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rl bear costume

性愛工具 愛之谷官方商城 8瀏覽 0評論 收藏
girl bear costume


徐勇沒把結婚的事給 小倩說,她也一直被蒙在鼓里,這會她心情有些激動,我怕她做出什么沖動的事情。


  ”我和小倩沒見過幾次面,算是認識,本來以為她就是個想借機上位的小三,所以 也沒興趣深入了解, 沒想到還有這檔子事。


  “好,我馬上過去。


  ”掛了電話,我開著車往小倩那邊趕。


  小倩的住處是我找的,就在大學旁邊,所以我直接去了她家。


  本來準備敲門,但是發現門沒有關,推門進去,只見小倩坐在沙發上。


  她穿著一件運動背心和短褲,看樣子從健身房回來還沒來得及換衣服。


  大抵是喜歡健身的緣故,小倩的身材極好,身上的線條看著極為養眼,只是這會她眼眶通紅,眼神一片灰暗。


  “你沒事吧?”我詢問著走過去,小倩并沒有因為我的到來有所動作,依舊盯著空氣。


  “徐勇已經結婚的事,你為什么不告訴我。


  ”我和她一共也沒見過幾次,我哪兒知道徐勇騙著他。


  “我以為你知道。


  ”小倩微微抬頭,眼里有了幾分憤怒:“在你眼里,我就那么像小三嗎?”這話讓我一時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只有沉默。


  小倩見此冷笑一聲,接著拿出電話:“我找徐勇問個明白。


  ”我狠狠的打了個顫,要是他去問徐勇,徐勇一定能通過 陳雅查到我頭上來。


  我一個箭步沖過去,把她的手機搶了過來。


  小倩忽然像是受了刺激一樣,直接站起來,對著我一陣拳打腳踢:“你干什么!你讓我找他問清楚!”我抓住她的雙手,把她按在沙發上:“然后呢?他一腳把你踹了,你什么都得不到,他又去找新的情人,這樣你就快活了?”小倩還不停掙扎著,身上的運動背心很快被掙扎得脫落,露出里面的黑色內衣,而她現在顯然顧及不到這些,放聲大哭。


