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e001

性愛工具 愛之谷官方商城 12瀏覽 0評論 收藏
ace001


想起隔壁的那 女人,我就感覺剛剛熄滅的火焰又蓬勃燃燒了起來。


  那是一個風姿綽約的大美女。


  鵝蛋小臉上宛如天仙般的美麗,高冷無比,容光照人,身高一米八,一雙修長的玉腿更是艷冠群芳,在整個招待所里面都無人能比。


  這女人叫 董美玲,是我們賓館的副總經理。


   蘇蕓霞忽然說:“小宏 叔叔,門外有人敲門,你趕緊出去看看吧。


  ”真的是敲我的門?我連忙站起來一聽,還真是敲我的門。


  我害怕了,大腦一瞬間清醒過來。


  我這可是威脅兒童啊。


  蘇蕓霞雖然已經十八歲了,但潛意識里,我還是把她當做一個孩子。


  況且不管她年齡達不達標,我都算是強奸啊!強奸加 猥褻兒童罪至少得判個十幾年吧,再出來名聲也毀了。


  我害怕的連忙給蘇蕓霞穿好衣服,小聲的對蘇蕓霞說:“蕓蕓,一會兒叔叔去開門,你千萬不要把小蟲子的事情說出去啊,女孩家家的,要保護好自己。


  ”可能是女性的本能,小蕓蕓笑嘻嘻的(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點點頭,說:“好,蕓蕓只和叔叔說。


  ”看蘇蕓霞傻傻的答應,我連忙穿好衣服過去開門。


  “誰啊?忙著呢。


  水費我交了,電費賬上不是還有剩的嗎?”我一邊喊著,一邊整理衣服。


  拉開門木門一看,鐵門外面站著一個冰著臉的大美女,不是董美玲還是誰?她皮膚白皙,穿著合身的雞心領雪紡衫,天鵝般的白皙脖頸挺直,把她美爆的臉龐襯托得極其漂亮,細長筆直的美腿上只穿了一條居家短裙,裹著黑色絲襪。


  她抱著胸,站姿隨意腳上踩著一雙紅色高跟,漂亮的讓人頭皮發麻。


  我看得要醉了,但心里面也涌出了一股自慚形穢。


  在這樣高冷美顏的大美人面前,我算什么啊。


  一想到這大美女每天和各路有錢人出入豪宅,豪華酒店,我就一陣泛酸。


  “你屋里怎么回事?”董美玲斜著眼看我。


  “沒什么事情啊。


  ”我皺了皺眉頭,但還是諂媚的露出了笑容。


  董美玲可是招待所的副經理,我哪得罪得起這號人物。


  董美玲忽然指著鐵門說:“沒什么事情,你為什么不開呢?把門打開,我要進去檢查。


  ”檢查?我心頭一怒,這是我家,又不是你家,你說起來檢查就進來檢查,你過不過分?我尷尬且暗怒的 看著董美玲,咬著牙說:“董經理,大晚上的,不合適吧?”“有什么不合適的,讓開。


  ”董美玲冰冷的說。


  我很生氣,但還是小心的拉開了鐵門。


  一進屋子,我每天都收拾一遍的家里的清香味道讓董美玲的表情倒是好看了一些。


  “還不錯。


  ”董美玲看了看客廳,點評道。


  那是,我好歹也是學過美術的人,審美還能差到哪?被美女夸贊,我有些飄飄欲仙起來。


  側目看著她美艷的臉龐,我忍不住的想,不會吧,大美女居然和我說話了。


  “那個女孩在哪?”董美玲忽然高傲的揚起臉,如女王般的盯著我。


  女孩?她是說蕓蕓?我心臟頓時慢了半拍,完蛋,她知道我想猥褻蕓蕓了?我看著屋里,忽然聽到蕓蕓喊:“叔叔,我胸口還是好疼!”“你個臭流氓!”董美玲怒視我一眼,快步沖向了臥室。


  “我不是…….”我一把手拉住董美玲的粉臂,這女人卻盯著我怒道:“你放開,不要拿你的臟爪子碰我。


  ”“我…..”我還沒有來得及辯解,這女人居然一巴掌扇在我的臉上。


  雖然力氣不大,但我也窩火。


  你算什么東西,就算你是招待所的經理,你也不能在我家里面胡作非為吧?趁我窩火的時候,這女人直接往我家臥室里走。


  我心里急啊,這可是一輩子的事情,難道我老蘇這輩子的名聲就徹底毀壞在這里了?我連忙追上去一看,董美玲拉著蘇蕓霞,問她:“小妹妹你告訴我,那個老混蛋是不是對你下手了?”“什么叫下手?”蘇蕓霞咬著手指,傻傻的看著董美玲。


