鈴木一徹

性爱工具 爱之谷官方商城 9浏览 0评论 收藏
鈴木 一徹


“说了你不方便。


  ” 段飞嘿嘿 一笑,随即就看到王 大贵那上面长了两个小包,而王大贵则一脸的紧张,直问段飞能不能看好。


  “能。


  ”段飞十分肯定,“我给你扎几针再给你开点药,吃上十天半个月就能好。


  但在这期间你可不能再碰女人了,好了以后也不能再去乱搞,要不然这病还得犯。


  ”王大贵一听段飞说能治顿时长出口气,对段飞千恩万谢。


  段飞在他大腿内侧扎了几针又给他开了几幅中药,王大贵屁颠屁颠的跑出去弄药了。


  “那人咋了?得的啥病呀?还要脱了裤子看?”段飞从帘子里一出来 曹梦珍就好奇的问他,段飞嘿嘿一笑,“没啥大病,就是那 东西不中用了,我给他扎几针就好了。


  ”“切,你有那么大本事呀?有那本事你还在这里窝着干啥?”曹梦珍一脸的不信,他哪知道段飞没有 行医执照啊,要是有的话就凭他这针灸的功夫早就去城里干了。


  “是时候弄个行医执照了。


  ”段飞暗暗的想到,他已经满十八周岁了,到了考执照的年龄,不过他初中都没混毕业,而且行医执照也十分不好考,段飞为这事犯起了愁。


  曹梦珍这个人还是比较不错的,几天相处下来段飞就摸透了她的脾气,两人在卫生室里也变得有说有笑。


  这几天刘寡妇和田玉芬都没找过段飞,段飞知道刘寡妇是让自己给吓着了,而田玉芬肯定是躲不开刘福贵,经历过男女之事的段飞不禁有些憋的难受,一看见曹梦珍那肉嘟嘟的身子就想把她搂进怀里好好的弄一下。


  “ 梦珍姐,今晚你们小 王村放电影,去看不?”曹梦珍是小王村的,她比段飞大三岁,段飞第二天上班就开始管她叫姐了。


  中午刚吃完饭段飞就问曹梦珍,他是刚听说这事。


  “行啊,反正我晚上 回家也没事,那就看去呗。


  ”曹梦珍一点都不矫情,直来直去。


  晚上一下班两个人就骑着曹梦珍的自行车往小王村跑,电影七点开始放,他俩下班都已经是六点了。


  “哎呀 小飞你慢点,我都快让你颠到地上去了。


  ”小刘村离小王村十几里路,也不是太远,不过路不是太好走。


  而且段飞专挑坑洼的地方走,弄的曹梦珍直冲他喊。


  “你抱紧我不就掉不下去了吗。


  ”段飞有他的心思,曹梦珍一直都是用手把着车座下面,他想感受一下曹梦珍饱满的胸部,所以就专捡坑包的路走。


  曹梦珍好像也知道段飞的心思,还是死死的把着车座,也不松手。


  “哎呦,屁股都快颠碎了。


  ”段飞找了个大坑骑了过去,把后面的曹梦珍颠的都 差点飞出去,下意识的搂住了段飞的腰。


  而段飞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感觉到后背传来的压迫就更来劲了,一个劲的猛颠,等到了小王村自行车的后车圈都颠变形了。