  “不然我還能怎么辦?陳雅那么知書達理,明知道我是小三,還愿意來找我和平談話,我覺得自己就是個罪人!”“可這都不是你的錯,你現在和他攤牌,沒有絲毫作用。


  ”小倩稍微平靜了一些:“那你說,怎么辦?”現在最重要的是要穩住小倩,不能暴露我和陳雅。


  至于徐勇,身為一個大老板,肯定有不少拜金女往他身上貼。


  若只是拜金女,大家你情我愿的倒是沒什么,但是偏偏他騙了小倩,讓小倩不知不覺的做了小三。


  “這事就這么算了,你能甘心嗎?”我問到。


  小倩雙手掩面:“不甘心又能如何,我又斗不過他。


  ”我安慰著她:“所以現在你千萬不能和他攤牌,你就裝作什么都沒有發生過,等以后有機會了再找他報復回去,我可以幫你。


  ”小倩倔強的看著我:“我憑什么相信你。


  ”我眼神不禁有些暗淡,又回憶起欣嵐的事情,心里立馬有了幾分火氣:“因為我和你一樣,都恨著徐勇。


  ”我大致把事情給她講了一下,還告訴她,如果想報仇,那就和我站到一邊。


  我手里已經有了幾個項目,還有 李遠那個,我也能得到相關資料,在單干之前,我能在徐勇這邊獲得的渠道資源當然是越多越好。


  至于小倩,現在陳雅失寵,欣嵐還沒到手,她無疑是吹枕邊風的最佳人選,有她幫我,一定事半功倍。


  應該是覺得這個辦法可行,小倩逐漸冷靜下來,見她放棄掙扎,我也試著松開她。


  我這才注意到,她的運動背心都已經脫 到了腰,只有黑色內衣托著她的小胸脯,雖然不大,但是卻因為稍顯青澀,帶著一種別樣的誘惑力。


  我移開目光,尷尬的咳嗽了幾聲,然后開口:“你要不先把衣服穿好?”聽得我提醒,小倩也發覺自己的不妥,趕緊把運動背心提了上來,臉頰變得緋紅。


  事情都說清楚了,我也不用多待了。


  “今天的事情你就當沒發生過,之后徐勇來找你,你以前怎么樣,繼續怎么樣就是了。


  他老婆陳雅你也見了,陳雅絲毫沒有怪你的意思,你不必有什么心理負擔。


  ”小倩眉頭皺起來,抽動了一下鼻子:“可是我現在覺得徐勇很惡心。


  ”“你要是想報仇,最好沉住氣。


  ”話音說完,我再不逗留,直接離開了。


  之后過了幾天,李遠的合同順利簽下來了,他之前說好的,打電話來請我吃飯。


  我懶得再去外面折騰,上次嘗了 肖靜梅的手藝也還不錯,干脆就定在他家。


  開車過去,上樓敲門,這次來開門的是肖靜梅。


  她今天穿了一件樸素的白短袖和牛仔褲,衣著很普通,但是她身上那股成熟的風韻總是讓人忍不住多看幾眼。


  或許是見到我,她就想起了上次的事情,臉色頓時紅了,把頭低了下去。


  “王總,快進來吧。


  ”我心情不錯,對她笑笑:“還是直接叫我的名字 王皓吧,叫王總實在有些別扭。


  ”肖靜梅乖巧的點了點頭:“好,王皓,進來坐吧。


  ”我笑著走進去,一進門,李遠就迎了上來,熱情的握住我的手:“王皓 兄弟,這次多虧了你,要是再接不到生意,我都沒錢給工人發工資了。


  ”我同樣握住他:“李老板第一件事是想著給工人發工資,這么有良心的老板,這年頭可不多見了啊。


  ”李遠似乎被我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撓了撓頭,然后招呼我入座。


  肖靜梅也坐了過來,只是每次她看向李遠,那笑容里面總是會多出幾分強顏歡笑的味道。


  酒過三巡,我們都有了些醉意,肖靜梅的表情也掩飾得不那么完美,我這才肯定這不是我的錯覺。


  “嫂子,你這是怎么了?我看你們倆之間是有事啊。


  ”我這么一問,只見他們兩人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肖靜梅把頭低下,李遠也長長的嘆了口氣。


  李遠點上一根煙,長長的吸了一口:“王皓兄弟,你以后也不用叫她嫂子了,我和她已經把離婚證領了。


  ”這話說出來,原本熱鬧的氣憤迅速冷了下來。


  “廚房還有一個菜,我去看看。


  ”肖靜梅笑得勉強,借故走了,只剩下李遠在邊上,一口一口的抽著悶煙。


  “怎么回事?”我問到。


  李遠故作輕松的笑了一聲:“離了好,大家都能輕松一些。


  她現在年紀還不算大,還能再找。


  ”“這些年她幫我的忙,我都看在眼里,雖然不恨了,但是我還是接受不了。


  倒不如散了,免得各自耽擱。


  ”我看了他數秒,最后也只能嘆口氣,這李遠,當真是個癡情人。


  他嘆了口氣,又道:“王皓兄弟,另外我還想請你幫個忙。


  ”我隱約覺得這個忙和肖靜梅有關,所以也沒推辭:“你說吧。


  ”他摁滅了煙頭:“你也知道,我和她都是村里來的,我現在有自己的事業,還算有所依靠。


  但是她沒 了我,又沒什么文化,在這大城市里面可就辛苦了。


  ”沒有直接說問題,但是其中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想要我幫肖靜梅找個工作。


  兩人已經離婚,自然離得越遠越好,免得見面糟心。


  只是我現在都還在打工,要是把肖靜梅送到徐勇公司,說不得也要遭殃,所以也是不行的。


  現在看來,只能先給肖靜梅找個住處從長計議,考慮到她沒工作付不起房租,恐怕得讓她先住我家去。


  反正我可以住在陳雅家里,欣嵐和肖靜梅兩個 女人住在一起,應該沒什么問題。


  “行,交給我吧。


  ”過了沒多久,肖靜梅再度出來,已經收拾好了心情,和我們談笑風生。


  氣氛再度緩(上課把女同學玩出水了)和,但是我明白,在他們的笑容之下,裝滿了無奈。


  最后我和肖靜梅打車離開,我跟她說先住我家,她也沒說什么。


  出租車上,風吹動著她的長發,她看著窗外飛掠的風景,好似在回憶自己的一生。


  我看著她,忽然好奇一個問題:“你愛李遠嗎?”肖靜梅把頭發撩到而后,無奈一笑:“我們那個村子的封建保守很嚴重的,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若是反抗,金巧就是最好的例子。