  董美玲眉頭微皺,這姑娘怎么看起來有點傻傻的?“就是…….他是不是 摸你的胸口了?”董美玲斟酌了一下說。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完了!蘇蕓霞這 傻姑娘,別人問什么她都會說,去路邊買菜她都能把錢包里的錢都送給別人,董美玲一問,還不是全都露了餡兒?“摸了。


  ”蘇蕓霞十分肯定的點頭。


  我的臉上一白,牙齒都在打顫。


  啪!我還在發愣,董美玲的巴掌就又打了過來。


  這一巴掌打得狠,把我無名的怒火給打了起來。


  我許宏雖然是個窩囊廢,但是你憑什么就這么無視我的尊嚴?脫了那身工作服,我和你董美玲也都是普通人,大不了辭職!我恨恨的看著董美玲,捏緊了拳頭。


  “小宏叔叔!”蘇蕓霞這傻孩子看董美玲扇 了我一巴掌,她趕緊跳下床,跑到我身邊摸著我的臉,哭著臉說:“小宏叔叔,這個兇巴巴的女人為什么要打你啊?”“傻孩子,離他遠點!他是臭流氓,你等著,我現在就去報警救你。


  ”董美玲無比厭惡的瞪著我,把蘇蕓霞拉到了她的身邊。


  董美玲太高了,一米八,跟我一般齊。


  她把身高一米六八的小蕓蕓拉到身邊,一大一小兩個美女靠在一起,簡直是無比的養眼。


  我看的有點發愣,董美玲就更加厭惡我了。


  我指著董美玲怒斥道:“你干什么?我做什么了我?”“你猥褻兒童!”董美玲堅定的鄙視我。


  我差點想把自己掐死,自己忍不住,就是今天晚上借著狂勁兒對不起死去的兄弟一次,怎么就遇上董美玲了呢?“阿姨,猥褻是什么意思啊?”傻姑娘居然還去問猥褻是什么意思。


  董美玲橫了我一眼,扭頭性感的撩了一下頭發,對蘇蕓霞說:“就是他摸你的胸口!傻姑娘,記住以后絕對不要讓別人摸你的胸口。


  這是犯法,你去報警,讓警察把壞人都抓起來。


  ”蘇蕓霞傻傻的咬著手指,說:“原來給胸口抹藥就是猥褻啊。


  那打針算不算猥褻?哦也,以后醫生給我打針,我就報警,讓警察把醫生全都抓進去!這樣就沒有人給我打針啦。


  ”看著原地又蹦又跳的小姑娘,我與董美玲同時的傻眼了。


  我本來以為,這傻姑娘要把我給你害死,誰知道她居然會這么說。


  “小蕓蕓,你為什么這么說?”董美玲臉上閃過一絲明顯的尷尬,我估計這高冷的女人也意識到冤枉我了。


   她一邊說著,一邊好奇的想著山洞里望了望:“你想不想進去看看?”  楚南想了想的,反正也無聊的,進去看看也好,他點點頭拉著 小雅走了進去。


    小雅一直躲在楚南的身后,開始試探的向著山洞里走了進去,兩人一開始本以為里面會是漆黑一片,但是沒有想到卻微微的有些光亮,就像是桃花源寫的那樣,仿佛若有光。


    兩人懷著好奇心沿著亮光走了進去,很快狹小山洞變得開闊了起來,到了盡頭兩人驚訝的瞪大了雙眼,就看到面前是一個寬敞的區域,四周的鐘乳石造型各異的樹立在了四周。


    在最中間的地方有兩米見方的水池,水池里面的泉水十分的透亮。


    此時正值盛夏,天氣熱的不行,看到這般清涼的水池,小雅馬上開心的走了過去,脫掉了鞋襪,把雙腳放了進去。


    就在那一剎那,小雅頓時覺得 身體一陣清爽無比,她開心的用手指在水池里面劃動著,對著楚南 說道:“楚南,這里好涼快,你來試試。


  ”  楚南也是酷熱難當,走了過去看了看,這池子里的水應該是地下的泉水,池子也算淺,怎么都要有一米多一點。


    楚南正捧著泉水洗了洗臉,小雅就開始使壞的用池水潑楚南,但是當她看到楚南的壞笑的時候,頓時發覺不好,啊的叫了一聲,起身想要逃走。


    楚南哪里會放過她,跑過去一把摟住了小雅,在一陣女孩子的尖叫聲中,小雅和楚南一起掉進了池子里。


    當小雅再次站起來的時候,深吸了一口氣,抹了一下臉上的水珠,有些責怪的看著楚南:“你看你,把我的衣服都弄濕了,我們怎么回去?”  楚南聳聳肩膀,把T恤一脫,仍在一邊:“怕啥,現在這么熱,一會就干了。