  “要死了你,专挑坏路走。


  ”曹梦珍打了段飞一下,不过看样子没怎么生气。


  这时放电影的帆布都已经拉开了,不过还没开始,小王村放电影的地方在村委会里,这个时候院子里已经坐满人了,连一边的大树上都爬满了孩子。


  曹梦珍不住的和人打着招呼,把自行车扔在外面也不管,拉着段飞就往里面挤。


  有不少人都问曹梦珍带的小伙是不是她对象,她也不答,只是往里面挤,挤了好半天才算找到个位置,两人一前一后坐了下来。


  没过多大会电影就开始放了,是抗日游击队。


  段飞坐在曹梦珍身后看看四周没人注意,就往前凑了凑,两条腿从曹梦珍两边伸过去,然后轻轻搂住她的腰。


  也 不知道曹梦珍是看的聚精会神还是没注意,也没反对。


  段飞胆子不由大了不少,开始在曹梦珍的小腹上慢慢摩擦。


  “哎呀别闹。


  ”曹梦珍抓住段飞的手扔到一边,又开始聚精会神的看电影。


  段飞停了一会,然后又将手放在曹梦珍的小肚子上,不过这次曹梦珍倒是没说什么,也不理段飞。


  屁股往前又挪了挪,段飞把裤裆对准曹梦珍的屁股,轻轻往前一顶。


  曹梦珍被段飞顶的一动,回头瞪了他一眼,不过没说什么。


  段飞嘿嘿一笑,故意挪了下位置,就让曹梦珍坐在自己胯前。


  “小飞,别闹,把你手拿开。


  ”说完曹梦珍把手背到后面扒拉了一下,随即就感觉不对,自己肚子上应该是两只手,低头看了一下确实是段飞的两只手,曹梦珍不禁有些迷惑。


  “他两只手都在这呢,那他拿啥顶的我?”忽然曹梦珍想起了什么,脸一下就变的通红。


  虽然她性格有些泼辣,但哪里经历过这事。


  “他是用那东西顶的我?”想到这里曹梦珍的脸就更 红了,也幸好现在天黑,虽然电影屏幕上挺亮但也没人能看的出来。


  “这死小子,敢跟我耍流氓,看明天上班我怎么收拾他。


  ”曹梦珍恨恨的想着,后面有(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很爽)东西顶着她也没啥心思看电影了。


  只感觉屁股那传来痒痒的感觉,倒是挺舒服的。


  而段飞见曹梦珍不吭声就更来劲了,屁股一耸一耸的,心里还喊着口号。


  “嘿就、嘿就。


  ”这感觉十分刺激,段飞不自觉的就把双手往上移了一下,按到了曹梦珍的胸脯上。


  手上刚一加劲段飞就是一咧嘴,曹梦珍在他胳膊上掐了一下,把他疼的赶紧放下了胳膊,也不敢往上抬了。


  虽然曹梦珍的胸脯很大,摸着十分舒服,但她掐人实在是太狠了,段飞估计胳膊已经被她给掐紫了。


  这时电影刚好演完,曹梦珍从地上站了起来,也不看段飞,直接就朝外面走去。


  “梦珍姐,咋不看了呀?还有一个没放呢。


  ”段飞跟着曹梦珍,曹梦珍也不说话,直到外面一个没人的地方曹梦珍才转身又掐了段飞一下。


  “死小子,跟姐耍流氓是不?看我不掐死你。


  ”“没有啊梦珍姐,我哪耍流氓了,哎呀你别掐了,疼。


  ”段飞被曹梦珍追着掐,段飞跑了几步冷不定一回身一把就将曹梦珍抱在怀里,紧接着就说:“梦珍姐,咱俩处对象吧。


  ”曹梦珍没想到段飞会忽然转身把她抱住,刚想挣扎一听到段飞的话顿时就不动了,傻傻的看着段飞问了一句:“你说啥?咱俩处对象?”段飞使劲的点了点头:“我没娶你未嫁,还在一块上班,咱俩处不刚好吗?”曹梦珍一听这话脸腾的一下又红了,活这么大还从来没人向她表白过呢。


  “那个啥,小飞,我比你大三岁呢,咱俩不合适。


  ”“啥不合适呀,女大三抱金砖,我感觉咱俩挺合适的,要不这事就这么定了,你给我当对象。


  ”说完段飞就在曹梦珍的脸上亲了一口,这次曹梦珍没有生气,而是脸变得更红了,支吾了半天才说了句:“俺得回家问问爹娘。


  ”段飞心说还问个屁,又搂又抱的,这不是对象是啥。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段飞嘴上不敢这么说,呵呵笑了一下:“那行,等你回家问问你爹娘,完了再定这事。


