了過來,把她弄疼了。

  張志明從后面抱住林香,兩只手極其不安分,他的頭擱在林香脖子上,氣息噴在耳垂處:“老婆,我想吃你。

  ”林香紅了臉,正想趕他,下一秒,張志明的手竟從胸口移到她的裙擺下。

  “啊……”林香驚呼,怕被他發現自己的異常,一雙杏眼里充滿了惶恐:“老公……不要在這里……啊……”張志明已經得手,一點都不顧及林香的感受。

  林香抑制不住地往上挺,腳踮起來,下意識配合著張志明,她太需要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