  ”  小雅看著楚南壯實的肌肉,小臉就是一紅:“你可以曬,我又不能。


  ”  楚南切了一聲:“有啥不能的,這里又沒有別人,要不我幫你脫?”  小雅看著楚南略帶猥瑣的笑容,心中不由的泛起了漣漪,但還是矜持的向后退了兩步:“我警告你,別胡來。


  ”  楚南哪里是會乖乖就范的人?一下子垮了過去,一把抱住了小雅,快速的把她后背的扣子解開,小雅開始覺得小臉發燙,嬌嗔的說道:“楚南,別這樣,我冷。


  ”  楚南聽了繼續的打開了她后背上內衣的暗扣,輕輕的一扯,就把小雅的內衣扯了出來,楚南自覺地胸前多了兩團的溫熱。


    雖然說,這里四下無人,但是小雅依舊羞的無以復加,把頭深深的埋入了楚南的胸膛。


    楚南在她的耳邊輕聲調戲到:“這樣不就不冷了?”  此時的小雅也分不清楚,究竟是楚南炙熱的身體給他傳導的熱量,還是由于害羞,她自己全身灼熱,小雅輕輕的抱住了楚南臀部,抬起了她已經紅透了的小臉蛋,她濕漉漉的發絲上開始滴落著點點的水珠。


    那美麗的臉蛋像是要哭泣一般,眉梢上的露珠也不知道是淚水還是泉水,好一番梨花帶雨含羞媚笑。


    楚南看到她嬌羞的臉龐的時候,正巧低了一下頭,就看到小雅胸前的小鹿在碰在不安分的起伏著,那小鹿楚南堅實的胸膛擠壓成兩座小山峰一般。


    眼前的這一切,讓楚南覺得熱血澎湃,看著小雅遞上來的紅唇,楚南有些迫不及待的和和她的舌頭糾纏在了一起。


    再這樣的激吻之下,小雅的堤防徹底的開始奔潰,已經徹底的把前幾日的那劇痛的陰影拋在了腦后。


    很快的,原本平靜的池水開始激起了一陣陣的波濤,那響聲開始在山洞里回蕩。


    經過一番激戰之后,兩人有氣無力的穿上了已經有些干了的衣服,眼看著天氣就要晚了下來,小雅挽著楚南的身體開始開始下山。


    下了山,小雅一直打著哈欠說道:“楚南,我好困,你背我回去好不好?”  楚南心道,我也累呀,不過看著小雅嘟著嘴巴賣萌的樣子,他的心軟還是戰勝了腿軟,背著小雅開始想著村子里走去。


    好不容易到了小雅的家門口,楚南放下了小雅,小雅對著他露出了甜美的一笑,回到了家中。


    楚南正向著回家的方向走著,在路過劉 秀娥的小賣部的時候,就聽到里面有劉秀娥吵嚷的聲音。


    劉秀娥的小賣部是自家的村物改的門面房,在一排的貨架后面有一張小床,平日里劉秀娥覺得累了,就在小床上休息一會。


    楚南偷偷的向著里面望了望,就看到一個瘦的像 馬竿一樣的 男人,正在對著劉秀娥動手動腳。


    楚南本想上去幫忙,但是仔細的一看,才認出這個男人其實就是劉秀娥的男人。


  楚南偷偷躲在一旁,看了看那個男人,然后撇撇嘴,心中還真的替劉秀娥不值,正是應了那句話,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此時楚南只聽到里面的劉秀娥有些生氣的說道:“你這個死鬼,怎么不醉死在外面?整天喝的醉熏熏的,回來也不老實。