  ”话音一落段飞的嘴就亲到了曹梦珍的嘴上,曹梦珍只是略微的挣扎了一下就放弃了抵抗,任由段飞亲她。


  怀里搂着个肉乎乎的女人段飞只感觉下身严重充血,下身又有了反应,顶在曹梦珍的小肚子上。


   想起自己曾经不成熟的表现, 耿昊忍不住的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


  嗯……床上熟睡的秦 芳菲突然喊一声,顿时吓了耿昊一跳,也许是上门女婿身份底气不足,又或者他在家被秦芳菲欺负怕了,整个人直接就半蹲到了床边,大气都不敢出。


  不争气的小心脏噗通噗通跳的厉害,大腿根更是时不时哆嗦几下,总之他被吓的不轻,这怪不得别人,谁让他做贼心虚呢!也不知过了多久,感觉到床上没了动静,耿昊小心翼翼的探头查看,这才得知刚刚不过是虚惊一场,秦芳菲仅仅是翻了翻身,整个人侧卧在床大中间,其中她身上的丝被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如此以来,秦芳菲整个光滑的后背,非常完美的就呈现在了他本人跟前,看得耿昊口干舌燥,双眼发光,恨不得马上就猛得扑过去…… 黑色吊带睡裙,映衬着她那肩膀格外圆润白皙,黑色裙摆更是难以遮掩白皙丰腴大腿,啧啧啧,几天不见秦芳菲身材怎么变了?“如此丰满,嘿嘿,我喜欢!”“老婆,我来了!”秦芳菲睡的太沉了,即便耿昊悄悄上床躺在她了背后,她依然无动于衷,看到媳妇并未觉察到他的到来,耿昊很激动,激动的浑身都在发颤。


  黑色吊带映衬着秦芳菲的肩膀更加白皙,更加圆润,乌黑柔顺的长发赖洋洋的搭在她的背后,让她那背影看起来更美更加诱的惑,还有黑色裙摆掩盖的翘……越看耿昊越激动,激动的他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了什么,不知过了多久,耿昊有些犯愁,只因他是初次,根本不知接下来该如何的继续。


  说来真是可笑,怎么说他也是农大毕业生,在省城读了三年大学,见多识广,总不至于连个熟睡的女人都搞不定吧!如果真是如此,守了两年空房,他还真是不屈!有理论无实践,直至到了现在最关键时刻,耿昊彻底傻了眼。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秦芳菲午休都快结束了,他依然没有付出行动,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敢,难怪秦芳菲看不起他,这只能怪他这天生的懦弱老实性格吧!除此之外,貌似跟他从果园心急如焚归来,然后又冲了个澡,折腾半天激情消退,最终导致了这场无疾而终的闹剧。


  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这么的放过秦芳菲离开,他心里又是万分不甘。


  如果继续,他没有这方便经验,真不知从哪里开始下手,比如说先掀开,还是?“嘿嘿,既然来了,那就先得些利息吧!”当脑海里猛然蹦出这样的一个想法,顿时让耿昊乐的合不拢嘴,满脸愁绪一扫而空。


  接下来耿昊秉着呼吸,激动万分,小心翼翼的在秦芳菲身上占着便宜。


  折腾了半天,按说早就把人弄醒了,有意思的,秦芳菲依然无动于衷。


  耿昊玩心大,并未趁机拿下秦芳菲,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想,或者不好奇。


  “咦?”探着身子向侧卧的秦芳菲脸上一瞧,吓的他差点魂飞魄散,随即猛地快速下床,不加思索的向外跑去。


  惊慌失措的回到了自己房间,耿昊背靠着房门拍着胸口,依然心有余悸的颤声惊呼道:“我的天呐! 大姨姐,秦 芳华?这怎么可能?她不是人在东莞打工么?”任他就是神仙下凡,他也无法想象的到,刚刚被他吃了半天豆腐的人(大炕上性经历),并且还差点让他睡了的女人,竟然是秦芳菲她 大姐,他耿昊的 大姨子——秦芳华!秦芳华人如其名,芳华正茂,十六岁美名就传遍了当地十里八村,她虽人美但性格烈,十八岁那年因抗争家里催婚而跟人私奔,这一晃就过去了十年,至于后来?耿昊脑子有些乱,再说对于秦芳华的了解,仅仅局限于当地人的道听途说,再加上他俩总共见过没几面,根本不知该如何形容秦芳华这个人。


  “呵呵,难怪今天回家感觉秦芳菲怪怪的,又能勤快洗衣服,又能无所谓呼呼睡大觉,搞了半天,原来还是我高看了她!”耿昊摇头苦笑,默默上了炕。


  新房主屋正房是四间大平房布局,南北朝向,中间两间是客厅,有高级沙发,六十寸的液晶大电视,东屋主卧装修高档,至于西屋?呵呵,依然是当地的特色大炕。


  结婚当晚他人就被撵到这里,一直住到现在,自家山区睡的也是炕,对此他很习惯。


  至于不习惯的呢,呵呵,当然正是娶了媳妇守空房,日子过的憋屈!现在不提什么憋屈什么窝囊,现在耿昊他很庆幸,毕竟刚刚没有做太出格的事情,否则他还真不知该如何向媳妇交待,今后再如何的面对大姨姐秦芳华。


