穗花 av

性愛工具 愛之谷官方商城 40瀏覽 0評論 收藏
穗花 av


林逸懷里抱著藥箱,到小柳村時,天已經擦黑,灰蒙蒙的。


  他站在小柳村村口,一股尿意襲來,于是疾步朝著村口北面的小竹林走去,到一棵筆直的青竹前面放下藥箱,將褲襠拉鏈拉開,掏出家伙放水時,突然聽見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扭頭見一個壯實的 男人拉著一個少婦急急忙忙的朝著小樹林里面沖來,頓時嚇的一哆嗦,幾滴尿液一下子滴在了手指之上,來不及多想,林逸趕緊蹲了下去,將自己給隱藏在一旁的雜草堆中……那壯實的男人拉著少婦進入小竹林深處后,猴急的緊緊摟住了少婦的腰身,騰出一只手就要去扯少婦的裙子……“等會兒……”少婦拽住那男人的胳膊,有些忐忑 的說:“你急什么,這種地方不會被人發現吧?”“不會的,趕緊給我,我忍不住了……”林逸蹲在草堆里瞧見眼前的一幕,心中已經有數,原來是一對偷情的男女。


  少婦不悅的瞪了壯男一眼,伸手狠狠的掐了他一把,“你個棒槌,急死你。


  你不怕我家那口子發現,把你給廢了?”壯男嘿嘿 一笑,一臉得瑟的說:“ 王志強正忙著照顧他那快死的老娘,現在是焦頭爛額,哪里還有工夫管我給他戴綠帽子?!”少婦白了壯男一眼,說:“聽說他請了鎮上林家醫館的人來給他老娘看病,也不知道能不能治好。


  ”“哼哼,林家醫館雖說在鎮上挺有名氣的,但也不至于能有起死回生的手段,我看啊這老婆子熬不過今年冬天了……”“呸, 張鐵柱,嘴巴也太毒了吧,你當著我的面詛咒我婆婆,小心我告訴王志強去。


  ”叫張鐵柱的男人咧嘴一笑,“你敢告訴王志強,我就敢告訴他,你給他戴綠帽子。


  ”說話時,他又是一笑,一雙大手開始不老實的在少婦身上亂摸起來。


  “去你的。


  ”少婦紅著臉嬌媚一笑,朝張鐵柱下面瞥了一眼,說:“老娘如果不是看你壯實的像個牛犢子,才不會和你干這種事情,你也就下面那玩意有點用處!”張鐵柱聽了少婦的話臉色露出氣憤之色,咬牙切齒的說:“ 李秀云,你這娘們敢埋汰老子,看老子怎么折騰死你。


  ”說著話,他一把將李秀云的短裙給撩了起來。


  “少給老娘廢話,別磨磨唧唧的,趕緊辦事兒,老娘待會兒還得回去,出來時間長了會被王志強懷疑的……”“嘿嘿……現在輪到你這娘們急了吧。


  ”這會兒張鐵柱倒是不急了,一雙厚實的大手在李秀云沉甸甸的胸部上揉捏著,臉上露出狡詐的笑意道:“老李頭承包魚塘的時間快到期了,你得幫我……”“我……我怎么幫你,又……又不是我的魚塘……”李秀云氣喘吁吁的說道。


  張鐵柱雙手由她胸部慢慢探索到了肥碩的臀部上,張鐵柱愛不釋手的把玩著,嘴里提醒道:“你老公可是村長,只要他答應,一定可以幫我弄到魚塘的承包權……”“好……我回去……回去和他商量……你別再折磨我了,快給我……”張鐵柱滿意一笑,“嘿嘿,馬上就讓你知道什么叫做死去活來,騰云駕霧……”躲在草叢中的林逸見到這一幕,只覺得島國片和這個相比簡直是弱爆了。


