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愛 下載

性愛工具 愛之谷官方商城 7瀏覽 0評論 收藏
做愛 下載


張醫生,人家這里好癢怎么辦?x 04朵朵 婚嫁網- 結婚資訊 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莫曉梅最近覺得兩腿間很不舒服,一開始她懷疑是去地里除草被蟲子咬了,可是幾天下來,她每天晚上都會做夢,醒來后,兩腿間那塊芳草地就會奇癢無比,而且濕漉漉的。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望著有些嬌羞,兩眼水靈靈的莫曉梅, 老張不免心動了。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莫曉梅是村長的姑娘,今年不到二十歲,還是個黃花大閨女,在村里出了名的美少女。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很多青年小伙子都想追求她,但是村長眼光高,看不上。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張作為村里的唯一的男醫生,平時借著看病的機會,看過不少村里 女人的屁股。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但是對莫曉梅這個粉嫩白皙的大姑娘,他還是很渴望接觸一下的。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今天終于送上門來了,老張心里打起了算盤。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他一眼就看出來,莫曉梅這是做了春夢,到了情竇初開的年齡,想男人了。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里癢嗎,還是這里?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張讓莫曉梅坐下來,為了方便,他把門關上了,伸手在莫曉梅的大腿上摸了摸,很滑(美女半夜情欲高漲,夾逼自慰)膩,又朝裙子里摸了一下。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哎呀,就是這里,好癢的,張醫生,怎么辦才好。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莫曉梅心慌意亂的,本來兩腿間就癢,讓老張的手碰了碰,好像更癢了,連忙夾緊兩腿。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里是偏僻的大山村,信息不發達,即便是村長的女兒,也沒讀什么書,全都是靠種地為生。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像莫曉梅這樣年齡的姑娘,很多不懂男女之事。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也是老張在這里當醫生的原因之一,樂得其所。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你最近做夢,是不是有什么東西碰你的腿還有胸部?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張一本正經的,欣賞著莫曉梅年輕漂亮的好身段。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發育的真好,皮膚又很白嫩,嬌羞的臉蛋更是誘人,讓人想要親幾口。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哎呀,張醫生你真的是神了,你咋知道的呀?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莫曉梅很吃驚,她認為自己來對地方了,雖然癢的那個位置很羞于啟齒,但是,她也沒辦法才來看醫生的,現在聽老張這樣說,和夢里對上了,忽然變得欣喜,也沒有那么多顧慮了。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還有什么,你要如實告訴我。


  老張暗暗好笑,一個小丫頭片子還不好哄?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他可是五十好幾的男人了,什么女人沒見識過。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只是幾年前老伴走后,他就很難熬了,身體很硬朗,那方面的需求依然很強烈,卻苦于沒有女人陪床。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原本想來這大山村,安安靜靜的度過余生,沒想到卻發現這里景美女人更美,激發了他的興趣和欲望。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那個,不好意思說嘛。


  莫曉梅咬了咬紅唇,想起兩腿間的癢處,感到很害羞。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張當然明白了,就說道:你把手給我看看。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干啥?我媽說,不能讓男的隨便碰呢。


  莫曉梅有點嬌羞,雖然沒什么學問,但是也知道,女人的手不能讓男人隨便摸的。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看病呢,給你檢查啊,你亂想什么呢?你媽能干,你讓她給你止癢,別來找我。