  猛然想起大姨子回家这么重要的事情,他竟然没提前得到半点消息,如此看来,整个 秦家把他耿昊都当成了外人,一个可有可无的上门女婿。


  结婚两年秦芳菲肚子没有半点动静,虽然秦芳菲不让他碰,他承认自己是有很大责任的,之所以秦家没当面说落他,那还是给他面子,没有把事情办绝。


  “大姨子回了家,那秦芳菲她人呢?今天是周六,她究竟去了哪里?”思来想去一番过后,耿昊开始考虑这个问题,回家时路过村支部,大院门紧闭,显然可见村支部大院没有人呗!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吱扭一声的开门声,顿时吓了他一跳。


  哒哒哒……侧耳一听,脚步声去了院里,这才把悬着的心放回到了肚里。


  秦芳菲和秦芳华姐俩都是当地大美女,都是娶她姐俩为荣,尤其是刚刚摸过了大姨姐,润滑手感很好,说实话他很享受那种感觉,望着窗外发呆了一小阵,急忙挪身到窗边。


  人走裙摆扬,露出白花花的大腿,还有那……看得耿昊发呆,鼻血差点留了出来。


  “大姨姐三十三了吧,没想到魅力依然这么大,真是让人受不了。


  ”耿昊擦了擦鼻子,意犹未尽的望着大姨姐的背影,暗自感慨万千。


  “咦?我刚洗的那件内衣,咋不见了?难道家里进了贼?”秦芳华突然发出了一阵惊叫声,犹如晴天霹雳,当场把耿昊吓得浑身一哆嗦。


  天地良心,他回家就洗澡,真的没拿外面的衣服,曾经他有过,这次绝对没有。


  与此同时他感到很高兴,如此说来,大姨子并不知他回家,既然如此,那他悄悄进东屋的事情,那她本人就跟不知晓了呗!“小昊,小昊,你是不是回家了?”秦芳华扯着嗓子嚷嚷起来。


  “啊?”耿昊傻了眼,皱眉苦笑道:“大家来啦,我在家呢!”“你在家呀!”秦芳华很高兴,娇笑说:“你,你有没有?”在她说话期间,耿昊很紧张,心都快提到了嗓子眼,就在他不知如何回答的时候,只见大姨姐话语一转,兴高采烈的说找到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原来是风把内衣吹跑了,害得耿昊虚惊一场。


  刚刚在东屋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即便他认为大姨姐不知,耿昊心里依然比较发虚,不知该接下来如何面对大姨姐,心里时刻想着解决办法。


  “嘿嘿,果园!”耿昊脑子很活络,猛地一拍大腿,激动的差点从炕上蹦起来。


  收拾完毕正准备出屋,客厅传来一阵哒哒哒的脚步,方向正是西屋门口。


  “大姨子来西屋做什么?难道,难道她发现了什么?”耿昊顿时瞪大了双眼,吓得他愣在门口,半天动也不敢动。


  哒哒哒……随着外面脚步声越来越近,耿昊本人越紧张,紧张的心跳加快,反正整个人很不自在。


  现在他最怕见到的人正是大姨姐秦芳华,毕竟刚刚在东屋主卧他把人家当成了他媳妇,差点做出禽兽不如天打雷劈之事。


  若真如此,那他整个人的名声都完了。


  咦?不对呀!短短片刻后,他皱着眉头仰头看了看天,这才发现事情并非如此。


  秦家在当地可是名门大户,家族出过村长,村支书,挣钱的更是大有人在,尤其是最近几年,他老丈人秦德厚搞得建筑队非常红火,县城正建的富贵园小区就是出自其手。


  老丈人在当地方圆百里很出名,即便在县城那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原因?有钱!否则的话,仅仅凭秦家在野槐沟是个大家族,根本无法让秦芳菲这位女流之辈,几乎全票当选女村长,当选那天甚至县长都过来助阵,当然话不能这么说,应该是监督。


  秦家最注重名声,再说了大姨姐当年忤逆父母跟人私奔,早就被家人不待见,即便刚才他招惹了大姨姐,他相信大姨姐也不敢到处乱说,那他还用害怕什么呢?咳咳咳!掩嘴轻咳了几声,耿昊故作镇静做出回应。