  父母說定了,那就嫁了,還談什么愛不愛的。


  ”我只覺得一陣可悲,他們三個人其實都沒錯,如果不是家庭的壓力,一定要比現在幸福得多。


  要怪,也只能怪命運弄人吧。


  “你現在已經不在村子里了,或許就機會去尋找自己的愛情。


  ”她微微一愣,然后扭頭看向我,路燈的光不停印在她的眸子里,如同繁星。


  “那就,借你吉言。


  ”她笑著,如此的好看,眼里似乎多了一些莫名的情感,勾得我心臟狠狠的顫抖了一下。


  我頓時有些慌亂,移開了目光,但是又很快反應過來,我慌個什么勁啊。


  再度看向她,她已經扭頭看向窗外,側臉在快速閃過的燈光中明暗變化,勾著一抹淺淺的笑容。


  我突然發現,她不刻意賣弄嫵媚的時候,也挺抓人心的。


  沒過多久,我們到達了目的地,我領著她到了我家。


  一開門,只見欣嵐興沖沖的張開雙臂朝我跑過來,但是見到我身后的肖靜梅之后,她直接愣在原地,臉上的笑容也瞬間僵硬。


  “皓哥哥,她是……”要不是她問,我還真沒想過這個問題。


  我怎么跟別人介紹肖靜梅啊,我合作伙伴的前妻?這種介紹也太詭異了點。


  “我朋友,暫時沒住的地方,先讓她過來住著。


  ”想來想去,我也只能這么介紹。


  欣嵐的眼神頓時變得幽怨起來:“不會是女朋友吧?”我頓時有些窘迫,戳了一下她的額頭:“你腦袋里面整天都想些什么?還不快去拿拖鞋。


  ”欣嵐揉著額頭,然后哼了一身,轉身走了。


  我尷尬的朝肖靜梅笑笑,她此刻也因為欣嵐的問題,臉頰染上了一抹紅暈。


  “她是?”“哦,她是我妹妹,叫欣嵐,也暫時住 在我家。


  ”邊介紹著,我便招呼她進來。


  三人閑聊了一會,欣嵐老是帶著懷疑的眼神在我和肖靜梅身上瞟來瞟去,本來沒什么的,我都被她瞟得一陣心虛,氣氛說不出的尷尬。


  我讓肖靜梅去洗澡,等她走了,這才一把將欣嵐拉過來。


  “你眼睛里面進沙了還是怎么?眼神這么奇怪。


  ”欣嵐雙手環胸,賭氣般哼了一聲:“我就是覺得,你們之間的關系不一般。


  ”我白了她一眼,隨口懟回去:“怎么,你吃醋啊?”沒想到欣嵐騰一下站起來,臉頰立馬紅得跟火燒一樣,眼睛瞪得大大的。


  “胡說!誰稀罕吃的醋!我只是……只是害怕你有了新歡,把我趕出去流落街頭而已!”這激動的反應看得我一陣嘴角抽搐,媽的,不會被我說中了吧?尷尬的咳嗽了兩聲,我開口到:“放心吧,欣叔叔小時候對我這么好,看在他的面子上,我就是去賣腎,也不能讓你流落街頭啊。


  ”沒想到欣嵐更激動了:“我爸救過你命啊?你要看他面子!”說罷,她狠狠一跺腳,轉身跑回了臥室,啪的一聲把房門摔上了。


  我只覺得一陣心跳加速,該不會真是吃醋了吧?正猶豫著要不要去安撫一下她,衛生間的門忽然開了,肖靜梅渾身已經脫光了,掛滿了水柱,只拿著一件短袖略作遮擋。


  她臉頰羞紅,看向我:“那個,還有毛巾嗎?”我楞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回到:“我幫你找找。