  老張故意嚇唬她,板著臉假裝生氣。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別,別呀,是我想多了,給。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莫曉梅急了,連忙把手遞過去。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張暗暗高興,小丫頭,還搞不定你了?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他一把抓住了,撫摸著她細滑的小嫩手。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年輕就是好啊,多光滑多粉嫩,立刻激發了他的沖動,握著少女的手,簡直好像忽然間回到了初戀的時候,青春煥發。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那個,張醫生,檢查出來了嗎?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莫曉梅被老張摸的癢癢的,反而覺得兩腿間更難受了,俏臉紅撲撲的。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只能初步確定,那個,還需要進一步檢查的。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張瞇著眼,有些舍不得的松開了她的手,免得她懷疑自己的企圖。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還要咋檢查?莫曉梅眨著大眼睛問。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張盯著莫曉梅鼓鼓的胸脯,吞了吞口水,她穿的嚴實,看不見乳溝,但是可以想象到,是多么的粉嫩雪白,握在手里,肯定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問你,你這里是不是很漲?老張指著她的胸脯。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莫曉梅用手捂了捂,睜大了杏眼,連忙 點頭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你簡直神了呀,這你都知道呀,我真是找對人了。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此刻,莫曉梅簡直對老張佩服的不要不要的。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那當然了,全村老少都找我治病,我還能看走眼,你要想好起來,得讓我檢查胸部。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張覺得自己這樣做有點不道德,可是他實在忍不住這少女的誘惑。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啊,這里,要脫了衣服看嗎?莫曉梅感到羞澀,很難為情。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那當然了,隔著衣服我怎么檢查?老張故作生氣。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不,不好吧,我娘說,這里,只能給未來丈夫看,你又不是我男人怎么行。


  莫曉梅驚慌失措。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張自然不肯就此罷休,立刻一瞪眼,氣惱的說道:我實話告訴你,你這個病很嚴重,不給我檢查那里,你會疼死癢死的,算了算了,你走吧,免得你胡思亂想,我要睡覺了。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莫曉梅見老張生氣了,一聽那話嚇壞了,連忙搖頭。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別,我,我可不想死,張醫生你要救救我呀。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你回去找你娘去,免得說我不該看你那里,你死不死跟我有什么關系,我給你說半天,沒收你錢呢。


  老張扭過頭去。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啊,不要,那我求你了還不行嗎,我這就脫了衣服給你檢查。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莫曉梅哪兒知道老張在嚇唬她呢,她只覺得自己真的要死了呢,立刻把上衣脫下來了。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很快,她上身只剩下一個 裹胸布,纏著她雪白豐滿的胸脯。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張一下就看傻眼了,果然,比想象的還要好看。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他的手有點發抖,伸過去摸,隔著裹胸布,都可以感受到柔軟和飽滿。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莫曉梅喉嚨里嗯了一聲,非常的銷魂。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紅著臉,閉著眼,嬌羞的不行。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那個,張醫生呀,檢查好了嗎?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被老張揉著胸脯,莫曉梅覺得渾身都癢了。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沒有呢,你現在什么感覺?老張加大了手上的力道,盯著莫曉梅的胸,感覺兩只白兔隨時會跳出來。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我覺得更癢了,好難受呢,哎呀張醫生我是不是要死了呢。


  莫曉梅沒有被男人這樣摸過揉過,是第一次,所以根本無法形容,她還下意識的用手在兩腿間撓了撓,那里好像又濕了。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的確有點嚴重啊,我要仔細檢查清楚,所以,你要把裹胸布也脫了,最好,連裙子也脫了,我給你做全身檢查。


  要不然我幫你吧。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x0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嫂子,你干嘛打我?楊來興對你那樣,我怎么不能對他老婆那樣?”我懵完了, 看著她也說。