  “大姐,我在呢!你找我何事?”说着他就快速打开房门,脸不红心不跳的直视着刚刚走到了门口,正准备做出推门动作的大姨姐。


  事发突然秦芳华不加提防,再加上耿昊说话吓了她一跳,伸手落空根本就没有推到门,如此一来导致她整个人身子向前倾,直接就向耿昊怀里倒了过去。


  “啊……好疼!”“啊……好大!”两人咣当撞到了一起,随即响起两阵异口同声的惊呼声。


  “耿昊!”秦芳华怒了,满脸通红,“你刚刚喊什么?”“大姐,我,我,我刚刚说好疼呀!”耿昊捂着脑袋低下头,支支吾吾的说着,哪里还敢直视秦芳华。


  “你?你胡说,好疼是我说的!你撞到我胸口了!”“我?我的胸口也很痛,我不行了,需要躺下休息!”耿昊根本不管秦芳华是否揭穿了他的谎言,边说边回屋上了炕。


  此时,秦芳华站在门口,整个人羞愧的满脸通红,可惜对此她又毫无办法。


  她是耿昊大姨子,耿昊是她妹夫,她能拿他如何?再说了,她跟前夫离婚多年,身子好久没被 男人碰了,刚刚猛地撞到耿昊怀中,让她感觉到了血气方刚的男人气息。


  年轻就是好,身子骨壮实,嗨,还别说,耿昊看起来清瘦,其实身子很壮,俨然是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显肉的男人好身材。


  为逃避大姨子对他兴师问罪,耿昊侧躺在炕中央,双手交叉在胸前,时不时的左右拍拍,嘴里还哼哼的直喊疼,好像在证明他刚刚没说谎,直接来了个恶人先告状。


  看到他这么大的人了,并且还是一个大男人,竟然跟她闹了这一出,秦芳华实在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笑的她前仰后合,差点笑弯了腰。


  “大姐,你,你不生气了?”耿昊边说边翻身做起,然后整个人惊呆了。


  大姨子秦芳华依然还是黑色吊带真丝睡裙装束,着装非常性感,长发披肩更是为她本人增加了不少妩媚和诱惑,反正把耿昊刺激的不行,恨不得扑过去直接睡了她!耿昊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自己非常清楚,根本没有胆量动秦家人!否则,现在他早就成立秦家名副其实,而并非有名无实的上门女婿。


  “昊昊,姐漂亮吗?”迎着耿昊直愣愣的炙热目光注视,秦芳华不仅不怒,并且还笑容满面,妩媚的很。


  这是啥情况?耿昊当时有点懵呀,哪里搞的清楚究竟是个啥状况。


  也许是大姨子真的是太漂亮了,说话又温柔,他不加思索的点了点头。


  “昊昊,既然你说大姐漂亮,那我妹比我还漂亮,你为何对她的美,视而不见?”“什么?视而不见?我……”面对大姨子的这番质问,耿昊吃惊万分,喃喃自语的嘟囔着。


  直至到了现在,他这才明白过来咋回事,原来大姨子是为他和芳菲分居之事而来。


  刚结婚时分居,两人还藏着掖着,生怕被双方家长知晓,随着结婚时间长了,两人一直没孩子,他们就是想隐瞒某些事实,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说话呀!”秦芳华怒了,边说边向炕边走去。


  “我,我,我有病!”耿昊实在没了办法,不由脱口而出。


  有关这样的说法,他也是被逼无奈,反正已经够丢人够憋屈的,他不在乎更丢人。


  最近一年间,他不知向秦芳菲提过多少次离婚,嘿嘿,人家根本就不理他!“什么?你说什么?”秦芳华惊呆了,右手捂着嘴巴,难以置信的打量着耿昊。


  “大姐,我有病,简而言之就是……我那方面不行!”“放屁!”秦芳华直接就爆了粗口。


  她可是过来人,过早步入社会,啥样男人没见过,耿昊岂能骗过她的眼睛?“大姐,我真有病,求求你,求求你们家,让我离开芳菲!”“耿昊,你?你小子是有病,神经错乱的神经病!”不论耿昊怎么说自己有病,反正秦芳华就是不信,接下来他俩就你一句我一句的吵上了,不知过了多久,非常可笑的一幕发生了。