  ”很快,我把新的毛巾翻了出來,過去遞給她。


  肖靜梅羞紅了臉,接過去對我說了一聲謝謝,就要轉身回去,我忽然見她身形一晃就要摔到。


  我下意思的一個箭步沖上去,摟住她的細腰把她扶住,只是她本來拿來遮擋的衣服滑掉了,她誘人的酮體直接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手上柔軟的觸感又勾得我體內的火蠢蠢欲動,我們四目相對,保持這個姿勢愣在那里。


  這時候,只聽到一聲看門聲,我驚駭的一扭頭,只見欣嵐站在臥室門口,看著我們臉色鐵青,狀如火山,噴發在即!“王皓我討厭你!”欣嵐大喊一聲,然后哭哭啼啼的跑去了外面,我整個人都傻了!不久前我還在感嘆命運弄人,沒想到轉眼命運就捉弄到我的頭上,這一連串的事情也巧了吧!我和肖靜梅也反應過來,各自站直,她一臉愧疚的看著我。


  “對不起,我是不是讓你妹妹誤會什么了?”我只覺得腦瓜嗡嗡的響個不停,但是還是安慰她:“沒事,都是誤會,解開就行了。


  ”“你洗完澡先休息吧,我去找她。


  ”交代了幾句,我趕緊跑出來,只是追到樓下我就麻了,這四面八方的,我怎么知道她往哪個方向跑了?沒辦法,我只能胡亂蒙了一個方向,悶頭找了過去,沒想到這一找就是兩個多小時,絲毫沒看到欣嵐的影子。


  我心里急得不行,她要是出了什么事,我怎么跟欣叔叔交代?就在我快要絕望的時候,電話突然響了,是肖靜梅打來的。


  “喂?怎么了?”肖靜梅的聲音顯得小心翼翼的:“王皓,欣嵐她回來了。


  ”一聽到這話,我立馬松了口氣,一屁股坐在地上。


  “王皓,欣嵐她現在還在生氣,要不你回來安慰她一下?”她生氣?我還生氣呢!都多大的人了,動不動就往外跑,簡直就是胡鬧!“讓她氣,氣死她算了!”沒想到肖靜梅立馬壓低聲音:“別這么說,她在旁邊……” “哎呀!”一大早的,廁所里傳來了嫂子的驚叫聲,聽起來十分痛苦。


  正在房間里躺著的我,幾乎是下意識的跳了起來,撞開了廁所的門,沖了進去。


  一抬頭,我還沒來得及說話,就看見了嫂子穿著一件超短裙,那短裙褪到了小腿處,大半個屁股和一雙長腿都露出在我眼前,正躺在地上喊著。


  看到這一幕,我一下子就呆住了。


  隨即趕緊關心地問到:“嫂子,你怎么了?”“柱子,嫂子不小心摔了一跤,你快扶一下嫂子。


  ”嫂子的聲音聽起來痛苦極了。


  我反應過來,連忙上前抱起了嫂子,這個姿勢很奇怪,就好像我在嫂子身上做那種事情一樣……手上傳來嫂子肌膚的觸感,我有點心癢癢的,扶著嫂子站起來后,我戀戀不舍地放開了手。