  嫂子的潔齒還咬著嘴唇,聽我一問,眨了好幾下眼睛,潔齒松開:“我,我,哎呀你還小,不能做這樣的事。


  ” 我也眨眼睛,這就是她打我的理由?我沒有說出口,但卻感覺著,嫂子打我這一巴掌,好像是吃醋。


  “疼嗎?”嫂子的聲音突然 又是輕輕柔柔,還抬起手,輕輕地摸著我被她打過的臉頰。


  我搖搖頭,笑一下,站起來。


  在嫂子的面前,我覺得我就是男子漢,大聲說:“嫂子,走吧。


  ”嫂子也站起來,跟我一起朝山背下山,那邊就是 生態園


  下山了,我的手又是往嫂子伸。


  嫂子抿著嘴巴笑,美腮現出深深的酒窩,也說:“尾弟,嫂子又不是城市人,沒那樣柔弱吧。


  ”她是這樣說,但清脆的聲音才停止,柔柔的手還是往我的手掌里放。


  我不管她是柔弱還是硬朗,就是怕她摔了還是腳被扭傷了。


  前面的路,有一處被大水沖斷,那地方有我一個人高。


  我趕緊跳下去,轉身朝著嫂子舉起雙手。


  嫂子因為登山有點紅的俏臉,突然更加紅,然后張開一雙雪雪的手臂往我趴。


  我眼前一片白,嫂子這么一趴,那鼓鼓的背心口,緊緊地就堵著我的嘴巴。


  好香,真柔!我的感覺相當好。


  雙手摟著黑色短裙,一個轉身,將她輕輕地放地上。


  天,我又禁不住了,雙手還沒有放開嫂子,臉卻往她幽香濃濃的背心口湊,重重地親。


  “不不!”嫂子小聲叫,但卻沒有掙扎,瓜子臉也往上抬。


  我親著美柔的背心口,那股幽香才讓我感覺,比春云嫂的香多了。


  “行了!”嫂子忽然大聲點。


  我也抬起臉,看著嫂子,瞧她雙腮又是浮起紅,整齊的潔齒也緊緊地咬著紅唇。


  “走吧。


  ”嫂子笑一下,說著抬起手,輕輕地擦著被我親過的背心口。


  我也點頭,知道她還有是我嫂子,不敢超越的想法。


  我們倆才走出下山的彎道,眼前立馬就是我們要進去的生態園。


  這個地方,是一位老板跟我們村里承包的,左右和前面都是平緩的山,中間是村里用于灌溉田地的小型水庫。


  兩年前我哥還沒死的時候,這生態園就開始建設了。


  “要能在這里打工,真好。


  ”嫂子站住了,雙手整理著有些亂了的披肩長發, 笑著也說。


  我也點頭,確實是,就我們窮村子的人,能在離村子不遠的地方,找一份安逸點的工,誰都高興。


  “走吧。


  ”我沖著嫂子說,下面的山坡已經很平緩,一口氣就走到生態園的大門。


  “真有 招工耶。


  ”嫂子小聲說,抬手往大門邊一塊招工廣告牌指。


  我笑一下,往大門里走,朝著貼著招工處的屋子走。


  我看著屋子里面有五六個男女,坐在沙發里喝茶。


  走進門就說:“我是來應聘的。


  ”一位看著有三十幾歲的 光頭哥們,手里還端著茶杯,站起來目光閃亮亮,越過我看著我后面的嫂子。


  “你們想應聘什么工?”光頭哥問完了,又喝一口茶,才將茶杯放下。


  “我,我什么工都可以。


  ”嫂子說話還有點膽怯的模樣。


  我也說:“我來應聘保安。


  ”光頭哥笑一下:“女的我們要,(兩根一起插進去)你想應聘保安,不行。


  ”“喂,我在省城的大公司,當了兩年保安剛剛回來的。


  ”我也大聲說。


  “切,你才幾歲,就當兩年保安了。


  女的我們要,你就不行。


  ”光頭哥說著,又往沙發里坐。


  我回頭看著嫂子,瞧她卻是一臉高興,但我才不高興。


  要是她自己到這里,不會被人欺負才怪。


  我才想跟嫂子說不要了,我們回去,卻突然發現,一個手里拿著手機,旁邊還跟著幾個人的老哥們,往這邊走了過來。


  這老哥們看見我,先是愣一下才大聲叫:“哎喲,葉天!你怎么跑這里來了?”我張開嘴巴笑,這老哥們幾個月前才到過省城,跟我二叔喝酒還在他家里住著,是我二叔的戰友。


  我回過神:“ 財叔,我跟我嫂子,想到這里打工,不過他們不要我。


  ”財叔眼睛也往我嫂子轉,沖我又問:“你不回省城呀?”我搖搖頭,又是笑一下。


  財叔又是點頭,往招工處的門外走,大聲說:“這兩位,讓他們進來,葉天當保安,他嫂子安排個好的職位。