  林逸覺得再看下去恐怕就要欲火焚身了,起身準備離開之際,突然,一只大黃狗從外面躥了進來,突如其來的吼叫嚇的林逸一下子從草叢中跳了起來。


  而這狗叫聲巧合也引起了那張鐵柱和李秀云的注意,李秀云見草堆里跳出個大小伙子,嚇的尖叫一聲,趕緊把脫了褲子準備干事的張鐵柱推開,慌張的去整理自己的衣裙。


  林逸暴露了目標,不敢多待,懷里抱著藥箱,慌忙朝著竹林外面奔去……等林逸離開后,李秀云哭哭啼啼的道:“完了,這次死定了,剛才一定被那小子看見了。


  ”張鐵柱男人瞇著眼睛說:“要不一不做二不休把他……”他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


  李秀云嚇了一跳,一巴掌拍在張鐵柱胸口:“你小子是不是瘋了?你想死別拖累我!”她氣的一把推開張鐵柱,然后把自己裙子整理好,繼續說:“現在只能祈禱那小子不認識咱們,否則,如果被王志強知道,咱們兩都要倒霉。


  ”……林逸一臉郁悶的走進村,猶豫著要不要回鎮上去,已經被村長媳婦看見了,再去村長家得多尷尬?正糾結著,一個憨厚的笑聲在不遠處響起:“哈哈,你就是老神醫的孫兒吧?”林逸抬頭見一個穿著綠色布衫的男人迎面走來,就點頭疑惑的問:“你是?”“我是小柳村村長王志強啊,上午去拜見過林老神醫。


  ”王志強解釋的說道。


  林逸哦了一聲,看王志強的目光有些同情。


  王志強摸摸臉,疑惑的道:“我臉上不干凈?”林逸暗忖,臉上到不臟,就是腦袋上嘛,剛才被自己媳婦戴了頂綠帽子。


  林逸正要開口,王志強聲音再次響起,只不過不是對他說,而是對他身后的人說,“秀云,你去干啥去了?不是讓你呆在家里等著 小林 醫生過來嗎!你怎么自己跑出去了?真是不像話。


  ”從竹林中出來的李秀云臉色頗為難看,見林逸就是剛才發現她的人時,她臉變的煞白,心里極為忐忑不安,生怕林逸把她剛才和張鐵柱偷情的事情抖露出來。


  “哦,剛才……剛才去地里溜達了一圈,準備摘些嫩葉青菜晚上吃。


  ”李秀云擠出笑意,牽強的解釋著。


  林逸這會兒才看清女人的長相,倒是有幾分姿色,不過也只是中等之姿,估計在小柳村這種地方可以算得上村花了,衣著也挺時髦,雖然沒有城里人的那種氣質,但高跟鞋、小短裙、花襯衫一樣也不少,就那一雙大白腿都能勾引不少男人的欲望。


  林逸忍不住朝李秀云身上瞥了兩眼,目光落在了李秀云裙子上,因為李秀云剛才太過匆忙,黑色裙子上蹭了一塊白色的粘液她自己并未發現,待發現林逸的目光之后,她低頭望去,臉唰的一下子變紅,趕緊用手捂住了那個地方……王志強倒是沒有發現兩人的異樣,樂呵呵的對林逸介紹道:“小林醫生,這是我老婆李秀云,這幾天你的生活起居就由她照顧,有什么需要直接告訴她就成了。


  ”林逸輕輕點頭,似笑非笑的望著李秀云,說:“那就麻煩李姐了。


  ”王志強搶著說:“不麻煩,不麻煩。


  應該是我們麻煩你才對,我母親的病還得指望你呢。


  ”李秀云見林逸似乎沒有要告狀的意思,心里稍微踏實,又見林逸有意無意的把目光看向自己,就嬌媚一笑,輕聲說:“能夠照顧小林醫生是我的福氣呢,小林醫生有什么需要只管吩咐便是,不管什么要求我都會滿足你的。


  ”林逸聽出李秀云的這句畫外音,心里暗罵一句,“這女人真夠騷的!”不過,想起剛才在小竹林見李秀云肥碩臀部被玩弄的顫顫巍巍,林逸原本已經平息的欲火再次被撩撥起來……剛剛下過雨的小柳村空氣極為新鮮,空氣中彌漫著淡淡的茉莉花香,在王志強的帶領下,林逸在一個紅鐵門前面止步,將大鐵門打開,便是一個水泥的圍墻將一幢三層的小樓房給圍在里面,小院子里面種著一顆楊樹,楊樹似乎有些年月了,枝干粗壯而茂密。