  秦芳华穿着吊带睡裙,午休前刚刚洗过澡当时没穿内衣,得知妹夫耿昊在家,来时匆匆根本就没考虑这些事情,现在好了,正好被炕上居高临下的耿昊看了个真真切切。


  “眼睛都快掉沟里了,这像有病?”秦芳华暗自发着牢骚,虽心里有些生气,不知为何他对耿昊偏偏就是发不出来。


  “大姨子不会对我有意思吧!我不眨眼的盯着看,她都不掩饰一下!”耿昊心里嘀咕着,不知不觉让他想起了美事,反正家里也没其他人,是不是该勇敢的尝试一下。


  既然她妹对不起他,那就让她这个当姐的来补偿呗,顺便学习学习经验。


  想到这里,耿昊就做了一个大胆动作,直接伸手抓住了秦芳华的胳膊。


   我最喜欢的课就是英语课了,虽然听不懂她说的什么,但是那种咿咿呀呀的 声音特别悦耳,她在台上每走一步,翘臀就跟着一晃一晃的,十(女同学被下药晚上教室)分养眼。


   还记得那天,我上学迟到了,正好第一节是 周彤的英语课,等我快步跑进班门口,就看到了周彤那张冷若冰霜的俏脸。


   当时大家都在晨读,见我迟到了,周彤便冷着脸问我:你这是第几次迟到了? 我心里叫苦不迭,虽然周彤长得妩媚动人,但在年级组里却是出了名的恶毒,对待学生特别严厉。


   看我低着脑袋没说话,周彤冷哼一声,走到门口对我说:门口 站着,中午来我办公室一趟! 周彤冷声说完就回到了班里,我心里七上八下的,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站在外面的走廊上,周彤开始上课了,她依旧扭着自己性感的小臀部,金色的高跟鞋踩在地上一踏一踏的。


   好不容易熬到了中午,下了课后,我收拾完东西就去了周彤的办公室。


   哪知道,当我走到她办公室门口,准备敲门时,里面忽然传来一阵低亢又异样的声音。


   隐约中,我听到一个男的再说:老婆,你真漂亮…… 讨厌,在学校呢,你想干嘛呀……听周彤的声音,还有几分娇羞。


   没事儿,都放学了,咱们先简单的来一次…… 我突然想起来,这男的应该是周彤的丈夫,他们夫妻俩都是学校的教师。


   不过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看上去冷艳高傲的周彤,竟然会在学校的办公室里做那种事情。


   周彤好像早就忘记了早上对我说的话,也默认了男人的动作,在里面传出一阵又一阵的娇吟声。


   我的心跳顿时就加速了起来,我真恨不得冲进去好好观赏! 虽然我眼上看不到,但我还是下意识的拿出手机,打开录音功能后贴在办公室的门上,同时把耳朵也附了上去。


   你真坏!想弄就快点嘛,别一会儿让人发现了…… 紧接着,里面就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没过多久,周彤娇媚的声音再次传来,听的我一阵血脉喷张。


   嗯……老公……你真厉害……人家好舒服…… 我仔细的 听着,那种吸允的声音也愈发变大,到最后,周彤的嘴中哼出了一道又一道娇媚婉转的嘤咛。


   听到这里,我下面的那玩意儿早就已经一柱擎天了,开始不断脑补着办公室里香艳的画面。


   又是两分钟后,里面逐渐没了动静,那男的轻声 说道:老婆,你是舒服了,可是我还难受着呢…… 周彤连忙媚笑道:老公我错了,人家这就帮你解决,你别急嘛…… 随着里面骚话不断,我心里也震惊不已,真没想到为人师表的人,竟然会在神圣的校园里做出这种事情! 老公,你的,唔…… 周彤似乎在用嘴巴,所以说话的时候,有些含糊不清。


   听着周彤极具魅惑的声音,我下面难受的差点没把裤裆撑破,脑子里甚至开始幻想起来,这时候里面的男人要是我,该有多好啊…… 就 在我有些克制不住自己,想自己动手解决一下时,偏偏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张伟,你去不去吃饭? 我被吓的打了个哆嗦,手机都差点没拿稳。


  转过头一看,原来是死党小胖子喊我。


   真该死,早不叫晚不叫的,偏偏这个时候喊我。


  更加让我心惊的是,小胖子这句话大声喊完后,办公室里瞬间也没了动静! 我急中生智,连忙也转过身大声回应道:我还要找周老师呢,你自己先去吧! 随即,我深吸一口气,原地踏步两下,装作刚走来的样子,再一敲办公室的门。


   周老师在吗,我是张伟! 张伟啊,你稍微等一会儿!里面的男人说话有些慌张。


   一分多钟后,门被打开了,我看了一眼开门的人,连忙低下头说:张老师好! 张老师,也就是周彤的老公,他别有深意的看 了我一眼,然后有些不满道:你呀,下次好好听周老师的话,瞧瞧你把她都气成什么样了! 张老师说了我两句后就走了,我走近办公室,发现周彤此时正靠在椅子上,勾搭着腿,一副很懒散的样子,俏丽的脸蛋上还带着一丝事后残留的红晕之色。