  嫂子有些站不穩,彎腰扶著我的手臂,那身前白皙的一片就這樣展現在了我的眼前。


  咽了口唾沫之后,我便想低下頭,但是沒想到,就在 這個時候,我看見嫂子那白皙的臀上,竟然有一個十分清晰的巴掌印。


  那個樣子,看著就像是被人給狠狠地打了一樣。


  就在我因為看見了嫂子那白皙的屁股上,那一個清晰可見的手掌印而發愣的時候,嫂子驚呼一聲,看見我直勾勾的目光,趕緊捂住了自己那處。


  被嫂子這么一叫喚,我也是有些反應過來了,意識到自己應該先退出去。


  但是,雖然我知道我應該這么做,然而面對著底褲已經脫到了膝蓋上面、光著屁股的嫂子,我的動作卻又變得十分遲緩,就像是反應不過來一樣,半天都沒有轉身出去。


  由于我的出現,嫂子那一張臉都給紅透了。


  就在我準備退出去時,嫂子卻突然叫住了我:“柱子。


  ”我應聲看向嫂子,只見她褲子還沒穿好,看到我的目光趕緊捂住了自己那處。


  “柱子,你,你去幫我把包里的…衛生巾護墊拿一個過來好嗎?”嫂子臉還是紅的能滴出血,低著頭不敢看我。


  一聽這話,我不由得就愣了愣。


  什么,衛生巾?“就在我包里,你看著,撿小的那種。


  ”嫂子的聲音還是有些羞澀,看得出來,讓我幫她做這種事情她十分不好意思。


  嫂子的臉羞的紅紅的,不敢看我。


  “嫂子,我這就去拿。


  ”我答應下來,轉身去了房間找嫂子的包。


  打開了嫂子的包之后,我發現這包里簡直什么都有,翻了翻之后,一件 東西引起了我的注意。


  只見嫂子的包里面,竟然有一個避孕套的包裝袋!這個包裝袋是被人給撕開的,明顯就是有人用過了的,但是不知道為什么,會出現在嫂子的包里面。


  避孕套我還是認得的,可是在嫂子的包里發現這樣的東西,我的腦袋嗡的一下,瞬間就蒙了。


  那嫂子的包里面,怎么會有撕開的避孕套包裝?看著那東西,我心里疑惑,但還是拿著嫂子要的衛生巾去了衛生間。


  “嫂子,我給你拿來了。


  ”我敲了敲衛生間的門。


  嫂子把門開了一個小縫,把衛生巾拿了進去,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過后,嫂子那羞澀的聲音又傳來了,“柱子,嫂子腳扭了,有點不方便,你能進來幫幫嫂子嗎?”聽到嫂子這么說,我的心一下變得狂跳不止,想起剛才看見嫂子那曼妙的身材,我那兒甚至起了反應。


  我緩緩推開門,只見嫂子神情痛苦地坐在馬桶上,褲子褪到小腿處,小手還在揉著自己的腳踝。


  “嫂……嫂子,我怎么幫你。


  ”我不敢正眼看嫂子,畢竟在我心里嫂子一直是圣潔不可侵犯的。


  因為我哥精神一直有問題,而且那時我還小,嫂子就臨時充當起了照顧我的角色,這一照顧就是好幾年。


  嫂子有我這兒的鑰匙,她有空的時候也會過來幫我做做飯收拾一下屋子什么的,不過今天她來的這么早,還是頭一回,竟然還在上廁所的時候發生了這樣的事。


  “你過來扶一下嫂子,嫂子站不起來。


  ”聽見嫂子這么說,我忙走過去,嫂子把手搭在了我的胳膊上,那柔弱無骨的觸感傳來,我渾身一個激靈。


  我的眼神時不時瞟著嫂子,卻又不敢太明目張膽,但嫂子那白皙的皮膚還是映入我的眼簾,嫂子雖然嫁給我哥已經很多年了,但保養的十分好,皮膚也像年輕小姑娘似的吹彈可破。


  我那部位又可恥的有了反應。


  嫂子彎下腰去提褲子,可是因為只有一只手方便,好半天也提不上來。


  而嫂子彎腰的時候,那身前的柔軟出現在我的眼前,雪白的一片的直晃眼。


  “嫂子,要不,要不我來幫你吧。


  ”看嫂子這么辛苦,我也有點心疼。


  嫂子也知道自己是沒辦法了,只好點點頭。


  我內心狂喜,彎下腰去幫嫂子提褲子,嫂子的手撐在我的背上,而我一抬頭,就能看見嫂子兩腿之間那神秘的部位……面對著底褲已經脫到了膝蓋上面、光著屁股的嫂子,我有點心猿意馬,手指不小心觸碰到嫂子的大腿那,我感覺嫂子的身子顫了一下,嫂子那一張臉都給紅透了。


  “哎呀!”嫂子才剛剛動了動腿,她又是一個支持不住,接著她的身子便又有往一邊倒去的趨勢。


  “嫂子!”這個時候我也是有些反應過來了,對于嫂子的擔心勝過了我那難以啟齒的羞恥感。


  于是,我便趕緊伸出手,想要扶住嫂子。


  不過,我的手才剛剛伸出去,那邊嫂子的身子就已經失去了平衡,已經來不及扶住她了。


  這下子,她便當著我的面,一下子摔倒了地上。


  由于嫂子這么一摔,她現在比剛剛還要狼狽很多,那小底褲已經完全滑到了腳下,就連她的腿,也因為摔跤而分開了。


  這一下,我不光是看見了嫂子的屁股,就連她兩腿之間那個地方,也看得清清楚楚……嫂子年紀比我還要大上一點,已經完全是一個成熟的女人了,她的那個地方,自然也是十分吸引人的。