  “小林醫生,快請進。


  ”王志強笑瞇瞇的將林逸領進屋中,然后對李秀云吩咐說:“你趕緊去做飯,把家里的干貨都拿出來招待小林醫生。


  ”李秀云笑著答應一聲,一臉春意的瞥了林逸一眼后,扭著水蛇腰進了廚房。


  王志強為林逸倒了茶水后將煙遞到林逸面前:“小林醫生抽煙不?”林逸含笑的擺手:“我不抽煙,抽煙有害健康……”“呵呵,小林醫生說的是,我這煙癮有許多年了,戒不掉。


  ”說著,他給自己點上一支,深深吸了一口,旋即,眉頭又蹙了起來:“小林醫生,我母親的病有些奇怪,找了村子里的野郎中,根本看不出個所以然來,老人家又不愿意去醫院,所以只好麻煩你幫忙診斷了。


  ”林逸捧著熱茶,輕輕嘬了一口,看了一眼憂心忡忡的王志強,說:“不麻煩,作為醫生這是我應該做的,不過,我現在可以看看你母親嗎?”王志強一喜,趕緊點頭道:“當然可以,你跟我來……”到了二樓王志強母親的房間,輕輕將門推開,里面散發著一股刺鼻的氣味,林逸用輕輕嗅了一下,頓時皺起了眉頭,見老人沉睡過去,林逸腳步輕盈的走到床前,將手探到她枯燥的手腕上,中指和食指搭在上面,微微瞇起眼睛,一股內力隨體內緩緩溢出,無形的進入到了老婦體內,在老婦體內運行一周之后林逸輕輕搖頭。


  “你是不是給她喝了什么中藥?”林逸睜開眼睛,扭頭問王志強。


  王志強緊張的點頭說:“村里的野郎中開了一副藥方,說是祖傳的,讓我試試看。


  我看有一段時間了,但是似乎并沒什么效果。


  ”林逸冷哼道:“真是庸醫,他開的藥方里面有幾味草藥的藥性極為霸道,若是長期服用,以你母親的體質來看,非但救不了她,反而會成為她的催命符……”“啊!”王志強嚇的臉上一陣慘白,片刻,回過神后,嘴里罵罵咧咧的道:“賀老三這個王八蛋想害死我媽,我饒不了他!”“小林醫生,我媽還有救嗎?”王志強壓住心中的火氣,朝林逸詢問。


  林逸點點頭說:“其實你母親只是高血壓發作,再加上血糖偏高,所以 身體才會受到影響,原本去醫院拿點降血壓的藥就能解決的事情,讓那野郎中一折騰,差點要了你母親的性命……”“哎,我老母親太倔了,從來不肯上醫院。


  小林醫生,事不宜遲,您趕緊給我母親治病吧?!”林逸苦笑道:“高血壓和高血糖是要慢慢調理,不是隨便一味藥就能擺平的,待會兒我會開出一個藥方,你按照藥方去抓藥,每天讓你母親按時服藥,再配合上我的針灸調理,三天之內應該就能把血壓和血糖都給降下去。


  ”“啊,三天就能治好?那可太好了,傳聞林家醫術已經到了妙手回春的地步,看來真是不假啊。


  ”王志強一臉激動的說道。


  “妙手回春不敢說,不過一般的病狀還是能夠輕松醫治的。


  ”兩人正聊著,樓下傳來李秀云嬌媚的喊聲:“志強,小林醫生,飯做好了,趕緊下來吃飯吧……”“呵呵,小林醫生咱們先去吃飯,邊吃邊聊,我這老婆什么都不行,就是做的一手好菜……”林逸心中暗忖:“你老婆不僅做菜厲害,給你戴綠帽的功夫也是極為了得呢。


  ”酒菜上齊,李秀云解開圍裙,一臉媚笑的說:“粗茶淡飯,小林醫生不要嫌棄呀。


  ”她坐到林逸對面,接過王志強手中的酒瓶,“今天高興,我也陪小林醫生喝幾杯。


  ”林逸望著一桌子豐盛的酒菜,打(美女半夜情欲高漲,夾逼自慰)趣的笑道:“這如果是粗茶淡飯,那我家的飯菜只能說是喂豬的。


  ”“咯咯咯……小林醫生可真會開玩笑。


  ”說著,她笑靨如花的起身躬著腰去給林逸倒酒,林逸微微抬頭,恰好瞧見她花襯衣的領口里面露出白花花一片,乳溝潔白如玉,心頭一熱,渾身竟然有些燥熱起來,他怕王志強發現他眼睛不老實,于是趕緊把目光移開。