  ”  馬竿老公應該真的是喝醉了,咒罵道:“你這個臭婆娘,敢嫌棄 老子是不是?你也不看看除了我誰會要你。


  ”  劉秀娥被這番折辱,氣惱一巴掌閃了過去,打在了馬竿 丈夫的臉上,那馬竿丈夫被劉秀娥這一巴掌打出了無明業火,輪著手臂一巴掌打了回去。


    雖然劉秀娥的馬竿丈夫那細胳膊沒有啥太多的威力,但他畢竟是個男人,這么沒輕沒重的在劉秀娥打出了明顯的手印。


    畢竟劉秀娥不是母老虎的作風,被自家男人家暴,頓時覺得自己的命運悲戚,開始哭泣起來。


    但是這眼淚絲毫不能讓她的馬竿丈夫心軟和自責,反而是覺得這哭聲心煩,開始咒罵道:“他娘的,你哭什么哭?我還沒死呢。


  ”  此時馬竿丈夫卻看到了由于劉秀娥的哭泣,她胸前的兩團鼓氣之物,在不安的晃動著,這讓馬竿男瞬間的來了興致,一下子把劉秀娥撲倒在小床上。


    劉秀娥現在哪里會有這樣的興趣,再加上她這馬竿丈夫一嘴的酒氣,臭氣熏天,更是讓劉秀娥厭惡不已的嚷嚷道:“你要做什么?快住手。


  ”  她那馬竿丈夫哪里懂得溫柔是什么意思,粗魯的用瘦如雞爪般的手,一把把劉秀娥衣服上的扣子扯了開來,她胸前受了驚嚇的小鹿從衣服中蹦了出來,在空氣中慌張的跳動著。


    看著這如此香艷的情景,劉秀娥的麻桿丈夫頓時性質勃發,露出了一口的層次不齊的牙齒:“你這臭婆娘,老子是你的男人,想怎么玩你就怎么玩你,不給老子乖著點,信不信老子扒了你的皮。


  ”  劉秀娥本就生性軟弱,被男人這么一恐嚇被嚇住了大半,只能逆來順受的任憑那個男人在她身上的肆意的撫摸起來,自己卻在內心中自怨自艾起來。


    楚南在角落里看的清清楚楚,想想這個女人和自己的林林總總,瞬間有了一種想上去保護的念像,但這畢竟是人家的家事,他若現在去了反而對劉秀娥不好。


    他看了看劉秀娥的麻桿丈夫此時已經開始在(女同學和我在教室做爰)劉秀娥的身上抽動起來,他臭氣熏天的酒氣,一次次的噴灑在了劉秀娥的胸口,讓劉秀娥有些想要嘔吐。


    此時的楚南有些為劉秀娥惋惜的時候,卻意外的發現這樣的折磨并沒有持續多久,也就約莫一分鐘的時候,劉秀娥的馬竿丈夫就在一聲舒暢的聲音中送完了牛奶。


    楚南張大了嘴巴,心中暗道這、這也太快了吧。


    不過劉秀娥的馬竿丈夫倒是沒有覺得有什么問題,心滿意足的倒在床上開始呼呼大睡起來。


    劉秀娥做了起來,用大手抹了一下眼角的淚水,她此時眼眶通紅,用力的推了推躺在床上的馬竿丈夫,攥緊拳頭想要打上去,不過最終還是沒有勇氣。


    楚南見狀,本想上去安慰安慰,但是看著她的男人就躺在床上,實在是不合適,于是偷偷的想要溜出去。


    他正在向后退的時候,不小心碰到了貨架,發出了聲響,劉秀娥緊張的問道:“誰在那里。


  ”  她一邊說著,一邊扣好了衣服上的扣子,走了出來,楚南站在扶著快要倒的商品,尷尬的看著劉秀娥:“劉姐,我我是來打醬油的,見你不在,就想進屋問問。


  ”  劉秀娥瞪著紅腫的眼睛看著楚南,悠悠的說道:“你爹今天已經來買過醬油和鹽了。


  ”  楚南此時已經把貨架扶正,盡量的演示了一下自己的尷尬:“啊,我以為我爹沒有來過呢,他既然買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  楚南說完,轉身就要走,但是還沒有到門口,面前就閃過一個人影一把關上了大門,楚南驚訝的看著已經把大門插上的劉秀娥,此時她正靠在門背上,急促的呼吸著,看著楚南:  “你不能走。