   因为刚才发生的事情,周彤的喘息声还有些沉重,丰满的胸脯也微微颤动着,额头前凌乱的碎发遮住了她的眼眸。


   这还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察她,以前她都是站在讲台前,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老实说,周彤长得确实很漂亮,即便电视上那些女明星卸完妆后也不见得能比过她,走在大街上,她一定是属于那种惹人注目的存在。


   也没让我看多久,周彤就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份协议,推到我面前说道:把它签了,办理退学手续吧。


   我愣了愣,小声问道:老师,你说什么? 我说,你退学算了。


  周彤淡淡说道,声音冷的像冰,名牌大学毕业的她总是喜欢用高人一等的语气和别人说话,尤其是对待我这种差生的时候。


   她看都没看我一眼,而是继续说道:像你这种学生,还读什么书,给你爸妈丢脸,给咱们学校丢人吗? 我咬了咬牙,忍住了没说话。


   可能是感觉到我生气了,周彤这才轻蔑的看了我一眼,甚至已习以为常的继续呵斥道:让你好好学习你不听,让你退学你也不退,你说说你有什么用,你还是个男人吗? 虽然不是第一次被她羞辱了,但今天把话说的这么难听,还是第一次。


   我死死的握紧了拳头,要不是担心被开除了回家无法面对我爸妈,可能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


   周彤就这样毫不留情的骂了我二十多分钟,而后,她似乎是骂累了,便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起来。


   我恶狠狠的盯着她,她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像是藤条一样抽打着我的自尊,可却因为她是老师,我不能反驳,只能默默沉受下来。


   或许我在周彤眼里还是个孩子,她调整了一下座椅后毫无顾忌的半躺着,微卷的长发顺着椅背落下披散开来,长长的睫毛遮住眼睛,朱唇微张,露出了里面几颗洁白的小牙。


   我依旧盯着她,同时心里恶骂着她,一副浪荡像,肯定是刚才累了! 周彤今天穿着一件奶黄色的短袖衬衫,裙子依旧是黑色百褶,她半躺着,把右腿翘在了左腿上,裹着肉色蕾丝的丝袜,我清晰可见她大腿根处的那一抹春光…… 当即,我的目光便再也挪不开地方了。


   周彤的身材本来就高挑,再加上她如此躺着,只显得两条美腿更加修长。


   顺着小腿再往上看,长筒丝袜的袜口卷起的并不平整,像是匆忙之间穿戴好的,大腿浑圆饱满,根部的皮肤白皙匀称,有种说不出的诱人光泽,两只秀气的小脚向上翘着,脚踝纤美圆润,脚趾点缀着粉色的指甲油,又是平添了几分诱人之色! 我猛地咽了咽口水,同时靠近两步,想更加仔细的看看。


   周彤似乎睡着了一般,奶黄色的衬衫紧紧包裹着她那凹凸有致的身材。


   因为睡姿缘故,我似乎可以透过她的领口,隐约看见胸脯里面的那道风景,周彤那柔软被裹在一幅金色花边的文胸之中,颤颤巍巍! 就在我贪婪望着周彤诱人的娇躯时,她眼眸微动,醒来了。


   周彤还好没注意到我特意和她拉近了距离,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随即厌恶的看着我喝道:滚一边去,看你都来气! 我咬紧牙齿,但还是退到了墙角站好。


   后来,周彤接了个电话就出去吃饭了,临走前还警告我,叫我中午也别吃饭了,就在这里好好站着。


   等我站了一个小时后,两条腿都麻了,周彤这才回来。


   她冷漠的瞥了我一眼,问我:还是不肯签字是吗? 我低着头,不敢说话。


   她哼了一声,坐在椅子想了想后又道:正好明天是周末,我去你家一趟,我倒想好好看看,你爸你妈平常都是怎么管教你的! 啊…… 我差点被吓的尿裤子了,虽然早就已经过了挨打挨骂的年纪,但是从小我父母就对我过于严厉,对于他们我总有种说不出的恐惧。


   我刚想对周彤求饶,说些什么,哪知道她似乎知道了我的想法,瞪了我一眼,厉声说道:你的事情,我已经上报政教处了,学校对你这种差生也是零容忍!既然你不肯自动退学,那我就只能家访了! 一下午,我都不知道怎么过去的,整个人浑浑噩噩的回到了家里。