  席間,王家夫婦不停的給林逸敬酒,一頓飯吃下來,林逸發現王志強特別貪杯,但是酒量又不好,喝道最后差鉆了桌底。


  李秀云的酒量倒是出乎林逸的意料,雖然也是有了醉意,不過比他老公可是清醒多了,她仰頭喝完杯中的酒,眼中蕩漾著春水的望著林逸,露出一個曖昧的笑意,旋即,踢掉了腳上的的拖鞋,一只小腳靜悄悄的伸到了林逸的小腿上,有意無意的在他小腿上磨蹭起來。


  “小林醫生,我這頓飯可滿意?”李秀云咬著紅唇笑問道。


  林逸見李秀云主動勾引自己,頓時心生警惕,雙腿朝旁邊移動,躲過她的騷擾,似笑非笑的說:“很滿意。


  ”“既然滿意,那么剛才傍晚你看到的……”“我什么都沒看見……”林逸心思活絡,搶著說道:“李姐多慮了,王村長喝多了,你趕緊照顧他歇息吧。


  ”“不急……”李秀云瞇著眼睛笑望著林逸,桌子下面的腳再次湊了上去,只不過這次直接把美足探到了林逸的大腿之上……林逸那里受過這種誘惑,整個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更何況他喝了不少酒,對于李秀云主動勾引自己的行為就有些把持不住了,在李秀云將絲襪小腳放在他襠部位置時,他很不老實的有了生理反應。


  李秀云自然能夠感覺到林逸身體的變化,得意的咯咯媚笑起來,眼中露出迷離的醉意,紅唇輕啟的誘惑道:“小林呀,你覺得李姐漂亮嗎?”林逸能夠感覺到李秀云的腳不停的在自己身上磨蹭,整個身體都跟著繃直了,意志力在酒精的作用下頃刻間坍塌了,他看李秀云的眼神也變的火熱起來。


  “李姐……你……”“怎么,我不漂亮?”李秀云故作嗔怪的媚睨了林逸一眼,起身走到林逸身邊坐下,身子緊緊的貼在林逸身上,接著握起林逸的手,朝她胸部上湊了過去。


  林逸的手被李秀云牽引著伸了過去,心中激動不已,眼看著馬上就要攀上那挺拔的胸部之上,趴在桌子上的王志強突然嗚咽一聲,嚇的林逸做賊心虛的趕緊將手縮了回去。


  李秀云見林逸被嚇到,又是一陣得意的嬌笑,旋即,滿含深意的媚笑著低聲說:“晚上十二點我去你房間找你,可得給我留門哦。


  ”說完,她把醉的不省人事的王志強給架了起來,朝著主臥室走去……夜色朦朧,林逸躺在王志強家的客房,目光看向窗外的月光,一直無心入睡,耳邊不停的回蕩著李秀云撩人的聲調,他感覺度日如年一般,心中有些期待即將要發生的事情。


  但是,轉念想想,如果李秀云半夜偷偷爬上自己床,自己真的就順水推舟的給王志強戴個綠帽子?作為一個思想單純的處男,林逸覺得把自己第一次交給這么個放蕩的女人太過虧本,所以他又開始猶豫起來,萬一李秀云真的爬上自己的床頭,該不該和她發生點什么……腦海中不停的胡思亂想著,等了許久也沒等來李秀云,慢慢的,林逸感覺眼皮如千斤重一般,沒一會兒就沉沉睡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睡夢中他隱約感覺到自己臥室的木門被推開,接著便是一陣腳步輕盈的聲音,林逸意識迷離間睜開眼睛,見身材豐腴且高挑的李秀云披著一件黑色輕紗睡衣,披散著秀發,半裸著身子緩緩朝自己走來,俏臉上露出極為嫵媚的笑意。