  雖然我也知道,這是我的嫂子,但是我就是沒法兒移開我的目光。


  嫂子也注意到了我究竟是在看那里,她的臉一下子就紅的像是能夠滴出血來一樣,便拼命想要爬起來。


  看到了這一幕,我的心里也跟著亂了起來。


  要說我完全沒有反應的話,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畢竟我是一個正常的 男人,但是那是又是我的嫂子。


  想著這些,我只覺得自己心里越來越憋悶煩躁,趕緊轉過身子從廁所出來了。


  出了廁所之后,我并沒有回自己的房間,而是直接出了門,連最基本的刷牙洗臉都沒有弄,就上了街。


  這一大早的,我也不知道去哪兒,干脆就直接來了自己上班的商場。


  在這個商場里面,我的工作是負責商場一些電器產品的售后工作,比如幫顧客進行簡單的維修什么的。


  這個時候還很早,商場的工作人員都還沒來,商場也沒有開門,我只能坐在臺階上。


  心里想著嫂子屁股上的那個巴掌印,我覺得怎么都不是個滋味。


  難道嫂子是出軌了?不然的話,這在城里,嫂子的屁股上怎么會出現一個那么大的手印?要說不是別的男人的,那還能是誰的?而且,嫂子的包里面,也的確是發現了避孕套的包裝。


  還有,我今天看見了嫂子的那個地方,卻發現她那里上面都沒有……難道是被別的男人給剃掉了?“不可能,嫂子不是那種人!”越是這么胡思亂想,我心里就越來越沒有底。


  我握緊了自己的拳頭,一不小心,竟然將自己心里的想法給說了出來。


  “嫂子嫂子,你這個傻小子,怎么一天到晚就只知道你嫂子?”就在我因為今天早上發現的關于嫂子的事情而傷腦筋的時候,突然,一個嬌媚的聲音在我的頭頂上響了起來。


  一雙穿著高跟鞋的小巧玉足,就那么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我不由得就是一愣。


  順著那一雙白皙小巧的腳往上面看去,落入我眼睛里面的,便是一雙修長筆直的腿。


  短短的裙子剛剛好包裹住了那翹臀,以及那個神秘的地帶。


  看著看著,我的眼睛不由得就直了,還跟著咽了一口唾沫。


  原來是我們商場的一個領導夏 雪艷


  “臭小子,你還想往哪兒看呢?”就在我的打量著眼前的美景的時候,剛剛那個嬌媚的聲音又在我頭頂上響了起來,隨著而來的還有一個爆栗。


  “膽子大了啊你,連你雪艷姐竟然都敢調戲了啊?你以為我是你嫂子,想干嘛就干嘛的?”這要是在平時,面對夏雪艷的玩笑,說不定我還會在跟她說上幾句,但是,今天我心里滿滿的都是關于嫂子的事情,亂的很,她現在還在我面前開我嫂子的玩笑,這不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嗎?“我嫂子是你能說的?”夏雪艷大概也沒想到,我會這樣跟她說話,一下臉色變得有些難看起來,玉手指著我,反問到:“你這是什么態度?我不就開個玩笑嗎?”我心亂如麻,也不想跟她多說,一把推開她就要走,誰想到,我只是輕輕的一推,她穿著高跟鞋沒站穩,整個人往后倒了去。


  我趕緊上前扶住她,而我那個部位正好緊緊的貼在了她的屁股上!一瞬間,我感覺自己那里可恥的有了反應,夏雪艷趕緊一把推開我,整張小臉羞的通紅。


  “你……你……流氓!”她罵了一句。


  “雪艷姐,我不是故意的,對著像你這么美的女人,我沒反應就不正常了……”聽見我這么說,夏雪艷好像沒那么生氣了,畢竟女人都喜歡被夸贊,“一說到你嫂子,你就這么兇,你還不知道你嫂子究竟是個怎樣的人吧。