  ”嫂子不知道有多樂,反正抬眼看著我,沖我笑得一對酒窩又是特別深。


  財叔說完了,轉身沖我笑,然后跟那幾個人,又往別的地方走。


  那位光頭哥也站起來,沖我說:“靠,你跟老板認識,怎么不說?”我又笑,我那知道財叔就是老板,不過卻說:“為什么要說,我來應聘,是憑本事的。


  ”里面坐著喝茶的幾位男女都笑,我才不管,和嫂子一起,掏出身份證,登記一下。


  光頭哥登記完了,笑著又說:“生態園還得兩個月后才上班,時間到我們會通知你們。


  ”“嗯嗯!”嫂子笑著出兩聲,直點頭。


  登記完了,我們倆出了生態園,又往山上走。


  嫂子真高興呀,走到半山坡,“咯咯咯……”清脆的笑聲連續響。


  我也笑,兩年沒有聽到嫂子這樣快樂,這樣清脆的笑聲了。


  她的笑聲,我就喜歡聽。


  “哎呀,要下雨了,走快點。


  ”嫂子突然說,抬頭也往天上看。


  我也是往天上瞧,是有一大片烏云往這邊漂了過來,還隱隱地聽到雷聲。


  是得走快點,我們登上山頂,嫂子也顧不了歇一會,趕緊往山下走。


  來不及了,我們倆才下到半山腰,“轟”地一聲炸雷響,然后豆大的雨點就下。


  這半山腰可不是山頂,沒有大塊的石頭避雨,這樣大的雨,躲在樹下不但躲不了,還怕打雷有危險。


  “嫂子,快點到村后那個棚子里避雨。


  ”我大聲說,拉著她的手趕緊跑。


  嫂子還邊跑邊笑,應該是能到生態園上班,讓她還樂沒完。


  終于,村后番薯地頭的棚子到了,這是村里人,番薯長大了,晚上守野豬的棚子。


  我們倆跑進棚子里,但是全身都濕透能擰出水了。


  我笑著往嫂子看,完全驚呆,嫂子的白色背心,緊緊地貼著她的身子,她只是穿著單層。


  眼前巍峨的形態,柔柔的圓滿,還有隱約的尖端。


  更有身子濕了,彌漫的幽香也更濃,讓我的那股萌動又起。


  嫂子也是沖我看,瞧我眼睛看的地方,她也是低頭往自己瞄,然后轉過身子不跟我對面。


  “真麻煩。


  ”嫂子小聲說,然后將皮涼鞋脫下,轉臉又往我瞧,手往黑色短裙里面探,“唰”地脫下黑絲。


  雨還在下,嫂子長長的黑發都在滴水。


  “尾弟,拿一下。


  ”嫂子將黑絲和皮涼鞋往我跟前舉。


  我接過了,她又是轉身,肯定是怕我看到她的正面,然后抬起雙手擰著頭發上的水。


  我右手拿著黑絲,左手提著皮涼鞋,看著黑絲跟嫂子里面接觸的地方,又是想起了楊來興臉往她湊近的情景。


  “尾弟,雨停了,嫂子先走,你慢點才出來。


  ”嫂子應該是怕被別人看到她這樣,我還跟她在一起,沖我說。


  忘記了黑絲和涼鞋還在我手里,立馬往外面走。


  她走了,我看著右手的黑絲,忽然,暗涌的那股萌動,讓我將拿著絲襪的右手抬起來,往鼻子下方湊。


  是真香,跟嫂子里面接觸的地方,那種香,跟她身上的幽幽香氣又是不同。


  
https://twkenaxg.weebly.com/1717413.html
https://twksfdnbihjsdr.weebly.com/9338108.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7324537.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6180468.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2364263.html
https://twuiyjmhkflo.weebly.com/369558.html
https://twghyujikop.weebly.com/903005.html
https://twzxcasdqwe.weebly.com/7699827.html
https://twhjkmyuytu.weebly.com/7502675.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50441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