  林逸一緊張,剛想起身,卻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動彈不得了。


  難道李秀云在給自己下藥了?這么想來,林逸突然有些害怕,萬一李秀云起了歹念,把自己給宰了,那自己可不就是死的冤枉了!正胡思亂想之際,李秀云已經到了床邊,踢掉了鞋子動作輕柔的爬到了床上,慢慢的爬到了林逸身邊,毫不猶豫的就將身子緊緊的貼了上去。


  林逸清晰的感覺到兩團挺拔酥胸帶來的彈性。


   有線電視新聞網(csddq)5日電甚至比他老公趙小生還要厲害,舒服的她整個身體都是不由自主的輕顫起來。


   趙叔,快給我弄出來吧,我感覺 好難受,嗚嗚…… 這挑逗的聲音讓 老趙眼睛亮了起來,但是他可不想就這么簡單弄出來,這如果要是弄出來對方起身穿好衣服就走人了,他豈不是白費功夫了。


   老趙便嘴上答應著,雙手卻是努力的挑逗,他要讓對方忍受不了主動來求他,求自己弄她。


   想到一會讓這個絕品尤物言聽計從的樣子,他便是一陣性奮,嘴上的力道也是不由得加大起來。


   感受著老趙嘴上在自己豐滿柔軟之上沒有要離開的樣子,林清清不由得有些著急起來。


   趙叔,你……你快給我弄下面啊。


   好好好,這就好。


   聽到林清清有些焦急的聲音,老趙也是不敢大意,萬一對方生氣了不做了,到嘴的肉可就等于真得飛了。


   當即他便直接趴到下面。


   嗯哼……趙叔……不要……不要停…… 經過老趙這么久的努力,林清清再也理智不起來了,她實在是太想要了,想要被男人狠狠的蹂躪一番。


   啊……好難受……好難受…… 林清清嘴上說著好難受,身體的反應越加強烈了。


   這一幕看在老趙眼里,徹底讓他放心下來,他知道該是提條件的時候了。


   趙叔……我受不了了,你快給我吧……我想要…… 你想要什么? 老趙一邊說著,嘴上卻是不斷地親著那敏感地帶。


   我想要你……嗯……快給我吧…… 林清清閉著眼睛,嬌羞的叫喊出來她心中的所想。


   此時她的力氣被抽離的干凈,早就沒有力氣講話了。


   老趙也再也控制不住了,準備進入正題。


   當老趙剛準備進入的時候。


   林清清卻不知為何急忙說:老趙,我們已經過頭了,不能錯下去了。


   老趙壓抑在心頭的火焰無法徹底點燃,他抱著最后一絲僥幸說:林小姐,我們已經都到了這一步了,難道你還害怕啥嗎? 林清清:我我不能做出對不起我丈夫的事情。


   這有啥?你丈夫長久都在外地出差,半年也不見得回來一次,難道你就不空虛寂寞?我現在可以滿足你的空虛,讓你的身體充實,而且這件事情只有我們倆知道,絕對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的。


   不行。


  林清清依舊堅持己見:我丈夫明天就回來了,我不會做出對不起他的事情。


   老趙長嘆一聲,剛才箭在弦上,完全可以一擊入洞,可自己卻沒有把握好這個絕好的機會,只能任由機會從眼前離開。


   孤男寡女一絲不掛的共處一室,老趙本想一不做二不休的撲過去將林清清壓在身下 用力刺入。


   可最終他還是打消了這個瘋狂的想法,他知道林清清并不情愿,如果自己一意孤行,那等待自己的將會是牢獄之災。


   老趙將地上的衣服撿了起來,他幽怨的看著林清清,輕聲說:林小姐,你體內的玩具沒有拿出來,以后要是有機會,只要你開口,我絕對不會第一時間幫助你的。


   林清清別過頭,擦了擦眼睛說:謝謝。


   隨后一個人離開。


   剛才的美好稍縱即逝,讓老趙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他看著離去的背影,從被褥下拿走了五百塊錢,從小區離開后朝附近的城中村狂奔而去。