  ”“雪艷姐,平常咱們開玩笑沒關系,但你不能亂說我嫂子。


  ”我有點生氣的說到。


  隨后,夏雪艷冷笑一聲,直接將自己的手機給拿了出來。


  劃了幾下之后,夏雪艷便將她的手機舉到了我的面前。


  而我就在那手機里看見了一個女人,正彎著腰,在撿地上的東西。


  而這個女人的超短裙底下,卻是什么也沒有穿,女人最為私密的部位,就那么直接露在了我面前!夏雪艷冷哼一聲,又往下劃了幾張,看見 照片里那有點眼熟的身影,我按捺不住,直接搶過了她的手機,自己劃看起來。


  這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只見在夏雪艷的手機里面,關于這樣的照片,竟然還不止一張。


  那女人彎下腰去撿東西而露出來的風景,旁邊那些圍觀的男人們,眼神可以說是要多猥瑣有多猥瑣了。


  其中眼神最為露骨的,是一個站在她身邊的男人,他的眼神完全就是毫不掩飾地直直盯著她的那個地方,就差沒有就將她給看了個精光。


  在劃到女人的正臉時,我的心“轟”的一聲,震驚的無以復加。


  因為那照片里的女人不是別人,正是我的嫂子。


  對于我看見的東西,我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可能會是我嫂子?她怎么可能會不穿底褲,在大庭廣眾之下做出這么下流的姿勢,還讓人給拍進了手機里面?雖然照片里面的女人穿衣的風格十分性感撩人,和嫂子那樸素無華的風格不一樣。


  但是我卻不得不痛苦地承認,照片里面這個撅著光溜溜的屁股,彎下身子撿東西的女人的確就是我的嫂子。


  她的臉和身形,對于從小就生活在一個村子里面的我來說,是再熟悉不過的了,怎么也不會認錯的。


  “你嫂子平常看起來還挺清純的,她竟然也做這樣的事情,我還是真的沒有想到。


  ”就在我因為自己看見的東西而感到十分震驚的時候,夏雪艷突然在我的耳邊說了這么一句話。


  而我竟然找不出什么話來反駁她,翻著這些照片,我除了感到憤怒與羞憤之外,別的也實在是不知道應該怎么表達自己的心情了。


  因為,通過這些照片不難發現,嫂子似乎是在一家裝修得很豪華的會所門口,等電梯的時候,將自己的手包給不小心掉在了地上,這也就是她為什么會彎腰的原因。


  看著看著,我注意到,嫂子的包里面,裝著的東西也很奇怪,那個形狀,讓我有了一種十分不好的預感。


  接著往底下翻看照片,我心中那種不好的預感被證實了,嫂子的包里面,鼓囊囊的裝的竟然都是一些情趣用品!而嫂子就是為了這些東西,被旁邊的男人看了個精光!翻看到那個男人看嫂子的時候那露骨眼神的照片時,我也跟著臉上發燙了起來,心中的憤怒也根本就抑制不住,簡直就像是快要爆發的火山一般。