  ”  楚南有些慌張的看著她:“劉姐,有話慢慢說,你放心,剛才的事情我不會說出去的。


  ”  劉秀娥聽到這里,眼淚猶如斷了線的珠子一般,落了下來:“你既然什么都看到了,就更不能走了。


  ”  她一邊說著,一邊向著楚南走了過去,楚南見狀吞咽著口水,有些忐忑的向后退去,聲音有些發顫的說道:“劉姐,你這是要做什么?”  劉秀娥一邊走動著一邊說道:“那個死男人,說除了他,沒有人會要我,楚南你會要我的對不對?”  楚南看著她如此卑微的樣子,心倒是軟了不少,此時的他已經被劉秀娥被逼在了墻角,楚南結結巴巴的說道:“劉姐,你是個好人,是你男人不懂得珍惜,你別傷心了。


  ”  劉秀娥噢了一下:“那你懂得珍惜嗎?”  說著她解開了衣扣,露出了白皙滑嫩的凹凸之物,在楚南的面前晃動著。


  雖然不久前,楚南才和小雅大戰過,但是這人氣少婦的誘惑還是讓楚南馬上狂熱了起來。


    不過,此時的楚南也并沒有完全失去理智,低聲的說道:“劉姐,你男人還在隔壁呢,明天我再來找你好不好?”  劉秀娥白了一眼:“你不用怕,他只要喝醉酒睡的就像死豬一樣,房子踏了都吵不醒他。


  ”  劉秀娥一邊說著,一邊拉起來楚南的手,按在了她的胸口上,嬌柔的說道:“你上次不是對里戀戀不舍嗎?來,姐姐幫你回憶回憶。


  ”  在劉秀娥纖細手指的帶動下門,楚南的大手在開始在兩座起伏的山峰上游走起來。


    楚南一邊緊張著隔壁的男人會不會醒來,一邊又在劉秀娥的身上舍不得離開,這種奇怪的感覺反而讓他的小帳篷早早挺立了起來。


    劉秀娥眼尖,已經發現了楚南的的變化,她嬌笑著把手伸進了楚南的褲襠,開始輕柔的撫摸著他那話兒,正可謂是堅硬如鐵。


    那話兒就像是在她就要熄滅的火上放上了一把干柴,迅速的點燃了劉秀娥身體里的烈火。


    劉秀娥微微張開了她干渴唇,嬌軟的在楚南的耳邊說道:“楚南,姐姐好渴,給姐姐好不好?”  此次的楚南已經被劉秀娥挑逗的扔掉了他僅存的擔憂,抱起了劉秀娥的一只大腿。


    劉秀娥看著楚南冒火一般的眼神,知道楚南已經整裝待發了,她一把脫下了楚南的褲子,放出了對楚南的禁錮。


    楚南此時也顧不上那么多,提槍便刺,劉秀娥此間似乎被抽干了空氣一般,迎合著楚南的動作,她明白,這才是她想要的一切。


    沒有多久,劉秀娥開始發出了低吟生,像是十分滿足一般,楚南被這聲音激勵著,繼續在劉秀娥身上耕耘起來。


    這時候,在隔壁傳來了劉秀娥丈夫的聲音:“大晚上的吵什么吵,吵得老子的美夢,看老子不拔了你的皮。


  ”  楚南此時被嚇出了一聲冷汗,動作也停了下來了,劉秀娥也是嚇得用手捂住了嘴巴,不敢在出聲。


    不過,沒有多久,那男人的呼嚕聲再次傳來,劉秀娥拍了拍她的胸口,滿臉紅潮的看你這楚南:“好弟弟,繼續繼續,你比那個死男人強幾千倍幾萬倍,只有你能滿足姐姐,這是他自找的。


  ”  楚南看到這番情景,知道今天喂不飽這個人妻一定走不了了,于是開始更加賣力起來。


    劉秀娥為了防止在吵到她那馬竿丈夫,一直用手捂住嘴巴,眉頭緊皺,一下下的品嘗這偷吃的滋味。


    楚南好不容易才從劉秀娥的家中逃了出去,劉秀娥看著那睡得跟死豬一般無二的丈夫,哀嘆了一聲,她該怎么繼續和這個男人相處呢?  離婚她是沒有這個勇氣了,這村子里例會的女人不是沒有,但是大多都是有點本事的,或者娘家好的,她要是離了婚連住的地方都沒有了,她可不想回娘家受嫂子的閑氣,這叫她何去何從呢?
https://ttwasgas.weebly.com/1488747.html
https://twherdfgwesd.weebly.com/5814295.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3241007.html
https://twcfdreaqwafg.weebly.com/8589585.html
https://twqaswqeds.weebly.com/7476307.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2969645.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4203089.html
https://twqaswqeds.weebly.com/7362957.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9872026.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6456425.html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