   他無法將自己過盛的體力發泄在林清清身上,他必須找一個林清清的替身,將體內的浴火全都蔓延到這個替身的身上。


   因為下雨,城中村看不(老板和我在辦公室愛愛)到幾個人。


   老趙渾身濕透,進入了村內的一條漆黑巷子里面。


   前面的昏暗燈光下站著三名穿著暴露的年輕小姐,當老趙來到她們身邊,還沒等這些小姐發出招呼客人的聲音,老趙抓住一個身材最高挑的小姐就走進了出租屋里面。


   這種城中村的小姐炮房非常簡單,一張床,一張桌子,桌上放著一盒安全套,其他的什么都沒有。


   老趙現在急需發泄心中的浴火,從兜里摸出一百塊錢塞進了小姐的衣領里面,直接就把自己的褲子脫了下來,坐在了床上。


   老趙的粗壯苦瓜早就已經跟鋼鐵一樣堅硬,如同雞蛋一般大小的前段在昏暗的光線下散著青紫色的光芒。


   小姐看的一陣吃驚,她下意識看了眼自己蓮藕般的手臂,又看向那根如同黑炭一樣的粗壯 武器,心里暗自感嘆,這么粗壯的家伙要是進入了自己的身體里面,還不得把身體給撕成兩半。


   老趙早就已經精蟲上腦,他見小姐愣在了原地,用手擼動著粗壯 硬物,不滿問道:愣著干啥?快點來啊。


   小姐嬌羞喊道: 大哥,你這家伙也太厲害了,我怕我撐不住。


   老趙氣不打一處來,剛才在林清清家里面沒有得到發泄,沒想到這個小姐也不想接自己的生意,這讓他非常不滿。


   老趙站起身,抓住小姐的胳膊就硬是抓了過來,小姐準備尖聲大叫,老趙突然把小姐的腦袋壓在了胯下,趁著小姐嘴巴張開的空隙,直接就把粗壯的擎天柱塞入了櫻桃小嘴里面。


   被這么一個龐然大物塞入口中,小姐嗚嗚的亂叫,口中分泌出了大量的唾液將整個擎天之柱完全浸濕。


   再加上小姐的不斷掙扎,老趙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暢快感覺。


   滑嫩的口腔緊緊包裹著自己的粗壯硬物,滑嫩的舌頭不斷在頂端敏感的嫩肉上來回掃動,把這個小姐想象成林清清在吞吐著自己的武器,老趙越想越是興奮,抱著小姐的腦袋就開始前后的聳動。


   小姐哪兒受得了足有十八公分長的硬物在口腔內不斷戳來戳去,當每次硬物進入喉嚨深處的時候,一股作嘔的感覺就用上心頭,讓小姐一陣頭暈目眩。


   而喉嚨的擠壓感卻讓老趙感受到了異常的刺激,他每次找小姐都是把對方當成林清清一樣憐香,可是今天林清清給予他的卻是無情的傷害,這讓老趙非常的不滿。


   嗚嗚嗚…… 小姐在老趙的胯下不斷發出求饒的聲音,這縷聲音如同催情的炸彈一樣讓老趙更加兇猛起來。


   接連在小姐口中抽插了數百次,老趙越戰越勇,他無法滿足嘴巴的慰藉,他將武器從小姐口中抽了出來,將小姐拉起來直接就拖了暴露的衣服。


   你流氓!小姐捂著一顫一顫的雙峰尖叫一聲。


   這對白花花的奶子在老趙眼前一跳一跳,老趙胯下的巨龍也崢嶸無比,雖然這對雙峰沒有林清清的澎湃,但好在也是女人的敏感部位,老趙自然不想放過。


   他伸出粗糙的大手一把將其抓住,狠狠揉捏了一下,淫蕩笑道:我流氓?你一個做小姐的還好意思說我是流氓? 你才是小姐! 你還嘴硬?老趙怪叫一聲,使勁兒在小姐胸前抓了一把。