  一邊的夏雪艷可沒有我反應(名人哲理故事)這么大,眼見著我已經把照片都看的差不多了,她也已經將商場的門給打開了,便走到我身邊,進手機拿了回去。


  “昨天我出去玩,剛好碰見她。


  我還以為認錯人了,但是又覺得這就是你嫂子,所以才偷偷拍了下來。


  本來我沒打算給你看,但是想來想去,還是不能瞞你。


  ”夏雪艷說著,便對著我招了招手,意思是讓我進商場里面去。


  本來我就因為嫂子屁股上面的那一個巴掌印而心煩,現在又看見了這些內容勁爆的照片,心里就更加亂了。


  跟著夏雪艷進了商場之后,她便朝著她的辦公室走去,我想著嫂子的事情,一不留神便跟著夏雪艷進了她的辦公室。


  等我回過神來時,夏雪艷已經將辦公室的門給關上了。


  我心里想著反正都來了,當下也顧不上那么多,開門見山就問夏雪艷道:“這些照片你是在哪兒拍的?”“剛剛不是跟你說了嗎。


  ”夏雪艷雖然回了我一句,但是卻十分敷衍。


  “哪個會所?具體的地址在哪兒?”面對我的詢問,夏雪艷眼神卻并不在我身上,似乎是不太愿意說這個事兒。


  見她不開口,我心里一急,直接就朝著夏雪艷撲了過去,抓住了她的手腕。


  本來我只是想要好好問問夏雪艷,她究竟是在哪兒拍到這些照片的,我嫂子為什么會穿成這個樣子去那種地方。


  但是心里一急,我一個沒把控住,直接撲到了夏雪艷身上。


  這一下,她就被我直接撲倒在了她辦公室的沙發上面。


  我從來都沒有跟哪個女人有過這么直接的接觸,尤其是這個時候,夏雪艷是被我仰面壓在身下的,她胸前那一對柔軟,就緊緊地貼在了我的胸膛上。


  那種感覺,激的我渾身一顫,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我一個沒忍住,身體就產生了反應。


  “哎呀!”緊接著,夏雪艷也感受到了我身體的變化,直接就輕呼了一聲:“你……”我有些尷尬,想要爬起來,但是又有些舍不得夏雪艷那柔軟的身子,便稍微將身子撐起來了一些,沒挨她挨得那么近。


  剛剛臉色還有些不好的夏雪艷,這會兒被我這么一壓,我本以為她要發脾氣了,但是,一低頭,卻發現她似乎臉色有些發紅,但是又不像是生氣了的樣子。


  我挪了挪身子,心想還是爬起來算了,不過我這才剛剛動了動,身下的夏雪艷就發出了一聲輕吟。


  “唔……”這一聲弄得我差點就沒有把持住。


  不過,這一下,我可不敢繼續亂動了。


  在我身下的夏雪艷,一張臉兒紅彤彤的,看著就像是一個熟透了的紅蘋果一樣,眼神也是有些迷離。


  就在我看她的時候,突然,一只手伸向了我的屁股,甚至還輕輕地掐了一把。


  我低頭一看,正好對上夏雪艷那充滿了渴望的眼神,不由得就有些心猿意馬起來。


  一咬牙,我搖了搖頭,讓自己清醒了一些,就打算從夏雪艷身上爬起來。


  再這么下去,非得出事兒不可。


  就在這個時候,卻傳來了咚咚咚的敲門聲。


  “快點,你趕緊藏起來!”聽見敲門聲,夏雪艷一下子就跟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趕忙開始掙扎著要坐起來,隨后便一個勁兒催促我趕緊藏起來。


  我都沒有搞清楚為啥我要藏起來,就被夏雪艷不由分說地給推到了她那張辦公桌后面。


  我還想問她為什么,但是夏雪艷就像是塞什么東西一樣,直接就來硬的,愣是把我給塞到了辦公桌下面。


  本來我還有些不情愿,但是夏雪艷的表情卻是十分嚴肅,以至于我根本就不敢違拗她,只能配合她往桌子底下鉆。


  “雪艷,你干什么呢,趕緊過來開門!”剛剛鉆進桌子底下,我就聽到門外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聽得我眉頭忍不住抬了抬。


  這不是我們老板的聲音嗎?“進來吧,門沒鎖!”夏雪艷的聲音恢復了鎮定。


  “怎么這么久才答應?”老板進門之后,直接便朝著夏雪艷走了過來,他那一雙穿著皮鞋的腳,直接就停在了我面前不遠處。


  嚇得我大氣也不敢出。


  接著老板就抱住了夏雪艷,我頭上傳來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


  “寶貝,快想死我了。


  ”老板的身體不停朝夏雪艷身上拱著,而夏雪艷連連后退,最后靠在了我躲的這張桌子上。


  “這大白天的,有人進來怎么辦,別鬧。


  ”夏雪艷試圖阻止老板的行為,畢竟老板不知道桌子底下還有個我,她是知道的。


  “怕什么,誰敢進來,再說門都鎖了,沒人進的來。


  ”說完,老板又抱著夏雪艷湊了上去。


  夏雪艷只能發出“唔……唔……”的聲音,明顯是已經動情了。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2049697.html
https://twdfgersxwerr.weebly.com/8266509.html
https://twaaasdgasd.weebly.com/8938281.html
https://twaqwsader.weebly.com/6308761.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2279209.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9476315.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764827.html
https://twcfdreaqwafg.weebly.com/3156892.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2499214.html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5344901.html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