   我满脑子都在想回家之后怎么跟我老爸解释,要按照他的脾气来,知道我要被学校开除了,甚至班主任还追到了家里来,他还不得气得拿皮鞭抽死我啊! 不过,等我回到家喊了一声后,发现爸妈并不在家。


   想到这里,我就暗自庆幸不已,至少不用马上面对我爸和我妈的混合双打。


   走进屋子,我这才发现在我的书桌上有一张小条,是我爸留给我的,上面写着,他和我妈要去外地一趟,要我自己在家老实待几天。


   同时,桌上还摆着几百块钱,是我这些天的花销! 我愣了愣,可即便这样,我依旧有种躲了初一躲不过十五的感觉,再说了,明天周彤还会来我家,到时候我该怎么跟她解释? 我坐在床上,思绪一片茫然。


   一时间,周彤咒骂我的话,渐渐地全部浮现在了脑海中,一想起她那恶毒又冷漠的话语,我就气得浑身发抖! 怒火在胸口被点燃,这个婊子,贱货! 亏她还为人师表,竟然在办公室里公然偷情! 对,偷情! 猛地,我想起了我当时还录下来了那一段激情! 随即拿出手机,我甚至有些颤抖的手指,点开了中午我录下的那一段录音。


   啊……老公……你真厉害…… 听着周彤放荡的魅惑声,我幻想着她娇滴滴的趴在床上被男人蹂躏,婉转哀啼,真刺激! 再加上中午她可是在我面前走光了的,那敞开着的裙摆,那片柔软……我想知道,她今天穿的小内内是什么颜色的,会不会和她的文胸一样,都是蕾丝花边的? 不由得,我的脸上洋溢着事后的愉悦,忽然间,一个邪恶的想法冒上心头…… 周末,我自己一个人在家刚吃完午饭,正打算看会儿电视时,门铃突然响了。


   走到门口,透过猫眼一看,外面站着的还真是周彤。


   这个臭婊子,还真没打算放过我! 我的嘴上露出一抹邪笑,好在,这次老天仿佛都支持我,加上我今天准备的齐全,也不怕她。


   我打开门,装作恭敬的说了一声老师好。


   周彤瞧都懒得瞧我一眼,大步走进屋子来,甚至连鞋都不换。


   周彤今天穿着一件无袖的黑色薄纱吊带衫,将她上面玲珑凸翘的曲线完全勾勒了出来,黑色的吊带让我隐隐可见里面的文胸细带,白色透明的。


   鹅黄色的A字小短裙,只遮住了她大腿以上的部位,周彤今天没有穿丝袜,光着一双雪白修长的美腿,黑色的高跟鞋将她本就不低的身高再次拉长了一截,显得整个人都十分高挑,性感。


   我估计周彤中午出门前可能洗了个澡,身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奶香,不时的在诱惑着我的神经。


   不得不说,这个小贱货真的很会打扮,每次看见她,都会有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再加上她刚刚结婚,不管是少女的清香,还是成熟女人身上该有的韵味,都在周彤的身上完美的彰显出来。


   我跟在她的身后,眼睛由始至终就没离开过她那浑圆挺翘的臀部,当时我真有种冲动,恨不得冲上去一把抱住她那丰腴的翘臀,狠狠搓揉。


   你家里人呢?周彤进屋打量了几圈后,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问我。


   这下,她那小短裙能够遮住的地方更少了,雪白修长的美腿看得我一阵血脉喷张。


   我倒了一杯果汁过来,小声说道:我爸妈出去了,一会儿回来。


  老师,您喝水。


   周彤用恶毒的眼光瞪了我一下,说道:现在装乖讨好我也没用,不给你一点教训,你永远都不知道改! 听完她的话,我虽然气愤,但还是只能尬笑两声,点点头说是。


   说了我几句后,看我一直低着头,周彤哼了一声,还是喝了两口果汁。


   看到她咽下果汁的那一刻,我心里顿时乐开了花。


   喝完水放下杯子的时候,周彤的两条腿稍微岔开了一些,因为裙摆很短,我隐隐看见了她今天穿的小内内也是黑色的,很诱人。


   正在我内心一阵冲动之际,她已经站起身来,捋了捋自己有些发皱裙角,走进了我的房间。


   她用着厌恶的眼神扫射几番后,问我:这是你的房间?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