   嗯…… 小姐輕聲呻吟,這讓老趙更加興奮,他猛地脫掉了小姐的褲子,兩腿之間那團濃密的森林讓老趙最為原始的沖動更上一層樓。


   老趙伸出肥厚的舌頭使勁兒舔了一下嘴唇,小姐雖然經常一絲不掛的面對客人,可今天老趙的出現,卻讓這個小姐感覺到害怕起來。


   她從業這么多年,從來都沒有見過如此亢奮的客人,更加沒有見過這么堅硬的粗壯武器。


   老趙嘿嘿笑了一聲,抓緊小姐的豐臀朝自己拉了過來。


   小姐一個沒站穩就朝床上趴了過去,老趙順勢也躺在了床上,小姐趴在他身上的時候,正好將濃密的森林壓在了老趙的嘴巴上。


   小姐正準備爬起來,可是老趙壓根就不給小姐這個機會,緊緊抱著小姐的兩瓣豐臀,伸手舌頭就開始猛烈的舔舐著已經流淌出晶瑩液體的蜜洞。


   小姐久經百戰,下身早就已經黑如鋼炭,沒有哪個客人會愿意品嘗下身的美味。


  今天被老趙這么一挑撥,她的身體劇烈顫抖,沒兩下 甬道內就一浪接著一浪的涌出了更多的液體。


   嬌喘的呻吟聲從小姐口中傳出,她將所有的力氣都集中在腰部,用力的壓向了老趙的嘴巴。


   老趙也沒有辜負小姐的所盼,他用舌頭如同舔舐林清清下體一樣開始撥撩起了小姐。


   晶體剔透的液體很快將老趙的臉龐打濕,順著臉頰流淌在床單上。


   小姐被老趙刺激的哇哇亂叫,老趙將舌頭從甬道內抽了出來,將兩根手指直接就刺了進去。


   當空虛的身體被兩根粗壯的手指所填充之后,小姐身子抖如糠篩,她的呻吟聲變得更加厲害起來。


   老趙快速扣動手指,一股股粘液隨著他的扣動不斷流淌出來。


   當動作越來越快的時候,小姐的呼吸也緊湊起來,呻吟聲也越發的嘹亮。


   丟了…… 小姐大喊一聲,老趙猛地抽出了手指,強烈的空虛感加上猛烈的刺激,讓小姐的甬道內噴涌出一股溫熱腥香的透明水流。


   看著氣喘吁吁的小姐躺在床上,老趙索性將衣服也一并脫了下來,環抱著小姐的腰肢讓她跪趴在床上。


   老趙也沒繼續挑逗,而是摸出了擎天之柱在濕潤的兩腿之間來回摩擦。


   當頂端頂到了兩片黑肉的的時候,老趙正想要刺入進去,小姐突然嬌喘喊道:大哥,別進去,要戴套! 老趙愣住了,他扭頭朝桌上的安全套看了一眼,他沒有下床,因為腦中想起了林清清。


   林清清為了自己的老公,保留了自己的身體不被侵犯,而老趙也想要將自己干凈的身體交給林清清,所以握著堅硬的武器朝上蔓延了一公分距離,頂在了小姐的后庭花上。


   敏感的部位搭上了這么一根如同烙鐵一樣的灼熱物件,小姐嚇得出了一身冷汗,她驚恐掙扎尖聲叫道:大哥,你快點拿開,不要從這里進去,快點拿掉! 任憑小姐如何掙扎,老趙硬是抱住了她的腰肢,當對準了目標之后,借著小姐體內分泌出來的天然潤滑劑,老趙猛地朝前挺動熊腰,直接將粗壯的鋼鐵硬物刺入了緊致的后庭之中。


   啊……大哥,疼……求你了,快點拔出來,我快要死了……求求你了…… 小姐的慘叫聲震耳欲聾,老趙壓根就沒有理會小姐的慘叫求饒,反而被這求饒聲刺激的快速聳動熊腰。


   看著自己的武器在小姐后庭內進進出出,一股強烈的吮吸感讓老趙心曠神怡。


   他從來都沒有嘗試過進入后庭的滋味兒,這種感覺比進入甬道要舒爽很多,而且更加的刺激。


  
https://twyutyhjmk.weebly.com/5028128.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8889665.html
https://twkfujas.weebly.com/2869473.html
https://twnbmhjfkyui.weebly.com/1385931.html
https://twghyuiikytyujh.weebly.com/8134507.html
https://twkdjfngvbi.weebly.com/3886344.html
https://twghyuiikytyujh.weebly.com/7226041.html
https://twzxcvb.weebly.com/6908119.html
https://twaqwsader.weebly.com/7835524.html
https://twerdfghtjyui.weebly.com/7043528.html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